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40 尾隨黃雀

作者:黑化desu│2020-05-25 12:51:47│贊助:10│人氣:88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40

尾隨黃雀


————————————————————————————————————————

快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亡」

凡事亦會結束

生命害怕結束

人害怕結束

非常之害怕


人作為生命共載體的存在,從本性出發害怕結束,快樂的結束,日子的結束,生命的結束 —— 死亡,極度害怕著,正因此故,人類成為了人類

強烈的不安和恐懼使人成「人」

人,除是生命共載體,更是模因承載體,卻其實前者是天生,後者是被賜予的

只是因我們倶智能,並非天生懂語言一樣

「為什麼?」

「為什麼會存在?」便在學懂模因時存在的思想,一直推使我們前進

您無可否認文化只是模因,知識亦只要模因型態流傳和認知,同一時間,您也不能反對「天堂、地獄」是模因之一,那是一個我們觸碰不能的存在,代名之尤如烏托邦、噩夢,始終亦是想法

死亡

畏懼其之的人們以其娛樂,因為能以二手的恐懼「舒緩」

徬徨之人們以之設立信仰,自我欺騙而安慰,設立「模因」自身的理論

空虛之人於其上設立社會,以成就衡人評價,享在上感,自作世界的「目標」


但人一死,生命一旦結束,能夠遺下唯一可是模因

您會被忘記,最後一次記起

您將至死亡,最後一次存在

死亡使我們「有意義」

也顯得我們格外渺小

根本不重要






死亡將至,某天

不久之後的某一天


————————————————————————————————————————



2218/9/6 -神隱島//KDUL基地遺址//G7層 - 人員宿舍


————————————————————————————————————————


[現在時間是10:37]

[日期為2218年的9月6日]



「真是浪費呢,把這些武裝配備棄之不理」

和預料一樣,每張床底亦有木箱一個,木箱內都有武裝設備,特別是在這高級人員宿舍內,雙人床的大小就是儲備空間的大小,拉開櫃桶,和自己之前的宿舍一樣,有彈壓空間,一層變兩層,不重疊物件而方便提取,例如這套動能支架

「你需要嗎?不,我在說什麼傻話,你會怎樣用的,沒記錯的話」

「謝了」

抓住盒子的握把,遞給身後的他,同時直接在床上滾過去,趁機感受一下高級床褥的柔軟及彈性程度中和感,到另一邊去,拿出另一套機動支架和那處的衝鋒槍

打開手提包,禮外套先除下,再將裏頭的背部甲背到身上,開啟

機件從那薄細的鐵板延伸出,至手至腳,伸進鞋內,承托腳板,薄膠進入手套包至半掌,到數秒後,完全啟用的那刻,身體重量如同不存在似的

「舒服多了~」
「——那麼」

手脈向上,讓手錶的內側啟用投影,投影出地圖

時間是10:40正

————————————————————————————————————————

《自厭》

並沒有打算説些什麼,寫點什麼

因為這份文件不是什麼文獻、記錄、報告資料

單純是保持理性的筆記

已經困了在如此狀況不是第一天,也不是最後一天,時間對自己來說不算什麼限制也好,仍然也影響著自己,有些事儘管不同了,改變了,換成其他存在了,但自身本質未曾改變

擺脫舊的一切,但不是不面臨新生的前提,我仍然是連同之前的⋯帶來

性格、想法、意識

特別是那份自厭

好累,我真的好累,我⋯我至今仍未解決到之⋯猶如這份感覺一直伴隨自己⋯⋯任何模因技術亦不能改變到⋯畢竟,不屬同一層次存在的話

嘖嘖

『想法是能扎根』
『且想法,是殺不死』

無法遺忘,即使那是本性之一,仍然有些已經進入了視野的東西,並沒可能不去注意,勢如某天出現了一種前所不見的顏色,介乎黃色和綠色中的光譜

暫稱之為⋯然色,自然的然

看見了然色後,您會記住,不單單是記住,您的身體更會獲悉了其存在,它存在,您知道它存在,身體得悉了其之存在,其後,您的身體改變了,您看到的改變了

情況若如石器時代及今日社會,看到火的存在時,有什麼分別?何解古人認為日食為不祥?何解今天的我們能親身確認月球沒有宮庭?

