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41)

作者:小褎│2020-05-21 12:29:16│贊助:2│人氣:61
第四百四十一章 為何這樣便已足夠?

  安賽爾瑪雖然衝動、卻不蠢,她隱隱明白馮梓容在顧忌著什麼。

  雖然在羯首,一切都以實力說話,這才造成三大諸侯國挾著各自支持他們的部落而能輕視羯首皇帝的共主地位,僅僅只是給予名分上的稱呼、卻不容他干涉自己國內的一切。

  但安賽爾瑪來燁的一路上,可是聽了做足了功課的獛猁墨說起燁的種種,尤其是自己也為了往燁和親而特別學習了不少關乎燁裡頭的禮儀與長幼尊卑的規矩,是以她也曉得了馮梓容如今顧及自己的身分界線、而並不想踰矩。

  「靖王妃,我並不是有意的。」安賽爾瑪如此說著,也逐漸冷靜了下來:「靖王妃,我曉得妳是能在燁的皇帝前面說上幾句話的,是否能幫助我……讓我不用成婚、而成為對羯首與燁都有助益的人?」

  「公主這話,可是對皇上說了?」

  安賽爾瑪聽了紅著臉道:「燁的皇帝現在正跟盛王說話,盛王妃又在使節賓舍那頭,我捱不住,哪裡都不能去、就只想到在這裡等妳。」

  安賽爾瑪這話一說,倒是讓馮梓容心裡頭稍加放心,也許是盛王妃向安賽爾瑪說了些什麼,才會讓安賽爾瑪放棄糾纏靖王。若是以盛王妃的手段與口才……想來讓安賽爾瑪這位漂亮的小姑娘受點驚嚇也是有可能的,而能夠嚇壞小姑娘的、或許也就是靖王過去的種種事蹟了?

  馮梓容這時依然面無表情,說起話來可是更加冷漠了:「我再如何都是大燁的臣子,而妳雖貴為羯首公主,來到了大燁、卻也得按照大燁的禮節而來──正如同我今日根本不必停車見妳,卻因為妳來者是客、所以不得不與妳有了這回對談一般。羯首的使節團為首者是羯首皇子獛猁墨,妳該藉由他向大燁鴻臚寺的官吏提出要求、讓妳面見皇上好好談談這件事,並不是莽撞地找一名大燁臣子要求對方替妳說話。」

  安賽爾瑪憋紅著臉道:「但是安卓斯妲說過妳是個好人,絕對不會看著人有難而不管的。」

  馮梓容聽了立刻不客氣地反問道:「羯首公主可是遭難了?這意思是指我們大燁招待不周了?」

  安賽爾瑪聽了這話一噎,又道:「我說不過妳!妳明明曉得我說的『難』不是這樣的意思!」安賽爾瑪說起中土語的腔調並不甚標準,因此所謂的「難」字發音介於上平聲與去聲之間,也是讓人有了作文章的空間。

  「不必緊張,其實我也覺得我們大燁的官吏略有失職,這才讓羯首公主有了『難處』……」馮梓容這時牽起了嘴角,又問:「不曉得羯首公主是怎麼知道我今日會往宮裡頭去、又不曉得是誰讓公主在這皇城裡頭隨處遛達、失了公主應有的身分與格調?」

  安賽爾瑪聽了一愣,而後死死地瞪著馮梓容好一會兒,心裡頭左右權衡了一會兒,這才說道:「我與你們行人司的司正聊天時、他提起妳每隔兩日的這個時候便會往宮裡頭一趟的,至於這趟我跑出來、是我的主意,我只是待不住、不想與那盛王妃在一起。」

  馮梓容這時顯露出幾分笑容,道:「公主,雖說和親一事乃兩國大事,但這事情既然未定、便還有商量的餘地……我是臣子、又是女人,在這樣的事情上容不得我置喙的餘地,不如還請公主與羯首皇子商議過後、再向皇上稟報如何?」

  安賽爾瑪瞧著馮梓容那般略帶釋然又略帶得意的神情,雖然瞧不出些什麼,卻是至少看出了馮梓容的神情已然不像方才那般緊繃、甚至還有幾分泰然,因此竟也是莫名地相信了自己能夠如己所願的事,當下亦是向馮梓容行了個羯首的平輩禮,道:「我曉得靖王妃前往皇宮是有要事處理,這就不擔擱靖王妃了。」

  「如此甚好。」馮梓容也沒多客氣,一來基於自己身分之故、二來也基於自己將安賽爾瑪視為情敵的關係,因此縱使她本身的個性或許與安賽爾瑪契合,卻也不打算向她釋出過多的善意。「既是羯首公主沒事了,我便就此告辭。」馮梓容說罷,便從容地轉身走了幾步,在魚竹與方純的攙扶之下上了馬車,又繼續緩緩地駛向皇宮中。

