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第五章

作者:超假面·和人妻控│2020-05-24 17:16:36│贊助:10│人氣:62
第五章:

(幽靜視角)

  我曾經認為騎士這個存在是光輝的、是燦爛的。

  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武器,打倒邪惡的壞人、拯救被囚禁的公主。

  揮舞著旗幟,高聲呼喊著正義。

  我會保護一切的、我會守護一切的!

  一定會保護所有人給你們看!我一定會做到!

  幻想著自己是故事之中的主角那樣,這就像是隨處都有的、廉價到不行的童話故事。

  然而,童話只是童話、幻想也終究只是幻想。

  夢想在現實的摧殘之下,那會顯得不堪一擊。

  在我作為騎士之中的記憶之中最深刻的是,血腥的味道、以及不斷顫抖的自己。

  那是一個戰場的回憶。

  四周掛滿在幾秒之前還在談笑風生、述說理想,那曾經是同伴的殘骸。

  掉在我面前的頭顱,那雙已經失去光輝的眼睛彷彿在跟我說著:


  為什麼不救我?

  我明明那麼相信你的!

  而顫抖的我、被恐懼附身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就這樣像個傻子一樣的坐在地上。

  魔法,因為打顫的牙齒而無法詠唱。

  武器,因為顫抖的雙手根本握不住。

  就像個白癡一樣,就像個膽小鬼一樣。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曾經幻想著自己是頂天立地的騎士、曾經夢想著自己是個能橫掃千軍的英雄。

  但如今這份夢想被粉碎,留下來的只是一個怕死的小丑而已。

  我不想死、我不想就這樣死掉!
  
  當時的我滿腦子只有這種想法,現在想來也真夠可笑的。

  但如今想來,這堪稱丟臉世界的模樣是我的、幽靜的起點。

  因為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某個人。

  「這裡,只有你一個人還活著呢。很抱歉我來晚了。」

  『那個人』出現在我眼前。

  
  『那個人』是名女性,她身穿著鎧甲、手握著一把威風凜凜的單手劍。

  在她的身後能明顯看出一條被清出來的道路,能知道那是她獨力所為。

  簡直就像是活生生的英雄一樣。相比之下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很害怕,這看來不用問了…………但這樣就好。」

  但是在那天,『那個人』看著我這種頹廢的模樣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給了我誇獎。

  這到底是為什麼?

  明明我對自己的同伴見死不救、明明這些人都死了。

  而殘存下來的我直到現在都還止不住自己的顫抖,說多廢物就有多廢物。

  如果是其他人可以做得更好也說不定不是嗎?

  但是她,『那個人』卻對我露出了微笑。

  一字一句的,給了我靈魂的根基。

  「在戰鬥之中不害怕的人自然是有勇氣的。但就算是這樣我也並不認為害怕是件可恥的事情。我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克服恐懼的騎士喪命在本來應該可以平安度過的場面了。

  剛才也是一樣喔,一個超有勇氣、也超有實力的騎士團長就這樣死了。整個戰場上走過來,目前還活著、而且仍然在害怕的人我只看到你而已,可能是有感而發才會這樣對你說話,所以我才說這樣就好。」

  啊~至少我走的路徑是這樣啦。『那個人』對著我這樣說到

  所謂的恐懼,那是世界上所有生物都有的一種防備的機能。

  克服了這點固然是了不起的,但相對的那個人也會失去許多東西。

  「我們是騎士。我們是為了那些一般的民眾、是為了那些現在仍然正在害怕的人們而戰的騎士。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能理解他們的恐懼不是很好嗎?」

  正因為我們知道何謂恐懼,所以知道該如何守護。

  正因為我們知道何謂害怕,所以知道該如何珍惜。

  因為我們知道這兩種感情,所以我們知道那種平穩的日常究竟有多麼珍貴。

  『那個人』平穩的如此說著,同時把我掉在地上的劍放回了我的手上。

  「害怕也好、顫抖也罷,那都沒關係。不要克制這樣的顫抖,抱持著這樣的恐懼前進就好,千萬不要退縮,因為如果我們騎士退縮的話………我們現在所害怕的事情,會真的發生。」

  『那個人』說完之後對我微微一笑,之後繼續前往戰場了。

  我沒有開口挽留,連『那個人』的名字我都不知道。

  但是我從她肩膀上的徽章,我知道那個人屬於第六騎士團。

  我很崇拜著她,抱持著這樣的崇拜也加入了這個騎士團——

  而在那之後發現這根本就是一條不歸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啊。」

  而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看著握在自己手上那把如今尺寸已經有點不合的劍已經過了大概兩個小時左右了。

