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短篇小說】White Piano

作者:茶碗│2020-05-10 22:25:42│巴幣:12│人氣:268
  管樂社教室裡的那架白色鋼琴,在不知不覺間染上了厚厚的灰色。
  這是在時隔多月的大掃除中發現的,不過彈奏者已經不在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覆在手指上的那層灰塵,卻讓我深刻地體悟到,原來葉學長已經畢業那麼久了。
* * *
  在和學長相處的一年裡,我最大的消遣便是在無人來練習的時候,坐在彈著鋼琴的學長旁邊,聽著他隨意彈奏出的各種旋律。因為只有在安靜的教室裡,才能聽到不同於團練時,鋼琴那溫婉之下蘊含的清脆響亮的聲音。
  各種音階於細長的指間流瀉而出,如同跳著一曲優雅的華爾滋,旋轉著、交錯著優雅的律動。男女的交際舞中,有著離別的微微難過,也有著碰到心上人的隱隱悸動,這熟悉的旋律——
  「咦?這個我聽過!音樂課好像有教來著……」雖然說學長平時除了練社團或比賽用的曲子,大部分都是彈些我之前說過想聽的種種歌曲,但偶爾也會彈些令人感到「高深莫測」的曲目,所以每當聽到曾聽過的旋律時我總會格外興奮。
  「是《藍色多瑙河》,因為妳一副快睡著的樣子,所以就彈了首妳大概聽過的曲子了。」學長如往常一般溫柔地微笑著,但此刻我覺得他這個笑容有點壞……。
  「我可是在很認真在聽!」
  「這樣啊,抱歉呢。」
  「唔……。」或許是天生的溫柔所為,學長總是很快就讓步了,都不會多吐槽我一句,反而讓我無從回應。
  「我真的很認真聽啦,繼續彈下去,拜託……。」
  「是、是。」
  由學長異於常人的反應造就出的結果就是——讓我也說出平常絕不會開口對別人說的話。但該說是已經習慣這種相處方式了嗎,還是反正學長也不會吐槽,我已經不在意這件事了。
  只是望著窗邊的鋼琴和學長,金色的髮絲和湛藍的眼眸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之下,映照著溫暖的光輝。
* * *
  這是在我入學三個月後的事。
  「咦?學長今天沒來嗎。」今日放學的練習時間都過了半個小時,卻尚未聽到那個在滿是吹奏聲和打擊樂聲的教室裡,格外獨特的音色。
  「是說哪位學長?」薩克斯風的祺學長問道。
  「哎唷,肯定是說葉葉啦,畢竟小學妹很黏他呀。」長笛的櫻學姊笑瞇瞇地回答。
  我看起來很親近葉學長嗎?呃……好像是耶,嗚哇好丟臉,感覺臉都要紅起來了……。
  「學妹對任何人都很溫柔呢?」突然一個聲音插了進來,打斷了身旁正要起鬨的人,「其實阿葉只是身體比較不好,換季時容易感冒而已,別擔心。」是低音號的溱念學長。他溫柔地看著我,我則因為怕生而低下頭回道:「這、這樣啊,沒問題嗎……」身體不好的話各種事都會有影響吧,例如飲食、課業之類的……。
  「學妹果然很溫柔呢,不過沒問題的,因為阿葉其實是個很堅強的人哦。」溱念學長道。
  的確,校慶表演的準備時,葉學長可以一次搬三箱礦泉水來著,明明四肢看起來那麼纖細。
  可是便是這樣才更讓人擔心他是否在勉強。
  似是看穿了我的內心,溱念學長突然朗聲說道:「看來大家都挺關心阿葉的,那我們就一起傳訊息祝他早日康復吧!」
  「這個主意不錯呢!」
  「好耶!灌爆他私訊!」
  「這樣葉一定會回覆不過來的哈哈哈!」
  「喂喂,可沒叫你刷貼圖吧緋夕。」
  「阿竹他還不是狂刷長輩圖!」
  社員的交談聲此起彼落,但總覺得混入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該說是不愧是社長嗎?溱念學長總是能平和地照顧各個社員的心情。
  我打從心底佩服起溱念學長來,同時,也默默地對葉學長發了一句「祝學長早日康復!」。
* * *
  但是,後來的一個月,葉學長仍然沒有來社團練習。
  聽清子學姊說,原來葉學長的身體一直不太好,這學期能連續來將近三個月可以說是第一次。
  我的心情有些失落,卻不清楚是單純因為聽到壞消息,還是因為沒有了學長的陪伴……也或許,其實都有。
  不過因為溱念學長當初的提議製造出了契機,我有空便會傳訊息關心一下學長的身體狀況。
  只要他在線上,他回訊息的速度幾乎可以說是秒回,讓我不禁擔心他究竟有沒有在好好休息。
  然後,又過了幾天。
  我心不在焉地吹著自己的樂器,練習狀態的不佳也很快被同聲部的學姊發現了。
  「怎麼了?累嗎。」
  「沒、沒事。」我搖搖頭。
  「哎——那我累了可以去休息嗎?」坐在幾個位子旁的長號的竹學長突然問道。
  「你不是大部分時間都在休息嗎!」
  「咦咦!我明明練習15分鐘了說~」
  「你這傢伙……」
  我無暇管及學長姊們的打鬧,只是呆呆地望向教室門口。
  不知道葉學長怎麼樣了……有沒有好好吃飯呢?
