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十一章、我的營火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20-05-21 14:19:13│贊助:24│人氣:420



  「匡!」


  帕奇賽法羅的頭骨高高飛了出去。

  阿古塔斯目測一下距離,宣布道:「全壘打。」

  打手位上的蘿蔔一聲歡呼,拋開恐龍大腿骨,跟隊友慢悠悠地開始跑壘,嘲笑壘包上的敵對團員,讓他們氣噗噗。

  攻防交換,敵隊團員們拍拍下一位隊員說:「大黑,上!」

  黑龍保持後腿坐下的姿勢,像個企鵝搖擺移動到打手位上,接過恐龍大腿骨(就像捏著牙籤),正當法貝路希看著它思考該怎麼用來打棒球時,托魯克已經投出了被撿回來的帕奇頭骨。

  然後眾人看見黑龍做了三個動作。

  一:扔開恐龍大腿骨。

  二:爪伸進——靠北是大腿!——掏出新鮮大腿骨。

  三:一個揮棒,匡,打飛帕奇頭骨。

  頭骨旋轉飛過天空,黑龍鮮血畫出一道彩虹,眾人的腦袋跟著它們從這邊轉到那邊,然後整齊地回望黑龍,一陣恐怖的死寂之後,他們舉手歡呼!

  法貝路希把大腿骨塞回去,用企鵝姿勢走完壘包。

  阿古塔斯從頭到尾保持面無表情,眼皮好像都沒什麼力氣。

  一旁的紮營地已經布置妥當,夕陽也即將沉進地平線,打完棒球的人接手工作準備做晚餐,布置好營地的人接手棒球,那顆飽經摧殘的帕奇頭骨在第二局的時候就陣亡——更徹底的那種,想必連亡靈法師都無能為力。

  營火亮起來,黑夜被火光壓進星河深處。

  安茲塔人繞著火點唱唱跳跳,法貝路希從高處看下去,人們的影子像萬花筒變化交錯,炭與食物的灼燒氣息充滿鼻腔,喧鬧的世界越來越寂靜。



  嘿,哥哥……看看星空。

  然後,想一想



  天蠍座掛在天穹上,組成它的星子緩慢不可見地漂移,直至九百四十三年後變成射手座,法貝路希想像它在未來的走向,忽然覺得也許自己根本不記得「最後一晚」。

  大致相同的生活日復一日,在記憶裡形成了統一的記憶,其實自己並不切確記得具體發生了什麼,睡前的每個晚上沒有不同,單純就是點燃壁爐、閱讀、睡去以後作夢了。

  「大黑最近都不跟我們一起唱歌了。」

  「噢……對啊。」法貝路希醒神回答。

  他不是很習慣每晚都開趴,偶爾為之的熱鬧很棒,變成常態會有點想念寧靜。

  喧鬧中的安靜使一切變成旁觀視角,自己從快樂的圖畫中抽離,畫中人投來的眼神逐漸變化,好像在說「奇怪,你為什麼在那邊不過來呢?」

  在學院無所謂,因為他並沒有很喜歡同學們。

  法貝路希小心地問道:「托魯克,我應該要開心嗎?我做到了找回你們還有營火,但是這一切之後……好像有什麼不對。」

  說完法貝路希才想到,內容這麼複雜的話安茲塔人能理解嗎?

