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67)

作者:小褎│2020-06-03 12:28:29│贊助:2│人氣:62
第四百六十七章 得天獨厚

  人人都以為,對於屢屢主動侵犯大燁的鮮托、大燁還能以「仁德」相待,面對想主動歸化大燁或者與大燁人成婚的鮮托人如此「寬厚」,有條件地允許他們在大燁裡頭居住至終老、甚至允許他們的子孫有條件地進入大燁內地深處已是無比仁慈,卻不想過分嚴苛的限制雖也約束了細作與滋事分子的產生、卻只能永遠地維持治標不治本的狀況,每年都還得付出龐大的成本監控那些根本沒能再繼續與大燁百姓通婚的混血兒們。

  原本非屬於邊關百姓、想與鮮托人通婚的大燁人本來便少之又少,便連邊關百姓面對鮮托也還是多抱持著嫌惡之情,因此鮮托人來大燁居住且不言困難重重、甚至還得收斂起高傲的性子忍辱負重。

  為了丈夫或者妻子,他們得永遠地離鄉背井、不得回歸故土,若是回去了、連同親人們也都要被威脅給趕出去,更何況就算大燁民族的親人們能繼續留在大燁、又有多少人願意與血脈相連的親人們分開的?

  鮮托人自恃甚高是不錯,但這同時也是他們的優點。

  他們願意忍辱負重、委曲求全,就為了養著妻子兒女、就為了幫襯自己的丈夫,他們的高傲不許任何人介入他們的家庭與生活,但不接觸政治利益、也無法插足那些複雜的政治與軍事事務的他們卻不得不因此而痛苦地在河州生活著。

  在河州的邊關,若能看到愁苦的鮮托人與憂心的大燁百姓,那多是彼此通婚的人們。

  而未與鮮托通婚的大燁人也對此漠視著,無非不是認為那些通婚的人有泰半都是叛徒,縱使不苛待他們、不唾棄他們,但要親近也是著實困難的。

  靖王說起河州邊關的事鉅細靡遺,又道:「其實我也曉得那是治標不治本的法子,但若要改變、也不是現在。」

  馮梓容嚴肅地點點頭,又道:「等這些結束後再來安排吧!」

  「那處若真安定了、我再帶妳去看看。」言下之意,便是現在不成。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若妳不想出去走走也行,陪我懶賴著也好,我初二午後便得回大營、也無法陪妳到元宵。」

  「過年後、事情便更多了吧?」

  靖王應了一聲,又道:「名清元宵後便會回到河州,再過約莫半個月、我們便得啟程回京城參與最後一段落的佛事。」而後,靖王便得仔細著消息、隨時準備應戰。

  「雖說國家大事跟前容不得兒女私情,但清河王卻也可憐,新婚不久、還不如我們當年一般悠閒,便是得趕往河州。」

  靖王牽起了嘴角,道:「我們卻也趕上了好時候。」

  馮梓容道:「養心……清河王妃是否也會來河州?」

  「自是不可能,」靖王看著她,不住伸手捏了她的鼻子一把,道:「妳這般已經是得天獨厚的了。」

  「你之於父皇而言很是任性,我是你的妻子、自然要隨著你任性了!」馮梓容呶了呶嘴,又是違心地說道:「更何況我是奉父皇之命偷偷來給他辦差呢!難不成你還認為我存著什麼私心?」

  話說得這麼明白,靖王又怎麼不能曉得馮梓容的的確確是存在著私心的?但當下也是順著她的話佯裝正經道:「卻是我誤會妳了,還想著妳一心都是我,原來仍是一心都是差事。」

  馮梓容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行了,我一心都是差事、容不得你,整天在這宅子裡守著、也趁著你不在做了套衣裳,這衣裳是要給『差事』新年穿的,就不給你。」

  靖王還當真不知道這件事情,當下眼睛一亮,抓緊了她的手,道:「我還沒問妳,今年我的紅包哪兒去了。」

  馮梓容哼了哼聲,站起身來道:「走啦!那衣服是要給你明天穿上的,我還製了雙皮靴,便是不曉得合不合你的腳。」縱是依照靖王的舊鞋鞋樣子畫的,她也對自己的納鞋技術沒什麼自信,總覺得新鞋與腳之間總要一段時間磨合,而靖王又是得四處東奔西走的人,她可不想讓靖王因為這一點兒小事情而感到不適。