因為人的視野改變了

甚至改變到一個程度,逐漸理解如何去拆解人的思維和想法,卻同時亦發現了許多本身想不到之如,不想去理解、知道的事情

例若自己的這份日益嚴重的自厭

我看到,我理解,我認知

它成為了我


我無法將其殺死


想法是殺不死的


————————————————————————————————————————


2218/9/6 05:00:32

雲端資料庫連接狀態:已啟用黑箱
指揮部信號連結:已啟用低頻率信號連接

[重要嗎?]

[目標:取得薩驍羅哥史記]



「⋯⋯」

「⋯⋯」

我到底⋯

幹了什麼⋯

從來沒有如此過

但回神後,已經⋯已經⋯⋯

就像頓時是有病毒程式入侵,覆寫了主腦,侵佔了機體主控權

而要反侵入時,根本沒有反撃機會,0.01%也沒有,過度複雜,帶來百分二百,可能三百的運行消耗

連啟動程序台同遭下手,極高的處理壓力,迫使放棄

然而

我的腦已經是由蛋白質、核酸/有機物/細胞構成的

已經並沒有甚麼機械組件在頭殻內,至少不是機件控制我,而是落於自己的意識,我的意識已經不會受外來因素強制改變,已經沒有被駭入/侵入的可能性,已經成人的我,並沒有任何懸線在牽引、能操控自己的身體了

一切都是如我所願

陷入僵局

解決僵持的逆轉要點

唯是自己,自己而已



「⋯⋯」

呼吸系統的鹽酸味,鼻子內端的一股極微的酸痛,從鼻樑位開始至額頭,眉間位置,稱印堂之處,收緊而抖震,使濕淋的重粒,沿鼻側、外頰流下

「⋯⋯」

但身體卻彷彿不由自己控制,不由自主的自己控制,如⋯自己本身已經不再是自己一樣,如有什麼拆開了自己,成兩份,彼此不同不一的意識

而這兩新的意識是⋯更比本身的⋯力量/感覺/存在?

更為⋯強烈?

我不明白,這倒是從處理器出發的答覆,首次

一切如同進入新維度般,連五進制亦不能理解的⋯

第一次

首一次,是出現在系統完全更新的時候


—— v2.0.0.1 - Alpha [Arc DK] ——

V2?

連潘朵拉小隊也沒有V2版本⋯那麼到底我⋯

先不提如此一點,純粹針對何時&如何&為何能夠,亦不能計算出任何答案,連猜測亦不知道

⋯⋯

又真的是這樣嗎?

我真的甚麼也不知道嗎?

我又否因而無罪?


⋯⋯


無可否認


不是




⋯⋯


莉莎




「那個⋯⋯」

「你無權過問,也不能說出去」

「不⋯不是這樣⋯」

「那又是怎樣?!」

突止步不前,於原地回頭對肩膀大喊

「冷靜點⋯K——」

「我很冷靜」
「 十 分 冷 靜 」

「⋯」

「⋯嗯⋯」

抹去眼角的時候稍有酸痛,可能是手袖上沾到的腐蝕性,然後刺激到吧⋯或是說⋯⋯太久了,哭太久了

哭,本身對自身來說就是多餘的機能


⋯⋯ 莉莎


「嗚⋯」

「⋯⋯」

紅腫、開始刺痛,感覺還像是燒傷

好辛苦⋯?

「⋯⋯」

「⋯沒事嗎?」

「我沒事」

沒事

已經無法如昔日時再理解了,這字詞

明明這一個詞的意思是表示安好&安慰&息平,如此的意思,卻用了在⋯這場合

這算是什麼?




「我真的沒事」


沒事?

百分百不吻合的言論,和人類一樣

我不是不知道人們以「沒事」來裝強,至於敷衍,好歹首級人形,然而——

我⋯是成人了嗎?

過去,縱然理解,自身本不會有此等舉動言行,因為我不認同這種儒弱的行為,再考慮到不率直可以引起的後果,從不,絕不

直到這刻

如同成為了另一個存在,這算是什麼?我可不認識這樣的自己

我也相當討厭此狀態的自己

我在做什麼?到底

明明表現就不得是事實



「⋯」

⋯好⋯討厭⋯⋯?


「⋯這兒轉右⋯」


「⋯哈?」


「你要⋯達成目標的話,可不只有剛剛那處」
「這兒右轉」

「⋯」

並不全是記錄(憶)中的聲音,聽上去的是隔離感,熟悉度偏低的聲音,倒是衍生出一種⋯信任

信任/釋懷/平氣

True;r=/= (Able)REPLACE_ABOVE ~<{安心} 1:3

安心感

⋯⋯?