  突然間,教室隔音門的門鎖「喀噠」一聲地被打開了。
  「喔喔,阿葉!」溱念學長率先招呼道。
  進來的正是許久不見的葉學長,霎時間社員們都一擁而上去關心他,我也默默地跟在人群後。
  「身體好點了嗎?」
  「這幾天都在家裡幹嘛啊?」
  「你看到緋夕和阿竹的訊息時怎麼想啊哈哈哈哈哈。」
  大家的關懷和笑鬧聲很快便充斥於整個教室中,葉學長則在門前和人群中間不知所措地微笑著。
  正當我有些擔心學長,思考著該如何幫助他時,一個女聲壓制住了所有吵鬧。
  「好了好了,你們這樣阿葉根本回答不上,慢慢來,人家身體才剛好轉呢。」是站在人群一旁的清子學姊。
 「對呀對呀,這樣葉葉也會困擾的!」和站在她身旁的櫻學姊。
  該怎麼說呢,雖然是二年級,但我總覺得她們有著不輸於溱念學長的氣勢,特別是清子學姊的氣質和溱念學長格外相像。
  該說不愧是副社長嗎?
  原本擁擠的人潮漸漸散開,取而代之的是一小群一小群上前關心葉學長的人群。
  我暗自感激清子學姊和櫻學姊,抬眼望去卻撞見她們二人意味不明的微笑。我尋思幾秒才想到該怎麼形容那個笑容,那是——高中女生間談論八卦的表情?!
  我感到背脊一陣發寒,趕緊搖了搖頭甩開這個想法,但詢問葉學長「身體如何?」的時候語氣還是有些尷尬。
  「多虧了妳,好很多了。」他道,依舊是那個溫柔的微笑。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開心地笑道。
  「嗯,謝謝妳每天傳訊息給我。」溫和的語調攜著微微的曖昧,再次將原先要恢復以往不再尷尬的心情暖得害臊。
  「沒沒沒什麼啦,我還怕吵到學長呢!」我支支吾吾地回應著,內心卻總覺得這些對話好像都被周圍的人聽到了。
  嗚哇!又要被學長姐取笑了。我內心思忖著,臉也變得比剛才還要更熱,千萬不要紅起來啊,拜託!
  我將頭低得很低,但學長仍是泰然自若地聊著天。
  我突然分辨不出來,這是我想太多,還是學長太遲鈍?是不是學長只是表面上不在意,還是說……感到有點心動的,只有我呢?
