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21

作者:兔子貓│2020-04-24 09:39:14│巴幣:0│人氣:69
開場白:A man who does not think for himself does not think at all.
     一個人倘若不為自己思考,那就從未思考過。  ——王爾德
    
  
  
#阿零的觀察記錄
 
--ZERO的場合--
 
最近我家裡多了一個人,他是我的複製人。在兩年前的4月26日,他在研究機構裡被製造出來。最初他當作兵器製造,不被擁有感情和思維。

原先要轉移我的人格到他身上為由製造出來,然而途中被下了指令前來處決我和艾克斯,說是我跟艾克斯散佈Paradise Lost計劃的情報。

現在我以他仍有用之處將他留在我家,名字被取為日文的零,有著「一切的開始」的意義。

他擁有金星(Helel)和海王星(Neptunus)的超能力,還有著類似土星(Saturn)的能力缺陷-無痛症,但是他似乎不會使用土星(Saturn)的超能力,似乎是得當作兵器而不被擁有痛覺。

而我將他留下的原因,是認為他或許能幫我解決我身上的命運,為此我打算讓他和我有感情連繫,特地為他下廚,端上我親手做的咖哩。

起初他吃了會翻起白眼,全身陷入僵直長達三十分鐘,之後他再吃一口,又陷入剛才的狀況,之後他一直持續那樣的行動,直到隔天早晨他才吃完咖哩。

從那之後他開始有所變化。前陣子一吃完我的咖哩,他的肚子會發出詭異的聲音,不曉得是他的消化過程所發出來的聲音。直到最近一看到我在料理,會一直盯著我看,他那目光像在催促我快煮完。

就這麼期待我做的料理嗎,哼,真拿他沒辦法,我就多為他下廚好了。

至今以來,他是第一個期待我下廚的人,以前炎龍兒和不死老喬吃過我的料理後,他們都不肯再吃一次,還評價我的料理技術簡直是災難,曉東尼那傢伙還說我的料理太多科學性質。

而我下廚就只是想看看食材的化學反應,從未想過為人下廚。看到我的複製人這麼期待,為人下廚的感覺也挺暢快的。

不過我看他最近越來越像個人,我開始期待他今後的發展,也開始不把他當作威脅。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問我,開始向我索求,希望我稱呼他的名字。

「哥哥,何時要稱呼,我的名字?」

「得等你更像個人,我就稱呼你的名字。」

聽到我這麼回答後,他疑惑地將頭側向一邊。

或許我現在發瘋了,居然會希望這個原本當作兵器的複製人像個人,如果是以前的我,絕對只把他當作兵器,更不可能要求他像個人。

而這次我打算放下無情,拋去冰冷的科學性質,由衷希望他像個人。
 
=============================================================
 
--CIEL的場合--
 
上次送傑洛先生的衣服時搞錯了尺寸,這次我想再重新送禮一次。

在購物網上的衣物區,我不斷尋找適合傑洛先生的衣物,這次我也打算找貓咪系列的服飾。

雖然傑洛先生個性孤僻又冷漠,其實他私下很喜歡貓咪,在網路觀看影片都挑貓咪,在外面看到野貓經過會特地停下來盯著看好幾分鐘。

而這次我一定要送禮成功,藉機和傑洛先生拉近關係。

總之先來找找看有沒有合適的。我看看……紅色貓耳連帽無袖上衣,姑且也買下來好了。紅色貓耳連帽外套,這個好,而且這個貓耳還有白色耳毛,那麼尺寸呢?嗯!有找到合適的,趕緊買下來!

然後等到衣服送來後,我將紅色連帽外套裝進紙袋裡,在某天上午造訪傑洛先生的家。感到些許緊張的我敲了門,向裡面的人打招呼。

「傑洛先生,午安。」

稍微等待裡面的人走到門前,接著門打開了,是傑洛先生來迎門。

「有什麼事嗎?」

「我有東西要送傑洛先生。」

「先進來吧。」

「好的。」我在玄關脫下有白色鞋尖和鞋跟的粉紅色高跟鞋後,戰戰兢兢地走進傑洛先生的家裡,看著阿零正坐在餐桌前,看了我一眼後再看向餐桌。

我走過去一看,發現到餐桌裡暗藏著液晶螢幕,正播放著某部知名科幻電影。

之後看到傑洛先生落坐到阿零的隔壁,我得趕緊送禮才行,從紙袋拿出紅色貓耳連帽外套。

「傑洛先生,這件外套送你。」

然而我一拿出外套,傑洛先生看到那件外套的當下,皺起眉頭了。

該不會是不喜歡嗎?還是服飾看起來很孩子氣?

