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10)

作者:KAGAYUKI│2020-05-31 22:32:21│巴幣:102│人氣:75

        上一集按我




        「「「「…………………………」」」」

        在我們四人……正確來說有兩位是透明的靈體,彼此呆滯地互相凝望,長達了十多秒後,琉璃首先做出了反應。她再次掏出剛剛和魔獸戰鬥的——那不知何時又從長劍變回短刀的神奇武器,反手護在胸前,另一手則擋在了我的面前,將我護在身後。

        「悠真同學,待在琉璃背後!」

        「誒!?好、好的……」

        突如其來的事件,令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於是我選擇了聽從琉璃的指示,至少他應該在這方面是專家……吧。

        而那兩個謎之靈體也迅速明白了狀況,少年對著少女大喊:「糟了,是『那些傢伙』……凜,快逃啊!」

        「但,但是哥……潘朵拉還在那裡……」

        少女如此說著,右手則指著剛剛被我們打到的魔獸——潘朵拉,那就是它的名字嗎?未免太不吉利了吧?雖然那東西的確很不妙,我們兩人差點就被殺掉了……

        「等一下再想辦法,我們兩人得先逃才行!」

        語畢,被名為凜的少女稱作哥哥的少年,一把抓住她,兩人回頭憑空穿過了教室的門,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別想逃跑,琉璃有事情要問你們——」

        琉璃追了出去,但門後的走廊上頭,什麼東西都沒有。

        「…………可惡,還是讓他們跑了。」

        確認周遭暫時沒有危險後,琉璃把她的短刀收了起來。

        「那兩個人……跟剛才我們打倒的魔獸有關係嗎?」

        「嗯,琉璃認為兩者之間是有關係的……這代表還是不要留在這裡比較好。悠真同學,我們先離開學校再說吧,琉璃待會在跟你說清楚狀況。」

        「我也這麼覺得,連不清楚詳情的我也覺得此地不宜久留啊……總有股不詳的預感。」

        於是,在琉璃的護衛下,我們一路來到了學校外頭——很幸運的是,我們沒有再遭遇奇怪的怪物了。

        「放心吧悠真同學,到這邊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是嗎……終於啊。」

        終於搞一個段落了,總覺得今晚好漫長……

        「那麼,該進入正題了。」琉璃說了下去:「既然悠真同學看到了那麼多,不好好說明也不行了呢……那個,悠真同學,接下來琉璃說的一切可能依常識來說十分荒唐,還請你相信琉璃。」

