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56)

作者:小褎│2020-05-29 12:30:30│贊助:2│人氣:66
第四百五十六章 他們這話說得還真夠好聽的

  馮梓容是不曉得范長安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卻依然在面上泰然自若地與她一道走著。

  她曾往沙玉一遭近三年時間,回到大燁以後只覺得人生平白多了個斷層,甚至對於從前在京城裡頭的記憶也就落在馮家家宅裡以及安秀宮裡頭,每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在她偶來的回憶下皆是愈發地濃厚。

  她記憶力極好,然則在此世幾經波折後,且不言前世的瑣事已然幾乎沒法子記起來、連故人們的臉孔也早模糊成了一片,後來在懷孕乃至生產的過程中更讓自己此世兒時的記憶也逐漸模糊。

  起初,她真是有所不安,但後來卻也慢慢發現,自己或許只是「變正常」了些。

  而如今面對范長安,對於從前那位固執且惹自己嫌的姑娘,如今雖還維持著原本的記憶和印象而有些芥蒂,倒也因為自己更加成熟而能表現如常。

  馮梓容與范長安走了一段路、直到周遭都無旁人後,這才說道:「當初聽見妳與他訂婚的消息時,我覺得妳騙了我。」范長安這話說得斬釘截鐵,甚至不容人否認。

  馮梓容淺淺一笑,也沒否認,只是反問道:「為什麼?」

  范長安聽了一皺眉,道:「王妃,別裝傻了,這事都過去了、坦然些不好嗎?」

  「這裡是京城。」馮梓容停頓了一下,又道:「有時候是與否都不能由人說起,但如今妳我都為人婦,提起那些往事又有什麼意義?」

  范長安聽了冷笑一聲,道:「在京城便不好說了嗎?妳現在可是靖王妃!」卻是比從前還要愈發膽小了!──她留著後話沒說,又對於「靖王妃」這三個字的咬字極重,不帶惡意與酸味,反倒是有種對於她生份的態度表達不喜的感覺。

  其實嚴格說來,兩人還當真沒什麼交情,因此馮梓容的「生份」卻也只是平常的表現。

  或許,還過分友善了些。

  「便因為我如今是靖王妃,更得仔細了……我若不仔細,也不曉得現在還能不能與妳在這兒說話呢!」且不言兩人的身旁如今沒有近侍以外的人跟著,但周遭一雙雙眼睛可都是盯著的,而范長安從前癡戀著靖王的事又是眾所周知的,她若不適當地保持距離,還真能讓人說出個三四五來。

  范長安猛地停下步伐、轉頭看向馮梓容,而馮梓容則悠悠哉哉地停下了腳步,道:「怎麼了?」

  范長安也跟著停下了腳步,道:「妳──」

  馮梓容淺淺地一笑,道:「或許我會避重就輕、但我從不說謊。」

  范長安看著她澄澈的雙眼,道:「我自然知道妳是個聰明人、不像我從前那般蠢,妳總該會護著自己的性命吧?難不成他──難不成妳對他的心意遠比自己的性命重要?」她指的自然是馮梓容救下靖王性命的那回──那也是朝廷公告出去的,甚至在馮梓容於沙玉的那幾年間,馮家還因而隔三差五地收下了來自宮中的賞賜,由朝廷表白馮家千金的功勞、順便替她「壓驚」。卻是由於馮家千金足不出戶,導致後來的風言紛紛擾擾,更在有心人的宣揚變成諸多模樣。

  馮梓容倒是坦然:「沒有他就沒有我。」

  范長安瞪著眼、毫不客氣地問:「也不怕自己往沙玉那回就回不來了?」這言下之意,自然也是表示自己明白馮梓容被劫去沙玉的事。

  馮梓容聽了一挑眉,道:「在邊關歷練的人都這麼直接?」她曉得自己被劫去沙玉的那遭倒真不是什麼祕密,雖然皇帝公然幫她「隱瞞」了,但實際上也不是隱瞞、只是開脫,而這樣的謠言也早在多方面的努力與她親自建立的成績下逐漸平息,是以她並不意外范長安曉得這件事。

  當年靖王為了救她回來而調動了不少邊防勢力,而身為邊關將士妻子的范長安肯定也能知道些貓溺,若是因為從前的那層關係而有心尋訪、更當隱瞞不住。

  范長安咬牙道:「妳沒回答我!」

  馮梓容聽了只是輕鬆一笑,道:「我怕,怎麼不怕?范長安,妳把我想得太好了。我就只是一根筋的人,做事瞻前不顧後、而且還死腦筋,妳曉得我過去在宮裡頭的那些事的,只是我在沙玉那頭哭又怎麼了?鬧又怎麼了?哭夠、鬧夠了,我還是得想方設法回來、總不好在沙玉的牢裡嚶嚶地等人來救,不是嗎?」此時她倆身旁是沒有人的,因此馮梓容倒也不介意將事情給說白一些。

