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火影 BL 同人][柱斑&扉/泉?]美夢成真(?)10-12

作者:iguei│火影忍者│2020-06-03 09:29:16│贊助:2│人氣:43
   十、左右難為
  坐在宇智波大宅中鋪設好的家宴上座,千手扉間覺得很不順利。
  除了兄長及桃華幾個同世代關係近的親屬相陪外,整個大廳盡是宇智波家人--這倒也正常,因為是在他們族裡。
  看大哥開開心心,比自己還春風得意地跟些較能談話的人坐在外廊下先喝起餐外的酒,簡直像是自己結婚的樣子,扉間累了一天,早無力再說。
  儘管想拖久點,但大哥嚷著「斑說要快些」的理由,動員所有人等,全力地製造新物、安排宴會、迎接巫女,甚至快速簽辦多件累積公文(可見大哥先前偷懶多少?明明能做完的事!),就讓自己一個月內行婚禮。
  而且,為什麼還答應斑「新人在宇智波族裡過三朝」?這不等於要讓自己背腹受敵?泉奈還能用術制約,斑要想謀害自己可怎麼辦?既然名義是「嫁入千手家」,兄長該堅持泉奈住家中才對啊!
  看來只好這幾天飲食都交代鏡做吧!這個學生還能信任。
  扉間坐在最靠近室內的壁板前,看兄長依著千杯不醉的過人體力,將幾個陪飲的宇智波族人都灌紅半張臉,心下暗暗嘆氣,只好相信兄長是為自己灌醉人,讓晚上能安心睡吧。
  「族長到。」
  明朗的聲音自門廊上傳來時,扉間看到原先散坐的人都迅速歸位,連兄長也莫名地被氣氛所感,回到自己身側千手家第一席的位置。
  當斑挽著泉奈(眾人口中的「伊子小姐」)入席時,扉間看到所有與會的宇智波族人都在自己几前直身長跪,低頭俯首,氣也不大口出。
  真是不同於自家族內歡宴型的嚴謹。
  瞄向兄長,看到大哥完全只看著配合泉奈換裝後改了身家居正服的斑,似乎著迷少見的非純黑系打扮,心裡暗暗嘆氣,同時,更堅定地抱持住「固定泉奈=克制斑=安撫兄長」的心思。
  在斑領泉奈坐在自己身邊,然後退到泉奈另一旁的族長之位(自然跟兄長相對)後,家宴便開始。
  泉奈是穢土身,加上眾人都視其為「小娘子」,因此只略抿幾口不會影響穢土身的茶水,其他人也不在意。但看到斑自然地在族人開口或兄長敬酒中對飲,扉間倒是詫異。
  怪了,依前些天火核所述(因為「擔心族長身子」,來詢問是否需要醫療)來看,移轉泉奈知覺的術並沒失敗,而依今天施術供給胎兒時,又察覺胎身有累,應會反應到斑身上才對,怎麼斑倒像沒事人似的?
  術法哪裡有誤嗎?
  扉間想要研究,但今天也沒其他機會。
  畢竟,自己才是要「過夜」的人。
  不論如何拖延,宴會時間也已近尾聲。也許宇智波族向來不多熬夜(戰時除外)以安養心神及眼力,因此,才過戌正,菜席就吃差不多,而來協助的婦女們開始收起几席。
  在殘席撤去,火核之下的人都起身告辭時,桃華也知趣地起來客套告別,同時問了聲:「是該送入房了吧,斑大人?」
  桃華姊,你們都要丟下我?
  但,沒錯,這整個宴席中,除了他們四位,人人都當他和泉奈是對新人。
  斑表情也不甚對,只是似乎不能不演下去,也就站起來,拿過火核呈上的,點在紅色琉璃盞中的光焰。光因那琉璃盞而更紅,而發散出的光圈中投點在斑行動中,像是點點透明的圓火,跟每處照上的黑幕融成帶黑的紅光。
  就像寫輪眼。
  跟著斑身後,按禮數扶著泉奈步步走往內室方向,扉間耳中聽到火核代替斑的位置,在外廊談談說說地將客人族人都逐一送出,隱約聽到火核在跟誰說「等內人送上最後的梅酒跟茶後,我們就走,還麻煩您幫忙栓門。灶內爐上有明日直接溫熱就可食的膳食」。
  「入新房,迎吉祥。火瑞光,映萬方。」
  在跟著泉奈站定房前時,聽到斑吐出一連串應是祝福語的話,扉間原先還盡力想感知外院狀況的心神都被打亂。抬眼看到斑仍唸誦,低眉瞄泉奈端肅臨聽,突然有點好笑兼感動。
  宇智波家人還真是連演戲都認真啊!當然,可能也是因為斑太疼泉奈吧!換作是大哥,可未必會管自己這麼多。
  說到大哥……
  扉間陡然記起來,在火核夫妻代行送客的應酬聲中,沒聽到兄長的回答。
  難道?