        「也沒什麼好不相信的吧,反正都看到那種怪物了……」

        「這樣的話,琉璃就開始說明了……」

        「嗯、嗯……」

        我吞了吞口水,準備面對琉璃要告訴我的一切——

        「琉璃就直接切入主題了……悠真同學,你至今一直在尋找的,所謂都市傳說、超自然事件,多半都是真的。」

        「——幽靈、妖怪、魔獸、惡魔……這些常識中只存在幻想世界裡的事物,全都是確實存在的,我們稱之為——妖魔。像剛才的那隻魔獸就是其中一種妖魔。」

        「妖魔……?誒,稍等一下,你說都市傳說、超自然事件都是真的!?也就是我做的一切並不是沒有意義囉!」

        「是的,可以這麼說沒有錯……是說悠真同學,意外地冷靜呢,居然把問題著重在這種小事情上頭……對異常事件的接受度好高啊。」

        「剛才也說了,親眼看過那種東西之後我已經什麼都見怪不怪了啦。」

        俗話說得好——百聞不如一見,就是這種感覺的吧。

        「既然這樣,琉璃就繼續說下去囉?另一方面——人類之中,有著像琉璃這樣的異能者……換個說法就是超能力者,使用著各自不同的能力與妖魔戰鬥,保護大家。」

        「異能者……超能力……是指琉璃你剛剛跟那個妖魔戰鬥時,刀身放出的橘光嗎?」

        「這個嘛……琉璃的狀況比較特殊,不過悠真同學可以這麼想就好,大致上就是這麼一回事。」

        「喔~原來如此……我大致了解啦。異能者跟妖魔……哈,搞得像小說裡頭才會出現的情景似呢。」

        「對一般人來說,的確是很像幻想出來的情節……但是呢,像琉璃這樣的異能者還有很多,他們可都是非常認真的為了大家的安全在奮鬥呢!」

        「這樣啊……」

        為了平民百姓,暗地裡與妖魔對抗的異能者……好像神秘英雄一樣呢。

        「對了琉璃,可以問一個問題嗎?你的能力是什麼啊?我試著回憶了一下剛剛的戰鬥,還是沒有頭緒……」

        基本上,全程就只是看到琉璃俐落地揮舞著短刀,即便那隻妖魔位於攻擊範圍之外卻仍然被命中。最後整把短刀甚至突然變成了長劍……

        「琉璃的能力嘛……嗯,告訴悠真同學也沒關係。」只見琉璃拿出了剛剛那把短刀:「首先,這把武器的名字是『穆恩』,你可以想像成是特殊的魔法武器。」

        「因為自身的一些特殊體質問題……其實琉璃是沒有辦法直接使用能力的,所以就借助了穆恩的力量——穆恩它就像是替斷路中的電器用品重新接好電路,所以琉璃在穆恩的輔助之下,就能夠使用自己的能力了。」

        「輔助的魔法武器啊……原來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呢。」

        「是的,不過魔法武器的存在相當稀少,像這把穆恩就是爸爸交給我的……像是祖傳寶物一樣的存在——離題了,還是回來解釋琉璃的能力吧,雖然可能不太好理解就是了。」

        「琉璃的能力……還是先直接演示一次吧。」

        琉璃右手拿著穆恩,左手則拿起了不知道誰丟在路邊的鋁罐,然後橘光粒子再次顯現,這次包覆了鋁罐——

        「……誒!?」

        待粒子散去後,琉璃左手的鋁罐變成了……一塊小石頭。

        「等等,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是琉璃能力——被稱為『事象欺瞞』的存在,可以將琉璃接觸到的物體轉換為類似其他物體的存在……但是只要一離開琉璃身邊,效果就會衰弱的很快然後解除,你看——」

        琉璃將那顆石頭拋出,在空中劃出一道曲線,結果石頭尚未落地,在一陣模糊不清的粒子顯現後,石頭變回了鋁罐,與地面碰撞發出了響亮的聲響。

        「哇喔,好厲害……」

        超能力這類的東西,即使親眼見證了依然令人驚艷,尤其琉璃的異能又如此的神奇,如同魔術一樣。

        「這沒什麼,很基本的應用而已……對了,其實悠真同學今天不是第一次看到琉璃使用異能了呢。」

        「誒?但是,琉璃你之前也沒拿出過那個叫穆恩的短刀吧?你不是說你是靠它才能發動能力的嗎?」

        「這個嘛~悠真同學你看了就會知道了呢。」語畢,琉璃再次使用了能力,這次粒子覆蓋了穆恩,然後化作了一台相機

        「嗯……?等等,該不會是那時候的……!?」

        這個外型,這不是當初朝婭學姊跟幽靈狼對決時,琉璃一直拿在手上的相機嗎?

        「答對了呢,那時候琉璃拿著的相機就是穆恩偽裝而成的喔——畢竟悠真同學你想想,要是那個『幽靈狼』真的是妖魔的話大家就危險了,琉璃可是一直保持著警戒的呢。」

        「原來琉璃你考慮的那麼周全……還好那只是一場鬧劇,不然大家就危險了啊。」

        「……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情,琉璃會盡全力保護大家的。」

        「唔……還真是可靠啊。」

        琉璃的實力的確值得信賴,能跟那樣的怪物交戰,還幾乎躲開了所有攻擊……

        「儘管交給琉璃吧!那麼回到剛剛的話題……其實琉璃的能力就這基礎之上,還有另外一個應用,也一併告訴悠真同學好了。」

        「這主要是戰鬥時的應用……也是剛剛和妖魔戰鬥時所使用的部分。」

        琉璃向著空氣揮擊,然後剛被丟出去的鋁罐上頭出現了粒子形成的斬擊軌跡,鋁罐輕易地被切成了兩半。

        「確實剛才有出現過類似的招數……不過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這個嘛……就要從琉璃能力的原理來解釋了。所謂的事象欺瞞,顧名思義有著欺騙他人的含義存在。也就是說,琉璃改變的是眾人觀察到的結果……」

        「——如果一件A事物被所有的人都認作是B的時候,某種意義上來它作為B的存在就不會有任何人表示意外,相當於直接化作了B。剛才把鋁罐變成石頭的效果也是,實際上是悠真同學你所見的那個橘光粒子,令大家對這個鋁罐的觀測結果都變成了石頭……」

