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節)

作者:和珖│2020-05-01 22:11:53│贊助:502│人氣:263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節)

    兩人從不認為公爵是個賢能良君,卻也不知道他是個如此狠心惡毒的人。

    絕望像烏雲佈滿他們的內心,更是籠罩在諾良島上空。

    事後薩爾以傷害貴族罪,被判處禁閉一個月。

    他要不是首席侯爵,還在黑龍期間擔任要職,需要他坐鎮指揮。毆打侯爵等級的貴族,一般人早就被吊死了。

    而薩爾不在的空窗期,他份內的所有工作全由緒墨一肩扛起。

    對緒墨來說,倒希望薩爾平時別那麼認真。就因為薩爾平時什麼都要自己來,讓他的下屬習慣這個模式了,逼得緒墨不得不努力一些。

    薩爾受刑期間,一般人不得接見。但緒墨夠格無視這項規定,經常來地下監獄找他。

    士兵見緒墨來訪還必須敬禮。只要公爵不反對,沒人能攔阻得了。更何況以請益市政為由也是十分夠力。

    緒墨這次更帶薩爾的妻小一起來探訪。

    幾週不見,薩爾見到他最心愛的兩人,開心得不得了。

   「你們倆最近可好嗎?我好想你們阿……」

    一家三口隔著鐵欄擁抱在一塊。

    薩爾妻子更動容哭了出來「我也好想你…我們都很好用不著擔心。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下次別再這麼衝動了。」

