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44)

作者:小褎│2020-05-23 12:21:22│贊助:2│人氣:28
第四百四十四章 六弟妹倒是個明白人

  馮梓容聽了衛士來報後不住一愣。

  天底下的人都曉得,大燁的歷代皇帝也就太匡帝一丁點兒也不喜歡慶祝自己的萬壽,至多也是與皇后一道多喝幾杯酒、意思意思便過,這原因除了是因為太匡帝的生母生下他後不久便薨逝以外,先帝對於他這名兒子百般不待見也是原因之一。

  往前,人人都很有眼色地不提起這回事,卻不想盛王府那頭遞來了這樣的消息,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皇帝另有目的、這才給盛王府透了口風?

  歸萬年這時喝完了杯底的茶,道了聲:「該來的終究是該來啊!」接著便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廳堂,從容地讓外頭候著的衛士領他往自個兒的客院去。

  馮梓容待到歸萬年走後,便是問道:「盛王府那頭是要我現在去?」

  「盛王府的管事親自來請,說是若王妃無暇、盛王與盛王妃便會親自過來。」

  馮梓容聽了臉色微微凝了起來,又道:「盛王府管事可還在?」

  「在門房候著。」

  「好生招待人家,便說我去換套衣服再與他一道過去。」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我恐怕會在盛王府留晚飯,但是這菜還是先備下熱著。」

  那名衛士聽了又是一拱手,便接著往外頭覆命去。

  馮梓容也沒擔擱,直接回了院子給女兒餵了回奶、又換了套衣服,便是囑咐了百則與饒葶幾句,又帶上了魚竹與方純往盛王府而去。

  盛王府的帖子向來都是這麼突然而失禮的,多來上一次兩次、也就習慣了,加上馮梓容現在將自己擺在了「臣」的位置上,自然是得對於未來儲君一家子更加客氣與親近,姿態也斷不能繼續維持在原本的高度。

  馮梓容想著,這定同時也是皇帝所希望的。

  而今盛王府遞來的消息,說是自己若不去、盛王夫婦便要過來,若是盛王妃也就罷了!盛王可是將來的內定儲君人選,加上他親自攙和這事,想來定是有貓溺。

  馮梓容相信,盛王府的人不會害她,心思細膩的他們更明白自己此行前往也不會落得人說嘴、又或者他們也不會讓自己落得人說嘴,因此這廂前往盛王府倒也是心安理得。

  再說了!現在滿朝都說了皇帝要立靖王為儲,若是讓盛王夫婦親自過來靖王府,那也就是自己這獨守一座王府的靖王妃在拿喬,無論靖王將來擺在什麼位置上、對於整座靖王府的名聲都不好。

  靖王可以展現傲氣、甚至表現傲慢張狂的態度,但如若靖王在外、只有她守著京城,那可就萬萬不行。

  這便是宗室子弟與外姓人的差別。

  這廂,馮梓容所乘的靖王府馬車在前,盛王府管事的車輛在後,兩者先後駛入了盛王府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意外地令馮梓容感到極有分量的迎接。

  且不言盛王妃攜著長媳等著吧!便連盛王與其嫡長子也是一道等著,令馮梓容感到微微吃驚。

  她自然是不可能讓盛王紆尊降貴地等著她,因此在下了馬車後也趕忙福身道:「大哥、嫂嫂,怎麼攜家帶眷地在這裡等著?」

  盛王在自己的長子與長媳都向馮梓容回禮以後,便是說道:「六弟妹,這頭不好說話,我們去廳堂說。」

  馮梓容一應聲,也沒多加探究什麼,便是與盛王妃並肩、跟在盛王身後往廳堂走去。

  盛王府的廳堂很是開闊,但這廂在一行人進到廳堂以後,馮梓容能透過細微的聲響察覺到盛王命人將這廳堂周遭的人都給趕走,此外,或還有些許盛王府的小廝們看著這座廳堂周遭的路、不讓人靠近。

  馮梓容曉得盛王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因此在落座後也沒主動開口,只是看了盛王妃一眼後,這才望向盛王、等他說話。

