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好去當公務員給國家養  第十三章  山櫻花

作者:Hats│2020-06-05 01:54:43│贊助:8│人氣:33

  「這裡怎麼也有靈貓?姜哥你不是說快絕種了嗎?」一芯好奇的問道,同時不客氣的把店長抱了起來。

  「這裡可是鬼市,要說哪裡會有靈貓,也只有這裡了。」牧江解釋道:「靈貓的血統需要豐沛的靈氣才會顯現,說是這麼說,不過現在要有豐沛靈氣的地方也不多了,所以靈貓越來越少了。」

  「所以以前很多囉?」

  「我想想,大概在荷蘭人在臺灣的那時候吧,雖然不能算多,但至少沒那麼少見,那時的原住民都會養一隻。」牧江說道:「接下來要帶你見的人,算是最後還養著靈貓的人,錄百言你還記得吧?」

  一芯回想起那和藹可親的圓滾滾身影,以及那可愛的犬耳少年,點點頭說道:「記得。」

  「他們家那隻就是她送的。」

  「所以她是誰?店長的主人?」一芯看著手上的胖貓說道。

  「見到人你就知道了,走吧,還有事要辦。」

  「有事要辦?」一芯問道,牧江確實沒說過他們來內市要幹嘛。

  「我來鬼市當然是有我的事要辦,原本想把你丟給高個,自己去,但是我不認為高個應付的了妳。」

  「欸?我很難應付嗎?」

  「難道我們剛剛是跑身體健康的?」牧江瞪向一芯說道。

  「抱歉……」

  自知理虧的一芯不敢再多說什麼,乖乖地跟在牧江後頭,不過手上有貓,她一路上也沒那麼無聊。

  可能是有店長在,兩人一路上再也沒發生事情,過了沒多久,兩人走出了內市的大路,到了一片海灘前。

  和外市不同,這裡海水的顏色有些暗沉,天上的烏雲也將陽光遮蓋住,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海灘上停留著一隻隻的鳥,每隻大概跟一隻海鷗差不多大,長長的尖嘴看上去十分銳利,一雙眼睛殷紅如血,令人害怕。

  當牧江兩人一靠近海灘,那群鳥立刻轉頭看向他們,同時嘴中傳出「嘎嘎——」的聲響

  看到這幕的一芯有些害怕,說道:「姜哥,那些鳥是怎樣?」

  「那是『戴勝』又叫『墓坑鳥』。」牧江說道:「人死後,如果有怨氣或戾氣,久了就會變成戴勝,他們當初恨啥也忘了,不過很兇倒是真的。」

  「很兇?那我們是不是要快跑?」

  「怕什麼,有店長在,他們不敢過來」牧江比了比一芯手中的肥貓。

  一芯低頭看向店長,後者正在慵懶的打哈欠,實在無法想像牠對戴勝有任何威懾力。

  「之前跟你說過,大部分的鬼魂,會自己下意識的飄來鬼市,有些就會變成戴勝。」

  「那那些戴勝之後會怎樣?」

  「沒怎樣,除非自己的怨氣散掉,不然就一輩子是那副模樣了。」

  「是喔。」一芯看著那群戴勝,心中一陣同情。

  在海灘的外圍,坐落著一排房子,不過看上去依舊沒有人煙,只有其中一間特別不同。

  並不是那間房子特別新或特別舊,而是特別多貓。

  一大群的貓圍繞在那間房子周圍,有的慵懶的睡著午覺,有的三五成群的嬉戲著,看的一芯整個人都把持不住了。

  「貓咪!」一芯瘋狂的奔了過去,在貓咪群中歡快的嬉戲著,左摸一隻,右摸一隻,腳上還窩著一隻。

  「姜哥,我就留在這了。」一芯享受地說著。

  「別鬧了,要找的人在裡面了,快走。」不管一芯的個人意願,牧江抓進一芯的後領,打算直接把一芯拖進了房子裡。

  「讓我再摸一會!」一芯頑強的抵抗著。

  「裡面也有啦!」牧江加大力道,終於是把一芯拖了進去。

  確實,和牧江說的一樣,房子裡也有著許多貓,和外頭的老舊外表不同,房子裡整理得井井有條,各種不同形狀的貓跳台擺放在四周,餵食的碗整齊的排放著,貓砂也整理的非常乾淨。

