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BL】輕浮的獅子_08

作者:✚悅 洸│2020-05-30 05:17:29│贊助:0│人氣:27
  鐘文宇穿上李謹勛遞上的乾淨襯衫,換衣服的同時,感覺疲憊地打了哈欠。倒不是謹勛太久沒和自己親密而失控,而是那隻臭獅子情欲過於旺盛,沒事就往他家跑,他會來賭場除了躲人就是來喘口氣的。

  黑眼蛙在一旁見狀,提出想送經理回去的建議。「天晚了,我送文宇哥回去吧。」

  總覺得有些話說出口後,他們之間的關係起了變化,李謹勛喚起久未用過的稱呼。

  「我今天不打算回去,跟我一塊出去吃飯吧,做到肚子好餓。」

  李謹勛聽他不避諱地提及方才的激情而紅了臉,心裡隱約期待文宇哥會不會把甜頭給滿?「文宇哥要吃哪家餐廳?我現在立刻訂位。」

  「不用吃太好,就吃前面不是有間剛開的熱炒店?好久沒吃鹹蛋炒苦瓜了。」

  「今晚文宇哥想在哪過夜?」

  要是沒眼瞎都看得出李謹勛眼中閃著想要聽的答案,此時他沒了待在色鬼旁的沉穩,像極討糖吃的孩子。

  「汽車旅館。」

  「喔……。」

  他失望的語氣明顯到令人感到好笑,鐘文宇冒出壞心眼,等吃完飯再跟他說,一起住旅館,要他好好幫自己按摩身體,舒緩這陣子的操勞。

  鐘文宇很放心地搭上李謹勛的車,主要是因為他知道小獅子這禮拜在忙期中報告跟考試,比較少來煩他。

  在熱炒店兩人吃飯感覺不夠熱鬧,鐘文宇又叫來幾位下屬跟友人,唯獨沒叫上自己的好友。坐在他隔壁的李謹勛瞄到他盯著手機螢幕,上頭顯示許久的聯絡人暱稱,見他放棄地關上手機,稍稍感到鬆了口氣。

  李謹勛在心中暗自祈禱:我想跟文宇哥度過完整的一夜,拜託誰都不要打擾。

  啤酒幾杯下肚,桌上的人聊起日常瑣事或有趣的見聞,他們的老大哥不怎麼湊嘴聊上幾句,就小酌幾杯,靜靜地聽著,像在享受難得的鬧騰。

  黑眼蛙會插上幾句,接著轉頭笑著問經理,他也不吝嗇地配合答話。

  鐘文宇在符合他年紀的笑靨中得到些許安慰。謹勛本質上是個好孩子,乾淨的好孩子。

  如果要墮落,我希望是你能選擇的,在你還沒被迫跌入深淵前遇見了我,我選擇拉你一把,往後你也能選擇何時離開,而非陷入脫不了身的窘境。鐘文宇正感概著,偏偏就有人喜歡打擾他,這人不是誰,就是老不讓他如意的臭獅子。