  托魯克的思路依舊簡單了當。

  「大黑啊,開心就是開心啊,除此之外沒有啦,但是很開心不代表很重要啊,就像我雖然被瑪拉打很開心,可是我其實不想被打啊……」

  ……那你為什麼常常要做會害你被打的事。

  「大黑最近不開心嗎?你想念家裡還是瑪拉了?」蘿蔔問。

  戰妝祭之後,瑪拉跟安茲塔部落抵達游牧點,蛋龍冒險團再度離群工作。

  「大黑的家不就是安茲塔嗎?」裹腳布說。

  「不對啦,大黑在遇到我們之前都搶赤棘龍的洞住呀。」柴火灰說。

  「可是如果大黑一開始就住那裡,為什麼赤棘龍還會回去?」平底鍋發現矛盾。

  「戰龍的家鄉大多是龍之地吧,只要不是在別的大陸出生的話。」羊皮捲補充。

  「我家在……」法貝路希當著阿古塔斯的面,低聲回答道:「在北方海外。」

  看著黑龍憂鬱的模樣,幾個團員拿著晚餐坐到龍爪上,七嘴八舌安慰黑龍。說起來,他們還不知道黑龍掉下裂谷以後去了哪裡,又遇到什麼……除了阿古塔斯。

  「對啦!大黑,你掉下去以後發生了什麼?」

  「喔,睜開眼睛變成了龍……」

  「大黑在掉下裂谷之前不就是龍了嗎?」

  「迅猛龍那次的話……我醒來遇見了坦圖卡。」

  「哇!坦圖卡欸!」

  「什麼?我也要聽!」

  法貝路希把回到龍之地的過程說了一遍,這些回憶讓他開心極了。新住處、山澗前、鯨魚尾巴、學飛、暮光之約、斷翅膀……團員們用荒地邪龍下飯,聽得津津有味。

  天上的星空靜靜旋轉,最後黑龍說到突兀離去的那天。

  「大黑是為了安茲塔的營火才回來的?」杉木桌嘴裡塞滿烤餅驚訝地說,碎屑噴到鳥窩臉上,他也回噴,兩個人摔起跤來。

  法貝路希冷靜且習慣地看見鳥窩的丁字褲被扯掉,空氣中有垂垂的東西晃來晃去,他露出充滿書卷氣的笑容,「是啊,在你們的營火邊,我不是蒙洛門也不是龍,只是法貝路希跟大黑。」

  「龍之地聽說很好,龍都不想走欸。」平底鍋驚訝地說,他們其實都以為法貝路希只是在荒野上遇見阿古塔斯才沒餓死……其實真相也差不多就是了。

  如果知道黑龍已經被龍之地收留,從流浪龍重新變回群居龍,安茲塔人是絕對支持而且為他喜悅的。好不容易有家了,被族群容納了,為什麼又要當流浪龍呢?

  更重要的是:完龍蛋,這下黑龍又不能進城了。

  法貝路希想起端莊正臥的龍,有一雙酒液金的眼瞳溫柔瞇起,裡面溢滿水光,朝自己看過來,「嗯,那裡有坦圖卡、有大山跟大風……龍喜歡的都在那裡了。」

  「可是大黑離開了,所以你不喜歡?」

  「很喜歡啊,但是感覺哪裡怪怪的,我覺得我就不適合那裡……」

  「因為那裡沒有你的營火?」阿古塔斯忽然問,「『因為龍都住在龍之地,而我不想當龍,所以離開那裡。』——你是這樣想的嗎?法貝路希?」

  安茲塔人起鬨道:「大黑不喜歡其他龍就不要喜歡啊!」

  「好不容易不當荒地邪龍了,不要再讓自己不開心嘛……」

  阿古塔斯的前腿站起,撐起前半身,看向黑龍。

  「還記得離開龍之地前你說過的話嗎?」



  在飛回北方之前,那是他想待的位置、想作為的模樣——背負夥伴、一起打獵、成為暖帳篷……還有一起當笨蛋。

  法貝路希低頭,再次說道:「阿古塔斯,就像那天瑟菲勒找到『鱘魚』一樣,我也找到了一些東西——我想靠近那裡。」



  「你已經在這裡了,但你好像還是沒找到營火。」阿古塔斯說,「用離開龍之地的那種心態,找到的從排除法得出來的次要選項,所以真的只是你說的『靠近』,其實還尚未找到。是不是這樣呢?」

  「我離營火近了,卻沒找到……阿古塔斯,你好像說對了。但是,除非我可以不用再當龍,否則我根本無法……」

  阿古塔斯有點凝重,「蒙洛門不想做龍之地的龍,而你連龍都不想做,我是不是應該要擔心有第二個版本的荒地邪龍會出現?」

  不,也許問題就是出在我追根究柢不是龍上。

  不回到原本的模樣,我就找不到營火。

  「『想當龍』跟『作為龍』不一樣。我享受這個身體帶來的冒險感、刺激,就像嚐零食,但這怎麼能成為我永遠的終點呢?說不過去啊,我可——」我可是人呀?

  「可你仍舊是黑龍。」

  「我又不會魔法!」

  托魯克拍拍龍爪子,語重心長地建議道:「大黑,煩惱太多不是安茲塔的風格,如果你解決不了煩惱,那就解決自己。」

  「……。」法貝路希一句「我他龍的」差點噴出口。

  「乖大黑,有時候煩惱只是一團打結,你把它丟掉,重新來一次,它就會打得比較好看了,而這個重來叫做睡覺……所以你趕快把翅膀打開好不好?」

  已經吃完晚餐的蛋龍冒險團擠在一起,就等著「帳篷」開門。

  「對、對喔!」法貝路希張開一邊翅膀,放成帳篷,高熱的龍體溫驅散夜晚寒氣,安茲塔人歡樂衝進去打地鋪睡覺。

  進去前,托魯克擼了擼黑龍硬梆梆的龍毛。

  「睡覺解決一切——好啦!點名!」

  「托魯克說得對。」阿古塔斯臥下,「對龍來說,沒有睡一覺解決不了的難題,如果有,那就再睡一覺。」

  我睡了百多晚,也沒有一覺醒來變回人類啊?

