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太陽神之子:人類的始祖(四)(6)

作者:Cynthea│2020-04-26 15:55:44│巴幣:4│人氣:104
  蘇利耶趕在那夜最後一顆星子落下時,終於又回到雲霄之殿。
他發現事情遠比他想的嚴重,從進入山群後,都尚無感覺到一絲娑羅妮的氣息,要不是有他留在她身上的光為引,他幾乎不相信娑羅妮還留在這裡。

  進入大殿後,他一直叫著娑羅妮的名字,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忽然間,他聞到一股血味,他循著氣味去尋找,終於在一扇大門後,找到了娑羅妮。

  她沒有穿著平時的流金色紗麗,只罩著一件非常單薄的素色雲綿裙,趴跪在地上。
「夫君,是龍鳳雙生胎呢。」娑羅妮見到蘇利耶的到來一點也不吃驚,反而用淡淡的語調告訴蘇利耶自己剛經歷生產的事實。

  娑羅妮甚至沒抬頭去看蘇利耶,只是用手不斷推著搖籃,嘴裡還輕哼著曲調,蘇利耶湊近看著籃中襁褓,果真是兩個熟睡的嬰兒。她的流金色紗麗正緊實地包在那兩個孩子身上。

  蘇利耶雖然為這一刻全家團圓感到欣慰,但他還是開口問了娑羅妮:「妳給我的鍊子斷了。我以為妳遇事了,戰還沒打完就趕著回來了,結果妳平安無事。」

  娑羅妮聽完,只稍稍輕笑了一聲,再悠悠開口問:「那戰,打完了嗎?」

  「想必是贏了……本來我是會戰到最後一刻的,是因為妳,我才千里迢迢回來……」蘇利耶本想斥責她幾句,但他見到娑羅妮裙的下身,有一半染上血,就改口問她身體如何了。

  「我很好,也不好……」她說,蘇利耶發現她今日的反常,而且身光微暗,仔細一看他才發現令他更驚訝的事實:「妳的神輝……都消失了!娑羅妮。」神輝,是天神一族靈裡存在的能量,多藏在體內的脈輪內,像是標誌一樣,只要有神輝,就是天神一類,但能量消退,天神會走向五衰,最後再度回歸宇宙意識裡,神輝也代表著神的特性,消失之後,梵天所創造的世界也會逐漸遺忘該神存在的一切。

  「沒錯……應該都消失了吧,夫君,你說說,這時候天神的將兵們,是不是正在興高采烈,歡呼勝利的到來?」不明白娑羅妮此時為何要強顏歡笑?這下子蘇利耶開始著急,他現在才明白,手鍊斷的原因與娑羅妮的神輝消失有關,因為那上面有她的力量。

  他上前抱住娑羅妮,他發現她的眼神已開始渙散,傳說天神的五衰有各種徵兆,娑羅妮不知是何時開始的,現在還來得及救她嗎?
  蘇利耶慢慢把身上的能量一點一滴傳給娑羅妮,但她只持續衰弱下去,身虛眼瞬之時,她也開始說胡話:「夫君,你說天神殺阿修羅,也殺他們的幼童……那他們的父母怎麼辦?是否會成日抱著死去之人的遺物……在哭泣呢?」
「娑羅妮……妳先別說話,我要想辦法救妳。」

  但娑羅妮繼續說:「我好像看到因陀羅領軍天兵天將們,正在拋撒鮮花……所有的榮耀都歸於他了……那個可恨的殺人兇手!」
  話語至此,蘇利耶身體一震,他收回手,娑羅妮一時失去支撐,自己往旁頓了一下。

  蘇利耶震驚,不單是為了親耳聽見娑羅妮剛才的指控,而是他察覺到她體內有個什麼,彷彿像無窮盡地在汲取力量。

  「娑羅妮……妳跟陀濕多是什麼關係?」他從未問過她這些,工匠之神陀濕多造的寶物跟建築很多,包括他本人身上的盔甲,還有因陀羅的雷電金剛杵等,更有其他寶具經常在眾神仙間流轉來去,可是,會為陀濕多兒子之死說話的天神,就只會是陀濕多的家人了。

