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46)

作者:小褎│2020-05-24 12:20:38│贊助:2│人氣:65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妳是馮家人、也是衛家婦

  前往皇宮的一路上馮梓容繃緊神經,也因為缺乏睡眠而頭部隱隱發暈發疼,但她卻因為精神緊繃而僵著身子、緊抿著雙脣盯著車前的門簾。

  方純主動伸手替她揉捏著手部的穴道,而她最後則終於閉起眼來稍事休息。

  靖王如今不在京城,她該替他撐起整座靖王府才是。

  雖然盛王提供的情報對她而言很有用處,卻不得不說起盛王府的情報傳遞速度每回也只比宮裡頭快上那麼一些、幾乎無暇讓人有時間應對,是以她得在入宮的這段短短的路程內考量好自己接下來該如何應對。

  「方純,妳可帶著提神的膏藥?替我給塗上,薄一些、別讓父皇嗅得了。」

  方純聽了一聲應下,便是在馮梓容的後頸抹上一層薄薄的膏藥,那膏藥清涼且帶著淡淡的清香,若不過於靠近也是難以嗅得。

  由於是夜間出入宮門、依著規矩而言也是說不過去的,是以靖王府的車輛並未循著日常的規矩繞往皇城南門進入,而是直接經由北面小門經過檢查後悄悄地進到宮裡頭、又是隨即換乘了輦往鳳華宮而去。

  宮中的人任誰都曉得,皇帝幾乎隔三差五地便宿在鳳華宮、甚至還會挑燈與皇后聊到半夜。他們這對夫妻感情好是眾所周知的事,是以鳳華宮在天色暗下後仍然燈火通明亦是常情、並不會有人猜忌。

  而馮梓容如今夜裡來到宮裡本是不合規矩,若再出現於龍煜宮也就更不好了,因此往鳳華宮那頭而去倒也是意料之內。

  鳳華宮的主殿是亮著的。

  她淺淺地吸了口夜晚的冷空氣,擡頭挺胸地隨著高寓往鳳華宮主殿走去。

  帝后不意外地在主殿的正廳主位上等著她,一旁則有程慈候著。意外的是,正廳那頭並未如同平常一般收拾得寬敞,倒是有張不小的桌子擱在一旁,看起來很是突兀。

  馮梓容在宮婢通報後便跨入了廳堂內向前福了禮道:「臣媳參見父皇、母后。」

  帝后的臉上掛著尚未褪盡的笑意,見了馮梓容後又是立刻重新綻放了笑容,而皇帝也跟著笑道:「老六媳婦兒啊!今日辛苦妳還得多跑來一趟。」

  馮梓容沒答應、也沒客套,只是問道:「父皇可是有什麼事?臣媳瞧著緊張,也沒能換套體面的衣服、便匆匆跟著高公公過來了。」

  皇帝這時揮了揮手,便讓高寓與程慈出去守著門口,又讓馮梓容坐了下來,這才開口問道:「朕聽說了,妳還往盛王府一趟?」

  「是。」謹記著盛王給她的叮囑,馮梓容說道:「父皇,嫂嫂說了,過幾日要和幾座王府的王妃一道商量父皇今年萬壽的事,嫂嫂說我與她皆是嫡子媳婦兒,因此要臣媳提前過去一趟,就是……」馮梓容說到了這裡,可顯得猶豫。

  這時,她也悄悄地打量了皇帝的神色,又是繼續說道:「父皇,您從前是從不辦萬壽、連同子女們的賀禮也都是免去了的,但是盛王他說了、這回是另有目的的,臣媳在盛王府中聽了不少……眼下還沒想著該怎麼辦呢!」她落下了最後一句話,便是為了將皇帝的注意力給引去,藉以表明自己的心跡。

  皇帝呵呵地笑道:「你們幾個,又在打什麼主意啊?」

  馮梓容自然曉得這是皇帝又要變臉的徵兆,便是一臉委屈:「父皇,盛王說了不少,自然也關乎北方的事、還說了父皇因此不開心,我才從盛王府回家不久、便是隨著高公公過來了,我一路上想著、如果父皇有需要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也就腆著臉自薦、好為父皇分憂解勞,就是現在也還只是摸著邊兒的狀況、因此也不好冒然說道。」

