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窮奇抱夢

作者:空誠│2020-05-24 17:58:03│贊助:34│人氣:129

窮奇抱夢



窮奇,古書記載是一種逆反道德為樂的妖怪。

因為一則故事,在東寧島上則代稱為挑弄是非,破壞和平的反骨之徒。

相傳四百年前的蓬萊共和社也曾經出過這樣的領袖,他用他詭譎的思維顛覆島內群眾的道德觀,讓他們四處征戰,雖帶來難得一見的中興局面,卻也為此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

於是作為末裔的他們在滅亡後被記載者瞧不起,甚至被他們以文墨諷為妖怪窮奇。

只是在當年的共和社裡,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遠至四百年前,也曾有少年浸浴在月光下。

但他卻不時嘆氣,因為他的父親貴為國內最傑出的政客,卻時常顛倒是非。

但他偏偏就能取寵民眾,讓他們甘願用外族流出的鮮血替自己開出一條康莊大道。

專為殺戮的道德論隨即麻痺僅剩不多的良知,縱容血性大肆屠戮無辜弱小。

自他有記憶以來,「窮奇之窩」就是蓬萊共和社的代稱。

 「同在月光輝芒下,卻映出千百種人性......」

而他,就是窮奇中的異端。



在圓滿的月光下,又有一批外族老人被押進火焰中。

烈火焚燒骨瘦如柴的乾扁身軀,直到一動也不動,肉身變得焦黑。

對此,少年詠頌經典,無視著腳下人群的恐怖慶功宴。

 「窮奇的子民,等到我落入地獄,我將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對於這些臨死前的咒罵聲,少年總是大聲詠誦經文來逃避。

