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犬夜叉】聽說那隻很兇的犬妖身旁有位跟了百年的人類

作者:肝醬│犬夜叉│2020-05-12 20:20:40│巴幣:1,050│人氣:3256
※殺生丸X小玲,短篇溫馨向
※通篇都是自我流設定
※童年CP時隔多年官方發糖,興奮到模糊跑來產糧
 
◎正文開始◎
 
小玲認為自己的人生,分成了兩個部分。
遇到殺生丸之前的世界,和與他相遇後的所有一切。
 
殺生丸改變了她的一生。
 
「好軟……」
 
小玲用臉頰蹭了蹭蓬鬆潔白的皮毛,愛不釋手的模樣,動作間將殺生丸的衣袖弄皺了些,對方正閉目養神,看上去毫不在意。
 
殺生丸的肩上有一團象徵性如圍巾般散落的白毛,當他自犬妖化形為人身時,原有的皮毛便會隨之轉變為這樣的形象。
 
小玲曾被他帶去人類的村落,殺生丸想讓小玲在屬於同類的環境中成長,但才待了短短五年,期間小玲便不斷提出想向以前那樣跟隨他外出走動的要求,到最後殺生丸還是將小玲帶在了身邊。
 
對妖而言的五年不過轉眼,但當年如邪見那樣矮個的小玲,已成長為人類中的少女體型。
 
殺生丸以人形靠牆而坐,他閉眼休息,任由身旁的小玲胡亂摸著肩上的白毛。
 
「小、小小小玲,妳妳、妳怎麼敢亂碰殺生丸大人……」
邪見的嗓音顫抖明顯,他看著那名總是大膽異常的人類少女,永遠搞不懂自己所侍奉的主人怎麼會如此縱容對方。
 
「邪見爺爺,你別這麼緊張啦!」小玲笑著對他說道,又輕輕攏了攏手中的白毛:「殺生丸大人很溫柔的,他說可以摸唷!」
 
妳騙人!我就沒看過比殺生丸大人還恐怖的人!
 
邪見不禁在心中吶喊著反駁,他能認同殺生丸在某方面或許寬容的超乎想像,比如讓自己這樣的小妖跟隨他,但殺生丸和溫柔這種比喻是絕對無法劃上等號的。
 
小玲不明白邪見所想,眨了眨眼問道:「邪見爺爺要來摸摸看嗎?」
 
邪見一頓,本來想直接拒絕的,可是小玲捏的那麼舒服,那團毛絨絨看起來像是手感很好的樣子……
 
邪見想,說不定殺生丸大人會允許呢?看小玲玩得那麼開心也沒事,說不定他也能──
 
原先閉目的殺生丸睜開了一隻眼,他望向邪見的視線滿含冰冷,邪見差點就被嚇得軟腿跪地。
 
還沒等邪見求饒,殺生丸便又闔上了眼,剛才的刺骨寒意就像不存在一樣。
 
「邪見爺爺?」
邪見瘋狂搖頭拒絕:「不、不不不不用了!」
 
看邪見沒有要過來的意思,小玲便繼續獨佔殺生丸身旁的位置,她把臉埋進蓬軟的皮毛中,輕聲咕噥道:「殺生丸大人明明就很溫柔……」
 
邪見看著小玲趴在殺生丸肩上,慢慢地睡著了。在她睡得快倒至地板時,殺生丸伸手扶住對方,並調整了姿勢,讓那名人類少女能更好入眠。
 
同樣是隨從,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邪見心裡苦,但邪見無法說。
 
 
小玲16歲了。
通常女孩子這個時候,在村莊裡都已經是可以結婚生子的年紀了。
 
小玲不是懵懂稚子,她自幼年時開始,便將所有感情都給了殺生丸。孩童時或許仍不清楚,但這些年過去,她越發明白自己對殺生丸的感情,並非像邪見那樣是單純的僕從情誼。
 
她也學會試探了,總是提出各種要求,殺生丸幾乎從沒拒絕過,就連對妖怪來說代表威嚴的白毛化形,殺生丸也容許她肆意碰觸。
 
在一次和殺生丸獨處的時候,小玲思考著,殺生丸對她又是如何想的呢?
 
