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15節 V.S. 領主 (2)

作者:眼鏡WA│2020-05-20 18:05:32│贊助:14│人氣:115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15節 V.S. 領主 (2)

「薇爾,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上吧!」

「僕人,你竟敢不選我!」

面對我的決定,菲莉絲氣得直跳腳,不過就算冒著失敗的風險,我也不能讓菲莉絲與親人戰鬥,萬一戰鬥中導致領主受重傷或死亡,菲莉絲肯定會後悔今天的決定。

我不理會在一旁吵鬧的菲莉絲,向薇爾詢問她要如何擾亂領主,薇爾從腰間取出一袋小布包放在掌心,對我說。

「這是芙菈絲緹行刑前塞給我的,裡面塞滿土壤與植物的種子,我想只要我對布包施予神蹟,裡頭就會長出足以干擾霍夫曼的植物吧!」

沒想到芙菈絲緹為了讓我們順利逃脫,竟然準備了薇爾的專用道具。不過她似乎沒跟薇爾說明裏面是甚麼植物,只能直接嘗試看看了。

西普利安正在利用旋風突刺攻擊領主,我將布包朝龍捲扔去,布包順著龍捲高速旋轉瞬間就被帶到領主跟前。

薇爾配合我的行動虔心禱告,全身發出淡淡的黃色光芒,光芒不只纏繞在薇爾周圍,也逐漸包覆隨著龍捲移動的布包上,突然間布包炸裂,從裡頭竄出數根藤蔓,不斷地增長並隨著龍捲快速旋轉。

隨著龍捲旋轉的藤蔓就如亂舞的鞭子,不斷地對領主周遭的防壁施予衝擊,其長度到達地面後更激起大量飛石隨著龍捲飛舞進擊,最後有幾顆飛石幸運地穿越領主的防禦,砸在他的大腿上。

領主強忍痛楚大聲一喝,盡全力將西普利安的龍捲反推並卸到地上,自己則是利用反作用力脫離原處,不過西普利安馬上發動旋風突刺二式進行追擊,領主只能狼狽的抵擋,且戰且退。

芙菈絲緹的布包搭配薇爾神蹟產生的效果遠超過我的想像,我轉頭詢問薇爾布包的數量,薇爾檢查後馬上回答。

「還有五袋。」

「那給我兩袋。」

我從薇爾手上接過布包後馬上往領主的方向衝去,並向西普利安大喊。

「西普利安,把龍捲往領主上方集中。」

西普利安將龍捲的攻擊點往上移,迫使領主必需舉起雙手防禦,若領主的念動力僅代表雙手的延伸,那下方勢必會露出空隙。

我用全力將布包沿著地面朝領主丟去,如我預料,布包順利地從防禦的空隙滾入領主的腳邊。

「薇爾!」

聽見我的呼喚,薇爾立即發動神蹟,領主的腳下發出強光並竄出大量藤蔓,藤蔓沿著領主的身體向上生長,瞬間就將領主緊緊地包覆。

「西普利安,把龍捲轉向側面並往下移動。」

旋風突刺二式產生的龍捲從上方轉向攻擊領主的側面,並向下移動欲攻擊領主缺乏防禦的下半身,領主想向下移動雙手進行防禦,但身體被藤蔓緊緊纏繞導致領主的雙手無法跟上龍捲的下移速度。