  然則她這日往翰林院例行地考核了四譯館的人們與國子監送來的新鮮人以後,也沒如往常一般直接打道回府,反倒是讓人往靖王府送了消息、說是會晚些回去,而自己則乘輦往皇宮內院而去。

  馮梓容從安賽爾瑪的口中曉得皇帝正與盛王說話,卻也因為自己與安賽爾瑪的會面不算正式,因此這等情報也是來得不正當,自然她還是得蓄意往龍煜宮走上一趟、向皇帝問安未果後,這才能往鳳華宮去。

  鳳華宮內,皇后倒是難得清閒,這廂也正與程慈有說有笑,見宮婢通報靖王妃前來,也是忙招呼了馮梓容進來。

  馮梓容一見到皇后氣色俱加,心裡頭也是開心的。

  她在中秋那日晚上問過天家是否真的沒有純粹的情感,而靖王只與她說起關乎皇帝的事,但關於皇后的事、他可是隻字未提。

  或許在靖王心中,皇后身為母親,雖然在種種事務上頭也不得不端正起自己的位置、並聽從皇帝的命令,但皇后她比起身為皇后的職責與身分、更願意以一位母親的身分待他好。

  並且,在馮梓容發現皇帝逐漸改變對靖王府態度的這段日子裡,她也同時發現皇后對他們依然如初。

  馮梓容朝著皇后福了福身子,道:「母后在聊些什麼,怎麼像是有喜事一般開心?」

  「正聊著我的小涵兒呢!」皇后佯瞪了馮梓容一眼,又道:「妳這孩子,怎麼今日沒立刻回王府裡頭陪孩子、倒是來我這兒了?」說罷,又是指了個位置、讓馮梓容坐下。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母后,我再不過來、您都要把我給忘了。」

  「傻孩子,都多大年紀的人了、還這麼喜歡撒嬌?」皇后笑了笑,又向程慈使了個眼色,讓程慈如往例一般把裡裡外外的人都給趕得遠遠的,這才說道:「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也不是麻煩,便是今日車子從皇城要往皇宮這頭來的時候、給人攔住了。」

  皇后聽了一蹙眉:「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攔靖王府的車?莫不是看著淵兒不在、瞧著妳好欺負了?」

  馮梓容聽了忙道:「母后且別惱,攔著我的是安賽爾瑪、是羯首的公主。」馮梓容說罷又是停了一會兒,將安賽爾瑪攔車後所說的事都給說了一回。

  皇后聽了冷笑一聲,道:「這不就是分明看著妳好欺負?」

  「我是靖王妃,除了名淵、還有誰敢欺負我?」

  皇后斂起了雙眼一會兒,又是低聲說道:「你們倆的身分不比從前,我如今也不曉得衛昊的意思是什麼,他究竟是想逼著你們接受、還是真想讓你們漸漸地轉為臣子的身分,連我這兒也摸不著頭緒,但是今日妳這般做得也好,若是有問題、都往別處推,千萬別堆在淵兒與妳的頭上,懂嗎?」

  「臣媳明白。」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母后,您覺得行人司司正說起我的事,是有心、還是無意?」

  「誰曉得那正七品的芝麻官兒在想什麼?」皇后哼了哼聲,又道:「但是他無端透露了外頭的消息、又向外人說道了妳的日程,明顯就是踰矩了,依照他的身分、斷曉得自己不能這麼做。」

  「母后也認為他是有心的?」

  皇后淡淡地應了一聲,又道:「他是個拿不起事的,從前大燁在與外族的使節往來當中,也就是汴方、大開二國有頻繁往來,如今的汴方王是大燁一手扶持的、至於大開數十年來都是我們的藩屬國,應對這兩國是多容易的事,卻是這些年……自妳從沙玉回來以後,來往大燁的外族使臣多了、頻繁了,這才從鴻臚寺多增設了行人司,我瞧著他就算曾任鴻臚寺卿、現在也算是力不從心了。」

  「就算是覺得力不從心、也不會將這事隨便給推出來。」馮梓容涼涼地笑道:「但是我也相信他曾為鴻臚寺卿、便有那般察言觀色的本事,許是當真認為靖王府威勢不如從前、想試試水溫了。」

  其實說來也諷刺,她想給大燁帶來的是和平,要減少如同馮正惠那般的悲劇,更要讓靖王能少涉險,無須時時刻刻都枕戈待旦、操勞奔波──然則靖王身為軍人,若四海昇平、解甲休兵之時,他的地位也將隨之與日下降,加上他如今已然不是皇帝不二的儲位人選,這當中的落差自是得重新適應。