  「真是,沉浸在回憶之中太久了。」

  我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如此說道,同時把這把劍掛回自己房間的牆上。畢竟這把劍跟我的身高還有手臂寬度已經不符了呢。

  是的,我回到家裡來了。

  熟悉的空氣、熟悉的擺設。這是從以前到現在幾乎沒變過的景色。只屬於自己的世界。

  「我回來了呢………而且這次還帶著一個新的家人回來。」

  然而這樣的世界,今天多了一個人。

  我看著在我的床上,發出平穩呼吸聲的諾雅爾。

  是因為駕駛著一整晚的馬車累壞了?還是說在剛才被幽花還有母親連環詢問而累壞了呢?

  又或者,是覺得來到了我的房間所以認為本來應該會做一些『夫婦的事情』而繃緊神經呢?

  我想應該全部都有吧?順帶說明我因為在馬車上睡了一整晚所以我現在根本不累,所以剛才才會在房間裡面看著自己以前的武器,回憶起以前的事情。

  「畢竟來到我房間的時候諾雅爾一整個露出比跟我戰鬥的時候還要更嚴謹的表情呢。」

  明明才剛認識第一天而已這發展我覺得有點太快了吧?

  當然啦我也是個正常的男性。自然也對這種事情是很感興趣。但不管怎麼說才交往第一天就發展成這樣的關係就真的太誇張了。

  畢竟是要相處一輩子的對象,我可不想現在就把關係搞僵。

  我往自己現在的未婚妻那邊靠近,想稍微看看她的睡姿。

  當然我也有稍作戒備,畢竟我有點擔心諾雅爾跟幽花一樣睡相很差。

  然而就在我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靠近的時候——


  「嗯……嗯!?」

  我注意到了,諾雅爾的表情似乎開始有些痛苦。

  好像是夢到了什麼一樣。

  「………………,……………………!?」

  痛苦的呻吟,無聲的掙扎。看這狀況應該不是阿戴爾跟洛伊的吵架畫面,絕對是夢到什麼噩夢了。

  我百分之百的如此確信。

  這瞬間我腦袋裡面閃過一個念頭,就是拿起旁邊的一個枕頭直接朝諾雅爾的頭頂砸過去讓她強制清醒………實際上枕頭此時也已經在我手上了,但我最後想想還是決定作罷。

  畢竟這是第六騎士團 異端騎士團在最抗噩夢、以及幫助遭受幻覺所困的隊友的辦法。總之就是強制讓作惡夢的當世人清醒過來的野蠻辦法。

  枕頭也就算了,洛伊跟和阿戴爾這兩人基本上都是鋼杯起跳、甚至有時候會直接把一把劍砸過來,沒清醒絕對掛掉的等級。

  但是在面對敵人的時候還好說,如今的諾雅爾是我的家人了。

  是必須珍惜、跟她共度一生的家人了。所以這種事情還是算了吧?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呢?我開始思考著。

  抱緊她?哄哄她嗎?這還是算了吧?

  或許我們的關係可能會進展得很快,搞不好不到一周就可能接吻、一個月內就可能直接上壘了。但是現在這種狀態下抱緊她我覺得自戀不說、甚至有點噁心了。


  那怎麼辦呢?乾脆使用魔法好了。

  這是個好辦法,但問題是我自己手邊的魔法絕大多數都是實戰用的啊,在怎麼特別就只有一個未來影像。

  但是現在看到未來是能對現在的狀況有什麼幫助?難道我要知道我的未婚妻幾點清醒嗎?而且我那招與其說是看到未來不如說………


  「啊,說起來不靠自己也行啊。就跟幽花有小海海一樣。我有『那傢伙』在啊。因為最近都沒遇上需要用到『那傢伙』的對手,所以幾乎都忘記了。」

  是啊,根本沒必要只依靠我自己呢。

  跟一般的魔法師家族不同,我們作為馴獸師的家族,除了自己之外、跟我們締結契約的夥伴們也是強力的助手。

  就比方我的親妹妹幽花所操控、契約的動物海德拉一樣。我作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自然也是有著屬於我自己的契約對象的。