  扉間極想立刻出到外廳確認,卻在聽到泉奈輕說「謝謝哥」的聲音時--柔和地不像跟自己對話的口吻--稍微分了神,就被斑一使勁,在泉奈走入後摜入新人房,而門也跟著拉上。
  該死,什麼新人?根本也沒吻過抱過,只有這些天協助傳送養份時接觸皮膚跟偶爾打發時間的談話而已,而論起聊天量,雖然比過去多,但也未必比得上跟火核等人的討論次數--說起來,火核最後那段交代的話,照扉間感知,好像就是對著兄長說的。那種獨一無二的氣息及查克拉量,不會錯的!
  所以,火核夫妻走後兄長會關門上栓?那不表示,除了自己跟泉奈同處一室外,整個宇智波族長邸只剩大哥跟斑?
  看著新房中潔淨的被褥隔桌分鋪兩側,扉間突然有無奈中的好笑。
  搞什麼?名義上的新人是他們,但在房內卻是個別睡。相反地,主動留下的兄長絕不可能不去纏著斑--只希望別在自己耳力能及的位置。嗯,一定要不使出任何查克拉去知覺才好。還得想辦法不讓泉奈注意到。
  扉間正定了主意,就聽到門外往客廳方向的廊聲有人的聲音:「斑?」
  然後,他聽到兄長突然急切地問:「沒事吧,斑?」跟被問者似乎憋不住突然作嘔的聲音。
  「哥哥?」
  原坐在自己鋪位的泉奈猛然站起,就想開門。
  「等等!」
  扉間疾出手抓住泉奈,就看泉奈被這一拉往後仰跌。
  糟,因為固體之由,無法使出忍術的泉奈反應比當年全不相同,可不能因此傷到胎身。
  還沒想完,扉間已整個人微起托上泉奈,穩穩支住他的身子。攔腰抱持瞬間,察覺裡頭胎兒不安地律動。
  果然今天讓泉奈站久是不行的。雖然,在那天猿飛提出知覺轉移後,斑毫不遲疑就替弟弟接下知覺傳遞,但胎兒活動還是受泉奈影響的。
  這一想通,扉間再凝神感知,就聽到外頭的人似乎被抱起,前往廚房方向找水洗淨,耳中還聽到(這是得運起查克拉才有的聽覺,所以不必擔心泉奈聽到)大哥安慰地說:「沒關係,一會兒我就來清理。斑你先閉眼休息別再心煩。是吃多了不舒服吧?」
  「你放手。」
  懷中人用力掙的聲音和動作使扉間的凝神被打斷,也沒能再聽下去。低頭一看,泉奈的臉上雖然沒能睜眼,卻仍顯出一種帶著焦慮的薄怒。
  為了向族人公開見面時不被發現真相,柱間特別利用不變的木遁之力做臉皮,依泉奈原貌輪廓再略改些五官高低及大小,使其增添女人韻味。對外說是斑的堂妹,是某年戰後因傷未歸的叔父在外留下的,也讓族人信了。就連最熟的火核,都沒起過「跟泉奈真像」的想法。
  照兄長說,「需卸妝時,只要掀去一層薄木」,就好了,因此泉奈正生氣的臉就出現。
  扉間以為,跟斑相比,泉奈溫文多了。就算沒讓兄長以木代臉,上點薄妝遮過穢土的線條,應該也會讓村民相信他是個美人吧。
  「讓我離開!」
  泉奈又說了一次,同時想蹬腳躍起。
  「你慢慢起來才好。」迅速收起逸想,扉間暗罵自己的理性怎麼不知哪去?大概是旁聽兄長的胡話才分神:「雖然你隔斷知覺不再受太大影響,但胎兒會因為你的動作有不適。這些不適超過你的忍受度,就都會傳到你哥身上。」
  這話讓想抗辯的泉奈停住。
  好在胎兒沒再因剛才泉奈被扯又跌的忽起忽落震盪到,顯然自己接抱的時間正好,能催動羊水的查克拉輸入泉奈身中後,被安撫住了。
  扉間微微感知,確定胎兒平穩下來,不像剛才酒宴裡有的不適。大約因為酒宴裡泉奈必須直坐正跪,壓到胎位吧!怪了,照這麼感知,這些都該依傳送陣傳到斑身上才對,怎麼他看來還吃喝自然?
  想想剛聽的話語,扉間領悟到並非施術有誤,絕對是斑為了面子(可能還為了不讓泉奈擔心),用暫時隔斷的手法--這類術法戰時常用,但解術後,累積的痛感可更多。難怪剛才聽到賓客散去後的斑在外頭狂吐,大約是來不及入廁術法就到時了!