  感覺到黑龍難以置信的眼神,阿古塔斯解釋道,順便洗清自己被安茲塔笨蛋侵蝕的嫌疑。

  「一些常見的舉例:曾經有龍希望早點死去,於是用大部分時間來睡覺,最後,他的長壽超過了大部分的龍,但實際上確實只活了很短的時間;也有龍躲起入睡,醒來以後,敵人瞬間垂垂老矣,問題不攻自破。」

  阿古塔斯老神在在地就睡眠姿勢。

  「時間是利器,只要自己承受得住,就能對付所有事物。」










  法貝路希的房間中有一排書架,空氣中瀰漫富含油脂的木材香,陽光從書桌前的大窗斜照進來,把一切染得夢幻又安詳。

  書架上有很多舊書,法貝路希記得這些自己童年的讀物早就被收進倉庫或轉賣,要不是夢見了,他甚至想不起來他還曾經有過這些書。

  意識到夢境時,他正看著其中一本書。

  法貝路希將它取下,摸了摸精裝美麗的封面。

  這本書後來倒是有留下,進城求學時被帶上,待在新住處的書架中。

  ——《迷戀紅色的獵手們》,一本專門講北方龍種的書。

  我想打開它。

  法貝路希感覺到內心深處浮現的悸動。

  一定就在裡面了吧?

  他聽見身後有動靜,腳底壓在木地板上的聲音。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看書。」法貝路希自己說道,「有記憶以來它就是我的追求,就算只是看完一本再換一本,我都不無聊。」

  「教授說,我只是不停看完書,然後再去看下一本……或許我真的讓他誤會了什麼,但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如此地重要,我確定我是想這麼做的,也為了它而活。」

  「我只是一個不停看書的人,我的『營火』是書本與大雪,怎麼會想在傳奇大陸找到它們呢?」

  「泰西說他跟雪龍在等我……我記得,這本書有說到雪龍。」

  法貝路希翻開手中的《迷戀紅色的獵手們》,裡面卻是一片空白,他不停地翻頁,什麼也沒有找到……裡面不該是空的啊!

  他轉身,想問問荒野賢者是不是又亂搞了,卻見到一個滿身沾雪,好像剛從外頭玩耍回來的小男孩,陌生地看著自己。

  「你是誰?」小孩問。

  「我是你啊。」法貝路希認出這是童年的自己。

  「你長得好怪!」小孩抗議道。

  法貝路希忍住朝自己的頭上打一拳的衝動。

  「不是每個男生長大以後就一定會又高又壯……」

  「不對、不對啦!」小孩跳腳,上來拉住法貝路希的手。

  房間中本來不該有門的地方出現玄關,但這似乎又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法貝路希被小孩拉出去,踩進雪地中。

  天空寬闊遙遠,遠方有清晰大雪山,午後日光明媚,小孩拉著法貝路希往前跑,就在法貝路希即將想說自己體力很差請跑慢點的時候,小孩朝天一指。

  「在那裡!」

  巨大柔白的美麗生物飛過上空,捲起一圈雪,薄透的寬翼被陽光照成半透明,可以看見所有羽毛的形狀,雪龍低下頭顱,優雅地曲起脖頸,落到雪地中。

  法貝路希忽然流淚,卻不明白為什麼。

  一股巨大的感情在內心脹裂,有欣喜和痛苦,酸楚與甘甜,好像一種求而不得終於瓦解,融化成悲傷的潰堤大壩。

  他上前問道:「你可以告訴我,我到底忘了什麼嗎?」

  雪龍挪動腳步,好像要離開。

  「等等!」法貝路希追上去。

  天際忽然塌縮,熟悉的結束開始了。

  法貝路希在奔跑中,一片黑色淹過一切,無邊無際。


  不!


  他現在不能離開這個夢境!


  法貝路希努力保持意識,抗拒從夢境中清醒,繼續努力往前奔,用想像拉回雪龍的身影。

  熟悉的清醒夢就是這樣,控制夢境造物,掌握一切。

  虛幻與現實的交界撐起一小泡夢境,搖搖欲墜,雪龍凝結,法貝路希賦予它認定,讓它正是剛才夢境中的雪龍——

  他感覺到夢境外的時間在流動,近得就快灌進來。

  有聲音從現實傳來,


  ……黑!


  ……麼辦?


  ……大黑!


  ……貝路希!


