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Call Of Stars】斷章 01_在那一夜燃燒的夢

作者:ArtLinger│2020-05-24 14:29:05│贊助:2│人氣:93


青年做過一場長夢。

在反覆浮沉的意識裡,他艱難地轉動視線。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像格里高爾.薩姆札在變形記(Die Verwandlung)中的遭遇一般,變成了異形的模樣。

不過,那份在眼中所見的外貌雖然異樣,卻遠不如卡夫卡在書裡撰寫的那般使人作嘔。

安皮里歐.加列泰爾的身體出現了彩虹的顏色,在原先裝著內臟和腰部以下的地方則成了圓錐狀的粗糙物體,唯獨靠著視覺,還無法估計其長度。

他的全身長著細緻而有彈性的鱗片,雙手化為四指鉗爪,在他不可目擊的頭部下方,則擺盪著數條紫黑色的觸鬚。

一股反胃的暈眩傳進他的腦袋。那是將他轉變至此的生物所使用的藥劑氣味,同時也是轉變的後遺症。他能在心裡說話,卻無法發出聲音,就彷彿他的聲帶和嘴一起在土裡生鏽了百年。

他多次試著起身,卻又脫力而躺倒。他想起小時候在慈善活動看到的植物人,他們或許和現在的自己,只差在能夠坐起與否。

「嗚……哈啊……」。當然,即便是呼吸也沒有任何聲音的此刻,安皮里歐不知道是空氣稀薄,還是因為恐懼而嗚咽了起來。不過,原因大概不是前者吧。

年僅十歲的他,別說是對於「人」的自我認知,或許連「轉變為其他物種」應該要有的不安也尚未出現。

他只是在確認而已。安皮里歐當時將遭遇的這些認作夢境,但實際感受到的壓力與痛感卻時刻提醒著他絕不能胡鬧──說到這裡,他又該警覺些什麼?

幼年的他感受到時間的流動。就像是躺臥在床,祈求入眠卻仍清醒著,他清楚地感覺到胃,或者代表這副怪異身軀的消化器官正在翻騰,也許下一秒會發生點不同的事。

好比說,像是嘔吐之類的反應。但這身體要是不能說話,嘔吐時又會有聲音嗎?

在沉溺於自我對話的行為裡,他也想過這場夢會在一個無意識的噴嚏之下結束。然而,縱使他刻意停止呼吸,也只會在數十秒後帶著狂亂的脈搏開始大口呼吸。

不知過了多久,他能夠轉動視線了。

隨後, 如同取回身體的自主權,或者試用這全新的身體,他猛地翻身。

感知正在啟動。他聽見天頂的柵欄,鯨魚在上頭歌唱。看見能褻瀆一切人類航空機具的龐然黑影。同時,味覺器官正聞著樟腦般特異的味道。而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巨大的床上。

頭的方向是牆壁,而床靠著牆,在自己的床位之外,長形的房間兩側是架子和書櫃。

從昏暗的自然光線來看,自己所在的建築位於水面之下。側躺著的青年一定注意到身體的異樣,好比說鼻子的消失,但他卻產生出別樣的情感。

他曾在夢裡見過這裡,在老早之前,在不如這次連貫的淺眠裡,安皮里歐造訪過這間房間。

「這裡不會是……舊澳大利亞的──」

『對了。』他這麼想著,似乎明白自己的狀況,而且快速地接受了它。

自己的意識正在其他生物的體內,作為交易,安皮里歐將人類的身體借給了那種生物。

就如同淺白不過的靈魂互換一樣,他與未知卻表現好奇的生物交換身體,以至於現在能如此活動。

而眼前就是它們的研究室,管理著與異種族交換過身體的其他個體的獨立房間。

現在能夠做連續而清醒的夢,代表自己已經得到它們的認可,具有自由活動的資格了。

比起興奮和恐懼,安皮里歐當下的心情,還是以擔憂為重。

就在他清醒地當下,還在原來時間點的他的身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先前的夢中,代表他現在這副身體的異種向他做了保證,自己只是為了採集關於人類的知識,而需要短期地借用他的身體,不會做太多違背他肉體年齡的事情。

