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6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五節)

作者:和珖│2020-05-22 21:53:58│贊助:847│人氣:377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五節)

    黑龍第六天。

    莫本來希望雪不要停,但現在後悔了。

    這場雪從沒停過還越下越大,漸漸變成狂風暴雪,已經沒辦法到外頭玩了。這下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只剩讀書這件事可以做了。

    在莫的眼裡,屋外土壤、草地、樹木、天空、萬物全被雪染成白色,變成只有白色的世界。

    屋後的儲水槽在兩天前結成冰。需要用水還必須費力用鎬子敲碎,拿碎冰到爐子上加熱。

    但最困擾的還是寒冷。三人把桌子搬到壁爐前,靠著壁爐裡飄逸的火姑娘來讀書。

    大家都不想離開壁爐。唯獨貝亞還裹著厚外套在樓上工作。

    時間一長,莫開始浮躁,書讀膩了又不能到外頭去跑跑跳跳。這時他想到了傑克的書,其中有一本是木工雕刻。

    他翻了翻書興致一來,從柴堆裡撿了幾塊木頭,想照著書本雕出栩栩如生的動物。

    只是書本上教的他完全看不懂,什麼平刀塊面法、圓刀雕琢法…而且這都必須配合適用的雕刻刀,家裡也不可能有這種東西。

    興致滿滿難消,只好硬著頭皮用水果刀慢慢的刻。

    莫總是很會尋找樂子。薰也從書中被吸引過來一起研究。

   「拿刀子要小心喔,別太用力劃傷了自己。」魯約叮嚀道。

    新手免不了刻壞一堆木頭。反正家裡什麼沒有木頭最多,刻壞了丟進壁爐就了事。

    兩人費了一整天總算刻出一隻像樣的作品。至少兔子像兔子,長長的圓角,圓滾滾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是大灰。

    滿滿的成就感,讓兩人開心不已。

    黑龍第七、八、九…第十天。

    這時外頭已經冷得不像樣,外套、大衣、棉被全用上了,大家都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

    玻璃窗結成一大塊冰,根本看不見外面。但只是用聽的就知道外頭風雪強烈。強風灌入木板縫隙發出尖銳的高頻音。有時像哭聲、有時像鬼怪哀嚎。明知道是風聲,卻還是令人感到恐懼。