  「定是合。」

  「別說太早了,我卻是整個京城裡頭最不會縫衣、納鞋的女人了。」馮梓容被靖王緊牽著的手隱隱發熱著,她能感覺到靖王的手溫比往常還要高一些、便能曉得他現在當真是開心的。

  兩人成婚也才一年餘,她成日的時間幾乎都花費在諸多庶務與靖王府的暗哨排佈事務上,更別說還有皇帝交代的功課與自己原本便應該學習的課業,可說是十分忙碌;

  而在懷孕那段能稍事休息的時間、她卻也沒能閒著,成日都在給未出世的孩兒做針線,雖然屢屢因為失了耐性而發火,卻也在那段時間磨練出一手至少能上得了臺面的技藝。

  也因為如此,她才敢大著膽子開始替靖王做衣物、納鞋底,那也是她起初在玄州時曾承諾給靖王的物事。

  如今看得靖王如此反應,自己當真還沒猜錯?──靖王果然是萬分期待的。

  想到了這裡,馮梓容心裡頭還沒見開心、眼神卻是黯了一黯──完蛋啦!這樣的「絕招」用過一回後,究竟還有什麼能討好他、讓他開心的?

  下廚的新鮮勁兒也早過了,縫衣納鞋的勁頭遲早也會過,那究竟還有哪些能讓他如現在一般感到開心呢?

  然則這樣的煩惱倒也沒能持續多久便讓一陣冬日的冷風給颳開,馮梓容雖是習武以後便不太怕冷,但產子後的體質明顯有變,加上這冷不防地一陣風颳來讓她不住起了個哆嗦,接著便被靖王給按到了身旁,道:「從前妳不怕冷的。」

  「生了涵兒後、體質變了。」在這點,馮梓容倒是誠實,她不需要那些虛話掩蓋自己的真實情況。

  靖王道:「我瞧著妳氣色也早好了,回頭再讓方純給妳號脈。」

  「女人生孩子、體質總會改變的,你不信的話,回頭問問母后或者乙岫都曉得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靖王埋怨地看了她一眼,就像是在責怪她不懂照顧自己,直到兩人回到房間後,他也沒要馮梓容先拿出新衣來,而是摀著她沒被自己牽著的另一隻手道:「真冷了。」

  「魚竹有替我做了兩副皮手套,我明兒再戴上吧!」馮梓容輕輕地推開了靖王的手,走到了一旁打開了一口箱籠,道:「我依著你的舊衣裳製的,也不曉得合不合身,若是不合、這年節期間也不好改了。」大燁的習俗是從初一至元宵的年節期間,是不能改衣裳或者丟棄舊物的,而今兒雖是除夕,但再過不到兩個時辰也要子時,加上現在天色已晚,要改衣裳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妳做的,一定好。」靖王如此說著可不是先哄著馮梓容,而是他曉得馮梓容平時細心、待自己更是無比用心,是以定能夠做得好。

  「就會哄人。」馮梓容噘了噘嘴,卻是滿臉笑意地將箱子裡的物事給一一地拿出來。

  靖王一瞧,看著上頭不但有裡衣、外衣,甚至還有手套、襪子與腰帶和香囊,更別說那雙全新的皮靴,簡直能說是整套的衣裝。

  「親王配的玉帶我是沒法子了,但若是要刺個什麼好看的花紋的我還成。」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索性今日你都試試,若成了、明天便穿上;若是不合身、元宵後我再改改。」

  馮梓容一面說著,這才將裡衣先給挑出來時,便見得靖王已經開始親自動手卸了自己的腰帶、並開始脫下外衣,當下亦是忍不住失笑道:「我從沒見過你如此著急的時候。」

  在她的印象中,靖王一直都是很有刃有餘的那方。

  好吧!發現她有孕的那時除外──畢竟那是頭一回當爹、慌亂些也是正常。

  靖王被這般調侃、卻也是理直氣壯:「這是妳一針一線為我所製的衣物,自然心急了些。」更何況兩人新婚的那陣子靖王其實也是這般「著急」的,只是那時馮梓容屢屢都被羞紅了臉,是以也沒有餘裕觀察仔細。