        「等一下,好深奧的東西,怎麼感覺突然講起物理學了!?」

        「就算是超能力,也是能和物理學扯上關係的呢。」

        我突然覺得頭有點痛……

        「……好,琉璃你繼續說下去吧,我還在能接受的範圍內。」

        「好的,戰鬥的時候就是這個應用,琉璃將「揮空」的這個觀測結果以能力改寫,被大家認定是「砍中」之後,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也因為需要一點點時間,敵人看起來就像是被延遲一秒的斬擊命中一樣……對了同樣是有距離限制的,依琉璃的經驗來說,平常攻擊的範圍大概在3~5公尺左右,狀態很好的時候最高有砍到十公尺遠的目標過呢。」

        「嗯……呃……大概理解了,一把短刀的攻擊範圍有5公尺遠也是挺厲害的……倒是那個狀態很好是什麼啊?」

        「誒……琉璃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好,有時候能力使用起來就是特別上手……」

        「哦哦~類似玩遊戲、打球時手感那類的吧,我懂我懂。」

        我真的懂嗎……應該吧?畢竟這種東西不太能用常理理解的吧,只能從現實中取一些比較相近的例子。

        「等一下,既然你說五公尺內的距離都可以依靠你的能力改寫事實為砍中敵人的話……那剛才的戰鬥中為什麼還要特地將外型擬態成長劍啊?」

        「關於這個的話……簡單來說,人的體內存在著發動能力必須的魔力,而琉璃的能力能辦得到事情非常多,理所當然的魔力消耗非常巨大。」

        「……因此穆恩平常的短刀模式其實是個拘束器,限制出力的狀況下就能避免魔力消耗殆盡……大概是這樣。順帶一提,如果魔力徹底消耗殆盡是會昏過去的,在戰鬥中非常危險,而琉璃魔力的持有量,其實不怎麼高的。」

        「剛才跟那隻妖魔的戰鬥中……總覺得維持短刀模式可能會打輸,迫不得已才這麼做的,平常琉璃是不會輕易使用長劍模式的。」

        「原來如此……稍微有點麻煩呢。」

        儘管琉璃有著相當實用的能力,卻有著重重困難啊。先是得依靠魔法武器的輔助、然後又是能力的消耗……

        「琉璃以前也常常跟妖魔交手的吧?感覺好厲害啊~明明有身體有那麼多限制……」

        「嗯……確實是蠻多與妖魔交戰的經驗的,最初也遇到很多問題……不過習慣這套戰鬥方式之後也就沒什麼困難了。」

        「——對了悠真同學,趁這個機會順便說一下好了。其實……琉璃國一的時候來這裡就讀國中,就是因為和爸爸來調查某個妖魔的事件。」

        「誒誒誒!真的假的!?」

        「是的……那時候跟在爸爸後身邊學習的,後來事情解決後因為爸爸在其他地區接到委託,也就跟著轉學了。」

        「原來是這樣……」

        當我日復一日過著平凡的學生生活時,我的同學居然在暗地裡除妖……

        「——等等,那麼說的話,這次該不會也是……調查完事件,就要轉學了?」

        聽到我的問題的瞬間,琉璃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神情,但那表情很快地便消失不見,變回了原來平靜的琉璃:「關於這個的話,悠真同學不用擔心,爸爸說琉璃可以在這裡好好的度過三年的學生生活的。」

        「這樣啊……嚇死我了。」

        「那、那個悠真同學?為什麼要這麼替琉璃擔心?」

        「啊?擔心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們是朋友對吧?我可不希望琉璃消失呢。」

        「誒……」

        聽到我的話語,琉璃的視線慢慢地飄向了地板,雙手壓低了貝雷帽蓋住臉龐。

        (奇怪……我又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了嗎?)

        於是琉璃轉過身子背對了我,大聲說道:「琉、琉璃差不多該走了……總之,悠、悠真同學,今晚的事情希望你暫時先保密,不要告訴社長他們好嗎?可以的話琉璃希望別讓無關人員捲入與妖魔的戰鬥。」

        琉璃往前了幾步,我們之間有些了距離,她突然停了下來轉頭看向我,說:「那個,在和妖魔戰鬥的時候……謝謝悠真同學你的幫忙……但我剛剛也說了,不希望無關人員捲入,所以悠真同學,調查就到此為止吧?明天就像以往一樣……就可以了。」

