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耽美】《牡丹骨》第十二章 雪染紅梅

作者:牧葵│2020-05-23 09:24:12│贊助:8│人氣:55
第十二章 雪染紅梅
  
  1.
  西陽關外,大火足足延燒了三日有餘,而天上落雪也未有要停的跡象。異常的天氣似是預示著什麼,惹得低落的人更加不安。
 
  將軍帳裡,只有定時來換藥的陸廣英進進出出,那些要與霍翦商議的正事,挪到了別的營帳進行。掀開帳幕一角,外邊的士兵之間有事情醞釀著,那壓低的破碎話語傳入耳朵,也聽不清內容。
 
  馮之鵲病了。估計那一夜受了風寒,回來後持續發著低燒,卻也不敢說。換上一身素袍後仍裹著披風,他成日縮在營帳角落昏睡,霍翦叫他、才迷迷糊糊地爬起。
 
  「怎麼抖得這樣?」
 
  霍翦軀幹上纏滿了布條,幾處較深的傷口至昨日為止還滲著血。幸他恢復速度極快,目前身上留下的傷皆已不構成大礙,正好作戰的檢討告一段落,他較有心力注意馮之鵲。
 
  將圖卷擱到一旁,走到他身邊的人步伐搖搖晃晃的。霍翦站起身扶住他,馮之鵲抬頭茫然地望了他一眼,低下臉、便軟軟地靠到他身上。
 
  往他額頭探了探,霍翦大約也猜出他的情形。他彎下腰把馮之鵲挪開了點、好能平視他的眼睛:
 
  「叫大夫來給你看看。」
 
  馮之鵲迷濛的眼神在聽見「大夫」二字時瞬間變得清明,他驚嚇地將頭搖得似波浪鼓。霍翦莞爾,以指尖勾起他鬢角垂落的髮絲,碰到因發燙而變紅的薄薄耳垂,他疼惜地道:
 
  「你隻身進入火海救了霍某,論功績、也當受得起這些──」
 
  「哦,是嗎?」
 
  一聲突兀的質疑忽然插入,馮之鵲反射地退後半步、險些跌坐在地。霍翦皺著眉往營帳入口看,陸廣英環抱雙臂站著,多日以來總是陰沉的臉,這一刻莫名出現了詭異的笑容。
 
  「陸大夫,正好我找你。」
 
  「不,是耿將軍要找您、外邊千萬個士兵要找您。」
 
  他說話的語調和內容令人毛骨悚然,霍翦察覺到非同尋常的氣息。他反身拿了自己的刀,陸廣英笑笑的,也未阻止,背後灰暗的雪天有如在他臉上塗了層暗影,霍翦隨他踏出營帳前,不甚放心地扭過頭:
 
  「沒事的,我去去就回。」
 
  他輕聲安撫馮之鵲,再轉回原先的方向,陸廣英逕自走在他前面。還未靠近熄滅的篝火,便看見兵將們密密麻麻地包圍成了一個圓。和帳內溫軟的燈火形成強烈的反差,無數雙眼盯著霍翦,後者下意識地按住了刀柄。
 
  陸廣英站定腳步,抬眼看了看,似欣賞著那細膩卻冷冽的雪花。
 
  「這是在幹什麼?」
 
  耿香蘭從士兵堆裡走出來,左肩用木板固定著、走路也一拐一拐的。她身邊未見莒市的影子,可在場的士兵似乎全成了她的後盾,她走到圓圈中央,目光如刃地射向了霍翦身後。
 
  後方傳來一聲慘叫,他猛地轉身,正好看見兩名士兵扯著馮之鵲臂膀,在薄薄的雪地裡將他拖出營帳。
 
  「放手!」
 
  霍翦提刀正欲衝上去,一隻手無聲放上了他的肩。他不可置信地回過頭,眼裡映出陸廣英笑容的剎那,怒火幾乎迸出眼眶。
 
  「將軍,士兵們大多無法接受這次攻打西陽關的結果。」
 
  耿香蘭出聲引來了注意力,迫使霍翦看向她、以及所有剩下的士兵們。經歷慘痛的一夜,渚軍折損了三分之二的兵力。尤其當時中央的部隊,絆下馬後被兩邊的火勢迅速包圍,除了負傷的耿香蘭僥倖衝出火場、其餘士兵無一生還。
 
  李常義和莒市帶領的部隊倒幸運些,由於一開始莒市便發現了樹木間的細繩,因此左翼的兵將大多平安無事。可這無法改變他們打了一場慘痛敗仗的事實──耿香蘭在這裡,是要來找個無辜的人負責的。
 