  皇帝可沒想到馮梓容在早上面對自己還戰戰兢兢,才過了半天、倒是漸漸地顯露本色了,當下亦是維持著自己的笑臉、繼續試探道:「妳別聽那臭小子胡說,都做人長兄的還沒像樣的規矩!這些個月以來妳倒是給翰林院不少法子,這訓練出來的人才都能往北方送去、也算緩解了四譯館人才不足的燃眉之急,我還得讓翰林院那頭的人謝妳才是!」

  馮梓容假裝沒聽懂皇帝更改自稱以及讓翰林院的官吏言謝的事,只是笑著說道:「父皇,您曉得我向來是閒不住的人,當年在安秀宮裡頭學習時也少不了父皇、母后和名淵的縱容,您瞧瞧、我爹娘把我給養野了,後來成了父皇與母后的兒媳、又偏得父皇母后生疼,這不心心念念地想報答父皇與母后、順便治治自己閒不下來的毛病嗎?」

  皇后原本只是在一旁陪著笑,沒有說話,聽得馮梓容這般說起,卻也是笑罵道:「妳還曉得自己閒不下來?哪有王妃當成妳這般的?」

  馮梓容雖然是一臉疲憊、且頭還在發暈,卻也是笑道:「那都是給父皇、母后還有名淵寵上天了!」

  皇帝這時也微微地緩了緩神色,又道:「老六媳婦兒,妳今日在盛王府得到的北方消息有哪些?朕與妳接著說。」

  馮梓容聽了也正了神色,將鮮托恐怕會選擇先對羯首出兵並逼迫羯首向大燁求援的事情給說過一回,自然又像是想起什麼地補充說道:「父皇,此外還有關乎陳思顓的事情,也不曉得該怎麼與父皇說。」

  皇帝揮了揮手,狀似隨興:「隨便說,意思到了便成。」

  馮梓容想了想,又道:「今日盛王給我的消息,說是發現了匆忙往北面翻去、來不及消滅的痕跡,約莫就是五百口灶、恐怕也是萬人之數。父皇定也曉得去年名淵與我在玉州時替玉州知州溫彥淳捎回了關乎玉州藏著走私貓溺的事,那時我本一直猜想玉州地勢險要,或許那頭藏著的不只是私造兵器的工匠、更有可能是藏著私兵,只是當時不管怎麼想都覺得不合理……如今又聽盛王那頭的消息,覺得那般龐大的數量,莫非真是私兵不成?而若是陳思顓能混跡其中、定也是與之熟識或者對於他們而言有所作用的……只是現在臣媳一時半會兒還沒能想出個頭緒,況且這也只是當時未能證實的猜測、所以也不曉得該怎麼與父皇說起。」

  皇帝聽了臉色果然沉了下來,又道:「他還當真與妳說了陳思顓的事?」

  馮梓容還真拿不準皇帝這時在想什麼,因此也只能繼續誠實地說道:「父皇,我險些讓陳思顓給害了的事情天底下的人早就曉得了,若非我總在王府裡頭足不出戶,恐怕人人都還要藉著與我拉攏關係的由頭與我提上一嘴、順道擠對陳思顓幾句……只是父皇,父皇定也曉得那事還牽扯上我五哥、我當時是真氣狠了的,但五哥究竟還是我五哥、我也不想與外頭說道,只是盛王定也曉得我雖不在氣頭上、卻還是耿耿於懷,這才與我說起、我猜想著或也是想讓我心裡頭有個底。」

  馮梓容這話幾乎將自己的心境都攤開來給皇帝瞧,比起從前幾個月過分謹慎的模樣還要好上許多,雖然和最早之前相較依然相去甚遠,但至少已然能見到幾分從前的模樣。

  皇帝沉吟了一會兒,又道:「我曉得淵兒與妳一路走來受了不少委屈,且不說那陳思顓,便連去年冬至那事也是……妳曉得,身為一位皇帝、不得不有所顧及,我仍寵著整座靖王府、也算是對你們的補償。」

  馮梓容聽了忙道:「父皇,且聽臣媳一言。」

  皇帝看向她,目光有些深沉。

  馮梓容正色道:「父皇,您是皇帝、帝王的考量臣媳不懂,但就算是以父皇身為一位父親的立場、這樣做也是常情,身為父親、又怎麼可能不希望家裡頭和樂呢?倒是真委屈了父皇,在私情前還有更多的憂心事、沒辦法隨心所欲。」她這話說得萬分認真,毫無作偽的姿態,若非語氣依然恭敬,恐怕還會讓人誤會一位小小王妃竟在對當朝帝王說教。