原以為勝劵在握,沒想到領主的腰間發出強光,隱形的雙手將龍捲硬生生釘在空中原處旋轉,無法繼續往下移動。

與領主的魔法對抗,使西普利安滿頭冷汗,龍捲的威力漸漸減弱,這一波的攻勢眼看即將終結,但是若錯失這次機會,讓領主重整態勢,下次肯定無法再利用薇爾的藤蔓束縛領主。

我放步向前,疾奔至西普利安身旁,想像西普利安的魔法通過我的身體並放大數倍,同時大喊。

「西普利安,不要停,繼續想像,想像你的龍捲可以突破任何障礙。」

「喝~~~!」

西普利安以實際行動回應我的指示。

西普利安的龍捲半徑逐漸縮小,轉速加快,結構逐漸完整密實,一點一滴地向下移動並慢慢地突破隱形雙手的束縛。

隨著強風到達領主雙手無法顧及的下方防壁,防壁應聲碎裂,龍捲席捲領主全身,將他吹至遠方並重重地摔在地上,西普利安急忙衝上前去,踩住領主的雙手並將劍尖抵在他的喉嚨。

「等等,不要殺害我的父親!」

菲莉絲激動向前想阻止西普利安,我連忙阻止她,我相信依西普利安與領主的關係,他不會輕易殺害領主。

領主躺在地上,面對抵在喉頭上的長劍,他放棄了掙扎,但仍不死心地開口向西普利安喊話。

「西普利安,我究竟那裡虧待你了?你與父親失去領地漂泊各地,我好心收留你們,給予你父親職位並教育你成為一位騎士,最後竟然換到被自己養的狗反咬一口的下場……西普利安,現在還來的及,放下你的劍與我一同奮戰,盡你身為騎士的義務吧!」

西普利安聽聞領主的話後大聲嘆了口氣,無奈地對執迷不悟的領主說明自己內心的想法。

「霍夫曼,我的父親常跟我訴說他的理念,他認為騎士效忠並保護的對象不是領主,也不是國王,更不是窈窕淑女,而是每天認真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百姓。
但是為什麼騎士要去效忠領主或國王?
因為騎士只會殺敵戰鬥,能保護的僅有寥寥數人,但國王與領主的權力若運用妥當,就能造福天下百姓,所以騎士要對領主或國王宣誓忠誠。
效忠一人,等於效忠人民。保護一人,等於保護天下百姓。
以前的你為人民勞心勞力,為百姓著想,百姓也呼應你的期望,合力建立這座小城,經濟蒸蒸日上,那時的你是位值得效忠的對象。
但隨著權力的建立你逐漸改變,變得不聽週遭意見,一意孤行,城市變成你中飽私囊的工具,不再是與人民共繁榮的命運共同體,最後甚至捏造罪證陷害聖女,為了權力不惜犧牲子女……我已無法透過你貫徹我心中的騎士道。」

領主聽完西普利安的想法,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沒想到總是輕浮的你,心中竟懷抱如此天真的理想……但是你為何要跟我說這麼多?
既然我已違背你的騎士道,你就趕快下手吧!」

西普利安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將劍刺進領主的咽喉,領主見狀,無奈地笑著說。

「沒想到對我這種人你竟然還有所猶豫……正如你所說,我的確是變了,但我不後悔。若不爭權奪利,只是安份守己地在領地經營,只會任人宰割,甚至連摯愛的妻子都保護不了……若你覺得你的騎士道是正確的話,就殺了我吧,不然我依然會不擇手段地在這世上生存,直到我的目的達成為止。」

「霍夫曼,你還有機……。」

「西普利安,你似乎怪……。」

突然間西普利安與領主的對話戛然而止,兩人都張著嘴瞪大雙眼,全身一動也不動,彷彿是被按了暫停鈕似的,這一切的根源就在於眼前憑空出現的那名女性,我急忙大喊提醒眾人。

「是米妮特,大家快閉上眼……。」

來、來不急了。

雖然意識清楚,但身體卻動彈不得,因為米妮特的憑空出現,大家的視線都忍不住集中在她身上,並被她溫柔魅惑的雙眼擄走身心,全身動彈不得。

突然出現在西普利安身旁的米妮特,用雙手溫柔地包覆西普利安緊握劍把的右手,用嬌柔的聲音輕輕地說道。

「騎士先生,既然您無法下定決心,就讓我幫您一把。」

米妮特控制西普利安的手,將劍尖移往領主的胸口,瞄準心臟緩緩地向下施力,菲莉絲滿臉驚恐,眼淚不斷奪框而出,但這股激烈著急的感情並無法解開米妮特的魔法,劍無情地一點一滴深入領主的胸口。