  我不知道到底該把這份心情定義為「憧憬」還是「喜歡」。
  但或許是害怕知道事實,很快我就放棄懊惱了。
* * *
  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這學年已過了將近大半,寒假也隨之到來。
  學長自那之後就沒有再發生消失好幾週之類的事,但也沒有恢復剛開學時的頻率。或許是因為性別和年齡的鴻溝,我與學長始終都是這種交情應該比其他人深,但互相卻又並不是那麼熟悉的感覺。可學長依然會在無人的時候,彈奏各種各樣的曲子給我聽,這似乎已經成為了我們相處的主軸,要是沒了這個,我們好像也沒有什麼話題好說的了,畢竟因為臨近大考的關係,我和學長的聊天室也冷清了不少。
  雖說有這項待遇的看來只有我,但我覺得按照學長的性格,即使對象不是我,只要有一樣的際遇,他也會彈奏幾曲給對方聽。
 或許,他們會比我這個不是很懂音樂的人更談得來。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我突然很慶幸自己是個常來練習的人,而其他人最好不要突然奮發圖強,來分走我獨占的這份時光。
  「我在想什麼啊?」內心吐槽著自己怎麼會存有這種自私的心思,我揉了揉太陽穴。
  我校管樂社每當遇上長假,便要指派社員在開放練習時,負責社辦的開門、鎖門,還有看顧社團財產。
  尚未發譜的寒假練習第一週,什麼人也沒有來。
  要不是因為要負責開門,我大概也會翹掉吧……只是或許啦。
  沒人的時候就想自言自語抒發情緒。
  「唉,好無聊,這種時間誰也不會——」
  還未及我把話說完,門突然「喀噠」一聲地開了,雖然沒有什麼,但想著不能讓人看見懶散的樣子,我彈跳一般坐正,而腦中開始擅自認為進來的會是葉學長。
  然而事實也沒有讓人失望,反射著門旁一側窗戶照進來的陽光,淡金色頭髮和海藍的眼眸在沒有開燈的下午社團教室中格外顯眼。
  對方進來時先是咦了一聲道:「沒人嗎?門怎麼開著。」直到看到坐在教室另一邊的我時才笑問:「啊,學妹好呀~怎麼不開燈?」
  我笑著招呼學長,問道:「學長怎麼會來?」
  因為覺得說「其實我挺喜歡白天在室內有點暗暗的感覺,讓人想睡覺」會被當成怪人,所以我並沒有回應他的問題。
  「嗯,聽說今天社團會開,就來看看。」學長道,將背包放在鋼琴一旁。
  我感到疑惑,學長家明明就有鋼琴,團練是沒辦法,但平常在社辦練習反而會被其他聲部的練習聲干擾,就算想練合奏也因太過吵雜而難以執行,為什麼要特地來社辦呢?
  正當我暗自猜測學長為什麼要那麼頻繁地來社團時,學長說話了:「我還想說會不會遇到妳呢,今天帶來了妳之前說想聽的曲子的譜喔。」
  咦……想著會不會遇到我?
  我愣愣地瞧著他的微笑,突然感到胸口一陣溫暖,不自主地開心說道:「真的嗎,我好期待!」
  伴隨著喜愛的旋律,我靜靜地沉浸在與學長共享的時光中。
* * *
  開學後,忙碌的高中生活再度展開,在假期養慣的惰性後,費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將心思重新繫回到學業和課務上。
  上學、社團、考試、上學、社團、考試……
  胡亂地過著日子,幾個月又過去了。
  距離三年級的畢業已然不遠,這意味著能獨占學長彈鋼琴的時刻,即將消失。
  雖然並不是永遠見不到了,但心中還是有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那是一個,平常可以隱瞞,但一想到又會莫名悶疼的感覺。
  可能忙著申請大學的事,學長平日來社團的時間又減少了,可以說趨近於零,我已經好久沒有一個人聽學長的鋼琴聲了。
  而且由於三年級教室被編排在校舍另一側的關係,使得我很少有機會遇得到學長。就像什麼被抽離似的,我沒興致地在社團練習著畢業典禮上的表演,甚至有點懶得來,但想著這是祝福學長畢業的演出,還是逼迫自己要好好練習。
  然後就在某一天。
  好幾個禮拜沒有新的對話的聊天室,突然多了一則訊息。
  「社團結束後,可以麻煩妳到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嗎٩(。・ω・。)و?稍微……有點想對妳說的話(*‘ v`*)」這是學長發來的邀約。
   我想都沒想便答應了,直到訊息發送後,一片空白的腦袋才驀地被許多猜測所填滿。
   美好的幻想、悲傷的事實,種種想法在腦海裡亂轉,我盡力地別讓自己去思考這種事情,但學長到底是要跟我說什麼呢……?
* * *
  第二天。
  因為實在太在意了,今天的我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寧的狀況,在課上也常常發呆。
  放學後,踏著往社團教室的階梯,總感覺社團練習好麻煩,腳步也隨之變得沉重。
  三年級應該早就放學了吧,可是學長卻跟我約了練習後,那他是顧慮到我所以不能早點回家嗎?
  要是沒有社團練習的話,現在是不是就能知道學長到底想說什麼了呢?