  「喂,」泉奈又再度喚一聲,同時推了推:「放開我。」
  扉間回神,注意到自己剛才為了托住人而將人抱了實。
  「呃,我只是要確定胎兒沒事。」
  沒有兄長那種百折不撓的態度,連著三次被推開,扉間覺得有些訕訕。
  泉奈不聲不響地坐好,摸了摸肚子,又側耳向外傾聽。
  剛才拉扯一陣,外頭已沒了聲音。也不知大哥他們是在外廳還是回到內房。宅邸為了「大婚預備」,還讓兄長來協助以木遁強化出隔間及新居(兩人目前所在的位置就是自原內寢的臨房擴充出來的),因此若不特意用上查克拉去感知,可能聽不到。扉間也不特別想感知--若感覺到大哥兩人有什麼「不妙的位置」,他的理性可受不了。
  「夜深了,你先睡,好吧?」
  將房內茶傾倒出(暗中確定無毒)喝了半杯,扉間側望著泉奈閉眼的臉,說:「雖然完整的穢土身不知疲累,但你是寄體,胎兒仍要休息。就算你沒知覺,但胎兒有任何不適,都會傳給你哥。」
  連用兩次「你哥」取代自己過去習慣稱的「斑」,扉間很確信,這辭讓泉奈最後一絲微弱的反對意勢都壓了下來。
  咳了聲,看看室內分設的鋪蓋,扉間盡量自然地道:「這三天在外人前,只好先這麼住。不過,回去千手家後,就可以各睡各的,不會麻煩。」
  「哼,哪需三天?我明晚就會跟哥哥一起睡。」
  泉奈昂然道。只是現在的他沒有眼睛增添氣勢,加上微翹的嘴脣,倒像扉間看過的學生們吵架時,女孩子嘔氣地故意閉著眼扭開頭的樣子。往往,那時自己得出面協調,免得小男孩小女孩們吵不完。
  挺有趣的。
  在聽到人怒了句「你幹什麼?」時,扉間才發現自己已習慣地伸手去撫上柔順的黑髮,本能地想逗人睜眼。
  不對,他已沒有眼睛。他的眼睛在斑的身上。那……
  明知道視神經不至於跟已移植的眼球連線,但扉間總覺得不舒服。想到斑如今都是透過「泉奈的眼睛」注視自己兄長,就覺得哪裡不對盤。
  那對眼睛是斑的眼睛,泉奈必須用別的眼看事物--對了,宇智波族總會有存著的寫輪眼吧?
  用很大的理性壓住自己「研究」之心,扉間暗暗向自己數落:替泉奈裝眼做什麼?誰知道會不會出現強大瞳力解開自己的術?那穢土轉生的苦心不都白費。
  在泉奈憤憤地說:「你滾去那邊睡。」就摸進一邊的被窩,然後緊緊捲住像怕再被碰到,扉間有種好笑。
  算了,明天再說吧。
  盞內火焰漸熄中,扉間在另一側睡下,閉目前,再度側耳傾聽。彷彿有些聲音,但被兄長加過厚壁,不用上查克拉也沒聽清,就當只是風聲吧!今天也夠累的,明天仍要去辦公。好在泉奈怕讓斑不適,不至於半夜亂來,這回,能安心睡了。
  想著,他閉上眼。

==== 2016/5/26 原記
  於是,已經結束跟回憶穿插的部分了啊0o0
  究竟是弟弟組要察覺心思然後成就CP難,還是兄長組CP已有待落實名份難呢?(思)






十一、風水火土
  稍微能休息的「假日」一下就過去了。
  扉間站在村子口,有點感慨。
  現在他是代理的火影--對村民來說,早就喚他做「二代」,明明只是暫代!
  看到兄長開開心心,當自己周遊列國去似的,扉間更顯無奈。
  宇智波斑會提出「尋找尾獸」,一定有問題!照扉間來看,由兄長安定下的村子,犯不著再多添武力。老實說吧,放眼眾國,有誰的實力可能打過他們這擁有兄長及斑的村子?
  但兄長偏接受斑的建議(扉間心裡暗忖只是想「單獨兩人出門」吧!),還回過頭來向自己說「斑說的沒錯啊,扉間,有一天我們都可能離世。但在這之前,沒有穩定的實力做輔助,和平仍會被覬覦……(中間遊說字眼時不時摻雜「斑真有遠見」之類的話,扉間直接在腦中省略不想多聽,反正答案如自己所料:)總之,我跟斑先試著去找找目前在各地的尾獸們,也許能多些和平的談判籌碼。」
  要和平,先確定泉奈管得住吧。
  扉間調調自己怎麼都戴不順的火影斗笠,終於摘了下來。轉過頭,看到同樣出門的斑裝束嚴整,手卻緊緊拉著泉奈(此刻穿了女裝施了脂粉做偽飾才出門),殷殷叮囑不斷--還刻意遠離他們,更讓扉間疑心。
  「扉間,你大哥都要出門,你也有些依依不捨吧!」
  在兄長嘮叨一陣後,扉間聽到這指責,倒是呆住:「我?」
  「瞧,你都淨顧著看泉奈。哎,都已經搬在咱們家住,還看不夠?」
  說著,柱間就委屈起來(扉間確定又是裝的)地低頭:「本說好你們三朝後就出門的。結果為了顧你跟泉奈,怕你們回去住不慣,又多待半個月。結果呢?誰先說著回家就要分房睡的?還不都整天同室!哎,真好啊,我都還不能每天找斑呢。既然早晚都看,還怕不夠看?」
  那是因為只要泉奈寄身的胎體還沒穩,過度不適就會傳給斑吧?大哥你明明是擔心斑出外會有狀況,才想等到胎穩了才出門的不是?而且,是誰在沒外人時都巴著我問幾時能確定泉奈沒事好帶斑出遊的?再說我們都分鋪蓋睡,絕不像大哥你那樣鑽人被子。
  扉間抽動眉毛,心裡對兄長「偏愛」一事的上限又多了層認知。有時也很想「以其人之道反施之」,但想想兄長和自己不同,若自己刻意地談泉奈,搞不好還被說「果然你也喜歡啊!不過論到感情,絕對是我和斑最好,就算兩族人的交情加起來,也不比我們之間的」--真聽到這樣的評論,還保不定自己的理性能夠控制不向兄長反諷「可能全是兄長你一廂情願吧」。
  而且--
