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66)

作者:小褎│2020-06-03 12:28:00│贊助:2│人氣:37
第四百六十六章 痛快!

  彌澈與方純在後頭聽了差點沒給笑出來,兩人不約而同地距離兩位主子更遠一些、都是死命地憋著笑,至於靖王倒是沒忍住,便是笑道:「為何妳每次都要如此形容自己?」

  馮梓容皺起臉來:「我就是圖個實在,你這不想著、我每回的形容都很切合狀況?」

  靖王許是覺得自己的笑容過於破壞形象,也斂容道:「也不能如此形容自己。」

  馮梓容卻是沒什麼想法,左右這兒也就他們倆,再加上因為身在河州而不得不隨時帶著的近侍彌澈與方純以外,卻是沒人能聽得見他們說的話。

  是的,因為在河州,雖然墨河城距離大燁邊境還有一段距離,但究竟也是距離鮮托近,是以便連靖王也至少隨時帶著一名衛士,並不如在京城一般只要在宅邸內都能完全放鬆戒備──如此謹慎也並不只是防外賊入侵,更要緊的是若是發現動靜得有馬上能出擊或者調派的人手。

  姬墨與溫羽如今尚領著隊伍在外頭奔波,而懷辰與凌爾二人這晚便給他們放了年假,是以這會兒卻是讓其餘的衛士作為暗哨替了班、沒親自跟著。

  「噯,左右是個形象問題,況且我們這兒都是心腹……」馮梓容頓了頓腳步,道:「我們家方純對我是好得沒話說、也見過我不少回醜事,定不會將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給說出去,倒是彌澈啊……」

  在後頭的彌澈趕忙接話:「屬下對王爺與王妃絕對忠誠!」

  馮梓容聽了笑道:「名淵,我從前頭一回見到彌澈就想著,你這般喜歡安靜的人、怎麼彌澈卻是個活潑的,原本也想著是你寬容不錯,但如今卻也覺得……唉!」話還沒說完,便是感歎了一聲、沒再繼續。

  彌澈聽得心裡頭癢癢,卻又不敢多嘴,卻是靖王開始與馮梓容話起了家常,直到了小半個時辰後才回到廳堂去準備比照往例發上紅包。

  發紅包也是有順序的。

  只要是靖王在的地方──又或者說靖王與馮梓容在的地方──其維安規格都得比照靖王府裡頭的最低標準。雖然外頭並不比靖王府這座大本營方便,但無論在明處的衛士或者暗處的衛哨都會維持固定數量的人、並不會有空落的崗位存在。

  首先能領紅包的,自然也就是兩人的近侍一類,而在這當中,身分地位不屬於兩人下屬、卻又為他們謀事的懷辰自當排第一個。

  其次,便是彌澈、魚竹與方純等三人,緊接著便是百則、饒葶與凌爾,更往後才是該處宅邸裡的管事與衛士們;至於出任務去的姬墨與溫羽等衛士們也都額外留了個大紅包,待到他們回來時便會補上。

  說來,凌爾的身分也有些尷尬。

  若是說起其他的衛士們,多是在從前由幾位老師父與師父們撿來的,而那些老師父與師父們多是出自軍營,或是齊王的人、或是盧老將軍的人,但更多的都還是太叔燿帶來的人。

  在先帝還在位時,這些師父們與撿來的孤兒們都是分散在各處的,後來便由太叔燿整合分散養在各州府邸、也就是後來的靖王府在各地的莊子,最後在靖王離開皇宮獨自出外立了府後、這才慢慢地由太叔燿幫著他整合到靖王府裡頭或者靖王府所屬的各地產業。

  而說起凌爾的來歷也是雷同的,書樵陽撿了他以後、雖是如同其他孤兒一般都丟給後來隸屬於靖王府的師父們訓練,但後來也基於凌爾並不完全符合身為王府衛士的特質而只得將他帶在身邊。

  凌爾對於書樵陽有很深的孺慕之情,而書樵陽原本是萬般不願意的、甚至還拚了命地驅使他做最為為難人的工作,最後卻也因為趕不走如麥芽糖一般黏著他的凌爾,這才正式將他帶在了身邊當成一名小跑腿。