「妳為什麼又送我衣服?」結果傑洛先生問了一個我很難回答的問題。

「這、這個嘛……」

怎麼辦?我要趁現在就說出我的心意嗎?不行,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我覺得還要花點時間。

那麼傑洛先生的問題該怎麼辦才好?

說是希望傑洛先生的服飾多一點樣式,不行,他認為沒必要在服飾上塑造良好形象。

說是買來給傑洛先生添加衣物穿,這也不行,傑洛先生喜歡極簡風格,要穿的衣物雖然只有少少幾件,他就只打算穿那幾件。

料想那麼多說法,我還是找不到話可回應。這可不行啊,傑洛先生可是麻煩又奇怪的理科生,沒問到答案不會罷休的。

當我感到困擾時,阿零他向傑洛先生說了一些話。

「哥哥,不穿嗎?」

「你希望我穿上嗎?」

「一樣的,最好,對嗎?」

「……雪兒,我就收下那件外套好了。」

「咦?好的。」怎麼突然能接受了?是因為阿零的話嗎?

我看著傑洛先生拿著那件外套,換下身上的白袍再穿上,最後回到阿零隔壁的位置。

之後阿零一直看著傑洛先生,面無表情的他,投注在傑洛先生的目光隱約閃閃發光著。

話說傑洛先生究竟為什麼能接受了呢?

「傑洛先生,為什麼會願意收下那件外套呢?」

「就為了和他建立一致感。」

「一致感?」聽到傑洛先生那樣的回應,我好奇地看向阿零,開始推測傑洛先生的想法。

難道傑洛先生這就是想留下他的原因?不過他說過要建立一致感,是想和阿零親近嗎?就靠那件紅色貓耳連帽外套?

唔……我完全猜不透傑洛先生在想什麼。

總之那件外套送出去了,事後得好好謝謝阿零才行。話說阿零剛才的話,他也希望傑洛先生和他有一致感嗎?

想不到日子久了,阿零會希望傑洛先生和他有一致感,也許他往後能脫離必須身為兵器的冰冷價值。

對了,那件無袖上衣,就拿來送給阿零好了。
 
=============================================================
 
--X的場合--
 
期末考即將接近的日子裡,某天我接到雙親的視訊電話,和我噓寒問暖一下,之後關心起我的成績。

老實說,我覺得這次的成績應該會很不妙,要是考不好的話,學校方面會強制要求成績差的學生,整個暑假都待在學校裡進行補習。

而我的雙親希望我能考出好成績,暑假期間出國找他們聚會,而我也想見他們一面。

為了考好成績,我決定要找人當家教。之後我從玄同學打聽到一件事,要找家教的話,最好要找傑洛學長,也得知玄同學平常就有找傑洛學長當家教。

玄同學還說傑洛學長的家教費用只需要料理,不需要付出金錢。

聽到傑洛學長有在當別人的家教,我也決定要找傑洛學長當家教,帶上裝有親子蓋飯的保溫盒和咖啡果凍,和教科書和一些文具一起裝好在紙袋裡。

接著我在某天假日上午,前往傑洛學長的家。

來到傑洛學長的家門口後,我敲了敲門,向裡面的人打招呼。

「傑洛學長,我是艾克斯,我想請你當家教。」

「門沒鎖,你直接進來。」

「好的。」

當我伸手抓住門把要轉開時,我忽然聽到裡面傳來詭異的聲音。

「咕嗚嗚喔喔喔……」

那、那是什麼聲音!?傑洛學長的家裡怎麼會有類似猛獸的低吼聲!?

好奇又害怕的我,戰戰兢兢地打開門後,看到穿著紅色圍裙的傑洛學長站在廚房,手裡拿著湯勺,面對著長得像巨○兵的黑色物體。

那是什麼鬼啊!?

「傑洛學長,那是什麼?」

「是咖哩。」

「咖哩?」那個又黑又長得像巨○兵,還散發出刺鼻的化學氣味的東西,我可看不出來那會是咖哩。

「你先去餐桌前坐著,等我料理完。」之後傑洛學長給我指示,同時用手中的湯勺槌打那個黑色物體送入深鍋中,最後蓋上鍋蓋。

「好、好的。」之後我仔細一看,傑洛學長的流理台上放了許多化學器材,還有疑似是礦石的東西放在大的玻璃罐裡。

有這些東西,更是看不出來傑洛學長是在煮咖哩,反倒覺得是在進行化學實驗。

總之我聽從傑洛學長的話,坐到餐桌前,同時注意到阿零也坐在餐桌前,他的雙眼正緊盯著傑洛學長的料理不放,之後我聽到他的肚子發出打鼓聲。

不會吧!?阿零居然對那樣的料理有食慾!?太奇怪了!

