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一合居-26真徒(下)

作者:馥閒庭│2020-05-29 09:45:19│贊助:8│人氣:73
  這天,顧靈煙突然想到,上次獵靈殺了那隻妖狐後,雖然並沒有任何病痛,但她感覺內心一直有魔魅潛伏沒有出來。

  直到她替芷藍洗髓時,她竟對同是女身的芷藍有了感覺。

  難道我是對女子有癖好?

  想到這,顧靈煙有些坐立難安。

  她決定回四方府一趟,看看能不能根除這樣的病,經過月劍派一事後,她察覺自己對芷藍的親近,她怕自己做了錯事,也不想讓芷藍受到傷害,更不希望自己的怪病禍延芷藍。

  結果她剛走沒多久,荷居平靜的門就被人敲開了。

  「救命啊!」一個少女模樣的人跌進了荷居,她恐懼的看著周圍。

  地瓜正在砍柴,芷藍也拿著菜刀出來,兩人看著這個漂亮的不速之客,都帶著疑惑的表情。

  「請、請問…這裡可是靈煙師父的仙府!」少女開口卻是少年的嗓音。

  「是。」芷藍有些奇怪,荷居一直以來都有師父的禁制,除非是有緣或者自己開門,沒有人可以撞進來,但這個人跟師父有什麼緣分?

  少年還想說,但外面卻傳來詭異的吼叫聲,這聲音讓他躲到芷藍背後抖衣而顫「救我!」

  他靠過來時,身上有股奇特的香味,芷藍皺眉的問:「誰要殺你嗎?」

  少年先是搖頭,但又點頭「有妖怪!他、他…欺負我!」

  芷藍安慰他「這荷居有陣能擋住妖怪,你別怕。」

  但少年卻還是臉色慘白「不行!他很強的!尋常妖怪看到他也要低頭!」

  「你先冷靜,荷居有師父設下的結界,那妖怪被擋在外面應該進不來的。」芷藍安撫他。

  他一直提到妖怪,芷藍才想到平時最聒噪的地瓜,她跑哪去了?

  「地瓜,你在想什麼?」芷藍疑惑的問。

  地瓜恍神的抓著斧頭,直到那少年靠近,才臉色一變,然後恢復平時的樣子,只是居然帶著試探「這位…痾…姑娘公子,你可惹上大麻煩啦!」

  她也是妖怪,自然會辨認妖氣,那濃厚的氣息,恐怕那妖怪也有上千年的歲月!

  少年苦著臉「不是我惹他的,是他綁架我!」

  這時外面傳來了妖怪的聲音。

  「蕭家兒郎好狠的心,竟然毀約棄誓,以為躲到這軟綿綿的陣能耐我何?等我燒了這宅邸…」

  外面傳來的聲音聽起來是個男子,那話自滿的很。

  這兩人各說各話,讓芷藍又頭疼起來,她到底該相信誰?

  但外面的人可不會客氣,已經開始衝撞荷居的結界,芷藍看著那些符文在衝撞中漸漸消失,代表結界快要壞了。

  地瓜已經嚇到對她搖頭,表示死都不肯出去,那個女裝少年沒有修煉的根基,根本沒辦法抵抗。

  看來只能自己上了。

  芷藍嘆氣,一屋子的『婦』孺,也只能自己上去,總不能讓師父回來,看到荷居被毀了吧!