  皇后聽了也沉下了臉,道:「淵兒如今在北方、無法照拂到妳,妳可得萬分警醒才好。」

  「臣媳明白,所以今日也才在各方面多放出了點消息,又是提點了羯首公主關乎先後次序的問題。」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母后,我與名淵的分工很是分明,如今名淵他時常不在王府裡,關乎宮裡頭的事我是避之唯恐不及,我不想、也不願猜測父皇的心思,只想安安分分地守著名淵、守著靖王府過日子,我的所作所為也都還在父皇與母后的眼皮子底下,若是哪裡做得不好了,還請母后得與我提點。」

  「傻孩子,別這麼忐忑,皇上終歸是你們倆的父親。」皇后疼惜地望著馮梓容,又道:「梓容,妳認為羯首公主許配給盛王的這事如何?」

  馮梓容抿了抿嘴,心裡頭有千百句話要說,但這時卻仍然說道:「母后,我最近心裡頭亂,所以就算今日知道了這些、也……」

  皇后打斷了她的話:「別與我說虛的,如此便見外了。」

  馮梓容聽了又是想了想,道:「若只就這些日子以來父皇對靖王府的安排,我以為這樣亦無不可,我們靖王府如今做為盛王府的靶子,如果羯首公主的親事成了定局,那麼便會讓大燁的百官們認為靖王府威勢更勝、堂堂靖王的恣意任性在父皇的縱容下又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同時間羯首那頭也恐怕認為大燁在羞辱他們、不利於兩國邦交。」

  「妳說的確實有道理,那麼,妳認為怎麼做會比較好?」

  皇后問得如此直接且不假修飾,也讓馮梓容想到了這問題裡頭或多或少有皇帝的意思在,因此也更認真地回答道:「母后,今日我聽了羯首公主說起和親並非必然之事,而這事既然在中秋已然傳出去、便讓外頭的人傳,只要他們曉得了羯首有意與大燁交好、而大燁尚未表態,這或許便已足夠。」

  皇后聽了眉心隱動,顯然是馮梓容提出的主意恰巧迎合了她的心思:「為何這樣便已足夠?」

  「父皇先前說起要讓羯首邊境和平還得看羯首皇帝有沒有本事統一境內諸國,或者三大諸侯國中,除了與大燁素來關係不好的鴸留不見得願意與大燁交好以外、鳩托與鷉斗也是個扶持的好選擇──意思便是羯首的皇帝不必要得是現在的那支羯首貴族來做,只要是親大燁的羯首貴族、大燁都願意支持。」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我們知道了羯首皇帝的誠意、卻不見得定得達成他們與大燁交好的願望,大燁與羯首之間的關係素來不好,如今我們又何必有求必應?更何況這和親一事對待北方部族之間而言雖是平常,但民族各異、想來他們境內亦非盡然贊成,如此趕鴨子上架一般的和親還不如先壓下,只消看得羯首皇帝拿出相應的誠意來再應允便好。」

  「梓容,妳這般說來有些矛盾。」先前馮梓容的一句話乃是只要被動地原地踏步等待便好,但現在卻又隱隱有著得主動扶植親大燁勢力的意思在,也就是吻合皇帝原本想執行卻又暫且有所顧慮的方向──如此一來是不是代表馮梓容也忌憚著恐怕向皇帝通氣的自己?

  「其實不會的,母后。」馮梓容假意沒看出皇后的疑慮,只是牽起了嘴角,道:「若是我們待到羯首皇帝自個兒統一境內、這才應允與他們交好,這不就讓羯首皇帝有更豐厚的本錢了嗎?如此一來羯首便能向人說道他們不用藉著大燁的威勢也能有這般實力──縱使他是因為狐假虎威而達成目標、卻也會讓我們失去先機,所以我更傾向於在與他們合作以前達成最大利益,也就是在他們先我們一步發現可行的通路前、率先將他們的命脈給掌握住。」至於羯首的命脈是什麼、能夠促成羯首統一的命脈是什麼,皇帝手裡有、齊王手裡有、靖王手裡自然也有,那是極為隱密的軍情,她亦不曉得皇后是否知情,但她曉得只要自己如此說出口、皇后定也明白。