  熱炒店不缺大分貝的喧嘩,鐘文宇一時間沒發現手機響過了,對方連續來電的情況下,他不注意也不行。

  一見來電顯示『臭流氓』,鐘文宇的心情冷了。他拿起手機,起身用手示意身旁的人別在意,繼而走出熱炒店好隔絕吵雜的背景音。

  『你人在哪?你那邊好吵。』洪永瑡坐在鐘文宇家的客廳,他還沒進門就開始打電話找人,誰叫屋主習慣在晚上開盞夜燈,到此見大門縫下一片黑暗就猜到有人跑出去野了。

  「跟大伙聚餐,沒打算回去。」他看著街道上來往的車輛,漫不經心地說著。

  『喝醉的話,我可以去接你……還是你晚點打算跟女人滾床,我順便把女人接來,我3P也行。』

   這絕對不是什麼體貼跟識時務,洪永瑡單純要看他是跟哪群人聚餐,又是哪個女人不長眼。

  「我幫你叫茶。」鐘文宇早不在乎自己的家被當成砲房了。「剛考完試鐵定想放鬆,你很久沒跟女生做了吧,最好複習一下,免得日後出糗。」

  『你擔心這做啥?我愁沒女人抱嗎?先擔心你自己吧,被我操成那樣,面對女人還硬得起來嗎?』

  「是,早給你榨乾了,所以我才不想回去,你要是不嫌無聊就慢慢等吧。」鐘文宇微笑,接著切斷通話。

  被冷處理的洪永瑡沒漏聽斷話前的細微輕笑聲,就知他故意氣人,要是為這點口角找人麻煩,免不了被譏小雞肚腸。

  生完悶氣,洪永瑡想說忙了整週,來此本來就沒要做什麼,單純想見文宇哥,既然他沒要回來,自己不如早點歇息,醒來就會看見文宇哥了。

  他洗完澡正要上樓時,門鈴響了,洪永瑡納悶地跑去開門,眼前是一名外貌清純的年輕女子,她正含蓄地笑著。

  「您好,請問是洪先生嗎?我是……!」

  女子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洪永瑡賞了閉門羹,大門用力甩上的碰撞聲還在寧靜的小巷內迴響。

  操你媽的,竟然還真的叫茶來給我喝!洪永瑡熄滅的火又從腹中竄上。

  鐘文宇沒關機,就故意不接洪永瑡打來問罪的電話,直到聽見店外傳來刺耳的引擎聲。

  心想不妙的人不只鐘文宇,李謹勛的表情也不好了。他們看向門口,陸陸續續地進來幾人,同桌的人有點眼色就認出進店的人是鴻獅會的人。

  最後進來的是洪永瑡,他故意裝巧遇地向鐘文宇打招呼。「哇,是色鬼哥耶。」他很自動地抓了一旁的凳子塞進色鬼隔壁的空位。「我剛考完期中,就想出來放鬆,剛好遇到色鬼哥,真幸運。」

