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楓之谷夢女設定

作者:狼葛格│2020-06-01 10:07:32│巴幣:18│人氣:221

   
1.冒險者時期的服裝

2.黑魔法師討伐戰時期的服裝

3.前往格蘭蒂斯調查的服裝

精緻正比大頭貼

額外插圖--毫無理由的被關進狹窄方形房間
『好近好近好近好近好近......!』
沃菲內心被太過害羞的姿勢轟炸到無法思考。

「抱歉,我暫時無法動彈。」
「沒沒、沒沒沒沒關係!」


小日常-玫瑰胸針
沃菲衣服上的玫瑰胸針是凡雷恩在沃菲前往聯盟加入黑魔法師討伐隊時送給她的,胸針上附有防禦魔法,決戰中幫沃菲抵禦巨人心臟的致命攻擊,免於變成艾爾達斯粉塵。

第一次收到禮物,她甚至開心到和迷路的小雪球分享。
(後來收養了小雪球當寵物)
凡雷恩因為她可愛的舉動而有些心動。
女兒--凡妮斯




楓之谷世界簡歷與劇情
名字:沃菲 wolfy
年齡:23歲
身高:170cm

故事始末:

    為了能天天看到喜愛的雪景而駐足冰原雪域近5年的矛武器冒險家,因緣際會下闖入獅子王城,見證了不為人知的悲慘歷史,同時也愛上了國王凡雷恩並意外有了一夜情。
    被冰原雪域的長老們下了驅逐令後輾轉來到玩具城,從次元圖書館的神秘章節得知是黑魔法師殺了伊菲雅並嫁禍給反黑魔法師聯盟,誘騙凡雷恩成為軍團長。
    告訴凡雷恩歷史的真相,雖然凡雷恩半信半疑,但是一想到自己被人利用就變得陰晴不定,城堡的詛咒加劇,靈魂們必須承受著凡雷恩無意識釋放的憤怒,伊菲雅拜託沃菲解除凡雷恩的痛苦。
    為了從黑魔法師手上解放國王,沃菲加入黑魔法師遠征隊,認識同樣與軍團長有過關聯的法師蘿賽特,合拍的兩人決定組成小隊共同作戰,歷經長期抗戰最終取得勝利,被狂狼勇士認可為繼承人,隨後趕往獅子王城將戰果告訴凡雷恩,但他仍然走不出失去王妃的痛苦,沃菲決定要成為撫平痛苦的人,此後不管旅行多遠多久,最終都會回到獅子王城陪伴在凡雷恩身旁,直到凡雷恩接納她為止。
    雙結局:
1-漸漸失去黑魔法師力量的凡雷恩再也支撐不住獅子王城的詛咒,被禁錮的靈魂們回到該去的地方,包含王妃的靈魂,孤獨的凡雷恩仍然固執地待在城裡,而時不時溫柔陪伴他的沃菲總讓他不小心將王妃的身影與她重疊,雖然心裡仍忘不了伊菲雅王妃,但有這麼一個為他著想的人出現,倒也不排斥這個以後不再只有他一人的獅子王城。(Happy End)
2-聽聞殺了伊菲雅的真正兇手竟然是黑魔法師,而敵對者早已將他殺了,失去復仇目標的凡雷恩將無處安放的怒氣懟向無辜的沃菲,無奈之下沃菲選擇遵照盧頓的請求殺了凡雷恩,最終解放了被禁錮城中無辜卻忠誠的靈魂們,伊菲雅向她道謝後帶走了凡雷恩的靈魂飄散在空中
多年後沃菲重新踏上這塊白雪皚皚的土地,單膝跪在王妃旁邊的凡雷恩墳墓前,奉上一束鮮花與玫瑰金的戒指,那是她飽含愛意訂製的戒指,只是戀慕之人早已永隔。
「想與你十指相扣,卻止步你的墳前。」(Bad End)

人設介紹:

    沃菲有著一頭棕色長捲髮與夕陽般閃爍著自信光芒的眼眸。
    與狂狼勇士同一個出生地,十分崇拜封印黑魔法師的英雄團之一的狂狼勇士,從小努力練習揮舞與嬌小身材不相稱的長矛,持續十餘年後成為了劍術最接近狂狼勇士的人。
    個性喜惡分明,只要是有興趣的事便會不顧一切的去執行,即使違反道德也無所謂,時常做出令人咋舌的舉動;反之對沒興趣的事物的態度非常冷淡,陰晴不定的性格讓很多人背地裡以無情的鬣狗稱呼她。

對對方的想法:
沃菲->凡雷恩:喜歡上凡雷恩的桀傲不遜與王者氣息,努力去了解他的一切,心疼他頹靡的原因與狀態,不計一切想幫助凡雷恩,常常被他冰冷的態度拒於門外也鍥而不捨的靠近他,最後總算打開他的心扉。