  娑羅妮吃力地回頭面對蘇利耶,她盯著他一會兒,然後說:「我答應父親,會等到你,為這場大戰贏得勝利……然後等你回來見我,見到孩子們,之後再親手殺了你的。可是我早產了……我等不了了。」

  原來陀濕多是他的父親,蘇利耶自責自己的愚蠢,他太有自信能夠駕馭任何人,包括身上流有雲的血脈的娑羅妮,所以他從未想過她的背叛。

  但她現在也快死了!還能如何?
  「蘇利耶……你,愛我嗎?」沒料到娑羅妮只是緩緩張開雙臂,語調輕柔地靠近他。蘇利耶見到她柔弱無骨的身子,彷彿隨時要倒在地上,還是不忍心,順手接著她,立刻被她擁抱住。

  「妳騙了我。害我無緣無故削弱了一半的力量。」他像是懲罰般,抱得越來越緊。
  「殺了我,你就能拿回你的光。」娑羅妮越來越沒氣力,彷如隨時都會閉上眼。
  「憑妳也想威脅我?……若是我取回我的光,那妳就永遠消失了。」
  「若是你再不取回去,你的光就會隨我一起永遠消失了。」
  「那妳告訴我,怎樣才能阻止妳的衰弱……難道帶走我一半的力量,就是妳的報復嗎?」
  「我……罷了。」娑羅妮臉上已毫無血色,此時更無氣力站下去,兩人順勢緩緩坐下。

  娑羅妮低下頭,氣若游絲,她告訴蘇利耶:「我本想跟你一塊死……現在覺得,削弱你一半也好……這樣你也幫不了因陀羅了。」她硬是擠出一抹苦笑,還說自己在看了孩子的睡顏後,也後悔死得太早。

  最後,她捧起蘇利耶的臉,仔細端詳後,再度展露蘇利耶最熟悉的表情,她故作自信地說:「現在做什麼都晚了。我已經回不了頭……夫君,我死後入不了輪迴,把我的身體燒了好嗎?就如你當初走進我殿裡那樣……記得,千萬別想把光要回去,我要帶它一起去。」

  做了這麼多,娑羅妮就只是想削弱他而已嗎?
  他不信!

  他放開原本抱著她的手,在他手上凝集一股很強的力量,娑羅妮驚恐地問他要做什麼。
  「我是遍照者,太陽神蘇利耶!妳的體內有一股黑暗,娑羅妮,既然黑暗會帶走妳,那我就照亮它!」

  「不要!」娑羅妮根本無力阻止,眼看著蘇利耶硬把力量灌到自己體內,那股黑暗之力的中心處,蘇利耶感覺到自己力量的一半被鎖在那裡,所以,也許他消滅它,娑羅妮就不會消失了。

  這是他以為的……
  結果卻跟預期大不相同。

  一場可怕的爆炸發生在眼前,第一次有光,比他所發出的還要耀眼,啊,他看不到娑羅妮,也看不到孩子了。
  蘇利耶從來沒有經歷過黑暗,因為他的神光一直都很耀眼。
  他在模糊的影像中看到,娑羅妮下半身浴著血倒在地,不遠處還有二個全身染血的羅剎,血盆大口。
  羅剎本就是嗜殺,喜生肉的鬼怪,就在他們正欲咬下到口的血肉時,也發現了蘇利耶,他們對他發動攻擊,卻立即身首異處,其中一個羅剎更是直接被蘇利耶踏碎頭顱。

  這就是他的力量,他明明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卻無法好好守護他想珍惜的人兒……
  他殺死了羅剎,但周遭的黑暗卻一下子把娑羅妮捲走,他這才想起娑羅妮跟孩子都已經死了,所以……他要一個人繼續活著嗎?他痛苦地抱頭蹲地。

  後來,他感覺到身上有一陣又一陣燒灼的痛苦在漫延著,從裡而外,從體內往上、竄下,疼到他甚至以為自己的身體要被撕裂開。


  他終於在一聲大吼後,回到了現實。
火焰的溫暖,是他清醒後第一個感覺到的,全身受到重傷而虛弱,他這個太陽神的身體竟然貪戀著火焰的溫度,這會讓他的傷口好受些,也加速他復原。

