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57)

作者:小褎│2020-05-29 12:31:08│贊助:2│人氣:70
第四百五十七章 端王妃可自由了?

  馮梓容聽了范長安的話不住失笑:「若放在從前、我還能這麼泰然自處嗎?」

  「妳回京城時、我早遠嫁北方。」范長安說起這事,聲音又壓低了些:「後來我聽得妳的風言、莫名地為妳著急,妳不曉得,那時我還是……有些放不下的,我輸給了妳、我服氣,但是我不想輸給別的女人,所以……」

  「那些事情就別提了,堵心。」馮梓容能與范長安心平氣和地對話、乃是基於她身為邊關將士妻子的身分,並非代表她不在意范長安還繼續藉著自己提起靖王。

  她曉得她脾氣大、妒意重,但卻也改不了、更不想改。

  范長安聽了果然訕然:「妳介意?」

  「我為什麼不介意?」馮梓容似笑非笑地問道:「我說妳,該不會擋著我與盛王妃的路、就是特地來給我添堵的吧?」

  「當然不是!」范長安提高了音量,接著又抿起了嘴,略微彆扭地說道:「邊關明年開始就要在衛學那頭設立醫學,優先給我們這些將士的親眷學習,我聽說這事裡頭也有妳的手筆、所以攔了妳只是想謝謝妳。」

  馮梓容以為設立醫學的事情因為經費的原因而不可能這麼快,卻不想朝廷早從邊衛地方開始著手。「朝廷可是真正投注了不少心力,妳若謝我、還真讓我汗顏了。」

  范長安沒應馮梓容的話,又道:「其實原本這衛學的醫學也只能學些跌打損傷的,卻不想幾位王爺都說了,邊關冬日寒冷、居住不易,有許多調來北方戍守的兵士們總要受苦、甚至每年都得凍死好幾個,更不用說像我們這種將士親眷隨來的、更是個個苦不堪言,所以也就比照了京城的醫學設立,也算是給予我們這些將士親眷一個去處。」

  「去處?」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問:「是不是將士遺族的撫慰問題?」

  「妳也曉得?」范長安感到十分訝異:「馮梓容,妳究竟還藏了些什麼?」

  馮梓容沒那麼大嘴巴、將自己藉由靖王名義上呈的主意也透露給范長安知曉,但她卻能藉由靖王的名號提起這事。「我們王爺在邊關日久,偶爾也會與我說起邊關將士們的情形的。」

  范長安看著馮梓容神色淡然,僅是猶疑了片刻,便道:「也是,你們夫妻二人感情好,想來那些空穴來風的失和傳言也是假的。」

  馮梓容笑了笑,道:「家宅內關起門來的事、外人若愣是要想像也是阻不了的。」更何況靖王與她當年裝模作樣地玩了好陣子,外頭會傳出什麼夫妻離心的風言也是預料中的事。雖則當時她斬釘截鐵地認為那般遊戲起不了作用,卻不想最後不但繞進了端王妃、外頭還當真因而抓到了不少情報傳遞的管道,是以當時她與靖王的那回賭約也算她輸了,好在靖王至今也沒向她提起。

  「妳倒是坦然。」范長安哼了哼聲,又是繼續方才的話題道:「我丈夫有兩位兄長、一嫡一庶;一位因為冬日夜間夜勤而莫名地癱了、另一位則是在一次小衝突中傷了腿腳與臂膀,他瘸了一腿、一臂也不甚好使,一兩年下來,原本好好的人也被折騰得不成人樣、天天都要有架吵,但後來這衛學裡頭的先生奉幾位王爺之命強行將他們都給塞入醫學學習,有學處理傷口的、有學調配藥方子的,都是他們坐著便能做的事,雖然才幾個月過去,但他們的脾性明顯也好上許多。」

  「原本他們恁地驕傲、認為保家衛國是自己的職志,卻不想沒能馬革裹屍、而只能窩囊地窩在家裡頭看著手腳健全的人來來去去,肯定是憋屈。」馮梓容牽起了嘴角,道:「其實,他們是過來人、定也有各種經驗能夠教給後生晚輩,他們並不是無用的人,相反的還是軍伍中後生晚輩的明燈。」

