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45)

作者:小褎│2020-05-23 12:23:43│贊助:2│人氣:42
第四百四十五章 父皇不喜歡這樣

  盛王話裡頭的意思也很簡單,那便是皇帝若是將來有天老糊塗了,恐怕也會重蹈先帝的覆轍。

  盛王說出這話、不可謂不大膽。

  馮梓容不禁想著,就算是靖王獲得皇帝盛寵的那些年,若是說起這話、恐怕也會徹底激怒皇帝──其實,這事站在客觀角度來看,也就是那麼回事。

  舉例而言,便是幼年受到家暴者、成立家庭後也是高概率地會重蹈覆轍,因為他們自幼受到不良環境的殘害,成長過程若無適當輔導、長大後遇到類似的狀況也只會選擇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切發洩自己的無力與無所適從;

  又或者說起扭曲點的例子,從小被虐待的、若無經過恰當的心理輔導又或者接觸外界的環境友善面,長大後等到自己有了「能力」,便會轉而去虐待人藉以宣洩自己曾經遭遇的不公、形成惡性循環;

  甚至還有極端的例子,便是長期受害下造成心靈扭曲,只有在那樣被害的環境下才能感到自己身處於「舒適圈」中……

  如若以皇帝現在的例子來看,他受到了先帝與自己手足的迫害,雖然起初他可能會認為在自己的掌握下、自己的兒子們定不會自相殘殺,但隨著一樁樁事件的發生且多落在馮梓容身上的受害,皇帝定也會開始對於自己曾經的自信產生懷疑、進而逐漸扭曲。

  皇帝或許會從兒子們的種種事蹟中看見自己曾為「受害者」的過去,再看見靖王與自己從前一般「不爭」甚至是與馮梓容一道選擇「顧全大局而忍氣吞聲」,這些種種都將勾起皇帝過去的記憶,進而使他憤怒至極──

  皇帝或會將自己過去的影子投射在靖王與馮梓容身上,甚至怒其不爭、進而會將自己過去所受的憤怒與委屈發洩在靖王和馮梓容身上並逼迫其爭搶……這樣的事,是萬般有可能的。

  馮梓容想了許久,這才說道:「大哥,你還沒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盛王嘆了口氣,道:「六弟妹,妳太過謹慎了。」

  馮梓容的神色忽地變得有些過於平淡:「我只是心裡不安,並沒有與大哥客氣的意思。」

  「不是,我說的是,妳便連對父皇也過於謹慎了。」盛王停了一會兒,又道:「父皇不喜歡這樣。」

  馮梓容聽了愣了許久,最後不住苦笑道:「是了!父皇或許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心意,但看得我對他如此謹慎且擺正了自己預想中的位置、又瞧見我們兩座王府如此做派,定是生氣了。」

  而且這氣,還氣得深。

  就像是靖王看似隨便將皇位扔給了盛王、而非由皇帝親自決定將皇位給套在盛王頭上,這顯然是侵犯了天子的權威、更是代表著作為兒子的他們對於父親毫不重視的表現;

  又或者,當年皇帝若不願繼承皇位所能獲得優游自在、輕鬆釋然的嚮往並未在留於京城中的馮梓容身上看見,這讓他更加氣惱!──莫不是當年的他縱是放棄皇位、也得如此戰戰兢兢地過活?他就當真只能有這般要命且傷心的軌跡?

  馮梓容這廂也才明白,皇帝是將自己未能達成的嚮往都給投注在靖王府上頭,也無怪乎看著自己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連帶著還沒能想清楚的皇后也是戰戰兢兢。

  盛王見馮梓容理解,又道:「此外,還有件事情得勞煩六弟妹。」

  「大哥請說。」

  盛王沒說是什麼,又是提了個問題道:「若是父皇問起了今日的事,六弟妹打算怎麼回答?」

  馮梓容想了想,道:「誠實?」

  盛王聽了一點頭,道:「對,就是誠實,再無其他。」

  「那麼大哥要我做的是什麼?」

  盛王沉吟了一會兒,又道:「六弟妹,父皇近日是為了北方的事件煩心,如若妳有辦法替父皇排憂解難便好了。」

  馮梓容聽了面露苦色,道:「我還能有什麼辦法?」

  「我聽翰林院的官吏們說起妳在翰林院那頭的工作有聲有色、父皇沒少讚許過妳,若是從這方面下手、妳覺得如何?」

  馮梓容聽了苦笑道:「父皇今日已經讓我將這些事給騰出去了。」

  盛王聽了一皺眉,道:「怎麼回事?」

  「許是惱了我。」馮梓容嘆了口氣,又將後來皇帝讓自己卸下職務的事給簡單地說了一回,又道:「但若是依照大哥方才的主意,我想我是得在卸下職務之前、再給翰林院盡心地準備一份『禮物』才是。」當中,自然也包含後續規劃,甚至是語言的進階教材等等,最好還能將自己的職務與進行思路都書寫成冊,並且交代給翰林院的人、並且藉由他們的手上呈給皇帝。

