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劍亂舞—三日月宗近×有栖川楓】誰越一路荊棘、第一百四十三章、結&解

作者:與花│2020-05-14 19:47:20│贊助:2│人氣:49
寫在正文之前:

【重要公告】更新頻率正式改為每週有一至二更,週一至週日內不定期更新。

關於《誰越一路荊棘的問卷調查》(新版)網址在此,比起舊版有更明確的選擇方向,希望各位能撥冗填寫這份最快一分鐘就可以完成的問卷,也感謝願意撥冗填寫問卷的各位讀者&同事們!

新版問卷連結:

×

第一百四十三章、結&解

  「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嗎?小仁乃?」

  髭切笑吟吟的,也不介意「綾瀨仁乃」這突如其來的莫名行徑,拍拍旁邊的坐墊示意她坐下來談。

  「綾瀨仁乃」沒有坐下,相較髭切的溫和,她冷著一張臉,神情充滿了距離感。「讓你來楓的本丸這個決定我不認為做錯了,畢竟再繼續看著你們下去我只會想起還沒有尋回的仁和兄長,你沒能讓兄長回來,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但看著你我會想起這件事。」

  髭切,原屬綾瀨仁和之刃,於當時理想鄉一戰中差一點就能夠抓住綾瀨仁和向本丸求援的手,卻因系統異常而沒能拯救綾瀨仁和的半個支援者。

  「小仁乃很過分呢,這時候提起這件事。」

  髭切也不辯解。當時最先回應求援的刀劍付喪神正是他,沒能讓綾瀨仁和回來的,也是他。

  「你就不過分嗎,髭切?來到楓的本丸後,你乍看配合,實際上一點作為都沒有,說穿了你根本沒有把楓看在眼裡,如果你不打算好好照顧楓,就滾回我這裡來,雖然礙眼也總比不用心好多了。」

  「難道我不應該這麼做嗎,小仁乃?小楓不希望她被看成小紅葉,那麼我只能把小楓當成還必須審核的新主人看待,不是嗎?」

  「說到底你跟三日月那個傢伙也沒差多少,一個個說話都這麼繞來繞去的,別裝傻了,我看你是根本就還沒跨過你自己的心魔,你早就認可楓有成為一個優秀主人的才能,讓你沒有作為的是你根本放不下對仁和兄長的愧疚!」

  「綾瀨仁乃」厲聲怒斥,句句見血的事實讓髭切神色一冷。

  「小楓,不是小紅葉的妳只是局外人,但妳確實是很好的新主人、嗯,也可以說是很好的新家人,可這件事妳說過頭了,一點都不好笑呢。」

  「搞錯人也要有個限度,要沉溺於過去的錯誤也是你的問題,我話說到這裡,接著是我最後一句想跟你說的話。」

  再也聽不下去髭切對這件事的逃避,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聲甚至會議室都聽得見,聽到聲音的人還有幾個探出頭來看,更有發現事情鬧成這樣想過來當和事佬的。

