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妖酒異聞錄:萬應公的贈予》上

作者:倚墨│2020-06-03 16:10:28│贊助:8│人氣:64
臺灣的夏天,高溫中夾帶水氣,濕熱又厚重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呼哈,而且我是搭別人的便車,在貨車後方根本就沒有冷氣,我跟小狼只能在艷陽下和酒攤推車擠在一起。

貨車的司機大哥看我們很辛苦的樣子,提供兩瓶結冰的大寶特瓶礦泉水給我們消暑。啊啊……我從來沒這麼感謝會賣結冰礦泉水的檳榔攤!

在交流道數個小時後,我們終於來到了苗栗縣的三義鄉,一下交流道,過了數分鐘後,便來到水美木雕街,處處可見各式各樣的木雕。

我是沉香,是一名酒勺妖,說到為什麼我們會來到三義,就說來話長了,總之,在臺南擺設酒攤的時候,因為發生了某些意外,我的寶貝推車被燒毀了好幾處,木頭的銳角不止危險,也很不好看!就算大多數的顧客不介意,我也不可能坐視不管,這會影響我的專業耶!這樣要怎麼提供最佳服務呢!更何況,能夠用推車擺設小酒攤一直是爺爺的夢想……!我就是為了延續爺爺的夢想才來臺灣的啊!

在下交流道後,司機大哥先停在一處樹蔭下休息,呼啊,胸口和領子都是汗,小狼也累得伸出舌頭喘氣,我知道這是他當狼的習慣,但人類的身體光靠伸舌頭是沒有用的啦!在我們稍作休息的時候,司機大哥從駕駛座探出頭來往回看我們。

「喂,你們兩個年輕人要頂著大太陽推這台推車嗎?不然我再載你們到那裡吧?」

「謝謝司機大哥──不過我們要找的工匠平常不太見人的耶?不如說,沒有預定好的話,他看到外人都會生氣的。」我說道。

「就是說啊……我們兩個日本妖、咳,我是說我們兩個日本人當初找上他,差點被一口刀給射傷,是個脾氣超硬的老師傅啊。不過我不討厭啦。」小狼一邊伸著舌頭一邊說道,啊啊樣子真是有夠失禮的!

我們兩個特地來到三義,要找的是一位叫做簡木龍的工匠。我們的推車上有著可以設定要不要讓人類看見推車的術式,必須在木工和術兩方面皆有一定程度才能做出來……而且簡師傅設計的造型也非常好看,當初我跟小狼是千拜託萬拜託,還去拜訪里長跟民意代表才讓他點頭的……那也是我第一次領悟人類的堅持有多麻煩。

「唉,你們講講看嘛。」

「姆嗯,我們是想要找簡木龍師傅……他的店在三義木雕博物館旁邊的小路再上去……」

「簡先生?」

司機大哥好像很詫異的樣子。

「嗯?司機大哥知道嗎?」沒想到一般人也聽過簡師傅?還以為是個隱居深山的頑固老人呢。

「何止知道,他最近很有名啊,你們不知道?」司機大哥說出了我和小狼都十分震驚的話。「簡師傅這兩年義捐,蓋了一間萬應公廟,聽說靈驗的很,不少遊客都會來,而且他還親自接客,很好客咧。你們說的、會不會是其他人啊?」

我跟小狼面面相覷。

那個我甚至使用美人計都不動搖一分一毫的簡師傅……很好客?蓋了一間廟?完全想像不到是發生什麼事啊?

「那、就麻煩您載我們到那裡吧!」

「喂喂,感覺就很可疑啊,不知道是不是其他妖怪作祟,妳還要去?」小狼拉著我到車廂的角落,在我耳邊說道。

「我也沒辦法啊,推車還是要修啊!」我也知道感覺很怪異,但是不去的話,難道要我放著被燒出各種焦痕的推車不管嗎?這我做不到啦!

啊啊,請爺爺和奶奶保佑我,不要出什麼大事才好……!