  ……我在想什麼啊。
  但是真的好想立刻就知道。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社團教室樓下的「管樂社」招牌也漸漸印入眼簾,這是以行書風格寫成的毛筆字。
  咦?今天門開得好早。
  出乎意料地,教室樓下的鐵門已經被推開了。
  因為身在最高樓層的管樂社教室和屋頂相通,為了避免有其他學生跑上去,所以鐵門通常都是鎖著的,而招牌之所以放在樓下,也是怕有人找不到管樂社教室。
  明明平常都是我最早到,然後等著學長姐來開門。
  怎麼回事,現在才剛放學沒幾分鐘。
  要走到一樓學務處拿鑰匙再來到頂樓,這速度實在不可思議。
  ——除非是考後沒事做的三年級生。
  「總覺得有點可怕……。」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我走上了樓。
  一到門口便看見教室外的鞋架上,擺了一雙白色的運動鞋。
  乾淨的鞋身有些微擦破的痕跡,記得剛入社時經常看到,保養得真的很好,朦朦朧朧的記憶被喚醒,好像是……
  正當我要想起來是誰的鞋子時——鋼琴聲突然傳了出來。
  一股安心感頓時溫暖了整顆心,開門走進室內,在空曠教室的白色鋼琴前,思念已久的背影映入眼底。
  夕陽的昏黃在他的金髮上流動光輝,伴隨著溫柔怡人的樂聲,眼前的畫面彷彿是某個知名電影的場景,既虛幻又真實。
  我呆呆地佇立在門前,不敢多走一步,也不敢轉身關上大門。
  因為我怕——只要微微的一點聲響驚擾,便會打破眼前那如天使般的人與這世界的細微聯繫,不著一絲痕跡地,消失——使我再也找不著。
  直到聽得他輕輕地喚了一聲「學妹」,我才敢有所動作。
  「學長,你怎麼有時間來?」我問道,隨之轉身關上了門。這也是我從昨天收到訊息時就存有的疑問。
  「嗯,大學申請的事情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今天找妳也和這件事有關。」他說,邊往我這邊走來。
  一下子便提到心頭事,我有些激動地問:「真的?那是什麼事?」
  然而學長卻只是笑了一笑:「這件事說起來有點長,等練習完再說吧。」
  我有些失望,但還是尊重學長的決定,於是點了點頭。
  聽起來是很重要的事呢。
* * *
  練習終於結束了。
  我與學長並肩走在前往便利商店的人行道上,一路上學長說了許多他大學面試時的所見所聞,我愉快地聽著,但內心還是被那件「重要的事」所牽住,舉止也不由得有些僵硬。
  終於到了便利商店,結了帳後,我們走到裡面的座位坐下。
  我屏氣凝神地盯著學長,而學長則向我露出了一抹微笑,隨後緩緩開口
  ——「我被音大錄取了。」
  我記得,那是全國首屈一指的音樂名校,之前學長也常常跟我提起。
  想到學長得以如願以償進入憧憬的大學就讀,我的語氣也不由得高亢了起來:「真的嗎?恭喜!!」
  學長的笑意更深了:「這都要感謝有妳這位觀眾,讓我常常有機會練習不同風格的曲子。」
  我慌慌張張地道:「才才才沒有這回事!」甚至還有點口吃。
  學長笑道:「怎麼會,妳真的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應考前的卡片我也有收到,每天都有寫一句話呢。」
  那是想著要為學長加油而寫的超大型卡片,為了不打擾學長讀書,所以我選擇了在最後一天才給他,期間也沒有對他發任何一則訊息。
  沒想到會被當面道謝,感覺臉好像脹熱了起來:「不、不用客氣啦。」
  「不,真的謝謝你。」學長瞇起的藍眸於金色的睫毛下,如星夜裡的湖面般閃閃動人。
  「對了,這個是要給妳的——」他說著,轉身從背包拿出了一個牛皮信封,約莫一張A4紙那麼大。
  「這個,是我為妳譜的鋼琴曲。」他遞了過來,我驚訝地望著他:「咦、咦?」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請你收下。」他低下了頭,語氣誠懇。
  「我自從寒假開始便在寫這個譜了,希望可以當作給妳的謝禮。」
  「因為我只會譜鋼琴曲,所以……抱歉,不能讓妳用妳的樂器演奏。」
  「而且我的功夫也還不到家,但這首曲子已是盡我所能。」學長垂眸望向桌面,苦笑道。
  我感到胸口一陣溫熱,眼角險些落淚。抿了抿脣,我道:「請不要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我會珍惜它的,謝謝學長!」
  我感覺我接過它的手,和我的聲音,都在顫抖。
* * *
  畢業典禮終歸還是來臨了。
  一早社團內便開始忙碌起來,點名、吃早餐、調音。雖然昨天就提前把樂器、譜架和譜都從社團搬到後台了,但仍是一刻也閒不下來。由於沒有冷氣,悶熱的後臺裡,各個聲部擠成一團。
  「欸,我們豎笛少一人。」
  「啊?有人有看到嗎?」
  「打過電話了嗎?」
  「喂,調完音的先給我上臺就位!」