  「是啊!」范長安沒再問為什麼馮梓容曉得其中事理,只道:「就算是我,也能夠感受到如今邊關一直往好的方向發展,雖然我依舊不服朝廷要和顏悅色面對羯首的事、也不信朝廷將來能與鮮托和平共處,但我們這些長期守在邊關的將士親眷們就算不怕為了大燁霍出性命、卻也不願意死在不值得的地方或者死於兩國之間的意氣之爭,梓容,妳應當明白我才是。」

  「為什麼忽地如此說?」

  「我公爹他的兄弟們也有如妳伯父一般死在北河的,雖然那時都還只是名不見經傳的百戶、千戶,卻也都是一條條的性命。」范長安抿了抿嘴,又道:「從前我不懂事,只曉得曾祖父他老人家四處征戰、很是威風,從來沒想過身在邊疆的苦處與危險,而我們范家自曾祖父以降也就沒有有實功的人出現、我也因為范家的威名漸漸不在而感到不忿……直到我出嫁以後、慢慢地了解夫家的事情,這才發現一切都沒有我想像中的天真,從前我那般孩子氣竟是如此可笑且可恨!」

  馮梓容牽起了嘴角,道:「妳也長大了。」

  「妳年紀還比我小呢!」范長安不服氣地回了一句,又道:「我不曉得妳這些年來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但肯定是辛苦的,妳──」范長安話說到了一半,便驀地住了嘴,而馮梓容也同時停下了腳步。

  那頭肅王妃與端王妃萬元真二人相偕前來、狀似親暱,而她們二人的婆母順妃也不曉得跑哪兒去了,只留著妯娌二人走著,正巧和馮梓容與范長安二人狹路相逢。

  雖然三位王妃裡頭馮梓容年紀最小,但她身為嫡子妃,是得端起姿態受著禮的,是以在范長安向肅王妃與萬元真二人行禮以後,還得由肅王妃與萬元真二人向馮梓容行禮。

  而馮梓容並未分別向兩人答禮,只是將肅王妃與萬元真二人的禮併作一塊兒淡淡地回了,這才聽得肅王妃淡淡地笑道:「這位是班校尉的夫人吧!我方才聽七弟妹說六弟妹與班夫人從前在宮裡頭學習時也是有過交集,原以為日子久了、感情也就如六弟妹與七弟妹之間一般淡了,卻不想如今……似乎還是以姊妹相稱。」肅王妃看了兩人的步伐,范長安並沒有依照禮節退後半步、而是與馮梓容並肩走著,自然有了這麼一刺。

  而這刺,顯然也是衝著范長安從前癡戀靖王的過往而給馮梓容添堵的。

  在這等時候,范長安就算再生氣、再衝動都不能回話,卻是咬著牙暗暗著急,又聽得馮梓容淡淡地說道:「肅王妃這話說得可差了些,長安她身為邊關將士的夫人,丈夫與我們王爺一般都是盡忠職守且安分守己的人,自然也多有話能聊了。」馮梓容不說假話、亦不喜歡恭維人,而范長安丈夫的名字她還是聽過的,雖然不曉得究竟是不是真如自己所說的一般好,但至少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舉動、也並未列在王府裡頭的黑名單或者灰名單上頭。

  肅王妃聽了笑了笑,道:「六弟妹心胸寬闊。」

  「肅王妃說起話來可會讓人誤會。」

  肅王妃見馮梓容上鉤,不覺也牽起了更加濃厚的笑意:「喔?誤會什麼?」

  馮梓容一揚嘴角,笑道:「好似我根本容不得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一般,事實上我可是忍著、也很聽父皇的話呢!」

  若說起馮梓容在玄州受了肅王部屬陳思顓所害的事,那是眾所周知的。而馮梓容選擇吃下了「啞巴虧」,沒與肅王府算帳也是因為她看在皇帝的面子上給揭過去了。

  肅王妃聽了笑容一滯,道:「六弟妹這話說得忒尖銳了。」

  馮梓容的笑意不減,又道:「我這不是心胸寬闊嗎?自然容了不少事。」

  一旁的范長安偷偷地打量著兩人的神情,又看得萬元真不甚自在的模樣,心裡頭雖然納罕、卻依然緊閉著雙脣看著眼前的情況。

  她雖是心直口快的性子、卻不代表分不清輕重,更何況此行一來京城可是被公爹與婆母叮囑過、莫要得罪人的,因此她就算再怎麼驕傲、再怎麼看不起那些口蜜腹劍的人們也只能忍下。

  卻仍是感到憋屈!