  盛王這時看向廳堂外頭一眼,道:「六弟妹,六弟不在、這事也只能與妳說,也是關乎父皇萬壽的事。」

  馮梓容不住挺了挺身子,道:「大哥,有什麼我能做的?」

  盛王的表情有些奇怪:「妳便不問是什麼事?」

  「名淵往北方去以前說了,若說外頭有拿不準的事情、便問大哥,我想著大哥既是如此慎重,定也是有什麼得用得上我或者靖王府的地方。」馮梓容說這話時將靖王府給擺在後頭,也是略減了些靖王府的威勢。

  盛王顯然不在意這些,只是明白地與她說道:「我瞧著父皇這幾日心情極差,尤其今日又是說要讓我納羯首公主為妾──這都不是父皇會做的事情,我從宮中回來以後琢磨了許久,想著或許也與北方的事情不甚順利有關。」

  馮梓容聽了一愣,又問:「大哥的意思,可是北方那頭恐有軍情傳來,而且還不太妙?」她如此說著,心裡頭也懸了起來。

  關乎北方的事,靖王只與她提了一回,說是一切安好、並無戰事。

  若是依照盛王的話揣摩下去,所謂的「並無戰事」也不代表沒事發生了?例如那些北方細作的任務等等,又或者往北方勘查、談論關乎羯首集市的事等等諸如此類的,也都是要務,而靖王幾乎是一肩挑起了全責。

  盛王面色凝重:「滑良還在回京城的路上,我收到了消息……說是從死牢跑了的陳思顓不曉得受了誰的幫助,竟是藉著中秋前夕軍隊換防之際、逃出了大燁……那時我便讓滑良去查,現在也收到了消息、說是今日午後便能回到京城,事關重大,我讓他務必親自稟報、莫要捎信。」

  馮梓容聽了皺起眉來:「怎麼會如此?這莫不是……陳思顓曉得北方邊境的漏洞?」陳思顓從前久居天州、自然對天州瞭若指掌,但他不可能通過谷州關卡向西往如今的天州自投羅網,因此也只可能是向北往河州、首州甚至是黎州向北走,但若以現在的日子而言,肯定是跑不到黎州,因此也就只有與鮮托相鄰的河州以及與羯首鷉斗和羯首鳩托相鄰的首州是最有可能的。

  「今日父皇在與我議事的後半段便都是在說這件事,還讓中書舍人楊棟在下頭跪了許久,看樣子是遷怒了。」

  楊棟,又是他!

  雖然事過境遷,但馮梓容可不會傻到這時便將從前的軍機給洩漏出來,只是問道:「楊棟從前畢竟是都督、也曾長年在北方戍守,但他離開北方甚久、應當……應當沒他的事才對?」

  盛王道:「六弟妹有所不知,從前楊棟犯了事、讓不少鮮托細作鑽進了大燁裡頭,前些個月齊王甚至還抓到了一名好幾年前便滲透至軍營的鮮托細作,只是為了怕軍心浮動、這才沒報出來。」

  馮梓容聽了也蹙起了眉,她可是聽說從前經由楊棟那頭滲透至大燁的細作都已經被抓到了才是,難不成還有不少──又或者還有別處漏洞?

  又或者,還有什麼原因更讓皇帝生氣?

  馮梓容究竟不太相信皇帝會這般大張旗鼓地遷怒這事。

  「大哥,那……這事與父皇的萬壽有何關聯?」

  「妳也曉得父皇從不辦萬壽的,但父皇今日卻與我透了口風,說是他為了解開太后心結、打算讓母后簡單地操持一場,順便藉由為太后祈福的名義做一場佛事。」盛王停了好一會兒,才道:「佛事是為了太后祈福,所以除卻皇子皇孫們以外、先帝的所有妃嬪與宮人也都要到場。」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道:「大哥,這聽起來像是兩件事?」又或者,三件?

  盛王一點頭,道:「看起來是兩件,但其實也是一件,這還得等滑良……」

  盛王這話方落,便見得外頭公孫豊帶著風塵僕僕的滑良走了進來,拱手向盛王說道:「王爺,屬下已然探得消息。」

  「這裡頭沒外人,說。」

  滑良道:「首州與河州相鄰的那處邊界的確發現走私痕跡,而且還遺留不少炊事痕跡,數量至少有五百口灶。」

  五百口?