  「你要做什麼?」女裝少年看著她驚慌的問。

  「我跟他談談。」芷藍拿著師父的玉牌去開門,希望能勸退對方。

  「不行!他會殺了妳的!」女裝少年說。

  「結界快破了,破了之後,他也能進來。」芷藍平靜的說。

  女裝少年只好放開手,讓芷藍推門出去,迎接她的是濃重妖氣,還有站在妖氣中的男子。

  只見這男子長相俊雅邪魅,一身公子打扮,但他神情卻是高傲的,在掃過芷藍確定沒有那個少年後,他的表情變成找不到人的憤怒。

  芷藍拿出自己的勇氣舉著玉牌恭敬的說:「這位公子,家師有事回四方府去了,請公子勿要為難。」

  男子見到芷藍一身樸素的打扮,原本想要動手,但聽到四方府的名號,他冷哼一聲「少拿四方府壓爺,我九夜還怕你不成,把爺的人還來,爺馬上就走!」

  雖說不怕,但其實以九夜的個性,這已經是他最客氣的表現了。

  但芷藍不知道,她只能為難的說:「九夜公子,真不是我為難,可那位…不肯出來,我也沒辦法。」

  九夜卻認為芷藍推託,他冷哼一聲「廢話少說,打就是了!」他們妖族才不玩那些摳字眼的事情,打一架定輸贏最直接。

  這下芷藍也不得不抽刀面對了。

  只是兩人的實力實在太懸殊。

  以九夜的實力,他若認真用招,殺了芷藍猶如桌上拈柑,可這小女娃背後有四方府,他總是顧忌不敢打殺,但又急著要把那屋裡的人帶走。

  而芷藍打到後面則暗暗心驚,對方根本就是耍著她玩,可是讓她讓開把人帶走,她又做不到,只能先死扛著,將自己受傷後的血滴到荷花木雕上。

  她傳訊給師父,希望師父來救,但在內心又唾棄自己,怎麼能事事依靠師父。

  九夜過了幾招越來越不耐煩,他找準一個空隙,一爪子刨下去,打算廢了這小姑娘一隻手。

  芷藍盡力閃過但還是受傷了,手上一痛,她咬牙忍著痛逃回荷居。

  芷藍的回到荷居後,她背靠著荷居的門,手上的刀都缺角了,身上也帶著傷,又急速的運轉過靈力,感覺一時喘的很,而且巨大的挫敗抓住她。

  原來我還是這樣弱小,她沮喪的想。

  九夜原本就是有意要放芷藍回去,最好她能意識到自己的弱小,然後將自己要的人趕出來,因此他又語帶貶低的說:「小塵塵,你以為躲進這軟綿綿的陣,我就拿你沒辦法嗎?」

  那女裝少年低頭站著,似乎真的害怕到顫抖。

  芷藍把氣喘勻了,剛打算上前安慰那少年「你別怕,師父設的陣很堅固…」

  啪!

  一巴掌就打上了她的臉。

  熱辣麻癢爬上了臉,芷藍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你幹嘛!」他在幹嘛!

  那個女裝少年看著她,眼睛都快瞪出血了「就是妳!」他咬牙看著芷藍「我本名蕭飛塵,你還沒想出什麼嗎?」

  芷藍茫然的搖頭「我不認識什麼蕭姓的人…」

  蕭飛塵指著芷藍「好啊!你還敢賴帳!你冒名頂替小爺我,竟然還敢忘了!」他氣的手都抖了。

  剛剛他在荷居內,聽到芷藍稱家師,又確定這裡是顧靈煙的洞府,而眼前的人,居然自稱是顧靈煙的徒弟!

  那他算什麼?

  居然有人敢搶了他的位置!

  「都是因為你,冒名頂替我!才害我被那狐妖…總之,你讓靈煙師父過來!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什麼?」芷藍很疑惑,然後她想到自己的身分,最一開始她只是個廚娘,有人讓嬸嬸帶活給她。

  芷藍看著蕭飛塵問:「你就是嬸嬸說的貴人?」

  「貴人?你還有臉講啊!我說奇怪,照理來說,我失蹤後應該有琉光閣的人來救!但是因為你…」他看著眼前的陶芷藍,他被綁架落難後,苦撐幾年的日子,其實都因為眼前的人白費了!