  在有一搭沒一搭地聽兄長哀怨中,扉間遙遙望著隔了老遠的另對兄弟,理智地想:還是泉奈相對安全,要留也是留這人為佳。果然自己比較有頭腦,至於還在那邊開心地想要旅行的……
  「大哥,你安靜!村口還是有很多居民出入的!這樣子成何體統?快給我出去!」(\__/)
  「斑肯走我們早就去啦!」(QoQ)

  被談論的宇智波家人和他們完全相反地親密促膝近談,不像送別,倒像久別重逢不願分開一樣長坐。
  「哥,你再不出門,又要多耽一天了。」
  泉奈拉著斑的手。雖然對一開始轉生還帶著知覺這事很不滿(覺得這純是某混帳只注意胎兒安全的緣故),不過現在至少能感受到兄長溫度,也是好事。
  「我還是覺得不該離開你。」
  有種說不上的心煩,斑將視線往下看往泉奈月餘來開始漸漸圓起的腹部,更是不快:「如果還有個信任的人也罷,但怎麼看都……就算火核會以代理身份定時探視,但你必須待在千手那也不好。嗯,尾獸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叫柱間那笨蛋自己去抓吧!我留下來。」
  「哥,尾獸本來就不是我們的目的。」
  深知兄長放心不下自己目前無能力施展忍術,又可能不慎就被控制住的情況,泉奈明白該怎麼鼓舞:「主要目的是去水之國的秘湖探索『逆水草』、岩之國的『碎心石』要能採集多些,而且不著痕跡。至於蟲……」
  感覺被猛力握住,泉奈就算看不到,也能明白定是兄長發現不宜再談的原因,便轉口:「總之,哥哥你不能特別留下啊!要為了『伊子』而徘徊,也許火核他們終於會覺得我應該是……」
  「可是你的身體狀況……」
  「我會留意,也會聽那混蛋安排作息。畢竟是哥哥代我承受超過神經容忍度的知覺,為了不讓哥哥辛苦,我總會照醫囑的。哥哥才是要小心點,真不想只讓哥哥你跟那混蛋的哥哥出門,雖然我想哥哥的能力對自己安全應該沒問題,但那個混蛋近日說了些話讓我覺得奇怪--」
  因逐步走近而聽到兩人談論,扉間第一個念頭不是去糾正「身體健康如何顧」的問題,而是:
  --大哥是天真的傢伙,被定位為笨蛋很合理,為什麼我就只能坐定「混蛋」一辭?
  被斑這同是看不對盤的人這麼註解就算了。但這個月來照顧泉奈跟偶爾聊村況,明明看他聽新消息都挺有趣的樣子,有時還會提議些事。像上週,還在術完後因為「各族劃分的合理度」,在長廊下收拾時聊略久,結果來報告任務的桃華堂姊碰上,回頭又擠眉又勾笑地說「原來扉間你真的是因為喜歡伊子小姐才會迎娶,瞧你聊天多忘我!我上回看到這樣的互動,還是替你去影岩找柱間哥時才看到的啊!」
  都被誤會成如此(又不像大哥跟斑那種關係啊),結果泉奈跟斑聊時還是這麼稱自己,扉間有些冤。
  轉念想,也許是因為斑還在眼前吧!
  而聽到泉奈無意似地提出自己有過的暗示,扉間倒有點緊張。那還是前兩天照例替胎兒輸養份時,胎動使泉奈不適而引起。由於不適感還不至於達到知覺轉移的必要,因此是由泉奈自己領受。泉奈在撫平胎動後倒擔心起來,直說「哥哥都替我承擔更難受的時候?這怎麼行?」,自己那次正忙著輸完營養要立即趕去看公文,沒有多考慮就回答「我哥醫療術比我強,他都會照顧。」
  然後就看到泉奈疑慮的表情閃過。
  其實那句話也不算有問題,但宇智波族向來心思細膩,即使泉奈轉生回來沒能眼見、沒多久又因婚禮而來到自家宅邸,但,他肯定很快就對常找斑的兄長起防心。
  這時候還是別添亂,目前重點是逮回尾獸,少了兄長或斑任一人,都不便--大家都清楚,依當世情況來看,由他們兩共同出手才能穩打穩中。
  扉間想定,嗽了聲:「抱歉打擾你們『兄妹』交流。不過,伊子(扉間很嚴謹,凡在家門外永遠小心)你已待很久,該回去了。春天天氣變化大。再者……」
  「不用你催。」
  斑直接打斷的語氣,讓扉間心裡暗自加強「總有一天要能看到他挺個大肚子被忍界嘲笑我才解氣」的想法--至於會不會順到大哥意讓大哥的偏護心變本加厲?這點就沒空去管了。
  直到看著兩人離開(斑似乎是半負氣的瞬間使術消失,讓兄長直喊「斑這次我們又沒比賽」就追過去,惹來不少村民輕笑,讓扉間相當無力),泉奈才在扉間注視下摸索著亭子起身,側耳聽了聽後,問:「你有訂什麼方向?」
  「尾獸一直散落各處,好像除了風之國有傳下封印守鶴外,其他仍在四處遊蕩。但據說最近邊境有人看到『巨獸』的消息,大哥他們會往那去吧。」
  扉間邊謹慎回答,邊望著泉奈沒眼能注視自己的臉,想查清楚地問:「你哥會提議抓尾獸,甚至為了這能放下你一人在村子,也真不可思議。」
  「我現在狀況沒法去哪裡,哥哥又因為現在只是『堂兄妹』關係被限制的身份,不方便整天來探我,自然得找些事做。」多年明爭暗鬥,泉奈很快地察覺去扉間有意的試探,抬出自己傲然的語氣道:「而且,傳說尾獸們的查克拉都超乎人們許多,若能以之為能量來源施術,也許可以進行更多工程。」
  這倒是沒想過的。
  扉間暗暗詫異,想想過去戰爭年代,兵馬倥傯中,自己跟兄長只想過結盟立約止戰的手法,卻還沒思及利用尾獸工作。照泉奈的說法,也許連「立威」都能做到--大約因為就算看過斑跟兄長的對戰,但更多時候是平常沒頭沒腦的可笑互動,自己還真沒想過,對其他人而言,這類強大只是呈現,就足以畏懼。有尾獸強化這份力量,豈不都能俯首了?