  不過跟幽花的小海海不同,我的『那傢伙』在一般狀態下是看不到的。

  儘管一直在我身邊,如影隨形的跟著。但是正常狀態下是絕對無法被目測。

  而且『那傢伙』可是很方便的存在呢,不但能夠使用幻術、甚至也能驅使毒素。甚至還能加強我的魔法能力。


  最重要的是『那傢伙』,不是有能防範惡夢的能力嗎?

  這是現在最需要的能力呢。

  因為我本身有『那傢伙』的加持所以從未做過噩夢,所以才會導致我忘記了這件事情。

  那既然想到了好辦法,就馬上付諸實行吧。

  我一邊這樣想著,同時把自己的左手伸直——

  「聽我號令·與我締結契約之住人·請用你那防範惡夢的葉片·給予此人平穩。」

  我念著魔法的咒語,撫摸著諾雅爾的臉頰。

  「………………!……………?」

  而果不其然的,諾雅爾在被我的手撫摸過之後她的呼吸逐漸平穩。

  「…………。」

  最後,諾雅爾深沉的進入了夢鄉。而此時的我也看到了迎接本日的第一道曙光(我的房間能看到的景色還不差)

  看樣子新的一天已經到了。


  「開心的表情是最好、認真也很棒,但是就是悲傷、痛苦的面容我不想看到呢。畢竟諾雅爾長得很漂亮,我說的對吧?」

  我對著儘管看不到,但是一直如影隨形跟在我身旁的夥伴。屬於我的契約對象如此說著。

  同時我也決定在房間裡面找張椅子睡回籠覺,而正當我的意識逐漸融入夢鄉的時候——


  「謝謝你,幽靜。」

  我彷彿聽到自己的未婚妻對著我道謝的聲音,但那應該是錯覺吧?

(諾雅爾視角)

  我常常做一個夢,或者該說我每天幾乎都在做一樣的夢吧?

  在夢裡,我不斷的奔跑著。

  跑像某個地方,不斷的、不斷的……

  「哈啊……哈啊!」

  夢中的我拼命趕路,但其實我很清楚的。

  自己一定不會趕上的這件事。

  那應該是在一個世紀之前的事情吧?這個遺骸都市遭遇了戰爭。遇到了來自另一個超越者率領的兵團襲擊。

  儘管最後是我們獲得了勝利,但那仍是一場很悲慘、很殘酷的戰爭。

  而我的丈夫、我的前夫他當時就在那個戰場上。

  請不要過去!我曾經這樣跟他說過。

  畢竟那是戰場,誰都不想要自己心愛的人去那樣的地方。

  然而我很清楚,那是沒辦法的。

  因為他是第四騎士團的團長,是必須率領騎士的存在。

  沒問題的,我一定會守護好大家、守護好一切。然後回到諾雅爾身邊的!

  我喜歡他堅定的表情。也喜歡他想守護眾人的那種希望。

  所以當時的我,跟他一樣隸屬於相同騎士團的我選擇了相信。

  但是這樣的結果,我的前夫最後的下場就不必多談了。

  當我意識到戰況不對,當我真的趕到的時候………

  我只看到那個人冰冷的遺體。

  如果我當時跟他一起去的話是不是結果會不同呢?

  自從那天起,我沒有一次不這樣想的。

  所以我自從那天起,就一直被這個惡夢給纏身。

  每天都因為相同的畫面而驚醒,每天都被相同的罪惡感纏身。


  但我認為這樣就好了。

  因為我認為這是那個人還在我心中的證明,這是我仍然愛著那個人的證明。

  我不想遺忘這份愛情、我不想遺忘這份思念。

  我深怕我忘記他之後,那個人就會徹底從這世上消失。

  那也沒什麼不好吧?畢竟那是構成現在的妳,那是我未婚妻 妳人生的一部份啊。

  妳一定跟他有著一段很幸福、很美好的婚姻吧?這是妳人生的一部份。而且是幸福的故事。

  如果是幸福的回憶那我應該沒必要去強迫妳忘記吧?