凡雷恩->沃菲:一開始認為她是煩人且滿嘴謊言的冒險者,利用死去之人的口吻讓他心痛且充滿希望的舉動令他氣憤,同時卻也讓他內心不再孤獨,空無一人的城堡逐漸因她浮現一絲活力,最終認同了她的所有貼心舉動,答應與這位不怕他的奇妙女子共赴餘生(但永遠不能取代伊菲雅)。



故事章節

一、雪原的冒險家
    漫天白雪紛飛,伴隨風的凜冽將整個高原都覆蓋一層絕美的純白,一位棕色長捲髮的女性站在聳立的斷崖上小酌,她是百年前的英雄狂狼勇士的同鄉人,以特殊的矛武器使用者及高效率的行動派作風聞名的冒險者──沃菲。
    習慣了故鄉冰雪融在身上的刺骨,不再當四海為家的冒險者,沃菲選擇長年駐足在冰原雪域接取微薄金額的委託和懸賞任務,只要一有空閒就會站在高原上貪婪的吸著稀薄空氣,一邊喝著濃烈香氣的水果酒,一邊眺望遠方孤傲佇立的獅子王城。
    
    她從沒接過與那裡有關的任務,甚至可以說冰原雪域的居民彷彿都對那裏的恐怖怪物與古老故事避之唯恐不及,好不容易才撬開那群老古板的嘴巴,探聽到關於獅子王城的興起、衰落與國王的叛變,甚至和被封印的黑魔法師扯上關係,而冰原雪域圖書資料能查到的唯一的共通點是那裏曾經是一個貧窮卻幸福的王國,但她不在乎什麼空穴來風的傳聞,能夠在高聳峭壁間興建如此聳立的高塔,屹立不搖的形象讓沃菲逐漸勾起了興趣,更好奇城堡主人是個怎麼樣的人。
    睿智的老者?
    威嚴果敢的領導?
    還是像狂狼勇士一樣偉大、無人能敵的英雄?

    無論如何,沃菲已打定主意要去一探究竟。

    向來和平善良的冰原雪域居民因獅子王城的話題而變得氣氛壓抑,沒有人敢再開口多談一句,為了找到獅子王城的入口,她謹慎地向長老公館的冒險者長老們詢問,然而得到的不是回答,而是一張居民與長老們聯署的警告令:不准觸碰獅子王城有關的任務,也不得靠近城堡。  
    離開長老公館前,負責劍士轉職的泰勒斯長老手負身後語重心長的提醒她:
「不要陷冰原雪域於危險之中,凡雷恩不是妳能夠隻身挑戰的敵人。」
    沃菲沒有回應他,她皺著眉頭離去。
    
    望著緊閉的大門,長老們搖搖頭嘆氣著,看來冰原雪域的暴雪將至。

    每個人都知道向來從不干涉冒險者的長老們為何這次會有如此大動作的原因,因為沃菲是顆難以預測的不定時炸彈,她有著強悍的劍術與驍勇善戰的實力,雖然對冰原雪域大大小小的任務有著不小的貢獻,但性格卻難以捉摸控制,時常不顧一切的往自己嚮往的方向前進,善惡難辨的形象深植大家的心中,萬一一時興起成為黑魔法師麾下一員,世間又有幾個勇士能抵擋呢。

    而這些只有沃菲不知道,千方百計地找出通往獅子王城路徑的古地圖後,她苦惱的看著手中的警告令,自從獲令後不管做什麼都綁手綁腳,越靠近廢棄礦坑地帶的高額賞金任務也幾乎不再委託她,駐守通往獅子王城附近懸崖峭壁的守衛更是恪遵職守,仿佛用生命阻擋她進入獅子王城。

    但這些都不足以打退沃菲前往獅子王城的念頭,她內心盤算著,如果能接到附近的任務,說不定能製造一點小風波把難纏的守衛給引走,只不過......
    望著手中寥寥無幾的任務單,全部都是村莊附近的簡單任務,她無奈的仰天嘆氣,都是那張該死的警告令害她生計都成了問題,連自己嚮往的地方都被阻擋。

「如果是狂狼勇士大人的話會怎麼做呢......」躺在皚皚白雪上,口中呼出的縷縷霧氣消散在空中,如同她現在的處境一般虛無縹緲,她渴望自己的偶像能給出解答,但回答她的只有大自然的寂靜。

    沃菲百無聊賴的在屋頂喝著最後一瓶酒,獅子王城本就是建在懸崖邊的城堡,能憑一己之力的任何一條路段都試過,但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隨著藥瓶內的酒漸漸減少,內心升起的放棄念頭愈發高漲,沃菲暗自決定如果再接不到冰原雪域山脈後段的任務,她便遵照長老公館的祈願放棄探尋與凡雷恩有關的事。

