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短篇】被消失到廢土

作者:夏至千里│2020-06-04 16:51:14│贊助:8│人氣:65
牛大姊掀開自己家的帳篷一角,揚起半片塵土,用舊塑膠袋拼湊成的帳篷內,亮著LED的死白光色,一個小小的星點,就是隔壁這還算殷實人家的全部光亮,早一點的時候這塑膠棚內飄出的炸雞味,讓人羨慕,災變後的今天,炸雞算得上是頂級美食了。

這牛大姊吃飽,擦完身體,端了髒水出來倒,卻看見隔壁那個連棚子都沒有的小愣子拿著野蕉配豆漿充當晚餐,馬上就擔心他是不是腦子又生病了,問:「小愣子,你怎麼光吃這些東西,這樣不行的啊!該吃油,有油才能肥壯。」

「這些比較便宜。」小愣子擦擦臉上的髒汙,喝完手中玻璃瓶內的豆漿。

「聽阿牛說,你今天不是在碼頭上得了好工作,掙了不少蓋子嗎?怎不買點炸雞回來補補。」牛大姊將髒水從手上鐵盆倒進一旁的汙水回收槽內。

小愣子笑笑,不再接話,拿出鐵片磨成的小刀,切開黃綠野蕉,挖出稀少的果肉食用,心中懷念起那個用手剝開就能吃的黃色香蕉。

小愣子其實不叫小愣子,她本名吳婷君,三十歲前是大家口中的小資女,有一份薪水還好但不忙碌的工作,家人資助她買了間近公司的小套房,雖然揹著幾千塊的房貸,只能騎小五十代步,可依然能享受天天喝杯星咖啡的偽文青生活,健身房、百貨也都有張會員金卡,悠閒的比上不足,但滿滿小確幸,無奈這一切,都斷送在某天被硬派去某蠻橫國家出差後。



「所謂的被消失!就是這樣嗎?」醒過來看著遍地黃沙的吳婷君,一邊躲沙塵暴一邊抱怨,掏掏口袋,被逼解鎖,查看社群軟體,導致自己被丟進「消失機」的手機也不在了,吳婷君就只能想辦法活下去。

就這樣,她被當成腦袋壞掉的傻子,在幾個災變後的人類聚落中,輾轉存活了三年,因為說多了容易被當瘋子,她就學會只聽不說,因為女生在這裡容易被盯上,她就削短頭髮,纏起胸,抹髒臉,裝成男人生活。

也因為這樣,她在這個河邊的人類聚落中,掙得一份碼頭搬運的工作,這工作還限男性,讓她忍不住碎唸:「災變後科技都沒留下,這些直男癌卻還活著!」

唸歸唸,她也沒辦法,畢竟根據這三年的見識,人類社會還存留著兩種貨幣,瓶蓋跟拳頭,瓶蓋就是那種寶特瓶跟啤酒瓶蓋,一百個保特瓶膠蓋,能換一個啤酒瓶鐵蓋,這就是現在世界通行的金融體系,至於拳頭,就沒什麼好解釋的了,力大者贏,沒有法律的廢土世界,偷搶拐騙也只是一種生活手段。

所以深知拳頭跟瓶蓋都很重要的吳婷君,在一年多前落腳這個相對平穩的聚落時,就決定要充實這兩種能力。

以前常上健身房的她不是吃不起炸雞,但她清楚身體需要的是蛋白質與纖維營養,而不是那麼多油脂,野菜太貴她要存錢買不起,於是就去找香蕉或拔地瓜藤增加纖維質,要是能摸上一顆地瓜,就足夠加菜,偶爾碼頭沒工作,她就去釣沒人想吃的臭土鯰,補充動物蛋白。

這樣超級健康的伙食,讓現在藏在塑膠披風下的身體,比以前壯實多了,吳婷君雖然為在這樣環境下依然健康的身體開心,但也對迷茫如天空的未來擔憂。

這裡污染的程度,是看不見星星的,只有白天亮點的灰色,跟晚上,夜深的灰色,遠處自動工廠吐著黑煙,沒人敢去阻止,因為現在全部的人類,依靠那自動工廠存活。

吳婷君從大家口中得知,某個大災變,短時間奪走大量人類的生命,文明無法續存,人類倒退回千年前的原始,唯有自動工廠,依然在運作,生產出這時代稀有的「高科技」或「高產量」物資。
她後方那幾支煙囪剛好是一個工廠群,農園栽培出黃豆,淨水廠提供水資源,工廠靠這兩者製造出豆漿,然後所有的廢料燃燒後,就是能源,生生不息。