  皇帝聽了都笑了:「妳這丫頭!能這樣說話!」

  「父皇,其實……若非玄州那趟,我也還是一個心眼兒的。」馮梓容垂下了眼一會兒,復又看向皇帝道:「父皇,在玄州那時我可是一面恨極了我五哥不爭氣、另一面又因為與他從小的情誼而難以割捨,再者後來掃除玄州積弊的事情都是交給名淵、應對我五哥的事情也是交給我大哥的。我大哥生怕我因心軟而壞了將五哥給扳正的機會、也是一句話不肯給我問的……我那時候心裡苦,不曉得為什麼好好的一家子、好好的手足親情會變成這樣,就是……那時就是想不開。」馮梓容話說到這裡也是紅了眼眶,因此也沒再繼續說下去。

  然則皇帝卻是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便道:「我明白妳這孩子心善、想得多,就是這委屈……老六媳婦兒,妳可怎麼想?」

  「父皇的意思是?」

  「如今萬家的勢力在盛王的掃蕩下幾乎蕩然無存,餘下的那支也被趕到列州去拓荒,老七媳婦兒沒有外家、自然更是艱難,衛家宗室也不能因此將她給休棄、省得落人口舌,但她當時是明白著要害妳,妳難道不會有任何想法?」

  馮梓容聽了忽地發了一會兒的呆,又道:「父皇,我究竟沒受害,只是心裡頭的疙瘩去不了、所以也只是往後不願與她有所往來罷了!但就算再如何、她都還是端王妃,因此這事關起門來也就是衛家事,只要端王不明白著挺著她繼續害我,那我也能暫且將這事放下。」

  「暫且將這事放下?」

  馮梓容應聲道:「是呀!父皇,但若她還有什麼心思或者什麼本事對我再下手,我可就想要連本帶利、再翻上舊帳一起算了!若真有那時候,我也會拿捏好父皇與兩座王府的臉面和分寸,但也請父皇屆時向著我些。」說罷,還微微地呶了呶嘴,表達著自己的任性。

  皇帝這廂也算是放下心了──他卻是第一次與馮梓容揭白了這件事,雖然大有測試馮梓容的意思,看看她方才對自己表現的模樣究竟是真心還是依然一般謹慎、只是裝著自己不再戒慎恐懼,但看著如今馮梓容連這般「任性」的要求都說出來了,他也算是暫且歇下了心思。

  卻是歇下了心思後,還得問上一件事。

  「老六媳婦兒,還有件事我且不能與馮家人說,但妳是馮家人、也是衛家婦,便是與妳參詳、參詳。」

  「是。」馮梓容聽了又是端起神色,認真地看向皇帝、等著他開口。

  「雖然朕有意下套讓鮮托鑽,但羯首那頭各方勢力亦是不安定、甚至也有對大燁的主戰派蠢蠢欲動,若是這圈套弄個不好、恐怕將讓北方各地再次蔓延戰火……」皇帝停了一會兒,又道:「老六媳婦兒,馮將軍的遺骨還在羯首,雖然這十多年來朕讓人輕輕揭過此事,卻不代表他們不會拿這件事作筏子、擾動大燁軍心。」

  皇帝既是主動提起這茬兒,恐怕也就是聽到些什麼風聲了?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便是問道:「父皇,伯父戰死那時我還沒出生,卻不曉得伯父的聲望如此之盛?」

  「他不但有軍功、人緣也好,若是他給人拿著作筏子、且不說大燁的臉面吧!便連私情也是萬分過不去的。」皇帝停了一會兒,又道:「所以啊!老六媳婦兒,眼下羯首皇帝的儲君人選與嫡公主都在大燁,妳想著該怎麼做才好?」

  馮梓容想了想,並沒有直接回答皇帝的問題,而是問道:「父皇想要事情朝著什麼方向走?」

  皇帝聽了沉下了臉色,卻不是衝著馮梓容而來,而像是想起些什麼一般,許久才道:「齊王這一年來身子不太利索,我瞧著名清他擔子也未能完全接下、齊王的其餘嫡子又是沒在前線歷練過的,因此就算要下套子、也不能讓他們來勢過猛。」

  馮梓容想了想,又問:「齊王長年鎮守河州,想來頗有威名、能震懾北方,那頭若有什麼風吹草動也是熟習的,卻是羯首那頭若也跟著攪亂、定是拿壓不住,而盧老將軍如今年事已高,可還有餘力?」盧為崢如今負責鎮守天州邊境,而天州比鄰羯首鴸留與沙玉,沙玉那方倒還好說,卻是鴸留是羯首境內當中與大燁關係最糟的。