    來回在市集內踱步,直到有個怯生生的小手拉扯她的披風,小女孩拿著小豬撲滿不安的看著她。
    「怎麼了嗎?」天色逐漸轉暗,但今天卻沒有任何收穫,沃菲的聲音忍不住洩漏一絲不耐煩。
    小女孩似乎被嚇到了,但仍然鼓起勇氣的開口道:
    「我、我想要拜託姐姐幫我找找小布……」遞出一張皺巴巴的紙,上面印著一隻小白犬的照片。
    沃菲瞪大雙眼,她折騰了那麼久,卻只有這麼個小任務。
    「狗不見了?」
    「對的......大家都說姐姐是整個冰原雪域最厲害的冒險者,雖然我只有這點錢......」沃菲還沒來的及阻止,小女孩猛然敲碎小豬撲滿,碎裂的撲滿吐出沉甸甸的硬幣,數了數金額
卻連一天的旅店費都不能負擔。

「這個......」
「求求您,小布是我唯一的朋友,都是我的錯沒能看好牠,拜託您!」

    沃菲本想拒絕,但是望著渲然欲泣的大眼睛卻怎樣也無法狠下心說不,她扒了扒頭髮,收下女孩手中的錢,接下了這個任務。
「至少還能買一口酒不是嗎?」沃菲笑著對女孩說。

    為了保護小女孩,沃菲一手抱著輕盈的女孩一邊揮舞巨矛,驅趕所有暴躁的雪原怪物,在岔路之間小女孩拉拉沃菲的手,輕聲說道。
「爸爸跟商人講話的時候,我和小布在冰雪峽谷這邊玩雪,但是小布牠跑進廢棄礦坑裡面,大人都說那邊很危險我不敢進去......也不敢跟媽媽說,要是有姐姐那麼強的冒險者一定能幫我找到的。」

「廢棄礦坑?還好妳沒跑進去而是委託我,妳做了很棒的選擇,乖孩子。」揉了揉她的頭髮,攬緊女孩,沃菲矯健的攀爬著尖銳絕壁間的繩梯。

「也不在這裡,再往後的話妳不能靠近了,雪吉拉比妳想像的還危險。」
    尖銳的絕壁3,沒有雇傭冒險者護衛,沒人敢一個人出現在這麼多雪吉拉的地方。
    況且在這之後是......她被禁止進入的地方。
「但是、但是我看到小布的腳印了!牠一定在這附近!」小女孩瞥見岩石旁小小的犬肉球腳印,高興地跳出沃菲的懷裡。
    沃菲抬頭望著越來越大的風雪以及來自山上的震動,如果不趕緊決定要繼續往前還是撤回村莊的話,她們倆人都會因為雪崩遇難。

    是因為缺乏刺激的生活嗎?還是叛逆自大的心讓她想一探究竟讓居民害怕的地方?不過是座古城是什麼魅力在吸引她?
    沃菲問著自己,但內心沒有聲音回答她。
    拿起披風口袋中那張禁令思考,隨即將它撕碎,羊皮紙碎片消散在濃霧飛雪中。

    抱歉了長老們,就讓她任性這麼一次吧,她不能錯失這個難得的機會。

「抓好我,要是有什麼萬一我會不顧一切帶妳回去,到時得跟妳的小布說再見了。」
    小女孩嚥了嚥口水,一雙小手緊緊攀在沃菲身上,一想到小布會遇到甚麼危險她傷心地的泛淚。


「停下!不准再靠近了!」兩個守衛兵手持長槍,把獅子王城的入口給阻擋起來,神情戒備的看著沃菲。
「我只是在執行任務罷了,不用緊張。」沃菲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把臨時擬的委託單呈現在他們面前。

    守衛們面面相覷,但仍然秉持當初長老們下達的指令。「沃菲小姐,請盡快回村莊。」

「我先幫這個孩子找到寵物。」她擺擺手,抱著小女孩往更高處爬。
   
    在尖銳的峭壁頂端,小女孩發現一個灰白色的小狗縮瑟在岩石之間發抖,正想大聲呼喊小狗的名字時被沃菲摀住嘴巴,一臉疑惑的看著這個表情嚴肅的冒險者。  
「噓,是雪吉拉群。」
    黑色、白色的雪吉拉戰車圍在一起休息,正好就在小狗躲藏的岩石旁邊。

「在這邊等我。」把小女孩放在安全的地方後,沃菲跑向離雪吉拉群十公尺遠的地方插上乾柴,點上火和放上事先準備的杜松花精油,薰人的香氣瞬間在空氣中蔓延,引的雪吉拉群有了些微騷動,她利用矛敲擊岩石發出巨大聲響,讓雪吉拉戰車群離開小狗躲藏處。