  馮梓容對於大燁軍隊中的鍋具沒什麼概念。

  從前就算跑過好幾回大營、也看過裡頭灶臺的鍋具,但那可是能煮出五十人份的菜餚,一口鍋煮上米飯或者窩頭、另一口鍋則是大鍋菜,靖王還與她說那與行軍時所攜帶的器具究竟不同,但她究竟也沒追究過當中的差異是什麼。

  想來是行軍時所攜帶的器具就算有牲口運送、或還是得輕省些,但能煮上二、三十人的菜或許也是少不了的?

  滑良看了馮梓容一眼,似乎明白她的疑惑,便是補充道:「若以大燁軍伍來算,五百口灶約莫也是萬人上下。

  萬人!

  馮梓容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難看:「若只是走私、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規模?」

  滑良繼續說道:「那行隊伍十分機警,只要有風吹草動、便會立即行動,這方向是一路往北,由於河州邊防都有重兵防守,他們便從首州向北翻山過去,那五百口灶的痕跡雖是來不及掩蓋、卻也讓他們順利越出邊境,屬下探得的情報當中、發現陳思顓可能混跡其中,但尚未找到顯著的證據。」

  馮梓容看向盛王,等著他問話,而盛王也繼續說道:「這事可有通知北方駐軍?」

  「是,屬下在回程前已然捎信給齊王與靖王二位王爺。」

  盛王這時又看向馮梓容道:「這事想必父皇不久後也會得到確切消息,今日父皇與我說了,北方那頭近來不太安穩,與羯首親近我們脫離不了關係,他們或許會藉著理由攻打大燁,又或者往羯首那頭打、逼迫羯首向我們求援──我們若應了、便中了他們下懷;我們若不應、便會讓羯首與我們產生嫌隙。」

  馮梓容沉吟了一會兒,道:「我們若幫了羯首,且不說羯首境內尚未統一、不但不見得能讓羯首領我們的情、還可能……重現往事;我們若不幫,那倒也是回到原點,但卻仍是不利大燁邊境安定……」

  卻不是大燁怯戰,而是如今的大燁面臨內部的種種變動以及為了三國集市的安穩,還得需要更多年的和平維持內部與集市的穩定,若是現在邊疆開戰,勢必也會影響內部商業運作,進而影響國家稅收等等。

  「六弟妹倒是個明白人。」盛王停了一會兒,又道:「父皇也有這樣的隱憂,所以想藉由讓朝廷看似鋪張的大操大辦誘使鮮托搶先進攻大燁,這也是今年得辦萬壽的事。」

  馮梓容垂眼一會兒,便是提及了另一個話題道:「今日我往翰林院的時候,給羯首公主攔住了。」

  盛王聽了並不意外,他在百官朝臣之間人緣要好,就算沒能親眼瞧見、也定是能知道些消息,而他這時沒有說話,卻是等著馮梓容繼續說著。

  馮梓容停了一會兒,百般猶豫地說道:「羯首公主求我幫她、讓她別被大哥納為妾室,我沒應她,後來工作結束後往宮裡頭探視母后時、父皇也往鳳華宮而去,便是問起了這件事,父皇他……他問我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一直沉默著的盛王妃這時輕輕開口:「父皇向來很待見妳,妳是說了些什麼?」

  「我……」馮梓容的模樣就像是自己也不曉得究竟是哪裡得罪了皇帝一般──事實上她也真不曉得,只知道或許是北方情報的緊張、連帶著讓皇帝也精神緊繃?她這時也不想猜測,只將自己對安賽爾瑪的應答都說給幾人聽。

  盛王聽了嘆了口氣,道:「今日父皇與我也正談到北方的事,妳許是被遷怒罷了。」

  馮梓容抿了抿嘴,道:「父皇不是會遷怒人的人。」她其實不敢肯定自己說的有沒有錯,但今日皇帝看著她的眼神,就像是想要她做些什麼一般,而她也恰巧是以膽怯與畏縮的模樣、伏低做小地給揭過去。