  「法貝路希!」


  龍尾巴拍在黑龍臉上,火辣辣地疼。

  法貝路希發出痛苦的呻吟,扭動頭頸,尾巴拍裂地面,在刺眼的陽光下醒來。

  艷陽高掛在晴空上,早晨已經被氣溫燒熔消失,熱空氣往天空騰起,白雲朵在棕色、淺綠色、鵝黃色的天空中畫出撕碎的筆觸。

  阿古塔斯的前爪揉著黑龍的嘴角,語氣很是擔心。

  「法貝路希!你還好嗎?」

  黑龍發出意識不清地哼哼聲,明明睡了很久,卻像被疲勞拖住的熬夜者,掙扎在睡與醒之間,護衛很擔心地再賞了黑龍一記右擺拳。

  「嗷!幹什麼打我……」

  「你叫不醒,還以為你又死了。」

  「大黑!大黑——」團員們的叫聲這才傳入黑龍耳中。

  法貝路希翻身趴臥,抬起僵硬的頭頸,它們麻得就像剛恢復知覺的屍塊,如同法貝路希落入龍屍中的那一天。他緩緩地甩甩頭,從龍的視野中適應,找到人們所在的位置。

  「啊,大家……」法貝路希注意到太陽的位置,「我睡了,這麼久嗎?」

  羊皮捲發出「哦哦哦」的哭聲,這才從安全距離外衝過來,撲在黑龍的指甲上,「我們以為你要病死啦!現在去哪裡找醫生喔——」

  把自己頭髮抓禿的托魯克問道:「大黑大黑,你哪裡不舒服,今天不上路了,我們先給你做檢查?」

  「雪龍……」法貝路希努力呼吸,鼓動沉重的肺部,「我看見雪龍了。」

  「大黑,你作夢了,這裡沒有雪龍。」

  突然遠方傳來呼喊:「老大——」

  鳥窩騎在一隻從庫亞泥部落借來的卡庫魯(彩蛇龍)上,在荒野上拖曳出一道金色絲帶,大老遠就看到黑龍醒來,哇哇大叫道:「大黑、老大!我沒借到魔法!」

  卡庫魯長得類似蛋龍,是二足直立恐龍,身上以蛋白石裝飾,有一雙美腿。

  鳥窩從卡庫魯身上跳下,丟出一塊鮮肉,卡庫魯扭動脖子生吞它。跟蛋龍不同,卡庫魯是肉食恐龍,由於跟荒野部族神話的彩虹蛇掛勾,被強迫馴服,但過得沒薩克舒坦。

  「可是借魔法的時候,庫亞泥說有泰拉剛走,已經派狩獵隊去追,找到就會直接把她扛過來……」

  「醫生!」法貝路希倒吸一口氣,「不、不需要!我沒生病!」

  生病的龍出於不想示弱的本能,都會假裝自己沒病直到撐不住,法貝路希的抗議沒有被當一回事,甚至被阿古塔斯一巴掌按在地上聞來聞去。

  「不是寄生蟲,不是中暑,不是中毒……」

  「阿古塔斯……我只是睡過頭……」

  「閉嘴,你死了比活著更讓龍困擾。」

  「老大,我看見庫亞泥的隊伍了!」

  法貝路希轉動眼珠子,好不容易才看見阿古塔斯雙腿間的遠方有一隊人踩著沙雲奔過來,好像還有一個正在掙扎的人被扛在半空中……

  庫亞泥隊伍在冒險團面前停下,用同情的眼神洗滌了被戰妝祭搞成彩色的法貝路希跟團員,同時一個泰拉從卡庫魯上滾下來,她還很年輕,但也不是少女了,對著庫亞泥們破口大罵,當場把好幾個人給咒禿。

  帶隊的庫亞泥平靜地攤出手掌,托魯克看也不看,塞了一袋骨幣給他。

  哇啦哇啦罵完,泰拉拄著登山杖轉向黑龍(雖然現在是彩色的)。

  「叨位某爽快?」她敲敲龍爪子。

  「我不會部落語。」法貝路希說。

  「哪裡不蘇胡?」泰拉秒切通用語,但是口音怪怪的。

  阿古塔斯幫黑龍回答道:「他睡到昏迷,幾乎叫不醒。」

  泰拉秀出一根又粗又亮的巨大長針。

  「嗯——」黑龍發出嚇軟的呻吟聲後退。

  阿古塔斯跳上黑龍,把對方壓趴下,泰拉罵罵咧咧地「登山」,在黑龍身上用長針戳來戳去,咿咿呀呀地哼幾句模糊不清的話,龍毛與長針發出金屬的碰撞聲。

  「對,這龍有點壞掉。」她說,在黑龍的鼻子上開起藥單來,「嗑幾噸龍天蓼應該有幫助,聚落生活要注意——算了安茲塔的部分沒救了——每天做翅膀瑜珈,少駝背,便祕問題看要人工解決還是每餐嗑一盆朝天椒,最後少吃素食。」