    一個瞬步抓住小狗的身體跑向小女孩,但隨即抱起小女孩將她拋向一處狹小的岩石,上方是暴動的雪吉拉群,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斷崖,只有一座獨木橋能到達小女孩的地方。

「喂妳在幹什麼?!不要傷害她!」守衛看到山壁間懸露岩石上的小女孩,驚慌的大吼。

「兩位大哥,不救那個孩子的話會有危險喔!」沃菲奮力揮動矛武器,利用冰冷劍氣擾亂雪吉拉,剛睡醒的雪吉拉暴躁的怒搥地板,震的岩石都快要碎裂。

    守衛們咬緊牙,憤恨地瞪了沃菲一眼,隨即往小女孩的方向狂奔,兩人離開了峭壁頂端通往獅子王城的入口。

    沃菲趁著混亂閃身進去,倩麗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之中。

二、相遇:


    身手矯健的躍上城門,詫異著城內充滿詭異物種的怪物以及幽靈,聽從一個名叫盧頓的幽靈的指示,一路砍殺著不斷增生的盔甲怪物,通過一個個受詛咒的塔,最終來到盧頓所在的第四座塔,聽聞獅子王城以往的故事以及國王的變節,想像中建造如此穩固城堡之人竟然是為了報仇而選擇投靠黑魔法師的愚昧傢伙,內心泛起失望,這時盧頓請求沃菲能夠將王給殺掉,終止百年來被復仇蒙蔽的錯誤選擇。
本想直接利用魔法卷軸進入見面室打倒凡雷恩,但腦中出現了一個女性的聲音,沃菲順著聲音所說的方向來到第五座塔,映入眼簾的是被藤蔓攀爬的玫瑰園,以及一名穿著華美衣服的美麗女性,交談過後才知道對方是凡雷恩的妻子、王國的王妃──伊菲雅。
受她所託,沃菲前往見面室試探凡雷恩是否還記得王妃。

王座上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穿著紅色長袍、面色凝重的男人站在紅毯中央,沃菲馬上了解他就是居民所說冷血殘酷的國王──凡雷恩。
狂傲不羈的外表與渾然天成的王者氣息,一下子就折服了沃菲,緊盯著這個成熟魅力的男人,沃菲心口砰砰直跳,她第一次有這樣的心情,但隨即搖了搖頭,將心思拉回來自幽靈的委託。

幾番往返,凡雷恩仍然無法忘懷他最愛的伊菲雅王妃,聽聞王妃以幽靈狀態留在城堡內,但自己卻無法聽到她的聲音,焦躁與無助在內心交雜,不知如何是好的他只能認為是這個擅闖的冒險者在胡言亂語,甚至憤怒的將她趕出見面室。

回到第五座塔,伊菲雅娓娓道來兩人相識到結婚的純粹愛情,平凡卻雋永,只是因為正逢黑魔法師的戰亂時代,蒙受冤屈的兩人被迫天人永隔。沃菲沉默著,這是個既悲傷又悲哀的故事,正是妄想榮耀的反黑魔法師聯盟造就了這場悲劇,親手塑造出無人能敵的怪物。
然而──
這並不能開脫協助黑魔法師的罪孽。

沃菲緊握手中的長矛,她已經答應盧頓會結束凡雷恩的生命。

但王妃淚眼汪汪的求沃菲帶她見凡雷恩一面,眼含希望的請求著:
「能不能帶我去見他?」

沃菲最怕眼淚,尤其是哭泣的女人。

無奈之下一路過關斬將的帶著王妃到達見面室。
穿過怪物士兵的阻撓,伊菲雅總算見到了她朝思暮想數百年的愛人,急切的呼喊著他的名字
只是無形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聲音也無法傳遞,聽聞王妃就在身邊卻看不到她的凡雷恩更是焦躁不已,雙手抱著頭痛苦地喊著:「這是我殺人的懲罰,才會無法看到伊菲雅!」