  泉奈似乎只想到工程進行這些建村相關,扉間不去加強可能讓泉奈注意自己想法的話,道:「這只是建議,他們也不過先調查,沒那麼容易抓吧?聽古老的傳說,越是多尾巴的尾獸力量越強,風之國不過得到封印住一尾的容器,就已是全國戒備,要是二尾以上,至傳說中的九尾亂世,要更加留意。」
  「你哥確實要留意。」泉奈毫不在意地道:「至於哥哥,呵,既然擁有了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那是最強之眼。族裡石碑有言:『登極永恆者,將達輪迴……』啐,你又不懂。總之,哥哥的瞳力一旦施展,尾獸什麼的是不可能反抗的。」
  扉間心下更驚。
  和擁有最強仙人體的兄長相較下他的天賦較低,因此必須大量閱讀古籍,不斷開發新術補強能力,卻不知宇智波族裡竟有如此傳說?過去是敵對,情報不公開、但如今已是同住在村裡,也有跟自己較熟的如火核、鏡等人,他居然還第一次聽到?仔細想想也難怪:泉奈生前是當世惟二開到萬花筒寫輪眼的。火核幾個人在自己觀察裡,始終只有普通的勾玉寫輪眼。恐怕依火核他們的能力,還達不到泉奈生前程度吧。
  看來得想辦法去宇智波族裡探個究竟,也許南賀神社是關鍵地?要怎麼有機會讓泉奈「回娘家」?不妨就用拜神為理由。
  思索中,扉間突然想到更重要的事:
  按泉奈剛才無意脫口的話(可能是保留對自己反嗆的習慣,加上一個多月來閒話時多易開口),斑現今的瞳術,絕不只有和兄長交戰時使出那巨型神的武力值,還有更高的精神管控力,否則泉奈不會對斑捕尾獸之事如此安心。
  雖然不知宇智波族傳下的說法為何,單想到泉奈過去和自己對戰時曾使用或拷貝或幻術的戰法,扉間就知道肯定不妙--若這瞳術用來欺騙大哥,怎生是好?
 再想下去,扉間就覺得這也不是什麼擔憂點:
 看大哥那樣子,不管斑有沒有施幻術,也是無藥可救地自動奉獻。還是自己努力去研究宇智波族到底還有什麼機密吧。
======2016/5/27 (生日有收到柱帝的畫像啊)
  四大元素該是~各有千秋的四人囉。^^

p.s.2 出遊(?)之源

   安靜的宇智波族長宅邸,在「新人」們都入眠後,仍有些微動靜。
  真難捱!幸好自己身上沒真懷胎。泉奈若要這麼撐著到最後,哪受得了?
  側了身稍稍壓住吐完後的不適,宇智波族長咬咬牙,慢慢地放緩呼吸。
  在終於能重新坐正後,內室的門被人輕輕推開。
  「斑。」
  捧了盤清茶點心回來的,自是今天喝了最多酒,卻完全(照斑看是浪費酒水)沒有絲毫醉態的千手柱間。
  該趕他去大廳睡,現在挺不舒服的。
  心煩地想著,但來人早已貼近,傾身遞過碗,說:「我找到這次家宴裡做小菜的醃梅子,我原吃著就覺得不錯,聽說是火核的夫人做的,明天要請她教教我。還有半罐剩的就在廚下,這東西最適合治反胃嘔酸。雖然照說該給泉奈吃,不過也得他們明天起來再說。斑你先吃點,可以舒緩不適。」
  「我又不是真懷孕,只是移覺術--你當我是女人?」
  所有氣怒,不能去吼始作俑者的扉間、捨不得怪在心疼的泉奈身上,只有全讓這笨蛋接下。
  「其實我的醫療術在婦女跟小孩上更有鑽研呢!你知道啊斑,小孩是未來的希望,所以保住孩子的術我研究很多。」
  沒被遷怒影響,柱間自自然然坐到斑身邊,耐心地看著人喝下微酸的梅汁,原先吐過後皺起的眉頭也舒解開來,這才接了碗擱到小几上,輕輕握起手,慢慢地自指尖拉點揉按,放鬆血脈。
  當初猿飛建議用這術時,就挺不贊成的。偏偏斑為了泉奈什麼都肯。看斑為個沒在自身的胎兒就又吐又倦這麼些天,哪有機會試試自己拗扉間研究的事呢?