  李謹勛一臉厭世地看向別處,不想和裝模作樣的噁心獅子對上眼。

  「這麼晚了,不回家休息還跑出來夜遊,你哥不會唸你啊?」鐘文宇的語氣有幾分寵溺,外人聽來是對後輩的友好,在洪永瑡聽來是滿滿的不耐煩。

  「放心,我帶了很多人來陪我。」洪永瑡仍是保持無害的笑容。「是說,今天上台報告的時候,教授誇我做得不錯,要是我這次期中有前三,色鬼哥陪我出去玩個幾天吧。」

  「永瑡,色鬼哥天生勞碌命,沒什麼空閒時間。」

  最好,有時間陪下屬玩家家酒,就沒空陪我吃頓飯!「不是有黑眼蛙在嗎?難道色鬼哥才不在幾天,賭間就會出亂子?」

  同桌的歡快氣氛霎時間被尷尬取代,隔壁桌的洪家人不管,正七嘴八舌地討論菜單。

  李謹勛沒有不悅,用一如往常的平穩語調說話。「經理,您也好久沒好好休息了,趁這機會去玩也不錯,場子跟巡店我都會顧好的。」他手裡拿的飲料杯的水面抖起了漣漪。

  「我有點醉了,你送我回去吧。」色鬼站起身,逕自到櫃檯結帳。「老闆娘,今天那兩桌都算我的,我先預付一半的錢給您,多的不用還,少的麻煩您明天打這電話給我。」

  老闆娘接過看似有兩萬的鈔票,猛點頭說好。

  洪永瑡以為他要自己送他回去,但意識到文宇哥沒看他,而是看向心領經理的意思而起身的黑眼蛙,差點就要自作多情地獻殷勤。

  「永瑡,這次請吃飯就當哥幫你慶祝,要是想續攤可以去細金那邊,好好玩喔。」他裝作熱情地向大伙揮手。「各位,盡量吃別客氣,我有事先走了。」

  黑眼蛙沒露出勝利的微笑,淡如水的表情難猜心思,他就跟在經理身後,沒回看感到挫敗的人一眼。

  出了店門,走到停車的位置,李謹勛才問站在車旁抽菸的人。「文宇哥,這樣好嗎?」

  「我早跟他說過不回去的。」他先是不屑地說完後朝李謹勛微微一笑。「難道你不想跟我一起去汽車旅館嗎?」

  李謹勛好想出手抱住眼前的人,不禁又在心中暗自祈禱,希望文宇哥不要回去。



  洪永瑡不願承認內心的失望,死要面子地待在熱炒店,直到喝到醉醺醺,小的要送他回去,他不要,叫了計程車把自己送回鐘文宇的住處。

  天色昏暗加上醉酒,他無法準確地戳中鑰匙孔,幾次失敗後,氣得把手裡的鑰匙給摔在地上。

  他放棄開門,無奈地背靠著玄關鐵門,緩緩地坐了下來。

  沒有改變……他跟文宇哥之間的關係。蠻橫得來的感情,怎能奢望會有溫馨的時候?眼前不就有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可是不這樣做,原地踏步會比較好嗎?

  他曾跟玉嫂聊過感情,不怕得罪人地問她如果當初大哥沒用卑劣的手段,玉嫂會不會被大哥的誠心感動?

  在僅有兩人的庭院,玉嫂聽他問完並沒有想像中的情緒激動。

  她小口地吃著手工餅乾,喝著現泡的名貴紅茶,欣賞園丁細心栽培出來的園藝造景,聽著石山魚池傳來的涓涓流水聲,如此悠閒淡雅的興致,在整個鴻獅會女人堆中,只有玉嫂有此愛好,對不知情的女人來說,她在惺惺作態,但知情的人明白,是習慣。

  由於他年紀尚小時就和玉嫂接觸,經常和玉嫂待一塊,總被人誤會是母子,大哥貌似也喜歡這感覺,注意起他的學業,望他做個『好人』似的,但處在這環境,學做個『好人』,簡直是笑話……你不欺人,人就來欺你。

  年邁的父親是個鐵腕,想要的就要去爭取,管他手段骯不骯髒,直到生病了,竟也感嘆起人生無常……想著要把家族洗白。為什麼人都要到最後才要悔悟?大哥說自己沒機會了,但弟弟年輕,沒獨立前,大哥都會挺著。

  以為玉嫂不想回答這話題才故意吃東西打住,在他說要離開時,玉嫂才開口。

  「永瑡,我沒有生氣。」

  「抱歉,是我太唐突。」

  「我不知道你為何要問我這麼難堪的問題,但我只能說……相遇的時機不對。你若是……唉,算了。這事別跟你大哥說,拜託了。」

  「知道了。」

  相遇的時機不對嗎?

  都怪他和文宇哥始於不浪漫的邂逅,彼此的第一印象壞得可以,要是他們是在正常的情況下相識,對心有所屬的文宇哥,他的機會並不亞於黑眼蛙對吧?

  假設什麼的都只是安慰,現實就是正因為他們相遇得不堪,才有後面的糾葛,要是沒那意外……他洪永瑡仍是驕傲的小獅子,而『色鬼』只會是個名號,他們就算見面,僅止於禮貌性地客套,接著擦身而過。

  是不是比起『擦身而過』,還能見到他,聽他損自己,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找『金宇』的確是被文宇哥說中了,他對『金宇』念念不忘。那天的氣氛很詭異,本想羞辱他的,自己卻越做越忘情,不知跟他刻意配合有無關聯?