  而接下來陪妳走向未來…………是我的責任。

  在我新的丈夫講這句話之前,我一直是這樣想的。

  「沒想到,我居然能睡的這麼安穩。」

  而我起身之後伸了一個懶腰。同時看著我身旁,那坐在椅子上打盹的 新的丈夫。

  身體如此輕盈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呢?

  儘管我不知道幽靜做了什麼就是了,但總歸不是什麼壞事。

  「從咒語來看,應該是他的契約對象的能力。」

  我緩緩起身如此說著,仔細想想也是。畢竟幽靜出生於這個馴獸師家族,既然他的妹妹幽花有海德拉這種兇猛的幻獸,那幽靜身邊有某種能防止噩夢的存在我也不會太過意外。

  我悄悄地看著他的 幽靜的睡姿。從外表來看幽靜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那種會坐鎮後方、施展魔法的後衛。

  會思考無數的策略讓敵人中計的那種智謀派。但實際上卻是相反就是了,幽靜屬於出事情先攻擊再說的那種做事不經大腦的類型。人不可貌相這句話套在他身上真的很恰當。

  「嗯?」

  而這時,我意識到幽靜的眼皮抖動了一下。

  看起來似乎是清醒了的樣子。

  而下一秒果不其然的,他清醒了過來。

  「………,………………?」

  「早安,睡得好嗎?」

  看著幽靜睡眼矇矓的環繞四周,我跟他說了一聲早安。

  這是我在這個新的家庭、跟新的家人所說的第一次早安。

  只是——

  「………………嗯,早安。」

  只是幽靜說是這樣說,但是從表情來看根本就不像是清醒的樣子。看到這種傻傻的畫面我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

  「在馬車上睡那麼久你還能睡阿,幽靜是很難清醒的那種人嗎?」

  「嗯,所以我要繼續睡。」

  「不行,請快點起來………還有請不要把床鋪上的被子搶走,拖到地上會髒掉的。」

  「嗚嗚~怎麼跟洛伊他們一樣囉嗦啊。妳是我媽還是誰嗎?」

  「我萬萬沒想到『我是你未來的妻子』這句話要用在叫床這種事情上。」
  
  而在那之後我花了整整十五分鐘的時間,才讓我這個新的丈夫清醒過來。


  在那之後,我們來到了餐廳。

  餐桌上的料理很豐盛,是以配料豐富的粥、還有烤魚等等充滿東方氣息的早點。

  說起來這家人的名字都很有東方的色彩。

  「早安啊,睡得好嗎?」

  此時幽靜的母親 幽葉小姐對我露出了微笑說著。

  「是,托幽葉小姐的福。」

  「呵呵,以後是要稱呼我媽媽的吧?好啦幽花,也跟大嫂說個早安。」

  「嗚嗯嗚嗯…………呼~」

  「不要邊睡邊吃,妳這方面怎麼跟妳哥哥一個樣啊。話說幽靜你剛才起床有沒有給未婚妻添麻煩?」

  「大概添了十五分鐘的……不好意思諾雅爾。」

  幽靜揉著自己的眼睛對著我說到,應該還沒完全醒過來。

  但是怎麼說呢?