  「是我白費唇舌了,你回去你的記憶裡繼續當窩囊廢吧,我不會再等你,髭切。」

  沒有得到理想結果的「綾瀨仁乃」拂袖而去,挨了一巴掌的髭切什麼也沒說,更沒有追上憤然的「綾瀨仁乃」……

  「小楓,只有這個地方妳演錯了,真正的小仁乃已經不會對我說這些,她早就放棄和我的交流了。」

  「不是演錯了,髭切先生。」

  也聽聞了這齣鬧劇的來人──「七海楓」在髭切身後不遠處開口。

  「剛才那一位並非綾瀨小姐,而是僅僅『模仿』著綾瀨小姐語氣與姿態的有栖川小姐。睿智如髭切先生,竟看不出這一點嗎?」

  「七海!你又亂跑!」

  只穿著一身單薄浴衣的七海楓淺淺笑了下,下意識按著還是受了輕傷的腰側。「看來我必須回去了,髭切先生,保重。」

  七海楓在經紀人的高度緊張下被帶回房間,髭切依然坐在原地沉默不語,細想了七海楓的話中深意,髭切眼中的神采已大不相同。

  同日深夜,所有人都已睡下之際,髭切依然在那個位置上坐著,看天上的明月,也看過往的回憶。那些早該放下了的回憶。

  「喲,髭切,這麼晚了還不睡啊。」

  「和泉守不也是嗎?」

  「這反應還真冷淡啊,我可是專程過來看你的。」

  「哦?那和泉守想問我什麼呢?」

  「啊啊啊,別問我這個!我想問你的事情可還真不少,但楓全都禁止了要我等你願意才可以問!」

  「好吧,那讓我來猜猜、」髭切這才轉頭看向和泉守兼定。「你是不是很想問問我,為什麼所有人的名字我記得一清二楚,卻記不得膝丸的名字?」

  和泉守兼定一愣,隨即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麼千年老刀,看來我誤會了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嗆到。

  和泉守兼定彷彿有種名為帥不過三分的神奇體質,笑到嗆到的他還是被髭切拍了拍又遞上茶水才緩過來的。

  「好啦,現在也緩過來了,和泉守,是小楓叫你過來和我聊天的吧。」

  髭切笑了笑繼續問,神情絲毫未變。

  和泉守兼定回以一笑,嘴上卻一點也不留情。「嘖,早知道你們這些老的個個都不好搞,一個個全都是頑固到頂點又假裝不在意的傻瓜……說吧,這些事楓說過全部都別告訴她,你就當是深夜有個路過的好心大哥哥專程來聽你告解就好了。」

  「和泉守小弟弟,你應該還記得你原本的主人吧。」

  「廢話。」和泉守兼定給了髭切一個看白癡的眼神。「你當我傻的嗎?」

  「都說到這裡了,你還需要繼續再問嗎?」髭切也不惱,又把問題丟回去給和泉守兼定。

  「……」

  和泉守兼定不是笨蛋,他自然聽得出髭切這句話是在暗指他沒能陪原主人土方歲三參加最終的戰役。
  說到底他和髭切在這一塊上都是遺憾的,但,和泉守兼定與髭切不同。

  「已經既定的事無法改變,若是土方先生還活著看到我落魄的模樣,我們的魔鬼副長可不是開玩笑的。」

  「連被你們嘲笑歲數最小的我都知道的道理,換作你這位上千歲的老人,你居然沒辦法參透我才覺得不可思議。」

  和泉守兼定看向那已不會再有戰火烽煙的方向,驕傲的笑了。「我不明白你背負什麼,也沒打算去逼問你什麼,我只是覺得現在真好啊,所有人都在,況且現在總有一天也將會變成歷史的吧。」

  「那個什麼仁和的傢伙,要是在未來還是沒有完全消滅溯行軍,會不會變成一個理想世界機構妄圖改變的節點也沒人知道不是嗎?」

  「能夠遇見原本的主人、遠遠的看到他們當時的模樣,雖然不能相認是很難受,但至少當我遠遠看見土方先生的時候,我是這麼認為的──『現在』真好啊。」

  「……是啊。」

  髭切喝著已經冷掉的茶水,笑了。
  他的眼前是已有段時光的回憶。

  【為什麼髭切總是在欺負膝丸啊?大哥我可不樂見這種情況喔?】

  【哎呀,就不能說這是我獨特的個人興趣嗎?「大哥哥」?】

  【多了一個字變得還真噁。】那人哈哈大笑,璀璨星朗的雙眸盈滿時光也改變不了的強悍意志。【叫大哥就可以啦,還是你想學我妹私下時叫我的方式叫我哥哥?小髭切?】

  【不不不,哪種我都敬謝不敏。】

  【對啊,你都明白了,那怎麼還老是欺負膝丸啊?故意的?】

  【對啊,你都明白了,那怎麼又來問我呢?哥哥?】

  【你別學我說話!也別真的學仁乃叫我哥哥啊!我開玩笑的你知不知道?算了,我也就是確定一下,現在我清楚你只是裝成忘了就好了。】

  【喔?不打算讓我改過來嗎,親切的本丸大哥?】

  【我說了讓你改你就會改嗎?而且說到底,我也總算明白了有些人就算經過了一千年也還是小孩子,你就是個臭小孩,滿肚子壞水的孩子髭切──你不在意名字,是你改過的名字太多了,名字被改到都認為名字都不再具有意義了,等待源氏也等到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了,所以和你有同樣遭遇的膝丸很特別。】

