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64)

作者:小褎│2020-06-02 12:29:56│贊助:2│人氣:58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又兇我了

  魚竹從外頭端了燒好的水進來,而方純則是捧著疊毛巾。

  馮梓容感動得稀里嘩啦,就是因為小涵兒叫了她一聲「娘」。

  前世今生頭一回當母親,除卻懷了孩子、看著孩子誕生、頭一回與靖王一道抱著孩子依偎在一起時,也就這回令她最為感動。

  靖王看著她的臉都哭成了花貓,雖是滿心無奈、一顆心卻也柔軟起來,當下亦是喚了人端水進來給馮梓容盥洗。

  小涵兒不曉得為什麼母親哭成這副模樣,但憑藉著身為孩子敏銳的情緒、她卻能感受到母親正開心得無法自已,當下也爬得更靠近了母親、倒在她懷裡跟著咯咯地笑了起來。

  「這機靈的小傢伙!看著我哭、卻曉得我是在開心。」馮梓容拿了沾濕了的毛巾抹了抹臉,任著靖王替自己撥順了頭髮,又道:「名淵,今日咱們早些擺飯吧!涵兒還小、守不了歲,我想著她晚些就要睏了。」

  靖王一點頭,朝一旁候著的魚竹與方純使了個眼色後,又道:「其實妳若睏了、想早些睡也好。」

  「沒什麼,就這一天,我想與你多待一會兒。」馮梓容抱著涵兒、躺賴在靖王的懷裡道:「北方不比京城,你除卻休沐、都要住在大營裡的,雖然能與你待得這麼近、我便已滿足,但還是想與你多待一會兒。」

  靖王面露笑意道:「妳打懷了涵兒起、便越來越黏我了。」

  馮梓容噘了噘嘴,道:「我這只是本性畢露好嗎?你又不是不曉得我的性子?」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再裝什麼成熟懂事,左右兩人心中都有一把尺,而她只要在見到靖王時拚命地撒嬌便已足夠。

  靖王看著她,又喚了人過來將涵兒給抱走,接著才說道:「我這次能待到初二,初二午後便得啟程回大營,這幾日妳怎麼想賴著我都好。」

  馮梓容聽了不住笑道:「或許也是閒不下來呢!你可別忘了,幾天前咱們才派了一批人出去,若是有了消息、肯定都得忙的。」

  自從馮梓容研究出私兵的可能藏匿地點與行進路線後,便是與靖王再次研究了回,而後終於也派出了由姬墨與溫羽親自率領的兩支精銳隊伍作為斥候探索,並加急遞信給遠在天州鎮守的盧老將軍盧為崢與國將軍國然實,要他們二人配合,來個左右包夾、甕中捉鱉。

  靖王頷首道:「我不在府邸裡時就得勞煩妳了。」

  「勞煩什麼?我們是夫妻呢!」馮梓容在靖王的懷抱裡換了個姿勢,又道:「從前我以為自己是很有耐心的人,卻不想每每要放長線釣大魚時、總會有意外之『喜』,如今卻是愈發地不耐等了。」

  尤其在玄州那頭,本想藉著馮章理慢慢引誘陳思顓露出尾巴,卻不想陳思顓老練、出手又快又狠,雖則靖王習慣性的防備救了她一回、卻也讓馮敘輝遭了罪,更讓馮章理無法被好好地摘出──

  那回著實給她挺大的陰影。

  靖王後來寬慰她,她做的也不算錯、便是敗在了馮章理的愚蠢上頭,歷來千防萬防、總是親近的人最難防;而她卻曉得,她只是低估了集市的影響力──陳思顓那麼快出手,無非不是因為集市開張在即、而他們認為集市能帶來龐大利益的緣故。

  並且,或許還有肅王不希望靖王與自己順利成婚的原因在──在肅王的眼裡看來,有了馮家與支持馮家的朝臣們鼎力相挺的靖王,將在既有的壓倒性優勢下更加如虎添翼。

  她卻是沒問,為什麼靖王擁有壓倒性優勢的狀況下、他的兄弟們依然汲汲營營於那個位置?莫不是當真相信皇帝斷絕了靖王的繼承權一事是真、且毫無轉圜餘地?又或者是先帝朝的那一遭使得人人都認為所謂儲君之位與帝王之意都是能輕易被更易的?