所以在這裡,豆漿是最低等的食物,一膠蓋兩瓶,押瓶費還比較貴,要二十膠蓋,畢竟瓶子沒有得生產,得回收再利用,不過豆漿的瓶蓋早就用完了,現在是豆漿販子,手工用藤葉跟細蔓封起開口,也因為這樣無法遠途運送出去貿易,失去了經濟效益,讓這餓不死又富不起來的小聚落,成為較少動亂的淨土。

「小愣子,你有空嗎?」牛大姊剛因為沒人回答,縮回帳篷,馬上又來另一個人跟她說話。
吳婷君一看,是這裡領頭的馬大叔,她知道聚落內人際關係很重要,不敢裝傻,回答:「剛吃飽。」

「剛好,跟我去修理工廠幫忙好嗎?農園耕耘機要換油,難得雲遊的維修大師來一趟,得把東西全部完成,以免壞了沒人求救。」馬大叔知道小愣子力氣不小,於是邀約一起去當粗工。

吳婷君知道自動工廠雖然號稱自動,其實也是需要修理的,現在依靠這工廠維生,也不能放任它倒,於是將香蕉皮拋進一旁廢棄物堆中,收好刀子,便加入馬大叔身後的人群。

馬大叔在帳篷中遊走點人出來做事情,邊走還邊唸:「你們也別嫌,這農園雖然不起眼,只會出難吃的豆粒,可沒了足夠的豆粒,工廠會停工,水廠也會停工,連著電廠也會停擺,沒水沒電大家都別想過活,現在有水電用,還是我爺爺求一位大師,改造工廠管路,欺騙過那生產設備,才有的......」

吳婷君聽著,這才解開疑惑,為何照計算,應該是完全均衡生產的工廠,會有多餘水電流出給他們使用。

混在人群中走出大家稱為鎮上的居住聚落,大家都拉起圍巾蒙上口鼻,不是要藏起什麼,單純空氣過於髒污而已,現在住的地方,以前也是個大農園,還留著一半的玻璃遮掩髒空氣,剩下一半被大家用各種東西盡量堵上,使自動的清淨設備依然運轉,讓人得以喘息,吳婷君從這點判斷,在災變前的社會,空氣應該也沒好到哪裡去。

就這樣十幾個人在兩三盞燈的照亮下,來到黑漆漆,卻依然傳出運作聲的工廠。

工廠從外面看去,一半是修補的痕跡,跟鎮上相同,據說是當時災變剛過,人類爭奪資源的結果,也聽說就是因為那場戰爭,大家這才願意保持暫時的和平與貿易。

半路上有批開著車子的人湊了過來,蒸汽車燃著黑煙,讓吳婷君皺眉,不過那車在這裡可是超級珍貴的東西,也只有大商號才有那麼幾輛跑貿易的蒸汽貨車,至於眼前這種載幾個人的蒸汽客車,方圓百里,也就只有一個人有,就是那獵鼠人首領——貓嬸。

「老馬,去哪?」貓嬸坐在半裸露的車架子上,問。

馬大叔吹鬍子瞪眼睛,不太想回答,他跟貓嬸都是地方首領,一個人負責維修分配資源,一個抓捕廠內碩鼠貿易賺錢,但在同一個地方討生活,總有摩擦的時候,日子久了也就各懷心思,現在貓嬸會過來問,不過就是怕馬大叔阻礙她抓老鼠。