  「我們追隨霍將軍,自然出生入死在所不辭。可這一次,兵將們實在無法再繼續前行,除非您答允不再將梁國的禍害帶在身邊!」
 
  馮之鵲被半拖半拉地推到霍翦腳邊,咚!整個人跪坐在地上。霍翦握刀的手迸出了青筋,他怒視耿香蘭,後者卻報以無懼的眼神。
 
  「未做詳細確認、帶來虛假的情報,使我軍誤入敵方陷阱,若要說來這可是必須嚴厲懲處的情節。霍某顧念諸位戰時的辛勞,想以後仍有你們將功補過的機會。現在,卻要將責任推至無關之人的身上嗎?」
 
  「怎麼會無關?」
 
  耿香蘭的臉變了形,箭步上前,推開陸廣義,揪住了霍翦衣領。
 
  「耿將軍,您現在不適合做這樣的動作呀──」
 
  「閉嘴!」
 
  陸廣英被吼了一句,臉上笑意反而更甚了。霍翦領悟了什麼,霎時間如墜寒窟。
 
  三萬多名弟兄,全是葬在這個本該行醫救人的大夫手裡,若非他說梁軍陷阱尚未設立完畢、催促他在夜間即刻攻打西陽關,他們的損失本不當如此巨大!
 
  而此刻,他冷眼看著失控的耿香蘭對霍翦投下字字鏗鏘的控訴。
 
  「您耽溺於情愛之歡、忘卻將軍之職!此人迷惑了您的眼睛,才使您做出錯誤的抉擇。」
 
  胡扯。
霍翦反射地要斥責,卻見耿香蘭臉上滑落了大顆大顆的淚珠。若說陸廣英有意無意地促成了這一連串事情,那麼這位女將便是真心不認為自己與部下犯了錯。
 
  偏偏,士兵們多是抱持和她相同的立場。他們看馮之鵲,有如看一隻蟲子、一件破爛髒汙的物品、一個可笑卻又令人憎惡的東西。
 
  因為他是戰敗的將軍,有著那副面孔,而被俘虜的第一夜便在霍翦的營帳中慘叫呻吟。此後霍翦待他好,便全可歸咎於他的蠱惑。既被士兵們看輕又被將軍寵愛,除了娼妓以外究竟誰還能如此?
 
  「請您做一次明智的決定吧。」
 
  耿香蘭放開手,惡狠狠地抹掉了臉上的淚水。視線掃過了地上的馮之鵲、旋即停留在霍翦刀上。
 
  霍翦緩緩地環視周圍一圈,他可看清了……隱藏在一張張面無表情的臉孔背後,那些浮躁的怒氣、關於野性暴力的期待。行軍久日,人是會扭曲的,尤其他們此刻亟欲一個宣洩口。
 
  除一例外。霍翦在耿香蘭正後方看見了李常義的身影,他的臉龐看上去無比驚駭。
 
  因為他明白他。
 
  邊塞的戰場往往更殘暴、更絕對。士兵必須完全信任將軍,否則游牧族裔的悍騎一旦衝破了陣形,全軍都將潰散。那時候,他是把性命交給霍翦的,而他知道若在北方,現在耿香蘭必已頭顱落地。
 
  霍翦在忍耐,因為身邊還有隻從地上抬起的手,輕扯著他的衣袖。但這一秒如同箭在弦上,箭總歸要飛、而箭一飛總要出事。
 
  「將軍若捨不得下手,除了殺掉他、倒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
 
  陸廣英打破緊繃的沉默,以輕挑的口吻說道,同時斜眼看向地上瞪大雙眼的馮之鵲。他笑得很優雅、很高興,已經許久沒見陸廣英這麼發自心底地微笑了。可他用這副笑臉,說出全不相襯的話:
 
  「既然要留他下來做營妓,那營妓總該有營妓的樣子。將軍獨佔著他,有受迷惑的嫌疑,不如與弟兄們平等地分享。證明他是個洩慾的玩物,士兵們自然也曉得將軍有其分寸了。」
 
  耿香蘭轉向陸廣英,神色看上去有幾分錯愕。一群士兵在聽完這話後立刻爆出笑聲,雖然見了霍翦的表情而止住,可他們在死氣沉沉的氛圍中、是真尋到了一點取樂的機會。
 
  霍翦感覺到他的袖子被鬆開了,馮之鵲盯著地面,緊握的手掌抓起了一捧帶著血污的雪,細瘦的肩膀開始瘋狂顫抖。
 
  「陸廣英,這種事情,莫要拿來開玩笑。」
 
  「將軍,這可不是玩笑。」
 
  霍翦在他高雅的臉上,第一次看見這麼露骨的猥褻。陸廣英曾經的遭遇終使他產生了以類似手段折磨他人的慾望。這裡有多少刀槍、就有多少陽具,他總要把一個捅進馮之鵲身體。
 
  這樣的心態教人不寒而慄,霍翦不禁會想,為何他過去沒有察覺到陸廣英的瘋狂?
 