  「那要是龍天蓼沒有解決睡覺問題呢?」托魯克問,有些龍對龍天蓼無感。

  「打乎醒。」泰拉簡潔了當。

  阿古塔斯答應道:「有我在,不需要龍天蓼。」

  法貝路希:「?!」

  當晚泰拉留下,監督法貝路希熟練龍翅膀瑜珈。

  安茲塔跟庫亞泥一起解決晚餐,分工尋找泰拉指定的材料給龍做營養膏,法貝路希在空地上擺出了「全蝗蟲式」,頭往後仰,頂在背部上,尾巴和後腿併在一起往上抬高,整個龍後彎得像新月,雙翅往上張開伸直。

  黑龍奇怪的姿勢受到一些徒步旅人、獸群、甚至天空上的翼龍瞻仰。

  在阿古塔斯的目光下,法貝路希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到上次的回信中。

  ——「你永遠是我的開路先鋒、英勇的探索者,領頭人。」法恩泰西的信這樣寫道,似乎也證明了自己才是記錯的那方,荒野賢者並沒有亂搞夢境。

  在樹上的人不是法恩泰西,是自己,帶領遊戲的人也是,原來自己在小時候也像過一個活潑的哥哥啊……嗯,在埋進書本前。

  為什麼他會以為是法恩泰西呢?

  啊,是了,泰西後來長得又高又壯,比自己獨立,反而比較像哥哥,彷彿兄弟倆對調了腳色,所以才會以為泰西從小就那樣?

  昨晚夢見的書又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看書戒斷症減輕至今幾乎沒有感覺了,但法貝路希還是有股難以言明的嚮往,驅使他翻開一本書——任何一本書——只要是

  「阿古塔斯,你認為『書』裡有什麼?」

  天空之環前專員想了想,回答道:「有著等待自己的事物,不見得是真理或知識,但非它不可。法貝路希——」他頓了頓,「你怎麼想到書上?」

  「因為我所知道的雪龍就在書中。我很幸運,從來沒被雪龍獵走過,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沒有紅色的衣服……而且也不出門。」

  「雪龍?就是你今早夢到的東西嗎?」

  「是啊,亞龍目天鵝龍科下所有的屬都算,全身通白,住在大雪深處。仔細想想,為什麼偏偏是雪龍呢?只是在冰雪大陸很常見,也沒什麼特殊的……」

  「書和雪龍有這麼重要嗎?」阿古塔斯用鼻子糾正黑龍歪掉的姿勢。

  「書一直都很重要……」

  而且泰西說他跟雪龍在等我,這意思是要我回去北方嗎?

  如果要說法貝路希的夢想是什麼,也許他會回答想成為一位圖書館管理員。

  學習並不是為了要成就什麼,就只是真心喜愛這個過程而已,而這或許在別人眼中接近「一無是處」——學得再多有什麼意義呢?因為你並不會千里迢迢的進入荒野去實踐那些理論,或者拯救些什麼。

  那是喜愛的一件事情而已,僅僅如此。

  他太沉迷書本了,任何壓力都無法讓他選擇「別人的選擇」,像隻固執的猛瑪象,埋頭一路走到底,無視一切。

  「我其實很自私,人生夢想並沒有什麼用處,無法賺錢,也沒有盡頭,唯一能讓我自己抬頭挺胸的,就只有我沒放棄過這件事。」

  阿古塔斯笑了一聲,「活不下去也要繼續做嗎?」

  「不知道,我還沒走到那裡過。」

  話題僵硬地完結了。

  時間在蟲鳴與燃燒聲中度過,部落人們還在吃吃喝喝,那個泰拉的脾氣好像特別差,誰敢跟她搭話她就罵禿誰,罵罵咧咧地吃自己的乾糧。

  阿古塔斯又開始舔毛了,自從在戰妝祭沾上顏料,他每天都要抽出時間清洗自己,到最後,他乾脆直接把那區的護棘給啃掉。

  法貝路希忽然靈機一動。

  「會不會是坦圖卡的『魔法?』」

  「什麼?」

  「坦圖卡後悔殺了……那個龍,所以才會出現?」

  好像也不對,因為回來(前來)的是自己,不是蒙洛門。在今年之前,坦圖卡根本不認識埃德蒙頓人的法貝路希,這整件事基本上跟自己幾乎沒有關係!