  范長安聽了一愣,接著低聲道:「我聽人說,那些沙玉人本有意許妳相位、將以重利誘使妳留在那頭。」

  馮梓容並沒有回答,只是說道:「長安,妳該與我說說,為什麼要與我說這些了,拐彎抹角是妳向來最不喜的事才是。」

  范長安深吸了口氣,聲音放得更低了些道:「不少人說了,妳被沙玉收買、要讓大燁國防洞開,還說了妳貪心不足、剿了陳思顓的勢力就是為了要接收他往鴸留的走私線路……我是左右不信的,還讓我夫君將那些散佈謠言的人都給抓起來交給齊王,約莫靖王也是曉得的。」

  馮梓容嗤笑一聲,道:「我方從沙玉回來的那一年,外頭的風聲可緊、都說我是被外族人凌辱過的殘花敗柳,我身邊的人都不敢與我說得太白、但我沿途策馬回京城時總能聽到一些,那些……只要他不信、我都好。」

  范長安聽了瞪起眼:「馮梓容,妳的心可真寬!我那時可氣極了!」

  馮梓容聽了又是噗哧一笑,道:「妳不是喜歡他?怎麼還會為了我生氣?妳別忘了,我們可是情敵。」

  范長安低聲怒嗔道:「妳們京城的人就是這般小家子氣!我豈是那般小心眼的人?且不說當時我早已出嫁,他既然選擇了妳、我自然也只能服氣,更何況妳有事了、抹黑的是他的臉,我總要想辦法做些什麼才是吧!」

  馮梓容聽了也斂起了笑意,反問道:「那麼,那時的妳能做些什麼嗎?」

  范長安語一噎,道:「不是不想做、是沒能。」那時,她的夫君一丁點兒實功也沒有、還只是名千戶。

  馮梓容笑了笑,道:「我那時也沒能做些什麼,只能窩在被窩裡頭哭、見了任何人還要假裝著沒事,就因為我曉得他們比起我來還要在意……長安吶!妳可曉得?只要他不在意、他不難過,我怎麼樣都好的。」

  范長安心中突然湧起一陣挫敗感,接著便是訥訥地說道:「怪不得,妳曾對我說過的話我都記得……那時妳說了,喜歡一個人、便希望他順遂平安,我那時做到了,卻不想還是遠遠不如妳,妳真是拚了性命的。」范長安捫心自問,若是明知會危及性命,她不曉得自己能不能如同馮梓容那般做到那一步。

  馮梓容一揚嘴角,道:「這約莫是我此生唯一能夠得意的事。」

  范長安長吐了口氣,又道:「也不過幾年罷了!想起當年那些不懂事的過往竟也覺得沒什麼可以計較、反倒是開始覺得有趣了……分明那些都是雞毛蒜皮的事,結果卻每一件都能牢牢地刻在自己心中,想來也著實可笑!卻是妳恐怕不曉得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馮梓容也沒問,便等著她說。

  范長安心直,也沒管馮梓容願不願意聽,只道:「當年拿我的荷包去害我的那個王如衣真是活該!且不說她害了妳和薛咸妼的事累得她爹被左遷吧!妳可曉得她後來嫁給了誰?」

  馮梓容搖搖頭,道:「我對於那等人的事情沒曾想要關心。」

  「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卻是讓我給撞見了!──她呀!當年設計我與一位罪臣之後私相授受,就想汙了我的名聲、進而讓我倆相爭,卻不想後來陰錯陽差、王如衣不得不下嫁給他……」范長安驕傲地一笑,道:「那人叫丁庭,通曉羯首那頭的語言、又日漸得到上頭重用,這些年也是整年南來北往的,卻是聽說每回好不容易能與他那位高攀了的妻子相聚、都不曾得過好臉色,王如衣甚至還回回都灌他烈酒、把他扔到通房丫頭的房裡去,有回丁庭辦差不如意又被如此對待、是被激得性子狠了,便說要休妻,還惹得王如衣的爹親自出馬勸架呢!後來王如衣也不得不假裝與丁庭要好,過年時還陪著他出門逛街,卻是給我瞧見,想躲也沒處去!」

  「且不提王如衣吧!那王班可是恨透了我的吧?」馮梓容隨口一提,也有想知道些情報的意思。

  「王班?」范長安嗤笑一聲,也沒聽出馮梓容話語裡的涵義,只道:「不過是上不了臺面的人物,從前撿了個鴻臚寺卿做又如何?後來當個行人司司正也得借助女婿的才能,還真出息了!自然得勸架!……倒是妳,我不曉得他究竟恨不恨妳、但肯定是喜歡不了的!」