  照理說,被脅迫的人應該滿腦子何時快點結束,但金宇沒有,他很主動,當然可以想成他只是想好過,裝高潔沒意義,不聽話是挨揍,要不就乖乖的,隨人折騰。

  做完後,他懶得理臥躺在地上的人,坐上沙發抽起事後菸。金宇稍微歇息後便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身上的儀容,看在他眼中,未免太做作。

  「你裝得正經八百,也改不了你剛被人操幹的事實。」洪永瑡哼笑地嘲諷著。

  「我只是不想讓你被人誤會。」金宇輕扯自己的西裝領口,仍是笑笑的,彷彿稍早前經歷的一切都不算什麼。「誤會何時也跟狐狸一樣會走後門了,要是被你家人知道,那多不好。」

  無預警的提醒,沒考慮太多的洪永瑡無意間語氣放軟了。「……你很奇怪。」他不該替自己擔心什麼,而是該想著如何脫身才是。

  他們之間沒有上演該有的求饒戲碼,幾番唇槍舌劍後抱在一塊,現在的對話也很平常,就像友人給予好意提醒。

  「你看起來很無聊的樣子,而我也受到教訓了,我保證不會再踏入那間酒吧,要賠償金的話,我也可以請我朋友匯錢,請放過我吧……。」

  金宇的臉色蒼白,顯然在隱忍身體不適,話語雖不太有誠意,但看在他還替自己著想的份上加上沒好處可討,放著一個人在這也不知要幹嘛?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二少爺,玉嫂來電問您怎麼還沒回去?」

  金宇認得這聲音,是和他有私下交易的小弟,其實托他的福,他一進來就把自己綁在椅上,意思意思地給兩拳,順手拿過門外的拖把水直接潑在自己身上,嘴角的血混著髒水滴在水泥地上,金宇被弄得過於狼狽,其他人瞧他濕成那樣也不想靠近,只派了個人看管,他就等啊等的,等到衣服都半乾了,小獅子才姍姍來遲。

   他不太確定真是玉嫂的救命電話,還是小弟見他太久沒出來而心生一計,打算分散二少爺的注意力,順理成章地接手欠教訓的人。金宇忍住差點露餡的笑聲,他笑自己想太多。

  「大嫂找我?」

  「說是要找您一塊去拜宮廟,求文昌帝君那求筆,保佑您考上理想大學。」

  洪永瑡熄掉香菸,拉起金宇才剛理好的衣領,一路拽到門口,開門就將人一把推出去。「滾,敢再去那間酒吧,你就死定了。」

  被推倒在地的金宇被人粗魯地拉起,在被人拖走前回頭瞇看了洪永瑡一眼,像在說:謝了。

  那時,他以為不會再見到這來路不明的男子,然而洪永瑡錯了,之後的他與人親密時總會想起金宇那張沉溺性愛中的臉,也不是說非他不可,就少了什麼?怕自己真愛上走後門的感覺,可他看不上周遭獻殷勤的同性,卻也找不到與『金宇』相像的男子……。

  金宇雖然是男的,肉體意外的柔韌,腰肢意外地纖細,騎在身上的他,淫亂得誘人,要是他的背部忽然現出象徵惡魔的蝠翼,說要榨取自己的精氣,他大概也不會驚訝。

  『色鬼』,這綽號很稱你呢,文宇哥。



  鐘文宇在昨夜被李謹勛妥妥地按摩,舒服到腦子放空後就一夜好眠到清早,意外在預設的鬧鐘前醒來,他沒叫醒睡得正熟的李謹勛,悄悄地預付了延長時數的費用便打車回他的中古小屋。

  在計程車上的鐘文宇打著如意算盤,小獅子在他離開熱炒店後就沒打電話來,肯定喝醉後被小弟們給抬回去了,現在正在洪家豪宅內呼呼大睡吧,先祝他宿醉頭痛得要死吧。

  他在心裡開著小玩笑,可一下車,看見坐躺在玄關大門前的人後就笑不出來了。

  「洪永瑡,你這招未免太陰險……。」



✚ 待續 

  上一回        ▶下一回

陰險指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95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BL|耽美|輕浮的獅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igyueg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輕浮的獅子_07... 後一篇:【BL】輕浮的獅子_09...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被共匪威脅的地球人
不要相信共匪,中國製的遊戲也不要玩。電腦手機開天窗不是好玩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