        「這樣啊……我想也是呢。那麼琉璃,答應我啊,不要過度勉強自己去戰鬥喔,我可不希望哪天看到琉璃不在社團了。」

        「嗚……琉、琉璃知道啦……」

        於是琉璃再次轉身,快步離我而去。

        「好啦,沒什麼事情我也要回家了吧。時間也真夠晚的了……今天又得很晚才能睡了啊。」

        「真是的~怎麼感覺進了超自研之後常常熬夜啊?」

        「不過,妖魔、異能者嗎……」

        想想真是神奇的存在,我從來沒思考過有這種可能性……

        「唉,反正都答應琉璃要當作沒看到了,我還是趕緊回家睡覺吧。」

        

        「我回來了……」

        說是這麼說,家中一片黑暗,一盞燈也沒開,可預想到的——家裡一個人也沒有。

        看了看門口的鞋櫃,有著三個空位,一個是我的鞋子,至於另外兩個……

        「搞什麼啊,老爸老媽又跑去哪裡玩了嗎?」

        是的,我的雙親如同受到商業之神眷顧一般,打從我有記憶以來便屢次經商成功各種賺錢,賺了一堆之後前幾年年紀輕輕就退休了。

        ——不過這兩人也是挺神奇的,表示有為我留了一筆錢之後,剩下的就被他們拿去「娛樂」了,三不五時就跑去奇怪的地方旅遊。極度愜意的退休生活,有錢真好……

        結果打開手機一看才發現,他們兩個今晚確實有傳訊息跟我說不會回家……不過差不多是在我被琉璃甜殺的時候。

        反正那兩個人放著不管過個幾天就又會出現了,怎樣都無所謂。

        「等等去洗個澡趕快睡了吧,好累……」

        然而,意外總是會在這種時候發生。

        我才想說進去房間拿個換洗衣物,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就在我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兩個人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一男一女,還都穿著水無月學園的制服……

        「……」

        「……誒,什麼?現在什麼狀況?」

        碰。

        奇怪的資訊瞬間充斥著我的大腦,我只能先關上房門讓自己冷靜一下,試圖去理解狀況。

        「呃……」

        首先環顧一下四週。

        (這裡是我家啊……)

        再仔細地看過一次週遭的環境。

        (也不像遭小偷啊……)

        「………………」

        我再次打開房門,那兩個人似乎是被我嚇到了,從剛剛我開門時就僵在那裏,現在還是一樣。

        仔細一看,他們的下半身是半透明的,接近地板的部分更是完全看不清。

        「………………」

        「的!撞鬼啦!?琉、琉璃,快打給琉璃……」

        正當我想再次關上房門的瞬間,兩人之中的男子出聲了,令我停頓了一下。

        「——喂喂,等一下,有話好說!」

        「……等什麼等啊!?你們是妖魔吧?我可不想被殺掉啊!」

        「誒?果然你是普通人類?那就更好說話了拜託你等ㄉ——」碰!不等他說完,我立即關上了房門。以背部抵住房門,掏出了手機。

        「琉璃的電話號碼……琉璃的電話號碼……在哪裡啊!?我需要除靈專家……」

        「——不,就叫你等一下了啊……」結果,那個男子居然從旁邊的牆壁穿了出來!

        「嗚啊啊啊!?果然會這樣,我還不想死啊啊啊……」

        可惡,旁邊有沒有什麼可以……

        隨手往口袋一抓,居然抓到了一個護身符,這好像是我在今天下午展開調查之前,隨手放進去的,姑且保個平安……的那種感覺。

        (不不不,護身符怎麼可能對妖魔有用啊,但是……我也沒得掙扎了!)

        「唔喔喔喔喔!吃我這招,土公護身拳!」

        我的右手緊緊握住護身符,用盡全身力氣(外加無限祈禱這個行為有用)朝那個妖魔灌下去!

        「誒,那個該不會是護身……等等啊,我就說等一ㄒ噗唔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我拳頭與他的半透明身體相碰的瞬間,釋放出有些耀眼的光芒,然後他發出了慘叫往後飛了出去,還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就像馬克被巨兵的粉碎神拳揍飛時的畫面一樣。

        「……啊咧,結果還真的有用?不對,現在不是遲疑的時候了,得趕快逃跑然後通知琉璃才行!」

        「哥……你沒事吧……!」

        或許是因為我剛剛那拳令男子發出了慘烈的悲鳴,原本還待在房間裡的另外一人也從牆壁穿了出來,不過他完全無視了我,馬上飄向了被我揍飛的男子身旁。

        「凜……我沒事的,大概……」

        從我這個角度,還能看到他露出了笑容令對方不擔心。但看上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他被我揍完之後,原本就有些半透明的身體更加透明化,彷彿快要消失了。

        土公神……好強!

