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第一章第二節

作者:PLUS修正帶│2020-05-17 01:55:44│巴幣:32│人氣:429
※※※
 
穿過午後濕熱的小吃街巷弄,大學的後門就在樹林小徑最深處。
 
有如機場安檢的檢疫關口一次只容兩人通過,如果體溫過高,哨所內的兩名持槍警衛就不會放行。
 
我跟紫音向他們打了聲招呼,退伍軍人的他們,笑臉以對的同時手也不曾離開武器。
 
紅外線儀亮起綠燈,我跟紫音快步通過升起的護欄,在徒具形式的塑膠桿外,後門還有座軌道驅動的鋼製閘門,足以擋下衝撞的汽車,或是大量憤怒的人群長達48小時。
 
自從兩年前的災難後,已經沒人質疑重型閘門和武裝保全的必要性,但也只有我們這種教會學校才買得起這些防禦工事。
 
揮別最不像學校的地方,我們繼續朝第二不像的地方而去,社辦。
 
雖說星期日也沒有什麼活動,但對我這個教學幹部來說,社團就像家裡冰箱,有事沒事就想去開來看看。而且前天我才『活用』了這裡學到的知識,從一大堆恐怖份子手裡活下來。
 
紫音走在我右邊,隨興地看著步道兩側的樹木。肩上掛著和我同牌的單肩背包,右手拿著保特瓶茶。唯一不同的是她空出來的左手,正牢牢攬著我的右臂。
 
「怎麼,走太快了嗎?」察覺到我的視線,紫音轉頭看著我。小小一個動作,兩人差不多的身高卻讓彼此距離顯得非常近。
 
「沒有,就覺得……這樣好難得。」對著那黑亮的雙眸,我直接說出心底的話。紫音跟我不同系,在校內又為了保持低調,光是這樣並肩散步都是種奢侈。
 
「那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她得意地輕哼兩聲,將我的手臂攬得更緊。雖然也跟她親熱過,但是這種單純親暱的互動又不一樣了。過去總是一個人走在街上或是校園,現在卻有人能陪伴著我。
 
一種暖呼呼又輕飄飄的感覺在胸口擴散,我幾乎想要就此止步,轉身將她摟進懷裡。
 
可惜還維持不到十分鐘,約會漫步就來到了終點,社團大樓。
 
和紫音解除情侶模式,我領在前頭朝教官室走去。
 
社團性質使然,槍械社就位在教官室隔壁,空間也比一般社團教室大,好輔助教官和民防業務推展……不過所謂的民防業務,扣掉在校慶和社團展時露臉外,也就只剩偷用教官室的冰箱冰飲料了。
 
「教官好。」經過門口時我打了招呼,然而值班桌上只有一塊巡邏中的立牌。
 
他哪時這麼勤勞啦?我直接轉向社團教室,拿出鑰匙開門。
 
沒鎖。
 
腦中的警戒頓時像刺蝟般豎起,然而第一個念頭居然是拿槍。先不說那已經暫時繳回,這種思考在台灣還真是恐怖……忍不住回頭看了看紫音,還好她不會為這種事怕我。
 
「怎麼了?」紫音靠過來,我用手指著門把。「門沒鎖。」從口袋掏出手電筒後,我又將門拉開一些。
 
是有人忘記?還是小偷?確認門邊沒人後,我開燈領著紫音進去。
 
秘密特勤組、Six、海豹六隊……我跟社長參考美劇把這裡佈置成特種部隊的準備室。一排鐵櫃將偌大的教室分成收納器材的裝備區,以及上課和實地操作的簡報區。
 
牆上掛著大幅的社徽和用槍守則,角落的彈藥箱則塞滿上次教課的止血帶。一切都跟上次離開時一模一樣。
 
正要轉去裝備區看看,背後的門「喀嚓」一聲鎖上。我還沒轉頭,爆炸聲就從身後將我吞沒。
 
「哇啊啊啊啊!」發出連自己都尷尬的慘叫,我整個人往前滾了一圈,撞開椅子爬到講桌後面。雙手摸不到身上傷勢,卻只聞到甜辣的火藥味,還有……彩帶?
 