一旁某個跟著馬大叔的中年人看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說:「修農園的耕耘機。」

「嘖。」貓嬸果然皺眉,但她也知道機器不修不行,只能拿起一旁半人高的無線電,聯絡改變晚上的計畫。

「你們快點,那北邊又倒了間工廠,缺乏伙食,現在肉乾生意正好。」貓嬸吼完,敲敲手杖,車子瞬間加速,留給他們一陣黑煙。

「瘋婆子,只想著錢,別理她。」馬大叔嘮叨說,但腳下加快速度。

沒過多久,大家就看見那輛蒸汽車停在工廠外,開車的小弟拿著弩弓看守,馬大叔不理會,只跟守大門的馬二打聲招呼,就逕自往前深入,穿過工廠中一個個巡守點與炙熱的發電廠後拿出鑰匙,打開農園的門。

農園是座圓形的大穹頂,頂上玻璃都是修補痕跡,裡面除了少部分是自動機械的軌道外,充滿了發酵的豆渣土,一棵棵的基因改良豆苗長在上面,水氣溢滿了整個空間,發出潮濕腐臭的味道。

馬大叔看了一下儀表,說:「時間剛好,耕耘機在保養庫停著,一個小時內完成換油,不要妨礙之後的收成工作。」

眾人爬上修補多次的通道,穿過農田,來到保養庫,馬大叔當先打開維修門,讓大家進去,兩個人高的耕耘機就停在裡面。

「好了,你去拿桶子,你補漆,你看看有沒有東西鬆動......」馬大叔拿出工具,讓幾個小組長分別挑人做事情,很快大家都有了工作。

吳婷君被剛才代替回答的中年人分配去補漆,拿著漆刷爬上鐵架,藥將外殼上淡掉的油漆補上,一旁還有另兩台耕耘機,可其中一台零件散落,想是已經殺肉成零件了,三台成一列,讓站在前方的人畏懼它何時會移動,長長的工作臂,似乎不會對人留情。

巨大的耕耘機表面也不小,吳婷君仔細的補漆,攀爬穿梭在舊朽的架子上,三年的冒險生活讓她不害怕這種只會摔痛的高度。

但不怕歸不怕,但真摔下去時她也是尖叫出聲,還沒喊完就撞破老舊的地板,掉入農園下的坑洞,那不知是幹嘛的坑洞,竟然還連著管路,巨大的管路壁上長滿青攤,吳婷君只覺得自己屁股裂成八半隨即就滑入不知名的地方去。



「別叫得像娘們,我們忙完就救你!」

馬大叔的聲音迴盪傳來,吳婷君來不及回罵他性別歧視,就陷入黑暗。

然後撲通一聲,落進水底。

咕嚕嚕,忽然入水,讓吳婷君趕緊扯掉塑膠披風,掙扎著浮起,四周黑糊糊看不見,他只能摸索著,還好沒太久,她就摸到一片能上岸的地方。

離開水中,暫時能沒危險的平面讓她有機會喘息,呼吸穩定之後,吳婷君試著摸索看有沒有能回去的地方。

這是?

熟悉的觸感與形狀讓她按下看不見的開關,叮!一片白光亮起,吳婷君遮住眼睛,過一大段時間才勉強能看清楚四周。

她先看見飄著垃圾雜物,但還算乾淨的水池,然後就注意到自己滑下來的管路,又高又陡,自己沒工具,是沒辦法原路回去的,還好腳下的平台是這個井中凸出的水泥平台,沒有危險,足夠她看清楚。

果然有電燈開關就有門,她開心的扭開門把隨即破爛的門把就粉碎在她手上,還好,門扇開了一條縫,足夠她用手指的力量打開。

進入門後面,是跟維修道路差不多的空間,只是這邊只有朽壞沒有修補,剛才門把爛掉的事情讓吳婷君不敢亂摸,深怕就被活埋在這裡。

不過跟掉入地底一樣,今天她的運氣不太好,一條通道只有左轉右轉,她就這樣走了前方是崩塌的那邊。

「今天帶賽嗎?」吳婷君有些生氣,三年來壓抑著的不甘願,似乎被觸發,她咒罵著派她出差的上司,咒罵著跟她說出國沒事,那邊很自由安全的長輩,就是不肯回頭。

不甘心的人左右細看,終於被她發現一旁牆上有個翹起來的鐵板。

她也不管那是不是通道,就扯開鐵板,沒想到後面竟然是座樓梯!