即便如此,他仍舊感到不安,但似乎也沒有拒絕的餘地,於是選擇了答應。

想到這裡,安皮里歐又覺得不趁現在揮霍異種的身體,往後恐怕只會感到惋惜,感嘆著錯過寶貴的經驗。

就在他決定起身的時刻,一種結構複雜的聲音搶先開口。

「習慣身體了嗎?」

「是……是的。」

安皮里歐還有些怯懦,也不保證能給予對方正確答覆。但是現在的他,已經能如同還是人類的時候,那般用手摸著下巴了。

他看向聲音的主人,同時明白了自己的長相。既然對方的身形與自己相仿,作為同族而存在的這副身體,恐怕也有著類似的腦袋吧。

三對如窗格子般排列著的藍綠色眼睛,還有附肢似的觸鬚長在梨形的頭部面顎。

看著它,安皮里歐並未在第一時間趕到恐懼,也沒有追究起它說著俄文的原因。

那異種走到房間的牆壁邊,那裡有著金屬色的網格支架,它從上頭拿下了一罐圓筒。異種的體格要比這副身體更寬廣,但手爪卻顯得更加纖細。它轉開圓筒,拿出一包植物的葉片。

他的床邊有著小圓桌,桌上擺著簡易的茶杯與濾網,正好和異種手中的物件有所契合。從捲曲的幅度和色調,安皮里歐意識到異種手中的,可能是茶一類的加工物。

「可能用更加道地的東西來招待訪客比較誠懇,不過我還是挺喜歡烘焙的……怎麼,你要嚐嚐嗎?」

異種用著極度文明的口吻,從支架一旁的冒煙水台舀了一瓢熱水,再從圓筒中的茶葉包倒出一些葉片,拿著並走向安皮里歐。

異種斜傾的手爪扣著瓢,繞著濾網邊緣旋轉倒下熱水。隨著乾燥茶葉逐漸舒張的聲音,房內被清香所充滿。

「是,很感謝您。」

他小心地將手伸向杯子。雖然已經能伸展雙臂,但那終究不是自己的身體,安皮里歐就這樣吃力地用手爪扣緊杯緣,捧著、拿了起來。

喝了一口,鮮少體驗的苦味沿著口腔傳了過來──他不清楚異種是否有舌頭,因為茶葉清淡的甜味和熱能順著食道滑下,並在胃裡消失了。

雖然安皮里歐仍然保持戰慄,但他卻能保證剛才入口的茶葉,確實有著一定的品質。異種是在什麼地方拿到的呢?

他清了清喉嚨,握緊杯子問道。

「選擇未成年人,找上我,通過強硬手段把我綁來這裡,你們想通過我的身體去做什麼?」

「唔,有件事你搞錯了。」

說著,站在床邊的異種舉起手。這時候安皮里歐才看清了──異種之所以能發出精準的烏克蘭口音,似乎倚靠著兩頰震動的扇葉狀器官。這麼說來,現在的自己也是靠它來發出聲音。

「我們並不是因為你的特別而找上了你,而是時代──你將在變化的時代下成長,而這些『變化』是我們從未記錄過的。我們透過時間點來篩選能夠商量的人類,只可惜到最後只剩下你願意協助我們。」

異種感到惋惜地垂下觸鬚和雙手。

雖然它答覆了安皮里歐的問題,也足夠直白,但這樣的回答也無法讓安皮里歐繼續追究下去。

確實,要是向其詢問其他通過篩選的人類去向,或者時代的『變化』的定義,對方恐怕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看。

看著聽見回答而沉默的安皮里歐,異種繼續說著。

「不過……對不起,我沒想到葛拉維爾在對你的報告上有所美化了,他平時很誠實的。」

「……葛拉維爾?」

「對。我的同志葛拉維爾負責透過夢境的暗示與你接洽,而根據他的觀察……嗯,說是『雖然年少卻展現不凡的大肚情懷,實為交換對象之範本。』不過,當我懷疑起他的說詞後,就乾脆把交換的工作也一併交給他。反正我不吃虧的。」

在說出這不正經的理由後,異種替自己也沖了一杯茶,敬重地舉杯。

看著它的行為,安皮里歐才意識到,這個物種或許也受過不少文化的影響,才能有看起來截然不同的各項技術。

「沒錯,我曾經預定要接管你身為人類的身體──總之別擔心,現在的葛拉維爾最多會用個一兩年來收集情報,之後就會還給你了……還有,在這段時間裡,要是你的身體有所損壞,我們會無償修復的。」