  「一個應坦圖卡所希望的理想蒙……那個龍嗎?有可能。但王在那段時期並沒有這方面的強烈意象,也或許只是他沒有表達來。」

  「或是坦圖卡的魔法出了錯?我本來不該出現的。」

  「我倒是認為,如果這是魔法,有一點得質疑:你有靈魂嗎?

  蒙洛門的身軀與靈魂分開了,假設法貝路希是應龍王的希望實現的魔法,那麼本該不在的靈魂到底有沒有回來?還是這依然是如出一轍的空身體?

  「靈魂真的存在?」法貝路希對這方面拿不定主意。

  曉徽信仰中對於靈魂有美妙的形容與用途,但法貝路希沒相信過,他有時候覺得那些事就像給孩子講述的夢幻童話故事,說不定省略了很多黑暗面。

  阿古塔斯回答道:「『稱呼』有多面性,如果要真正指出它的含意,任何語言都辦不到。那個龍拋棄的『靈魂』是什麼,或許不會答案了,但他確實留下會動的身軀。當然,『那個』也不是『你』。」

  法貝路希覺得還是算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他現在的自我意識還健康地在困擾這件事,不過說到靈魂……「為什麼是靈魂?」

  「什麼?」

  「你告訴過我那個龍拋棄靈魂,以身體活在世界上,可是……為什麼會是靈魂?丟別的不行嗎?例如記憶?什麼都不記得不就好了嗎?」

  「老實說,我不知道。」阿古塔斯沒說:也許連坦圖卡也不知道。「那些事已經無可挽回,所以別想太多,你就是你,不要混淆這點。」

  法貝路希看著阿古塔斯忙碌,有幾次也想湊過去幫舔兩下,但護衛沒給他噴鼻息,而是睜眼,以一種危險的目光勸退黑龍。

  法貝路希重新回到瑜珈姿勢,「如果魔法一開始目的只是丟掉靈魂,留下身體,那我為什麼會出現?他後來用了另一個魔法嗎?」

  「就我所知,他只用過『葬禮』……我不知道失去靈魂的生物還能不能再施展魔法,雖然他們的想像力與意念或許還在,最根本的核心卻沒有了。」

  根據從不出現的龍本能,法貝路希自信地結論道:「我很確定我是法貝路希,有法貝路希的靈魂……或者不管那是什麼,蒙……不能說出名字的那個龍再也不會出現了。」

  畢竟有了自己以後,這具龍身體固定得很好……算是好啦,聽阿古塔斯所形容,蒙洛門以前很「亂」,動不動就「扭出」一團什麼。

  「有靈魂?拱撒毀?」泰拉插進對話,「你以為我讓你做翅膀瑜珈只是因為看起來很好笑嗎?」

  黑龍心虛地挪動了一下眼珠子。不、不是嗎?

  「你的翅膀——是『空』的!」泰拉說。

  「呃,它確實常常不聽話。」法貝路希為龍翼怪物努力解釋道:「不過應該跟你想的不一樣……」突然一根登山杖旋轉飛舞上天,敲在龍臉正中央。

  砰!

  「你是泰拉還是我才是泰拉?」她撿回登山杖,用尾端在地面上刻劃出一個龍型,並在龍身的空洞中畫滿斜線,留下翅膀的空白。

  「這個是你——」

  接著,泰拉又畫了一個龍型,腳尖一踢地面,沙石覆蓋過整個龍型。

  「這個是正常的其他龍。看到沒有,滿的。」

  「……所以我的翅膀是植物人狀態?」

  登山杖再度高飛,砸上黑龍的臉。

  泰拉一手指著自己的頭,用力地扭曲表情。

  「想一想、想一想!

  黑龍抱著鼻樑,嗚嗚嗚地點頭。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我忘記黑龍被塗成彩色了,所以沒必要變顏色
智障作者

彩蛇龍屬名:Kakuru)是獸腳亞目恐龍的一,生存於下白堊紀澳洲。在1980年,拉弗·莫納兒(Ralph Molnar)等人將些化石正式命名。屬名是來自澳洲原住民神話中的彩虹蛇;種名則是以當地部落Kujani為名[1]
彩虹蛇Rainbow Serpent),是人類彩虹的特性中幻想出來的傳說生物,被認為是職掌天雨的巨大神。取自維基百科。

星座紀元大百科:

