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流逝-並非贖罪的罪惡(EP1)不明確切的答案

作者:末府終│2020-05-24 00:33:14│贊助:0│人氣:18
EP1(不明確切的答案)




2061年,稱為''綠淨''的汙染事件爆發10年後,人口原先的近百億人只剩下不到十億人,不少地區也因為污染而變成一片死寂之地。


然而就算人類遇到這場浩劫般的災難,科技也從來沒有懈怠,反而逐漸愈發進步,逐漸將其投入在機器人研發技術和生物化學實驗。


而在這短短的幾年內,就正有一位年齡23歲的科學家,研發出投影實體化以及無人機腦波操控等多方面的專研技術,甚至在醫療領域內觸及更多的技術支援,將大部分以前無法治療的絕症能夠利用現代技術來去治療患者。


那名科學家在人類史上更是百年難見的人才之一,現今也以獲得諾貝爾的三大獎項(醫學、物理學、化學),便是在英國機密研究所內的首席科學家-研。




陽光明媚的早晨,大樓上的玻璃投影撥出新聞,一名面目清秀的女性正在講述著一則新聞,在女子旁邊的投影畫面正是一個在某國所發生的一場災難,開始有條有理的講解起這則新聞。


「為您撥出這則新聞,由德國E市因洗禮者肆意破壞,導致城鎮裡的人類幾乎無人生還,現在世界政府與德國派遣軍方盡力找尋生還者,並且將鎖定洗禮者進行獵殺,如果有民眾看到洗禮者的話,請不要慌張,立刻撥打電話通知國家整備局後盡快逃離現場。」


接著畫面轉變無人機投放出來E市,沿路的建築與街道都殘破不堪,屍體殘骸自動打上了馬賽克。


此時不少人看著畫面目瞪口呆,紛紛也是惡狠狠的指責洗禮者的所做為所。


研坐在咖啡廳咬著剛送上來熱騰騰的貝果,心情沉重的看著玻璃螢幕上的畫面。


他知道事實並非是新聞所描述的,雖然洗禮者本身就是個危險的存在,但本質上他們也是人類,只是世界整府掩蓋真相將這件事情嫁禍給洗禮者。


看著自己所親手製造出來的機器人和無人機卻被投入到戰場濫殺民眾,就算在怎麼樣自責也不能改變甚麼,原先的初心本該不是這樣的。


從被看到出眾的研發能力就便被拉攏到世界政府,作為科學家研發各式各樣的產物,明明本該是製造出來拿來改善人民生活的物品,卻被軍方加以改造變成濫殺無數的威攝利器,然而他卻沒有離開這個環境。


世界政府所提供的資金可以幫助受到感染的母親獲得應當的醫療資源,這也便是他為何從來沒有離開這裡的原因之一。


自己的所做為所其實也跟那些人根本沒甚麼兩樣,從根本上就只是自私的存在,但為了自己的家人,他也已經別無選擇了。


幾個月前開始向醫療發展,利用腦波來神經感知每個病患內的病情隱患,將醫療資源用最節省的方式做出最有療效的方式,這也讓大多數的民眾能夠受惠。


但始終在''綠淨''上,沒有任何方法來去治療,輻射所產生的病原體不存在於地球上,無法利用現有資源改變這個結果,只能夠延緩病情惡化,但終究無法阻止最後的惡化。


想起自己母親身上多處也出現各種不同的裂痕與黑色尖角的緩慢變異,躺在病床上病奄奄的全身插著不同管子。


受到這污染的人類大多會因為劇烈的毒素汙染而全身潰爛死亡,或著變成喪失理智的變異怪物,只有微乎其微的機率變成洗禮者。


當母親全身都變成這副德行,雖然承受住了汙染卻無法改變他總有一天會變成怪物的一天。


自己也只能跟著時間賽跑,如果真的找不到任何醫療方法,或許在母親變成怪物之後就必須得做出選擇。


此時一名身穿黑色醫袍的男子雙手捧著一大包薯條放在他的桌上,男子也坐在對面開始一臉高興地吃著薯條。


這傢伙是誰啊?!