  如此一來,才是最原本的她。

  不逢迎、不伏低,只是做好自己的分內職責而已。

  盛王聽了點頭道:「如此甚好,另外還有一件事……」

  馮梓容聽了也是深吸了口氣,道:「大哥請說,若是我能做到的,也會盡力。」

  盛王看著無奈地笑道:「不必如此端著如臨大敵的模樣,我只是想告訴妳今年臘月、清河王的喜事就要近了,我想著六弟與清河王素來交好,這事是今日早上報到宮中的,我想著六弟的信或許還不會那麼快、便想提前知會妳一聲,讓妳心裡有個底、能提前操持備禮。」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他……我以為他早已娶親了。」

  盛王聽了一愣,道:「六弟未曾與妳說起他的事?」

  馮梓容摸了摸鼻子,顯然很是心虛:「我這不……從沙玉回來以後,便是開始忙活起來,要不便是給關在家裡或者靖王府學習,平時與他閒談、還當真是一丁點兒外頭的事也沒聽見。」而另一層原因,自然也是她每回一見到靖王、便是將所有的事情都給拋諸腦後。

  「六弟他太護著妳了。」盛王聽了無奈地苦笑道:「妳可曉得是哪家的千金?」

  馮梓容搖了搖頭,道:「自然是不曉得的。」

  盛王道:「是欽天監劉監副的千金、劉養心,不過小了清河王兩歲、兩人正般配。」

  馮梓容聽了不住瞪大雙眼,道:「噯、這……」雖然劉養心稱不上她的閨密,但兩人從前也算是交好,加上她今日聽歸萬年說了劉養心定親的事,卻不想定親的對象竟是衛名清……

  盛王看著馮梓容如此吃驚的模樣卻也不意外:「我曉得妳們二人是安秀宮舊識,因此才提了一嘴。」

  「那便多謝大哥的消息了。」靖王與清河王只是堂兄弟,往後她也算是與劉養心變成親戚了──自然,也會與歸萬年有一層姻親關係。馮梓容這時又是斂起眼好一會兒,接著才說道:「大哥,雖然方才你是給我說了白話,但卻也還不構成你讓姪兒與姪媳待在這裡的理由。」

  盛王點頭道:「是,這就是最後一件事了。」盛王這話一落,盛王妃望向馮梓容的眼神更加殷切了。

  盛王看著馮梓容沒有疑義,又道:「我這兒子與兒媳學習的向來都不是朝堂政事、更沒讓他走什麼路,只是想讓他安安分分地繼承爵位,但如今局勢有變、他們倆勢必不能如此畫地自限,所以我才想替他們尋個出路。」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又問:「大哥,你的孩子這麼多……」

  「但他是嫡長子、又因為他是我最優秀的兒子,所以我才讓他擔負這樣的責任。」盛王停了一會兒,又道:「這卻是委屈他了,但也只有他成為將來整座盛王府、甚至在我死後成為郡王府的主子,才能夠保我子嗣平安,所以這些年來我讓他們學習掌家、學習交際,卻未曾讓他學習仕途的種種、更未讓他接觸營商之道,也可以說,我斷了他其他的後路,就是為了不讓其他兒子嫉妒他、這才不得不委屈他。」

  馮梓容看了盛王長子一眼,他的神色是如此淡然平靜,就像是早已明白、想透了這些事情一般,又道:「大哥對姪兒往後的安排可是要朝哪兒去?」

  「還能朝哪兒?」盛王難得嘆了口氣,又道:「如若要拿得半分實權在手、別任人拿捏,還能有什麼?無非不是朝堂上的事。」

  馮梓容聽了微微蹙起眉來,道:「然則往朝堂上去的事、找我可不成,難不成大哥想往集市那頭去?」馮梓容會怎麼猜也是有她的道理,一來全大燁最了解集市的人、她可是榜上有名,二來盛王是個心思縝密的,想為自己的嫡長子找一份不可取代的差事、也就只有集市那頭的官吏又或者自己規劃出來給皇帝採納的新興都市計畫官吏能滿足盛王的條件,而大燁內部的官吏卻也不是那麼好安插職缺的,因此往集市那頭又或者與集市相關聯的缺倒是最好的選擇。