又經過一段路程後,我們到達了簡師傅的住所附近。正如司機大哥所說……!簡直就像是觀光勝地似的,大排長龍!一間一層樓、以紅磚瓦搭起的小廟香火鼎盛,旁邊是簡師傅的住所,是臺灣常見的透天厝,一樓是半開放的木匠工房,但如今都給香客作為休息使用,他們坐在木椅上話家常,昔日簡師傅專注在工作上的光景消失得蕩然無存。

而最重要的簡師傅本人……穿著一件彷彿度假般的花襯衫搭配白色上衣、短褲,在那邊招呼客人,不知道他過去模樣的人,怎麼看都會以為他是五十幾歲的好客大叔。

「來來、太陽很大,大家多喝點水,還有麥茶哦。」

看著簡師傅那樣用滿手厚繭的雙手去端茶水,我心情真是很複雜。一來是我擔心我的推車到底能不能修好,二來是,他看起又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應該去打擾嗎?

但小狼沒有像我這樣多愁善感,馬上就上前搭話。

「簡師傅,您還記得我們嗎?」小狼輕拉簡師傅的袖子說道。

簡師傅轉過頭來,茫然地看著我們,過了許久後才喃喃開口。

「你們……是不是……以前的客人?」

太好了,還以為完全變了一個人呢,既然還記得就好了!

「簡師傅!我是沉香,還記得我嗎?您當時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幫我做了酒攤推車!想請您進行維修──!」我感激地握住他的手,緊張地說出自己的需求。

「唉,為什麼一定要找我?」

簡師傅急忙地甩開我的手。

「我、我沒有空……而且我也很久沒有做木工了,我做不來,你們真的想修好的話,不如去求萬應公算了。」

「您在說什麼啊!」小狼聽見曾師傅的話,生氣地皺起眉頭。「萬應公哪會幫我們修推車?您要錢還是其他報酬我們都可以給,這是您的工作啊……!您不是一直很自豪這件事嗎?」

「那件事有什麼好自豪的!」

曾師傅突然地大吼,其他客人也不禁投射目光過來。

「都是我固執又專注在工作上,妻子才會……而我的孩子們才會疏離我,我不要再發生那種事了。你們快離開,如果我不好好幫忙萬應公維持香火的話,那妻子她,又會從我身邊離開的……走開、走開!你們擋到其他人了!」

「簡師傅!」

「讓開!」

他用力把我和小狼推開,又去招呼客人了。我和小狼互看一眼,默默地退到推車旁邊。

「這到底是怎樣……?」小狼不高興地倚靠著推車說道。

「我也不知道呀……」

我們兩個不止是指修推車的事情而已,而是簡師傅提到的『妻子又會離開身邊』這件事,因為簡師傅的妻子,明明已經去世很久了啊……!當我跟小狼來到臺灣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






我跟小狼猜測,問題一定出在那間萬應公廟上。我們四處打聽了一下,得知了幾件事。在一年半前,曾師傅不知道怎麼地突然開了這間廟,裡頭供俸的萬應公神像就是由他雕刻的。

所謂的萬應公……如果說臺灣的土地公是神職裡面的最低層公務員、里長,那萬應公就可以說是地方人自發性擁立的神職了吧,供奉著孤魂野鬼。所以,到底供奉到了什麼樣的野鬼……甚至是邪妖叉爺……也是有可能的吧?最讓我擔心的是,聽說最近也有不少人失蹤,但幾乎都是獨居老人的樣子。

不過,也有更多的是家族團圓、生意變好、戀情順利等等的故事,也是因為這樣才會這麼多人來參拜吧?

他到底對簡師傅做了什麼?又做了些什麼才讓這麼多人願意來上香火?