  一名女性坐在一張藤製躺椅上,此時店長從房外走了進來,乖巧的跳上那名女性的腳上,女性也微微一笑,輕柔的撫摸著店長。

  「好久不見了菈苞,妳這的貓是不是又變多了?」牧江問候道。

  「有人陪,總是不嫌多,總好過一個人待在這。」菈苞用稚嫩的聲音回道:「等你們很久了,姜牧江,葉一芯。」

  

  「你們來的路上動靜可真大啊,連鬼手牆都給你們弄醒了。」菈苞說道。

  「還不都我旁邊這隻害的,我回去的時候再處理。」牧江解釋道。

  「不用了,我晚點讓店長跑一趟就好,他需要多運動。」

  「喵~」店長不滿的叫了一聲。

  躺椅上的女性看上去大約十四、五歲的年紀,身上的服飾十分奇特,大紅色的袍子上用黑線紋著一道道的橫條紋,頭上也戴著一個紅色頭帶,也是用不同顏色的線穿插成橫條紋,帶著兩枚翡翠耳飾,幾乎長到膝蓋的烏黑長髮隨意的綁在腦後。

  但最令人移不開目光的,還是臉頰兩側以及額頭的黑色紋面。

  「原住民?」菈苞的模樣讓一芯不禁脫口而出。

  「噗哧!用你們現在的說法的話,是的。」菈苞笑著說道:「真懷念啊,以前叫『番』,後來是『高砂族』,再後來是『山地同胞』,但現在才叫『原住民』,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別人用泰雅族來稱呼我們。」

  「對齁,泰雅族會紋面,我在課本有學過!」一芯得意的說道。

  「這很值得驕傲嗎?」牧江說道。

  「哼哼,我以前社會科可是很好的,像是阿美族有豐年祭,賽夏族矮靈祭,達悟族穿丁字褲抓飛魚這些的我都知道。」接著一芯看著牧江說道:「欸?難不成姜哥你也知道嗎?我還以為你都沒在上課的?」

  「不用上課也是常識吧!」牧江說道:「雖然我真的沒在上課就是了。」

  「那我沒說錯嘛。」一芯抱著胸,得意的說道。

  「得意什麼?」牧江毫不留情的往一芯的頭上巴了下去。

  「痛!」一芯吃痛的摀著頭。

  看著兩人的互動,菈苞不禁大笑了起來,藤製的躺椅上下搖動著。

  「哈哈哈哈!這裡好久沒那麼熱鬧了。」菈苞擦掉因為大笑而流出的眼淚後說道:「這樣不行啊姜牧江,對新人要更溫柔一點,改天葉一芯離家出走怎麼辦?」

  「對啊姜哥,改天我就離家出走給你看!」一芯嘟著嘴說道,但牧江不以為意。

  但很快的,一芯注意到一件事。

  「菈苞……小姐對吧?」一芯疑惑地說道,雖然菈苞看上去比她年輕,但一芯不太敢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

  「噗!竟然叫小姐。」牧江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啊~姜牧江你笑什麼?」菈苞指著牧江說道,半開玩笑的說道:「我看起來不像小姐嗎?」