「K6?」

「⋯⋯」

沒有出聲,和上次一樣,任由大腦空轉,卻,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能提起

已經Report:{疲倦不堪}-States;Output =< Effort (ToLv) 了

Proceed ~Suggestion

“右轉”


————————————————————————————————————————



《理性》

我已經承受不到了

每天閉眼開眼也是同一個景象,四周的空氣如同該天一樣,稀薄,叫人窒息

好辛苦

放過我好嗎?


好辛苦

好想O

為什麼?

根本沒可信任的存在


我根本不在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口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口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口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口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口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口
好想O 好想X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口
好想X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好想O


————————————————————————————————————————

[現在時間是6:43]

[日期為2218年的9月6日]


「你那邊有發現的話才通知我」
「這兒感覺上⋯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

「真相」本來就是很虛無不實際的存在,影響之的因素太不可估或計,稍微改變想法、立場、角度,便是另一個版本,但對我的終論,真相,永遠就是完全的存在

那怕是普眾眼中的扭曲性

唯一的真相,就是殘酷的現實


是人應有的理解能力



我一直在強迫自己去看,滿足自己,透過去塡滿這無盡好奇心的渴求、本性

而我

也一直很樂意

只是我看到的,永遠比他人多
代表我所尋找出來的,就是通往原因的路

比起優越感,更是使命感

畢竟世界一直在阻止我似,而我,從不順流向波方,後進

我相信

相信


世界沒有太多沒有原因的事

我不理解人心

卻能看透

甚至

甚至乎非人之物


實則的數字,太過著眼了


對不起,但我實在太在意了


「你究竟⋯在試圖隱藏什麼呢?」
「弧極」



其實不只是事到這一秒,到這一刻才在意

老早於與你相遇的當下,已經感受到那熟悉的氣息,和曾經阻撓自己的他們,很近似

「不明」的氣息

據我所知,並沒那麼多的不明,正是有點狂妄囂張和傲慢偏見,才能走到這一步,也身染危險頭腳亦是

相信著凡事定有答案的自己

至今仍未解開真相只有三項

一,和崎品有關的那個不詳組織

二,香港究竟藏著什麼祕密





至於三

KDUL的PROJECT DANDELION(蒲公英計劃)

先不管這三項也是些極密資訊,基本是我遊走深淵邊緣作死的這點,單論自己調查發現,三項酷是緊緊相連的這點,代表背後是一更無法想像、更大的畫面,也叫人心動

不是興奮,而是


徬徨

「6293?」

空虛

「不是嗎?」

手足無措

「那麼」
「118⋯」

恐懼

「3⋯」


咔嚓

1183,果然⋯

弧極,為什麼?是藏著什麼呢?


⋯⋯

KDUL的 PROJECT DANDELION

蒲公英計劃

屬於不有分類的機密計劃,沒有等級,沒有特定的計劃策劃、參與成員,純粹是「PROJECT DANDELION成員」,但除了營造數分神祕感之外,便是反映了是為機密而機密的事實

又是一個敲東擊西的存在嗎?

但不是

為什麼⋯為什麼要用「蒲公英」作計劃名稱呢?

到底⋯⋯

「⋯這是⋯鍍金晶片?」

在牆角不起眼的一處,卻是一個隱式遙距夾萬,幸好信號仍建在,要不真的難在漆黑中察覺

何況四周還有新鮮的破壞行跡

火藥、血紅素、皮膚組織、汗液、少量幅射性金屬、鐡銹

崎品素

距發生時間不超過五小時,破壞明確是均勻的破口,分佈太平均而連續,不排除是投射性物質的傷害

觀察之血液乾枯後的顏色,及能攪和的一點,是適當血型者,也可能是同一人

或⋯人形的容性血型


但又解釋不了崎品素的出現

如果是宿主的血,意即指宿主受傷的血,那如何解釋⋯⋯



那些血沒有崎品素


⋯是⋯⋯空氣中漂浮的?


眼看四周,肉眼不能明察也好,逐漸在喉嚨感到了



咬住項鏈中央,黑色的水晶狀塑膠,然後抓住左右的起角,拉出,扣在左右耳機末端


—— 過濾器模式啟動 ——



走近唯一正擺的桌子,拾起其中一罐速食咖哩,然後一下打開鐵盒蓋,一束從耳機上側射出的光源,照在裏頭湯液之上


瞬間,本來深黃色,桔橙,成了紅褐



涼風由臉頰雙邊持續吹入,不從空氣中再感受到刺辣,不是酸性的芥末味,而是稍為無味而熔燒,鹼性,強鹼


是可以內分泌出強鹼的宿主


九大懸償?




