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影之痕:深紅的繼承者 5-5

作者:雜魚小說家秋茶│2020-06-05 18:37:13│贊助:18│人氣:35
【五章之五:紅之女武神】


  萊沙所僱用的傭兵軍團,裝備與經驗都壓倒性勝過基諾軍。

  相較之下地廣人稠、以人海戰術抗衡的基諾軍,到了戰爭的第二年,由於死傷慘重,大量徵招民兵,軍隊的素質與士氣越漸低落。

  接連幾次的重要戰役遭到挫敗,基諾失去了亞里亞海一帶的領土,眼看不久便會攻進到基諾首都米魯克。

  就在這時,一位作為傭兵的紅髮女子,憑藉著奇特的力量,多次擊退萊沙軍,逆轉了基諾的劣勢。

  那人便是席娜,鮮少人清楚她的來歷,只知道她所到之處皆會帶來勝利,因此人們替她起了個女武神的外號。

  萊基戰爭第三年初,一支由傭兵組成的小隊,避開耳目潛入基諾境內,執行暗殺基諾女武神的任務。

  根據細作的情報,女武神有在戰鬥結束後返回戰場、收集死者遺物的習慣。

  因此他們打算趁著席娜落單,解決掉這個心頭大患。

  帕薩德家族的傭兵團被稱作沙鷹,以俐落的動作及刀法聞名,剛成為沙鷹正式成員的提里歐斯,也在這支隊伍裡頭。

  清晨,充斥一片死寂,屍橫遍野戰場上,有著一頭醒目紅髮的席娜正在到處巡視。

  領頭的傭兵是提里歐斯的叔父,他打了個手勢,示意埋伏的小隊分成三等份,沿著草叢靠近席娜兩側。

  留在原地的提里歐斯,與叔父卡斯一同監視席娜的動靜。

  (好纖細的女子,她就是傳聞中的女武神嗎?)

  提里歐斯半信半疑,認為極有可能是替身,因為那頭不自然的紅髮簡直像拿染料往頭髮上塗似的。

  席娜走向一名身中數箭的萊沙士兵,她蹲跪在地,撐開他因死後僵直而緊握的拳頭。

  (在搜刮死人財物嗎?)

  那是個小巧的娃娃,給孩子的布娃娃。

  注意到另一頭動靜的席娜急忙轉頭,正好背對提里歐斯等人。

  卡斯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瞄準許久的十字弓趁勢射擊。

  驚覺遭到伏擊的席娜向後跳開,一支筆直飛出的弩矢擦過她的左臂。

  兩側的傭兵從樹叢中竄出,朝席娜一擁而上。

  冷靜應對的席娜閃躲弩矢的同時,抽出背上的紅色長劍,揮劍橫掃畫了一個半圓。

  一道紅色的劍波延伸出去,如同實體化的斬擊,落在一側的三名傭兵身上。

  明明間隔了數公尺,揮空的一劍卻砍中了三人,大量鮮血從胸口噴濺而出。

  雙方短兵相接後,卡斯叔父與提里歐斯也拔刀上前。

  揮舞斧頭的精壯傭兵,想用蠻力壓制席娜,雙手斧劈中席娜的劍,才正露出得手的笑容,反被驚人的力道頂了回來,一劍遭切開腹部。

  席娜一個急轉,長槍穿過了她的紅髮,切下幾搓髮絲。

  失手的槍兵被一劍砍中,劍身直接從肩頭切進胸部。

  她踢開屍體把劍抽出來,對第三名傭兵使出一記斜砍,往後閃躲的劍士被紅色劍波掃過,頭顱應聲落地。

  在場只剩卡斯兩人與席娜對峙。

  「這麼快就被做掉了,果然沙鷹以外的都是些濫竽充數的傢伙。」

  卡斯卸下披風握在手裡,刀尖緩緩降下。

  「棄械投降吧,我可以不──!?」

  認為對方失去人數優勢,席娜打算勸降,突然驚覺到剛才的弩箭上有塗毒,左手已動彈不得。

  (麻藥起作用了,就是現在。)

  「沙漠的烈風啊,賦予我身!」
  雙腿纏繞氣流的卡斯趁機扔出披風,席娜隔空揮砍,將披風斬成兩半,迅敏的卡斯卻出現在她死角施展突刺,在對方擋開攻擊的同時又抽出匕首刺擊。