彩蛇龍:神話中的彩虹蛇(二~三公尺)
卡庫魯。沒有懶稱,如果卡卡算的話。
雙族直立肉食性恐龍,比起其他類似的恐龍,彩蛇龍可算是擁有一雙美腿,後肢修長、較高、偏窄。生活情況類似似鱷龍,只是長居在人族中,經常被以蛋白石裝飾。
彩蛇龍在庫亞泥部族中有著神話意義,只是親民許多,但或許就是太親了,演變得像蛋龍在安茲塔的家畜地位,如果不是肉食性,很可能是蛋龍坐騎業的巨大對手。
有九十趴以上的彩蛇龍被命名為卡卡,或卡什麼東西。
長龍們對於彩蛇龍被代入彩虹蛇神話有點介意,但是出於自尊考量他們又說不出口。

瑜珈全蝗蟲式


阿沒有日更啦XDD
只是我進度頗佳,能讓大家看更新還是想盡力發個
反正之後有什麼問題我就回頭偷改(幹

話說大家應該還記得帕奇賽法羅是誰吧XD(怎麼可能

對了BL剪輯活動如何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97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為龍DreamComesDragon|冒險|為龍|恐龍|奇幻小說|西幻|插畫|穿越|原創|軍事

留言共 9 篇留言

嵐楓
直接拆下自己大腿骨
哇靠!已經沒痛覺了嗎0.0

法貝路希你可以回去找坦圖卡
或許會很有幫助><

托魯克擺明就是要法去自殺啊XD
法貝路希你可以直接展示龍翼怪物給泰拉看 (嚇死

那個..."新險感"是錯字還是指新的冒險感0.0
感覺伏筆都正在揭露與不揭之間XD

05-21 15:4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因為不是破壞是自己分開了(?
血肉離開大腿骨,開一個縫讓爪進去拿
就像口袋一樣
法貝路希自主變化是不會傷害到自己的
不然變成甲殼獸時就會痛死XD

解決自己(X) 幹掉自己(O)

幹真的是錯字!!(自殺05-21 15:52
亞空
觀眾A:正常的龍可以拔出大腿骨嗎
觀眾B:當然可以啊
觀眾A:...好喔

法貝路希現在閱歷太多反而不知道自己所求為何了?
當然他現在的問題整個紀元應該就他一個人/龍遇上

時間是把它龍的殺豬刀
對付巨精靈的時候沒啥用

這龍壞了,只有蛋龍團願意五十收
每餐嗑一盆朝天椒,這藥性有點烈喔
睡不著可以用打得,叫不醒也能用打的

之前以為雪龍是之後才要去見
原來是早已見過,大蒙你也見過嗎?

醫生:加一條、記憶被人搞過,再嗑幾頓龍天蓼應該會好

會解夢的阿塔老媽
哇、大黑主動想到大坦身上囉
這猜的方向真不錯W
BL活動這段也剪一下

總覺得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有龍那麼了當的直接跟大黑聊大蒙
而且直接提到魔法

大黑的靈魂不習慣當龍,所以某種東西過不去翅膀?
不過尾巴又是啥情況(X)

看到更新人家也馬上在想
整理已經好了嗎!?

05-21 16:1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一直覺得喜歡從中間或後記開始看書的讀者真的很厲害wwww

法貝路希所求為何其實有點代入不少我人生觀就是
希望最後這篇故事能說得成功(躺

從寫為龍到現在,最常困擾還有想修改的就是「太拖」
我之前思考過有些線拖得這麼長
到底會不會如果原本打算在最後增色故事
還是反而讓人看不下去...(我後來偏向看不下去,完整版更多想讓這方面進步
可是考慮到劇情要按照我想要的跑,有時候真的不到揭開的地步
也許應該留多一點推理方面讓讀者可以研究

啊對,跟巨精靈比比不贏啊啊啊QAQQQQQ

這w龍w壞w了w

........看來BL剪輯活動有在前進,好喔(?

因為阿塔跟蒙蒙的關係有點藉由萌萌解開了
反之也是
所以他們才終於可以好好聊起這件事
總之關係進步了可喜可賀,但是還是不能舔毛

啊啊因為我覺得
一般動物都是四肢,先龍是六肢
所以翅膀的問題是壓倒性的比尾巴更大
再說尾巴其實是脊椎的延伸,而翅膀是額外的

原來尾巴其實說不過去嗎(驚覺思考

嗯沒有好QAQ 人家只是心疼腸粉(?

05-21 17:02
嵐楓
忘了說,BL剪輯有人在剪了嗎?
沒有的話我可以剪,最近剛好蠻閒的~

05-21 16:4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不知道,可是那篇的人氣滿高的持續往上刷
應該有人在用那個目錄
大家都可以做啦!
我最後會在進行整理就是05-21 17:03
亞空
尾巴的構造聽起來的確是比較好掌控
不過原本人家其實是以為因為翅膀掉下來過所以 大黑心理產生隔閡

靈魂到底存不存在是個未知命題
但大黑的翅膀沒有靈魂是真的 咦?