        「——誒,等等,凜?」

        我今天是不是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確定自己暫時從危機脫逃後,腦袋快速地運轉了起來——腦袋閃過了一個片段。

        然後我走進仔細一看,發現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你們兩個,莫非是剛剛在學校遇到的那兩個幽靈!?」

       

        「所以你們兩個到底跑來我家幹嘛,也不說清楚話就在那邊亂……」

        現在的我,反坐在書桌的椅子上看著床邊的方向——那兩個幽靈正安分的坐在那兒。不過女孩看上去十分的怕生,其實有一半的身體躲在了男子後方。

        而為了預防萬一,我現在兩手都抓著護身符,他們一旦亂來就來上兩記土公護身拳……我是這麼想的。

        「不,明明是你不聽我說話啊,我一直叫你等一下欸。」

        「呃,好啦……這我確實得道歉,剛剛實在是太慌張了。所以……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一路跟蹤我回家要幹嘛?還有,剛剛跟我一起的女孩子說我們打倒的妖魔跟你們有關係,是這樣嗎?」

        「喂喂,問題好多啊……等等放下你的手,我一個一個解釋就是了……」

        「——第一個問題,就用自我介紹來解決吧,我是水無月學園的高一生,藍原湊,旁邊這位是我的妹妹,藍原凜。為了方便稱呼,分別稱呼我們兩人湊和凜就可以了。」

        「初、初次見面,我是藍原凜……國中部三年級……剛剛造成很多不便,非常抱歉……」

        其實不特別講也看得出來就是國中生了,我們學校附設的國中部領帶是綠色的,高中部則是黃色,很好辨識。

        「也不用那麼放在心上啦……嘛,我是十六夜悠真,高一。想怎麼稱呼就……看你們方便吧,我都沒差。」

        「十六夜是吧……好,關於我們一路跟來你家的問題呢……其實說起來有些複雜,我跟第三個問題一起解釋好了,凜。」

        「好、好的。十……十六夜學長請看……」

        凜回應了哥哥湊的同時,自己離開了哥哥的背後,展示給我看的,是懷裡一隻不知何時存在的小狗。

        「這狗……也是半透明的,跟你們一樣是幽靈?」

        「聽了可別嚇到,這小狗的名字叫做『潘朵拉』啊。」湊如此回應道。

        「潘朵……喂,這不是我跟琉璃一起打倒的妖魔嗎?」

        「賓果。這隻小狗跟你們眼中的怪物是同樣的存在。其實這個樣貌才是他原來的樣子。至於變成先前那樣的原因……」

        「學校附近有間公園知道吧?潘朵拉原本是那裡的一隻流浪狗,因為凜很喜歡它,所以我放學都會跟凜去看看它……然而兩年前,我跟凜發生了車禍意外過世,而車禍地點,就在公園前……也就是潘朵拉的面前。」

        「然、然後我和哥哥,因為還有想做的事情,就成了幽靈而沒有轉世。而潘朵拉它、它……」

        儘管妹妹凜試著想補充說明……不過似乎是怕生的原因,後半段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還是讓我來吧。雖然是我推測,但潘朵拉可能覺得是它害死了我們兩人……畢竟如果我們不去看它我們將不會有事情了。

        「……所以潘朵拉後來過世後,那股悲傷的執念讓它成為了妖魔,然後引發了某種程度上的狂化詛咒——有時候,潘朵拉他會突然變成無比巨大的魔獸,攻擊一切我和凜以外的人。大概是為了保護我們吧。」

        「執念化成的妖魔……的確是挺有可能的。」

        大概就像是電影裡頭的『怨靈』那類的存在感吧。

        「……等一下,就你的說法搞得好像有我和琉璃以外的受害者被潘朵拉襲擊的經驗過?」

        「這你倒是不用擔心,不是活人。自它出現在我們面前,這半年來潘朵拉已經消滅了五隻在學校出現過的妖魔了。」

        「哈……意外的是個好傢伙啊。不對,正確來說更像是不分敵我的狂戰士欸。畢竟我和琉璃可是完全沒有半點敵意,也是差點被這傢伙吃下肚了。」

        「只要不是我和凜,潘朵拉的確都是無差別攻擊的……請讓我替潘朵拉替你和那名異能者少女道歉。」

        「反正我和琉璃也都沒事,就不追究了……然後?帶著它跑來我家的理由是?」

        湊先是跟凜互視了一陣子,才轉頭看向我繼續回答。

        「首先,那間教室本來是我們三個的據點……因為我和凜對學校有些依戀的事情……所以成了學校的地縛靈,無法隨便離開學校。而潘朵拉則是我們兩人的護身靈。也是無法隨便離開我們的存在。」