  靖王看著馮梓容望向自己的眼神無比複雜,一時也不明白她想到哪裡去了,只能姑且挑著字句說道:「妳曉得我喜歡用奇兵,或許他們曉得妳身邊的人是我、這才同樣出手得快;今非昔比,找尋私兵一事不同以往,著急些也是常情。」

  若說從前只是清除貪官汙吏、又或者與正常的大燁官吏對峙,自然不可能一下子便下狠手;但如今私兵一事可說是罪證確鑿、且在大燁還是能全砍頭發落的罪名,是以應對方式自然不同。

  馮梓容深吸了一口氣,道:「也多虧你,否則我連續栽了這麼多次跟頭、恐怕也得傷了的。」

  靖王沉默了一會兒,終究是說出了他認為馮梓容聽了恐怕會有些不開心的心裡話:「只要妳好好的、平安的,餘下的開心就好。」

  馮梓容聽了果然微微蹙起眉來,道:「我不想扯你後腿。」更何況,她打認定了靖王起,便是心心念念地想要追上他的步伐、作為他的臂膀的。

  靖王抱著馮梓容的手收得更緊了些,又是一字一句地慢慢說道:「我認真的,只要妳開心便好。」

  馮梓容望著靖王好一會兒,終究是放軟了語調,道:「我每回與你在一起、都是開心的。」

  靖王曉得她多少想開了些、餘下的還得自個兒消化,便是牽起嘴角逗弄道:「但是妳還兇過我幾回……若是算上在安秀宮、還有我第一次帶妳回王府的那時候,可就更多了。」

  馮梓容聽了又要發作、卻是最後努力地忍氣吞聲,不甘不願地說道:「我那是喜歡你、不行嗎?」

  「妳瞧,又兇我了。」

  馮梓容瞪了一眼靖王,就像是索性認了這帳一般地說道:「我不但兇你、還賴定你了,看你還能拿我怎麼樣?」

  靖王看著她凶巴巴的模樣,不覺又想起從前她還是個小蘿蔔頭時卻是氣勢十足的樣貌,因此也失笑道:「我自然不能拿妳如何、還得將妳好好地哄著,這樣可好?」

  馮梓容噘了噘嘴,一頭埋進了靖王懷裡,道:「我就喜歡兇你,可不許嫌棄我。」

  靖王摸了摸她的頭,道:「妳呢?妳可會嫌棄我?」

  馮梓容埋在靖王的懷裡不肯出來,道:「我嫌棄你現在怎麼不抱緊一些,我還嫌棄再晚兩個時辰就要開飯了、若再與你賴在這兒不往外頭露臉也是不好。」

  靖王聽了牽起嘴角,索性將她給整個人拉到了自己身子上,一雙溫熱的大手滑進了她後頸間的衣領、如同撓著貓兒一般輕輕地撓著,道:「不用管別人的想法,想做什麼便是什麼。」

  馮梓容被靖王的手撓得哆嗦,一會兒又不住發出了舒服的喟歎聲,道:「我只管著你和孩子便好,有你在的地方、便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靖王笑了笑,又道:「晚上咱們倆得守歲的,現在可要先睡一會兒?」

  「好。」馮梓容爽快地答應了,又道:「一年也就難得這麼一回,我還記得兩年前在玄州的那時也是這般,卻是我去年懷了涵兒、你沒讓我守歲。」

  「妳那時是雙身子,怎麼能累著?」

  馮梓容噘了噘嘴,俏皮地說道:「現在不是雙身子、就能累著了?」

  靖王以幽深的目光看著她,也沒再說些什麼,便是率先穿鞋下了榻,而後一把將她給抱到裡間的床上放好,道:「妳真的越無法無天了。」

  「我又不當和尚、怎麼會無『髮』?」馮梓容噘了噘嘴,看著靖王也脫鞋上了床,便是往裡側靠上一些,道:「名淵,今日我有給涵兒準備紅包,想來回京城時還得多騰一間庫房來給將來的孩子們放禮物,咱們倆給孩子準備的、可不能與人混在一起。」

  「王府裡頭應當有記帳才是?」

  「噯,該怎麼說呢……」馮梓容只覺得自己強大的占有慾又在心中隱隱作祟了:「回去後,我便讓人把帳分開,咱們一家子是咱們一家子的、別人的心意是別人的心意,別混在一起便是;將來若是孩子問起、他們也能清楚,瞧瞧誰在他們還沒出世前就愛著他們的。」

  靖王似乎聽出了她言語裡的深意,又道:「妳分得如此清楚,與母后很是相似。」對於皇后只把皇帝和兩個親生的孩子當作一家人、而其餘皇帝的妃嬪子嗣們只當作住在同一處宅院裡的「室友」一事,靖王究竟還是清楚的。

  馮梓容呶了呶嘴,順勢抱緊了靖王的手臂,道:「母后心裡有父皇、我心裡有你,自然很是相似。」

  「妳還說起了孩子們。」靖王將馮梓容給摟到了懷裡,道:「什麼時候打算再為我生一個孩子?」

  「再晚些可好?書太醫說過我年紀還小、至少得歇上一、兩年,若你捱不住、少說也得再歇上半年……再有半個月涵兒就要滿八個月大了,怎麼說也得等到卯月以後才好。」只是等到了卯月以後,他們恐怕也沒時間處在一塊兒了。