人類是一種貪婪,且會得寸進尺的生物。
 
原先小玲只想能夠跟在殺生丸的身旁仰望他就足以,但隨著時間過去,小玲也越發明白殺生丸對她總是特別寬容,當原來的奢望有了可能時,漸漸的讓她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
 
「殺生丸大人,」小玲緊張得有些口乾舌燥,她低聲問道:「我能夠碰觸您嗎?」
 
席地而坐的殺生丸看了她一眼,可能認為她是像之前那樣詢問皮毛的部分,殺生丸面不改色自喉頭短暫的「嗯」了聲。
 
小玲的手指隱隱發顫,她伸手碰上殺生丸的肩膀,但動作卻沒停下來,她緩慢的將手指上滑,撫過肩頭,游移至犬妖的脖頸,殺生丸沒有阻止她的動作。
 
小玲鼓起勇氣抬起頭,她所仰慕的大人正低頭與她對視,殺生丸的眼底平靜無波,但小玲知道那雙金瞳裡有著從不被人看透的心思,且包含了曾將她自地獄中拯救出來的溫柔。
 
人類少女的纖細手指再度上移,小玲跪在殺生丸的面前,她挺直身子,雙手捧住對方的面容,即使是這樣不敬的姿勢,殺生丸仍是沒有出言阻止,只是沉默的盯著她。
 
殺生丸能清楚感覺到,小玲碰觸他肌膚的手指正不斷發顫著。
 
「殺生丸大人……」
 
小玲明白自己的臉上此刻肯定燒得發紅,分不清是緊張還是害臊,胸中的心臟跳得飛快,她原以為自己足夠膽大,但在此時卻毫無作用,她竟然到現在才開始膽怯得想退縮。
 
她不想就這樣半途而廢。
 
小玲抿了抿唇,細弱如蚊般的聲音終於接著問出口:「──我能夠吻您嗎?」
 
殺生丸一頓,他看著眼前的人類少女,彼此相視。
 
當年那瘦弱嬌小的女孩,總不知畏懼的跟在他身旁。
 
人類是脆弱又渺小的生物,卑鄙貪婪、毫無優點,明明是螻蟻卻又大量殘存於世間,殺生丸曾經無比厭惡人類。
 
他所擁有的天生牙對同一個人類僅能拯救一次,這名少女死了兩次,他最後終究還是救了回來,讓這名人類繼續跟隨在自己身邊。
 
小玲是意外。
是殺生丸眼中世界的意外。
 
眼前的人類少女正在向他傾訴愛意,殺生丸心底明白,這局面等同於他縱容出來的結果。
 
殺生丸握住了少女的手腕,在對方反應過來前,另一手撫上小玲的後頸,殺生丸傾身向前吻住她。
 
人類的唇瓣比殺生丸想像中還要柔軟。
 
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拿小玲的性命做交換,其中代表的意義殺生丸清楚,他並非無法接受自己如父親那樣對人類動心。
 