「別把人的身體講的跟借書一樣啊……」

安皮里歐無奈地嘆著氣。

你往後會理解的。異種這麼說道。

看著它搖頭晃腦地指引著自己,葛拉維爾從床板上起身站立。

雙腿的觸感消失了,但是安皮里歐卻在行走。他的腰部以下是鱗片環繞的傘蓋,支撐的軀幹是蕈菇狀的,又蠕動著小面積的偽足行走,觸感和以往完全不同。

「我能再多問幾句嗎。」

他沿著異種的腳步行走,從房間離開至走廊。走廊是純白的,象徵曖昧的各色畫作裱掛在牆面上,而繪畫的物種卻多且奇異,安皮里歐甚至都沒找到一種出現在歷史中的動物。

看到異種點頭,安皮里歐於是回過神來。

「我聽葛拉維爾說,你們是宇宙誕生便存在的種族,透過轉移自己的精神來遷徙,達到永不滅絕的狀態。那麼,明明都這樣活著,為什麼……?」

「為什麼還熱衷於其他生物嗎?」

它點破充滿冗詞的提問。

連應該要熟悉許久的口語字詞都能簡單過濾,還是不同社會和文化的語言產物,這份解析的能力讓安皮里歐深感錯愕。面前的它無疑是領導者階級的個體,但要是其他下位的異種也擁有如此的語言能力,那還真是無比驚艷。

它轉頭看著安皮里歐,搖了搖頭。

「因為我們很蠢。」

它看安皮里歐沉默地低頭,又說道:

「……事實上,紀錄星球的文明是我們的天職。」

它接著說,「這畢竟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古老的大能賦予我們轉移精神的技術,祂對將來的任務寄予厚望,因此我們將持續下去。往前萬年,往後萬年都是。」

「萬年、所以說現在是──」

安皮里歐才想起來,他還沒問過現在的時間呢。

黃金的柵欄滿佈在天頂,而上頭是透過水體而產生折射的太陽光──他依稀看見除了鯨魚之外的生物,還有在現今幾乎絕種的海豚,唯獨看不到人為的垃圾和船隻。

「不過,我們也仍然有限。我能回答你的問題,但不能給你所有疑問的解答。」

「……怎麼這樣。」

他失落的呢喃著。

對此,異種雖沒有停下腳步,但卻能隱約感覺到它的注意力正朝著自己。

「我想葛拉維爾和你說過了。我們現在已經不再消除交換者的記憶,而該遵守的保護措施只會越來越多。管理員必須保護『圖書館』的隱蔽性,不論是時間還是地點都是。」

「可是我已經猜到地點了呀,不是澳大利亞的東南部嗎?」

戛然而止。

異種僵硬地轉動長頸子,它扭轉而面向安皮里歐。保持移動的同時,腦袋像是雞一樣保持在同樣的位置上。

「誰告訴你的?」

責難的口吻讓安皮里歐感到壓迫,不自覺張望起視線。給予安皮里歐位置答案的並不是其他異種,也不是他的推理和判斷力,而是更加直接的答案。

「……我在書上看過。」

「是……等一等,什麼?」

異種在一扇金屬門前停下,正要伸手觸摸光澤上的深藍刻線,它訝然停止動作。

「是兩百多年前的作家寫的,像是妄想的東西。」

「是嗎,對你而言的兩個世紀前,也就是二十世紀初的時代背景下有這樣的人,我確實難以想像。假如是穿越小說的始祖,那麼發想就是偶然了。不過,記得我說過關於紀錄的事吧?在一萬兩千年的人類史中,我不記得有這樣的人。」

異種將窗格狀的視覺器官湊近安皮里歐,在它的眼中,安皮里歐終於看見自己的頭部。那是一種近似於異種構造的梨形結構,唯獨視覺器官的形狀是圍成圓形的六條菱形晶體。雖然是從未體驗的視力感官,他卻沒有不適。

「好吧,或許先前的管理員紀錄得不夠仔細,我會再多翻查一輪的。。」

「您的意思是……?」

異種來回打量著安皮里歐和面前的門,一時間沒有回答。

然後,像是拋下一切前言般開口。

「前面就是我說的『圖書館』了,從今天起,你要把目前所知的一切抄寫在紀錄本上。相對的,保障你在事情結束後能夠和人類社會接軌,我們不會少給你正常的教育。」

「也就是說你們在意的是不在這裡的葛拉維爾,我只是個被軟禁的人質啊。」

也許是這樣,又或許是錯覺。安皮里歐做足了準備,然後,冒著戳破謊言的可能問道:

「那麼,你們為何不把我監禁起來,直到你們派出去的交換意識完成任務?」

事實上,異種的話不存在什麼虛假。

雖然害怕對方照做,他卻不能制止自己提出問題。

不然,在得不到對方的認同之前,他認為自己不配使用這副身體。

聽到他的問題,異種無奈地轉過身來。

「這是慣例的交易呀。我們對於這樣隨意竊取其他物種的身體感到愧疚,但也無法停止這種行為,因此作為補償,意識被囚禁在圖書館內的個體擁有閱覽一切書籍的權利,不過有關自己歷史的一律禁止。」