   「真是抱歉…讓你們操心了。」

    薩爾為了不造成緒墨的麻煩,盡可能讓相聚時間短暫些。但也更珍惜每分每秒。

    幾句噓寒問暖後,薩爾與妻子隔著鐵欄吻別。留下她帶來的水果,更留下了她的脣溫。

    薩爾甚是心痛。除了人民都忘了自己還有妻兒要照顧。

    尤其當他的小兒子問起「爸爸…為什麼揍扁壞人還要被關起來?」

    他吞下滿腹委屈「即使是壞人也有他應該接受的處分,不能像爸爸這樣私自動手。你能了解嗎?」

    薩爾的妻兒離開後,緒墨也把一旁守衛趕了出去。

   「緒墨,謝謝你帶他們來看我。」

   「這沒什麼。倒是現在外面一團亂,商會的事我盡力了。魯一有公爵做為後盾,商會根本不理我。龍息如預期變得更嚴重了。」

   「唉,為什麼上位者總是這麼沒有天良,商會那群渾蛋也是一個樣。」

   「心不夠狠,怎能踏著別人屍體往上爬。要鬥,我看我們是輸定了。說到這個,我正要跟你說,公爵近日準備找一位副手,接任副領主一職。」

   「副手?諾良島副領主從缺多年,公爵怎又突然需要副手?那人選肯定是魯一吧。」

   「我原本也是這麼認為,但……算了,公爵的思維我實在難以猜透。」

    薩爾刑期結束,剛接回工作便收到緒墨寄來的臨時召集令。

    召集當日,會議室裡集結了緒墨以外的七位侯爵。

    相較例行會議,長桌人坐得稀疏,也沒有侍女送上茶水。只能你看我、我看你,乾等公爵及召集人緒墨到來。

    按階位而坐,薩爾正對面就是魯一,這時他的禿頭還包著繃帶。

    眾人早知道兩大侯爵仇已結深。兩人眼神交集擦出濃濃煙哨味,弄得現場氣氛凝重。

    這次召集令沒有明講目的。但在場七人都有底,知道肯定跟副手一事脫不了關係。

    當魯一翹腳抱怨著,怎麼沒侍女送茶點時,會議室大門開了。進門的先是公爵及兩名侍女,接著是緒墨。

    公爵自若坐上他的寶座,享受侍女的服務。而緒墨在公爵的指示下開口,由他一人主持會議。

   「抱歉來晚了。近日因諾良島市政繁忙,公爵決定徵選一位副手,擔任諾良島副領主。」

    眾人還在猜副手會是誰時,緒墨拿出紙筆發送每人一份。

   「請大家在紙上寫下一位,自己心目中推舉的人選。當然也可以推舉自己。」

    魯一見這一幕不禁竊笑。若副手人選以多數決來決定,自己肯定大有勝算。反之薩爾黯然,對於公爵採取的做法心裡有數。

    公爵代表中立不表態,緒墨則加入投票。

    八人投票結果,就跟眾人預期的一模一樣。魯一以五票勝過薩爾三票。

    就在魯一心喜高位輕鬆到手時,緒墨又道「這次投票只不過是選出參選人,最後決定權將交給諾良島所有人民。」

    緒墨這席話震驚全場,一片譁然。

    魯一張嘴無語從椅子上跳起,見公爵面色又坐了回去。

   「各位先安靜,聽我把話說完。」

    緒墨接著道「規則如下,請注意。只要是諾良島成年人民每人皆有一票,按照身分加權侯爵每人一千票、伯爵三百……投票時間於黑龍結束算起兩個月。當日開票,隔日生效。投票前可以自由宣傳理念,但不得以任何形式的利益賄賂。發現者等同棄權並加以嚴懲。」

