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逐日之鼠 第一章

作者:白毛爺爺│2020-05-25 16:50:20│贊助:2│人氣:12

  嗨嗨!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鼠月,是一個二十歲的有為青年喔!

  然後我死掉了!謝謝大家!

  嗯嗯,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突然這樣沒有解釋前因後果就說自己死掉了,真的是會讓人摸不著頭緒,甚至會讓人心想「這貨在自嗨些甚麼啊?」之類的,對吧?

  但是我就是死掉了啊,你難道要一個死人解釋自己是怎麼死嗎?

  神經病啊!老子我人都死了還要我回憶自己是怎麼掛掉的,你們這群人到底沒有良心!?難道你們是聽到別人內臟爆開或者是被車輾過會感到興奮的變態嗎!?

  總之我死掉了!而且我不想提也不想回憶自己是怎麼死的,知道不知道!?

  而已經死掉的我,為何還能像個瘋子一樣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呢?

  哼哼,那個理由就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欸,欸嘿!

  看著周遭的書櫃與辦公桌,以及坐在對面露出迷人微笑的西裝男子,我的大腦彷彿打結一樣,完全無法理解現況。

  這是哪裡?我在什麼鬼地方?我不是死了嗎?為啥我會在這裡!?

  夢嗎?我是聽說人死後會做七天的夢啦,但是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而且我捏自己的臉頰會痛,也就是說這不是夢?

  不是夢?那樣的話莫非真的是他所說的那樣?

  「哈囉!這位小兄弟你好呀!想必你剛剛歷經了死亡,現在還很慌亂吧?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喔?畢竟數秒前的你才看到自己被炸成灰的景象,然而轉眼間卻出現在這種地方,想必這種狀況一定讓你那摸不著頭緒吧?」

  一別剛才的沉默,坐在我面前的西裝男用無比流利的中文向我開口搭話,還說出了我很不想面對的死狀,讓我發自內心厭惡起眼前這個人來。

  出現在我眼前的這名西裝男,有著一頭光滑的銀灰色短髮,深褐色的雙眼微瞇,不輸明星的俊俏臉龐露出了如同豔陽般的開朗笑容,給人一種「可以無條件信任他」的奇妙感覺。

  然而看著這家伙的笑容,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安全感,只有警鐘在胸口不停的敲響,要我絕對別相信這傢伙!

  畢竟從我的職場經驗來看,會露出如此虛假笑意的帥哥,要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就是一個已經失控的瘋子!

  先說好這可不是我歧視帥哥什麼的,而是因為我身邊的傢伙都是這樣的貨色!

  沒錯!我會討厭這個傢伙是因為這個原因,絕不是因為他是帥哥而討厭他喔!

  而且不知道為何,看著這傢伙令人生厭的笑容,我總會莫名想起那個被我親手殺掉的哥哥。

  我的兄長、那個心黑到能擠出墨水的男人,每次當他露出這種人畜無害的笑容,就代表有人要倒大霉了!

  而這個男人的笑容也給我一模一樣的感覺,讓人不禁心生涼意。

  當然,此刻看著這個笑容的我很想掉頭就跑,但我想不太可能跑的掉吧?

  因為,這個辦公室根本就沒有可以逃跑的地方!

  整間辦公室的物品只有一些書架和眼前的辦公桌,別說門了,根本連窗戶都沒有,與其要說這是辦公室,倒不如說這裡是座……監獄?

  那麼問題來了,這座監獄要關的人,是我?還是他?

  「哎呀?您可不要想逃跑喔?畢竟這裡就是設計成不能讓死者逃跑的房間,簡單來說這裡就是一座監牢,而您,現在就是這座監牢裡的唯一的客人!拍手拍手!啪啪啪啪!」

  果然嗎?

  而且,他剛剛說這裡是設計成不能讓死者逃跑的房間,對吧?

  「是的!我確實是這麼說了!」

  換句話說,我現在真的死了?