等待的過程中,烹煮咖哩的深鍋再度引起騷動。黑色且龐大的物體從鍋裡衝出來,鍋蓋還留在那黑色物體的身上,還從鍋裡伸出龐大的手伸向傑洛學長。

緊接著黑色物體的中心點睜開紅色單眼,目光橫掃現場的人們。看到傑洛學長煮的咖哩變成那樣,我嚇得發出怪叫聲。

「吁咿咿!!!」

這是什麼鬼啊啊啊!!!

「嘖,還沒煮熟。」然而傑洛學長認為問題的癥結點是沒煮熟。

不管我怎麼看,我都看不出來那是沒煮熟的問題。

接著傑洛手持著湯勺做出揮斬的行動,斬斷黑色物體伸過來的手。那被斬斷的手掉到地上,我眼睜睜看著那隻手瞬間液化。

然而那個黑色物體身上開始噴發出許多方塊。這時傑洛學長用手中湯勺擊退,任何方塊都沒打到我和阿零這裡。則被打飛的方塊瞬間液狀,沾黏到家中各個地方。

看到傑洛學長面臨襲擊,我想我也得幫忙才行。

「傑洛學長我也來……」

「你乖乖坐在那裡別動。」

我拿出紅水晶,正想變身協助傑洛學長時,傑洛學長打斷我的話,還拒絕我的幫忙。

聽到傑洛學長的拒絕,我也只能坐著,在旁看著傑洛學長獨自一人處理。則阿零他依舊面無表情,冷靜地看著傑洛學長和黑色物體的行動。

黑色物體噴發方塊到只剩紅色眼珠後,它自行化成一灘泥,還自行離開鍋子移動到家中的角落處,接著沾黏在家中各個地方的黑漬,開始自行聚集到它那裡,最後凝聚成單眼巨人。

讓傑洛學長一個人處理真的好嗎?

當我擔心傑洛學長時,他突然跳到餐桌上,左手緊握拳還散發出緋紅色的光芒。

之後那個黑色物體變化別的模樣,全身就像黏土一樣產生變化,最後變化成猛獸的大嘴,一張嘴就能看到尖銳的牙齒排滿了上下顎。

下一刻黑色物體衝向傑洛學長,則傑洛學長揮出左拳,他的拳頭發射出強力的光砲擊向黑色物體的紅色眼珠上。

傑洛學長的光砲是成功讓黑色物體擊退了一下,但是黑色物體仍向前衝。

這時傑洛學長也有所行動,化作緋紅色電光消失在我眼前,下一刻在黑色物體面前現身,用手中湯勺擊向紅色眼珠,擊破紅色眼珠並貫穿至破碎,瞬間擊倒了黑色物體。

黑色物體就這麼化成一灘泥,再也沒有任何行動。之後傑洛學長走向牆邊,拿出眼鏡戴上,在空中比劃又做出按按鍵的動作,接著傑洛學長面前的牆壁自動凹陷,還自動打開一道暗門,從裡面走出機械製的恐龍。

「嗚哇,那是什麼?」

「它是用來打掃家裡的迅猛龍。」

「打掃家裡?」

我好奇地看著迅猛龍走向那灘黑泥,下一刻它的右手變化成吸塵器,開始吸起地上的黑泥和眼珠碎片,最後清理到非常乾淨。

傑洛學長都是靠那個機械迅猛龍來打掃家裡的嗎?好厲害啊。

一清理完後,它就自行回到暗門裡,那樣的清掃方式讓我看了嘖嘖稱奇。之後傑洛學長拿下眼鏡,走到廚房那裡,從櫥櫃裡拿出白色瓷碗,再從電鍋盛裝白飯,最後盛裝上漆黑到不行,而且剛才還造成生化災難的咖哩。

接著我看到傑洛學長端著那碗料裡,從抽屜拿出湯匙,走到阿零面前端上那道料理。

咦!?要給阿零吃的?吃那個剛才造成生化災難的黑色物體?!

