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五十回

作者:Lubit│2020-05-24 22:55:02│贊助:8│人氣:38



  太陽尚未爬上山頭時,破曉前的霧氣似乎讓人感覺比夜中更為寒冷。姚家還未完全甦醒,唯獨他們幾個齊聚在側門處,姚流和任鈴、凊元和舟兒雙方人馬各自蓄勢待發。

  「四位,都準備好了嗎?」

  只有姚汛出來送他們而已,他和另一個小廝牽了三頭套好鞍的鹿過來。

  「是的,兄長。」

  「請問⋯⋯要騎鹿嗎?

  「任鈴小姐沒有騎過吧?」

  凊元微笑了下,牽過一頭之後很是溫柔地摸了摸鹿的脖子,打算先和牠培養點感情。

  「水族是長年積雪的高原,不能騎馬的情況下就騎鹿。牠們機動性更高也更耐寒。」

  「不過,考量到任鈴小姐應該沒有騎鹿的經驗,得麻煩您和我同乘了,還請原諒。」

  「不、不⋯⋯沒關係⋯⋯

  她可沒臉對姚流說,自己其實連馬都騎不太好。

  「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我們只剩下三天的時間,必須在洌水阻止聯合部隊繼續南下。」

  姚汛義正嚴辭地道,同時從衣襟裡掏出了一張術符。

  「北山經,何羅魚。」

  隨著紙張在他的指尖化成灰燼,姚汛攤開手掌,自掌心向外擴散的波紋中躍出一尾純白的鯉魚,白鯉一翻身,落下之處又再激起新的漣漪,彷彿他們正身處鯉池中。

  「好厲害⋯⋯這就是山海術嗎?」

  凊元感到驚奇不必說,任鈴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役者。

  「我的役者能夠在一定範圍之內掌控你們的動向,當你們遇到危險,祂會馬上通知我。我會努力把可視範圍,也就是何羅魚的『池塘』擴散到整個洌水城,所以不必擔心。有必須立刻傳回姚家的消息,就寫在白符上,放進附近浮現的水波裡就行。」

  眾人點頭一應,姚汛的表情也跟著嚴肅起來。他凜聲說:

  「那麼,我們就在三天後再見吧。到時我會帶著姚家山海師往赴洌水,內應就拜託了。」

  他目送著四人漸漸在雪林中隱去蹤跡。


  雙方在洌水近郊的山腳下分道揚鑣,姚流和任鈴負責確保百姓生活的城下,凊元和舟兒則往城上出發。

  「雖然姚汛先生說了要我們做好內應和調查城內情況,不過具體來說該從何開始呢⋯⋯

  他倆在城門不遠處下了鹿背,給喝了點水又墊下肚子後讓牠照著姚家訓練的回到山上去。姚流剛把鞍繩綁好在鹿身上、依照訓練將牠送走。

  「這點任鈴小姐不必擔心,本山人自有妙計。」

  「妙、妙計嗎?」

  她想姚流是個好人,知書達禮又溫柔體貼,他想的方法一定不會有問題,不會有危險⋯⋯才怪。

  她可不知道姚流所謂的計畫是叫她拿著手杖裝盲!

  「我還姑且不提,任鈴小姐的眼睛在城裡實在太顯眼了,很容易吸引注意,不管是官兵還是百姓。」

  她還在思考該如何平安無事地通過城門守衛時,姚流已經熟門熟路地帶她找到他來洌水時常走的隱密入口,也就是所謂的治安漏洞。他堂堂一個隱逸貴族的少爺上城,只怕衛兵又去四處通知那些想巴結姚家的人,讓他們上來獻殷勤。

  「所以,我讓丫鬟們幫我趕工做了這個。是用纖絲做成的面紗,任鈴小姐還是能看見前面,但大家看不清楚您的臉。」

  她從姚流手中接過面紗,邊戴邊聽姚流說他先四處去看看情況,見他回來時帶了根頗精巧的手杖,還覺得這計畫挺周全的,只想假扮盲人可能有點困難。

  「我和任鈴小姐就是互相照應的關係了,當然也會保護您的安全,必要時也能讓玄武來幫我們。接下來要請您對您所看到、聽到的都閉口不提,好嗎?」

  她在午夜的地下酒館裡才想明白,姚流所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扇咿呀木門才一打開,濃重的菸草味夾雜鴉片臭撲面而來,嗆得任鈴直咳。姚流是讓她拿了手杖沒錯,為保安全還是讓她牽著他的手肘。即使鼻腔都被刺得疼,她還是不敢放開姚流,也跟著被他往前走進酒館的步伐拉動。