強烈的搖滾樂充斥著教室,是Breaking Benjamin的Blow me away。從講桌後探出頭,大約七八個人將我團團包圍,手裡的刮鬍泡喀噠喀噠地晃。
 
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種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在沒有經歷的人眼裡,殺掉恐怖份子的確值得慶賀。但我還是覺得慶祝射殺別人,就像慶祝搞砸期末報告一樣詭異。
 
不過這些沉重的話題就饒了他們吧。
 
「親愛的小P弟兄,你已經被我們團團包圍了,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乖乖跑完這流程大家就有酒喝囉。」
 
一個小麥膚色的短髮女孩站出來,她的肩上掛著散彈槍的臂章,是社團第二名槍手兼總務的搗蛋鬼──茉莉。而在她身後一臉無奈的眼鏡仔,就是被她拖下水還得當名義事主的社長。
 
除了幹部跟幾個核心社員外,還有一些才剛加入的生面孔站在後面,神采飛揚的臉上寫著「快看啊,我們社團有超級戰士!」
 
「咳咳,教官,我看到你了。」我直著往人群裡躲的教官,他連忙心虛地把刮鬍泡丟掉。
 
「監督你們康樂活動嘛,總務也事先申報過了。」茉莉吹著口哨,迎合他一本正經的幹話。這時紫音開門走了進來。
 
「等等,紫音,他們在--」還沒有解釋完,就看她手裡拿著一罐刮鬍泡。
 
被陰了。
 
※※※
 
「學怎麼拿槍之前,先學會警戒四周更重要喔。」從充當桌子的彈藥箱上抓起一把薯條,我對兩個湊上來提問的新人說道。
 
當集體叛變的社員把刮鬍泡噴得我滿臉後,一伙人又起鬨著要我分享事發當時的第一手經過,好在社長跟茉莉的圓場下,我講個『態勢感知的重要性』也就勉強帶過去了。
 
並不是想要藏私,而是背後的沉重不該讓所有人負擔。
 
簡短的演說後大家各自散開,簡報區中間的桌上擺滿披薩和炸雞薯條,音響播著我和社長精選的電影遊戲原聲帶,甚至有人帶了遊戲機,連教官都擠在那,看著綠色盔甲的戰士把地獄殺得血肉橫飛。
 
教室充滿了音樂、聊天還有笑聲,不時還有充滿熱情的社員想聽我的經歷或指點。即便都是自己人,我們依舊不太擅長這種場合。
 
「妳什麼時候知道慶祝的?」當新人問完離開,我又轉回紫音那裡。「昨天上午。」她拉開啤酒拉環,淺淺地喝了一口。
 
「妳不開心嗎?」「沒有啊。」嗅到一絲隱諱的不悅,更短的回答則讓我確定她真的在不爽。
 
我站起來揉揉紫音的手,正想再靠過去摸摸她的肩,又有人走向我們。
 
噢,還是個女生,一年級的。
 
「學長,我想請教一下──」
 
「等一下,晚點再說吧。」我阻止熱情的學妹開口,不光是因為應付太多問題,也是因為紫音身邊的氣場正在急速凝結。
 
送走她之後,紫音一手撐著臉頰,斜著抬頭看我說:
 
「現在喜歡軍事槍械的女生也變多了呢。」
 
「和我分享過去的,是妳不是她們。」
 
維繫我和紫音的並非外貌、經濟或什麼其他的,而是兩人一起死中求活、跨越極限的那幾天。就算未來再怎麼變化,和她一起面對過的往事也不曾改變。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心弦,紫音那隱隱繃緊的眉頭終於鬆開。
 