嗚哇!阿零居然能吃得津津有味,一口接著一口的。之後我還看到他用湯匙勺起紅色的固體,吃進嘴中發出像在咬冰塊的聲音,讓我聽了毛骨悚然。

當我臉色鐵青,覺得阿零越來越奇怪時,傑洛學長解下身上紅色圍裙,並落坐到我的對面。

「那麼你要我教你什麼?」

「是英文和數學,那個還有國語。呃,這個科目,學長你也能教嗎?」

「沒問題,要我教你古文跟日本史都行。」

「那麼麻煩你了。」

在心中讚嘆傑洛學長的智慧的同時,我從紙袋裡拿出教科書和文具,開始接受學長的教導,同時伴隨著阿零在旁吃東西的詭異聲響。

話說讓阿零吃那樣的料理真的沒問題嗎?難道因為阿零他是冰冷科學的產物,是個複製人,就不在乎他有化學上的變化嗎?

雖然之前他曾追殺過我,我仍將他看待成一般人,既呆萌又呆板的他,我覺得他看起來跟一般人沒什麼差別。

要是傑洛學長知道我把他當作一般人看待,也許傑洛學長會笑我天真吧。
 
=============================================================
 
--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不死老喬(Air Man)的場合
 
我是不死老喬,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我是世上萬物的氧氣,他們都要依靠我才能呼吸。

我這次登場是來說一說那位零小弟。

他是傑洛小弟的複製人,為了將傑洛小弟的人格轉移到他身上而製造。他不被擁有感情和思維,甚至為了成就一個兵器而捨去痛覺。

現在他在傑洛小弟的家裡接受教導,讓他越來越社會化,學習了不少知識。我還發現到他的智慧已經能夠讀懂傑洛小弟的論文,能和傑洛小弟討論物理。

他的學習力讓我非常感興趣,也想教導他一些事,於是趁傑洛小弟不在時找上他。

「呦,今天也有好好呼吸嗎?」

「呼吸?」

「看你有好好呼吸的樣子,很好很好。而我這次來,是要教你一些事的。」

「可是哥哥,要求我,不能,聽從你的話。」

這還真是的,傑洛小弟居然教導零小弟防備我,不過我是不會因此勸退的。

「偶爾違抗一下指令不會出問題的,這是一般人的人之常情,你這麼做的話會比較像個人。」

「像個人?」

嗯?他似乎對於像個人這件事有興趣?這下有趣了。

「沒錯,像個人,所以今天我來教你一項行動,你向傑洛小弟表現的話,說不定他會高興的。」

「哥哥,會高興?」雖然他仍舊面無表情,但是這句話的語氣明顯高昂了一些。

「他會不會高興,還得看你的表現了。」

看他很希望討傑洛小弟的歡心,我越來越感興趣了,之後我便開始教導他我最喜歡的漫畫中的一幕。

首先要把櫻桃含在嘴中,指示他邊擺弄邊發出聲音。

「記住,是ReroReroRero。」

「Re-ro,Re-ro?」

「不能斷,是ReroReroReroRero,拉長也沒關係。」

「Re-ro,Re-ro,Re-ro~~?」

居然對最後的ro拉長音……

真是奇怪,不管怎麼教他,他說話總會斷斷續續的,簡直就像摩斯密碼,教他的事情像是不符合規格而出現錯誤。

究竟是怎麼回事?明明傑洛小弟教他的事情很完美,唯獨我教的事就是會出錯。

算了,就這樣表現給傑洛小弟看吧,我就在旁化為空氣看著。然而零小弟一表現給傑洛小弟看,卻得來兇狠的責備。

「哥哥,Re-ro,Re-ro。」

「你是不想要你的舌頭了嗎?」

結果還是失敗,算了,下次再來吧。

這次就用別的打招呼方式吧,當傑洛小弟回來時,就對著他比出橫剪刀手,眨眼一下再打聲招呼。

等到傑洛小弟一回來,零小弟趕緊照我教的事去表現了。

「哥哥,歡迎回來,Kirai☆」

這小子又出錯了啊,不是討厭(Kirai),是閃亮(kira)!