    緒墨右手置於胸前「投票過程至開票,由我緒墨彌西-雷頓克爾承辦,並宣誓絕對公正。若有行政不公將以死謝罪。」

    以民選官在國外確屬常見。但對於世襲制的瓦塔斯來說史無前例。

    緒墨這席話就像曙光,降臨在薩爾身上。所有人都在懷疑,這真的是公爵的意思?然而公爵在場,也沒有反駁。

    魯一態度高傲、對民心狠,在人民眼中並非善官。反觀薩爾愛民、扶弱,受人民喜愛。

    眾人心知肚明,若副領主以民選方式決定,那是宣判魯一出局。多位原本支持魯一的侯爵,已經打算向薩爾靠攏。

    緒墨詳解了投票細項,在公爵「緒墨辛苦了。」一句話後,這次召集就此散會。

    場內的人逐漸散去。公爵隨後也準備離席,魯一這才茫然問道「公爵您這是…您不是討厭薩爾嗎?」

   「不滿我決定的方法嗎?」
    
    公爵冷眼無語調的樣子,讓魯一不寒而慄。

   「不…沒有,只是…」

   「誰說你會輸了,我只是想試驗人民的智慧而已。」

    公爵露出百年難得的微笑。他面容英俊,微笑卻令人打顫,就像惡魔做害前的奸笑。

    時間退回到十月。

    薩爾套上黑袍,騎上他的黑馬出城,來到東鎮的郊外"靈山"。為了見老朋友最後一面。

    靈山是諾良島最優美的墓園。這裡被山河環繞,即便入秋仍有美花盛開,像是為了引領亡魂而綻放的燈火。

    沿著花叢到了喪禮現場。他怨嘆慢了一步,老朋友已經蓋棺準備入土,連最後一面也沒見著。

    老朋友只是一介平民。喪禮並不盛大,現場只有一位牧師主持,卻來了不少人。

    薩爾獨自站在角落遠觀,靜靜看著程序一道道進行。只是他身形高大,很快就被人認出,嚇了大家一跳。紛紛疑惑堂堂一位侯爵怎麼會來參加平民的葬禮。

    他簡單的招呼後,又退回一旁靜待,眺望整座諾良城。

    心想傑艾戰爭早過了數十年,連十多年前碧瞳南島災難都挺過了。沒想到命大活下來的戰友,卻像是被詛咒似的,在和平世代一個個死於非命。

    薩爾直到喪禮快結束時,才提著酒前去敬了一杯。

    喪禮上有三人哭得傷心。其中兩人薩爾認得,是他的妻女。還有一個是曾見過,卻不認識的男孩。

    薩爾並不記得傑克有個這麼大的兒子,好奇得問他「小兄弟,你是傑克的朋友嗎?」

    男孩哭喪著臉點點頭,眼淚一滴一滴落下。

   「很好,小小年紀就懂得朋友情誼。」

    薩爾撫著他的小腦袋瓜,沒想到讓他落下了更多淚水。

   「我很羨慕阿傑能有你這麼一個朋友。孩子別難過,這件案子我一定親自追查,抓到凶手還給他一個公道。」

    時間又再推進到十四月中,在莫送走小花後。

    農民收割下最後一批作物,工廠也為大雪做好了防範措施。大多人家早已備齊糧食及炭火,做好與黑龍抗戰的準備。

    諾良島十三月北風南下,正式進入冬季。雖然南方海島並不寒冷,但涼意也讓大家換上長袖,穿上薄外套。

    校園裡,學生們也知道黑龍要來而興奮不已。

    十二歲以下的孩子是不可能經歷過黑龍的。大家下課都圍在一起討論、想像祂的模樣,比較誰家罐頭疊得高、柴火幾間房。

    大家都把黑龍當成過年在期待,殊不知黑龍的可怕。普通百姓對祂有如神一般的敬畏…畢竟能來讀書也不是窮人家小孩,受苦受難也輪不到他們。

    莫其實也滿好奇的,聽著聽著也很想加入討論。但聽見他們嘻嘻笑笑卻又不禁起了反感。想到還有很多像港口屋縫生活的可憐人,就沒辦法開心的談論黑龍。

    此時莫也無心讀書,偷偷瞄了薰一眼。她還埋頭在書堆裡,絲毫不受影響。但…莫總覺得她哪裡怪怪的。

    放學後,兩人如往常到圖書館讀書。

    莫說「下週學校停課圖書館就不會開了。如果是以前,我知道一個月不用上學肯定開心死了,可是現在就…到時候你也打算在家裡讀書嗎……?薰?」

    薰突然回了神,從書上抬起頭才道「嗯…也只能這樣了。」

    莫其實注意她很久了。從她進圖書館到現在,書一頁也沒有翻過,眼神也不像是在讀書。

   「…魯約黑龍時會回家吧?」

   「…………」薰聽了卻不答。

    莫更見她垂喪著臉。果然是因為這樣……

   「連黑龍也不能休假,當軍人還真是辛苦。」

   「…我以為我已經習慣一個人顧家了。可是聽到大家都在討論,黑龍時能一家子窩在家裡,很幸福的樣子。我…只是有點羨慕…」

   「原來是這樣。估計魯約黑龍會待在我家……那你也來我家吧!我今天回去問我媽,我想她會答應的。」

   「可以嗎…?但就算貝亞姊沒問題,我哥他也不會肯。畢竟他現在是在出任務…」

   「怎麼會不肯!再怎麼說他一定會為你著想。而且他出他的任務,跟你又沒關係。」

   「我很了解他…就算他很疼我,對於執行任務還是沒有通融的可能。」

   「我不信!我今晚回去就問他。如果他不答應我就把他的便當吃掉!」

    薰聽著就笑了。但也就只有一下子。

    晚上,莫送便當給魯約。

   「不行。」這是魯約的答案。

   「為什麼不行!黑龍你要工作不回去陪她就算了,還不讓她到我們家裡來。你不覺得她很可憐嗎!?」

   「不行就不行。小薰要是來的話會影響到我工作。而且她也不小了,是該練習著獨立了。我也不可能永遠照顧著她。」

   「好啊!要這麼狠心。黑龍來我一樣讓她進我們家。反正你說她也不小了,要去哪是她的自由。然後我還要把你關在門外冷死你!」

    莫看著手上的便當「我還要把你的……算了,我也不小了,哼!」

    莫依然把便當交到魯約手裡,只是再多附贈一個鬼臉。

    幾天下來莫每天都問。但魯約固執就是固執,他每天都拒絕。

    後來反倒是薰先釋懷了。她已經可以笑著說"就算一個人在家也沒關係",還勸莫不要再去盧魯約了。

    但莫怎麼可能就此罷休。因此他想了一個計劃。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679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南方金雪|和珖

留言共 5 篇留言

和珖
「即使是壞人也有他應該接受的處分,不能像爸爸這樣私自動手。你能了解嗎?」by薩爾-路卡

05-01 22:16

方天
有時,我反倒希望私刑者存在,讓那些惡人得到懲罰!

05-01 22:20

和珖
你說的我也認同。但其實這是個無解的議題。很多時候沒有絕對的對與錯....05-01 22:24
陽元
阿傑QQ

05-02 00:17

和珖
QQ05-02 00:30
小馬
王法不是用來保護百姓,如同虛設,百姓生活陷入困難,真讓人同情。

05-22 16:10

和珖
法律保護的,往往是懂法律的人。更何況古時候的國王、皇帝就是法律。05-22 21:09
幻狐水月
魯約OS:莫你這死小孩到底懂不懂甚麼把女生帶回家裡的意思(翻白眼100遍XD

08-08 17:58

和珖
魯約一定覺得這死小孩很廬小小。想把女生帶回家再等10年吧XD
謝謝幻狐的閱讀與留言。08-08 22: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910501大家
瀾生更新第九章了,來看看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