「這......」她還沒意識到自己發現了密道,樓梯上的人就讓她更驚訝了。

「你陰我!」吳婷君看著中年人悠哉走來說。

「錯,是我挑上妳!」中年人看見她發現詭計,沒有害怕驚嚇,反而高興說。

「你想幹嘛!」吳婷君既然能一瞬間發現前因後果,就更擔心中年人想怎樣。

「咳咳,別怕,妳不是我的菜,更加準確來說,女人都不是我的菜。」中年人看她濕透的衣服,趕緊解釋。

「喔!然後?」吳婷君並不訝異,身為開放自由能同性結婚國家穿越過來的人,有什麼好驚訝。
「妳不奇怪喔?」結果反而是出櫃的人,有些尷尬。

「我奇怪你把我弄來幹嘛?」吳婷君不想跟中年人糾結在私人問題上,於是直問。

「咳咳,如妳所見,我的肺快不行了,我想要找個跟我相同的人,把秘密傳下去。」中年人摀著嘴說。

肺病,在這裡是很多人沒能活過五十歲著主因,其次是餓死跟意外,吳婷君不訝異,畢竟這裡少數幾個真正能過濾掉霧霾的口罩,都在首領級的人手上,但她好奇問:「什麼相同。」

「出身相同。」中年人拉起袖子側身,本來該有條碼的上臂處,卻只有一些淡疤。

吳婷君下意識地摸摸自己上臂,她是知道在這裡大家都有條碼的,但身為一個穿越者,當然沒有,看著中年人的疤,吳婷君自己也曾弄出點傷,騙過邊防,難道中年人也是穿越者?

「五大訴求......」中年人哀嘆說出相似暗碼的話。

「缺一不可,我是呆灣人,但我知道。」吳婷君心情也跟著低落,她穿越來那天,香江早已失去自由。

「我叫黃汶詩,耀明跟秋生的黃......」中年人似乎不想提起那令人不愉快又沒辦法的事,趕緊笑著說。

「啊?你一人兼四個啊?」吳婷君聽完傻眼說。

「都被強制重來了,當然要改名帥一下,人不帥名字帥也好喔!咳咳」黃汶詩大笑,又引發一串咳嗽。

「你來多久了?」吳婷君問。

「二十年。」黃汶詩苦笑說完,當先走向通道的另一邊。

經過吳婷君出來的門扇時,黃汶詩伸手關掉電燈說:「這是第一個測試,只有穿越者會不猶豫的開燈。」

那話,像是交代,吳婷君知道黃汶詩真的在託付一個責任給自己,那自己要收嗎?

「你不問我要不要嗎?」吳婷君見黃汶詩沒停步,於是直問。

「妳不會不要的,因為在這裡太無聊。」黃汶詩微笑,打開一扇暗門。

門內沒有吳婷君想像的高科技,也沒有金銀財寶,只有一堆堆的紙張跟書頁,還有乾燥微熱的空氣。

「托電廠的福,東西都還不錯,就是紙要自己抄麻煩了點,做紙的地方等等帶妳去。」黃汶詩翻看著陳舊的書頁,一張張都是謄抄的,一壘壘的紙夾著註記,看來他是要將自己抄書的工作交代下去。

「抄書?這也太......」吳婷君還沒說出無聊兩字,黃汶詩伸手抹開一面充滿灰的牆壁。

大大的銘牌寫著,北京市第三農園農用機械......陳放地點:長安西街以南......

「現在這些東西,拿出去會被當柴燒,跟我們被送過來時,並沒有太大差別,但身為在這裏的人,我們必須把這些留下去,有一天,外面的人,會有用到的時候。」黃汶詩拍拍紙頁,他手掌下剛好是《人權宣言》,激起的灰,又讓他再度咳嗽。

吳婷君看著咳嗽的人,她知道身為穿越者有點良知,必然無法推辭。




==========



自己鞭,不需要的設定太多,還埋很多梗,疑似長篇,卻斷在這。趕在今天放上來,就不修掉那些嘮叨了,有機會再繼續寫下去,想看後續,給個GP還是說一聲,也許會比較快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53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ummerkmt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書宣傳]床上哪個是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