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旅行 第十二站 烏納魯 歌 (3)

作者:銀狼(Silver)│2020-05-29 15:52:20│巴幣:10│人氣:139
第68頁


  錢包不見了,手機摔成我這輩子看過最慘的模樣。那破碎的螢幕在無聲的訴說: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琴倒沒事,撥撥琴弦聽來是沒有裂痕。行囊破了個洞,我的牙刷折成半。綜觀下來,身體只有輕傷真心覺得有哪位神明在保佑。看來下次遇到什麼衰事還是少埋怨老天好了。然而,通訊器材壞了,我暫時聯絡不上我的小夥伴們。

  錢包手機的遭遇其實我並沒有多心疼,倒是沒辦法賠償艾莉莎的損失讓我比較心虛。吃完鬆餅之後來到木屋外頭,看到那個被我撞毀的小木車殘骸還有上面的殘破花瓣,我心又涼了。轉頭就是對女孩一陣道歉,她則是慌慌張張的用手語表示木車本來就老舊,不是我的錯。這完全減少不了我心中的內疚之情。

  啊……天使一枚。

  小木屋所在之處是山腳邊,放眼望去最近的鵝黃煙霧也有段距離,周圍沒什麼鄰居。回頭看木屋後面的山坡是一片樹林,一旁看到一把斧頭砍在樹墩上,旁邊放著待劈的木柴。從周遭看到的田地、晾衣繩,就知道艾莉莎很大程度的自給自足。我問她說木屋旁的一個小屋是做什麼用,一開始我以為是倉庫,但上方的屋頂卻是開合式的,小屋側邊有一條繩子,應該就是拉那個來開屋頂。

  她打開小屋向我展示裡面,雪白、黑曜、紫夜、橙橘、海藍,各式各樣顏色的花朵,不同的大小與形狀,從指甲到手掌的大小都有。我本身對植物的了解也沒有很透徹,更何況是瑪因大陸上的植物,不知有多少原生種。放眼看去小屋裡的花卉至少有十多種,她拿起澆花器去給其中幾盆澆水,再把幾盆積水給倒掉,動作細心又專業。

  這是我來到烏納魯的第三天。丟了手機失了錢包,欠人一台木車一車花,還沒算上她給我的照顧跟伙食呢。於是乎在確認身體沒有大礙,再三跟女孩保證沒問題後,我去搜集了一些木材,開始修理那被我撞的四分五裂的木車。

  木車長約兩公尺寬一公尺,左右兩個車輪的簡易木車。根據破損的零件,木車上方應該還有一個棚子遮陽擋雨。憑著小時候所學,我一頭栽進去修車。這時候在想如果有八在就更好了,那小妮子說不定可以在這上面裝個電動馬達之類的,讓木車直接進化到下個世代。

  我工作到晚餐前,還是那個女孩拉著我的後領要求我吃晚餐才發現天黑了。喔,做事果然不能太認真。

  吃晚餐前艾莉莎又給我一杯草藥香味的溫熱液體,示意我喝下去。一邊照喝一邊詢問女孩這是什麼?她回應這是烏納魯常見的養身草藥。這個草原與沼澤之國最盛行的就是草藥與煉金。液體上飄有些花瓣,是稍早在小屋裡看到的。

  就像所有的晚餐時間一樣,我介紹自己是旅人,怎麼遇到炎呱跟風,去過什麼國家,發生過什麼事,挨過什麼打。


第69頁


  我發現日記不知為何越寫越多了。嚴格說起來,是艾莉莎發現的。她見我在寫日記就好奇地想看,看了我最近寫的就問。

  對啊,幹嘛突然咬文嚼字起來。

  不確定是從啥時開始的,也許是在燈時看了一些書,或是其他一些原因我猜。腦袋撞到的關係嗎?拜託不要。完全不希望獲得一個腦袋壞掉的症狀是語言障礙。但我完全可以接受半身癱瘓,叫人造人幫我做個電動輪椅就好。怎樣?霍金就活得很滋潤啊。

  第四天中午我就修好木車了。艾莉莎看到新的木車之後有些驚訝,然後一直跟我道謝,好像忘了是我把她的車給撞壞似的。啊……真的是天使。

  艾莉莎要把幾盆花搬到木車上明天拿去賣,我想幫忙時卻被趕走了,她推著我的背要我去休息,完全不想給我幫忙。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吹口哨指示那披風去幫忙她。炎呱也想幫忙,只是他一個小小的青蛙更多只是在玩而已。

  坐在樹下看著會飛的披風幫忙金髮女孩搬運花盆,沒看到青蛙的小身影。幾天沒玩琴手就開始癢了,根據自己的呼吸我猜現在唱歌有很高的機率會被口水嗆到,所以喉嚨留到身體徹底痊癒以後再用。

  用手指撥弦,然後轉弦鈕調音。

  閉著眼睛彈著琴,如果炎呱在的話就會代替我唱歌了,可惜他野到其他地方去了。

  當我進入閉目養神的狀態後就忘了時間的流逝,類似於睡著,只是手沒有停過。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補充精神的方式。我不確定這算不算進入淺眠,真的睡著的時候會停止彈奏就是了。