  一邊在夢鄉一邊吃早餐的幽花、半夢半醒開始倒起咖啡的幽靜,還有無奈斥責兩人的幽葉小姐。

  那就像是一個甜蜜的、同時隨處可見的家庭。

  是我曾經認為已經失去,但是現在握在手心之中的事物。

  「說起來父親呢?」

  而此時可能是因為咖啡因的影響,逐漸清醒的幽靜如此問到。這時我發現幽靜的父親,我未來的公公 刃先生並不在這個餐桌上。

  「叫我?」

  但是下一秒他的聲音就出現在後方,從手上裝著牛奶的杯子來看他單純只是稍微離開而已。

  但是看著刃先生拄著拐杖一拐一拐的走著,我多少有些害怕這位公公跌倒。然而他對我露出微笑說道:

  「諾雅爾小姐,早安。」

  「是,刃先生早安。」

  「稱呼的話慢慢習慣就好,至於幽靜早上的部分就麻煩做為妻子的妳多擔待了。畢竟我老婆早上要清醒也是要花很長的時間。」

  「老、老公!?」

  可能是被爆料的關係幽葉小姐的臉瞬間紅透了。而此時刃先生給了我為什麼這家人都是如此的答案。

  這個家族是馴獸師的家族,他們的魔力會傳送到締結契約的生物上。就是因為多了這份消耗所以像是早晨這種狀態會比較難以清醒。

  「嗚嗚~真是的!老公你幹嘛沒事爆人家的料啊!」

  而此時刃先生緩緩的走到了幽葉小姐的身旁坐下,接受著頭靠過來的妻子的抱怨

  「這種事情還是早點讓新家人知道比較好啊。」

  「討厭………」

  「討厭什麼呢?」

  而默默的,刃先生也把自己的頭也靠了過去反問著。

  「沒有討厭,是最喜歡啦!」

  「我也一樣喔,比誰都喜歡、比誰都愛著呢。」


  喔喔,好厲害。

  都有幽靜跟幽花這兩個這麼大的孩子了,這對夫婦還真甜蜜。

  「早點習慣比較好喔。我家爸媽就是這個樣子。」

  「是啊諾諾姐~我家爸媽就是這樣。所以如果諾諾姐如果發現偶而哥哥會講很肉麻的話有一半是因為家裡就有模板的關係。」

  「我哪裡講過肉麻的話?話說妳清醒的時候麻煩說一下好嗎?」

  「原來如此,這就是初次見面的時候幽靜會講那種話的真相啊。」

  「諾雅爾!?」

  這裡好歡樂、好溫暖。

  跟我家、那種地方相比簡直……

  一想起那個地方,我的臉色再度的沉重了起來。

  而或許是因為看到這樣的我,所以幽葉小姐說到:

  「話說幽靜你等等有什麼打算?你平常休假的時候是在家裡睡上一整天,但是現在你有未婚妻了,總不會這麼做吧?」

  「是不會啦,反正我家就是生態園區。如果諾雅爾想的話我會帶著她到處逛逛。

  不過在這之前………我跟諾雅爾都是騎士對吧?」

  稍微吃了一口粥之後,幽靜轉了轉自己的肩膀。

  同時他的眼白『轉成了黑色』

  「不能因為休假所以什麼訓練都沒做呢,稍微陪我練習一下好嗎?」

  「也是呢………整整五天沒動身體的話那絕對會變得遲鈍的。更不用說我們都升官了,任務的要求絕對也會變得更加嚴謹。」

  因為婚約的關係我都忘了在這之前我早上也是有固定訓練的。更不用說現在要加入王屬特務騎士團了。

  休息是一回事,但是不能完全沒動身體。

  「我比較想要做立體移動方面的特訓,這附近有辦法嗎?」

  此時我的情緒也轉換到了工作時候的狀態,一些家族的問題此時我都拋諸在腦後了。

  這瞬間我意識到,這該不會就是幽靜的打算吧?

  「有一座後山可以。還有妳還是認真的樣子,還有笑起來比較好看。」

  「………幽靜果然是這個家族的孩子呢。」

  我微微苦笑,同時繼續吃著早餐。並且注意飲食不要讓自己等等的練習戰受影響。


  「這種體育系的人的思維我還是很難理解呢?啊不過哥要去後山的話能幫我看看有沒有松茸嗎?」

  「不要偷懶自己找啦。」

  此時餐桌上充滿著笑聲,我也笑了。

  這就是我新的家庭呢。

  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家族。


寫完了,下個篇章會有戰鬥的橋段。

總之每次都單純介紹創作的篇章也很無趣,來個基礎能力的介紹

首先是幽靜的

幽靜(無使用姓氏)