  「唷!好久不見您來了,席先生!」

  「真是稀客啊!席先生。今天帶了個客人啊?」

  任鈴為了裝得像一點,幾乎不敢扭頭四處張望,但隨著姚流深入酒館前進時,她們走過那幾個原本看起來凶神惡煞的醉漢、菸槍都對姚流露出笑容,甚至站起來歡迎他。

  雖然這些人笑著恭迎姚流,但沒出過幾次大宅的任鈴都能在一踏進來的瞬間,看見昏暗的燈光、感受到這裡的氛圍和氣息而明白,這裡是黑社會的聚集地,每座城市都有的黑暗面。

  「席先生?」

  「是我在這裡用的化名。」

  姚流一面和大家打著招呼,一面來到了酒館最裡頭的那張大牌桌。一堆麻將牌和三個賭徒之後,最裡面的位置上的老伯拿下叼著的菸,右眼眼罩下的嘴角抬起,長年吸菸而變得沙啞的嗓子說道:

  「嘿,浯川小子,一陣子不見了。」

  「是很久沒來看看您了,寒瀟老爺。」

  「這麼久不見,就帶個姑娘來啊?怎麼,要請我去吃喜宴嗎?」

  一聽話鋒轉向自己,任鈴不禁心驚,抓著姚流的手也緊了緊。

  「不,這位是我從外地新帶回來的,雖然眼睛看不見,說故事的功力可好了。最近老是一夜難寐,或許床邊故事能幫幫我。」

  「喔?」

  寒瀟說著還湊近任鈴瞧了瞧,他身上有很重的菸味。

  「席先生!上次的詩集也很有趣啊!」

  「打算下次什麼時候發表新作呢?」

  「我還想和您談談那位代理族長的事啊!」

  任鈴聽著,後頭好幾個人喊著姚流,聽起來都是很歡快的聲音。

  「瞧瞧、瞧瞧,都是你太久不來,小崽子們可想你了。」

  「我還真是受寵若驚,但可真是難辦了,我今天久違上門,是有事情要找老爺商量的。」

  他才一說完,男人們紛紛發出失望的嘆息聲。

  「不過,我還是很想會會大家。在我和老爺敘舊的同時,讓她說點故事給你們聽好嗎?」

  姚流一說,同時將任鈴拉著他的那隻手腕往前一伸,把她帶到大家面前。

  「哎呀,這又是從哪裡拐來的姑娘啊?」

  「看起來好像挺漂亮,不知道面紗下的真面目如何?」

  被推出去已經讓她夠害怕的了,一說到面紗又讓她得使盡全身的力氣來設法鎮住她渾身的顫抖。

  「她的眼睛看不見,可別太欺負她。你們喝得太醉了,聽點故事吧,回家好睡覺。」

  姚流將她牽到餐桌一旁的椅子去,細心地扶著她坐下時還特別靠近她的耳旁,用只有他倆才聽得見的音量細語:

  「對不起,請在這裡等我一會兒。他們不會傷害您,就請說點您拿手的故事給他們聽聽吧。」

  「等、等等⋯⋯姚——」

  甚至還來不及挽留他,姚流已經走掉了。

  雖然事到如今才發現有點晚,姚流根本不是那種乖乖牌溫柔無害書生型的人吧?任鈴不禁這麼想。

  倒是那個像把小羔羊丟進狼群中一樣,把任鈴留在一群臭男人中的罪魁禍首邊回頭看了她好幾眼,邊走回寒瀟剛坐著的那張麻將桌,其他三個人已經不在,因為這是黑社會的規矩,得懂得適時迴避。

  「你還真是帶了個太精巧的玩具給那群野孩子。」

  「沒什麼,只怕他們弄壞了,我一定會讓他們滿地找牙。」

  威脅完還配上個溫和的微笑,讓寒瀟愈發覺得這傢伙雖然一副好青年模樣,骨子裡可能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還要兇狠。

----------

我最近開始想把篇幅花在我真正想描寫的地方了,什麼說明細節能省則省!

身為一個喜歡多面向角色的人,姚流可能是我整篇故事中設計出最多面的角色,在他的主場永凍國度篇也想多讓他發揮一些!

可以的話請留下一點批評或意見吧QQ我會超級開心的

以上!感謝各位的閱讀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38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玩對馬戰鬼的公民
你好奇對馬戰鬼的劇情如何批評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嗎?你好奇左翼如何看待兩者?好奇就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