  「欸?不是嗎?」一芯說道。

  「要說是也是,要說不是也不是。」菈苞意味深長的笑著說道:「我只能跟你說,我出生的時候,熱蘭遮城剛蓋好沒多久吧。」

  「熱蘭遮城……」一芯努力回想著那熟悉的名稱。

  「怎麼?不是社會科很好?」牧江竊笑著說道。

  「姜哥不要吵啦!」一芯說道:「熱蘭遮城……熱蘭遮城……安、安平古堡?」

  「妳是說那個荷蘭人蓋的安平古堡?臺南那個?」一芯驚訝的說道,如果這是真的,那菈苞已經快四百歲了。

  「哈哈哈!姜牧江,這孩子真的很有趣啊!」看著一芯驚訝的臉,菈苞開心的笑著,接著說道:「也不用叫奶奶之類的,直接叫我的名字,菈苞就好,在我們族語是山櫻花的意思。」

  「好、好的,菈苞……」在得知對方的歲數後,一芯畢恭畢敬地說道。

  「那妳剛剛想問我什麼?」

  「對了!請問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一芯問道,在剛剛一進門的時候,菈苞就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不只呢,妳叫葉一芯,是容觀世的徒弟,跟你師傅一樣,有一雙太強的陰陽眼。」菈苞說道:「另外血型是A型,雙魚座,喜歡的食物是甜的東西,吃不了辣,最近的興趣是在網路上找寵物影片來看。」

  「欸?」聽到對方把自己的資訊一一說中,驚訝的嘴巴都合不上,說道:「妳是占卜師?」

  「哈哈哈哈哈!!」這是菈苞今天笑的最大聲的一次,一旁的牧江也忍不住大笑著。

  過了一會,菈苞和牧江緩過氣後,牧江說道:「哈…哈…菈苞不是什麼占卜師,我想想要怎麼說……她是所謂的情報屋,專門賣情報的。」

  「情報屋?」一芯看著眼前笑的喘不過氣的泰雅族少女,有些不敢相信,但對方剛剛講出的東西句句屬實,也由不得她不信。

  「是啊,情報屋。」菈苞一隻手靠在扶手上,扶著臉,意味深長地笑著說道:「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我,只不過要收費。」

  「感覺好厲害喔!」一芯雙眼發亮的說道:「可惜我現在沒什麼想知道的事。」

  「妳現在沒有,之後會有的。」菈苞說道:「到時候再來找我吧。」

  菈苞說完之後,看向牧江說道:「好了姜牧江,笑完了,該做正事了吧?」

  聽完菈苞的話後,牧江正色道:「妳先說。」

  菈苞雙手一攤,說道:「可惜了,沒有你要的消息。」

  接著牧江皺起眉頭,說道:「我都來幾次了,每次都說沒有消息,妳該不會陰我吧?」

  「放心吧,我是真的有好好找,但你也知道,這事情沒那麼容易,況且你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菈苞說完後,向牧江伸出手,說道:「換你了。」

  「妳最好沒騙我。」牧江拿出了一張提款卡,遞給了菈苞,說道:「老樣子。」

  兩人的對話聽的一芯一愣一愣的,最讓人震驚的是,牧江竟然毫不客氣的把提款卡遞給別人?

  「這是怎麼回事?」一芯開口問道。

  「不會吧,姜牧江,你沒跟葉一芯說嗎?」菈苞有些驚訝的說道。

  「她沒問,我就沒說。」牧江看了一眼一臉呆滯的一芯說道。

  「就算她問了,你也不會說吧。」菈苞搖頭說道:「算了,你去處理之後的工作吧。」

  「做就做。」牧江說完後,便走入屋子裡邊,過沒多久,翻箱倒櫃的聲音一陣一陣的傳來。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芯看向菈苞,期望對方能給她答案。