研喝著咖啡開始打量眼前的這個傢伙,銀白色與黑色交錯複雜的長髮綁著馬尾,碧綠色的瞳孔,脖子上戴著像是鑲著翡翠玉的項鍊。


男子似乎看到研正在觀察著他,但只是瞄了一眼後繼續用手拿起薯條沾著糖醋醬繼續吃著。


「那個...」研小聲的對男子說著。


「嗯?」男子停下手中要到嘴前的薯條,歪頭疑惑的看著研。


或許是真的很少在跟其他人說話的緣故,讓研也實在說不出甚麼話。


只有咖啡廳周圍吵雜的人群聲而已,頓時兩人沉默了一回。


沒幾秒後,男子將手中的薯條咬在嘴前,像是叼著菸一樣將薯條上下搖動玩弄著。


「嘛...這裡禁菸還真是麻煩呢。」男子說完將叼在嘴前的薯條吞進肚子。


「室內場所不是本來就禁菸嗎?」研吐槽著男子。


「所以才說很麻煩,畢竟喝咖啡就是要配香菸啊。」


「等等你現在不是在吃薯條嗎?」


「......」男子抓了抓頭有些尷尬,低頭看著桌上還剩一大包的薯條。


「對耶,為何我要在咖啡廳裡吃薯條啊。」


「我的天,你浪費我快2分鐘的時間只為了讓我吐槽你嗎?」研指著男子表情指責般地說著。


但男子像是把研當成空氣一樣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一邊吃著薯條一邊哼著歌。


研無奈地用手按著頭,感覺腦細胞又突然被這種莫名其妙的傢伙殺死了不少,一手拿起的咖啡也變得沒那麼燙了。


然而在研喝下去的那一口,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出現扭曲般的透明屏障。


「是你做的吧。」研開始警覺性的對視著男子,準備隨時可能出現的狀況。


只見男子輕蔑一笑,一手響指讓桌上的薯條消失不見,將食指碰觸在唇間。


「不用太擔心,這個透明般的空間是不會讓裡面的聲音傳達到外面,而我知道你現在正煩惱著甚麼東西。」男子說完拿起一根香菸點著,叼在嘴間。


研面無表情的喝著咖啡,他能夠感受到這個傢伙是個洗禮者,但從他身上散發出那種無法言喻的感覺。


「你想說些甚麼呢?」研緩緩放下杯子提出疑問。


「首先稍微先來個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寅舞,請多指教這句就不需要多說了。」寅舞將菸夾在指間,吐著白煙一臉陶醉般的樣子。


「你應該知道身為人類的你偷偷庇護一名洗禮者那在任何國家都是死罪一條吧,雖然說以你的身份而言是可以躲過去的。」


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你有甚麼目的?」研皺著眉頭質問著寅舞。


「目的嗎?沒有。」寅舞撇手搖頭著。


「那到底是?」


「你知道所謂的真相,其實連你自己也都被蒙在鼓裡,如果你想要聽完我接下來所說的話,那麼就給我答覆吧。」


研面對他所說的話並沒有十分信任,況且這傢伙為何能夠知道這些秘密呢?


看著寅舞面帶笑容的等待著我的答案,會不會因此改變現況這都是個未知數。


不過我選擇微微點頭來以示回應。


「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你的選擇了,你的母親病況實際上也只會越來越惡化,難道說你不覺得那些人注射在他身上的液體到底是甚麼東西嗎?」


螢綠色的液體跟隕石釋放出來的輻射幾乎一模一樣,難道...


「那些傢伙壓根就沒有要治療你母親的打算,甚至還將他變成了實驗對象,你被蒙昏頭了嗎?真是諷刺。」寅舞竊笑般地看著研,手中的菸叼在嘴中。


「這不可能...」研開始有些慌張,不敢相信寅舞所說的。


明明看著母親在災難發生時全身被感染的情況下,在經過搶救才開始癒合大部分的外傷,體內產生出來的變異速度也十分緩慢,只要自己在盡力去研究製造出能夠將所有感染''綠淨''所有生物的藥物或是治療方式...


