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短篇】一場達達主義的喜慶

作者:字奴│2020-05-20 04:21:03│贊助:24│人氣:304
  當他抵達懸崖的時候,天空已經黃昏。狗薔薇在風中擺盪,瓜馥木攀着山壁,這讓他感到萬分不爽,於是他把一身筆挺的西裝給脫了,握着陽具想要寫詩。簡言扼要地說,他撒了泡尿。撒尿這個動作可以有意義,也可以完全沒有意義,然而意義的盈餘並不是我們的主題,我們只需知道在尿液離開膀胱的那一刻,他的面目莊嚴又神聖。

  如此這般,他似乎也能夠踵武前賢。希臘的賢者蘇格拉底不是說過自己喜愛直覺嗎?並且將之視為天神賜與的禮物,親昵地稱它為惡魔,這些都在《斐德羅篇》記錄得清清楚楚。那麼同樣喜愛直覺的他,也應該擁有聖人的資格才對。於是他猜想,聖人的衣袍究竟有幾分尺吋?事業到底如何偉大?都已經成為聖人了,自己總該學習聖人的典律了吧?接着他又想到基督那雙空洞的手腕,佛祖割肉餵鷹的故事。想了又想,始覺只有流血才是聖人的苦勞。

  可是他怕痛。討厭見血。這種事情太過麻煩了,纖細的腦筋無法明悟,他只好跳崖自盡。當他的身體墜進冰涼而柔輭的河床,他發現聖人的意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須豎立一個健康的榜樣。他要成為怠惰的聖人,一個不必流血的聖人。於是這位怠惰的聖人隨着流水四處漂泊,最後來到山谷的盡頭。他被浪潮拍至岸邊,睜開惺忪的雙眼,他看見一群人影在晃動,耳邊傳來一種愉悅而又野獸派的嚎叫。

  他慢慢站起來,近處的風光讓他眼前一亮,彷佛置身於人間天堂。這裡是充滿機會與偶然的天堂,數之不盡的肉體在婚媾,肥碩的臀部和盆骨互相撞擊。無限風情屈曲中,雌蕊在此經歷了死亡與重生,陽具勃起而又頹圮,四周皆是晶瑩剔透的愛,世界的意義不過強調抽插之必要。愛征服死。他不禁吞了呑口水,想要參加這場屬於無神論者的祭典。然而就在他踏出關鍵一履之時,有人抓住他的腳踝,他低頭一看,原來是個老邁的黃種人。

  「把你的語言傳授給我吧。」

  「呵,這對我有甚麼好處?」

  「相對的,我也會傳授我的語言給你。」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巴:「你要的是從這裡發出的語言呢,還是更加特別的?」

  老人四肢着地,圍繞他走了幾圈:「聲帶根本無法發出美麗的音樂,只有秘密可以,請把你的秘密交出來吧。」

  他打量着老人,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要驗貨,請你先把自己的語言表演給我看,這是最基本的尊重。」

  「嘿啊,真是拿你沒有辦法。」

  老人說罷,便以陌生的姿態匍匐前進,身體彷彿一隻腫脹多毛的鼴鼠,利用又霉又黃的指甲刨開數個洞穴,並在洞與洞之間行走自如。望着老人俐落的手勢,不知為何,他的内心竟是感動得一塌糊塗,畢竟老人的歌聲是這般的温柔,彷彿蜻蜓振翅之清脆,彷彿巴蛇呑象之悠長。他陶醉其中而不能自拔,直至老人的狐臭傳進他的鼻孔,他才得以清醒。

  「如何?」

  老人實在靠得太近了,那股濃重的味道揮之不去。他捏着鼻子讚許:「真是了不起的語言啊。」

  老人先是狂喜。然後號啕痛哭。本想親吻他的臉頰,卻發現自己早已遺忘了親吻的方法。老人還是匍匐在地,他現在連起身的方法也記不清了,只好困窘地笑了笑。

  「你知道這語言的厲害吧?它可是失傳已久的邯鄲之歌,倘若我哪天不小心死掉,那麼這個秘密便永無天日了。」

  「真是可惜。」

  「所以我要把這個秘密公諸於世。」

  他用力捏緊鼻子,心裡想着和這個狐臭老人保持適當的距離:「哦,嗯,是喔。所以我能走了嗎?」

  「等等,你是不是忘記甚麼了?」

  「沒有啊。」

  他轉頭想跑,老人再次逮住他的雙腳:「這又是何苦呢?你還是將自己的秘密交出來吧,否則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他好像聽到,又好像聽不到。

  「喂──」

  氣氛變得相當詭異。

  事實上,他其實毫釐不差地接收到了老人的信息,只是眼前存在更有意義的事,他必須為此事支出等量的重視,這是他的義務。請你追隨他的視線看去吧,你將目睹一幅國色天香的罨畫:一個男人正在扒着另一個男人的肛門,這是四顆睪丸的語言,百億精子的鎮魂曲。蘭波不是有如此酸澀的詩句嗎?

  氂牛的眼淚,備受烈酒的催動。穿過赤色岩漿的碎塊,向天道宣召沉淪。我的夢境深撫它的風門;我的心神妒羨肉體的結合,想要成為野蠻的內眥和低鳴的鳥巢。它是蘸了水的橄欖,情人握着的長笛,也是糖果貫通的隧道,所有陰性的迦南。好吧,其實他也不記得那首詩到底在寫甚麼了,盡是一些朦朧的印象。幸好那不重要,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完成了凝望。

  可是完成凝望的同時,那對情侶也察覺這邊的動靜,於是躲進莽莽的草色裡,自此無影無蹤。不過完成凝望之後,這件事情已然喪失意義。而喪失意義的他回頭面對老人,若無其事地看着老人。老人當然明白剛剛發生了甚麼事,所以他讓空氣變得更加更加寂靜。畢竟老人也是愛美之人。

  他誠懇地道歉:「剛才是我錯了。」

  「沒關係,年少輕狂嘛。」

  「我想要補償您。我願意饋贈五個月的指甲屑。」

  「七個月,一分都不能少。」

  「這也太狡猾了吧。」

  老人瞪大眼睛,吹着鬍髭:「不要拉倒。」

  「好啦好啦。七個月,就七個月。但你要將失傳已久的語言傳授給我。」

  老人咧嘴而笑:「我忽然又不想傳授了。」

  「為甚麼啊。」

  「因為我發現那不是甚麼有意義的事。」

  「那有意義的事到底是甚麼啊?」

  老人聳聳肩。

  然後他在這裡度過了五個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83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5-20 11: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zero248504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無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oyo02222803ㄈㄓ們
來玩硬核手游 last origi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