「你又再搞什麼鬼?」

結果還是讓傑洛小弟不滿意。

正當我開始對零小弟的學習力感到疑問時,傑洛小弟突然對著化為空氣的我大罵。

「喂!老喬,你天殺的在這裡對吧?!你對我的複製人亂教什麼東西!」

這就怪了,明明零小弟沒說出是跟誰學的,傑洛小弟卻發現到是我,對著看不見的我發脾氣。

不愧是傑洛小弟,察覺力真不是蓋的。

那麼驗證零小弟的學習力就到此為止吧,趁傑洛小弟說我更多的粗話之前趕緊離開。

嗯?零小弟的目光怎麼一直投注在我身上?不可能啊,我已經化為空氣了,任何人都看不見我才對。

我稍微移動一下位置,看他的目光是否會跟著我的移動。嗯,他確實看不到我,目光並沒有跟著我的移動,倒是他一直做出嗅聞的行動。

應該是錯覺吧,還是趕緊離開好了。我一走向玄關,我再次感覺到目光投注在我身上,這次我當作錯覺不予理會直接離開。
 
=============================================================
 
--艾克賽爾(AXL/橘嵐/TACHIBANA  ARASHI)的場合--

某天上午,我帶著我的數學作業來到傑洛的家,想要傑洛教我寫作業。

「吶,傑洛你教的,我聽不懂啊。」我坐在餐桌前,面對著對我來說有困難的數學習題,我的隔壁坐著傑洛,他戴著眼鏡又拿著馬克杯。則我的對面坐著阿零,他正在吃著咖啡果凍。

「我已經用簡單的說法教你了,會搞不懂是你的問題。」

「傑洛你再說個更簡單的解法嘛!」

「真是夠了,不然讓我的複製人去教你。」傑洛不耐煩的說,還指示阿零來教我。

傑洛一提起阿零他自己,剛吃完咖啡果凍的阿零,他的目光突然變得炯炯有神,接著看向我這裡。

「咦?阿零他?」

「不相信他的能力嗎?放心吧,我已經親自驗收過了。」

「可是他又沒上過學校,怎麼可能應付得來?」高中習題連我都不行了,阿零看起來呆呆的,感覺他應付不來耶。

「不然來比試看看。」然而傑洛提出要比試,而我當然要比看看囉,我就不信那個呆呆的阿零有那麼厲害,我也不可能會考輸沒上過學的人。

「比就比,誰怕誰啊。」

結果一比試後,我完全慘敗,則那個看起來呆呆的阿零以滿分完美考贏過我。之後我忽然驚覺到阿零是傑洛的複製人,想必有複製到傑洛的智商,那我連傑洛都贏不過了,怎麼可能贏得過阿零嘛。

真是氣死人,我氣自己沒用也氣傑洛的高智商。

「那麼你就好好接受他的指導,可別偷懶。」

「好啦。」我慵懶的回應,看著傑洛起身離開餐桌前,拿著馬克杯走上階梯,親眼看到他走進自己的房間,同一時間阿零走到我旁邊的座位。

沒辦法,只好讓阿零來教我寫作業了。

「那麼請你教我怎麼解這個題目。」

「這個答案,是七。」

「不是說答案就好,呆呆的阿零呀,我要的是解法。」

「先是斬斷分離,代入,最後答案,得出七。」

阿零為我解釋了解法,但我還是聽不太懂。正想之後的習題該怎麼解決時,我忽然想到一個壞主意。

我先是看一眼目前傑洛待在二樓的房間,再看向阿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吶,阿零,我想指令你一件事。」