在長廊的尾端,在植物的香氣中,對方苦笑著繼續說。

「算是代價吧,你或許無法讀到有關人類的知識──但對於你這樣,生在已經和外星的生命接觸的年代,這間書庫的紀錄或許能發揮巨大的功用也不一定。當然,一切全憑個人努力。」

異種將手爪放置在門板中央的半圓機械,鑲嵌在金屬長板的球體微微震動,不久,整扇門在共振一般的搖晃下,往兩側退去。

「……這是什麼。」

門的後面就是房間。

房間被星系形狀的燦爛光點盈滿。雖然少年還不能明白形狀的涵義,但是,滿佈球狀空間的微光就如同粉塵。

日後,在某個遙遠深夜被他想起的,陣列近似於曼德爾球(Mandelbulb)的複雜光點,此時正有序地如齒輪般公轉著。

而公轉的中心,房間的中央──

「……嗯,坦白說,這裡可不像人類那樣依賴實體的物件。」

異種還沒有意識到少年的問題所指,悠然的開口說道:

「一切的紀錄保存正是由祂營運。既為我們的起源,也是象徵調停的肉身之神──」

接下來的話,正是讓安皮里歐認知歪斜的起點。

說到底何為歪斜?要是豬隻對終將吃盡牠們的人類,投放的飼料感到畏懼,那也算是歪斜嗎?

異種以手勢引著他向前。順著它的引導,穿過一環環的光渦,如同房間核心的光球就在眼前。

「這是阿奴。在反覆破壞與創造的第一紀元裡誕生的,由宇宙自身篩選出的神靈──說到底,這對你來說還是太離奇了,對吧?我記得人類普遍不相信神創論的。」

房間是球狀的,而少年卻漂浮在房門打開後的空中,像是這房間本不受引力影響。

在無數光點的中央,表面龜裂的光輝大球體正在旋轉。那近似於機械,卻又給少年一種禪師圓寂的威嚴感,不斷阻止他的思考進程。

他不能理解異種在進入房間後所說的半句話,但也無法否認虛實。他強壓著腦袋湧出的某種想法,幾乎是故作冷靜地想要分析現況,不過,他很快就放棄了。

「祂通曉一切語言。只要觸碰祂就可以了,只要用手掌──」

異種還在鼓動著少年,但對方早已不再思考這個問題。

他不知道這時候該如何是好。

「在摸了那個東西之後,我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都不會發生。」異種下意識地應答道。

「我們需要關於人類的基礎知識,畢竟你所在的時代已經比先前要複雜得多。」

觀測、收集並紀錄文明的演化。由神創造的宇宙。以精神進行遷徙的物種。這些事情對於他來說都過於遙遠。

為了讓自己更加投入於眼前,少年用尖爪刺著自己的腰部。只可惜痛覺並沒有如期產生,這副怪異的身體只是圖書館的擁有者製造的玩具,而備用品無窮無盡。

「……不過,要是不能立刻決定的話,也沒關係。」片刻,異種苦笑著說。

事實上異種的面部並不能做出變化,只是它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這樣罷了。

聽見有選擇的機會,已經漂浮在球體不遠處的少年又縮回了手,看著異種。

「不願意把記憶交出去是正常的。嗯,我似乎太久沒和人類對話過,難免操之過急了──在別的房間裡,有真正的圖書館。總之,你慢慢想。」

異種允許他離開,而少年幾乎是無法克制地飄向門邊,從那裡離開。

回到門外,異種確實的關上金屬門,有些惋惜又賠不是地看向他。

「我大概是太急了,才讓你這樣無法選擇吧。唉,畢竟其他被邀請來這裡的意識,觀念都比人類還開放多,我以往也用不著這麼麻煩。」

在走廊的植物香氣下,異種說道。

「總之,往後要多委屈你了。」

「我才想說自己答應得太早了啊……」少年真誠地感到後悔。

看來對方是願意多包容他。因為眼下也不是道歉或表達感謝的場合,少年語帶保留地問道。

「能告訴我您的名字嗎,先生?」

「你認為我是男人?」異種感到困惑,不過隨即又打消這股念頭。

「因為觀測的工作太過漫長,我們沒有固定的名字。因此在地球上,我給自己取了個代號。」

就這樣,異種報上了名字。

「伊斯的漸盈月,叫我月亮也行。隨你喜歡。」


啊,一直在想這篇要放達人還是不要。光是掛在那裡也沒什麼新血,設定好友觀看也吃虧......最後還是照以往處理了。
下次會回到正常時間點,還請繼續捧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32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1310030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Call... 後一篇:[達人專欄] 【Call...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xis提督們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49657 我大戰艦清霜天下第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