「我看到的是你把自己禁錮在這座受詛咒的城堡裡,愛你的人們才會捨不得離開的和你一起被禁錮數百年。」

「妳懂甚麼,給我滾!」

眼看一聲聲的呼喚卻無法傳達給凡雷恩,挫敗的王妃的手指意外的觸碰到沃菲。

被下了逐客令的沃菲很想反駁,但是身體被控制住般無法動彈,原來伊菲雅的魂體與她的身體交疊在一起,伊菲雅道歉著說借我一下後,將她的意識壓在內心深處。

「凡雷恩,你真的聽不到我的聲音嗎?」鬆開手中的長矛,附身沃菲的伊菲雅將雙手交握在胸前,眼眶含淚的問著眼前的愛人。

凡雷恩看著眼前的冒險者,這個習慣動作、這個聲音語調,以及和方才全然不同的氣息
──簡直和伊菲雅如出一轍。

被這個想法震驚的凡雷恩內心交織著狂喜、疑惑、不安,但身體比大腦做出了更快的行動。

他擁抱了眼前的人。

「伊菲雅、伊菲雅,是妳嗎?妳回來我身邊了對嗎?求求妳不要再離開我了……」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只是你聽不到我的聲音……我好寂寞。」
「對不起,是我沒能守護好國家,更重要的是我沒能守護好妳,殺了數萬人也無法換回妳的性命,這一定是懲罰。」
「不是的,你永遠是那個善良的、我最愛的凡雷恩。」
語畢,沃菲的身體癱軟,倒在凡雷恩懷裡。
凡雷恩焦急地猛搖沃菲,深怕剛才的對話是一場夢。

只是漸漸甦醒的沃菲,臉上只剩下尷尬羞澀的潮紅,已不是帶著溫婉微笑的伊菲雅。

凡雷恩暴怒的推開她,低吼著:
「伊菲雅在哪?」

質問這個擅自闖入的冒險者也得不到王妃所在之處的答案,失去理智的國王被憤怒侵蝕心靈,全身轉變成巨大的獅子怪物,露出前所未有的殺氣。
沃菲嚴陣以待,靈巧的閃躲攻擊與揮舞巨矛,幾回合下來成功將凡雷恩打倒在地,變回人形的他躺在地上低喃王妃的名字,隨後失去意識。
王妃幽靈央求沃菲不要殺掉凡雷恩,而後因為附身副作用的關係魂體動彈不得,沃菲在戀慕之情與冒險者責任之間來回掙扎著,最後決定暫時收手,將凡雷恩抬去臥房,並把隨身攜帶的藥水到進他口中。
凡雷恩昏迷時只感到身體突然竄起一陣燥熱,全身冒汗,發現異狀的沃菲趕忙檢查起他的身子,發現自己不小心將極烈的藥酒裝在空藥水瓶,相似的藥水顏色被她誤當成超級藥水。
神智不清的凡雷恩緩緩張開眼,無法對焦的模糊視線不小心將同樣褐色頭髮的沃菲誤認成伊菲雅王妃,伸手一撈將她擁回身前,反應不及的她倒在凡雷恩的胸膛上,一個迫切深情的吻烙印在唇上,百年來的寂寞總算被真實的體溫給熨暖,一次又一次的說著伊菲雅的名字,沃菲被突如其來靠近的距離給嚇到不知所措,雖然明白眼前戀慕的人把她錯當成王妃,但仍閉上眼睛享受被擁抱的喜悅。
那夜過後,沃菲在清晨時分悄悄穿上衣服離開了臥房,凡雷恩因宿醉而頭痛欲裂,身旁早已冰涼的床鋪讓他黯然了幾分,果然昨晚一切都是夢,王妃早已死去,又怎麼會出現在他眼前。

三、真相:


出於背叛王妃的愧疚、無法完成盧頓請求的自責,決定不再干涉禁忌王城一切的沃菲回到冰原雪域,但等待她的是武裝的居民與守衛,冒險者長老們惋惜她的擅自行動,並直接下達逐客令,要沃菲永遠不得靠近冰原雪域,她只能錯愕的離開。
雖然早有預料但沒想到會真的被驅逐,畢竟也是待了相當久的地方,心中不免酸澀失落,失去方向的她經港口服務站的介紹輾轉來到玩具城,在玩具塔之間探索著,莫名誤入神秘的空間──次元圖書館。
琳瑯滿目的書櫃陳列各式各樣的書籍,館內中間有著異常巨大的書本,散發著柔軟溫和的黃色光芒,且漂浮在空中的羽毛筆有生命般的自動書寫著,獼猴外貌的館長塔雷思突然出現在沃菲後面,嚇得她舉起長矛防身,但他擺出不畏懼的笑容,摸摸白色鬍子要她冷靜點。
經過他的介紹,進入第一章的傭兵知曉了黑魔法師的歷史,而後想欣賞雪原美景的沃菲選定了「雪原的吟遊詩人」這個篇章的歷史書籍,就在即將被吸入書本的瞬間,眼角撇見突然浮現的章節──「被蒙騙的國王」,塔雷思訝異的推推眼鏡,見過幾千幾萬的歷史的他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內容,一個發生在冰原雪域貧瘠卻幸福國家的悲傷故事,強烈建議沃菲嘗試這本因她出現的全新內容。