「指令?」他一聽到指令,眼神又變得炯炯有神。

幸好他只會呆板地聽從指令,我得趁傑洛不在時趕緊請他解決一件事。

「對,就是指令,我想要你幫我解決作業,這對你來很簡單對吧。」

「解決,作業?」

「放心啦,傑洛不會發現的,快點幫我……」

正當我要讓阿零幫我解決作業時,我耳邊聽到有重物落下的聲響,緊接著突然有爆風將我從椅子上吹飛,害我整個人從椅子上跌落。

「嗚哇!」

「嗯唔……傳送實驗很成功,以後就用這種方式進行傳送。」

之後我聽到傑洛的聲音,趕緊爬起來,看到原本還待在二樓房間的傑洛,居然瞬間出現在我面前。

剛才他說什麼鬼傳送實驗,那他是用超能力來的嗎?話說他該不會知道了吧,才會瞬間跑到我這邊。

「傑、傑洛!?」

「嗯?看你一臉心虛的樣子,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的複製人幫你寫作業吧?」

「哪、哪有啊,哈哈,傑洛你真會說笑。」嚇死我了,傑洛果真察覺到了,幸好沒真的讓阿零幫我解決功課。要是解決的過程中,被傑洛發現到的話,我的下場一定很慘。

我得眨個眼打暗號給阿零看,希望他別把剛才的指令說出來,卻看到他對著我歪頭,一副不明白我的暗號的疑惑神情。

拜託了阿零,千萬別把剛才的指令說出來。

當傑洛用嚴峻的目光來回看著我跟阿零,我緊張又心虛,等著傑洛的回應。

「沒有就好。」傑洛僅淡淡的回應一句,之後喝光他手中馬克杯裡的咖啡,再轉身走向廚房,為自己倒滿咖啡。

「呼……」太好了,蒙混過去了。

之後我看向阿零,他還是呆呆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不過我挺羨慕他的,能夠近距離接近傑洛,之前追殺傑洛和艾克斯的事完全冰釋,甚至和傑洛相處時完全沒有芥蒂。

而我認為我很早就認識傑洛,也隱約覺得我跟他發生過什麼事,想深入了解卻沒辦法,彼此之間有道隔閡。

我曾聽過一句話是「當你窺探深淵時,深淵也會窺探著你」,那段話就像在說現在的我。我越是想探究,就越是無法輕易脫離,只能不斷深入,直到我想要的真相在我面前出現,然而真相對我來說可能會很殘酷。

真的要繼續探究下去嗎?這樣的疑問不斷浮現,而我只能一邊猶豫著一邊深入探究。
 
=============================================================
 
--CINNAMON的場合--

我是席娜蒙,是一名超能力者,擁有水星(Mercurius)的代號和超能力,能夠治療和合成金屬,簡單來說就像是煉金術。

比方說傑洛先生常要合成金屬或人造艾尼盧根水晶,他都要化費很多時間和材料,但是只要使用我的能力,我能夠短時間就完成,還能節省一點材料。

說到合成金屬,我現在有事情要找傑洛先生,要把高地魯博士交給我的手提箱送到傑洛先生那裡,聽說裡面有礦石要給傑洛先生處理。

在七月中的某天假日上午,我來到傑洛先生的家。

「傑洛先生,打擾你了,我是席娜蒙,我有東西送到你手上。」

等了一段時間後,傑洛先生來到玄關,接著開門來迎接。

「進來吧。」

「是。」

我跟著傑洛先生走進家裡,在玄關脫下有藍色小花的白色繫帶平底鞋,同時觀察傑洛先生的家裡,什麼擺飾都沒有,感覺好冷清。

之後跟著傑洛先生來到餐桌前,看著傑洛先生落坐,我也趕緊落坐。這時我注意到我面前的座位坐了一位,那個人是傑洛先生的複製人,聽說名字叫作零,雪兒平時都稱他作阿零。

對了,我也得趕緊向他打聲招呼。

「你好啊,我是席娜蒙。」

「妳好,我是,零?」

為什麼是疑問句?不過我覺得他這樣好可愛啊。

之後我看到傑洛先生打開手提箱,我開始好奇又興奮的凝視著,阿零也站起身湊過來看。接著我注意到裡面的灰黑色東西,縫隙中正散發出琥珀黃的光輝。

「好漂亮……」一看到那樣的光輝,我不禁讚嘆一聲。

「這個是……隕石。」然而傑洛先生用嚴肅的語氣說出令我訝異的話。

「咦?不是一般礦石嗎?」

「不會錯的,這塊隕石所散發出來的磁力,可不是一般礦石才有的。」

「可是為什麼高地魯博士要說這裡面是塊礦石呢?」

「大概得知有人在打這塊隕石的主意,才刻意謊稱是礦石。」

「那又為什麼需要傑洛先生處理?還說要合成一種金屬。」

「天曉得,我只知道研究機構的人天殺的又要我幫忙處理。」

「原來是這樣。」感覺事情比我想像中還要嚴肅和沉重,真希望以後不會出什麼大事。

接著傑洛先生走向二樓的房間,我只好坐著等待,同時注意到阿零坐回原位,一直凝視著二樓房間。

對了,我聽說阿零他沒有感情和思維,也沒有痛覺,必須被當作兵器,所以他不被擁有一般人應該擁有的事物。不過我看他現在,看起來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雖然像個呆板的機器人,也像個呆萌的小動物。