  也許算是某種程度上的夢遊?因為我做了場夢,夢裡聽到了有人在唱歌,旋律是我手上在彈奏的曲子。大概是因為做夢的緣故,分不出來那聲音的男女,也很難去詳細描述那聲線。唯有感覺是很深刻的,彷彿有一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燭火,胸口一陣溫暖,心裡一片平靜。

  醒來是因為一片葉子落在鼻尖,這才停下雙手,睜開雙眼。那天色還沒黑,但已經轉成橘色的了。

  女孩跪坐在旁邊,應該是在閉目養神聽音樂。琴聲停止時她也睜開了眼睛,頓了一秒,才用食指與中指做出湯匙挖飯的動作,意思是說要吃飯了。風在她的肩膀上待著,不知是不是睡著了。而炎呱則是趴在艾莉莎頭上,瞇著眼睛嚼著一片粉色的花瓣,應該是某種我不認識的香草,一副嗑的很嗨的模樣。

  這青蛙在吸麻嗎?


第70頁


  晚餐是一大鍋濃湯配乾麵包。只見女孩往那鍋乳白色的鍋中加入了旁邊櫃子裡的罐裝的乾燥香料,那黑色的粉末看起來像胡椒但聞起來不太像、藍色的花瓣揉碎灑進去、一根手指長的樹枝直接放進鍋裡。乍看之下有點像黑暗料理,但炎呱已經泡在旁邊乘出來的一碗湯裡開心的吃麵包,想來味道是不錯的。

  看著她熟練的使用各種調味料跟草藥的動作,我並不覺得她只是簡單的賣花女孩。沒見她拿出處方箋之類的東西過,對我身體的調理都是親手做,站在瓶瓶罐罐面前、使用各種材料都沒有猶豫過,好似在彈琴似的順暢。

  她沒主動說、我沒打算問。

  觀察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每個人都該試試。

  我決定像華生觀察福爾摩斯一樣,把艾莉莎所涉獵的領域給列出來。這並非是件難事,跟著炎呱一起跟在她屁股後面看她一整天的工作,就能大致了解了她的技能範疇。接著我也發現她並不是那種哪種知識或技能特別實用或可以賺錢才學的,比較偏向興趣使然。

  一、文學知識:兒童文學。

  二、哲學知識:無。

  三、天文學知識:略懂。

  四、政治學知識:無。

  五、植物學知識:全面。從辨別種類到功能都十分熟悉,有一整整一個書櫃的相關書籍。

  六、地質學知識:實用。限於辨別是否適合植栽。

  七、化學知識:淺薄。

  八、解剖學知識:淺薄。

  九、驚險文學:懼怕。

  十、會把玩卡林巴琴。尚不確定是否十分擅長。

  十一、體能、運動神經十分不行。平地跌倒的機率是百分之五,階梯百分之十。

  十二、瞭解烏納魯關於煉金與草藥方面的相關法律與限制。


第71頁


  雖然華生最後把他列的這幾條項目給燒了,但我個人認為還是蠻實用的。剛寫完就看著艾莉莎在草地上跌倒,手上的盆栽飛出去,風迅速的飛出去接住盆栽在又飛回來扶住女生。她忙用手語說謝謝,拿起盆栽後繼續忙,結果五分鐘之後又差點跌倒。

  也許我該提高到百分之八?

  在我可以行動更加自如後,就幫忙推著花車,一起出去跟著女生賺盤纏。呼吸還沒恢復得很好,就沒打算賣唱賺錢了。雖然說可以讓炎呱代唱,但他昨天開始在嚼香草,今早還一副宿醉的模樣倒在風的連帽裡。

  烏納魯的街道人來人往,我們也不是唯一一個推車的販賣者,隔壁就是一攤販賣各式各樣熬製器具的商家,儘管我很懷疑那個花裡胡哨的湯勺到底能舀起來啥液體來,不過那老闆一見我們來就馬上過來買了盆「午夜鈴」——在午夜時會發出輕微鈴鐺聲的藍色花朵而得名——成為我們今天第一個客人。所以我還是祝福他生意興隆。

  我的肩膀有點痠痛、我睡起來頭很暈、我想要放鬆精神……諸如此類。這些是來跟艾莉莎買花的客人所說的,有幾分鐘我都不覺得自己是在陪著賣花,而是在診所幫忙看診拿藥一樣。每五個客人之後才會有一個為了裝飾而買花的出現,還有一些是為了給料理調味的,也有不少是自己要熬製草藥來買材料的。

  前幾天艾莉莎就已介紹過所有花的名字,也給過我圖鑒看,只是還沒有全記下來。客人說要什麼植栽時有時候會拿錯,這時候那女孩就會跟我搖頭,然後用手語表達顏色,讓我再去拿一次。