  肅王妃盯著馮梓容好一會兒,又是轉頭看了看范長安那般隱忍的模樣,道:「班夫人可是身子不適?怎麼神情不太對呀!」

  「真不巧,方才與我在一起可是好好的。」馮梓容就算沒打算對范長安釋出多少善意,卻也不可能讓肅王妃在這時拿范長安作筏子,因此也是率先搶了白,淺淺地笑道:「我便與她到一旁的亭子歇會兒,我瞧著妳們二人與我們想去的方向可是截然相反的,便不與妳們多說了。」說罷,又是淡淡地與范長安說了一聲「走吧!」便由著范長安向兩人行禮話別,帶著她逕自離去。

  肅王妃暗暗咬牙,卻也沒能說什麼,只是低聲斥了萬元真一句:「妳不是說了她們二人從前交惡,眼下走在一塊兒定也是范長安糾纏的、定能從中激出些什麼?」

  萬元真心裡頭也恨,卻是在表面做出恭順之色,道:「嫂嫂,事過境遷多年、本當會有變數,但我方才瞧著她們二人也是一時之間不得不走在一起,許是不喜我們、這才幫著她說話。」

  肅王妃白了萬元真一眼,道:「她不喜我、是因為我們王爺的事,我也算是被累的,妳從前在趙家得罪了她、她卻能記得這麼久?莫不是妳又對她做了些什麼?」

  萬元真被禁於端王府、僅有年節宮宴時為了端王的面子而被允許出面的這事雖則肅王妃也知情,卻只以為是萬家的背景惹了皇帝、並不知是萬元真在去年暗自對馮梓容下手的緣故,而這主要也是皇帝心慈、不願他們一家子撕破臉面。

  萬元真暗暗恨著自己身旁這位咄咄逼人的嫂嫂,又從她的話語當中不住想起當年在安秀宮裡頭的種種,甚至連同當年趙家宴會那回、趙明韻為了幫助馮梓容而冷待自己的事情也給恨上了,如此想著,心中自是更加憤懣,卻也心知自己的地位而沒能還嘴。

  也罷,左右萬家等同覆滅了,不如順理成章地將一切的「過錯」都推給萬家、也不會惹人生疑。

  「我豈敢對她做什麼?她出身馮家、又是嫡子妃,怎麼都比我這失了母族的人高上一頭。」萬元真心念電轉,緊接著涼涼地一笑,道:「嫂嫂也曉得萬家與章家素有來往,前些年章家人得罪她可是得罪狠了的,許是我伯父他們做了些什麼,連同我也一併被恨上了。」

  肅王妃一挑眉毛,語句中帶著點輕蔑:「妳伯父?怎麼不說是妳父親做了什麼?」肅王妃出身的韋家雖非望族,但好歹也是官身,對於萬家這種早已落寞數十年又跑去從商的家族自然瞧不上眼。

  萬元真適當地施了點脾氣:「嫂嫂,我爹的脾性我清楚,他性子是溜了些、卻不至於買凶殺人,倒是我伯父他身為萬家家主,這等事怎麼可能沒做過?若說是為了我而願意洗淨了手腳,難不成不會拜託交好的章家人幫忙?」她這般說起不但避重就輕,也順利地轉移了肅王妃的注意。

  肅王妃沉吟了一會兒,道:「妳若要以此讓我們家王爺與韋家替妳外家開脫、是不可能的,妳現在成日在王府、七弟也都在王府,總能藉著妳那女兒與七弟好生親近吧?首要的事,當是把七弟的心給抓在手上才是。」

  提起那放蕩不羈的端王,萬元真心裡頭便苦:「嫂嫂,他只許我待在自個兒的院子裡帶孩子,他雖在王府裡頭也是閉門不出,但是隔三差五便請樂伎往府裡頭跑、可說是夜夜笙歌!我曾偷偷打聽了回,王府裡頭本來也沒什麼額外的進項,這會卻是每年王府的年俸有多少便花多少,還當真一個子兒也不留的。」