  「看吧,有妳想知道的事了。」菈苞壞笑著說道:「談生意的話就別站著了。」

  接著菈苞輕吹了一聲口哨,一隻暹羅貓推了一張椅子給一芯。

  「請坐,我這裡的收費……」

  「哇~你好聰明喔!竟然會拿椅子給我,你叫什麼名字啊?不要怕不要怕,讓我摸摸你~」完全無視菈苞的說明,一芯失去理智的摸著那隻暹羅貓。

  「……理我一下吧。」菈苞無奈地笑著,接著問道:「牧江有跟妳說過他的過去嗎?」

  此時的一芯正一臉傻笑的摸著那隻暹羅貓,聽到菈苞的提問後,才回過神,稍微思考了一下後,說道:「沒有欸。」

  「果然。」菈苞說道:「那妳想知道嗎?」

  聽到這句話之後,一芯身軀一凜,摸著貓的手也停了下來。

  「哈哈哈!這反應也太好猜了吧。」菈苞笑著說道:「我問妳,妳跟著牧江有多久了?」

  「快一年了吧。」

  「那妳有沒有聽過張碧玉這個名字?」

  一芯緩緩的點了點頭,她回想起了當初在船上,墨瑞揚正是說了這個名字才差點被牧江丟下船。

  「要跟妳說姜牧江,就一定要先跟妳說張碧玉。」菈苞說道:「但是,我可不會無條件的告訴妳,畢竟,我這裡是賣情報的。」

  「要多少錢?」

  「錢嘛……姜牧江這些應該還夠用,暫時不需要了。」菈苞拿著提款卡說道,接著看著一芯,語帶深意的說道:「我拿點別的東西吧?」

  一芯吞了吞口水,有些緊張。


  「喵~」

  「好可愛啊~」一隻貓滿足的在一芯的腳上叫著,一芯本人也十分滿足的說著。

  此時的一芯正拿著一支梳子幫腳上的貓梳著毛,一大群貓正井井有序的在她身旁排隊。

  「我這的貓確實有點太多了,一旦要梳毛,那可是個大工程。」菈苞說道:「看在妳第一次來,給妳算個優惠吧,在妳梳毛的期間,妳問什麼我都回答妳。」

  「啊對齁,我是要問問題的。」一芯回過神來說道:「那可以先問問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嗎?就是姜哥跟妳之間的事。」

  「一開始就問我顧客的隱私嗎?真貪心啊。」菈苞故作誇張的掩著嘴說道:「不愧是姜牧江帶的人。」

  「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啦。」菈苞接著說道:「這是姜牧江跟我簽的約,我會幫他找如何修復靈魂的情報,而他則要定時給我錢買貓食,以及幫我做一些事情,像是現在他就在幫我打掃屋子。」

  「打掃屋子?」一芯驚訝的說道,幫人打掃房子的姜牧江真的很難看到,不如說根本看不到。

  「妳的關注點錯了吧?應該要問他要這種情報幹嘛吧?」菈苞好心的提醒道。

  「對對對,為什麼他要這種情報,是要修復誰的靈魂?」

  「當然是張碧玉啊。」菈苞說道:「她現在人正躺在醫院的床上,昏迷不醒。」

  「所以姜哥都是為了張碧玉?」一芯說道:「她是姜哥的誰啊?」

  「表姐、師姐、救命恩人,也有可能是初戀,妳選一個吧?」

  「初、初戀?」一芯驚訝的說道,手上力道一大,腳上的貓尖叫了一聲。

  「妳的關注點真的都很怪,不是應該要問救命恩人嗎?」

  「對、對喔,救命恩人是怎麼回事?」

  「終於問到重點了。」菈苞拍手說道:「精彩的要來囉。」

  「首先,姜牧江的師門妳知道嗎?」

  「我記得是待秋門?」一芯回想道。

  「沒錯,待秋門,姜牧江一出生的時候,就被算出是個道士命,天生要當道士的,所以他爺爺就把他送進待秋門裡學道。」

  「欸~年紀小小就被送去學道術,感覺好可憐。」

  「其實也還好,待秋門掌門是他姑婆,前任掌門是他祖母,他爺爺雖然退出門派,但是也算個顧問吧,所以姜牧江其實是被疼著長大的。」

  「原來是家族企業啊!」一芯吐槽道:「有門派是這樣的嗎?不對,瑞哥好像也是……」

  「畢竟待秋門也不大,因為到了這年頭,也沒什麼人要學道了,除了楊家之外應該都沒什麼人了,可惜啊,現在只剩墨家比較大了,越家除了越香檀這小丫頭也沒人了,時代真的變了……」

  「然後呢?張碧玉是誰?」深怕菈苞繼續偏題說下去,一芯急忙問道,畢竟她能問的時間不多。

  「對對對,姜牧江她姑婆,也就是掌門,其實沒結婚,年紀大了之後,收了當時是孤兒的張碧玉當養女,所以就輩分來說,她應該算姜牧江的阿姨,但是因為她跟牧江只差五歲,又是一起長大的,所以姜牧江當她是表姊,也就是平輩的意思。」