「沒想到那個冷冰冰的小P也有這一天呢。」
 
「這是那個轉學第一天,就排擠全班的女人說的話嗎?」我偷偷笑出來,腰就被狠狠捏了一下。
 
「哼!」紫音故作不悅地撇過頭,喝了一口酒,正好和遠處的茉莉對上眼。
 
「紫-音-啊!」隨著這樣的大喊,社團總務用跑百米的速度衝過來,幾乎是用撲的撲進紫音懷裡。
 
「不錯吧?這個慶祝會!」「啊……嗯、對、對啊……」
 
茉莉就像見到客人的拉布拉多一樣,一會纏著高她一個頭的紫音又摟又蹭,一轉頭又衝著我微笑。雖然熱情得有點過頭,但也沒人會討厭這種溫暖。

忽然間茉莉的鼻子動了動,像隻警犬般輕嗅紫音白晰的脖頸。
 
「嗯?紫音,妳身上……有小P的味道?」她壓低聲量狐疑道,紫音的臉則瞬間紅透,不停摸著聞著自己的衣服想要確認。
 
「喔喔~」然而茉莉什麼也沒說,只是壞笑地看著紫音。
 
「我們今天早上去訓練啦。」看她頭上都快冒出惡魔的雙角,我連忙拋出一個不是回答的回答阻止眼前的八卦狂人。
 
「哼哼……真的是這樣嗎……啊!等一下啦!」她冷笑一聲,隨即被紫音捏住臉頰、像年糕般地扯。除了是唯一敢捉弄紫音的人以外,也是唯一除了我以外會被她又捏又打的目標。
 
放她們繼續打鬧,我正想拿瓶飲料,一罐水果啤酒就遞到了眼前。
 
「謝啦。」我接過社長遞來的酒,扯開拉環喝了一口。
 
「這派對是茉莉的點子。」他說話的時候,眼睛正看著一旁跟其他人談笑的茉莉。紫音說過社長對茉莉絕對有意思,不過就算這樣說,我也不知該怎麼幫忙啊……
 
「恐怖攻擊時,她有個朋友也在現場。」
 
「沒事吧?」社長一提我才想起,有不少新住民都住在那附近,茉莉的家人也是其中之一。
 
「好在是沒有受傷,不過她很感謝你幹掉那些混帳。」就算在有點吵的搖滾樂中,他還確認過茉莉沒看著這裡才對我說。
 
不是每個人都能享有台灣的和平美好,東南亞移民增加之後,不時就會有打著恢復傳統、獨尊華人等口號的激進團體拿他們出氣,而相關的仇恨犯罪就更不用說,學校外面就有幾條茉莉絕不經過的街道。
 
而天聖盟則是那些傢伙的集大成。
 
「在說茉莉嗎?」紫音也湊過來,好不容易逃出魔掌的她,拉了張椅子坐到我身邊。
 
「對啊,恐攻那時她有個朋友也在。」社長又確認了一下茉莉不在附近,才對紫音說起細節。
 
「不能讓她聽到嗎?」紫音當然沒看漏這件事。「不想讓她聽這麼沉重的事啊。」社長解釋,同時又多看了遠方的總務一眼。
 
「她也是很辛苦啊,我有時候都會覺得其他人看得我很不自在了,她們遇到的只會更多吧?」紫音往椅背一躺,若有所思地說道。遺憾的是,不管家鄉是日本還是印尼,那情況都不是我能理解的。
 
