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三章-4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05-10 17:48:21│巴幣:0│人氣:48
  這個季節少見的溫醇徐風撫平長短不齊的整片青翠小草,挾帶眼前粼粼波光的未遠川的些許水氣讓人感到一絲清涼。喪失兩三個月前那份酷熱太陽正位於天空中央附近,家庭愉悅互動、戀人親密接觸引起旁人不滿目光──這些在科技過度發達的現今戶外公園已經不多了,夜思考著人類的成就究竟是對地球和自身種族造成了何等惡劣的影響,雖然造就了榮華卻也失去了日漸萎縮的綠蔭及人際關係。

  這個問題當然無人能解,亦無可解。就像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陰陽兩極,一切皆有另一個對立存在。文明榮華和地球衰敗,這是人類選擇的道路──但是真的能夠繁榮到最後嗎?

  夜用力甩了甩頭,拋開這個不是自己該思考的無聊想法。每次不小心發呆時思緒就會跑到這種東西上,明明一旁就有更加美好的光景的說。

  宛如雪花潔白的冬木鐘塔矗立在眾多低矮平房之中顯得格外吸引目光,連結冬木市兩區的未遠大橋彼端接續有車輛通過接著從旁邊五百多公尺遠的出口來到商業區──這些都不足以深深勾住夜的目光。

  純黑的瀏海被稍稍吹亂,移動平淡地眺望著對岸住宅區相對樸素建物的同色眼眸,將視線放在不遠處一群女孩子歡笑嬉戲的美景上,心底一陣舒暢。

  這裡是冬木市內少數尚且留有廣大草地的區域,也是許多節慶活動時舉辦的地點「濱川公園」。

   夜一行人吃過市中心某家家庭餐廳後再順著觀光街景一面逛遊一面漫步至這個濱川公園沉澱心緒。一路上他們總是被行人投射驚嘆的目光,不過這也難怪,除去原本便相當引人注意的香苗、幽憐和一頭粉色的咲之外這次有添加了兩名絕世少女。

  擁有赤紅如血般眼瞳的女孩帶著活潑放縱的氛圍時不時東竄西竄,,剛到商業區便立刻買下的鴨舌帽微微遮住了因新奇而閃閃發亮的眼神,搭配著夾克的紅色T恤上批散落長的烏黑柔髮,毫不畏懼頗為寒冷天氣的黑色短裙下大方露出月色似的白皙大腿,這樣的打扮對於這位日本大英雄而言不但沒有一絲違和感反而過份自然地展示出女孩子一面的魅力,十足融入這個世界的人群。

  還有另一位翡翠瞳色的少女身周充溢不容侵犯的莊嚴與像是王室貴族的高貴氣質,她將熠熠閃爍的純金長髮用素黑的緞帶綁成馬尾,配上一襲藍白交間的洋裝顯得單純而又華麗,如果說是某個國家的小公主也不會被揭穿──雖然其本來就是一位騎士之王啦。另外為了避免低溫的微風侵擾幾乎透明的珍貴肌膚,香苗還為她準備了一件雪白的披肩,加上胸前被緊緊抱住的兩隻獅子布偶更替她裝飾了十分的可愛。

  這群宛如不存在世上的美麗幻影,此刻竟然悠哉地出現在日本地方都市上漫步著,每一個路人都在錯身而過的剎那停下腳步,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盯著她們看。

  兩名少女完全沒有隱藏心底的興奮之情,放任自己像個觀光客一樣左顧右盼,時而觀看展列櫥窗的精品或者當季的流行服飾,時而仰頭對朝陽映照下閃閃發光的高樓大廈發出驚嘆的聲音。她們僅僅是自然地混入人潮的流動中,愉悅地欣賞這些無關緊要的事物,雖然偶爾會光顧店家但是除了那頂帽子外卻不曾購物,二人有著明確自知地謹守身為世外人(異常)的本分。

  至於身為咲未來身的Caster則是事前說過想要一個人去逛逛,順便調查看看有關敵人的線索因此和他們分別行動。而Apollyon的行蹤就連夜這個召主也無法掌握,雖然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沒辦法跟那個異常中的異常能夠好好建立信賴關係就是了。

  其餘的當地人(召主們)也彼此聊著天消弭空閒的時光,並替少女們解答她們所不懂的問題。

  不過在如此逍遙的六人團體內,被眾多美少女圍繞的夜常常感覺到唯有自己被投射來自四面八方帶有明確詛咒及殺意的可怕視線。

  現在──他們置身於寬廣的綠盎空間小憩,暫且拋開聖杯戰爭的一切,當然還有那些濃厚到簡直要把少女們生吞活剝的饑渴目光。

  「前輩、前輩⋯⋯」

  聽聞左手旁微弱的悅耳輕聲,夜回過頭去。

  那是不比異常們遜色的容顏。若月光的純潔髮絲仍是結成代表性的雙馬尾,緞帶伴著風擺動猶似花瓣的軀體,眼眸上倒映著少年微笑的臉龐,綿花糖一樣的面頰染上了許許紅潮,揚起的小嘴呼出了甜蜜的芳香讓夜在這一刻不禁想要將那片粉色唇瓣據為己有。身穿著純白的連身洋裝搭配一件淺色系的薄外套,她彎著要、雙手放在背後,兩人間的距離近到足以聽見彼此的呼吸。