  「嗚哇別擋到我的電風扇!」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後臺吵雜一片。
  我拿著樂器、譜架和譜上了臺,環顧四周,台上的椅子和除了管樂器外的大型樂器都已經擺放整齊了。
  鋼琴果然是由Keyboard來代替呢……
  雖然很希望於學長在校的最後一場表演上,聽他彈奏那架白色鋼琴,不過果然還是不可能。
  我搖搖頭不去想這些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放好物品。
* * *
   都已經準備完畢了,接下來的一切都按流程進行。
  「畢業生進場——」司儀朗聲說道,體育場的大門也隨之被兩旁的志工打開。
在茫茫的畢業生隊伍裡,我一眼便瞧出了葉學長的所在。
  ……畢竟那頭混血兒專屬的純淨金髮實在太過顯眼了。
  剩下來的就是等畢業生入場完畢後,三年級的學長姊上臺人就到齊了,我偷偷瞄了一眼壓低身子走到舞台上的學長姐們。
  葉學長似乎發現了,往我的方向微微一笑,我緊張地往回看向指揮。
  待大家都就位後,「歡迎我們的管樂社!」司儀的聲音擴散到了整座體育場。
每個社員都坐直或站直了身子,等待指揮落下預備拍的最後一拍,而後……
  在充滿歡笑與感傷的畢業典禮上,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這首曲子可以飽含這麼多的情感。
* * *
  畢業生早在中午前便被送出校門了,我呆呆地站在放學後的社團教室裡,望著那架被闔上的白色鋼琴。
  因為表演結束的關係,今天除了我以外,一個人也沒來社團教室。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我要來這裡,既不打算練習,也不想要整理教室,更重要的是,葉學長已經不在了啊……。
  莫名的失落湧上心頭,好像有什麼事還沒有滿足似的。
  我緊緊拿著手上那份葉學長送我的樂譜,總覺得每一顆音符都在述說著與葉學長的回憶。明明我早就發覺到內心翻騰的感情名為什麼……但我直到最後都不肯去面對這份心意。
  眼眶突然一熱,不停起伏的呼吸彷彿一支手扼住頸部。
  就在快要哭出來的時候,門被「喀噠」一聲打開了。
  是誰忘記拿東西了嗎?
  我迅速地抹去眼角的淚水,茫然地望著門的方向,卻看見——金色的髮絲、湛藍的眼眸映入眼簾。
  我微微張大了口,只聽得那人說道:
  「我去學務處,聽組長說已經有人拿走鑰匙,我便在想是不是妳。」熟悉的聲音緩緩傳來。
  「葉學長……」我的聲音很輕,我怕他發覺我在哭。
  「能遇上妳,真是太好了。」他笑道,語氣似如溫柔的流水。
  我愣住了,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耳朵,像是要確認是否為夢般,我開口問道:「學長,你怎麼還沒回家?」
  「因為我想……為妳彈奏妳手上的那份譜。」
  他在笑,依舊是那抹令人留戀且溫柔的微笑。
  「妳願意聽嗎?」
  心情突然大好,我將手中的譜遞了過去,大聲地道:「當然願意!」
  和著懷念的午後時光,清婉的鋼琴聲緩緩流動著一段段溫暖的旋律,柔和的聲音融化了每一個情緒。
  我心滿意足地聽著,彷彿此刻,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學長,還有那架白色鋼琴。

  各位好,很高興能再次和大家見面。
  這是我三年前寫的短篇小說,背景是高中時參加的管樂社,雖然我現實的社團生活沒有這種美好邂逅,但想像一下還是蠻開心的。去年我還寫了這篇的十年後After story,下次再跟大家分享。
  要是有喜歡我的文章,希望能點個追蹤或GP給我鼓勵噢>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78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自創|短篇小說|原創|校園|小說|戀愛|少女|年上|青春

留言共 2 篇留言

啪啦啪啦
推推

05-11 15:42

茶碗
謝謝~~05-11 17:42
零零人
加油>///<

05-11 21:29

茶碗
謝謝你!QQ05-11 21: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37589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文】高中記憶... 後一篇:【短文】White P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奇幻小說連載中
《克蘇魯的黎明》0683.怪怪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