  馮梓容停了一會兒,見靖王沒說話,便是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想要兒子?」

  靖王自然不可能將心中真正的想法說出來,只道:「我喜歡子女成群、卻也要妳願意。」

  「我願意。」馮梓容這才一開口,便是愣住了,接著又是自顧自地笑道:「你瞧瞧,我從前還不這麼想的,卻是給你哄得都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靖王朝著她的額間吻了一口,道:「梓容,早些生孩子,這樣待到孩子稍長時、我們年紀也不大,還能如妳所願四處遊山玩水。」

  馮梓容聽了眼睛放出了迷人的光采:「玉州那處別院好、我喜歡,山林多、少沙塵,除卻那些饞人的野味以外、還天天有溫泉能泡。」

  「那便去玉州,或許還能帶著孩子去住一陣子,待到他們年長要開蒙時、就給送進宮裡頭了。」

  馮梓容曉得,因為大燁至今尚未立儲,因此原本用以教養東宮的詹事府便擔負起教養皇室子嗣們的責任,而依照現在這樣萬般順利、暫且無須革新的狀況看來,或許便連有了東宮以後、詹事府還是得繼續擔負這樣的責任。

  屆時且不說小涵兒,便連將來還有子女都得在長到一定的年紀以後,每個月送入宮裡頭雕琢個至少一旬、半個月。

  想到了這裡,馮梓容不禁嘆了一聲,道:「這一學至少也得學到束髮、及笄之時,緊接著便要張羅他們的婚嫁,忙到最後不也四十了?」經由靖王提起這茬兒,她才突然意識到雖然兩人目前最要緊的便是協助太匡帝與盛王定國安邦,但真正任重而道遠的是實行為人父母的職責。

  靖王看著她一臉苦惱,便是牽起嘴角道:「屆時咱們給他們尋覓良師,自個兒在外頭跑跑也是好的。」

  「這怎麼成呢?這樣孩子便與自己不親了。」馮梓容鑽了鑽靖王的懷抱,又道:「感情這事是需要培養的,咱們的孩子若都能跟咱們親一些,將來也好些。」若說別座王府也就罷了,他們靖王府至少兩代內都得擰成一股繩才有機會平安退出權力中心。

  又或者,就算將來想要成為大燁的頂梁柱、也能有相應的本錢,如同馮家一般。

  靖王聽了不住牽了牽嘴角,哄也似地說道:「時候還長,咱們先睡一會兒,晚些守歲時、要說再說。」

  馮梓容應了一聲,又是往靖王的懷抱裡縮了縮,這才緩緩地睡了過去。

  卻說起河州這頭的宅邸原是大戶人家的宅邸,但饒是如此、裝修設置也遠比不上靖王府,更別提玉州別院是靖王讓巧匠精心設計、河州這頭的宅邸卻是遠遠不能及。

  河州這頭的宅邸並沒有地龍,僅有主院落裡頭有火牆能烤暖,然則嚴冬時卻也得額外添個火盆子才會覺得暖。

  馮梓容便是被一陣襲來的冷意給冷得打了個哆嗦,而後蜷縮著身子睜開了眼睛。

  彼時,靖王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信件,神情萬分嚴肅。

  她眨了眨眼,努力驅散自己的睡意,許久才以幼貓似的聲音問道:「名淵,怎麼了嗎?」

  「醒了?」靖王將手中的信件給擱到一旁的梳妝檯上,又是坐到了床沿摸了摸她的臉,道:「方才妳睡得熟、還流了口水。」

  「我哪會?你又逗我。」饒是如此說著,馮梓容還是伸手摸了摸嘴角,果然摸到了一丁點兒濕氣,當下立即紅了臉,道:「噯?這、這不算數!」

  靖王自然不會說,那是他蓄意的傑作──原本他聽著了外頭的動靜、想起身探看,卻不想馮梓容緊緊地抱著他的手臂、便連腳也攀了上來,活像是八爪章魚一般,竟讓他一時無法抽身。

  外頭傳令的衛士自是得等著的,但他也明白這事緊急,於是便在不願吵醒馮梓容的狀況下,默默地對她「還以顏色」,於是左右折騰了一會兒,這才終於讓她鬆開了手腳。

  好不易離開床榻、在外頭聽了不少報告並安排了許多新的命令下去後,便是拿了最關緊要的那封信件回到房間內,一面守著酣睡中的妻子、一面想著事情,卻是忘記了該替她好生善後,是以才有方才那麼一齣。