考慮到這地方的歷史,不排除,儘管⋯是半個迷


但也未能解釋到流血量以及⋯金屬⋯⋯


⋯幅射性?還有合乎子彈條件




那即代表⋯電漿彈?

KDUL人員和宿主?







所以是人形的血?






⋯⋯



只有這個可能了吧?


「弧極」


在這兒受到了重傷,但⋯待了,坐了在原地⋯⋯?
原地反抗⋯?
命中度卻⋯⋯


⋯⋯是其他人形嗎?——



沒可能


只有弧極能如此不可預測⋯畢竟





畢竟説現在我正站在一個剛發生的爆炸現場




但留下的不是什麼火藥⋯而是⋯⋯煤氣,煤氣的臭味還淡淡地殘留,甲烷⋯?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事發經過


單方位的單一方面,卻兩彈種雙彈道、火力不一的槍撃,所以並非槍戰,而只是⋯追捕——




不是



原位置的射撃,低命中率要不是指槍手集中力下降了,就是那是非專業人士


卻後者的話,似乎沒那可能



所以是前者




畢竟留下的血漬並不含崎品素,再者槍械方面

煤氣⋯⋯




才不是煤氣



是K6的武器引起的連鎖化學反應




高M(molarity濃度單位)強酸和強鹼的中和作用⋯加上電漿彈的化學溶解特性⋯⋯


⋯那不是煤氣,是火水味,硫氫甲烷*


(作檢測氣體洩漏用之化學氣體,常見於煤氣中)
(洩漏煤氣味,是有沼氣(其實某程度是屁味)味,千萬別去親身試(指去聞煤氣),會窒息)
(還有開煤氣爐等爆炸)
(免責聲明*)


⋯⋯或是饕餮型的⋯腐食作用——





是K6的所作

說到底,若果是饕餮型,那麼就不會用酸鹼混合——


⋯⋯


我好像稍微理解了⋯但在進一下階段前,要先解決這個,另一個謎題

這個鍍金晶片

和早前那片屬於他的晶片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沒有盲人字點,那「5」的刻印

⋯⋯但同是記錄晶片呢

蒲公英計劃

目標不明,參與者不明,計劃負責人不明,發起時間不明,詳情不明,資料不明,來歷不明,起源不明,檔案不明,計劃不明


關於其,一點兒洩漏的風聲也沒有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沒有其他人明確地知道



除了追隨之的自己之外,這片無人土地,沒有曾問津的氣息,就算有,亦是古舊而斷續,恐怕不是人,或說已經不是人,過於空曠的地方,自己企正著


我成為了現在仍在當中的靈魂,唯一非之一


「蒲公英」Dandelion


某程度上是KDUL的敵人


經常阻撓己方行動,保護崎品宿主


聽説有可能是香港起源的祕密組織

至於個人意見,有一半和民間人權團體的一樣




也許是我們KDUL自從《國際崎品法通例》過行後,一直欺負了天生劣勢的他們吧⋯口邊勾上,當之成計時炸彈,只要有什麼事便展開「捕獲行動」,或是監控行動


不難想,打著「社會安定」為號的我們,一年所造成的死傷絕不少於自然死亡數目,又敢問,曾有多少人因我們組織而受傷?


連實際答案也知道的自己,卻從來未反對如此方案


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以我們目前對崎品的知識而言,考慮到宿主的不穩定性,以及對人形之相信

但永遠一山還有一山高


「蒲公英」,就是那山吧?

連國際保全聯盟也未理解到的程度

「模因學」在他們手上使用得如呼吸輕易;「人體腦波學」,如剛才使我昏倒的那招;即使是主打的研究項目:「崎品研究」,雖KDUL已經掌握大部分,他們更是能不只明白,更是直接地運用能力

相距甚遠,尤如平行線,永遠於前方,相對時處對岸

但正正在對岸,才看到清楚

我不敢説自己有其把握,不過至少我找到了門路,也許是自己想多了,但很快,便知道真相了


「嘖嘖」,是用於失望、諷刺、嘲笑,因為對方認為你可悲,弱小,但正正這樣,才使對方露出馬腳來




鍍金晶片


根本不是本體,而是像⋯一個示意


這也是為什麼「奧窩」能夠成功「讀取」之資料,因為資料,根本不在晶片

就如「免提」一樣,資料是直接存於




大腦中


——

KDUL (IA) ,黃潔怡,歡迎

——


Project Dandelion,提取碼是⋯⋯

是⋯

我⋯⋯


我⋯忘了?