他知道自己在意小玲,但他更加明白,人類壽命至多百年。
等到百年過後,他不知道那時沒了小玲的自己會有什麼想法。
 
殺生丸鬆開對方並略為後退,少女的臉上已滿是淚痕,殺生丸安撫似捏了捏她的後頸。
 
「殺、殺生丸大人……嗚,」小玲哽咽著,發音模糊不清。「我喜歡、好喜歡您嗚嗚嗚──」
 
「嗯,」殺生丸低啞著嗓音道:「我知道。」
 
小玲伸手抹掉淚痕,但眼眶還是不斷有淚水滑落,她忍不住嗚咽的開口:「對不起,我、我太高興了……」
 
「我還想、再跟您接吻一次──」
 
殺生丸還沒回答,小玲便逕自向前吻住了他。因為傾身的舉動過於急切,殺生丸伸手扶上她的腰際,以免少女在動作間摔倒。
 
不同於剛才殺生丸所主動給予的溫柔,小玲像是想確認什麼般,吻了一遍又一遍,彼此唇瓣相觸,彷彿再不會分開。
 
室內的氛圍寧靜而又美好。
 
覓食回來的邪見獨自坐在外邊角落,孤單一人仰頭看天空。殺生丸發出的威壓警告太兇殘,他甚至不敢靠近門邊,總覺得現在過去他會直接被物理切塊。
 
邪見:我太難了。
 
 
時間轉眼便幾十年過去。
 
殺生丸在森林中尋找獵物,小玲和邪見則在河邊紮營,動作間,小玲看見了河中的倒影。
 
「……皺紋。」
小玲低著頭喃喃低語,她伸手撫上自己的臉,歲月在人類的身上留下了越發明顯的痕跡。
 
「邪見爺爺,你有沒有覺得很殘忍呢?」
 
邪見愣了愣,他看著眼前已然中年的人類女子,雖然早已清楚人類是壽命極短的生物,但看著朝夕相處的人逐漸衰老仍是叫他感慨。
 
邪見嘆氣:「時間嘛,總是這樣的──」話語戛然而止。
 
「我不是說時間呀,」小玲沒注意到邪見的停頓,她看著自己的面容,恍然間與兒時的自己重疊,忍不住有些出神。「殘忍的……應該是我。」
 
低沉的嗓音自小玲身後響起:「什麼意思?」
 
「殺生丸大人!」小玲驚訝的轉過頭去,邪見已經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小玲其實是挺頑固的一個人,好久以前殺生丸就告訴過她,不用再對他加敬稱,但小玲仍是執意如此稱呼自己的戀人。
 
殺生丸與小玲對視著,幾年相處下來的默契,小玲一眼便明白這是要她說明清楚的意思。
 
殺生丸的面容仍是當時他們初遇的年輕模樣,小玲忍不住有些難過,她勉強的撐起微笑:「我當時……沒想那麼多,明知道我們壽命不同,但還是……」
 
說到後面,小玲低下了頭:「對不起。」
 
當初沒想過殺生丸接受她是多沉重的決定,兩人的感情隨著日夜相處而逐漸加深,相對而言,就代表分離那天會更加難受。
 
而殺生丸將會獨自忍受那些痛苦。
 
小玲從不懷疑殺生丸對她的心意,正因能從相處中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愛護,她才更加替未來殺生丸會感到的孤獨而窒息。
 
「不用道歉。」殺生丸抬手撫過小玲的面容,他垂眼看著對方臉上輕淺的皺紋,語氣仍是平靜:「我會記得妳。」
 
殺生丸會記得她,所以不會如她所想的孤單,他會與這百年回憶相伴終生。
 
小玲聽懂了殺生丸的話,想起了從前她曾說過的童言──
 
『殺生丸大人,如果有一天小玲死掉了,你能不能別忘記我呢?』
『別說傻話。』
 
她溫柔的愛人,總是把她的話語都記在了心裡。
 
「你還是忘記我吧……」小玲忍不住有些哽咽,她是真的捨不得,自己的愛人最終只能透過回憶緬懷她。
 
「殺生丸大人,你把我忘記,不要想我、不要難過!」
 
這段話說起來有些無理取鬧,但小玲一想到自己終究會離開所愛之人,就難以平復心情。
 
為什麼她是只有百年壽命的人類呢?
 