「我倒是滿喜歡她們的家鄉料理耶,特別是炸鴨飯,超-讚。」感覺氣氛變得有點尷尬,我硬是將對話切到另一個方向。
 
「茉莉上次就有跟我說一家好店,下禮拜去吧。」紫音的眼睛也亮了起來,我默默打開手機,在記事本記下她說的店名地址。
 
「你呢?」她轉頭看向社長。「想不想邀她一起去?我們可以幫你助攻喔。」紫音的眼神帶著剛剛茉莉捉弄她時的同個賊樣,好像要從這邊討回些什麼。
 
「呃……紫音妳在說誰?」社長心虛地避開視線,卻引得紫音玩心大起。這女人,明明我們的事都說好要低調,對朋友的八卦倒是很熱心嘛……
 
「還能是別人嗎?」
 
「啊……就……先敬槍械社的王牌啦!」他受不了地朝我舉杯,這才讓紫音稍稍放過他。
 
「反正豆子姐不在,我就勉為其難接受一下這稱號啦。」看紫音捉弄他也夠了,我順勢把水果啤酒一口乾掉。
 
「勉為其難是嗎?」帶刺的回答從後傳來,我從座位上跳了一下,看著出聲回答的不速之客,一名身材嬌小的短髮女性。
 
當大家注意到她的存在時,遊戲機的插頭瞬間被人拔掉。
 
「豆豆豆子姐……不!顧顧顧……顧問好。」牙齒喀噠打顫個不停,在那對熾烈的灰色瞳孔前,我連正常的對話能力都保持不住。
 
雖然身高幾乎不及茉莉,但我和紫音都得聽她的。
 
眼前的人並不是社員,也不是教官,而是指導顧問—教導社團軍事知識和射擊戰技的專家。
 
當別校社團為了衝高社員數而包裝成生存遊戲或射擊競賽時,我們卻一邊在冰冷的地板上爬行、一邊在敵火下給隊友急救。八成的人都會在第一堂社課就被嚇跑。
 
槍手的訓練就更不用說了-從子彈殺傷效能到格鬥距離槍戰,甚至怎麼在感染環境中戰鬥,豆子姐全都毫不保留的教給我們。
 
大家都想說她應該來自哪支特種部隊,但只有三年前被她所救的我跟紫音知道,她並不屬於任何已公開的部隊。
 
看著豆子姐拉起我的耳朵,整間教室都靜了下來。唯獨紫音敢直視她,卻也咬著嘴唇說不出話。
 
「今天不是慶祝嗎?沒有毒氣訓練也不用跑操場啦。」氣勢逼人的灰色瞳孔掃過眾人,但她只是揮揮手要大家放鬆,雖然也沒半個人當真。
 
「還看什麼?做你們該做的事啊?」
 
「大姐慢用。」振宇立刻迎上屈膝,雙手奉上一罐啤酒。「挺機靈的,有空再教你幾招。」他並不是想當奴才,只是還沒從格鬥課被打爆的創傷中平復。
 
看大家終於回去各玩各的,她才在我們這桌拉了張椅子坐。
 
「聽到他出事的時候很緊張吧?」喝了一大口啤酒,豆子姐朝紫音笑了一下。她卻只是哼了一聲,不悅地轉過去。
 
「紫音馬上就衝過來看我了呢。」我說,腰間卻被狠狠捏了一把。
 
「早點打敗她吧,我可不想看你結婚時還是這樣抬不起頭。」
 