  「就是因為你冒名頂替,才害我被羞辱!還沒有人相救!」

  蕭飛塵憤怒的說:「我才是真正的琉光閣弟子,蕭飛塵,你竟敢冒小爺我的名字來拜師,你這個騙子!」

  騙子兩個字,讓芷藍很難受。

  剛剛她想起來了,當年她以廚娘身分來到荷居,師父似乎將她當成誰了,那時候沒有細究,現在想來,她到荷居不就是有人委託她來做飯菜?

  那委託人就是蕭飛塵!

  所以這都是誤會,自己頂了他的名分當師父的徒弟,才害他被妖怪綁架沒人救…

  兩人在裡面吵架,外面的人卻沒耐心等。

  「小塵塵不出來麼?」九夜的聲音打斷兩人,提醒他們外面還有個敵人在環伺。

  儘管結界擋著九夜,但卻防不住氣味,他嗅聞著空氣「恩?還有其他妖族嗎?」

  他露出壞笑,有妖族就更好辦了,他放出自己的狐魅「裡面的,幫我個忙好嗎?」

  地瓜一直躲在旁邊不肯出聲,不只因為這件事情越來越亂,還有從她聞到蕭飛塵身上的味道起,加上剛剛那人自報的名字,就讓她一直顫抖抗拒。

  那是狐妖九夜!

  《山海經》曾云青丘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

  但其實妖狐又不只九尾狐一種,九夜與青丘的九尾白狐一比,就如同日月一般,都是有能力的大妖,而且就地瓜的聽聞,黑狐比白狐更黑暗,甚至有吞噬陰厲的修煉。

  九夜更是狐妖中特別有名的黑狐,地瓜總是喜歡掛在嘴上說自己有三百年的修行,但九夜站在前面,她連給人家提鞋都不配!

  因此地瓜沒有跪著出去相迎,已經是顧靈煙調教很好了。

  當九夜的狐魅進入結界,地瓜馬上就被控制了。

  她突然暴起劫持蕭飛塵。

  「放開我!你抓小爺做什麼!」蕭飛塵怒斥。

  地瓜卻邪笑的把爪刃抵著「我要把你送出去,省得拖累我們啊。」

  「地瓜!」芷藍看著眼前的地瓜「放開他!」

  「小芷藍,你就不要在這時候心軟了!」地瓜警告的看著芷藍「你沒發現嗎?這禍首在這,你的師父就要被人搶了,現在那大妖要他,你要師父,各取所需,何必自找麻煩?」

  芷藍深吸一口氣「不行!」她雖然不捨師父,但也不能讓蕭飛塵死。

  萬一蕭家追究,師父不就要背一個糊塗的名聲?

  「喂!你…」蕭飛塵被人挾持著,聽著地瓜的話,他後脖子都涼了,但現在受制於人,只能瞪著芷藍「你、你不要太過分喔!明明是你搶了我的位置,現在還想殺人滅口嗎?」

  「地瓜…」芷藍垂著頭嚅囁著。

  地瓜看著焦急的說:「你就同意吧!把這個禍首送出去,你還是能跟師父過歲月靜好的日子!」

  她心裡很氣,芷藍這姑娘平時不是很精明,怎麼關鍵時刻犯了渾,外面那隻大妖動動手,她跟芷藍都要葬在這了!

  現在他們把這個蕭飛塵送出去,不就什麼都解決了?

  芷藍卻下定決心,她走向地瓜「放開他!」

  地瓜快崩潰了,手上卻不受控的扣緊蕭飛塵「小姑奶奶,你打不過外面那位啊!」

  蕭飛塵吞了吞口水,他緊盯著芷藍內心卻是悲憤的,他堂堂一個皇孫居然要看一個布衣姑娘的臉色!

  「但也不能讓他死啊!」芷藍舉刀劈向地瓜,看到地瓜還閃過她說:「不然今晚就喝鞭湯!」

  這句話是地瓜內心永遠的痛,她終於成功抗拒了狐魅放開手,讓蕭飛塵逃到旁邊。

  九夜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能解掉他的狐魅,他壞笑的彈指「事情變得有趣了!」

  砰!