她希望自己能有下一個百年,更是期盼能和自己的愛人一同變老、一起死去,她不想和殺生丸分開,不願對方最後只能獨身一人。
 
殺生丸伸手抹去小玲臉上的淚痕,他只是淡淡重複道:「我會記得。」
 
小玲抬頭,她抿著唇和殺生丸對視,殺生丸的表情沒有變化,但小玲清楚,殺生丸既然說會記住,那就絕不會忘了她。
 
她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好低聲道:「對不起……」
 
要留下你一個人。
 
「嗯,」殺生丸平淡的開口:「不用道歉,這是我的決定。」
 
小玲感覺心中的酸澀揮之不去,但她更不希望未來殺生丸的回憶中都是這樣負面的自己。
 
「好,那這就是我最後一次道歉了。」小玲抹去眼淚後揚起嘴角,像從前那樣抱住了自己面前的犬妖。
 
「殺生丸大人,謝謝你愛我,我最喜歡你了。」
 
殺生丸擁住人類的身子,面容幾不可察的柔和下來,他抬手摸了摸女子的頭頂,殺生丸以輕到細不可聞的嗓音回道:「我也是。」
 
他從察覺到對小玲的心思後,殺生丸就知道那一天遲早會到來。
 
他會承擔自己做下的決定。
 
殺生丸心想,他的人生或許該分為三個部分。
遇到小玲之前、遇見她之後、與未來不再有她的世界。
 
至少小玲還在的這百年裡,他希望時間流動的速度再慢一些。未來他會有更加漫長的年歲,需要在沒有小玲的世界中生活。
 
 
「──所以,這就是你三不五時跑來我們這避難的原因?」某隻小妖詢問道。
 
「什麼避難,少說的這麼難聽!」邪見不禁反駁,他用拐杖敲了敲地板。
 
「我是在警告你們,雖然殺生丸大人這幾十年都不怎麼殺生了,但你們在這一帶還是該小心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啊,那位大人光看氣勢就知道超兇的,惹不起惹不起……」
 
邪見哼了聲,他抬起頭,看著高掛在天的太陽,邪見忍不住喃喃道:「時間啊,還是過得慢點好。」
 
只希望那一天永遠別到來。
 
※作者的話※
 
殺生丸當年對犬夜叉說:我最討厭半妖。
N年後,他讓小玲生了一對半妖雙胞胎孩子。
 
殺生丸原來你也有真香的這天哈哈哈哈!
 
我本來想寫真的百年過後,但想想覺得太刀了,會把自己虐到所以還是算了。
最後建議喜歡這對CP的可以去找廣播來嗑,有夠甜,官方發的糖我可以再吃十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801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犬夜叉|殺生丸|小玲|殺玲|二創|同人|小說|短篇|故事

留言共 7 篇留言

欹嵐
雖然沒看犬夜叉但還是好甜

05-13 02:36

肝醬
這對CP超甜,根本童年初戀QQ05-15 20:37
雨傾
沒有看完的犬夜叉~被撿到的小玲終成妻子(讓我想起巴哈裡的玲總)

05-13 11:24

肝醬
當年誰都沒想到殺生丸會撿了一個老婆回家(X)05-15 20:38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5-13 16:22

肝醬
謝謝~05-15 20:38
赫蘿本命
熊頭驕傲[e1]

05-14 15:21

肝醬
殺生丸:長得帥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哪裡不對)05-15 20:38
千夜うはる
雖然已經不記得犬夜叉的劇情了,但我微弱的印象告訴我..





殺生丸是個大傲嬌

05-15 18:57

肝醬
長大後重看,真的覺得殺生丸就是一個看上去很兇的傲嬌XDDDDDD05-15 20:39
諾亞.伊斯萊昂
殺生丸就是個傲嬌蘿莉控

05-24 13:47

白森鈴
心態變化:酸甜→啊啊啊啊啊好甜→呃啊尾刀好痛→啊啊啊又虐又甜((吵

06-15 18: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rhosh1827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弟弟長大後會給人... 後一篇:【日常】在公司冰箱裡翻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