之後傑洛先生走出房間,手裡拿著精密儀器和筆記型電腦,回到餐桌前開始著手處理那塊隕石。

「傑洛先生,需要我的能力幫忙嗎?」

「目前不需要,等我調查完,再請妳協助合成金屬。」

「好的。」在那之前,我得等一段時間了。

對了,我還沒和阿零好好相處,就趁現在和他玩撲克牌好了。

「阿零,要不要玩撲克牌。」

我一邀請阿零,他那雙投注在傑洛先生身上的目光迅速轉移到我身上,雖然現在他面無表情,但是他的眼神因為我的邀請變得炯炯有神。

太好了,他很有興趣。我高興得會心一笑,接著從裙子口袋拿出一副撲克牌。

不過傑洛先生可就壞心眼了,他對我的邀請酸了一句。

「最好不要,跟她玩撲克牌一點也不有趣。」

「傑洛先生好壞心眼。」

「我只是看他之後會一直輸覺得淒慘才提醒一聲。」

「沒那麼誇張吧。」

順帶一提,傑洛先生會那樣說,是因為過去曾和傑洛先生玩過好多次的撲克牌,傑洛先生大多輸給我,抽鬼牌的時候倒是贏過一次,那時他一直盯著我的眼睛,聽說他透過我的眼睛反射出牌面,才能避開鬼牌。

怪不得那時傑洛先生有些不對勁,一直對我投以炙熱的目光,原來是在偷看我的牌面。

不過玩了很多次撲克牌遊戲後,輸給我很多次的傑洛先生對我下了結論,「跟妳玩撲克牌一點也不有趣」這句過份的話,那時的傑洛先生真的好壞心眼。

總之我還是要和阿零玩撲克牌,洗牌的途中我不小心掉了牌,掉出來的牌面剛好湊成同花順。

再重新洗好牌後開始分牌,我這邊的牌面剛好從A到K都有,而且沒有鬼牌。接著看向阿零,他也準備好了,能開始抽牌。

「好了,開始玩吧,阿零。」
 
=============================================================
 
--愛爾特(Alouette)的場合--

我是愛爾特,目前我在新的學校秋原小學過得很好,遇到對我很好的同學,像是光同學和櫻井同學還有綾小路同學和大山同學。

在新的學校裡,我聽說班上同學幾乎人人都有一個終端機,叫作PET,裡面有著擬人格程序,稱作網路領航員。聽說PET能做的事情很多,其中網路對戰在同學間大為流行。

見到PET正廣為流行著,不曉得雪兒姐姐也有一個PET呢。

而在七月某天,我從謝魯佛叔叔得到電影票,那是我最想看的動畫電影,很想找雪兒姐姐一起去看,然而雪兒姐姐說她很忙,沒辦法抽空去,之後還對我道歉了好幾次。

其實我不會介意的,也由衷希望雪兒姐姐以研究為重,但是不希望因為研究而累倒身子。

聽說她在研發一個全新的能源,會比艾尼盧根水晶獲得更多的能源,說不定能造福全世界。可是我很擔心雪兒姐姐的成就被人埋沒,研究機構裡的人又把成就轉讓給那個人。

啊,我說的那個人就是難相處又不知道在想什麼,雪兒姐姐還喜歡那樣的人,對我而言還是有點討厭的男生,他叫作阿爾什麼的傑洛。他的全名很長,我也不想認真地好好說他的全名。

總之雪兒姐姐現在沒辦法抽空去看電影,我只好找個人陪我。找班上的同學嗎?唔……我個人覺得和他們的關係還不是很熟,也不知道他們喜不喜歡看這部動畫電影,還是找熟悉的人吧。

正當我在猶豫該找誰時,雪兒姐姐推薦我去找那個人。

「找傑洛先生怎麼樣?可以趁這機會和他多多相處,讓彼此的關係變好。」

「咦?找那個人……」不要不要不要,我才不要找他去看電影。

「可是愛爾特妳也得向傑洛先生道歉不是嗎?之前把傑洛先生罵到臭頭,我想傑洛先生很介意,事後還是得道歉一句。」

的確,我過去曾無來由地把那個人當作愛情騙子,把他臭罵了一頓,不知道他搶走雪兒姐姐的成就是子虛烏有,還罵他隱瞞能封印超能力是樂見我痛苦的樣子。實際上考慮到我的超能力是個機密,不能夠輕易張揚,才會不能明說炎龍之心的存在。

其實那個人並不壞,而是我心胸狹小,一直認為他是壞人。

聽到雪兒姐姐那麼說,我覺得有道理,決定鼓起勇氣去見他一面,順便帶上雪兒姐姐親手做的咖啡果凍。至於我的貓咪玩偶,這可是我的護身符,一定要隨身攜帶。

在某個假日上午,我來到那個人的家門口,敲了敲門扉,像裡面的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愛爾特。」