  一團狐火在他的指尖,他看著荷居說:「勸你們還是把人交出來這樣吧!小姑娘。」不然他可是打算燒死這整個屋子的人。

  芷藍把地瓜打暈,將她綁好貼上捆妖符。

  看著一旁狼狽的蕭飛塵,這個人幾乎沒有什麼功力可言,然後她又看向荷居的門口,外面的強敵在等著。

  她嘆息,終究是自己頂了人家的位置。

  她抱著贖罪的心情說:「我不想讓師父失望。」然後再次打開荷居的門。

  芷藍打開門,迎面而來的就是九夜的狐火。

  青色的火焰,卻也有著熾人的溫度,她仗著身法閃過,試圖將顧靈煙教她的幾個驅妖邪的雷符激發。

  可惜這些只得到九夜毫髮無傷的冷笑「我可不怕這些!」

  他像是耍弄似的出招,每一樣都打向芷藍的要害,先是廢了她拿刀的手,然後是雙腳,讓她不能跑。

  然後是另一隻手。

  喀擦!

  骨骼斷裂的聲音就是這樣清脆,疼痛炸在芷藍身上,她哀叫一聲「阿!」

  九夜卻恍若未聞,他對著荷居恐嚇的說:「小塵塵太調皮了,你再不出來,我就殺了這小姑娘喔!」

  蕭飛塵看著外面的芷藍,不是沒有愧疚,可是他若出去…

  想到這幾年遭受的對待,他恐懼的關門上栓,他看著門板懦弱的說:「我…對不住,但…」

  芷藍被九夜扯著頭髮,看著荷居的門被拉上門栓,她閉上眼從容迎接自己的死期。

  「看來你已經沒有用了。」九夜冷笑,他伸手準備打殺了芷藍。

  這時一道寒光閃過。

  他緊急的跳開,在空中翻個圈後看著眼前的人「嘖!真煩!」

  顧靈煙拿著寒光劍指著九夜皺眉問:「你是誰?」

  芷藍艱難的開口「師父,小心!」之後她就痛暈過去。

  顧靈煙原本想要托起芷藍,卻發現她三肢被人打斷,像個破布娃娃一樣軟倒在旁邊,內心的憤怒一下子就衝到最高,居然敢動我的人!

  九夜看著眼前的女子,她身上的靈光如霜雪閃耀「你就是這屋子的主人吧?我九夜的人落你屋了,把他還來!」

  蕭飛塵看到顧靈煙出現,加上九夜那居然有些忌憚的態度,他馬上開門「靈煙師父!救我!」

  顧靈煙皺眉「這人是誰啊!」

  九夜馬上衝過去,要劫走蕭飛塵,卻被顧靈煙阻擋,兩人從地面打到空中。

  若剛剛九夜還能氣焰囂張,現在卻變成他束手束腳,顧靈煙的武力是四方府弟子輩中最好的,對妖族的了解也非常透徹。

  幾乎沒有過幾招,九夜就敗下陣來,他被顧靈煙用劍刺透胸腹,坐倒在地上。

  顧靈煙並不打算滅口,她上前想想看九夜,但他身上卻飛出一抹黑影,被顧靈閃過。

  那是某種詛咒蠱毒一類的東西,這個人剛剛被控制嗎?

  那東西消失後,九夜也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他看著顧靈煙身後的蕭飛塵伸手「小…塵、塵…」之後就昏過去了。