  那人拍了拍髭切的頭,揉亂他一頭淺金色短髮,還刻意弄得像個鳥窩似的。【你隨隨便便的稱呼他,但也總是有個很棒的好弟弟不斷你提醒你他叫「膝丸」,而你叫「髭切」,你的目的就是讓膝丸守住這層存在的意義不是嗎?起碼我是這麼看的……停下,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有心愛的小睦月了,斷袖我是尊重但我本人對這個可是不敢恭維啊。】

  【嗯?不是說是本丸的大哥哥嗎?「大哥哥」?】

  【去去去,一邊去,我不理壞孩子的,你乖一點我再考慮!】

  就只是這麼一個不拘小節的人類男性,用最簡單的方式看破了他複雜的想法。
  此後髭切不對綾瀨仁和以主從之禮相待,仍是沒有乖乖的好好稱呼膝丸的名字,他認為當時不壞。
  可是。

  【髭切,幫我告訴刀劍們我回不去了,還有告訴睦月、紅葉、清和、仁乃、母親、父親。】

  【請告訴大家,我愛他們。】

  握也握不住染滿鮮血的那隻手,就這樣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最後的求援訊號中斷,什麼也沒能留住的髭切十指間緊握的只剩絕望……
  本丸迎來訃聞、綾瀨睦月崩潰、綾瀨紅葉失蹤。
  又過了多少時光,現在又聽見這一句「現在真好」?

  「你還真是狠心啊。」

  「我?我做什麼了?」和泉守兼定一臉不明所以,但這一看他明白了,伸手拍了一下髭切。

  「楓在你們的房間裡等你,現在大概正在跟愛染、明石、螢丸履約……不,我看是全房間的人都在玩遊戲吧?已經很晚了,別讓她熬夜,她的身體不好。」收走髭切的茶器,和泉守兼定笑了笑,把坐墊也給抽走帶回了。

  「……小孩子嗎。」

  漫步回到那間好笑的可愛大倉庫,想起大典太光世還沒適應新房間,天天都在飄櫻吹雪的模樣,髭切認為這不壞。
  數珠丸恒次對一整屋可愛毛絨玩偶毫無反應,有時就是幫他掛了幾隻貓玩偶上去都能如常誦經,髭切也認為不壞。
  同田貫正國從裡面找到為數不少的狸貓玩偶,常常和那些狸貓玩偶大眼瞪小眼好像在比誰比較可愛(並不是)的蠢樣,髭切也認為不壞。
  膝丸那個笨弟弟每天都在認真打掃房間,看到可愛的玩偶會不自覺飄出櫻吹雪自己還沒發現的傻樣,髭切也認為不壞。
  與來派刀劍重聚的螢丸過得很滋潤,滋潤到差點把他們都給忘了,髭切也認為不壞。
  ……不,其實不只是不壞而已。
  是他忘了睜開眼睛。

  髭切打開可愛倉庫的大門,裡面災情連連,(數珠丸恒次與大典太光世以外的)全員都在哀嚎,叫有栖川楓不要繼續看角色設定,不要再去配合「角色設定」玩遊戲了……跟她同一隊的隊友全數慘遭扯後腿,原因是有栖川楓「遵循原著設定」的玩塔防遊戲。
  哪知道本以為會是神隊友的預計金大腿居然會變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豬隊友,愛染國俊與螢丸都後悔得不得了,卻又阻止不了有栖川楓繼續「遵循角色設定」。
  髭切笑了出來,伸手拿過有栖川楓的手機,接手她留下的爛攤子。

  You Win!

  跟有栖川楓同隊伍的愛染國俊與螢丸感動得差點痛哭流涕,心中暗暗發誓再也不請有栖川楓玩這種有角色設定的塔防遊戲了。

  「謝謝你,髭切。」抬頭迎上髭切的眼神,有栖川楓笑了。「對不起,我來晚了。」

  髭切有一瞬睜大了眼睛,可是──

  「不,現在這樣也很好,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22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acy66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亂舞—三日月宗近×... 後一篇:【刀劍亂舞—三日月宗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cky051201所有人
注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