  雖然我是知道自己不太可能獲救,但聽到他人明確的說出自己的死訊,果然還是讓人不太能產生實感。

  可惡啊!我明明還有好多想看的節目,還有好多想去吃的美食,銀行裡的錢也沒能拿來好好地享受生活——喔不對,我的戶頭裡本來就沒有錢,遺憾不用加這一條嘛,哈哈哈!!!

  「那還真是可憐,不過不用擔心,你確實已經死了,但是這並不代表那些美好的事物就此離去了,不是嗎?」西裝男默默地起身邁步走到我的身旁,一臉溫和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還很順手地遞給我一盒的面紙。

  「?」

  我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向西裝男,並用衛生紙擦拭臉上的雨水。

  而被我這麼注視著,西裝男維持著同情的溫和微笑,對著我緩緩地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你或許已經死了,但是我還活著啊!美食也好、想看的節目也好,我會替你好好享受一切的,你就安心成佛去吧!」

  ——說出了無比惹人厭的話語。

  啊,原來如此。

  我明白了,這傢伙絕對跟我哥一樣,是屬於個性糟糕透頂的那一類人!

  看著眼前露出欠揍表情的西裝男,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鎮住想揍他的心情。

  「哎呀呀,你這個忍耐的表情看起來超好笑的,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狗一樣呢!汪汪汪汪汪!」

  「吵死了!所以你把我這個死人抓來這個地方到底想幹嘛!?」

  被西裝男一頓嘲諷,我臉爆青筋,要他將事情經過說明清楚。

  然而被我這麼一要求,他卻笑著揮了揮手,拒絕回答我的問題。

  「喔吼?想要直奔重點嗎?但是不行喔?只要小老弟你不願意撕開面具的話,我可是不會好好和你談談的呦?」

  「蛤?你到底再說什麼鬼東西?什麼叫要我撕開面具?」

  而且你的說話方式一定要加那麼多的尾音嗎?聽起來有夠煩人的。

  見到我一臉不爽與疑惑,西裝男笑著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了一份厚重的資料夾,並在我的注視之下將其打開。

  開頭的第一頁,上面便寫滿了我看不懂的文字以及我的一張大頭照。

  「姓名:鼠月  生年不詳,父母不詳,年齡推估在二十歲上下,自嬰兒時期起被不知名的父母給拋棄,被已逝的養父給養大。有著一位年齡相差五歲的哥哥……我先說到這裡好了?」

  語畢,西裝男將手中的資料扔到一旁,方才的笑容如同演戲一樣,轉眼間他臉上就再也找不到一絲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讓人不寒而慄的冰冷面孔。

  板著臉,西裝男伸出食指,輕輕地敲打了下資料夾。

「鼠月小老弟,有關你的事情我們都已經徹底調查過了。不論是你的為人或者是你的風評我們都已知曉,所以希望你將那低俗又虛假的面具給撕下來,我們不是你可以唬弄的對象喔?」

  「——你們已經摸透我的底細了?」

  我稍微瞄了眼剛剛西裝男拿出的資料夾。

  估計那上面寫的,是我的生平經歷吧?

  雖然看不太懂上面寫了些什麼,但我莫名感覺的到,上面絕對把我幹過的壞事都記下來了。

  換句話說,他們摸透我的底細這件事大概是真的。

  ——嘖,麻煩死了。

  將背部靠在椅子上,我收起剛剛的態度,用一臉厭世的表情看向西裝男。

  然而不知為何,當我露出臭臉後這個男人卻反而顯得更高興,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絲的真誠。

  「就是這樣這樣才對,不是演什麼無聊的內心小劇場,而是無時無刻表露出這副厭世的神情,這才是我知道的『陰溝之鼠』喔?」

  「不不不,我也只有在獨處時才會露出這個態度,與人相處時我基本上都是用剛剛的情緒來面對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對這個「狀況」感到厭煩的我,忍住不將一個疑問說了出口。「不過話說回來,你貌似也不打算隱瞞你會讀心的事實?」