我們不止被豆子姐救過、一起戰鬥過,而且能跟紫音在一起也得到她的助攻……或許紫音就是覺得太尷尬,才處處擺出作對的樣子。
 
「先說我今天不是來慶祝的。」她放下喝到一半的酒,玩鬧的氣氛一瞬間凝重起來。
 
「壞消息嗎?」社長也挺直了背,小心地開口詢問。
 
「最近狀況很亂,那些原本乖乖躲著的傢伙都動起來了。」豆子姐刻意壓低了聲量,只讓圍著這桌的幾個幹部、還有走過來的教官聽到。
 
「像昨天的恐怖攻擊?那個天神…天聖什麼的。」
 
「天聖盟的組織大得很,負責搞事的傢伙底下還有好幾組。這次失敗只是給其他人機會出頭而已。」
 
「同樣的事還會再發生?」茉莉的聲音既平靜又壓抑,若非正看著她,甚至會以為是另一個人。
 
「這種的暫時不會了,但其他可說不準。」豆子姐把玩著手上的筆,讓它像陀螺般轉了好幾圈。
 
「新目標可能會是媒體、本省人……或者民防槍手。」她的目光掃過社長、茉莉,最後停留在我身上。
 
「綁架或偷襲嗎?」再一次地,我想起不在身邊的G19。「有這種可能,反正小心一點,他們在很多地方都有眼線。」
 
「查查學校裡的社團,說不定那些傢伙早混進你們這了。」說著豆子姐用筆指向教官。明明對方的官階比自己高出一大截,她卻毫不在乎地把對方當小弟使喚。
 
「我會注意贊助廠商跟外部講師。」我們的教官雖然懶,但卻不是個白癡,否則別說我,茉莉早把她轟出社辦了。
 
「還有妳,別以為自己不是社員就沒事啊。」
 
「什麼?」突然被點名,紫音一臉不解地指著自己,像是被老師誣陷的班費小偷。
 
「還用我解釋嗎?妳家這隻是什麼身份?」像要對紫音展示似,豆子姐一把將我抓過來,揉著我的頭。
 
「我、我會保護紫音啦!」因為被抓著而提高的音量,讓我剛講完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還有,我這邊也變得很忙,沒辦法再當你們顧問了。」無視紫音的疑問,她起身離開座位,就要離開社辦。
 
「「「「「蛤?」」」」」
 
帶著衝擊和疑惑,四個人同時大叫。再也壓不住的聲音,讓教室裡的所有人都轉過頭來。
 
「唉,」像是事蹟敗漏,她嘆了口氣,站上講台對大家說道:
 
「在這邊宣佈一下,我要辭掉社團顧問的職位,不過課程都跟幹部們排好了,他們一樣繼續教。至於替補我的人選,下個月就會到。」
 
一眨眼的沉默後,台下立刻湧出此起彼落的議論。新人們大多一片茫然,幹部們也表情凝重。
 
「上哪找替補妳的人選啊……」我喃喃自語。
 
「那個不用擔心,」豆子姐直接對著我回答,「我已經拜託朋友找人了,不會差我太多的。」從她看我的眼神判斷,莫非又是我跟紫音當年『認識』的人?
 