「愚蠢,你的研究早就功虧一簣了,再過不久你的母親就要變成毫無理智的怪物,然後再被那邊的人給慢慢虐待然後殺死。」


研聽到寅舞說的話,立刻下意識的站了起來雙手抓著寅舞的衣領將他拉上來。


「你再給我說一次試試看!!!」研大聲吼對著寅舞吼著,憤怒般的咆嘯已經不管面前的這個人有多麼危險。


「這是實話,你有時間坐在咖啡廳休息,那麼你還有有多少的時間來去製造出這個藥物。一個月?一整年?還是一輩子?」寅舞吐著白煙冷眼看著研。


研緊緊閉上眼睛,心中的怒火慢慢壓抑住,鬆了口氣才將雙手鬆開寅舞的衣領,坐在椅子上開始低頭沉默不語。


「不用擔心,在屏障外其他人所看到的只會是我拿起薯條的那個畫面。」寅舞嘆了口氣,將嘴中的菸拿起來熄在桌上。


寅舞的這些話,讓研不斷開始在腦中回憶起諸多往事。


為什麼我製造出來的東西,卻是被軍方當成殺戮兵器,我卻心甘情願的為他們效勞,我還選擇答應呢?


腦中的記憶片段想起躺在病床上的母親,以及被自己藏匿在家中的一位朋友。


保護著其他人,卻要傷害更多人,這是對於研而言不斷被囚禁在沉溺的墮落底下。


「你願意接受我的話,我是有方法來治療你的母親,但前提你願意承擔接下來的風險,你拒絕的話我之後不會插手,更不會對你這渺小的人類還有一絲期待。」寅舞從醫袍內拿出一張名片放在桌上,站起身子解除周圍的屏障。


研默默拿起這張白色名片,看著地址寫著一個附近不遠處的天台大樓頂端,時間便是在明天的晚上11點40分。


「明天,再給我你的答覆。」寅舞說完後,轉身離開咖啡廳。


看著寅舞走進繁雜的人群中,研注視這張名片心裡還是不斷的思考著。


這些年來,付出的心力和一切,雖然讓自己的國家人民能夠得到更好的福利和便利,卻無法讓其他國家得到相同的和平,自己也就只是個替世界政府以及聯合國底下的人,就算說些甚麼也只是空談,畢竟那些人可以隨時處理掉自己的親人,可能甚至在他們的眼皮下就知道我藏匿著洗禮者。


寅舞嗎...為什麼在腦中有這個名子忽然閃過。


但是如果說接受他的選擇,真的能夠改變這一切嗎?


研無奈的喝完咖啡,將零錢放在菜單桌上轉身離去。




某處暸望塔頂端,寅舞坐在上方用手靠在膝蓋上,俯視看著天空。


「寅舞,你為何會執著那個人類?」


從寅舞背後跑出來的全身液體的怪物長滿著眼睛,緩緩爬在在寅舞的肩膀上。


「因為我覺得告訴他人真相比起千萬個謊言都要來得好,況且這個在社會包覆下如此耀眼的傢伙卻也只是世界政府底下的提線人偶。」寅舞苦笑地說著。


「就算他接不接受也改變不了任何結果,不過我所最期待的事情也即將發生。


「身為旁觀者的你要親自動手了嗎?」


寅舞沒有做出回應,只是一手提著掛在脖子上的翡翠玉墜飾,表情有些欣慰。


「數據上的答案只有正確和錯誤,而在面對事情時選擇出來的答案卻從來沒有一個定數,只是選擇價值觀與道德觀的答案,只會被價值觀所束縛著。」


而接下來這時間的齒輪能否轉動,在能夠不能夠因他人所影響,選擇是否為自己最直接的答案。


「我期待你的回應,讓我能夠有所行動。」


寅舞聽到附近的建築接連發生爆炸,慌張的人群開始四處逃跑,而自己冷眼旁觀的看著這場事故。


並非贖罪的罪惡-EP1-不明確認的答案(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27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lownpiece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流逝-並非贖罪的罪惡(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2747272有緣的創作者
我想跟每天或每週寫日誌的巴友互動,建立良好的關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