  馮梓容放下了手邊的裡衣,替靖王接過了他脫下來的衣物給擺到一旁後,便是替他層層疊疊地穿了幾件衣裳,最後又親自替他繫了腰帶、穿上鞋襪以後,這才說道:「你隨意走走,瞧著是否合身?」

  靖王輕輕拉了拉身上的衣物,又是來回走了幾步,接著露出了笑容道:「妳真是賢妻。」

  馮梓容笑了出來,道:「其實我剪了你的舊衣裳去畫版型,所以才賠給你這麼一套。」

  靖王走到了她身旁,將她給一把攬入懷中,道:「舊衣服也是穿出感情的,這套新衣又怎麼夠賠?」

  馮梓容赧道:「正守著歲呢!別胡鬧。」

  「胡鬧正好。」靖王俯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頭頂,道:「我還沒過過胡鬧的新年。」

  馮梓容聽了噗哧一笑:「我曾聽說,除夕那時如何、將來整年便會如何,你若這時沒忍住,將來整年都會好色。」

  「那正好,左右我也只好妳的色。」說罷,靖王也沒再給她說話的機會,便是一把將她給抱回了床上折騰。

  屋內本來便燒著火盆子、暖牆也是熱呼著,兩人胡鬧了特別久,在這般寒冷的夜晚裡出了一身汗,直到馮梓容的氣息都要喘不過來時,靖王才「體貼地」放過她,卻是將她給提到了自己的身上用手緩緩磨蹭著她的身軀。

  馮梓容的臉埋在他的胸口,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那是他鼓動著的熱情、仍然一下又一下撞擊自己的感官、讓她跟著滿心悸動。

  她終究是不敢再亂動,生怕又惹得他生火,只是努力地平緩著自己的吐息,盡可能使自己從方才夢也似的嬉鬧中冷靜下來。

  事實上、也難以冷靜。

  「名淵……」

  他應了一聲。

  「別撓我了。」

  靖王仍沒停止自己的毛手毛腳,只道:「可舒服?」

  她難為情地應了一聲,軟軟地嗔了一句道:「這話別問我。」事實上,就像隻小動物一般地被撓著,還挺舒服的。

  靖王似乎很滿意馮梓容的回答,又是在被褥下撫著她的身子好長一段時間後,這才說道:「這般守歲可好。」

  「沒正經。」馮梓容呶了呶嘴,道:「哪有人這般守歲的?」

  「就算有、妳也不曉得。」靖王的語氣中帶著莫名的得意:「我瞧著這樣挺好,溫香軟玉在懷。」

  馮梓容的臉頰潮紅未退,聽了臉上赧色更濃、便是不住嗔道:「你倒好,左右今年是難以像現在這般閒適了,往後待到天下太平、沒我們的事了以後,看你日日還不被我纏得煩?」

  靖王說了句像是繞口令的話:「不煩妳纏、煩妳不纏。」

  「你卻是黏人。」

  「現在才曉得?」靖王笑了笑,將她給提到了自己嘴巴跟前、狠狠地朝她胸口啜了個印子,又道:「從前妳說過這般做不好,但我問過了,只要別在頸子上都成。」

  馮梓容聽了立即從曖昧旖旎的氛圍中驚醒,連忙撐起身子問道:「你竟拿這事問人!是問了誰?」

  靖王佯咳了一聲,看著一絲不掛的馮梓容跨坐在自己的腰間,只覺得下腹的燥熱隱隱又起,又道:「問的自然是書太醫。」

  馮梓容心裡早有答案,這廂聽得也是氣餒地再次癱軟在靖王身上,啞著聲音道:「你不怕臊、我還要臉呢!」

  「此乃夫妻人倫,哪有必要害臊?」靖王佯咳了一聲,又道:「我這是關心妳的身子。」

  「是關心你的口腹之慾吧?」馮梓容也咬了靖王一口,道:「我這般正經端莊的形象都給你毀了。」

  靖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若真要毀了妳的形象,我得留著這印子回京城去找書太醫、再讓他幫我看看。」

  「要你多嘴!」馮梓容凶巴巴地說了一句,便是主動地往靖王的嘴上堵著,靖王本來便是隱隱地又被惹得上火,這回可又是著實地燎原了一回,正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如今過了子時、早是寅月,寅月正當孟春,也是恰合其時。

  兩人情意正濃,又是纏綿了許久、才雙雙入睡,而一早醒來時便又是發現花廳那處早備好了一大桶熱水,自然又是讓馮梓容忍不住想找個地洞鑽去。

  雖然成婚這麼久、近侍們又是如此機靈,但不管幾次都還是難以習慣這樣的事。

  下回、該教她們裝糊塗嗎?