  「輩分這個等一下再討論,救命恩人是怎麼回事?」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先讓我喝口茶吧。」菈苞用著十四歲的外表說道,拿起一邊的茶杯愜意的喝了一口,看的一芯十分心急。

  「這茶真不錯,要來一杯嗎?」菈苞說道。

  「不用!」

  「可惜了。」菈苞搖搖頭說道:「這麼急幹嘛呢?」

  「當然急!」

  「好好好,我說到哪了……想起來了!姜牧江進了待秋門之後過的挺舒適的,再加上天資也不錯,那時就有些自負吧,所以在十五歲那年,出了大事。」講到關鍵處,菈苞再度喝了口茶。

  「什、什麼事?」一芯整個人都坐直,朝著菈苞前傾著,深怕漏聽一句話。

  「就是……」

  「喂!菈苞!我掃完了!」牧江身上沾著灰塵,右手提著水桶,左手拿著一條抹布,從房子內走了出來,說道:「算我拜託妳,有空自己掃一下。」

  「我才不要。」菈苞淘氣地說道:「有人幫我掃我幹嘛自己掃?」

  「真是的……嗯?一芯,妳瞪我幹嘛?」此時的一芯正死死瞪著牧江,但她又不敢說自己正在探聽他的事。

  一旁的菈苞看到這情景,不禁笑了起來,說道:「哈哈哈!因為你出來的不是時候啊。」

  「沒錯!」一芯附和道。

  「什麼意思啊?妳在這玩貓不是玩得好好的嗎?」牧江不解的說道。

  「哈哈哈!你別說了,趕緊去幫我餵戴勝。」菈苞說道。

  「搞不懂你們。」牧江說完後,把打掃用具放到一旁,拿起另一個裝滿飼料的水桶,走向海灘。

  確認牧江走遠之後,菈苞說道:「好了,礙事的走了,不過妳不好奇為什麼我要餵戴勝?」

  「這個等一下再說!」一芯喊道,一雙眼睛瞪的死大。

  「逗妳玩的。」菈苞說道:「講到姜牧江十五歲那年,那時國中要畢業吧,他就仗著自己學過一些道術,找了幾個朋友,打算去一個凶宅探險,當作畢業慶祝之類的。」

  「出事了?」聽到這裡,一芯隱約察覺到了後續發展。

  菈苞點點頭說道:「原本姜牧江覺得自己神通廣大,結果那間凶宅裡的怨靈完全超出他的處理能力。」

  「那時姜牧江讓其他朋友跑走,自己留了下來,拚了自己的全力,勉強撐了一會,就在命懸一線的時候,張碧玉終於趕到。」

  「但是那隻怨靈也不是張碧玉可以處理的。」菈苞說道:「情急之下,張碧玉只能跟那隻怨靈同歸於盡,最後,雖然怨靈被消滅了,但張碧玉三魂七魄中也傷了一魂兩魄,從此就是個植物人了。」

  聽完了牧江的故事,一芯沉默了,眨了眨眼,思考了一會後說道:「所以姜哥之所以要來鬼市也是因為張碧玉,不對,碧玉大姊?」

  「當然,如果說哪裡可以找到讓張碧玉復原的希望,肯定是鬼市。」菈苞說道:「所以在之後三年,他拚了命的學道術,同時拜了楊家中人為師,就是為了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可以進入政府部門,因為政府進鬼市不僅有保障名額,而且不用錢。」

  「那姜哥的錢……」

  「一部分砸在我這,讓我買貓食,另一部分則拿去買藥材,希望可以透過養身來修復靈魂,總之就是全部花在張碧玉身上。」

  「難怪姜哥要拼命賺錢……」一芯鼻頭一酸,說道:「我一直都覺得姜哥只是死愛錢,原來是不得已的。」

  「啊,還有一部分的錢是要拿去買法器的,符紙跟硃砂墨之類的,畢竟他用不了符術以外的道術,很好笑對吧?」菈苞拿起茶杯,再次啜飲一口。

  「原來如此……欸!用不了?」一芯原本悲傷的情緒瞬間消失,急忙問道:「不是不擅長?是用不了?」她想起之前墨瑞揚說過牧江沒了符什麼都不會,她還以為只是不擅長,結果是用不了。