  盛王點頭道:「如今集市官吏漸漸飽和,但尚有對羯首以及對廣沙的集市尚在探勘,至於南方向來物流暢通、想來短時間內也不必多此一舉建設集市;然則如今羯首那頭還玄,廣沙那頭又讓萬家人去了、他更是去不得,所以還想讓六弟妹拿個主意。」

  「大哥,他是你兒子呢!拿主意的不該是我。」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無論是往羯首或者往廣沙,將營商之道和語言提前學習起來才是正經事,大哥和姪兒商議好了、我再親自教,這樣可行?」

  盛王頷首道:「是足夠了。」

  馮梓容想了想,又道:「但是大哥,雖然羯首那頭的事情還玄、卻不代表將來不行,大哥是個心思通透的,定得提前拿捏好時間已安排章程,重要的是姪兒要做、便得至少在二十年內做那位『不可取代』的,更得精益求精、不能懈怠,否則依然危險。」如若盛王真沒辦法順利登上那個位置,那麼這位嫡長子也就得努力保命、保得地位,因此提前準備的確是有必要的;雖然盛王從前也與自己提過這件事、而自己心裡頭本也有意應允,但後來她有了身孕、便將這件事情給擱著,卻不想這時盛王再次提起,自是痛快應下。

  「這樣的道理我自是能明白。」盛王停了一會兒,又是看向自己的兒子道:「焞兒,你可明白?」

  盛王嫡長子衛又焞這時站起身來拱手道:「父王,兒子明白。」說罷,又與跟著站起身來的妻子向馮梓容行了個晚輩禮。

  馮梓容逼著自己坐著受禮了,她只覺得自己似乎接下了一個重責,但若以盛王所言、她從現在開始能漸漸恢復起「自己」的本貌,那麼與丈夫關係要好的兄長有所求、她也定會回應的,是以她這時也開口說道:「若是姪兒應下了,姪媳也跟著學可好?」

  盛王道:「我正有此意,他們兩人是夫妻,自當同舟共濟。」

  「不只如此,兩人在一起學、也才學得更快。」馮梓容這時又轉向盛王長媳問道:「妳可真心想學?」

  「六嬸嬸,姪媳是該學的。」

  馮梓容搖搖頭,道:「妳若真心想學、有真心想學的法子,若只是為了所需、也有為了所需的法子,我想著這一時半會兒妳也不了解、還拿不下主意,不如就請大哥從戶部與翰林院將我從前寫的那幾本書要幾冊過來,你們夫妻二人先自個兒琢磨著,往後再告訴我、好讓我給你們安排功課。」

  衛又焞夫婦二人聽了也是順從地應下了。

  盛王道:「我瞧著六弟妹妳這模樣才像是真顏色,這陣子對誰幾乎都是低眉順眼的,我瞧著靖王府都沒面子了。」

  馮梓容無奈地笑道:「我只對父皇、母后低頭呢!再往後退幾步,也就是對大哥、嫂嫂你們二位客氣了,怎麼會讓靖王府沒面子?」

  盛王妃這時笑著說道:「妳這才說白,否則我看著妳那彆扭模樣、心裡頭也跟著不對勁兒。」

  馮梓容噘了噘嘴,道:「嫂嫂還笑話我了?我不就覺得忐忑嗎?名淵不在京城,我又是依賴他依賴慣的,能不哭鼻子就是長進了呢!」

  盛王這時也跟著笑道:「是了,婥兒!咱們也別笑話六弟妹,她都比焞兒夫妻年幼,雖然能獨自撐起半座王府、心裡頭的不安也在所難免。」

  馮梓容聽了這話,也怔怔地發呆了好一會兒,接著才苦笑道:「大哥這麼說,可讓我想人了。」

  她是想靖王了。

  雖然截至目前為止遇到的事情她都還能應對,但如她方才所言,靖王不在自己身邊給自己開解,遇到些重要的、來自皇帝那頭的事,都是令她萬分繃緊了神經──尤其她漸漸地接手了靖王府的暗哨排佈工作,雖然絕大多數的細節仍出自靖王府裡頭的老師父們、甚至也有姬墨與懷辰作為幫手,但她得負責整理與分類各個據點送來的材料、更得做出相應的安排,日日可是忙碌而充實。

  尤其是她每回在工作時總會想著那些暗哨們的生命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自然也會更添幾分壓力。若非每日看著女兒對著自己嘴吐著泡泡的笑臉,她還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能撐得過去?