  席娜用麻痺的左肩撞開卡斯,勉強化解了攻擊。

  被撞開的卡斯沒打算讓席娜拉開距離,立刻低姿前跳,不斷在對方攻擊前拉近距離。

  比起用彎刀攻擊,卡斯更傾向於干擾席娜揮劍,並用左手的匕首瞄準要害。

  提里歐斯雖然想從背後夾擊,但是席娜每次拉開距離,都刻意讓卡斯擋在自己與提里歐斯中間。

  就在一次拉開距離後,席娜突然放開手裡的劍,抽出腰間的小刀。

  席娜手持小刀揮舞,紅色的刀波隨之飛出。

  「什麼!?」

  向前飛奔的卡斯來不及迴避,手臂護住脖子和臉,無數的小條刀波掃過他的雙手及身體。

  原本以為那奇特的能力是出於那把劍,結果竟然是對手自身的能力。

  被大面積砍中小腿的卡斯向前倒下,刀與匕首鬆手落地。

  「叔父──!」

  判斷叔父不能再戰鬥的提里歐斯,立馬揮刀驅趕敵人,遞補上卡斯的位置。

  面對眼前的席娜,提里歐斯膽怯了,他所受的訓練全是為了與人交戰,然而面前的女子根本不是人類。

  雖然只是一點點,但的確中了神經毒,卻依然勝過了作為沙鷹第一把交椅的叔父。

  ──這就是一騎當千,基諾的女武神。

  注意到提里歐斯的顫抖,席娜皺起眉頭,降下持小刀的手,露出哀傷的眼神說道:

  「……你帶著他離開吧,我只是廢了他的雙腿,這出血量緊急處置的話還不致死。」

  席娜收回短刀,撿起地上的紅色長劍。

  「妳是看不起我嗎!?」

  被惹火的提里歐斯,使出一記飛快的斜砍,卻被輕易躲開。

  掃腿、上劈、迴旋斬,流暢的動作卻因怒氣而變得遲鈍,一一遭到破解,被對方趁隙一腿踢中。

  提里歐斯落地後馬上站了起來,再一次發動攻勢。

  席娜並非沒有在戰場上殺過少年兵,但是跟基諾比起來,萊沙軍的比例算少數,她難過地嘆了口氣:

  「……為戰鬥而生的傭兵嗎,年紀輕輕卻得緊握武器。」

  「那身精湛的武藝,如果用在保護他人上頭該有多好。」

  「不許踐踏我身為傭兵的驕傲!」

  出生沙場,戰死沙場,是作為傭兵裡的佼佼者,沙鷹的榮耀。
 
  伴隨金屬的摩擦聲,提里歐斯的彎刀被長劍給挑飛。

  眼見勝負已分,席娜無奈的搖頭。

  「別白白葬送寶貴的性命,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她收劍轉身,走回一開始站的位置。

  (這個混蛋,竟然背對著我!?)

  即使背對提里歐斯,他也找不出任何破綻,如同受到背上那把鮮紅色的長劍震懾似的。

  席娜撿起掉落的娃娃,拂去上頭的塵土,小心翼翼收進衣服裡。

  在席娜離去之前,提里歐斯怒不可遏的吶喊:

  「基諾的女武神!賭上我作為沙鷹的尊嚴,總有一天要殺了妳!」

  「啊啊,在那之前可別死囉。」

  不以為意的席娜擺擺手,就此告別。

  在那之後,提里歐斯帶著叔父回到萊沙,雖然毫髮無傷回來被嘲笑懦弱,但他馬上就重回戰場,用實力洗刷了自己的批評。

  戰爭尾聲時基於上頭的命令,他跟隨別動隊行動,沒有直接参與薩里亞之役,因此在他聽聞女武神的死訊後感到十分錯愕,久久不能釋懷。

  由於傭兵集團「沙鷹」在萊基戰爭中功績顯著,戰後被提拔成為皇室成員御用的教練及護衛,這也是提里歐斯與伊薩相遇的開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64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ndy122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之痕:深... 後一篇:[達人專欄] [達人專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lian102023所有人
畫了張禪繞畫,歡迎大家來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