  左右靖王不在她身旁、她也不好輕易地擔下大事,就怕壞了靖王千千萬萬個佈局。

  盛王道:「六弟妹,妳謹慎點總是對的,畢竟父皇現在還在氣頭上,六弟又惹怒了父皇、現在也不在京城……」

  「大哥。」馮梓容難得打斷了盛王的話:「名淵他怎麼惹怒了父皇?」

  盛王看著馮梓容那不解又帶著那麼點驚慌的神色,道:「六弟說動齊王說服父皇讓他不坐上儲君的事、是惹怒了父皇。」

  馮梓容偷偷地看了坐在下位的盛王長子與長媳一眼,又是低聲道:「大哥,除卻這件事以外,名淵與我真的都是實心實意地支持著大哥的,我們只是不想一直待在皇城裡頭,將來還想等著大哥穩定以後、放下一切遊山玩水去的。」

  盛王看著她許久,又是嘆了口氣,道:「六弟妹,妳別這般說!我還記得從前我見到妳的第一回,妳可是連面子也都不賣給我的,怎麼現在卻是膽顫了呢?」

  「那時我……」馮梓容呆了呆,最後苦笑道:「許是曉得大哥脾氣好、當時才蓄意傲氣了些,但現在我是衛家婦、又怎能如此放肆?」

  「時間與身分究竟是磨人的。」盛王停了一會兒,又是看向自己的嫡長子與長媳一眼,這才與馮梓容說道:「六弟妹可曉得,這等大事、為什麼我要讓他們兩個小輩攙和進來嗎?」

  「大哥身為嫡長子,大姪兒與姪媳又是父皇的嫡長孫,參與萬壽一事名正言順。」

  「不對。」盛王這時換上了一副更加嚴肅的面孔,道:「這些日子我與父皇長談的時間變多了,也就因為如此、我才明白六弟與我都想得太天真了。」

  馮梓容聽了一愣,接著臉色也沉了下來。

  盛王這時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這才繼續向馮梓容說道:「六弟妹,妳覺得父皇是什麼樣的人?」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又道:「大哥若指的是為人父的那面,那自是心慈的、萬般好的;若大哥所問是指皇上如何,那麼我是不曾、也萬萬不敢議論君主的。」

  盛王聽了涼涼了一笑,又是揮了揮手將公孫豊和滑良給打發出去到外頭守著,又道:「父皇他身為君主、自然也有君主該有的氣度和毛病,他能夠容忍臣子的瑕疵、並將其作為把柄,他甚至還能養出一群權臣為自己效力,但同時他若要收回權力、那麼權臣落得白身也算是好下場了。」

  雖然這些都是早已明白的道理,但馮梓容聽起來卻是有些不安:「大哥的意思是什麼?」

  盛王苦笑一聲,道:「意思是,父皇瞧著我們兄弟倆這般,或許這皇位也就不會落在我們兩人頭上,而是會讓旁的人給撿去了。」

  馮梓容聞言一愣,道:「這……」

  盛王沒打算讓她說話,而是說道:「六弟與妳方才成婚不久、又是有實力的,就算削減了再多勢力、也還是足以自保,但盛王府也就是那樣,妳看過的,除了公孫豊這樣的貼身侍衛以外,也就是滑良領著幾個人南奔北走、幾乎不得歇息,而我這兒子與兒媳又同時是父皇的嫡長孫,若是這位置落在他人頭上、恐怕也容不下他們。」

  馮梓容抿起嘴來,問道:「若真是如此,大哥的處境已是艱難、更擔憂難以保全子孫?」

  盛王苦苦地點了點頭,道:「父皇是個固執的性子、又漸漸上了年紀,現在腦子還精明,與先帝一般的脾性也還沒完全顯露……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曉得先帝並不完全是這樣的性子,就算他對自己的手足狠、卻斷不會對自己的子嗣下手,但先帝最後終究是晚節不保、落得殘害宗室與子嗣的名稱……」

  盛王如此說著,而馮梓容一面聽著,心情也越發沉重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19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ragon8ha8ha喜愛奇幻的你
厭倦了毫無美感的文字?《艾諾森樂章》系列小說帶領你進入唯美、驚悚、人神思辯的奇幻世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