  想到了這裡,她不住又垂下了雙眸,一句話也不說。

  盛王與盛王妃這時相視一眼,便由盛王妃開口說道:「六弟妹,這時候也不早了,我已經命人備了席,可要一道用上?」

  「還是……」馮梓容本想拒絕,最後卻是說道:「那我便腆著臉在這兒用上一頓了。」

  盛王妃含笑點點頭,顯然是曉得馮梓容明白她的用意,因此也是站起身來,又是與盛王輪流說了幾句閒話,一行人這才往盛王府用飯的廳堂前去。

  用完飯後、馮梓容也沒久留,便是一心地回到靖王府去。

  小涵兒正巧要找娘,正在嚶嚶地準備要哭鬧,馮梓容瞧著心疼,趕緊換下了外衣將女兒給摟在懷中好一會兒、又給她餵了許久的奶,這才哄著她再次睡去。

  正當馮梓容也是想著自己該盥洗些下的時候,卻是聽得百則走了進來,臉色帶著些猶豫道:「王妃,宮裡頭來人,現在讓人給請到了廳堂。」

  宮裡頭?

  馮梓容趕忙又讓百則服侍自己穿上了外衣,接著又讓魚竹與方純跟著前去廳堂。

  令馮梓容意外的是,宮中的來人就是高寓,他那廂神色也有些疲憊,見著了馮梓容走來,也是立刻堆起了笑臉,道:「王妃,皇上那頭托奴才來給王妃捎個話,讓王妃往宮裡頭一趟。」

  馮梓容原本臉上早已露出疲態,如今聽得這話便是心中一凜、精神也提了起來,又問:「父皇可有說是什麼事?宮裡頭的門這都上鎖了,我該如何過去?」

  高寓的神情自然看不出些什麼,又是說道:「宮門是上鎖了,依照著規矩、主子們也不能打開的,所以得委屈王妃往側門走,皇上的意思,是得低調些。」

  既是皇帝傳詔,馮梓容自然也沒有拒絕的餘地,當下又是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物,道:「高公公,我這一身進宮可有些失禮,我且去內院換套衣服,定不會讓高公公久等。」

  高寓這時瞧了馮梓容一眼,便道:「王妃這身衣物倒是合規矩的,皇上他老人家不重視這些虛的,還是請王妃拿捏著點。」

  高寓這話說得隱晦,卻大有點醒之意,意思也就是皇帝恐怕不耐煩、趕時間,要馮梓容仔細些。

  馮梓容揣摩出意思,便是道:「也是,父皇既是這時有事,也得趕緊些才好,勞請高公公帶路。」

  高寓應下,又是帶著馮梓容往外頭而去。

  今日且不言她因為得往宮中工作而早起,更別提早上有了安賽爾瑪那回、又給皇帝嚇了一跳,緊接著在鳳華宮留過午飯後、便是連午睡也沒睡地處理了靖王府的事務與迎接歸萬年,而後更是赴了盛王府的臨時邀約……

  如今天色已晚,又得跟著高寓往宮中去──

  這一切來得又快又急,甚至直讓馮梓容覺得無論在宮裡、無論在盛王府都有皇帝的眼線,且是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所作所為都上報給皇帝曉得,而皇帝……也恰巧挑在靖王不在京城的時間點朝自己發作,可巧。

  馮梓容坐在靖王府的馬車上,心也隨著沉悶的輪聲而沉了下來。

--

  碎念:以前看過的心理學,如果一個人在斥責另一人,而另一人一直說:對不起是我的錯、一直哭或者一直退縮,反而會讓人更生氣;如果直視對方眼睛詢問:請問是哪邊做錯了我改,對方的氣反而出不來──這讓我想到一味的退縮(消極防禦)與積極防禦(會採取主動出擊)也是兩種不同的防禦模式,人與人的相處就是戰爭和心理學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19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各位巴有
小屋漫畫有更新,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