「這下又要闖進其他妖怪的地盤了嗎……?」小狼在旁邊嘆息。「怎麼辦?我看我們還是另外找其他人吧,雖然很可惜……但怎麼看這都是『覓食中』啊。」

「姆,這次我難得贊同小狼的想法,真的很危險,」我嘆了口氣。「只是我很在意簡師傅之後會怎麼樣……他是唯一能看懂爺爺設計圖的人,而且不知道那萬應公是怎麼讓他心甘情願做這些事情的。」

「如果攪局的話很麻煩啊、不過我也很在意。」小狼說道。「如果簡師傅就這樣繼續下去,恐怕下場會很糟糕吧。」

「會被吃掉嗎?」

「就算不被吃掉,他的手藝也會消失吧。」小狼淡淡地說。「代代相傳的事物消失,怎麼說都讓人不爽啊。」

我聽出小狼話中的意有所指。他是日本狼妖,眼睜睜看著日本狼在日本絕跡。

「可是,怎麼辦呢?」我想了想。「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也去拜拜看萬應公,看看他是怎樣達成願望的,這樣就能抓住他的馬腳、進而讓簡師傅回復原狀了吧?」

「嗯……萬應公如果跟土地公差不多層級的話,以我們的能力應該也不至於被吃掉。」小狼摸著下巴思考,然後又不耐煩的抓頭。「啊啊!臭老太婆,不自覺又陷進妳的想法裡!好吧,我認為可以試試看,但別忘了我們的目標是修好推車,只要遇到危險就要撤退,懂嗎?」

「好!」

我們兩個就這樣混進參拜的隊伍裡。

隊伍排得很長,我觀察其他人手上拿的物品,雖然這間廟靈驗的有點異常,不過參拜的流程倒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蔬果、三牲、投香油錢、在神像前祈禱自己的願望──不論是臺灣還是日本,在向神明祈求的時候,模樣十分相近呢。

我和小狼帶著新台幣以及小菜鮮甜蘆筍沙拉一起參拜,旁邊的簡師傅看到我們決定也要來拜萬應公時,一改之前的態度,對我們非常親切,這反而讓我感到有些難受。人類真是奇怪啊,明明之前更加頑固、凶狠,但當時專注在自己手藝上的簡師傅反而令人更加安心,現在的親切和殷勤卻讓我無所適從。

在輪到我和小狼時,我仔細地端詳了那尊神像。

半尺高的人像,穿著類似唐裝的服裝,一手拿著銅錢,另一手拿著帳冊……之所以看的出來是帳冊,是因為上頭寫著『三元、五元』的字樣。不過,他有三隻眼睛。大多三眼的神祉都會把眼睛雕刻在額頭,但這尊人像的第三隻眼睛點在人中,三眼十分靠近,木刻的瞳孔好像緊盯著自己似的,有些恐怖。

另外讓我在意的就是,他頭上的……不是官帽也不是斗笠,而是類似蜘蛛網般的一張網,頂著這東西也太奇怪了吧?意思是網羅各式各樣的願望嗎?

我聽到後面的人在咳嗽,催促我和小狼,我趕緊雙手合十,閉上雙眼。說是要許願……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許什麼呢,雖然推車也很重要,但很難想像萬應公會拿著雕刻刀、木材在那邊幫我們修理啊!要問我真實的願望……那一定就是想再見爺爺、奶奶一面吧。

我不自覺地拍手兩下,把日本的參拜習慣給帶過來,被大家投以奇怪的眼光後我才趕緊紅著臉離開。

我跟小狼又回到推車旁,繼續討論接下來的事。

「好像沒什麼感覺。」我說道。

「我也是,該不會是騙人的吧?」小狼聳聳肩。「不過這樣就無法解釋為什麼這麼多人了。」

「嗯……」折騰了老半天後,太陽也已經開始西下了。「找間民宿住一晚吧,如果明天還是沒辦法讓簡師傅幫忙,我們就去找其他人修推車。」

「唉,也只能這樣了。」






忙了一整天,身上也都是汗水,在和小狼洗了一個親暱又高興的澡之後,我便吹著冷氣,躺在民宿的床上思考。這裡是有停車場、距離簡師傅家很近的民宿,非常恰好能找到這樣的地方,也能好好安置我們的推車。

萬應公……為什麼會相信孤魂野鬼能夠幫助自己呢?還是、應該反過來才對,只要能幫助自己達成目的,就算是孤魂野鬼也沒關係?但這樣的話,簡師傅真的達成目的了嗎?人死不能復生啊……萬應公到底讓他看到什麼呢?