    大家開始恨不得黑龍趕快離開,還給我們溫暖的太陽。

    三天前,貝亞也把工作的東西都搬下樓。因為樓上已經快變成冰庫,根本不能待了。

    救命壁爐必須不斷的添加柴火,供它一天二十小時不停燃燒,來維持眾人體溫。

    才第十天而已,未來還有更冷的二十天要度過。大家想來就煎熬。

    傍晚屋外狂風暴雪,大門被風撞得"碰碰"作響。

   「快開門!我們快冷死了!」

    原來不是風,是真的有人敲門。四人全愣住了,納悶這時間怎麼會有人來。

   「我去看看。」

    魯約開了門,兩個雪人直接倒進屋子裡。

   「你們倆怎麼會來這裡!?」

    他們倆穿著軍服雪衣。魯約一眼就認出他們倆,是同屬耶乎底下的騎士。

    莫也認得,是上次跟梅子伯進城,剝削他們的那兩個年輕守衛。

   「天啊!裡面好溫暖。」「差點就冷死了…我們是奉耶乎的命來取貝亞女士的譯文。」

    貝亞一聽「奇怪?又還沒到交稿時間,而且還挑在黑龍期間,他有這麼急嗎?」

   「這我們也不清楚,我們只是奉命而來…要冷死了…」

   「好吧,我去拿。你們爐子前待一下。」

    兩士兵毫不客氣馬上擠到壁爐前。

    莫雖然跟他們有過摩擦,還是很好心得倒來兩杯熱茶。只是也沒給他們好臉色看。

   「小兄弟阿,你就別記仇了。你沒看到我們都被薩爾罵臭頭了。」

   「那是你們活該阿,做壞事被懲罰理所當然。」

    薰小聲的問「他們以前做了什麼壞事嗎?」

    莫把嘴靠到薰的耳邊說「我告訴你喔…」

   「哎呀!我們已經知道錯了。小兄弟你行行好,別再到處幫我們張揚了。」

    貝亞交付文件後,他們倆也沒有要查收的意思,只是嘴裡喃喃哀怨著「唉,想到要再受一次冰寒苦行,倒不如死在路上舒服點…」

   「你們倆趕時間嗎?不介意就留下來一起吃頓飯,熱熱身子再走吧。我現在就去熱個飯菜。」

    貝亞也是同情了兩位年輕人。他們倆聽了甚是感動,眼裡的貝亞就像仙女一樣,美麗善良。

    在貝亞燒飯的空檔,魯約問起城裡狀況。

    士兵回「聽說今年黑龍的風雪來得早,恐怕是不好過了。況且這次龍息……」

   「的確…不難預想這次黑龍帶來的災害。」
  
    另個士兵說「魯約學長,是說薩爾跟魯一在黑龍後,要爭奪副領主,你有什麼看法?」

   「爭奪?公爵不是決意要讓諾良島人民來決定嗎?」

   「唉呀,學長你就是太單純了,聽說他們倆爭得可激烈了。原本以為用選舉薩爾是贏定了,但魯一最近動作頻頻,不斷拉攏各大貴族,還有所有商會、工會,甚至新聞、報社……看來這個春天可不平靜了。」   

   「難道這樣就有用嗎?薩爾跟魯一有眼睛的都知道誰優誰劣,魯一哪有勝算?」

    莫假裝看書,其實一直在偷聽。對於魯約這句話完全贊同。

   「我從耶乎那邊得知,公爵是故意這麼做,他私底下還是挺魯一的,也有信心讓魯一選贏。至於公爵這麼大費周章的原因,耶乎猜要讓薩爾輸得心服口服。」

    莫後半段就聽得糊里糊塗。只知道薩爾要當上副領主,似乎沒有那麼容易。

    當飯香從廚房裡飄了出來,大家的肚子都餓得攪動,談話也停在了這裡。

    飯桌前多了兩個人雖然有點擠,卻讓這頓飯吃起來更香。

    黑龍第二十天。
  
    距離上次兩個年輕士兵來訪,算一算也有十天了。

    眾人相信著,只要再撐十天,溫暖曙光就會降臨大地,驅逐冰冷白雪。

    這期間雪從沒停過。要不是屋子本來就有墊高,現在半間房恐怕已經被雪淹沒。

    壁爐火力全開也難以抵擋寒冷逼近,只要是爐火照不到的物體全都結上了冰霜。

    目前來說糧食、水、柴火都不缺,十天一定足夠。但人的體力卻在寒冷中不斷在流失,面對長時間風寒身體難免吃不消,十分考驗著體力與免疫力。

    唯獨魯約訓練有素,即使再寒冷也沒有透露出一點疲態,照常讀書。

    其餘三人全裹著棉被顫抖,紅了鼻子吸個不停,一副快要凍僵的模樣。

    尤其貝亞在兩天前受了風寒,還勉強著自己工作,才讓小感冒演變成重病。她現在全身無力,緊蓋棉被躺在壁爐前,半昏半醒。她臉色通紅以外,四肢可以用蒼白形容。

   「媽,你別再想工作的事了,好好休息。」

   「嗯…」

    貝亞的手握起來又冰又冷,連一點血色都沒有。

    莫第一次看到貝亞有這麼糟的樣子。就莫對她的了解,如果不是重病,她根本不會放在心上。然而她現在卻連說話都很勉強…

    想著小時候生病的總是自己,都是媽媽外出買藥。現在換她生病了自己卻辦不到。

    魯約用床單、窗簾把客廳牆面隔絕開來,希望能多少隔離些寒風,借此提高屋內溫度。

    薰也埋怨自己,以醫生做為目標,如今有病人躺在眼前卻無能為力。

    這兩天伙食都轉交給薰來打理,為了貝亞連續煮了兩天清粥白肉。

    薰平常有下廚習慣,煮飯本來是件得心應手的事,但面對一塊塊結成冰的食材,卻弄得手忙腳亂。

    食材都必須先用爐灶融冰才能切碎、下鍋。

    像是肉變成一大塊冰棒,菜刀根本切不下去。生米也凍在一起,火候時間難以掌控,很容易外爛裡硬。連最方便的罐頭都必須先加熱解凍才能食用。

    現在撐一天是一天。眾人只能盼望黑龍趕快離開,讓貝亞好起來。

    黑龍第二十一天。

   「莫…莫!醒醒啊!!」

   「怎…麼了…?輪到我了嗎?」

    為了照顧貝亞與保持爐火大小,三個人必須輪著守夜。

    莫疲累的睜開眼睛。薰的頭髮都垂到了自己臉上,她的臉佔據了一半視線,表情著急。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快去看一下貝亞姊。」