  肅王妃可是頭一回聽起這件事,又道:「怎麼從前不聽妳與婆母說?」

  「端王府裡的管事和帳房都是他的人、死忠得很!我也是這幾日好不容易才探得的,還捱了他一頓冷語,婆母與嫂嫂都要我抓住他的心,但我能做的都盡量做了,他愣是不回心轉意、我又有什麼辦法?」萬元真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更沒提起自己打從入了端王府起除了頭幾日以外便被冷遇的事,而這等私密的事外人自然也不曉得,只當著是萬元真有孕途中失了端王的心罷了。

  「七弟從前也不是那樣脾性的人,要不我再……不,妳再和婆母說說,讓婆母挑幾個好看的、能生養的女子入端王府,妳就算想毒人、也別毒錯了。」肅王妃板起臉色來,道:「妳上次毒的那兩個,有一個是婆母暗藏的人,卻不想妳下手恁地快……」

  「我說了真是冤枉!」萬元真聽了簡直急得跳腳:「我真下手的也就是當年那一個不知天高地厚、跟我當面叫囂的那人,嫂嫂也是曉得的,那時我就是氣不過!──後來的幾個都是她們自個兒的窩裡鬥、哪有我的事?若是如今更別提了,我連遣人去藥房拿個藥材來燉滋補的湯藥、也會隨後給管事問話,我這哪是端王妃?是囚犯呢!」

  「胡說!別瞎丟了七弟的臉面!」肅王妃低斥了一句,又轉了話題道:「若妳自認為與馮梓容的關係還不算差,便是緩著些、去找她說說話,順道看看那范長安到底有什麼目的、也好打聽一下邊疆的消息。眼下我們肅王府也是得佯著夾著尾巴做人、多有不便,因此有一件也是一件了。」

  萬元真心裡頭雖是疑惑,卻也是先應了下來,又問:「二哥可在北方有佈局?」

  「不該妳問的別問。」肅王妃微微地皺了皺眉頭,又道:「如今天州與玄州那頭雖然已經失勢,但谷州這塊要地還留著,若能知道北方其他地處的消息也有利於接下來的安排,曉得嗎?」

  萬元真點點頭,溫順地沒再說話。

  肅王妃看了一眼她的神情,又道:「妳得記得,肅王府與端王府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婆母在乎的不是自己,而是希望兩位兒子都過得好,所以就算妳不能挽回七弟的心意也罷,至少得在妳能自由的時候多做點事,懂嗎?」

  萬元真聽了神情陰鬱,又道:「我明白了。」說罷,便是在一會兒後藉著肅王妃與他人攀談起來後、隨意找了個藉口離開,自然也是往馮梓容與范長安那頭去了。

  當萬元真找到了馮梓容與范長安時,兩人正與從玄州返京城參與皇帝萬壽的鞏晏平繼妻鞏柯氏說話。萬元真認出了人,腳步一滯、也不曉得該怎麼辦,卻是猶豫了半晌兒才硬著頭皮走過去。

  萬元真與鞏柯氏關係向來不好,便是因為萬家有名庶女為鞏晏平的妾曾設計謀害鞏柯氏致使鞏柯氏小產的緣故,而這事馮梓容也曾在吏部尚書趙光本的宴會上頭聽聞過,也因為當時見著萬元真拿鞏柯氏小產的事情說嘴、因而對萬元真不喜。

  那廂馮梓容與鞏柯氏一見如故,併著范長安等一共三人聊著邊疆事蹟可開心。

  鞏柯氏原本留在京城裡頭主持鞏家,後來也給自個兒的公爹兵部尚書鞏濟方給趕到玄州那頭照顧自己的男人,連帶幾個較小的、還未開蒙的孩子也都送了過去,至於這回也是因為提早曉得了皇帝的萬壽與太后的祈福佛事這茬兒而打算在京城待到年後才要回玄州去。

  馮梓容原本便關心著三國集市,而范長安長期居於河州、對玄州那頭同為邊關卻截然不同的風氣可好奇,是以這廂兩人聽著鞏柯氏說起如今三國集市的狀況也是聽得津津有味,縱是萬元真靠近了、馮梓容也沒想搭理她,而鞏柯氏與范長安二人更是一人假裝沒看見、另一人又是背對著而沒能瞧見,讓萬元真一直被晾在亭子外、頗為尷尬。

  好一會兒,當鞏柯氏賣力地說到了個段落、終於得停下來喝茶緩口氣時,馮梓容這才假意見著了萬元真,揚起了頗具深意的笑容問道:「噯?端王妃可自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85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買餅乾
[Minecraft原創立繪] 農夫村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