或許是因痛楚轉移了注意力或是臨死前最後的力量,領主脫離米妮特的魔法控制將視線轉向我們。

領主的嘴唇輕輕地動作,似乎想訴說些什麼,但還來不及傳達,領主就像個斷線人偶癱軟在地上,眼神逐漸失去生氣。

米妮特先彎腰從領主腰間搜出一顆賢者之石放至懷中,再撥開西普利安的雙手,取走手中的長劍和賢者之石,然後優雅地走到我們面前。

「回收了兩顆聖石,再來要解決誰呢?」

米妮特的視線不斷地在我們身上游移擺動,最後她的視線停在薇爾的身上,露出淺淺的微笑。

「就從女巫薇爾開始吧!妳太危險了,不需要石頭就能使用惡魔賜予的力量,非得除掉妳不可。」

「等等,米妮特姊!」

芙菈絲緹宛如一陣疾風竄入我們與米妮特之間,張大手臂阻擋米妮特繼續上前。

米妮特見到芙菈絲緹的阻擋,臉上劃過一絲不悅。

「芙菈絲緹,妳擋在我面前是什麼意思?」

「米妮特姊,我和他們約定只要協助我取得領主身上的聖石,就會安全放他們離開,所以拜託妳放他們一馬吧!」

「不行,妳忘記我們的任務是什麼了嗎?」

「我們的任務是回收聖石,並制裁利用聖石作惡的人。但她們並沒有像霍夫曼一樣利用聖石胡作非為,可以放她們一條生路嗎?」

「我知道妳這麼做過很多次,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今日既然我在場,我就不容許放過這群女巫與惡魔。」

「我們也曾是一樣的存在啊!是因為神父給我們機會,我們才能像今天一樣為神奉獻,難道我們不能給她們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嗎?」

「不行!」

「米妮特姊!算我拜託妳。」

面對堅持不肯退讓的芙菈絲緹,米妮特無奈地嘆了口氣。

「……唉,我知道了,反正他們身上也都沒有聖石的氣息,我就退讓一步,其他人可以走,但惡魔跟薇爾必須要死,他們的知識和能力過於豐富與強大,我不能留下禍根。」

「米妮特姊,拜託妳再考……」

芙菈絲緹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身子一動也不動,她被米妮特施予魔法,只能眼睜睜看著米妮特通過身旁來到薇爾的跟前。

「放心,我會遵守約定,殺了妳與惡魔就放其它人離開。」

「嗚……咘嗚……不……不、不要。」

身體理應受到限制的菲莉絲,硬是從僵硬的嘴中擠出聲音,且越來越清晰,米妮特轉頭以雙眼直視菲莉絲,想再次束縛她。

「父親……薇爾姊……僕人,不要,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啊~!」

突然間米妮特身上的石頭發出強光,一股強烈的暴風以菲莉絲為中心向四周擴散,米妮特被吹倒在地,我們身上的束縛也因此解開。

但事情還沒結束,暴風像是有生命似的席捲四周,屋頂以及牆壁都被強風掀起,樹木攔腰折斷碎裂,地面的碎石斷瓦不論大小皆被捲起,我們只能緊緊貼著地面,避免遭到波及。

菲莉絲雙手無力地垂放在身體兩側,兩眼無神直盯天空,這是魔法的暴走現象。

身體的疲勞、父親死亡的衝擊以及想用魔法突破米妮特束縛的意念,導致菲莉絲魔法暴走,但菲莉絲再繼續使用魔法下去,她將會力竭而亡。

我不自覺地將雙手手掌握緊,捉進地面,在地上留下十道後悔的爪痕。

我當初不應讓菲莉絲前來營救薇爾,她不來的話就不會對父親失望,不會目睹父親被殺害的經過,也不會費盡全身力氣只為了救我跟薇爾。

為什麼菲莉絲需遭受到這些痛苦,是因為匡異會的任務?還是因為領主的慾望?或是因為我來到這座時代?