  雖然胡亂想著某些臆度,不過此刻還是讓眼前感到放鬆而閉著眼的人更舒服才好。
  將原先側坐的人於慢慢按摩中逐步拉入自己懷裡,早已習慣的斑倒沒推開,而是調個姿勢就枕在胸前,像是想睡地輕噫(帶著警告語氣)道:「別吵我。」
  果然累了啊。
  雖然有點遺憾,但想想日子總有著。而且泉奈三朝結束後,兩個人可以離村單獨出遊--這可是好容易因為斑提的「調查尾獸」的建議,才讓扉間同意他們一道出去。只有兩人相處,多開心!而且既然都有「聯姻」這麼明確的行動,各國也不會再對他們的友好度起什麼疑心吧?以後連來宇智波族聚點都能理直氣壯些。
  這一想,就覺得扉間轉生回泉奈真是好事!對有這麼貼心的弟弟,柱間感到上天真是恩賜。
  若還能讓兩人更親密就好了。
  抱著在懷中睡著的人,小心在原已鋪好的被中躺下。將被子拉過肩膀,墊好枕,於微光中凝視著安穩合目在自己身側的容顏,不免微笑起來。
  「晚安,斑。」
    

============
十二、生生世世
  --昔有六道,忍界之祖。為護眾生,封印其母。--
  『哥哥,為什麼這麼樣呢?母親應該是最重要的人啊!傳說中的六道仙人卻封印自己的母親?難道眾生比母親更重要?沒有母親,根本就沒有我們不是嗎?』
  泉奈睜著三支柱的萬花筒寫輪眼,望著斑。
  『恐怕是像父親大人那樣,最後為了保護我們死的時候說的:你們要為了守護一族活下去吧。』
  回想起過去開眼的歷程,就會為弟弟心痛:泉奈的寫輪眼雖比較晚開,但卻比自己先升成萬花筒。因為一次被偷襲的夜戰裡,依戀母親而睡在母親身邊的泉奈看到母親替自己擋下的重擊,瞳孔倒映亂鎗飛刺的瞬間,使泉奈眼中添上永無法消失的三記直擊。
  而父親帶血的面容以及用血痕劃過自己的濕熱也一直會在眼中閃現:除去所有敵人,讓宇智波成為當世惟一的強者。
  那咒言似的話,在自己眼中不斷1迴轉,成了萬花之啟。
  『嗯,一族確實重要。』泉奈眨著眼,卻輕輕拉住自己:『但是,是有哥哥在族裡,我才會覺得重要!』
  『是啊!』微微笑著牽起惟一的幼弟,對著目前族中只有兩人能一起看到的文句:『所以泉奈你要好好活著,跟我一起保護一族。』
  --分力為九,獸型有尾。承仙之德,世間縱橫。--
  『看來,九尾獸果然該是善用的。』泉奈那時撫著石碑主文外的小字,問:『但據說尾獸們的力量都能翻江倒海,要怎麼做呢?我們能達到傳說中六道的等級嗎?』
  --體魂分傳,各蔭其子。得體者勝,領魂為尊。聚體固魂,陰陽互生。萬物相長,掌世可成。--
  魂,是指心靈之眼嗎?他們家傳的血繼限裡,每次心魂重大變故就能影響瞳力變化,所以是魂的代表吧!沒有魂靈,人是無法行動的。因此來看,尾獸們其實會臣服於他們的瞳魄之中。
  但體又是什麼?得體者勝……
  『哥哥,只有你們出門,一定要把握機會。哥哥現在擁有歷代以來最高的永恆萬花筒,一定能看得以比前更多!像石碑上的記載,哥哥現在看到的也能不同吧!』
  泉奈,我……
  彼此最重要的兄弟,臨死也要剜出眼睛的奉獻,那樣企求的話語,怎麼能夠不--
  『斑,這次結親後,我們真的成了一家人吧!』
  『哥哥,你出門一定要小心!』
  泉奈跟……
  --無魂體滯,惟忌心病;缺體魂逸,需防外引。魂體得暢,原力相接。始祖之上,得掌……
  『哥哥,那不就是最高之境?都能超越六道仙人的話,是不是……』
  總覺得沒那麼可能吧!陰陽是要什麼?魂體是聚什麼?