  靖王早已慢條斯理地脫了衣裳,見馮梓容一臉頹色地跟了過來,自也是勾起嘴角道:「今日是初一、怎麼該有這樣的神情?」

  馮梓容怨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為什麼總能這麼從容?難不成是臉皮厚?」

  靖王自然不可能承認自己的臉皮厚,因此也只是說道:「因為我心安理得。」

  「好個心安理得!我也心安理得、卻是沒辦法像你這般從容、厚臉皮。」言下之意,靖王「厚臉皮」的名號也是在她心中給坐定了的。

  靖王道:「我曉得,妳在做戲的時候才會厚臉皮。」

  例如在兩人還沒成婚前,能光明正大地於中秋宮宴中的園子裡與眾人說著「能與靖王相配者唯她一人」之類的語句云云,那雖也是她的真心話、卻是蓄意展現出來的姿態。

  馮梓容這廂可是一臉委屈:「都被你看得這麼明白,我還有什麼隱私可言……」

  靖王聽了這話,便是轉頭看了她,意味深長地說道:「從很早以前、便看得明白了。」

  此話無疑,自當又是一段葷段子。

  馮梓容也沒來得及害臊──更正確地來說,比起「實質上」的損失,這點「精神上」的調戲、她想著自己應當已經能逐漸平穩地應對,因此這廂也只是白了他一眼,道:「你這渾話說多了,我便是想害臊也難以臉紅了。」雖是如此說著,臉頰卻依然隱隱泛著紅暈。

  「無妨。」靖王脫下了自個兒的中衣,逕直就那桶熱呼著的浴水開始擦洗起身子,馮梓容本來還想接手、卻讓他給扔進了浴桶裡頭,最後竟是又違背了自己方才說的話、在一陣不可言傳的奧妙洗浴後,又給惹上了大紅臉……

  ──卻說起,忙活的日子過得特別快。

  靖王打初二午後回了邊疆大營後幾日,馮梓容便收到了京城王府那頭送來的密報,說是皇帝在整座京城早已佈下了天羅地網、便等著收拾那些先帝朝的「餘孽」,而皇帝也早往大營那頭去了信,讓靖王務必盡速解決私兵的事、讓北方即將展開的戰事少些可能的變數;

  至於馮梓容也沒閒著,皇帝也向她送來了信,讓她堵住官道以外最為可能的要道、並且務必將羯首貴族送回羯首的信件劫下,解譯後、無論情報重要與否都得加急送回京城。

  乾元府──又或者說京城──將開始初步封鎖外族人的對外消息。

  這件事情當然是循序漸進的,但至少在太后的祈福佛事結束以前、都還得這麼做。

  其後,自然又迎上了諸如宮中的春季賞花宴等節慶,那也是那些美其名來學習的羯首貴族們提前答應好要參加的,是以至少在巳月以前都還能光明正大地留著他們。

  留住羯首貴族其實也沒有別的原因,便是要給他們看看皇帝如何收拾那些暗中作祟的先帝朝「餘孽」,並且拉攏他們、暗示他們能夠回國爭權。

  而顯然地,那些貴族們幾乎都動了心,除卻那原本在國內便毫無爭位心思、也較為懦弱的羯首鳩托王子以外,其餘都開始覺得自己有了大燁的幫助、定能登上夢寐以求的那個位置。

  而當中,自然以鴸留王太子的胞弟心思最為湧動,甚至藉著簡單的小計謀將王太子放在他身邊的眼線給調得遠遠的,開始與大燁皇帝親近地稱起叔姪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41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有S彩S3000GP賀圖喔!有興趣的話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