  「盧家人便放心,那是一門將相、不打緊。」皇帝這時指著不遠處的那張桌案,道:「妳且去看看那上頭的圖紙。」

  馮梓容聽了便是站起身來靠近桌案,看著那章圖紙正是大燁的北方邊疆地圖。

  皇帝一會兒也跟了上來,道:「除卻沙玉以外、天州亦是與鴸留相接,這頭的兵少不了,倒是黎州與首州雖然北面有山,但若鳩托與鷉斗要翻入境內也非不可能,那潛逃出大燁的一萬人馬想來定是私兵,能這般出去、便能這般進來,而那頭地勢險要、也不好駐軍。」

  馮梓容抿了抿嘴,又問:「父皇,黎州與首州北面的地勢、與玉州的群山比起來如何?」

  「相差無幾,但冬日積雪更甚、每年都會釀上幾個月的災情,因此山裡頭連人也沒有。」皇帝停了一會兒,又道:「玉州那頭多有百姓傍山為生,但黎州與首州那頭卻鮮有人踏入深山,畢竟邊臨國境,會發生什麼事情也不好說,所以就算傍山為生的人至多也都是在山邊處取柴火與狩獵。」

  馮梓容聽了微微蹙起了眉頭,嘟噥道:「許是障眼法,真躲進山裡頭怎麼辦?就算有雪……」

  皇帝聽了眼睛一瞇,道:「老六媳婦兒,妳再說一次。」

  「噯?」馮梓容聽了一愣,接著便是回過神來說道:「父皇,從前在玉州發現走私兵器的痕跡,他們也都是藉由山谷移動的,名淵讓人查、卻總是落後了一步走,臣媳想著那萬人之數究竟不少,或許也不是真全翻山越嶺出了境、而是躲在山中呢!若是有熟悉大山裡頭的人,想來定也能找到隱蔽的庇護所。」

  「好!」皇帝聽了喜喝一聲,又見得站在自己附近的馮梓容不意外地縮了一下,更是開懷大笑道:「妳膽子還是這般小!」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父皇,我就怕這般。」

  皇帝沒在意,又是將高寓喚了進來囑咐了幾句,無非就是要他將這情報給送出去,而後又回頭繼續說道:「今日天也晚了,妳且回去歇息,這圖紙妳記下,改幾天想著了法子便來見我。」

  馮梓容聽了應下,又是細細地記著圖紙上面的內容,卻不想在橙黃色的燈火下,自己的腦子可是越發沉了,直到她將圖紙上頭的最後一塊區域給記到了腦子裡後,竟是眼前一暈、直接倒了下去。

--

  碎念:我還記得我人生當中暈了三次還四次,都是因為心臟病發作(汗),其中兩次在自己的租屋處的寢室直接砸到地板,然後先後很不幸地磕到桌角和床板,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醒來之後看了一下沒什麼傷,赫然覺得我──是不是防禦力點得有點高?(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31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6 篇留言


可能是有守護神保護了你XDD

05-24 16:23

小褎
(左右看看)沒有啊!沒有貓!
--
其實我到一定年紀之前幾乎都不怕痛也很少受傷,後來是受傷後傷口基本上很難好(癒合正常,但是要完全好就很慢)OTZ05-24 17:34

受傷還是要擦葯啦,不能因為體質好(!?)就太靠勢(台)XDDD

05-25 14:09

小褎
然而很多傷擦藥也不會比較快好XDDDDDD05-25 17:17

不是啦!要對症下藥丶不是說不管什麼狀況都用萬年一樣的藥丶當然常常會沒什麼用的感甲XD

05-25 18:05

小褎
我現在有種外傷草藥XD 如果有機會再說XD05-25 22:39

那是要做草本狗皮葯膏嗎XDD(逃

05-26 18:44

小褎
也可以欸,把藥搗碎放紗布,加點麵粉糊糊一下就好。之前手上有點傷口拿麵粉糊上去,沾水洗碗就不怕痛也不怕滲透了,比OK繃好用太多XD05-26 20:26

哇靠,你連隱形OK繃都能自己做啊~XDDD

05-26 20:40

小褎
不是很簡單嗎XDDD05-26 20:42

我都買市售的成品丶尤其喜歡日本藥店的東西丶因為我沒有拿自己當動物試驗的狗膽丶也懶得試這個!?還是試冒虎有趣多了!XDD

05-26 22: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6030299991所有人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29017 鏈鋸人-瑪奇瑪小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