    莫一聽馬上驚醒,爬到貝亞的棉被前。

    不清楚她是醒著還是睡著,只見她樣子痛苦,呼吸微弱,隨時快喘不過氣的感覺。叫她也沒有回應。

    貝亞重病第三天,病情非但沒有好轉,還一天天惡化。如果再昏睡下去恐怕會有危險,更不用說能夠撐過黑龍最後一週了。

    薰說「我去城裡買藥,我知道應該買什麼藥好。」

   「我也去。」莫馬穿上大衣。

    魯約也隨莫之後醒來。他遲疑了一會這麼說「小薰你把藥單寫下來,你留下來照顧貝亞姊,我跟莫下山買藥。」

    大家想了想,這樣安排確實最恰當,一致認同。

    事不宜遲,兩人拿了薰的藥單,穿上最厚重的大衣步出屋外。

    雖然油燈提在魯約手上,卻是由莫領路在前。畢竟黑暗中莫的眼睛最可靠,而且這一帶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大雪紛飛,雪打在臉上都會痛。屋外冷得不像話,嘴一開就覺得嘴巴裡要結冰了。

    唯一能慶幸的是地上的雪非常紮實,腳並不會陷進太深的雪地裡。

    原本蜿蜒的山路被雪直接淹過,變成一個大雪坡。

    莫也不確定是否可行,屁股一坐、手一滑,一路順著雪坡滑下。

    眼看就要衝到山腳,想要減速才發現緩不下來。連忙翻身抓住雪地,卻失去平衡,從半山腰側翻好幾圈滾到山腳。

    莫除了滾了一身雪,還有些頭暈以外並無大礙。

    魯約跟著滑下。他倒是很順利控制速度,平安抵達山腳。

   「喂!你沒事吧。小心點的好,要是摔傷可就麻煩了。」

   「我沒事。可是…原本以為到山腳下就好走了,但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

    莫放眼田野。幾週前山腳下還是一片片金黃稻田,現在只剩淒涼的一片雪白,連哪是田、哪是路都無法分辨,連遠方的山都看不見了。只能憑著微凸地勢、農舍位置,大致判斷往城裡的方向。

    莫領路在前。冰冷寒風不斷從臉前撞來,冷空氣吸進嘴裡,讓喉嚨又乾又癢。行走在雪地上比想像中痛苦。

   「用手套把嘴摀住,別讓冷空氣把你喉嚨抽乾了。」魯約這麼說。

    不只是口、鼻,連眼睛都乾得不舒服。兩人幾乎瞇眼走在雪中。

    雖然莫的眼睛不受黑暗影響,卻還是會因風雪而遮蔽視線,能見度只有前方十公尺。    

    加上城外積雪嚴重,早已不是原來樣貌。若不是經過明顯地標,根本不能確定方向是否正確。各種苛刻的條件,讓路途比平常遙遠上數倍。

    到了城門下,城門大開也沒有任何守衛。

    兩人直接進城。一過城門守衛立刻從旁邊屋子跑出來。

   「站住!什麼人!?這時間進城要做什麼?」

   「在下魯約-林,是耶乎侯爵的騎士。我們只為進城買藥,有病人在山上等著。」

    魯約在軍中小有名氣,況且東國人面孔在這裡算是特殊好認。他一掀開頭套,馬上就被認了出來。

   「喔,原來是魯約閣下。抱歉打擾,請。」

   「沒事,你們辛苦了。」

    魯約走之前,守衛又道「避免你們走冤枉路,買藥的話醫院已經歇業許久。建議你們直接到商街去,或許還有店家願意開門。」

    兩人向守衛道謝後,按照他的建議直達商街。

    莫原本已經冷得快要昏厥,幸好城內有城牆、房屋遮擋風雪,勉強撐住。

    城裡比想像中還淒涼,相比城外只是房子高了點、多了點。原本人山人海的鬧街,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冰冷的白雪,與冰凍的屍體…

    巷弄裡倚牆而息的人不是在睡覺,而是一具具冰屍。沿路上處處能見,埋在雪裡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明明諾良的空屋還那麼多,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更讓莫想起港口的那家子,不知是否有逃過劫難。

    還有一點奇怪的事情。明明死了那麼多人,可是街上的靈卻不多。

    莫看著祂們移動的方向。難道他們的靈都被"靈的墳場"吸引進去了嗎?