想念冰原雪域的美景、想念凡雷恩的她毅然決然進入這本章節。

在故事中,她變成凡雷恩與伊菲雅的女兒,一個粉雕玉琢、天真愛笑的小女娃,原本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卻在某天被闖入城堡的反黑魔法師團體破壞和平的日常,她膽怯的緊握媽媽的手,伊菲雅用最溫柔的聲音安撫著,有英勇強壯的凡雷恩在,一切都會沒事的。
但伴隨巨大的聲響與哀號逼近,伊菲雅的微笑險些潰堤,強忍顫抖地將小女兒藏進角落的木箱中,要小女兒在木箱中躲著直到凡雷恩來找她。

伊菲雅轉身想去找凡雷恩,但一轉過身,一個黑影掠過,將一把鋒利的匕首插進她的胸口,伊菲雅沒能看清楚對方是誰,而穿著黑袍的男人露出閃著詭異光芒的冷然雙眼,迅速將反黑魔法師聯盟的徽章塞進她手中,隨即消失離去,伊菲雅意會到有人要栽贓反黑魔法師聯盟,有人想利用凡雷恩的怒火,她想大聲呼喊這樁陰謀,但從胸口溢出的血液一點一點帶走她的意識,眼皮就這麼閉上了。
小女兒仍然擔心母親的安危,偷偷掀出一點點門縫望出去,但映入眼簾的卻是母親鮮血如注的模樣,嚇得摀住嘴,眼淚撲簌留下,而這樣微小的舉動被黑袍男人發現,一個毫不留情的手起刀落,小小的生命就這樣殞落,死去前最後一眼是那男人純白的髮絲垂落在臉頰旁,以及父親凡雷恩驚慌失措的表情。

雲雀輕快的聲音提醒故事結束,沃菲渾身冷汗的喘息著,太過逼真的死亡體驗以及令人髮指的真相讓她無所適從,冰原雪域所流傳的獅子王城的歷史根本是被誤導的謠言,回想起次元圖書館第一章的傭兵故事,純白的法師、恐懼光芒的眼神,一切都像極了黑魔法師。
被這個猜測震驚的緊握雙拳,暗自發誓為了楓之谷、為了凡雷恩,她一定要殺了一切的罪魁禍首。
    為了告訴凡雷恩真相,沃菲跨越另一個山頭,在冰原雪域鎮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潛入凡雷恩的城堡,感應到入侵者的凡雷恩坐在王座上等待侵入者的靠近,發現是先前被伊菲雅附身的冒險者,急切的上前要她再個塑自己伊菲雅在哪裏。
   「就在你身旁。」沃菲如實道。
    看著眼前女冒險家的認真眼神,凡雷恩嘆了口氣,他果然又看不到伊菲雅了,但至少知道她還在自己身邊。揮手要她離開自己的城堡,然而沃菲堅決地說出她在次元圖書館看到的真相,聽她詳細描述的場景真實的就像在現場一般。

    凡雷恩被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征愣地思考著,黑魔法師是兇手,但那又如何,聯盟的確入侵了他的城堡、傷害了他的人民,無論如何逝去的人們再也回不來了,知道黑魔法師師親手殺害伊菲雅的事實讓他難以承受,他寧可選擇認為這是冒險家為了讓軍團長和黑魔法師之間出現嫌隙而編纂的故事,儘管他早已拒絕希拉邀請他一起去奧術之河等待那位大人的最終計畫。

    被下達逐客令的沃菲離開城堡,但她不會放棄幫助凡雷恩,只要一有空就會到城堡以對戰的名義看他,甚至透過伊菲雅的回憶製作曾經美好的物品(冰凍玫瑰)裝飾城堡,希望幫他走出失去摯愛的痛楚,讓凡雷恩聯感到孤獨痛苦的時間都沒有,久而久之凡雷恩也從厭惡擅自入侵的冒險者轉變成習慣她的存在。
    雖然這樣平淡的日子也不錯,但沃菲知道為了凡雷恩她還有件事必須做──參加聯盟對抗黑魔法師。
    她鄭重的告訴凡雷恩自己不久就要為了討伐黑魔法師而離開這裡前往聯盟徵召地區,凡雷恩沉默了許久說道:
「妳們絕對贏不了那位大人的。」
「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為了你而作戰。」沃菲堅定地說著。
「為什麼妳這麼執著這裡,這麼執著我?」凡雷恩有些激動的抓住她的肩膀怒吼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失去冷靜,好不容易習慣她的存在、她的微笑,卻要失去這份溫暖的心情撕裂著他。
「因為我、我......,如果連這樣的機會都放手,伊菲雅和你就永遠不可能從詛咒中離開。」沃菲很想直接地向他告白,但那份衝動再戀愛新手的怯懦下又縮了回去。
「......妳還真是笨蛋,詛咒是報仇的代價,是我應得的,那位大人可是超越者,光憑聯盟的力量是不夠的。」
「這次敵對者也會加入,他是我們對付黑魔法師的最後手段。」
「如果我希望妳不要參加呢?」
「對不起,但我真的很想幫你。」
凡雷恩嘆了口氣,轉身從寶箱中拿出一枚閃著光亮的玫瑰胸針交給沃菲,那是他原本為了伊菲雅做的充滿守護力量的飾品,但伊人已逝,他不希望身邊再有人離開了。
「這是伊菲雅的遺物,妳一定要活著將它還回來。」親自幫沃菲別上,眼神專注地讓他沒注意到因過近的距離而臉紅的沃菲。