冷氣很強很舒服,在我感覺我快要睡著的時候,聽見了一個聲音。

「沉香……」

「嗯?」

那是、誰的聲音?誰在叫我?我急忙從床上坐起。

「小狼,你有聽見有人在叫我嗎?」

「有啊。」小狼豎起了狼耳,看向了戶外。「妳去看看吧?」

「咦?」

感覺有點奇怪……如果是小狼的話,一定會說感覺很奇怪叫我不要出去吧?但、嗚嗯,總覺得好像有人在等我,不出去不行……要先換掉睡衣才可以。啊?嗯?我什麼時候把衣服換上的……?

不管了。我急忙走下民宿的樓梯,來到了戶外。但這裡並不是飄著草木香味的三義,我來到了一條我非常熟悉的街道。我困惑地看向民宿,再看看四周的街道。

太奇怪了,難道是萬應公──

「沉香。」

呼喚我的聲音又出現了,那聲音,好耳熟……我必須去確認才行,就算是萬應公的作為又怎麼樣呢?因為、我的願望如果能夠被實現,那才是更重要的吧?

我奔跑在這條街道上。這是掛著紅燈籠、依附在河流旁的街道,在日式矮房外,花枝招展的女性們穿著鬆垮的和服、抽著菸管,嫵媚的攬客。這裡、好熟悉啊……

我是一名酒勺妖,在擁有自我意識前,我就在花街柳巷被使用著,之後我又輾轉於各式各樣的買主之中,最後,我被交付到一對在花街柳巷開著春樓的夫妻手上。如果、這裡真的是我日本的老家的話,那麼,呼喚我的聲音,就是……!

我穿過一個又一個的街角,最後看到了一處日式矮房,那有一對男女正站在外頭,有說有笑。我又喜又怕地慢慢接近。

起初只是懷疑,靠近後便確信了。

那名女性有著和我一樣的外貌、豐滿身材,穿著樸素的袴,唯一的差別在於氣質比我年長了數十歲,黑色長髮間也有著些許白髮。而旁邊的男性,綁著頭髮,穿著黑灰條紋的丹前男士和服,正興高采烈地用一柄酒勺,從酒甕裡勺起酒液,與女性對飲。

那柄酒勺,就是我。

而那名女性,是後藤沉香……是奶奶,我的人形外貌與名字,都是繼承她的。那名男性,就是爺爺……

我終於,能夠以這樣的姿態,見到你們了。






我真是太鬆懈了!

在進入民宿以後,沉香不知道什麼時候躺在床上睡著了,起初我不以為意,躺在旁邊滑著手機,但結果她越睡表情越猙獰,然後開始講起夢囈,我才發覺不對勁。

「喂,醒醒!老太婆!醒醒!」

我用力搖著她,把她在床上滾三圈、能捏的地方全部捏一遍,她還是沒有醒來,她紅著臉不斷冒冷汗,扭動著身體,不安又徬徨地緊緊抓著我。

「奶奶、爺爺……」

是控制夢境嗎?還是其他的?

我本來以為對方只是萬應公……但我完全想錯了,所謂的孤魂野鬼成為萬應公這回事,不就代表如果是很不得了的傢伙混進去也有可能嗎?

我背起沉香,奔向萬應公廟。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廟裡沒有半個人,倒是在香爐中點起的香還在燃燒著。我注意到供奉的三牲和水果都被吃掉了,還有殘渣遺留在盤子上。這恰好證明,對方不是單純的神靈那種存在,而是有實體的妖怪。

我感覺到沉香在我背上喘著氣,妖力逐漸淡薄。

「喂!萬應公!你做了什麼?你對我家老闆娘做了什麼!」

我對神像大吼。

在燭火下,萬應公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很長,我看到那三隻木刻的眼睛,確確實實地動了,視線集中在我身上。拉長的影子彷彿有生命,不斷延伸,像蛇般纏繞在整間小廟裡……我看著神像,我意識到,不該說像蛇。