  「在他看來,恐怕也是我害了她女兒前途的。」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是誘導般地說道:「她本來是正四品官員嫡女、又會裝模作樣,要找尋良配自是不難,卻是那年冬至一攪和、什麼都沒了。」

  范長安最後仍沒如馮梓容所期望的方向提供些什麼來,只是轉了個話題道:「說來還有件事我雖曉得不當說、卻還是得說──如今邊關傳著的事情多又雜,我也琢磨出朝廷想藉由集市與通商維繫和平,但這對於久居邊關的人們都不見得都是好事。有些人是靠戰爭過活、掙錢與面子的,他們天生就是喜好賣命的狼貪之人,和平雖好、卻也損及他們的利益,妳得想著辦法告訴陛下、好拿出實在的主意安定民心。」

  馮梓容凝了神色:「為何這要與我說?」

  「因為我等都是下級武將的家眷、無能上達天聽。」范長安露出了不忿之色:「明明也就是我們最明白邊疆狀況的,但是這摺子怎麼著也定無法在龍案前擺著,再退幾步來說,就算要交給邊關主將、也不見得能讓他們放進心裡。」

  「為什麼?」馮梓容停頓了會兒,道:「齊王不是傻子、也不是莽夫,如此有智有勇的人、又怎會放任不理?」如今齊王統整北方,據她所知,所有插樁在各地的將領都是堪稱信賴的人,再不然也會有千戶、百戶等眼線盯著,若是范長安那有實功的校尉丈夫真有如此想法想要上達天聽,應當不至於太難才是。

  范長安聽了臉色不滿:「說起這個我就來氣!齊王人是好、靖王與清河王也是有遠見的人物,但他們……他們竟是覺得只要有通商的關口、定會有人去做生意,剩下那些冥頑不靈的人抓了砍了便是!」

  馮梓容聽了想笑──范長安的顧忌與從前的她一般,過分仔細與謹慎、反倒是綁手綁腳,殊不知人們可是哪兒有利益便往哪兒鑽,這點「問題」其實也不是問題。范長安如今這話,且不說清河王或許不會這般直截了當,卻是符合齊王與靖王二人的脾性,但她卻也不在這時表達些什麼,只道:「這確實是一貫作法。」

  「便沒想過那是有心人要造反嗎?」范長安說這話時的聲音更低了,那臉上的憤懣之色愈顯,又道:「梓容,妳往邊關走過的……」

  馮梓容有心曉得更多,因此也是不輕不重地捧了一句:「我亦只是淺淺地沾碰幾回、更不比妳所在的地方凶險,是以對於邊關的了解、我亦未曾能與妳相提並論。

」說來,至多也只是靖王府的那些材料、盡是紙上談兵,因此她這話也算是實誠、並非謙虛。

  范長安對這句誠實話顯然很是受用,又道:「其實也就是最近邊疆的百姓們聽聞要朝廷有意與羯首交好的事有些不安了,畢竟咱們與沙玉和汴方兩頭雖有齟齬、卻不似羯首與鮮托的鴻溝深;如今羯首眼瞧著三番兩次遣使來京城,便有人謠傳了朝廷下一步還想與鮮托談和,而如今的邊關貿易小規模開放便是首要的舉措,這也讓人想起了這幾年鮮托幾次小規模進犯、劫掠大燁的事,雖則都給天期軍打了回去、但究竟還是傷了些性命,這仇恨可沒辦法銷帳的。」

  馮梓容聽了也凝神正色道:「長安,這事妳怎麼看?」

  「噯……」范長安喟嘆一聲,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若說我……這可不是婦人之仁、婦人之見,但我真心是不希望將士們得擔憂哪一天就在邊疆落下性命的,雖然保家衛國是那些邊關將士的職責、是我夫君的職責,但總沒有人期望自己或者親眷隨時身陷危險的不是?更何況鮮托也著實可惡,就算能與羯首和平相處,鮮托也是不可能的,妳曉得吧?」

  馮梓容肯定地點點頭,道:「且不說近年的狀況吧!便連從前北方還只有汴方、杉沙與鮮托時,那場坑害大燁兵士們的戰爭也與鮮托的慫恿脫離不了干係,我伯父甚至還因此戰死、累得咱們馮家一家子現在都對此事諱莫如深,一家子的心病難除,而我們這些後生晚輩看著長輩們難過、也是不痛快,是以大燁再如何也不可能跟鮮托以如今和沙玉與汴方相處的方式相待。」原本關係不好不壞、甚至偏向不好的羯首還能半帶強硬地以離間計慢慢收攏他們的人心與安撫自個兒百姓的民心,但鮮托要走這樣的老路是斷無可能的事,想來還得用上其他方法才好,至於她從前屢屢提及的開放與鮮托邊境民族小規模的通商多也是著重於分化鮮托內部、並沒有要大燁百姓定然得接受鮮托的意思。