「我會的,謝謝你!」沃菲微笑著對凡雷恩揮手,為了趕上聯盟徵召時間她不得不提早離開,最終也沒能將那句喜歡告訴凡雷恩,但滿足地抓緊胸前的別緻胸針,臉上抑制不住幸福的微笑。
    她決定了,如果自己能活著回來再向他告白!

四、雖是結局,卻是新的開始:

    
    在敵對者將飽含大家意志的劍刺入黑魔法師心臟的瞬間,所有被黑暗浸染的生命們開始回復到原有的樣子,沃菲和蘿賽特喘著氣的看著恢復光明的世界,她留著眼淚興奮地抱住蘿賽特哭泣,身邊的伙伴一個一個變成艾爾達斯粉塵消散,自己也差點筋疲力盡的倒在怪物群中間,她總算能過回去見她始終掛記在內心的愛慕之人。
    揮別蘿賽特、拋開慶功宴的她回到那片雪白的景色,她熟練的翻過一個一個山頭,卻在即將抵達獅子王城前被冰原雪域的長老們阻擋下來,她警戒的拿起矛武器擋在身前,但長老們卻低下頭來向她道歉,並撤銷了先前的驅逐令,冰原雪域的人們不再將她視為敵人,沃菲點了點頭後超越長老們前往城堡。
    長老麼笑著說到「簡直是戀愛少女的樣子呢。」

    急切地推開大門,以往充滿奇特怪物的地方都變得空蕩無比,也不再傳出怪物們的吼叫聲,甚至連幽靈們都不見蹤影,察覺到異樣的沃菲來到王座前,看到凡雷恩跪在地板上看起來很是痛苦,沃菲衝上前抱住他。

「看來你們真的成功了,我感覺不到那位大人的存在。」
「是的、是的,我們打敗黑魔法師了,這座城堡的變異騎士們都不見了,但是靈魂們......我沒看到他們。」
    難道自己只是白費力氣嗎?始終沒能讓凡雷恩看看他的人民、他的妻子。

「凡雷恩。」一個微小柔軟的聲音說著,但是誰也沒注意到。

「凡雷恩。」那聲音比方才大了許多,沃菲和凡雷恩同時抬起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那瞬間,城堡中不曾出現的聲音與鬧事的嘈雜聲響起,就好像穿梭時空回到幾百年前的盛況一樣,城堡泛起藍色的光芒,幽靈們慢慢顯現自己的模樣,圍繞在凡雷恩的身邊,其中最前方熟悉的身影揚起溫暖的微笑看著凡雷恩。
「伊菲雅!」凡雷恩顧不得自己身體被抽離力量的虛弱與疼痛,跌跌撞撞的向伊菲雅抱去。

「王,凡雷恩,我的王,你總算能看到我了。」伊菲雅王妃流著眼淚輕拍凡雷恩的頭,試圖安撫他顫抖不已的身子。
「真的是妳......求妳別在離開我身邊了,我需要妳。」
「對不起,讓你獨自一個人這麼久、讓你承擔了這麼多的痛苦,但是我恐怕無法留在這裡了。」
「不要走!伊菲雅,我要怎麼做才能把妳留下來!」
「我最後的心願就是能和你相見,沃菲小姐幫我完成了願望,能和你像這樣說到話我真的很幸福......所以」
    伊菲雅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凡雷恩緊張的抱緊她。
「不要離開我!沒有妳的這座城堡,我就沒有活下去的動力......」
「我的凡雷恩,你願意答應我最後一個任性嗎?就像你為了我而在這個天寒地凍的環境打造的玫瑰園一樣。」
「我會的,只要妳開口,無論是屠殺傷害妳的人類還是破壞這個世界我都......」伊菲雅離開他的恐懼讓他雙眼發紅,獅子王的鬃毛逐漸覆蓋他的臉。
「噓,我的凡雷恩、我的王,聽我說。」伊菲雅輕撫著他的頭讓他恢復冷靜,輕聲地說著,就像以往安撫他易怒的情緒一樣。
「我希望你能帶著我、帶著你的人民的請求,連同大家的份一起幸福的活下去,我會在彼岸盡頭等待你的到來。」
「那麼我就先過去找妳!」凡雷恩想抽出他的大劍自刎,但是被伊菲雅阻止。
「但──是!如果被我發現你不是幸福的活到生命終點,我可是會生氣先走的喔!」伊菲雅佯裝生氣的嘟著嘴。
「沒有妳在的地方,我怎麼可能會幸福......」凡雷恩眷戀地依偎著伊菲雅,落寞地說道。
「你一定辦的到的,你可是大家尊敬的王啊,而且......還有沃菲小姐在呢!」
    突然被點名的沃菲怔住,看向伊菲雅柔和的笑容。
「沃菲小姐,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請求,請代替我讓凡雷恩幸福。」
「對不起,伊菲雅王妃。」沃菲鄭重的道歉。「我沒有辦法代替妳在凡雷恩王心目中的地位,但是我絕對不會讓凡雷恩再次感受孤獨,不會再讓他感受背叛以及憤怒。」