  「將軍不說話,算是同意了吧。能夠留人性命也挺好的,咱們部隊裡一直沒有找幾個像樣的營妓,現在,大夥兒可以體會體會不必憋瘋的滋味了──來,你過來。」
 
  陸廣英指名了一名士兵,笑瞇瞇地招手。士兵看了看自家將軍、又看了看相當堅持的隨軍大夫,試探性地走上前,在霍翦面前行了個禮,便伸手去拉馮之鵲──
 
  「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響徹天際,慢了半秒,才從飛濺的血痕看清將之帶起的刀光。霍翦紅了眼、神色異常可怖,他一腳跨過了哀號的小兵,刀鋒直直地向陸廣英揮去!
 
  呆立的耿香蘭總算回神,舉起武器橫到了兩人之間。「匡」的一聲,刀劍碰撞出一串火花,耿香蘭力氣不支,用上了負傷的手勉強架住刀背,才免得被砍翻在地的命運。
 
  「將軍,這……」
 
  話未說完,她被推了一把,轉眼陸廣英和霍翦已經纏鬥在一塊兒。她和所有第一次見陸廣英動武的人一樣,為這名大夫驚人的敏捷動作感到訝然,只不過,自霍翦第一刀劈來,陸廣英臉上便再也沒有笑容。
 
  「廣英,你要是心眼別這麼壞,我絕不可能這樣厭惡你!」
 
  霍翦的刀並沒有衝他的要害而去,卻已足夠令陸廣英招架不住。很久以前,他們在樓將軍府為練習而交過手,陸廣英大多時候皆能佔上風。可那時霍翦尚未於塞北征戰、他也未被廢去大半武功。
 
  當時,他仍對武場上沉著認真的少年抱持嫉妒,那嫉妒還沒化成後來的傾心與日夜掛念。
 
  陸廣英身上很快出現細長的血痕,他被逼得退後的同時,嘴裡湧出了血腥味。
 
  「那小子就心地良善了?別裝了。看清楚,你對他不過是──」
 
  血沫堵住他的話,陸廣英為避開一刀橫砍,整個人失去平衡向後跌去。餘光瞥見人影,在最後一秒接住了他。沒有武器,那人直接舉著手臂想擋霍翦的刀,而刀鋒在他臂上兩寸處硬生生地停下。
 
  李常義驚恐地喘著氣,從低處看著整張臉覆於陰影的霍翦。
 
  「將軍,軍中……不能無大夫……」
 
  他的聲線止不住顫抖,他知道當霍翦露出這樣冰冷的眼神,他便什麼都做得出來,那是只在部隊裡待了兩三年的陸廣英所不會明白的。
 
  他與霍翦僵持著,半空中的刀刃沒有壓下、卻也沒有挪開。此刻稍遠處的耿香蘭都不敢吭聲了,天地之間有好半晌,彷彿只剩下他們三人。
 
  「你說得對。」
 
  霍翦毫無預警地說道,他撤了刀,眼光掃向眾士兵。細雪紛紛無止,這天冷得像抱了冤。
 
  「既然大夫也考慮到大家的需要,不如就秉著照顧部隊的精神──讓弟兄們爽一爽吧。」
 
  所有人無不瞪大了眼,李常義呆呆地放下手臂,心想著不可能,卻見到霍翦的輪廓認真得殘忍。他懷裡的人猛地推了他一把,陸廣英前傾身子,衝著霍翦崩潰地問道:
 
  「你敢這樣對我?」
 
  「這不是你自己內心希望的嗎?」
 
  陸廣英的瞳孔倏地縮小,臉上也變得毫無血色。霍翦他怎麼能、這樣雲淡風輕地把他說得如此不堪?
 
  「我怎麼沒發現……你骨子裡就是樓宗明?」
 
  嘴裡的鐵鏽味感覺比以前任何一次都來得教陸廣英噁心。霍翦閉了閉眼,沒應聲便轉過頭去──霍翦!陸廣英開始發了瘋地掙扎,把自己的指甲在凍土裡摳斷,李常義勉強抓住了他,他發出絕望的吼聲,瞥見後頭的馮之鵲,見那人也正僵硬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事,表情一片空白。
 
  「等著吧、等著!他現在待你好,這份好總有天也會變成他的陰毒落在你身上!」
 
  陸廣英大叫,霍翦沒有看他任何一眼。來到馮之鵲身旁,用身體擋住了他的視線。在眾兵將的注視下,將人抱起、緩步走向將軍營帳。點點血珠落地,很快地被白雪覆蓋,雪下大了。
 
  
 




  ***


  下一章因內容(ry)原因將不會放在巴哈。
  鏡文學連結(需登入):第十三章 獸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18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ulpaul7小廢物啟航
意識矇矓之際 梅雨破曉之時,咀嚼字裡行間的靈魂 找尋此時此刻的自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