  凌爾雖然被登記在靖王府的名冊上頭,但實際上也不完全隸屬於靖王府、而只能算是書樵陽的人,是以以他這等身分來說,巴巴地與其他衛士們湊上前來領馮梓容發的紅包也是讓他感到彆扭。

  說來,他究竟是曉得馮梓容因為他與百則的關係、對他有些芥蒂的。

  那時的確是他做的不好、做得衝動,但他捫心自問、他是真喜歡百則的,是以他也沒多少愧疚感。

  而他現在面對馮梓容的感覺,就像是新女婿見岳父一般,萬分忐忑──為什麼是岳父呢?因為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但岳父肯定是想打斷女婿的腿的!並且凌爾肯定,馮梓容每回看見他就是一副想要打斷自己的第三條腿的模樣、十分可怕。

  這廂馮梓容看著凌爾不自在的模樣,手裡頭捏著的紅包也還沒給出去,便是看得百則低下頭來,似乎要與凌爾共同進退一般,心裡頭自然也萬般無奈。

  她的確是對凌爾有芥蒂,但卻不妨礙她對於凌爾對待百則的真誠表示讚賞啊!

  凌爾看起來雖像是個傻大個兒、心思卻是細膩通透的,他雖與百則聚少離多,但總會變著法子讓人送禮物給百則──無論是隨著書樵陽外出辦差時、在路邊看到的漂亮野花或石頭,又或者經過市集時看見適合百則的首飾與布料等等──而那些心意百則究竟都沒捨得丟、因此也快要堆滿了整個房間,還曾讓與百則關係好的饒葶不住出言調侃了幾句。

  馮梓容心裡頭是認可凌爾的,也打算找個機會給彼此一個臺階下,免得自己過於唐突地誇獎、影響了凌爾與百則的感情,但如今看著他這般不自在的模樣卻也了解這樣的關係不適合再拖下去了,因此也是當著凌爾的面直接與靖王說道:「我在想,十多年後,若是咱們的涵兒嫁了人、恐怕也會是這般模樣。」

  靖王淡淡地應了一聲,他明白馮梓容的意思。

  凌爾沒敢說話,而馮梓容只是看著凌爾一會兒,便將手中的紅包交給了他──裡頭是比起其他成家衛士而言、分量更重的銀子。

  凌爾僅僅是掂著重量、便曉得這份紅包不輕,當下以為馮梓容只是看在百則面子上、要以這等分量的紅包收買自己對待百則的心意,竟也有些不開心。

  馮梓容瞧出了他的表情、卻也沒辯駁,只道:「凌爾,你這為人丈夫的做得也有些缺失。」

  凌爾心中一凜,道:「請王妃明示。」他曉得馮梓容向來最會給人留面子、便連王府裡頭的衛士也都是領教過的,因此這廂當著眾人的面直接說起他的缺點、也令他心裡頭直打鼓。

  看來,馮梓容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更不喜歡他。

  馮梓容看著神色有些擔憂的百則一眼,便是轉而向凌爾說道:「王府裡頭的每位衛士薪俸都有一定的額度,雖然比起外頭優渥、卻也禁不起揮霍;你隨著書太醫南奔北走、四處給妻子帶禮物是好,但你可想過你這般不留積蓄、將來有孩子該養怎麼辦?難不成要花我家百則的銀子?」

  凌爾聽了一愣,緊接著立馬表明心跡道:「屬下斷不會給百則受委屈。」

  「不受委屈、就多掂量些。」馮梓容白了他一眼,道:「行了!別說我對你不好,今日此例一開、我還能不盯著王府裡頭的人們嗎?一個個不讓人省心,還指望我幫你們看帳呢!」

  百則聽了臉一紅,道:「王妃,奴婢往後會仔細的。」

  「不是妳得仔細、是他得仔細。」馮梓容沒好氣地說了一聲,又對凌爾唸道:「你與百則的家、是你們夫婦二人的,如今你花錢這般大手大腳的,你若不學著些精打細算、不學著看帳,將來累的還不是百則?若是心疼自己的女人、便多仔細些,將來你也會當爹、也會教養孩子……」

  馮梓容說著來氣,便是生生地給凌爾叨念了近半個時辰,途中還讓靖王默默地給她添了幾杯熱茶、再接再厲,而後這長舒了一口氣,道:「痛快!」

  啊?