        「那你們是怎麼跑來我家的啊!?」

        「這個嘛……其實當遇上魔力存量非常大的存在時,像我們這樣的靈體可以突破限制,附身在其上頭,而那個魔力龐大的人……」

        「……該、該不會是我?我記得琉璃說他的魔力存量很低……」

        「是的,正是十六夜你,我們剛剛其實是躲在你的身上的。也是因為濃厚的魔力令那個異能者少女在校外和你交談時沒有感受到我們的存在。更是因為如此,你剛剛握有護身符的那拳對我的傷害才這麼高。」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我魔力含量很高?我可是普通人欸。」

        「……普通人也是會有這種特殊案例的,不然網路上那些『被附身』的人是怎麼來的?」

        「原來如此……喂喂,那不就是我也被你們鬼附身的意思嗎!?好可怕!?」

        然而,湊跟凜卻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的表情點了點頭……

        我現在有股想往他們臉上灌土公護身拳的衝動了。

        「好啦好啦,這件事情真的很對不起,但是那間教室一定會被那個異能者少女盯上,她再來一次我們三個就要全滅啦!」

        「……總之,在潘朵拉療傷完之後,我有個計畫,簡單來說就是要超度他啦。」

        「超度?你們打算怎麼做。」

        「簡單來說就是讓他滿足……也就是看到我和凜幸福的樣子,而我也說了……我和凜有想做的事情,所以才無法投胎的。」

        「讓我來猜……我幫助你們完成想做的,讓你們投胎,然後這隻小狗也會跟著解除詛咒,然後投胎?」

        湊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會變成這種展開……那麼你們未完的心願是?」

        「………………」

        湊和凜再次互相對視,然後兩人同時說了出來:「我們想一同經歷高中的社團生活……」

        「事實上,我和凜分別升上高一、國三才一個月
……我剛加入社團沒多久就出事情了,根本沒玩到社團,所以,這就是我們的心願,能進行個幾次社團活動也好……」

        聽到這裡,突然想起狼月同學給的那些情報……裡頭關於這次的事情,不就是叫做「幽靈社團」嗎……?

        不不不,一定是巧合吧。

        「社團活動,我是有加入社團啦……姑且一問,湊你是什麼社團的,而凜你想參加什麼樣的社團?」

        看起來,外向的湊應該是體育系社團、凜應該是文學系社團吧。

        「我、我只要跟哥一起都行……」凜這麼回答了。

        「我的社團嘛……」湊笑了笑:「相信你有辦法的,我的社團是——」

        「——超自然研究社。」



        單回字數持續爆炸增長……然後讓大家等了這麼久真的是不好意思

        兩位新角,幽靈兄妹登場!同時本回講述了世界觀與琉璃的能力解析……希望大家不會看不懂啊!尤其是琉璃的能力......

        一言概括就是可以把自己附近的東西(能碰到效率最好)的本質改變,但實際上只是一種騙術行為,在能力解除或失效時就會變回來。

        當然,作用期間可以視作物體真的被改變,這是沒有問題的。

        大致上就是這樣了(?

        好啦!最後老樣子地~看完的各位還請留個言給我感受溫暖吧qq(不只留言還留下個GP 我當然大感謝=w=)

        喔喔等等,請讓我為終於生出來的封面灑花

        

        琉璃好香

        總之獻醜了,我的第二次電繪作品。(第一次就是廢棄方案的封面一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14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康輓
在悠真說出超自研的那一刻,那兩個幽靈大概沒救了

05-31 23:03

KAGAYUKI
你說最後一句話嗎?那其實是湊說的

湊提到的「剛加入社團沒多久就出事了」裡頭的社團就是超自研

也就是說 某種意義上湊算是超自研前輩(X05-31 23:10

太感動了,終於從教室被救出來了,量子甚麼的好難,琉璃好香在對我笑

05-31 23:42

KAGAYUKI
沒在笑你也可以說成有笑也是厲害

還有 她是我的05-31 23: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otl09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 後一篇: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igny全部
一個只有臉,沒有五官,穿著日本士兵軍服的男人,就站在離我一步之遙的地方。穿越倒數-3650 第12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