  『哥哥,你沒有心軟吧?』
  故總云:天下一神,欲求安寧,分極陰陽之勢;互斥二力,相與為一,孕得森羅萬象。力分二而生,力合一為強。
  *****
  「斑?」
  猛然被呼喚的聲音勸慰似地喚醒,抬起頭來,就看到柱間那雙待人溫和,對己柔和的眼睛:「不舒服?聽你一直喊泉奈,太擔心他吧?」
  「不……嗯,是。」
  被環住的溫度有點過高,斑心裡有些煩。
  剛才的夢,是泉奈生前死後到復活都一直向自己述說的:一切為族的熱切。
  但,在泉奈轉生前那段不能夠說服眾人的日子,斑心裡有時有種「連族也可以捨棄」的想法。
  若真的想要照石碑上所解讀的,由自己「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能看到的部分來論,也許,必須……
  「斑?」
  身邊的溫度總像能滲入皮膚般地溫暖:「是不是覺得冷?川之國真的挺多雨的。」
  又不是在戶外,有這麼必要「擋風」?是誰四天前就用木遁做出了個屋字,說著「斑這裡挺有趣搞不好我可以找到古書記載的耐水木晶石留幾天吧」然後就做出好像可以在這裡住一輩子的屋子?
  抬眼望著室內,想不透(其實是不必花力氣想)這人做得出大房子,卻變不出兩張床是什麼理論?
  真的麻煩,只有一張床的話,自己想翻身都不便--他可不讓人靠近背後的!尤其是入睡時。
  「你太重!」
  不滿地,斑動手推了推,就看到眼前人耷拉下腦袋,明明是緊黏自己纏手縛腳的大漢,現在卻像是挨罵小孩:「斑不喜歡我了。」
  「說好今晚純睡覺不要纏人!你自己變出個枕頭去抱不行嗎?」
  尤其不想為這迫近的氣息影響自己夢中決意。
  「所以,不是純睡覺時才行?」
  那雙眨著的眼,讓斑一愣,立刻發力去推:「你想挨揍就直接說!」
  「呵,開玩笑啦!」拭過自己臉上的汗,笑笑的人略略側身貼住,手倒真的沒再環上:「我輕輕靠著,不抱就是了,好不好?」
  「嗯。」
  屋外雨聲仍不止,心頭也煩。有這份懂得判斷心情進退的溫柔也不是不好。
  於是,貼近呼吸,在感覺手指握在一起時,閉起眼。
  *****   *****     *****
  跟川之國不同,火之國的氣候按季運行,相當正常。
  泉奈無聲地坐在長廊下感受春光。
  其實除了肚腹那段皮膚,以及為了撫觸而保留的部分神經外,他是感覺不到其他的。加上沒有眼睛,連光源也無法領略。
  但是考慮到胎兒必須適度運動及接受自然氣息才能舒服,自己是得每天沿著千手家庭園走走。當然他完全不會在乎胎兒如何發展,只是為了在外辛苦的哥哥(總不能在面對尾獸時突然接受到自己不適,那極可能影響戰果及安全),必須努力維持健康。
  何況,一直摸索,總能摸出千手家的底細。
  泉奈也是受忍者訓練長大的孩子,對於「目不見物」的狀況反應尤其快。當年的敵人們都清楚他們宇智波族特殊的瞳術(就像最近搬近村子的日向一族一樣),只要戰場遇見,不論對方有否使用寫輪眼,能有辦法都會先對付他們的眼睛,因此,「如何保護眼睛」及「如何面對可能失明或暫時無法看物之況」,是他們小時就學的。只不過,哥哥和自己幾乎都是領頭的強大,沒必要用上。
  現在正好使發揮幼時所學。
  算來,自「三朝」後、兄長出門、及這段等候兄長回來的日子,他已在千手家住了個把月。剛開始是適應環境,由扉間親自帶他(總得如此,好讓外人相信「兩族結親代表確實恩愛」)走過附近的長廊、確認庭院大小及植物所在。在此之後一週左右,由於斑能用「族長探望」名義前來,泉奈又在協助下,確定自己活動範圍處應該沒有任何監視,可以自由活動,又得斑一一詳述過各式用品,才漸漸熟悉室內外。
  幾十天下來,泉奈已能將自己的生活圈摸透,但他還沒法前往可能藏有千手家機密的所在,有些苦惱。
  --哥哥一定會照他答應我的,在外頭伺機努力,我可不能沒做成事。
  泉奈思考著,同時衡量今晚的對話該怎麼說。
  既然有外人眼中的「千手伊子」身份,加上胎兒輸養之事每日必行。這些時間和千手扉間前後相處時間不算少,總得找點話才能打發。跟他們兩上頭的兄長過去都為戰鬥主力不同,以輔佐之姿的弟弟們較多接觸雜務,因此談點公事倒也能分析討論,甚至偶爾扉間還會問些不好對著火核直接問的(如「有沒族內禁忌不可輕犯」)事。記得早上才問及南賀神社所奉之神緣由典故,泉奈說過後也反問千手家,然後就各自聊族內故老所傳的神話。
  也許再打聽,能知道故事裡會呈現什麼,如同族內石碑也有記載的--那混蛋臨睡前容易多話幾句,屆時……
  想著、推衍著套話法,不覺會心莞爾時,一個突來的聲音出現在院子口:
  「哎,小伊子你笑起來可真美。我現在相信扉間弟那死腦筋的人怎麼會為你動心啦。」
  那爽朗的女性聲音自然是千手家除了柱間扉間兄弟外,輩份及能力算得上第一的千手桃華。泉奈雖然無法看見她,但憑著聲音也能回憶起當年她英姿勃發的樣子。
  --宇智波族裡的女性倒沒有這類型人。