  痛快?

  且不言凌爾與百則,還在廳堂裡頭等著領紅包的衛士們都傻眼了,至於膽子大些的饒葶早就背過一邊去摀著嘴笑了。

  看來,他們的王妃當真是愛嘮叨的性子,而且隨著身為人母、還變本加厲了呢!

  凌爾還沒反應過來,馮梓容便是蹙起眉頭叨念道:「怎麼這個表情?我就說你們年輕人、一點兒也不懂得為自己打算!都成家了、還恁地不穩重!瞧瞧你、年歲比我家百則大,卻連我家百則的仔細也瞧不見──行了、行了!別這樣看我!百則,快把這傻子給領回去,別在這兒杵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咱們府邸廳堂怎麼放塊樁呢!」

  百則聽了趕忙拽著凌爾向馮梓容道了謝,而後匆匆地離去。接著也就是將所有衛士們的紅包都給發放完畢、將人都給趕走以後,馮梓容才說道:「名淵,這兩日你還算有空,瞧瞧我這主意拿不拿得好……」

  靖王像是看透了她的心事一般,道:「妳若要他們二人來接替司徒管事與閔管事、並非不可,如今學習起來也不算早、或還嫌晚了些,只是往後要照顧孩子的事還得多費心思,王府的女衛士究竟少、人力也吃緊,往後的幾個孩子都必得請奶娘。」

  馮梓容聽了笑道:「我什麼都還沒說、你卻是將我的心思給說得通透。」她如此說著,心裡頭也冒出了絲絲甜意。

  「奶娘不得不請。」

  馮梓容斂起眼來一會兒,終究是說道:「能請,但如果可以、我都還是會親自帶著。」

  靖王也沒要她一下子便妥協,只道:「將來還有不少事得一一排佈、怕妳累著。」

  馮梓容道:「卻是我先前還沒想得仔細,將來咱們還會有孩子、咱們的孩子們也會有孩子,這奶娘固然能有、保姆也不能少,若是能在咱們這一代練將起來、孩子們也能有個憑依。」

  靖王牽起了嘴角:「孩子都才只有一個、妳卻是想得遠了。」

  馮梓容道:「名淵,在王府裡頭、也有不少因為成婚而選擇外放到外地的莊子當管事的,他們還能用嗎?」所謂的能用,意思便是是否還適合作為貼身近侍。

  「有些能、有些不能,更何況讓王府裡頭的成婚衛士當奶娘也是不好,位分差得大了、又是玩一塊兒的,長大後難免生出旁的心思。」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王府裡頭的衛士們究竟不同,無法以宮裡頭或者官宦人家的方式管教,若以咱們二人的身分倒也還壓得動,但往後咱們管不著的時候就難說了。」

  馮梓容想了想也就想通了。

  靖王的親王身分是已經斷了襲爵資格的,現在能世襲罔替的也就是那定遠侯的爵位,而這等爵位也不曉得將來會有什麼樣的變數,是以所有的一切都得提前安排好。

  然則更重要的,果然還是孩子們的教育問題。

  「將來孩子們雖然都會往宮中學習,但往後果然還是得請傅姆才是。」馮梓容揉了揉太陽穴,道:「這倒好,我原本還以為我回京城肯定得無聊的,但這等事肯定能讓我想破頭。」

  靖王笑道:「妳可以想我、不無聊的。」

  馮梓容噘了噘嘴,適當地耍了任性:「才不,若是想你了、我肯定就會忍不住跑過來的,屆時你又朝我冷臉、我不是自討沒趣嗎?」

  靖王隔著茶几牽起了她的手,真誠地說道:「卻是一直苦了妳。」

  「也不過就是這幾年吧!我難道還等不得?」而且,她認為比起沙玉那遭、這般等待雖然焦心,卻還不至於感到痛苦。

  她相信靖王的領兵能力,而她也是處於能隨時自由行動的狀態。

  靖王想著自己該說的話也都說過了,便也就揭過了這篇,又道:「明日可有想往哪兒走走?」

  「這墨河城你可熟悉?」

  「自然熟。」靖王看了一眼門外,道:「從前每回來河州雖都住在邊關大營裡頭,但也不是沒隨著軍營裡頭採買的兵士們過來瞧過,這幾年因為齊王在這頭置辦了府邸、也沒少在齊王府邸裡談論正事。」