  「⋯⋯我可以,坐這邊嗎?」

  「嗯,當然可以!」

  香苗一面小心翼翼地坐下,一面又悄悄靠近了夜三公分。

  他們凝視前方的青翠平地和河川一陣子,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幽憐她們的嬉鬧聲感覺十方遙遠完全無法傳進這段沉默之中。接著,香苗打破了舒適又寧靜的空氣:

  「前輩⋯⋯」

  「怎麼啦?」

  「⋯⋯前輩不會害怕嗎?」

  香苗曲起雙腿,奇妙地遮掩了裙下那充滿希望的風景。

  她沒有明指什麼,但夜知道香苗說的是何物。

  「妳是指聖杯戰爭嗎?怎麼可能不害怕!小香苗妳忘記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了嗎?」

  夜哈哈笑著,輕輕揉了揉那片柔軟又富有女孩氣味的長髮。

  「可是我雖然害怕,但看見連妳們也被卷進來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裡,而且也沒辦法求助其他任何人,所以身為男人我就必須要藏起害怕、必須要保護妳們⋯⋯好歹我也是有身為男人的尊嚴的!」

  像是在鼓舞香苗,也像是在催眠自己。

  對於盡力想讓自己放鬆一些的略帶幽默的話語,香苗當然感覺的出來,因此回以了一個足令世上一切花朵失去色彩的可愛笑容,隨後視界再度回到腳尖前的小草上。

  「可是⋯⋯⋯⋯我還是好害怕⋯⋯」

  她將臉蛋埋進大腿中央,開始渾身顫抖。

  「我真的好害怕前輩會突然就從我的身邊消失,還有幽憐學姐跟咲學姐也是⋯⋯⋯⋯我好害怕再也見不到前輩,好害怕看不到爸爸媽媽⋯⋯真的好可怕⋯⋯⋯⋯」

  眨了眨睫毛,令在眼眶打轉的水滴飄散。

  「⋯⋯⋯⋯⋯⋯⋯⋯⋯⋯⋯⋯」

  夜擠不出一句安慰的言語。因為連他自己夜不敢肯定在這之後他一定會平安無事,他不能對香苗撒謊。

  況且,要一名僅僅十歲的孩子承受如此超脫常理的事態原本便太過殘忍了。

  但即使如此,夜還是能夠確信一件事。

  「──小香苗。」

  他伸出手撫摸銀白的小腦袋,兩人目光交接著。

  那純黑的眼瞳不帶任何徬徨與躊躇,夜嚴肅地繼續說道: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妳。我會盡所有的一切,甚至就算要我捨去性命,我也依舊會保護妳和幽憐還有咲的,直到這場愚蠢的戰爭結束,只要有我在我就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妳!」

  在話音剛落的瞬間香苗直直撲進夜的胸前,雙手緊抱住他的腰,伴隨模糊的一聲「前輩⋯⋯!」明顯的抽泣聲流瀉了出來。

  他來不及反應,香苗就維持同樣的姿勢哭喊著,將臉蛋深深埋入夜的外套裡浸濕了衣服。

  「不要!我不要這樣!我不希望前輩受傷,更不想要前輩為了我們就隨便死掉!」

  「小香苗⋯⋯」

  ──還真是⋯⋯跟幽憐說了一模一樣的話呢。

  夜在心底感嘆著,輕觸那閃亮美麗的秀髮。

  「拜託你,前輩⋯⋯⋯⋯請不要拋下我⋯⋯」

  悲鳴漸漸平緩,雖然經過兩三分鐘後僅剩下斷斷續續的哽咽,但嬌小的身軀依舊無法停止顫抖。

  「我答應妳,我會活下去然後一直保護著妳們。」────正當夜打算耳語這句諾言之前⋯⋯

  「──喔喔,放心吧Saber的召主呦!」

  「──⋯⋯!?」

  突然從後方遞出的響亮聲音不禁令他們嚇了一跳。往那邊看去,露出笑容的織田信長與無奈似的阿爾托莉雅正站在一方樹蔭下。

  「呃、呃⋯⋯吉!妳們什麼時候開始就在那裡了!?」

  「那種小事別介意啦!」

  她們朝急忙分開的二人走去,接著停在有點距離的地方。

  「那、那個⋯⋯請問怎麼了嗎?Sa──阿爾托莉雅小姐。」

  香苗拭掉乾枯的淚痕,對雙手環胸、表情透露明顯不滿的阿爾托莉雅問道,聲音中殘留著無法掩飾的鼻音。

  鼎鼎大名的騎士王先是孩子氣地鼓起小小的腮幫子,然後才深呼一口氣。

  「Master⋯⋯妳就如此不信任我的實力嗎?」

  「咦咦?不、那個──」

  「雖然說和Apollyon的戰鬥是我敗北了,但是我還留有不少殺手鐧喔!況且身為妳的從者,本王必定將會守護妳到最後,加上和Apollyon、King、Caster的同盟,雖然彼此認識不過數天時間,但還請妳多多信賴我們英靈一些吧!」