不,是⋯⋯

我知道了⋯

——


提取碼:[若世界是溫柔的]

⋯⋯

加密碼:[若世界是更加溫柔的]


——




如果我告知說,我知道的話

不知你們會對我怎樣呢?

蒲公英⋯還有




————————————————————————————————————————




紅冊:凱剎

您現在看到了

您今後也看到了


名之為

「全知」吧



————————————————————————————————————————


—— v2.0.0.1 - Alpha [Arc DK] ——

Systematic¥Error!
Lost¥function:


——

————


「好痛⋯!」

想不到,居然從自己口中漏出此話來,在自己的身上,居然會出現如此情況: 僵持



「好痛⋯痛啊!!」
「為什麼⋯為什麼抑痛系統沒了——」
「作用⋯」

人形的身體,大多數是改造肉體,肌肉上的增強,力量及抗性的改進,感官上的改良,稍微的改造,使作戰能力提升,例如在脊骨內設的感官抑制系統


已經離開敵人的追捕距離,至少我猜一小時內它不會來到此處,然而在它找到祕道,跨越「峽道」前,自己大約/可能已經重傷&陣亡



在正後方,背,有著一大片傷口,深至衣服碎片亦早已被抓下,卻又未完全致命


發現真相,其實是受傷得感官抑制系統的裝置也暴露於空氣中,肌肉的透紅,單是觸碰也感受到,還有一條稍似鋼線的東西,卻極為柔軟,摸其時,更是有股電流,刺刺的閃在大腦中

那是神經

我意識到,這傷勢比想像中更嚴重

皮膚硬生切了下來,背肌露於空氣中又未致於即時的大量出血,然而單論維持如此直立背的姿勢,也開始出現痛楚,估計是自己沒注意到吧

也注意不了

抑痛系統處於關閉狀態,不是此刻才定的事實,是在自己沒為意之外,瞬落粉準的攻擊

剝皮,精準地,只攻擊抑痛系統裝置,完全沒有察覺到

「⋯燒肉⋯⋯啊」

當然,也根本沒有那個去留意、戰鬥的想法,而是一昧逃跑

「⋯」

望著肩膀的肌肉少了一塊,血汁到處噴,卻絲毫無刺感,無奈中不禁自問


『什麼時候,自己淪於這般的地步?』

—— 碰 ——




「哈⋯哈啊⋯」

莫說站起來了,連提槍的力也沒有,無法思考

毫無體力剩

「嗚⋯⋯」

好凍⋯好痛⋯⋯


⋯⋯








⋯⋯






————————————————————————————————————————


—— 咇咇咇 ——

「⋯」

槍口仍水平對準鏢靶,沒有手抖,沒有任何偏差,儘管數據上,手上此重型機槍的後座力是極高,卻不見彈洞的直徑將紅點完全打穿,紅色的邊緣還是肉眼可見

距離50米,鏢靶高1.7 m ,頭部紅點55微米直徑,彈型:12.7×99mm NATO (北約彈)

30秒,共射120發,中靶率:

—— 啪 ——

「垃圾!」

根本沒關係

「為什麼你在任務時沒有這個能力?!」

「為什麼?!」

純粹改造了的身體,不是鐵殻,面對軍人身世的對方,不自然地轉動了臉向

「你明白你自己的身份嗎?!」

「我——」

「可是我看不到!他!媽!的!看!不!到!」

她沒有很用力,沒有,純粹是稍微,至少相比實戰時候,她沒有要令自己倒地破頭的意思

在冰冷的寒光照耀下,透露雲層的餘光叫自己難以對焦,就連聆聽的機能也一拼模糊

如那天

紅點對準的臉,是無神而悲傷,本應在那張面再隱於皺皮下前扣下板機,然而處理器那刻的速度緩和了

但我後悔自己的抉擇

在那之後,那張臉,在視野中出現得更多,不是在蛇形的目標上,而是四周的各人,沾滿灰塵,倒於血泊

我應該扣下板機,和練習時一樣

卻,有什麼叫我「猶豫」,機能錯誤

我後悔沒有那樣做

「垃圾!你這樣,可怎人命關天的事交給你?!」

「答我啊!」

她留力了,但她沒有就此罷算,肚、下腹,胸襟,一肘一膝,也是命中最要害,只是未致骨折、傷肝的程度,但每一下,也是憤怒

亡者的、同伴的、她的、甚至自己的

對自己的憤怒


為什麼?