  「我對這墨河城當真不熟、也沒想往哪兒去,若是你想往哪兒、我便跟著你去也好。」

  「卻是沒有。」

  「我們倆便都是這般悶性子。」馮梓容聽了笑道:「我只消與你在一塊兒、便是心滿意足了。」

  靖王牽起了嘴角,道:「妳看起來雖是最為知足,但於我而言、這般個性卻是最難哄的。」

  「你讓我看著、便是哄我呀!」馮梓容又是笑出聲來,道:「你卻不知我每回醒來時看見你、心裡有多開心,尤其是你還睡著的時候、可好看。」

  「醒著的時候便不好看了?」靖王問出了這個問題後,又覺得似乎不該糾結在這個點上,便是轉而說道:「豈能用好看來形容為夫?」

  「那是我喜歡。」馮梓容堅定地說了一句,又是帶著些遲疑地問道:「名淵,明日……我能去外頭走走?」

  靖王聽了微微蹙了眉,道:「妳想去的是城外、還是邊關?」

  馮梓容聽了一噎,她自然是想去邊關看看的,只是一來騎馬也得要近一日的時間、二來靖王也不會肯,是以她想著折中的法子,便是往更北方的城鎮走。

  靖王看著她好一會兒,也是未置可否,又是問道:「妳想往那頭做什麼?」

  馮梓容看得一慫,她是答應過靖王不往外頭跑、才換得往河州這兒住上一段日子的機會,卻不想要因為這會兒的問題而讓靖王把自己給趕回京城,因此也只能小心翼翼地說道:「我聽說墨河城這頭都還是大燁的人居多,而越往北方、也有許多大燁人與鮮托人混雜的城鎮,我就是兒時曾聽得伯母與叔母說起、想看看。」

  靖王聽了又是微微地蹙了眉,道:「她們從前便連這個也與妳說了?」

  這話說得卻是有些奇怪。

  馮梓容絞盡腦汁、企圖從從前在靖王府裡頭學過的材料找些蛛絲馬跡,最後索性放棄只靠著自己思考,而是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外頭傳言的,便是歸化大燁的鮮托人都得被扣在邊關,至少兩代以後才有機會放入大燁內地……」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實則直到那些人完全被大燁同化以前是不可能脫離邊關大鎮的。」基於大燁與鮮托關係素來惡劣,因此某方面也就上升成嚴重的民族問題。

  鮮托境內部族眾多,但若以人種來看、也只是簡單概括地分成幾類且有著相似的特徵,而鮮托人的髮色與膚色等雖與大燁人幾乎一樣,但在臉部輪廓與身形上卻有較大的差異。

  便例如彌澈生得高鼻、深目、薄脣,並且身形高大、甚至比原本便長得挺高的靖王還要高出了半個頭左右,在人群中其實十分醒目。

  馮梓容又問:「所謂的『同化』、又是到什麼樣的地步?」她可不認為靖王口中的「同化」二字僅僅只是語言與文化上的認同,而有更敏感的種族與血統等問題存在其中。

  「那也只是概略說詞,且不言大燁人與鮮托人結合生出的後代還得與大燁的人再有兩代通婚以外,這當中還得經過種種考驗,避免形似大燁本土人的細作出現。」所以說,鮮少人能通過這樣的考驗,便是世代居住於邊關大鎮裡頭,安分守己地過著日子,直到幾代以後再尋找法子往各處發展。

  邊關來往不易,就算多少有商賈往那頭做生意,但大燁的人往那頭接觸有限,更別說通婚、那可是難上加難,而如此嚴苛的管制下勢必也會有種種狀況出現,長此以往反倒是不利所謂的「歸化」。

  法治與人情,向來得有個平衡,但很顯然地、如今卻不處於平衡狀態。

  「這般治標不治本,想來邊關便是問題重重、不若外界傳言一般安全?」……且美好、寬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41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ungtung1999休息的我
雖然在休息,但還是想大聲說來推推自己的漫畫qw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