  「阿爾托莉雅小姐⋯⋯」

  「不過Apollyon確實是強過頭了,這樣也很難看出Saber的實力呢⋯⋯不然,我們就來為召主們演武一下吧!可以嗎,幽憐?」

  ──這傢伙只是想要找個藉口跟Saber打一架而已吧!

  就在夜暗自吐槽時,信長忽然回頭呼喚少女的名字,幽憐跟咲從樹後走了出來。

  「幽、幽憐也在嗎!」

  想到剛才和香苗的一些互動,夜不禁背脊產生一陣刺骨寒意,可是卻見幽憐也揚起一抹苦笑。

  「沒問題唷,夜。如果是我,一定也會那樣安慰小香苗的。」

  「那、那就好⋯⋯⋯⋯」

  夜實在無法忘記今朝那恐怖的身姿。

  「但是,信長小姐⋯⋯這樣做的話會波及到路人的吧?」

  明明早已明白聖杯戰爭能毫無痕跡地抹消、復原一切異狀,幽憐仍為不相干的凡人憂心著。

  明白召主心想的信長低頭沉思⋯⋯

  「關於這一點,無須擔心。」

  ──低沉得幾乎要喪失存在感的嗓音在夜身旁響起,眾人均被無息現形的純黑男子嚇了一跳,兩名從者則微微凝縮了瞳孔。

  維持不變的裝扮,沒有任何情緒的Apollyon一面用右手描繪著未知的圖紋,一面接下說明:

  「我已經在方圓一公里的範圍鋪設了結界,裡面的人也都被結界放了出去,而外面的人會直接無視這片區域同樣也無法進入,所以妳們就盡情地熱身沒關係。」

  夜此時注意到不知何時遼闊的綠地河畔上唯有他們的聲音迴響著。

  「這是魔術對吧?Apollyon你原本就會魔術了嗎?」

  夜歪頭問道。

  「做為魔王(Apollyon)即使生前沒有行使魔術的能力,也仍會被灌輸所有基礎魔術的知識與權限。」

  他說完的同時也結束了手部的動作。

  「那麼這樣就沒問題了吧,幽憐?」

  信長半帶不耐煩的口吻,雙手插腰。

  「是、是的!不過,我還是希望能打得不要太過火──」

  「啊啊,當然啦!畢竟使出全力的話可能會打破這結界呢。」

  她上揚嘴角,瞥了一眼Apollyon。

  被不冷不熱諷刺了一句的Apollyon仍然無有表示,僅是平靜地注視川河。

  「Master,請問可以允許我稍微活動筋骨嗎?」

  「好、好的!我並不會特別介意,阿爾托莉雅小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阿爾托莉雅小姐小心自己的安全就好。」

  阿爾托莉雅用空著的左手提起裙擺,單膝跪地在香苗前方,視線則投往地面。香苗似乎已經重新整理好情緒,平息了紊亂的呼吸壓抑住最後一點哽咽。

  「非常感謝,Master。另外可以請幫我照顧一下桂妮薇兒二世和蘭斯洛特二世嗎?」

  「是⋯⋯這兩個玩偶嗎?」

  「是的!你們要好好聽Master的話喔!」

  阿爾托莉雅像符合外貌年紀的女孩子般笑著撫摸布偶們的毛髮,隨後帶著笑容向信長點頭確認。

  「Saber那邊也OK啦!那我們就快點開始吧!」

  信長顯然是迫不及待想與亞瑟王交手了,她興高采烈地將帽子取下隨手拋給幽憐保管。

  二人走到平地的中心,相距了大約二十公尺。包括實體化的Apollyon在內,夜等人選擇離即將交手的兩人較遠的位置席地而坐,想要見識乍看下會讓人忘記她們亦是超脫常理一分子的少女們,其力量大體上達到了何等程度。

  兩人緩緩釋放出平日收斂起來的魔力,現場的空氣剎時變得十分乾燥,一種說不明的氣氛徘徊在兩人之間渲染著大片大片的草皮,連夜等人也感受到了異樣。

  雙方,一觸即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778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aede1210自己
有時候只想靜靜地把一張圖畫好 那就畫吧 不要停下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