    漸漸失去黑魔法師力量的凡雷恩再也支撐不住獅子王城的詛咒,被禁錮的靈魂們回到該去的地方,包含王妃的靈魂。

「謝謝妳,能夠認識妳真的太好了,但是看來我的時間差不多了。」伊菲雅變得更加透明,身子隨著天空的光芒飄去,所有的靈魂們都一臉幸福微笑的往天空飛去。
「伊菲雅、伊菲雅!」凡雷恩想再次抓緊伊菲雅的手,但這次卻穿透過去。
「凡雷恩,我愛你!」伊菲雅在最後深情的親吻著凡雷恩,隨即便飄向天空的光芒。

    光芒消失,熟悉的聲音也消散,城堡再次變得空蕩寂靜,但不知為何身體卻沒有以往冰冷,凡雷恩回過神來,見到沃菲緊緊地從後背摟住他。
「謝謝妳讓我再次見到伊菲雅。」凡雷恩道謝著,但眼神還是掩不住失去愛人的落寞。「這個城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如果妳有想要的東西就拿去吧,看是塔頂的寶物、王權、還是......曾經的軍團長的首級。」

「我會堅守我的承諾守護著你,還有......即便不是伊菲雅王妃的請託,我也會依照自己的意願留在這座城堡裡,因、因為......」沃菲害羞到有些結巴。
    深呼吸後鼓起勇氣,沃菲摘下胸前的玫瑰胸針交給凡雷恩。「謝謝你借給我的胸針,它救了我一命,雖然我代替不了王妃,但我是真心愛著你才留下來的,我不會取你的首級。」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凡雷恩愣住,他沒想到這個總是擅闖他的城堡、擅自給他伊菲雅仍然在身邊的希望、擅自告訴他不知真假的歷史真相的冒險者,甚至擅自去討伐黑魔法師只為了將他從憤怒的詛咒中解放,居然是因為有著那樣的心情才做了這一切。
    想起幾百年前的國家,他好久好久都沒有體會到這種被人愛著的感覺,頓時心中一暖,他將胸針推回去。
「拿去吧,伊菲雅已經不在了,那個本來就打算給妳的。」
    沃菲緊握著胸針,暗自發誓會一輩子珍惜著。

「妳讓我想起百年前的一位勇敢的傭兵,普通人的身軀卻妄想和超越者的力量對抗,明明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仍然守護住了世界,他的名字是......」
「琉德。」「琉德。」沃菲的聲音與他重疊,講出了同一個人名。
「妳知道他?」
「是的,我看過次元圖書館的書了,裡面有寫到。」
凡雷恩扶額,看來之前沃菲說黑魔法師是兇手的事情是真的了,自己居然成了被利用的棋子,但一切已經過去了,心中不在像以往一樣憤怒不已。
「雖然是普通人,但他卻不是一個人,和同伴一起點燃了召集英雄的烽火塔,就像這次黑魔法師遠征隊一樣集結了大家的力量,我們才能抓住難能可貴的機會戰勝不可能。」
沃菲上前握住凡雷恩的手,揚起微笑。

「所以,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

(楓之谷世界篇)-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19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妹控階乘波浪符
那個臉紅有點香哦

10-13 15:16

狼葛格
哇幹你有收到通知喔?10-13 15:21
伊澤想喝塔里克牛奶
好色喔...你好會

10-13 15:36

狼葛格
沒有啦我只是饞他身子[e15]10-13 20:50
太陽
等等...好香....

10-13 16:17

狼葛格
謝謝太陽覺得香[e17]10-13 20:50
白煌羽
哦哦哦(遞茶

10-13 21:20

白煌羽
寫個跟惡魔有關的如何(惡魔粉

10-13 21: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frannie30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IG交換繪拿到圖惹!... 後一篇:第一次勇造投稿...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gpjvyytt
黑色倖存者就是一款垃圾遊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