「那就這樣了。」
 
她說完便要走下講臺,社長卻先舉起了手。
 
「以後沒機會再見了嗎?」
 
「剛說要教我幾招就跑掉,這也太過份了吧!」振宇也馬上跳出來,從好幾個格鬥社團一路跳槽到這裡的他是真的生氣了。
 
「也不是這樣,不過最近的狀況也很難說……唉,麻煩啊……」豆子姐被眾人卡在台階上,扶著額頭不知該如何解釋,最後拉了張椅子坐下。
 
「事情都這樣了,我今天就待在這吧。關於課程的事,有什麼想問的還是要我指導的都一次提出來,最後了哦。」她說著又要幹部搬出器材跟白板,準備記下每個人的問題。
 
一開始大家還無法理解狀況,直到振宇自個兒鋪起地墊、拉著豆子姐討教招式,才有人開始拿起筆記,三三兩兩地走近講台。
 
「同樣問題的就靠過來聽!問到重複信不信老娘直接踹你!」輕鬆放倒揮拳過來的振宇,豆子姐朝著眾人大吼。像是回到原本的狀態,氣氛又熱了起來。
 
一下子,整個氣氛從差點冷掉的慶祝會,變成狂熱的研討現場,把搬出來的步槍放好之後,我回到紫音在的桌邊。
 
不知是不是我那句話的關係,變成研討會後她的心情很不錯。
 
「紫音,妳要不要也過去?」
 
「不了,不想去。」桌邊擺了兩個空的啤酒罐,面泛紅暈的她,正雙手撐著臉傻笑。
 
「別喝太多喔。」
 
「你會保護我嘛!」
 
「保護妳也沒辦法替妳喝醉啊……」
 
「我會自己拿捏-咯!」
 
「我、我去玩個遊戲!」在我笑出來前,紫音已經飛快地逃離酒桌。
 
就在這時,社團教室的門被打開。
 
「我們錯過什麼了嗎?」開門的人戴著眼鏡,既有著醫生的知性氣息,手臂卻看得出時常鍛練的成果。
 
噢,是醫護社。時常和我們聯合演訓過的實力派社團,包含現在說話的社長在內,有好幾個人都是我們的資深社員之一。
 
「好久不見啦。」我走上去和他互擊拳頭。就像那些專長過多的太空人般,這傢伙既是槍械社的一員,還是醫科生兼醫護社社長。這也是我們把他的呼號取做Doc的原因。
 
「慶祝你第一次出擊。」他身後帶著一批社員,大多都是和槍械社一同演訓過的傢伙。
 
說到底他們也是豆子姐帶過的人,簡單交換過資訊後一下就進入了狀況。一些人帶著問題加入研討、一些人普通地慶祝著聚會。
 
「我們有個社員想跟你說句話。」一陣子後,Doc走到我身邊,奇怪的是茉莉也在這裡。在他們說話時,玩樂組的醫護社員中走出一個人。
 
「阿貴,你還好吧?」完全沒料到的訪客,帶著一盆花到我面前。
 
「慶祝你脫險,還變成一個大英雄。」完全沒有之前辯論的刁鑽,似荷帶著靦腆的微笑,朝我遞出仔細包裝過的禮物。
 
「妳來這裡幹什麼?」當我猶豫著該不該收下時,紫音毫不客氣地切入我們的對話,粗魯歸粗魯,倒是讓我鬆了口氣。
 
「跟救我一命的人道謝囉。」似荷的語氣聽來很不以為然,畢竟她們前天才大吵過一架。我用眼神示意紫音收不收禮物,當她還在思考時,似荷就直接把東西塞到我手裡。
 
「女主角登場囉!」一旁有人這麼喊,同時閃過一道相機的閃光。我盯了那個擅自拍照的醫護社員一眼。
 
紫音雖然想發作,但在眾人的圍觀下也只能悶著不說話。
 
我拆開禮物包裝,是一盆有著潔白花瓣的雛菊。
 
紫音的眼睛微微瞪大,我不知道這花有著什麼含意或訊息,卻能讀出她在驚訝中開始燃燒的慍怒。
 
「那個……紫音啊……對不起啦……」剛剛一直站在旁邊的茉莉,這時卻突然跳出來道歉。
 
「因為似荷一直拜託我,所以才想說在這邊讓她道謝,我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好嗎?」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茉莉拼命道歉,但紫音卻一句話也不說。
 
「……原來妳是醫護社社員啊。」我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
 
「想要世界和平,就得會些幫助人的技能吧?」她笑著說,更朝手捧禮物的我走近。
 
「……也是啦。」過於親暱的反應,讓我不自覺退了幾步。似荷到底在想什麼啊?她不是應該知道我跟紫音的關係了嗎?
 
「一起拍個照吧?」似荷指著被裱框起來、關於恐攻事件的報紙頭版。這又讓我懷疑自己是否反應過度。她就只是想拍個照嘛,沒錯吧?
 
我看了紫音一眼,她緊抿著嘴唇點頭。雖然我一點也不愛拍照,不過在眾人的目光壓力下,讓事情難堪也不是我樂見的。
 
就在快門按下瞬間,一股重量從身側貼了上來,似荷勾住我的右臂,緊緊依在我身上。
 
包含我在內,槍械社的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似荷,但一些醫護社的人卻搞不清狀況地歡呼起來。
 