  皇后聽了果然點點頭,了然地說道:「妳說得不錯,這的確也能替大燁爭取更大的利益……只是若無正當理由、羯首公主可是不能在這裡留太久的。」

  馮梓容知道自己方才的話定會從皇后這頭傳給皇帝,因此這廂也暫且緩了緩,撒嬌也似地說道:「母后,我才不想幫自己的情敵。」

  皇后聽了失笑道:「妳這孩子,又說渾話!」

  「母后也不是沒看見那日中秋,羯首公主明晃晃地朝著名淵說什麼呢!我生氣!」馮梓容如此說著,還真噘起嘴來氣道:「就算名淵這般維護我,但羯首公主那樣的舉動不是將巴掌伸到我跟前來嗎?我才不想假惺惺地與她握手交好,糟心!」

  皇后瞧著笑道:「名淵是什麼樣的孩子、妳我都懂,更何況就算他願意、妳父皇也不肯呢!」

  「噯?」馮梓容聽了先是驚訝了一回,接著難掩欣喜:「真的?」

  皇后點頭道:「將來身為親王的人、又怎麼能娶一國的公主?」

  馮梓容聽了撒嬌般地哼了哼聲,道:「也幸好名淵他未曾想要,否則我還真得腆著臉請父皇替我撐腰。」

  皇后看了馮梓容一眼,又道:「好了!別說渾話,若以妳的想法而言,羯首公主該怎麼留在大燁,若是做為質子、也不好聽了。」

  「是啊!所以還得有個名目……」馮梓容一連想了許多身分,最後說道:「不如比照我這般,讓她往國子監教書吧!」如此一來不但不會接觸到過多關乎大燁的政務、還能當個現成的外籍外語教師幫助國子監學子提升實力。

  「妳父皇也有這個想法。」皇后這時終於鬆口了:「妳先前提出的規畫頗具成效,且不言原本四譯館的官吏們進不了不少,便是國子監還在學的學子們長進的速度也快,想來再過幾年、各部需要的四譯館人才也不會那麼緊張了。」

  馮梓容說道:「其實也就是換個法子教罷了!如今恰巧又有汴方與沙玉的學生們來京城學習,恰巧也能讓他們擔任這樣的職務,一面幫助他們學習大燁的一切、讓他們更加親近大燁,另一方面也能幫助大燁的學子們長進。」

  皇后看著馮梓容那般泰然自信的面孔,不住嘆道:「梓容,妳明明是這樣好的人才,怎麼就不願陪著淵兒坐上那個位置?」

  馮梓容低下了頭,低聲道:「母后,是我自私,不想跟任何人共享我自己的男人。」雖然她也曾與靖王說了,靖王要往哪條路走、她便會隨著她往哪條路走,但皇后這般問起、也不容她將這鍋推給靖王,只得將一切攬在自個兒身上。

  她曉得皇后這句話只是感嘆,若是自己真實話實說,或許還會因為堵了皇后的一句發洩而讓皇后認為自己擔不起事。

  皇后嘆了口氣,道:「其實,如若淵兒的勢力夠大、你們父皇也願意幫助,那倒是無礙的,雖然這過程也難免磕磕碰碰、卻也不會太難,而我瞧著妳現在戰戰兢兢的模樣,心裡頭也是不好受。」

  「母后疼我,我自是萬分感念的。」馮梓容抿了抿嘴,道:「母后,父皇是皇帝,他心心念念著的都是大燁的將來,而我一直以來也是被父皇縱容寵溺得過了,現在也只是慢慢學著回到自己該有的位置罷了。」

  皇后聽了一蹙眉,正想要說些什麼時,便聽得外頭有內侍的聲音高唱道:「皇上駕到──」

  皇后與馮梓容二人雖是避著人說話,但鳳華宮的宮殿大門是敞開的,連帶著兩人坐在正殿廳堂的模樣也是能從外頭瞧得一清二楚,是以兩人這廂也是心有靈犀地換了表情,又是開始說起衛乃涵的事,而後在遠遠地瞧見皇帝的身影後,便是趕忙站起身來迎接。

  皇帝依舊是一臉笑意、與從前別無二致,馮梓容自也是做好自己身為兒媳該做的事,迎向前去福身道:「臣媳參見父皇。」

  「老六媳婦兒近日氣色好啊!」皇帝一面說著,也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又道:「淵兒在北方忙活,也就只有妳一人操持整座王府、還得自個兒奶娃兒,可會辛苦?」

  馮梓容曉得在皇帝面前不需要說那些虛的,因此也是誠實地說道:「父皇,王府裡頭有管事協助,我只要抽個時間看帳也就行了;至於小涵兒也乖,夜裡都不太鬧騰的,我帶著也輕鬆,日日看著她、有什麼煩惱也都忘了。」

  「喔?妳有什麼煩惱?」皇帝如此問著,如鷹一般的雙眼也微微地瞇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96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rineko今天七七欸
七七節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