  「果然這妳也不知道,我是可以跟妳說啦。」菈苞微笑說道:「可是貓毛好像梳完了?」

  聽到菈苞的話後,一芯才發覺,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梳完貓毛了。

  「我付錢!」一芯毫不猶豫地說道。

  「就說了我不用錢。」菈苞搖頭說道:「暫時也想不到事情給妳做,況且主角也回來了。」

  如同菈苞所說的,牧江正從外頭慢悠悠地回來,身上還黏著一些羽毛,看上去有些狼狽。

  「剩下的,妳就自己問姜牧江吧,如果他夠信任妳的話,自然會說。」菈苞說道。

  「他才不會!」一芯斬釘戳鐵的說道。

  「我不會什麼?」牧江正好走進門裡說道。

  「不會……」一芯原本想說些什麼,但看到牧江的臉,想起了他背後的故事,一陣悲傷再度傳來,改口說道:「……沒事。」

  看到一芯的表情,牧江隱約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瞪著菈苞說道:「妳跟她說了?」

  菈苞沒說話,攤了攤手,一臉不是她的錯的樣子。

  「啊——」牧江苦惱的抓了抓頭,說道:「妳跟她說了多少?」

  菈苞歪著頭,思考了一會說道:「差不多全說了吧。」

  牧江聽到後,嘆了口氣說道:「唉,算了,她早晚也會知道的。」

  接著牧江看向一芯,說道:「先跟妳說好,一樣不准在我面前提到碧姐的名字,否則有妳好看。」

  面對牧江的威脅,一芯沒有說什麼,眼淚嘩啦啦的掉了下來。

  「怎、怎麼了!」這下牧江是真慌了,趕緊說道:「我跟妳開玩笑的!別哭了!」

  「喔~姜牧江,你怎麼能害女孩子哭呢?」一旁的菈苞看著熱鬧說道。

  「別鬧了,快幫幫我!」牧江手足無措的說道。

  「因為、因為、姜哥你、你一定很痛苦……」

  「我痛苦就我痛苦,你哭什麼哭?」牧江試著安撫道。

  「我在幫你哭啊!」一芯抽泣的說道。

  「呦~罪惡的男人~」菈苞雙手擺在嘴前,搧風點火道。

  「就叫妳別鬧了!」牧江吼向菈苞。

  接著一芯直接抱住牧江,大哭了起來。

  「妳到底在幹嘛啦!」這下牧江更慌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芯大哭著。

  聽著一芯的哭聲,牧江慢慢想起來當時看著因為自己而失去意識的張碧玉的心情,那股無力,那股後悔,那股自責。

  「別哭了,碧姐會好的。」牧江輕聲說道,但他不知道他是說給一芯聽,亦或是說給自己聽。

  

  在鬼市外市的偏僻一角,一男一女正在海岸邊擰著濕透的衣服。

  「真是的,衣服全濕了,感覺真不舒服。」男子說道。

  「別抱怨了,話說你之前不是說有新人,怎麼沒看到他?」女子問道。

  「他還太嫩了,我先把他丟在死眼那練一下。」男子鬆了鬆筋骨說道。

  「丟在死眼那練?,被操死怎麼辦?」女子甩了甩溼透的頭髮,一頭銀色長髮在空中飛舞著:「好不容易帶回來的,多浪費。」

  「哈哈哈!死了也沒辦法,不過應該沒那麼簡單,就我看來,他可比銀月姊妳強啊。」

  「你開的玩笑還是那麼難笑。」銀月不屑的說道:「準備好了就走吧,跟金火約的時間差不多了。」

  「沒問題!」男子說道:「大鬧一場吧!」

  男子背後一雙巨大的黑色翅膀伸展著,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不詳的光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59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ack873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k70165世紀二DE玩家
小屋創作關於世紀二DE版 困難難度戰役的通關心得&影片更新了 歡迎各位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