「在一起!在一起!在──」哪裡來的白癡?正當我要轉向聲音的來源時,「咚」地一聲巨響。
 
紫音一腳踢翻空的武器箱,厚實的塑鋼在地上滾了幾圈。
 
「說話的人出來。」臉上露出平靜的慍色,卻已經能讓眾人感受她的憤怒。起鬨的傢伙不是結結巴巴就是嚇到說不出話,但紫音的雙眼卻直直盯著似荷。
 
「妳也太激動了吧?」雖然一開始被嚇了一陣,但似荷仍然能回過神反擊。
 
「那這是什麼意思?」紫音直接走到她面前,一把抓起她剛剛攬住我的手臂。
 
「跟救我的人道謝,有什麼好奇怪的?」似荷想甩開紫音的手,卻怎麼樣也弄不開。那可是能和豆子姐過招的紫音啊……
 
「勾著他的手道謝嗎?」她更湊近似荷,距離鼻尖只剩幾公分,像要一口咬下它似地質問。
 
好在我擔心怎麼收場前,紫音就逕自丟下似荷,示威似地勾起我的手。
 
「小P,你離她遠點。」
 
「啊……嗯。」雖然感覺不太好,但看到紫音吃醋而發怒的樣子,居然讓我感到有些安心。每當她和其他男性有所互動,在我心底也會升起同樣的恐懼,只差在我不敢將這份恐懼轉換為憤怒。
 
我回握著她勾上來的手,一起走到教室邊緣。
 
「這件事是我跟他被捲進去的,妳有什麼權利干涉我們慶祝?」被剛才舉動嚇到幾乎軟腿的似荷,扶著一旁的醫護社社員指著紫音罵:
 
「一個小學同學就能氣成這樣嗎?阿貴在妳身邊可真痛苦啊。」
 
「等一下,妳在說什麼……」這話可不能當做沒聽到,我剛要開口解釋,紫音卻先停下腳步,相握的手瞬間繃得死緊。
 
「妳所謂的『男朋友』,就是這樣呼來喝去,隨自己意思高興嗎?妳根本沒考慮過他的感受吧?」
 
這次紫音主動離開我,筆直走向似荷。看到她的步伐,我就知道她已經要打過去,但是在進入攻擊距離前,豆子姐伸手搭住她的肩。
 
「冷靜點。」
 
她想舉起另一隻手,馬上又被抓住。
 
「P仔心裡怎麼想,妳自己應該最清楚吧?」
 
輪到自己甩不開手,紫音氣到額頭冒出青筋,咬牙切齒、卻又含著眼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豆子姐一放手,紫音就跑了出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49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彼岸黎明|軍事|科幻|殭屍|戰術射擊|生存遊戲

留言共 6 篇留言

飄泊筆尖
"笑臉以對的同時手也不曾離開武器",喜歡這種小細節的描寫,讓我有種就算他們負責拿槍殺敵,但這些人依舊還是善良人類的感覺,同時他們還非常的不失專業

05-17 02:26

PLUS修正帶
對對對
我就是超喜歡這種感覺05-17 02:32
超級胖嘟嘟的歐鯰
(⊙ω⊙)茉莉好可愛!熱情犬系女孩!

05-17 14:24

PLUS修正帶
(⊙ω⊙)!05-18 10:50
5566169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等到作品完結!!

05-17 20:34

存在大叔
還蠻喜歡這樣(不普通)日常的感覺~
就一個追了快8年的粉絲而言
能看到小P和紫音能因為感情的問題歡笑和吵鬧
真的是超級感動
(雖然有新的對手加入了[e28])

05-18 00:02

網路連線中斷
第一章第一節為何不能打開來看啊?

05-27 23:26

PLUS修正帶
因為開了兒少保護的關係
雖然實際上也沒有過激情節
只是一個場景覺得有疑慮
05-28 00:12
曉螢幻晶
當似荷在高談種族共融時,社長已經身體力行在實踐了!(無誤+核爆

08-01 22:15

PLUS修正帶
印尼菜真的超好吃
可是要挑對店
有些店不知是太辣還是用的油不好
吃了屁股超痛.....08-01 22: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5800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後一篇: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週五更新日
5️⃣今天更新YOYOYO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