  顧靈煙不打算殺他,她轉身回去抱起芷藍,回到荷居,看到了被綑綁的地瓜跟女裝少年蕭飛塵,但她直接繞過兩人,先用靈力替芷藍接好骨頭。

  「靈煙師父!我是蕭飛塵,就是琉光閣派來的弟子!」蕭飛塵在旁邊說。

  「有事等等再說。」顧靈煙不想管他,只是將芷藍抱起來,確認她的身體是否有受傷。

  「靈煙師父!你不要管這個騙子!嗚…」蕭飛塵想去拉顧靈煙,卻被她橫了一眼,下了禁言術。

  聽到他說芷藍是騙子,顧靈煙心裡非常不高興,她把芷藍抱回房間,然後解開地瓜的捆妖符,之後將這兩人叫到書房。

  「你說你是琉光閣派來的弟子?」顧靈煙問。

  蕭飛塵激動的點頭。

  地瓜也在旁邊把剛剛的事情解釋「大仙,這個人說芷藍搶了他徒弟的位置!」外面的妖怪走了,她就誰也不怕了。

  顧靈煙聽著他們一人一句的說,只覺得頭痛。

  「我原本是要來拜師的,結果被那個妖怪綁走!」

  「那個九夜是狐妖!大仙,這小子惹錯人了!」

  「我逃出來,才發現琉光閣跟師父都沒人來找我!」

  「芷藍還被打斷手腳,好過分!」

  「安靜。」顧靈煙又重下一次禁言術,將兩人的嘴封住。

  她整理了一下才說:「所以,是我誤會,將芷藍當成琉光閣派來的弟子收徒了?」

  蕭飛塵急切的點頭,看他的口形似乎又在罵芷藍騙子。

  顧靈煙很不高興「我已經收芷藍為徒,你出口辱她就是在辱我。」

  蕭飛塵這才安靜下來,顧靈煙解了他的禁言,正好聽到他嘟囊的說:「…可是她搶了我的位置!」

  「是我認錯人。」顧靈煙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她看著蕭飛塵「但話說回來,你為何要遲到還派其他人過來?」

  她收到的消息,是讓她收下一名琉光閣的弟子。

  四方府的弟子,不該是嬌生慣養之輩,加上她天生喜靜,因此芷藍來時手上有四方府的信,才會被自己誤會。

  後來她又不由分說的讓芷藍叫師父,又有了拜師禮,芷藍自然不敢違逆她,加上她的親生父母買賣,如果芷藍不捨得離開不願說,自己並不會責怪。

  顧靈煙又梳理了一遍事情的始末。

  這樣也就說得通,為何芷藍並沒有常提琉光閣,甚至對自己不是那麼自信。

  蕭飛塵被問到語塞「我、我就是想說下山玩,順便派個廚娘來照顧師父飲食麻…」他越說越心虛,其實他一直隱瞞自己貪玩的事實,但還是被顧靈煙察覺了。

  顧靈煙看著他「那好,你跟我回琉光閣,把事情講清楚。」

  「…是。」蕭飛塵沮喪的說。

  真正說起來,芷藍可能是最大的苦主,她卻總是刻苦完成自己交代的功課,而眼前的蕭飛塵,不說他輕視拜師的約定繞路,初見面就如此無禮的模樣讓她非常不喜。

  顧靈煙解了地瓜的禁言「你先顧著芷藍,等我回來再說。」

  蕭飛塵原本還想說話,但看到顧靈煙的眼神嚴肅,他也不敢再造次,只是低聲說:「幹嘛對那個騙子這麼好…」

  顧靈煙沒有管他,兩人走出房外正要馭劍。

  地瓜驚慌的追出來「大仙!」

  顧靈煙坦然的說:「照顧好芷藍。」說完就馭劍離開。

  而蕭飛塵也有自己的劍,他跟在後面對地瓜拌個鬼臉「臭妖怪!」

  地瓜手插腰看著他們離開。

  「原本想要提醒,但是算了!反正我是臭妖怪麻!」她傲嬌的跺腳。

  那個姓蕭的還穿女裝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84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女女|小說|長篇|百合|原創|古代|愛情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馬
原來蕭飛塵貪玩誤事,也不能全怪芷藍,是顧靈烟誤會了,還好師父不怪芷藍。

05-29 19: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case666大家
【夢墨鬼小說】第二屆鬼故事大賽開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