  因為這樣幫忙,讓我有種自己是小學徒的感覺。

  她果然不是普通的賣花女孩。看著她給一位媽媽橘黃色花朵的盆栽,並寫下花瓣的服用方法,我再一次確認這個想法。

  在空閑的時候,我就問她:妳是巫師嗎?在烏納魯,那些對草藥與煉金頗有造詣的那些人。

  然而我得到的卻是否定的答案。她並不是巫師,她父母才是。艾莉莎對煉金方面的知識並不熟悉,但在草藥方面是可以獨當一面,四周居民都常常來跟她買所需材料。雖然只是推車販賣,但她似乎是少數可以種植好健康的植物材料的人。

  話就在這邊聊死了,女孩沒提她父母為什麼沒跟她一起住。我也沒打算偷聽,或是親口問。尷尬的沉默沒有維持很久,就有個婦人想來買增加食慾的、有胡椒味道的紅色細長花朵的植栽。與對方對上視線時他停住了看著我幾秒,然後「喔」的一聲說:「你就是那個墜機的翼人。」

  其實是人類,但現在覺得解釋魔毯很麻煩,他又不在我背上,所以決定點頭微笑回應。

  這客人在我墜落時也在場,據他所稱我是他這輩子所看過的第二個因為撞上具有昏迷性煙霧而落下的翼人。他說我是幸運的,因為他見到的第一個在落下時很不幸的被馬車給撞了……那還真的蠻慘的。感謝手機幫我擋了這一劫。


第72頁


  像在菜市場一樣的跟婦人閒聊,可能應付的成分偏多,因為嚴格說起來我還在「上班」。五分鐘之後就強制結束話題,有其他客人上門,我有很好的理由回去「上班」。對方也沒有纏著我,揮揮手就爽快地要離開。

  而離開也不安靜地離開,走之前還對艾莉莎擠眉弄眼。好像有對她說什麼話,瞧她臉色逐漸開始漲紅的樣子我不需讀心也能猜出來。唉,菜市場。儘管沒有惡意,但有時候小言小語還真讓人尷尬。

  並非時時刻刻都有客人,也有閒暇時候。我靠著木車看著人來人往的石頭街發呆,有注意到旁邊的女孩抬頭看看我,然後站在我旁邊靠著木車一起發呆。這樣虛度光陰一勺茉(烏納魯的時間量詞,跟半晌的用法差不多,指的是煮一勺藥的時間。不過「茉」現在據說還在爭論具體到底是什麼藥)之後,我們又有默契的護看了一眼,她舉起手用手語問:

  第一次出門旅行很恐怖嗎?

  偏頭想了一下,我說:會,而且我還哭了。

  她又問:怕的話為什麼還要旅行?

  這個問題給我思考了一會兒,抬頭看看天空,我說:我們活在一個、看不見盡頭的世界。我們渺小,對宇宙來說我們與塵埃無異。我們所有足跡終有天會消逝,就連墓碑也不復存在。即便不願面對,但萬事萬物都有終結,接著才有新生。

  我們的存在對世界沒有意義。我們消逝後這世界依舊轉動,風拂過樹葉、鵑仍舊鳴唱。

  但此時此刻,我們在呼吸、我們活著、我們能看見也能聽見。這就是一切意義。

  我想看見世界另一端的日落、我想遠望更近的夜空、我想遇見人告訴我從沒聽過的故事。

  這是我所期待的,所以就算怕也要克服。

  聽了我的回答女孩若有所思,應該還在試著理解吧。正打算繼續搭話時,街上傳來了一陣小騷動,放眼望去,我看到一個推車跟一個大屏幕在街上遊行。看到那個屏幕上的畫面時,我發誓,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想找洞鑽。

  那張每次我照鏡子時看到的臉在那個電子屏幕上,然後推車上有個喇叭,循環播放著熟悉的聲音:「通緝此人。有消息請通報555-7078。」

  ……

  老實說我還挺感動八那個小妮子還會擔心我的,甚至出來找我。但這一副尋仇的通緝令是怎麼回事?妳是不是在藉機報復我以前把妳催眠成狗那次?我覺得一定有。

  艾莉莎呆愣著看那尋人板,然後轉頭指指看著我指指那個照片,像是在問「那是你嗎?」

  可以的話我還真的不是很想上去認親。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86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烏托邦|吟遊詩人|旅行|烏納魯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僧( ゚இДஇ゚)゚
第一次看青蛙吸麻?

05-29 18:03

銀狼(Silver)
如果你問的是我們都認識的青蛙倒是看過很多次了05-31 11:24
迷狐仙=ω=
看來弦林下次旅行的目的地是監獄了XDDD(X

05-30 01:26

銀狼(Silver)
保釋金交給0-8吧05-31 11:25
迷狐仙=ω=
如果付不出來的話米爾狐會去賺錢,最糟的情況可能會去劫獄救弦林XDDD

05-31 21: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4/1 聊些近況。咖啡照... 後一篇:[達人專欄] 【隨筆短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lan858687喜愛輕小說的巴友
校園戀愛輕百合喜劇《路邊撿到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現正連載中,歡迎到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