    莫打斷了自己,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必須趕快買完藥回家。

    兩人到了最近的藥局,見裡頭傳出火光大喜。

    魯約按了門鈴。他都還沒開口裡面先傳出聲音「我們現在一律不營業,請回吧。」

   「…拜託賣一點給我們,我們現在真的很需要。」

   「不是我們不賣,我們手上也幾乎沒有藥材了。」

    兩人大失所望,沿街找尋第二家店。

    然而第二間、第三間…屢屢碰壁。跑遍城裡大街小巷,凍到雙腿都不像自己的。

    大部分店家連門都不開。即便有為兩人開門,藥材也幾乎都缺貨。只能店裡還剩什麼就買什麼,一間間湊齊需要的藥材。

    而且價格高得嚇人,有的比市價貴上數倍,甚至數十倍都有。深刻體會到龍息的可怕。

    莫雖然早有預料多帶了錢,卻還是超出預期許多,加上魯約身上所有的錢也只能買到一點。

   「抱歉…回去會還你的。」莫很不好意思。

    魯約笑說「別在意,就當是這段日子給你們照顧的費用。倒是我們買藥花了不少的時間,得趕緊該回去了。至少先讓貝亞姊撐過這兩天,不夠我們再來一趟。」

    返程的路途上。莫才剛踏出城門,風雪一吹來便覺得天旋地轉。後來怎麼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夢裡的自己還努力在雪地裡行走。好冷…可是又覺得有點溫暖。

    莫睜開眼睛才明白,原來溫暖來自魯約的背…自己正被魯約背著前進。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13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和珖|南方金雪

留言共 10 篇留言

HAC
恐怖起來了...[e21]

05-22 22:14

和珖
別怕,別怕。只是雪而已啦。堆積如山的雪,還有比霧還濃的暴風雪。
謝謝HAC的閱讀與留言。05-22 22:28
陽元
天阿!!我看到發抖,整個冷了起來[e28]

05-22 22:15

和珖
太誇張了啦...但還好不是在寒流時發這篇,不然讓你身心皆受凍。[e1]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5-22 22:30
小馬
真正面對風雪,才知其可怕,身體都會被凍乾了,還好我們住在寶島--台灣。真擔心莫媽挺不住呀!

05-22 22:19

和珖
大自然的可怕遠超我們的想像。
雖然台灣很溫暖很好,但這樣就看不到雪了QQ(其實我還沒真的摸過雪..)
謝謝小馬的閱讀與留言。05-22 22:34
Husky ≧ω≦
貝亞拜託要好好的QQ

05-22 22:30

和珖
我也希望她好好的[e3]
不過現在比較危險的,是雪地裡的兩人。
謝謝Husky的閱讀與留言。05-22 22:36
方天
天候、藥材、身體狀況都不有利,看來只有靠奇蹟才能翻轉了!

05-22 23:36

和珖
大自然雖然殘酷卻很公平。祝他們倆與貝亞一切平安。
謝謝方天的閱讀與留言。05-22 23:54
矮鵝
winter is coming~~~

05-23 13:15

和珖
不單單只是冬天,而是一整個月完全失去了陽光。
謝謝矮鵝的閱讀與留言。05-23 13:5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低溫、風雪跟物料缺乏,這種環境真的很可怕。
希望在屋內的貝亞,以及在外面的魯約與莫平安無事。

05-23 18:28

和珖
就算在中世紀,食物保鮮技術不佳,社會一個月沒有生產,也不至於會有人餓到沒東西吃。最主要還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所導致。
我也希望他們都平安[e1]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留言。05-23 21:04
幻狐水月
本狐也想被魯約揹(危險的發言

08-08 18:20

和珖
我發現幻狐真的很喜歡魯約[e1]
如果你倒在雪地裡,魯約剛好經過,也許你的心願就達成了。
謝謝幻狐的閱讀與留言。08-08 22:46
幻狐水月
被發現了[e38]
不不!幻狐是隻乖狐狸,大雪紛飛的狀況或是冬天一定乖乖築巢冬眠去。
本狐不想給喜歡的人添麻煩>w<//
(謝謝和珖告訴的幻狐可能達成心願的辦法XD

08-08 23:15

和珖
下次大雪來時,他要出門去哪裡,我再通知幻狐XD08-08 23:17
幻狐水月
好唷w
幻狐會挖好地洞在後面觀察
(本:好像往更加牙白的方向發展了w

08-08 23:18

和珖
但幻狐要小心保暖,免得魯約還沒來,你先凍死在地洞裡了[e1]08-08 2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6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rl29688689大家
碩論 今天寫了1頁 ctrl+c + ctrl+v + delet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