階級:二等騎士

魔法屬性:水

魔法種類:基礎軍用魔法以及契約魔法

契約對象:■■■  具備幻術、毒素以及魔法輔助,甚至具有防範噩夢能力的多功用存在。但其實並不罕見,不如說故事已經很隨意的帶過了。因為某些因素所以絕對看不到本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33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ルヴィア·アストレア
這篇開始提到了幽靜的過去
他的狀況有點像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
現實與理想總是事與願違
過去的事應該還是在折磨著他
那個算是他啟蒙老師的人講得很不錯
讓我想起一句話
重要的不是你應該做什麼 而是你打算怎麼做
害怕也好 顫抖也罷 只要你還是繼續自己想做的就好

再來到諾雅爾這邊
她的過去已經慢慢被提到
這裡由於資訊量比較少我就不多提

然後是她看到自己未來家人的互動
必須要說這裡描寫得很溫馨
幽靜的父母都有兩個孩子都能燃燒那麼久 讓我想到某位仁兄(
不過諾雅爾的家庭似乎有點狀況 這也先不提
下一回似乎是他們兩人的練習戰
個人算是很期待這個場面
那麼這篇就先到這邊
等你下次更新了

05-24 19:22

超假面·和人妻控
感恩感恩,會有很精彩的練習戰的05-24 19:27
CARD
該怎麼說呢,雖然其他提到的線索都還在預料之中,不過這麼快就提到幽靜的過去倒是讓人有些訝異。但比起那個,真正意外的果然還是過去的他嗎?我本來以為幽靜身上的特質只是與生俱來,但實際上似乎能牽扯到更多內幕,甚至還有點「理所當然」般的感覺。

話說回來,和人似乎挺擅長這種設計角色的模式。不論是看似多麼獨樹一格的人物,他/她的人生經歷中總有些隨處可見卻意義深遠的元素存在,甚至成為了支撐自己繼續前進的理由;這也可以說是一種特色吧,即使是細微的點綴也能令一名角色更為立體,如同在清爽的茶湯中滲入苦澀才能體會到甘甜那般。

至於幽靜的使役魔這件事,雖然如今想想似乎相當合理──在飼育生物的家庭之中,的確是沒有個一、二隻還比較奇怪──但或許是因為他的戰鬥方式向來都呈現出所處騎士團那一方面的特色,因此莫名地讓人忽略了這件事,直到本篇提點後才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干涉夢境的能力,與能夠看見未來(但或許真相未必如此)的主人,這種組合還真是相當合適ww

05-24 21:43

超假面·和人妻控
其實已經有在劇情中點過了,但是我想應該沒半個人知道啦w05-24 21:47
白煌羽
辛苦啦

05-24 23:24

超假面·和人妻控
不會05-24 23:49
戦国Arsène
怎麼說呢,我知道是個開場也就不會多嚴苛的要求。阿,話雖如此我並非沒有要求的哦?

有缺點,那就是太短了。

首先,兩人的互動屬於[自然且當然]。這個聽起來沒甚麼不過很多小說包含我們吵個不停的傢伙們的作品...都有這種問題,也就是他們筆下的男女主角分明就不是異常者,背景設定也沒有交代得很清楚,互動卻是既不自然也不當然,更甚者達成了對於一個人物兩種以上的表述。這還不是讀者解讀的問題,而是根本上就可以視為不同人。

幸而諾雅爾也好,幽靜也好,兩人很漂亮的維持彼此的距離。[那個]初次登場,寧靜中的暗流我也覺得是很美的一筆勾勒。在這中間不忘給予糖分,更是額外的加分。越是細微的畫面錯過的話,就會跟提示錯身而過,這是你最大的特徵,也是特長之二。

話雖如此,你的戰鬥方面還是需要關注的。對你來說,每一部的戰鬥都似乎得是個案看待而非具備相同的基準...那麼我也會輔助並且給予調適的建議。以上,剛補充了水份休息完畢就要洗去疲勞的我,來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05-25 20:00

超假面·和人妻控
好好休息05-25 2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後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ro5202001玩動森的人
SW-5156-0188-9607 步老師歡迎您加好友 每天都上線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