  他聽到了嬰孩的啼哭聲,立刻撇頭看去,竟然看到一個故人的背影。
蘇利耶很驚訝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工匠神,立刻問他:「陀濕多……是你救了我們?那娑羅妮她……」他還記得,娑羅妮稱自己是陀濕多的女兒,所以對方很有理由在之前的爆炸後,救了他們。還把他們全帶到了巧妙天界。

  陀濕多好似在忙著什麼,沒有立即回答他,蘇利耶慢慢起身靠近他。
  「喔……娑羅妮……」下一瞬間他才發現事情的真相,陀濕多在縫補軀體,全身漆黑,但是那個形態他還是一眼就認出是娑羅妮。

  「幸好她沒有魂飛魄散得太厲害……否則,我也沒輒了。」陀濕多說。
  可是蘇利耶卻憤怒喊道:「是你逼她復仇的!一切都是你!否則她也不會成這樣……」
  「你跟因陀羅殺了我兒子,我說過我會報復。」
  「所以你就拿你女兒的命來賭?陀濕多!」
  「我沒逼她,那孩子是自願的……」陀濕多搖了頭,又說道:「不,也許我是故意的,我知道娑羅妮會想幫我,她會成我的其中一把劍,一把柔軟卻能取人性命的劍。」

  若非顧上陀濕多還得救娑羅妮,蘇利耶必定會給他一記重拳。之後他一定會補上的。

  「你們的孩子,恐怕也有影響……神輝去了一大半不止,你若不是太陽神,神輝能自我修補,你大概也跟娑羅妮一樣了……日蝕都好幾天了。」

  蘇利耶此時從未鍛造好的鐵塊上,終於瞧見自己的模樣,醜陋的疤痕爬得他滿身都是,他的臉也毀了,他發現自己的盔甲是如新鍛造般的,代表從前的那副已經毀壞。
  這副能自我修復的盔甲也是出自陀濕多的手藝,只要穿戴它的人還有神力,盔甲就會再生。

  「該死的,娑羅妮現在到底怎樣了!你該死的到底叫她做了什麼?」他從未想到自己會受這麼重的傷,更何況是娑羅妮那脆弱的身軀了。

  「娑羅妮沒你幸運,遍照者……我的孩子都沒你們這些神來得強壯或是好運……她冒著失去所有神輝的危險,為了削弱你,僅僅是為了減弱你,卻沒想到你的靈一直能治癒自己,平時的一點一毫根本傷不了你幾分,所以她最後決定在生產完,便把整塊『毒素』都吞下,那些毒素快速地噬去她體內七大脈輪的能量……」

  「什麼毒素?你說娑羅妮一直在服用毒藥傷我?」
  「她塗在唇上、身上,那些你經常親吻她的部位,雖傷不了你半分,卻也多少迷惑了你的心智。」

  蘇利耶突然一陣作嘔,他回想過去的一切,他曾覺得娑羅妮迷人,沒想到一切都是騙局,最後他還把自己的光分給她?讓他傷害自己,自己還愚蠢到想救她?

  他的腦海現在只浮現著一個念頭,就是娑羅妮真的該死。

  知道真相後的蘇利耶,此時站直了身體,再到一面反光鏡上看清臉上的傷,就是他從這件事得到的教訓。

  他以一種十分冷淡的語調,開口再問陀濕多:「你的女兒,可還能活著?」

  陀濕多沒多注意蘇利耶的變化,他在沉浸在失去兒子的痛苦,還有差點失去女兒的愧疚裡。

  「我拼盡全力,也只能保她這樣了……我可憐的娑羅妮……幸好她母親雲的血統可保她從粒塵再成人形。」陀濕多熬紅了眼,全心全意地專注,沒注意到蘇利耶隨手在他的匠房裡自行取來鐵面罩戴上。

  蘇利耶再回頭看了一眼他的孩子,兩個啼哭的嬰兒仍被那流金色紗麗包住,他們的眉宇之間,都有和他相像的地方,可是現在他覺得這一幕很刺眼,心一橫,他推開搖籃,走向陀濕多。

  「你跟你的女兒,都要為著你們的所作所為贖罪……我以太陽神的名號詛咒雲與工匠神的女兒,她會永遠想不起自己的往日榮輝,永遠活在黑暗,她會以為自己生來就是『闇影』。」詛咒一出,陀濕多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要娑羅妮忘了自己是誰?