不,最根本的原因或許是為什麼賢者之石會存在於這個世上。

假如賢者之石與魔法沒有存在於世界上,薇爾就不會被捕,菲莉絲也不會被父親利用,都是賢者之石的錯,為何賢者之石要存在於這座世界上……

「為什麼啊啊啊啊!」

突然間周圍的暴風逐漸減緩消散,被捲起的木材、瓦礫等雜物紛紛重重落地,該不會菲莉絲已筋疲力竭,才導致魔法消失?

使用魔法至體力透支可是會造成生命危險,我趕緊環顧四周找尋菲莉絲的身影,我轉了快一圈,終於發現菲莉絲躺在不遠處的地面一動也不動。

我趕緊起身衝向菲莉絲的身旁確認身體狀態,還好仍有呼吸,只是身上有無數遭到磚瓦碎石劃過的細小傷痕。

薇爾也隨後趕到,看到菲莉絲的情形後鬆了口氣,馬上運用治癒魔法治療菲莉絲受創的嬌小身軀。

「嘖!沒想到菲莉絲竟然還蘊藏著這麼強的力量,看來還是得將妳們全都處死。」

遭受菲莉絲強力的魔法席捲,米妮特竟然毫髮無傷重新出現在我們面前,而且她對我們的敵意更加深厚,顯現絕不讓步的態度。

見到米妮特逐漸進逼,薇爾向她提出質疑。

「等等,妳剛不是說只要交出我的性命,就放過所有人嗎?」

「我記得是說妳跟惡魔的性命,但現在不同了,我要把妳們全部處死。米特!出來殺了她們!」

米妮特一聲令下,米特騰空出現,輕輕地落在地上,一臉懶散嫌麻煩的模樣。

「米妮特姊,這樣好麻煩喔。不能帶他們回去關起來就好了嗎?」

沒想到米特沒有馬上對我們攻擊,而是先向米妮特抱怨。

若現在對米特進行突襲,或許有獲勝的機會,但西普利安因剛剛的激戰與菲莉絲魔法暴走的影響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站在我們這邊的芙菈絲緹也是相同的情形。

看來只能靠我自己挺身而出,我抽出繫在腰間的長劍,從側面快速揮向米特。

「你很煩耶!我在跟米妮特姊說話,不要讓我多費力氣。」

米特小刀輕輕一揮,我瞬間遠離米特並坐倒在地上。

「妳看,就因妳想多說廢話,才讓敵人有機可趁。」

「好、好啦!米妮特姊,我這就收拾她們。」

米特說畢,將小刀橫向一揮,地上的雜物瞬移至半空中,她等待雜物落至適當高度,小刀縱向一劃,大量的碎石瓦片朝我們飛來,根本無從閃避,萬事休矣。

「噴灑吧!火焰簾幕!」

正當我放棄希望的時候,一道身影從一旁的斷垣殘瓦中竄出,一大片火焰如瀑布般在我們身前傾瀉而下,擊落米特大部分的攻擊。

「雅、雅莉珊卓,妳怎麼現在才來啦。」

從一旁出現的人,正是早該跟我們會合的雅莉珊卓,她聽見我的詢問後滿臉通紅,欲言又止,正當雅莉珊卓準備開口回答之際,薇爾突然用身體狠狠撞上雅莉珊卓的後背,並一把將雅莉珊卓的賢者之石搶走,快步向前,遠遠地向米妮特喊話。

「我手上的是她們僅存的聖石還有我的性命,這些全都交給妳,放她們走!」

「妳有什麼資格跟我討價還價?妳該不會認為只憑妳們就能打倒我與米特吧?」

「妳們都看過布萊辛村被破壞的景象吧!假如我再引發一次那種現象,身在其中的妳們能全身而退嗎?」

「有米特在,我們要全身而退也不是什麼難事……嘖,竟然無效……好吧!就照妳說的,其他人快給我滾。」

為什麼薇爾一直想要自我犧牲,我絕對不允許。

「等等,妳答應又如何,我們可還沒答應啊!」

我憤怒地朝米妮特大喊,並衝向薇爾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繼續前進,但薇爾不領情,轉身朝我怒斥。