  范長安見馮梓容是明白人,也釋然地點頭道:「妳曉得便好,我聽說陛下一直信賴妳、這集市也多有妳的功勞,卻是有人說妳不知輕重、背叛自個兒的伯父與死在北方成千上萬的兵士們。」

  馮梓容淡然一笑,道:「他們這話說得還真夠好聽的。」

  范長安以為這句話只是反諷的意思,便道:「妳不曉得那些邊關將士與百姓們的想法、自然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說起話來如此不留餘地。」

  馮梓容搖了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們的言詞許是被煽動控制的,北方邊防甚嚴、歷來多有管控,若這樣的傳言還能傳到妳這位武官夫人的耳中、恐怕也是有意。」馮梓容其實是知道這件事的,她在幾經風言磨礪後已然明白,在這資訊傳播不發達的時代中、若無有心人刻意操縱,定也難以將傳言維持得如此之久。

  百姓是安逸的、是健忘的,雖則仇恨的種子是埋了下去,但卻會因為得汲汲營營於當下的生活而難以讓仇恨生根發芽,除非有人特意煽動、特意給予機會,否則人人多會選擇繼續往前走。

  她曉得這當中的想法必有漏洞、因此也一直未曾肯定,直到看著在京城的肅王府與端王府在幾經波折後依然不受風言困擾、甚至無人管控便逐漸平息,她也就慢慢地開始轉了想法。

  她自然也想過,這或許是羯首來使讓邊疆民心浮動,但大燁歷來對鮮托也同樣強硬,加上常理而言這樣僅止於飯後閉門的閒言碎語還能讓范長安給自己提點幾句,那麼往陰謀論想也就合情合理了。

  只是,是誰?又有什麼目的?

  馮梓容絕不相信范長安口中喜好賣命、賺戰爭財的狼貪之人能造出這樣的言論──若他們想賺戰爭財吧!大有更好的方式應對甚至操作,而不用明裡暗裡地說自己賣國。

  這乍看之下是衝著自己而來的,但實際上也可能是想動搖靖王在軍中的威望,而靖王未曾與自己特別說起,也不是不曉得自己早藉由靖王府的情報曉得一二,又或者是想著體貼自己、不讓自己被這些有心人的言論影響。

  卻不想她早不是當年面對一切都感到誠惶誠恐的少女,如今真要讓她到邊疆、親自埋伏並抓來傳風言的人出來狠狠地抽上一頓訊問,只怕也是沒什麼難度的。

  范長安看著馮梓容的神色自若,心裡頭倒是莫名地有些彆扭,又是說道:「我從前只曉得妳嘴巴厲害,卻不曉得原來妳腦子也當真挺好的。」

--

  碎念:半夜的時候突然警醒而且有點恐慌,結果不到五秒後就開始地震(汗)我根本在921過後被動變成地震魚了OT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85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5 篇留言


咦丶那時我已經睡翻了丶還以爲只有早上的二級餘震咧!XD

05-29 14:38

小褎
我是地震魚...如果半夜突然異常醒來並且感到恐慌/白天突然無可控制地異常停止動作,大概就代表有事情了XD05-29 23:07

不過,還好的是在921後,台中的有感地震,根本都算是小地震了XDD (地震時,冒虎也會很荒,然後他的動物本能都會叫他躲起來,但是我拉了他一下,然後他就選擇了留在床上和我待在一起,這就是愛!XDD

05-30 12:43

小褎
基本上也很難有地震能比過921了(汗05-30 17:35

還好,921時,冒虎還不知道在哪兒~可能牠的阿祖才剛生出來而已~XDDD

05-30 17:37

小褎
原來是那麼久的事情啦XD||||05-30 20:40

嗯丶我人生的時間表丶是這樣的,例如:冒虎出生前二年丶冒虎3歲時丶冒虎走後三年丶丶丶XDD

05-30 21:04

小褎
我的人生時間表分為:???????????→?????????→???????,從頭到尾都充滿問號05-31 00:06

U know,我又要説:養隻貓吧!XD(可以幫你釐清很多事情丶包括更了解自己A_A (然後丶我知道你可能又會說現在還不行XDD

05-31 01:30

小褎
當然XD05-31 1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ptasia所有愛看漫畫的朋友
Inluminabit(ἐπιφαύσει) 第八話已上架,歡迎來到我的小屋內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