  還不只如此,蘇利耶推開了陀濕多,大手一伸抓起還不醒人事的娑羅妮,他隱約聽見她非常微弱的心跳,仍不發一語就粗暴地帶走她。


=============================================================================================
  之後的事情,蘇利耶至今想想都覺得瘋狂,他告訴因陀羅,他把娑羅妮帶到日落之處,那裡只有永恆的黑暗,但仍是屬於他太陽神管轄的世界。

  娑羅妮醒來後,果然完全忘了過去,太陽神欺騙她,她的名字是「闍訶耶」,是影子精靈,生來就是太陽神的奴隸。

  他狠狠地在她身心上報復她……他覺得,聽著「闍訶耶」的尖叫可以讓他有「復仇的快感」。
後來闍訶耶懷孕了,生下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娑尼,竟然天生能操控「暗的力量」,是個不祥的孩子。

  蘇利耶好幾次想殺了他,可是當他一想到他那時留在巧妙天界的龍鳳胎,他再也就下不了手。

  他還告訴因陀羅,自己利用「闍訶耶」的頭髮又做了一個手鍊,好監控她。幾日前,那個手鍊突然斷了,他以為「闍訶耶」真的死了,因為生產並不會讓繩子斷掉。

  結果,闍訶耶真的受了重傷,他卻不清楚源由,娑尼不見蹤影,也許與他有關吧?所以他害怕地逃走了,蘇利耶平時也是不給他好臉色看。

  闍訶耶又跟上次一樣緊閉雙眼,到現在都沒睜開過,蘇利耶又把他的光分給她,這次完全是出自他本能的動作。
  得到蘇利耶的光後,她的情況穩定許多,現在看起來完全是睡著了,蘇利耶就把她帶回太陽神殿。
  「等著我。」他對懷裡的她不斷重覆,而她卻始終緊閉著雙眼。

  因陀羅此時打斷蘇利耶的話,插了一句:「你明知她身上有毒未解,卻還是要了她?兄弟,你是神智不清、越陷越深了。」

  他輕哼了一聲,告訴因陀羅:「你不明白我多想讓她,像我一樣痛苦,就算玉石俱焚我也不後悔……」
  「那你……把她帶回來之後,打算如何?」
  「我自有其他打算……這些年,因為你與陀濕多的恩怨,我已身心疲憊,現在你已是天帝,是宇宙之主……很多事情可以自行處理了,能不再來見我或見闍訶耶 ,這樣最好了。」


  因陀羅慢慢走出太陽神神殿門外,他回頭再看了神殿一眼,他想著從前至今,他是如何一路爬上去頂端,他問自己該不該對蘇利耶有虧欠?
  不,他是天神之主!
  他下的每一個決定,絕對都是成就今日的重要環節,他沒有餘地後悔!
  既然太陽神兄弟只想過退休的日子,那他便成全他。

  萬一蘇利耶改變心意了,也無妨,他已經知道了太陽神的弱點,掐在手裡,必要的時候威脅他就是了。
  這就是他身為天帝的「智慧」。

註:
闍訶耶:在廣為流傳印度神話版本中,是娑羅妮為了欺騙丈夫太陽神,而用自己的影子變出來的冒牌貨,生下土星之主娑尼及此世代的「摩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621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巧妙天|闍訶耶|雲之女神|娑尼|因陀羅|太陽神|蘇利耶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ish880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太陽神... 後一篇:家o福--芋泥寶盒蛋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百萬字 台灣原創 奇幻武俠 長篇連載小說 《克蘇魯的黎明》 每日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