「你不要鬧了,快帶菲莉絲離開。」

「薇爾,我說過很多次,妳的犧牲根本半點意義也沒有,妳覺得我們會因此感激妳一輩子嗎?不會,我們只會一直惦記妳的犧牲,然後終生後悔而已。」

「我是有罪之人,本來就應贖罪,假如我能在贖罪的同時,還救到菲莉絲,這不是很好嗎?」

「妳究竟有什麼罪?領主已承認一切都是他策劃的啊!」

「就算是他策劃的又如何?破壞村子的人是我,讓村人無法在村裡生活的人也是我,更重要的是,害得卡爾叔叔死去的人就是我啊!
我不但剝奪村子的未來,還殺了人,你還想叫我厚顏無恥的活下去嗎?」

「妳並不是故意的。」

「就算不是故意的,我還是得負責。」

「負責?我就退一百步認為妳該負責好了,但是妳死去的話,什麼都沒有,這算什麼負責,算什麼贖罪?
妳什麼都沒做就去死,村人能夠得到什麼嗎?對卡爾的死或他的家人有什麼幫助嗎?
沒有!只不過是稍微舒坦村人心中的鬱悶與憤怒以及多一個人陪葬罷了。」

「難道以命償命還不夠嗎?」

「對,不夠,因為妳擁有治癒他人的力量。今日妳因為過失不小心害死一個人,但妳絕對有辦法拯救更多生命,使更多的人恢復健康活下去。妳認為卡爾會希望妳陪葬,還是希望看到更多人因為妳的力量綻放笑容?」

我的說法終於稍微撼動薇爾頑固的腦袋,薇爾低頭默默地思考,消化我的言論,然後顫抖地開口說。

「……可、可是,我可是殺了人吶!應當要以命償命的罪行啊!你要我背負著這副沉重的枷鎖,一直活下去嗎?」

「就是因為它夠沉重,才稱得上贖罪。假如妳一個人無法背負的話,那就和我一起承擔,如果有人因此鄙視妳、責備妳甚至是傷害妳,我都會陪在妳身邊,和妳一同承擔這份罪惡。」

「你……何必呢?幫助我對你有什麼好處?為什麼要極力讓我這種罪人活下去?」

「為了世界上需要妳的人。也為了菲莉絲,為了我,更是為了妳。」

「完、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所以贖罪的方式,真得不只一種?」

「就當作妳被惡魔騙這一回,好嗎?」

「笨蛋,我可是侍奉神11年,竟然還要我相信惡魔的話……。」

薇爾伸出雙手,將她手上的賢者之石交給我。

「這樣……契約就成立了,我也變成女巫了嗎?」

「是啊~!跟大家一樣,都是違背世界意志的女巫。」

「明明給妳們這麼久的時間,結果卻還是一樣。算了,反正我原本就想把妳們全殺了,米特,開始吧!」

在一旁靜待事情發展的米妮特,見到薇爾被我說服,生氣地命令米特展開攻擊,雅莉珊卓馬上衝到我身邊一把將我手中的賢者之石取走,並向我說。

「樂耀,指示就靠你了。」

靠、靠我?

現下能戰鬥的人,只剩下我、薇爾與雅莉珊卓,我雖然已說服薇爾活下來,但我們到底該如何才能帶著所有人逃離米特與米妮特的追殺呢?

該不會只剩下擊敗她們一途吧……。


- -
後記:
看完若覺得喜歡,希望大家能點個讚、喜歡或是追蹤訂閱,讓我更有動力更新下去,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87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戰鬥|魔法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墨靜
尬然而止……是戛(音夾)然……

08-08 16:13

眼鏡WA
完……完全搞錯了ORZ
已修正,感謝!08-08 22: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XD
悟~悟~悟~悟~悟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