是像網。

「好奇怪哦,日本的妖,你怎麼沒睡著?」

那是黏稠又令人不舒服的低語聲,好像直接在腦子裡響起。

「明明你也許願了。」

「因為我打從心底明白,我想要的沒有任何人給的出來。」我冷冷說道。「說,你對沉香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只是實現她的願望。」萬應公說道,似乎很是得意。「放心,我不會讓我的參拜者死去的,難得遇到妖怪參拜,讓我好好飽食一頓吧……她頂多變回沒有意識的酒勺罷了。」

「你──!」

「呵,你很生氣啊,但放棄吧,還沒有人能獨自從我製造的夢裡醒來的哦?」






「奶奶、爺爺……」是活生生的爺爺和奶奶……我永遠忘不了,在那漫長的歲月裡,我是怎麼看著他們慢慢老去、死去的……當我能變成人形的時候,爺爺只剩下最後一口氣,還以為是過世的奶奶來接他了。

「哎呀,」奶奶看向我,笑得很溫柔。「這不是沉香嗎?等妳很久了呢。」

「咦?等我?」我驚訝地瞪大雙眼。

「對啊,有好多想跟妳說的,一起喝酒吧。」爺爺也對我笑。

我明明從沒用這個姿態跟奶奶、爺爺說過話……好高興,真的好高興,過去我都只能看著妳們,現在……我可以對話、我可以觸摸了!好想就這樣飛奔到他們懷裡,就像過去他們小心翼翼地使用我、保養我那樣。

但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我覺得不該過去……好像有什麼事情,有更重要的事情被我忘記了。我待在這裡,真的好嗎?

「怎麼了,沉香?妳不想見我們嗎?」奶奶皺起眉頭,用難過的語氣說著。

「不、不是的……」

「好不容易能見到面了,為什麼不過來呢?」爺爺對我伸出手。「妳不想彌補過去的時光嗎?」

『彌補』。

我懂了……我知道這種奇妙的感覺從何而來了,啊,明明想起來了,卻好心痛啊。對不起,沉香奶奶,我繼承妳這張漂亮的臉蛋,但現在的我,一定哭得很難看吧?

「爺爺……您記得您死前跟我說的話嗎?」

「……」他們沉默不語。

「當時你把我當成奶奶,很欣慰的抱緊我,我本來以為你想彌補一些遺憾,所以開口詢問你的願望,但你只是在氣絕之前,輕輕搖搖頭,這樣對我說了……」

『我不想要彌補遺憾,我想要現在。』

我感覺到一雙厚重的手,按住了我的肩膀。而眼前虛假的爺爺奶奶,和整個花街柳巷,一起消散、墜入黑暗之中。

『沒錯,沉香,妳不該待在這。』

那是很熟悉、很溫暖的聲音,我現在懂了,我以為在誘惑我、誘拐我的聲音,其實是爺爺要把我從夢境喚醒的聲音。在我的身後,真正的爺爺一定陪伴在我身邊吧。

但是,我絕對不會回頭的,因為過去已經過去了,我要去抓住現在……!

「爺爺,你知道嗎?我的店小二啊,真的是很優秀的店小二,他總是守護著我,就算嘴巴壞又囉嗦,但其實是很寂寞的一隻小狼……他就是我的現在,我要去抓住他。」

「嗯。」

我感覺爺爺用力拍了我的背部,那是他鼓勵兒子和孫子時的習慣。

「我、我出發了。」

我任由淚水灑落,往光明處拔腿狂奔。



在我醒來後,萬應公和小狼,都用驚訝萬分的表情看著我。啊!小狼竟然把穿著睡衣的我就這樣背出來!真是的,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妳、怎麼可能,從來沒有人獨自醒來……!」萬應公目瞪口呆──我猜他是目瞪口呆啦,因為神像看不出表情。

「我啊,」我環抱住小狼的脖頸,對萬應公笑道。「並不孤單哦。」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42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連載|妖酒異聞錄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良心兔子胖
(゚∀゚)以為會有修車畫面,我是說修推車
那真的是萬應公嗎

06-03 17:05

倚墨
其實什麼都可以稱作萬應公啊 待下回分解~
修車畫面什麼的要私下在其他平台補完了  我是說修推車06-03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a84556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之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妖酒異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