作為人形的我,為什麼淪於這樣?


「瑕疵品」,乃對人形最傷害的形容

畢竟若是真相,只有一個下場




倒塌在地,最多也是瘀傷的程度,手、肚、腳、胸加上約二十多處





—— 碰 ——




「哈⋯哈啊⋯」

莫說站起來了,連提槍的力也沒有,無法思考

毫無體力剩

「嗚⋯⋯」

好凍⋯好痛⋯⋯


由於是禮拜六日的特訓時分,所以餘下自己一人,也不會被任何人發現,至少,氣餒自己的人們把我拒於門外

連我自身也是


⋯⋯



解體一了百了吧




⋯⋯



「⋯?」




「麗莎?」









「醒啦?」

「啊?!—— 呀!」

「別亂動啦」
「植皮還未完成喔」

躺回身子,其實是因為四肢的肘位膝部也有厚墊包住,作以固定,動不了身,才無奈望回直上的白燈,還有那張機械人臉

是舊型軀體,也就是半機件驅動的那種,是和人類差不多外表的那種,仍有機件的,當然,不包括那攝像鏡頭眼

「⋯你去那找這身軀?」
「還有怎⋯⋯」

「嘖嘖~老子好歹 ——」

「行啦,好了,好棒棒」

「欸!給我把話説完嘛!」
「總之⋯」

「剛剛捱了攻撃後大難不死,只是跌了在地上,然後又好運地找到了人形工廠庫,就這樣子湊洽用了~」
「然後沿著你那沾了硫硝的腳印找到你的」

「⋯⋯」

「怎了?」

「沒什麼—— 啊呀!」

「完成了」

「⋯⋯感謝⋯咳⋯你就不能下手輕一點嗎?你可知道裝置壞了喔?!」

「抱歉啦」

厚墊釋壓,不再束著四肢,便坐起來

摸上去稍為粗糙,但根本不求得什麼

接過新衣服,穿起,披上外套,質感比原先的重

「合身嗎?」

「⋯」

坐在維修檯邊,抬頭,鏡子櫃上,看著自己的倒影

淡紫棱,主白副黑,正面有KDUL大字,刻在左肩,右胸則是⋯

則是正方盒圖形,四維度正方示意圖


「籠」

曾經,我在的隊伍

「⋯⋯」

但⋯



『你在幹什麼?!』

沒所謂了



「還好嗎?」

「你覺得呢?」

「⋯」

「一點也不好」

背對對方,我道說

「⋯嘿⋯放心吧,我——」

「⋯我不在意你說不説出去」
「我不在意」

「⋯」

「反正也沒什麼分別,對吧?」

「唔?」

「反正,我的地位早已被其他更先進的取代」
「燒肉,你可不會明白我現在的處境」

「不,等等,弧極,你在説什麼?」

「⋯⋯我⋯⋯」


「我自己也不明白」
「⋯⋯」
「記得⋯麗莎嗎?」

「⋯嗯」

「她曾經,甚至⋯剛才,她也說了那句」


「一個新世界的信念


「⋯還有,我的系統被更新到2.0了」
「大概是⋯還是她吧」

「⋯」
「才前所未有的情緒化嗎?」

「⋯⋯算吧」
「但是這種感覺,頗為討厭」
「像⋯胸口空洞似什麼的」

「那是叫傷心吧」

「⋯⋯管它的」

「⋯沒事的啦」
「⋯⋯放心吧」


「⋯我只是怕⋯因為她動的手腳,令自己犯下和當年一樣的錯」

「我不希望再成為人們口中的瑕疵品了」


「⋯⋯」
「吶」
「你相信麗莎嗎?」

「⋯⋯嗯⋯」

「那麼別不用質疑了,好嗎?」

「⋯」
「是這樣嗎?」

低下頭,拿起破爛的皮套,仍選擇披上


「⋯你不相信嗎?」

「無可憑據的確定、假設⋯⋯」
「我不肯定」

「你不習慣而已」
「你只是還沒有慣了」

「可能吧」

半刻空氣的靜止,只聽他的聲音又使空間回復正常

「要繼續,對吧?」

「嗯」









「信號在宿舍區,對吧?」



————————————————————————————————————————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4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wu|不明不白|owo|原創小說|持續更新中|黑暗(?|原創|中二文|致鬰系|番茄醬(?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ylviepoiow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Vocaloid]シャ... 後一篇:「死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