  說實話,我老早就發現這家伙有點古怪了。

  畢竟我明明有一堆的話都只是在心裡想想,根本沒有將之訴說出口,然而這傢伙卻一臉理所當然的和我對話起來,一看就讓人感到不對勁。

  而且這樣毫不掩飾自己能聽到心聲的行為,一開始還只是覺得「這人真不尊重隱私!」而已,久了卻反而讓人覺得越來越不對勁。

  也就是說,他或許是故意用這種方式與我溝通的?

  「啊哈哈!畢竟沒有必要隱藏啊!」西裝男勾起嘴角,朝我拋出了媚眼。

  「不要對我拋媚眼!」一個大男人朝另一個大男人拋媚眼,真的是有夠噁心的!

「哈哈哈!那麼我們來聊聊正題吧!」語畢,西裝男的臉上勾起了一絲邪魅的微笑,用雙手托起了自己的下巴。「鼠月小老弟,你對於你現在的處境知道多少呢?」

   聳了聳肩,我將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

  「還不就跟那些爛大街的穿越小說一個樣?根據我的猜測,你大概是神明之類的東西吧?然後因為什麼『魔王要復活啦!』、『世界要毀滅啦!』之類的理由,你會給我一點力量再用一堆好聽的話來塘塞我,讓我自願當一個免費勞力去幫你們解決麻煩,等事成之後再將我送回原本的世界,大致上是這樣的情況吧?我說的有錯嗎?」

  反正這種爛大街的故事我早就看多了,還不都是一樣的套路。

  對著西裝男,我不以為意的笑了——

  「那個、說實話,其實除了『要讓你穿越到異世界』這一點,其他的全都猜錯囉?」

  ——咦?

  西裝男露出了無比尷尬的微笑。「其一,我並不是什麼神明,而且我也不屑當神。簡單來說,我把負責管理穿越者的傢伙給宰了,為了還殺錯神的人情以及賺取賠償家屬的慰問金,被我家上司逼著來這裡當打工仔還債呢。」

  欸?這樣啊——

  等等,你說你把管理穿越者的神明怎麼了!?

  而且還殺錯神?要怎麼樣的情況才會殺錯神!?

  「哈哈,你確定你想知道?」

  抱歉我錯了,我不該多想的。

  看著臉上多了一抹神秘笑意的西裝男,被他嚇到的我瞬間撇開了視線。

  咦?原來幽靈也會流冷汗嗎?沒用的知識增加了。

  無視了我內心提出的問題,西裝男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有關於我殺錯神的事情跟你會在此的原因毫無關係,你也不需要在意。接著說第二點,我們要將你送去的地方,是一個沒有魔王也沒有毀滅問題的和平世界,而我們之所以將你找來的原因,說白點,你同時引起了兩名神明的興趣。」

  我?引起了兩名神明的興趣?

  西裝男點了點頭。

  「差不多是那樣的意思,等會我會好好跟你說明的,接下來我們來說最重要的第三點吧!」

  說到這裡,西裝男又再次露出那令人深感不妙的燦爛笑容。

  我多年來的直覺正告訴我,這貨接下來要說的話,對我來說會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鼠月小老弟啊,我確實將你找來,是要將你丟到異世界去沒錯啦——」

  說著說著,西裝男的笑意越加濃厚,而我的不安感也隨著他的笑容逐漸膨脹。

   就在我心中的不安感膨脹到最大之時,男子兩手一攤,笑著說出了令人無比錯愕的訊息。

  「——雖然我是要將你丟到異世界沒錯啦,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很遺憾的,我沒辦法給你任何的特殊能力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44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OLELER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被流放之神 [上篇]... 後一篇:逐日之鼠 第二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tsai314大家
歡迎閱讀《偽上班族不會撿屍金魚公主》之其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