05-21 17:3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翅膀掉下來也是原因之一
剩下的我們留到結局在聊XD!
((((欣喜雀躍抖抖抖05-21 17:44
夜風颯
嗨~看到更新了
我先吃完晚餐+洗好澡,待會再來看

05-21 19:2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又要進行儀式啦
奇怪為什麼我會說又呢05-21 19:31
小羊,喪失一半ed
靈王更新了!

人生果然還是有值得期待的事情!

05-21 22: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是小羊!
嘿,你的人生最近好嗎w05-21 22:21
夜風颯
抱歉~我來晚了(下跪)
剛剛洗完澡後不小心時空跳躍了(x)

大黑自虐(自殘)症候群逐漸開發中
阿塔媽媽表示:唉...算了放任這孩子自己受傷長大吧(?

法貝路希你對未來龍生迷惘,也可以回龍之地找坦圖卡討論,說不定有意外成效?

看到“時間是利器,只要自己承受得住”這段想到
時間對於非常長壽的種族來說也許是個又愛又恨的事物吧
愛的是可以能充分嘗試各種人生樂趣
恨的是自己喜歡的人事物總是比自己先一步離開

究竟法貝露希夢想中雪龍藏著什麼秘密呢?我想恐怕只有繼續看下去才能一切明朗吧

大黑...你究竟睡了多久啊(歪頭)看起來是久到阿塔都非常緊張擔心大黑會一睡不起

噗!人類時期法貝路希是不是就已經非常怕看醫生啊,而且就像小孩一樣怕打針(偷笑)

我很想吐槽大黑你體型像山一樣大,針刺進去也不會有感覺吧(´_ゝ`)

是..是龍瑜珈!?第一次見識到了!?

大黑開始懷疑坦圖卡用的魔法,這讓我感覺劇情好像接下來要揭露什麼不得了的事

05-22 00:0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看看喔...
沒事,今年還是2020!!
為龍不會跑掉啦XD
給我好好睡覺啊啊啊XD

嗯...大黑持續開發中
其實一路看下來我發現媻極亞系列裡面我真的很常寫時間這東西(抹臉
時間有好多形狀喔(????
我也不想要把他定型
很高興可以知道大家眼中不同的故事角度
感謝支持至今!!(滾來滾去

走吧走吧繼續看下去,往結局前進喔喔喔(滾來滾去

大概就是睡到中午?
清晨叫不醒到中午我覺得就有點嚴重了
雖然在我自己身上很常見...當生理期來的時候(幹

不管體型多大,看到尖的東西就是會發毛啊wwww
何況那根針在泰拉手上對人類來說是如此的巨大QAQQQQ

你是有多期待龍瑜珈啦XDDDDDDD
05-22 01:37
Zu∮Dot
ヾ(*’O’*)/

05-22 16:5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Д`)つ))´∀`)05-22 16:59

新生腸粉報到!
一看下去整個無法自拔,兩天就追到最新進度,太好看了!很喜歡作者架設世界觀的用心,讓讀者宛如閱讀一個活生生的壯闊世界,也覺得您用對話帶動氣氛的手法非常厲害,我自己也是創作者,但對於如何寫好對話很苦手,最後只能透過不斷描寫景色來代替對話,想必您是個閱歷豐富的人吧?
話數來到接近第三集尾聲,資料夾看來為龍總共有四集,也就是說故事也開始進入後段了,雖然一口氣看下來露西落入龍身以及不斷作夢、夢的涵義這些謎底還未揭曉,不過前幾章似乎有看見作者在後記表示第三集結束前會有令人驚訝的爆點?太令人期待了!
最後偷偷說……每次看見坦圖卡對露西又舔又蹭的,該怎麼說呢……看得有點興奮???

06-17 21:4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呀! 歡迎新腸粉! %%%%%%

對話帶氣氛這個我沒有自覺XDD 原來我做得很好嗎?
閱歷豐富...這個不好說XD 我寫小說寫來寫去,最後核心觀點其實都是那幾個東西,愛阿夢想阿希望什麼的(粉紅色泡泡破表),只是表達的方式跟手法都不一樣(爬

再等半個月就回到更文月囉!
題外話我這個月圖坑進度感覺不是很好(自殺

欸,跳坑這小說的不是獸粉就是要變成獸粉了,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大笑06-18 01: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kiss日... 後一篇:月末斗內感謝+驚喜包確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大家好,新手刊載小說,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