  馮梓容向來睡得熟,若是靖王在身邊、自然更是能一覺安穩深沉到天明,至於午覺更是會因為靖王在身旁而睡得比往常沉些,因此自然也不曉得方才那番折騰。

  說來,她還真沒想過靖王會對熟睡的她做些什麼的,是以這會兒還認為真是自己睡相不佳、直懊惱著。

  靖王放任著她誤會著自己,便是伸手揉了揉她的臉,道:「妳才睡半個時辰而已,可還要再歇會兒?」

  「是睡得乏了……」馮梓容坐正了身子,任著靖王給自己披上了外衣,又問:「這是方才外頭遞來的信?」

  靖王點頭道:「說是今年的雪雖下得晚、下得少,但北方的山頂長年積雪,就怕因為今年熱了而容易崩化,若是如此、且不言恐會釀災,恐怕今年的春汛也會嚴重。」

  馮梓容微微蹙起眉來:「歷年春汛都有定期的,若是較為嚴重、那麼糧食的運送可會有影響?」

  「當是不會的,除非有戰事、否則都還能來得及。」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但偏不巧來年便很可能有戰事,也幸好先前河道清淤,那時工部的官吏們又順道挖深了疏導溝渠,想來應當不至於影響到南方春耕。」若是不影響春耕,便是戰事的時間拖得稍長些、一兩年內也都還游刃有餘。

  說來,當初為了讓刨去章家與萬家的勢力而提出的這茬兒卻是讓如今的戰事後勤能夠少點兒阻礙,也算是歪打正著。

  馮梓容道:「那麼薪俸呢?」

  目前大燁的主要通行貨幣還是以銅錢為大宗,因此銅也屬於列管金屬。

  往常便是由出產貴金屬的各州戶部分支買賣適量的銅並送回京城由戶部寶泉局鑄成大燁通行的通寶,而如今白銀的大宗主要由玄州集市那頭流入,便也改由從那鎔鑄成一塊塊的銀磚並運回京城、填補戶部往各地買辦銅礦的開銷。

  如此環節可謂環環相扣、缺一不可,而如今大燁愈發依賴來自於沙玉與汴方的白銀,若是發生雪崩而堵了道路、也難免會讓後續的留程延宕,尤其是太匡帝預計控制戰事以先發制人、讓鮮托即將給大燁帶來的負擔降到最低,這事前準備便成為最為要緊的事。

  ──若是能不興戰事、自然是好的,但是越來越多情報都顯示著鮮托將要發動戰爭,因此大燁作為長年以來的被動防禦方、這回也要以策略進行主動防禦了。

--

  碎念:我這部作品所貼的四個網站當中,昨天原創星球改版,本來預計16:00改版維修結束,想說到時候再貼就好,也就沒有搶著提早張貼更新,結果竟然延遲到今天18:00,偏偏他又有更新紀錄的日曆,如果不更新就不會有蠟筆小紅圈──日更失敗真是對強迫症的懲罰(倒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30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6 篇留言


因為有失敗,才能更顯成功的可貴啊~XD(逃

其實,我覺得龜毛男。。。很麻煩,我能有多遠就閃多遠~XDD (還是我家冒虎是愛家的巨謝座,可愛多了! <<<一口咬定男主是龜毛座,拿簡單又純粹的生物和萬惡的人類相較~逃~


06-02 13:03

小褎
我怎麼不曉得你在說哪段XD06-02 17:25

不是,這是我長期觀察的心得!?反正,我就是覺得他很龜啦~~~XDD (逃

06-02 17:56

小褎
偷偷跟你說,我們全家人...不是太陽處女就是上升和水星處女,一家都龜XDDDDDDDDDDD06-02 18:07

冏~ (我開始有點相信,你的劇本,其實,是你自己寫的了~那是你的龜毛舒適圈吧!?XDD
(我們家最近的親戚只有一個堂妹是龜毛座!挺~

但是~其實,我和龜毛座同鞋,還滿合得來的,可能因為都是土象星座!?通常龜毛同鞋棉也都滿喜歡我的,平時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受不了的地方,但是,特意跑來接近的龜毛男,就會很容易被我鄙視~XD <<<裂根性很重,可能會孤獨死~XD

06-02 19:05

小褎
畢竟這是第一部寫這麼長又是輕鬆向(雖然被朋友吐槽根本不是),所以就想寫自己比較理想的相處模式嘛!!!06-02 22:42

我丶丶丶怎麼完全沒有很軽鬆的感覺XDD (不是工作不容易丶就是處理人際關係很辛苦丶然後床上很拼命!?XDD 逃

06-03 00:16

小褎
我喜歡最後一句(靠邀)06-03 00:26

吐曹+1 !?哈哈 XDD

06-03 00:17

小褎
有吐有給分(欸)
06-03 00:43

集滿十分可以幹嘛? XD

06-03 01: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55688都市傳說愛好者
你有沒有曾經感受過一股莫名的視線盯著自己,回過頭卻發現什麼也沒有?也許『她』一直都在某處,看著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