  「瞧你,桃華姊都要抱屈!你過去只在外頭生活,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什麼樣人吧?其實姊跟扉間弟也算從小混到大,卻也是建村後才知道這傢伙是工作狂。要不是我跟你家的火核一前一後催促,他會不會回來還不一定呢!」
  --原來是你(心裡略過火核)造成麻煩。
  泉奈默想。
  之前,他好容易憑著入住半個月累積的觀察,確定扉間大概的工作時間:
  早上起來似乎會去操練,回來後會在吃飯前替自己傳輸營養予胎兒,再去火影樓辦工,至傍晚回來,又是先輸養才會自己洗澡休息,非常固定。那時,哥哥還在村裡。依旁聽到的工作量,兄長跟柱間仍都有工作協攤。如今都不在,應該會更多才對。照說可以忙工作不必回來,讓自己把握住夜晚的時間--泉奈聽兄長推測過,這裡頭有些機關怕是夜晚才能出現,各族都有某些封印之處。
  「火核跟我都說:新婚要多陪陪妻子才對!我看火核也是想按時回家陪他夫人的。至於扉間弟啊,我恐嚇他:不多陪小伊,可能孩子生下她就要離婚回宇智波族去,這傢伙才知道要回來。」
  --本來就是要回去的。
  泉奈心裡想。
  火核是本著宇智波族重感情的想法推論,倒也不能說他多事。但桃華也多嘴,就讓泉奈心裡暗惱。而且這一提醒,若讓扉間想起這婚禮本就是政策手腕,多設提防可就麻煩。自己目前完全無法使用忍術,只能被動地過一般人生活,想把握不會有人出入的機會摸清千手家底,就更難。
  「……聽說還每天都帶沒看完的工作回來。我說你偶爾要罵罵他啊,小伊。」
  桃華的笑語不斷,連稱謂都更親了些:「他最近丟一堆工作給我,說是替柱間哥做。平時就做不少,也不差這點吧!來,我剛買了丸子店的紅豆湯,特別商請店家讓我將碗外帶,我們一起吃吧。」
  吃?
  泉奈這回真的僵住。
  他倒也不在意吃,但大量的湯水會破壞自身穢土部分。而穢土修補的過程只要被桃華看到,一切都拆穿。
  聽到碗放在身邊、桃華也坐下的聲音說「自家人不用客氣。」泉奈只能保持微笑:「好,謝謝。我晚點吃。」
  桃華繼續閒聊:「你整天待在家沒地方走,對胎兒也不好!扉間弟也該放下工作帶你透氣,散散心。雖然這種到處跑著玩的事以前都是柱間哥在做,現在輪他做點倒也沒什麼不好。」
  嗯?
  泉奈心裡一動:「他有空成天跑?之前不是柱,呃,大哥在任火影?想必很忙。」
  勉強自己捏出稱謂,泉奈心裡暗暗咒罵。
  「該說是跑去找斑,然後拉著他去玩吧。」桃華邊吃邊笑:「扉間弟也抱怨過好幾次全村找不到人,還得爬上影岩才看到他們又在那裡看風景聊心情的。我也去那找過一次,風景很不錯,又沒什麼人會去吵。柱間哥總說那是他們少年期最喜歡的夢想之處,所以現在也常去聚聚。」
  少年的?
  泉奈暗暗用力掐住掌心,不讓自己有任何表情:「真的啊?可,我雖然原先在外地生活,無法跟族人一起戰鬥,但也聽說過兩族人的大戰很……可怕。我若不是當初不知道扉間大人(口中端敬辭,心裡罵「混蛋」)是千手家人,也不會跟他……先父生前雖然沒法送我回族,但也跟我說過很多族裡的事。也聽過很多戰場傳聞。」
  「難怪你跟斑這麼好。敢情你從小就依宇智波族的族訓長大?這麼尊敬族長啊!」桃華挑著眉,望向眼前淡淡妝,閉著眼、樣貌清秀的女子。
  真的好像。
  女人家心細,看到這熟悉的面孔,難免有些聯想。不過怎麼看,伊子腹部鼓起的部分不是假的。她也曾藉口「跟姑姑說話」而試著摸過肚腹,感到裡頭確然有活動的生命力。
  所以伊子應該不是泉奈吧!至於她跟他長相相似,果然是因為都是宇智波的人嗎?聽說斑會帶她回來,是因為「長得像而打探,發現是族人就帶回」,這面相,倒也難怪斑會注意。
 但話說回來,扉間會娶(而且是先有孩子)她,難道他沒想過長相?還是,根本跟他老是抱怨的兄長一樣,早就掛心昔年的對手很久了?
=====2016/6/1
  旁觀者的「攛掇」很必要啊!X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40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火影忍者|柱斑|尾獸|扉泉|育兒|宇智波|千手|耽美向|結婚

留言共 1 篇留言


真好看,不知道還會不會更文呢?

06-30 23:09

iguei
還有的,晚些會貼上。目前三世組多些=(^.^)=07-01 13: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igue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火影同人]如果有一天(... 後一篇:[火影同人]如果有一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amdolly88大家
星爆氣流斬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