只是詠頌的口音越清晰,他心中的恐懼卻越加明顯。

 「而英雄卻統合爭執已久的百姓,讓不同膚色的他們攜手創造盛世......」

根據共和社習俗,擁有生產力的戰俘才算得上收穫,其餘的都只是物品。

而且在政客振聲高喊「以牙還牙」後,人民也多了食人的興趣。

抽搐的雙手不是因為風寒,是恐懼這些人的血性而顫抖。

 「在那時,火把只為照明,干戈也不必時時擦拭,稻穀草藥不需征戰就能豐足......」

不願再低頭俯視那些同流合汙的敗類,善良的少年只敢抬頭仰望著月光。

欣賞著外族遺留的經典,於夢中自我放逐,是善類處於嗜血部落的唯一救贖。

而且少年開始從書中窺視到過去的美好,總覺得自己活在一個相反世界。

 「這樣的盛世經歷百年而不衰,人民在月下歌詠著先人的耕耘......」

於是他立下一個夢,就是在將來創造一個書上所寫的太平盛世。

畢竟翻開書中世界,人人無不豐衣足食,連喧鬧都是平宜適人。

於是在闔上書本後,他願意吞忍這些痛楚,等待屬於他的轉機。



白天裡他們敬樂敬業,夜深時刻就圍在營火旁高歌,祭典時則會隨著長老的笛聲搖曳

不知征戰也不懂殺戮,不懂責任也不知歷史,每人都平等相待,從不搶功立業。

此地沒有戰爭,任何的風聲鶴鳴都不曾令人寒顫,反倒讓人心曠神怡。



慶功宴一直舉行到白天,躺在屋簷睡著的少年也被澆熄的煙硝給嗆醒。

直到少年爬下屋簷,他才理解夢想就有如泡影夢幻,現實世界卻殘酷無情。

因為報應尚未到來,為惡無數的政客卻還老當益壯,甚至生下不少個孩子。

反而是少年時時祈禱和平趕緊到來,卻意外先染上惡疾。

現在的他連攀上屋簷的氣力都沒有,只能倚靠手杖前進。

看著病弱的兄長,弟弟們對他也無視輩分與禮數,甚至連名也不喚。

但他也沒有與父親溝通過,但他遇見自己卻連一個正眼都不願多看。

 「父親———」

 「他們只是還小而已。」

父親表面上對此不以為意,但少年知道他早就拋棄體弱多病的自己。

畢竟對於滿口謊話的窮奇,所謂禮數道義只不過是毫無意義的空話。

對現在的他們而言,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才是達成目的的唯一手段。

看著遠離的冷漠背影,少年心灰意冷,也不再抬頭仰望著月色祈禱。



就算明白這只是一場夢,但他總覺得這裡才是自己真正的居所。

此地沒有歧視也沒有暴民,沒有挑弄是非的政客與哭喪著臉的孩童。

不見被營火焚灼的外族與染血的農具,只有和諧的願景與溫和的百姓。

父親與弟弟們也站在他的面前,沒有以往的冷漠,並對著自己揮舞著雙手。

也唯有在這場虛幻夢境,他才能舒緩那緊皺已久的眉頭,重新揚起燦爛笑容。



在那天的夜晚,少年終究按耐不住寂寞,帶上經典與木棍就逃出家鄉。

本該是危險的旅程卻因為無人陪行,不但感受不了危險,反讓整趟旅程更加自在。

此時微風從他身後吹來,戰火煙硝開始席捲他所在的森林,他卻是一路前行不回頭。

殺聲不久傳來此地,自己所熟悉的聲音也隨即響應,卻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微弱。

比起虛無縹緲的報應,他現在更相信切實可行的報復。

 「終於來了嗎。」

 「是,族長有請大人回去。」

實際上,為報復這個不合己心的社會,他不顧父親的教誨,私自通敵了。

於是暗中聯繫敵人,為他們提供路線並給予攻城計謀,是他為這座島能做出的補償。

作為窮奇之子,他的反叛成為義舉,讓為惡無數的父親在仇敵團結的狀況下被推翻。

背對無情的爍爍戰火,少年無力再行,揚手要迎接者先離開。

 「你先離開,我稍後便到。」

隨後他盤腿而坐,享受此刻的終焉。

在這瞬間,即便摀住雙耳也聽得到干戈碰撞。

閉上雙眼也能體會悲劇,屏住呼吸也能嗅到血腥,放棄思考卻讓思緒更加清明。

一轉念,他終究是捨棄既有的概念,推開心防直入夢境,一去就是不回首。



在這裡,沒見著父親與弟弟們的身影,看樣子是逃過了一劫。

看著審判就近在眼前,擺脫病痛的少年卻步到橋上,隨即自墮阿鼻地獄。

因為在這路上他回顧人生,卻看見自己生前所看不見的盲點。



戰爭過後,他的遺骸才在焦黑的林中被尋獲。

儘管人們研判少年是在休憩中病逝,但他在臨行前的神情卻相當泰然。

那放鬆的姿態沒有變得僵直,就好似佛陀打坐自如,也讓人忍不住讚嘆其生前是多麼清聖。

此時日光破曉,鳥鳴鴉啼,緊握手中的經典還在掌中飛舞,像是他還未遠離這個塵間。

 「找了老半天,結果另一本殘卷居然是在這裡。」

就在這時,一名旅人來到少年的身邊,並將他壓在膝上的經本拿起。

他沿著紋路找出被撕裂的痕跡,並將經典與另一部分的經典重合為一。

那本書所記載的則是多數暴民為爭奪匱乏的資源大放戰火,直到英雄奮起止戈的前半段。

諷刺的是這篇章一直由少年的父親收藏,而他長年將自己視為終結亂世的英雄。

然而這父子倆都不明白自己手中各執經典的殘頁,不知道彼此身處在同一種思維。

於是都沉浸在夢中的理想世界,將彼此視為異類,卻不知道自己與他是殊途同歸。

對此,湊合經典的旅人只是將拼合完整的經典收起,親手將暝目少年掩埋入土。

 「就算再怎麼追求理想,時間一到也還是得落入塵土。」



據說共和社此戰過後成為一片焦土,只有在角落留下一朵小白花。

其垂枝不語地浸浴在月光下,像極了少年生前的模樣。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34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相反的世界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亂世之中誰又能濯清漣而不妖,不如高舉人民的法槌、看到人就捶。

05-24 19:03

空誠
巨槌倉鼠,AAAAAAA05-24 19: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taiwan1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對關注只有一個想法... 後一篇:[達人專欄] 窮奇無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kakiki諸君
烏爾德解謎 https://reurl.cc/rxerG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