等了一段時間後,我聽到門內傳來腳步聲,下一刻門扉一打開就出現那個人。那一瞬間,我反射性的臭著臉看他,但是我不能這樣面對他,我得露出微笑。

他一看到我,不知道是不是認為我一個人會來他家覺得詭異,他瞬間皺起眉頭。

「是妳啊……」

「那個……我有事情要找你。」可不能讓臉上的笑容瓦解,要好好在他面前保持友好的一面。

「先進來吧。」整個開門之前,我注意到他有察看一下周遭,我不曉得他是在確認什麼,不知道是不是在確認雪兒姐姐有沒有來。

難道是在期待雪兒姐姐來嗎?那他也……應該不可能,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可是我看他完全沒注意到雪兒姐姐的心意,他不可能會對感情的事有興趣。

總之我跟著他走進去,在玄關脫下我的短靴,然後一走到餐桌前,就見到面無表情的人物正坐在餐桌前。他一看到我來就開始盯著我看,他的眼神看起來沒有任何感情,讓我感到詭異。

對了,上次來的時候有見過他,但是和他沒有深入交流,不過他是我唯一從來沒聽到心聲的人。

我從雪兒姐姐聽說過他,在研究機構裡製造出來的,他是傑洛的複製人,名字叫作零,雪兒姐姐常暱稱他為阿零。

他看起來無害的樣子,似乎很安全,姑且向他招呼一聲。

「你好,我是愛爾特。」

「妳好,我是,零?」

為什麼是疑問句?雖然他將頭側向一邊的模樣有點怪。

對了,把咖啡果凍給他吧。

「這、這個給你。」

「謝謝?」他收下了,但是他的道謝卻帶著疑問,更是讓我覺得他怪怪的。

「妳找我有什麼事?」這時那個人落坐到餐桌前,向我提出疑問,而且還臭著臉,大概還在介意我把他臭罵一頓的事。

「那個……」我想就趁現在道歉好了,作為賠罪拿出電影票請他去看,但是我覺得他可能會拒絕。「我想向上次的時候跟你道歉,那個我……真的很對不起。還有我想賠罪,想請你跟我一起去看電影……可、可以嗎?」

道歉這種事對我有些難為情啊,而且我現在不敢正眼看著那個人的表情,擔心他露出嫌棄的表情,讓我感到緊張又羞愧。

要是他不接受怎麼辦?要是他嫌棄怎麼辦?

當我感到緊張時,他給我回應了,他的表情有變得溫和,還是仍一副難相處的樣子。

「我接受道歉,而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能陪妳去看電影。」

「為、為什麼?」

當我提出疑問時,我這才注意到他的餐桌上有大量的物品,有筆記型電腦和一些精密儀器,還有最引人注目而是一塊礦石,那塊礦石的隙縫中會散發出琥珀黃的光芒。

話說那是礦石嗎?我總覺得跟我在研究機構裡看的不太一樣。

「我還有事情要忙,不能抽空陪妳。」

「可是我很想去看那部電影啊,雪兒姐姐因為研究的關係沒辦法抽空陪我,我又怕會發生之前的事……」

「那麼我讓他陪妳去。」然而他派出阿零來陪我去看電影。

「咦?他嗎?是可以啦……」反正阿零他看起來不是很危險。嗯?他一聽到那個人說要派他去看電影,我注意到他的雙眼變得炯炯有神。

難道他想去看電影?

「那麼就這樣了。」那個人下定決論後,面向阿零給了指示。「我指令你去陪這個丫頭去看電影,看完就護送她回去。對了,這個手機借你,准許你用電子支付買些吃的。」

接著阿零迅速拿走那個人的紅色手機,再衝向玄關,迅速穿好紅色靴子,最後看我沒跟上來感到疑惑,轉頭看向我,還將頭側向一邊。

嘛,比起那個人,找他去看電影的話,我覺得沒什麼芥蒂,應該能放心去看。

「等我一下。」我趕緊跟上去,之後聽到他向那個人說一聲,而且還是疑問句。

「哥哥,我出門了?」

「記得別惹事生非。」

我總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像家人一樣。明明他們的關係是原型跟複製人,在科幻作品裡這樣的關係應該會起衝突才對,他們卻像家人或兄弟,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之後我穿好短靴出了門,我總算能去看最想看的動畫電影了。

對了,我想看的動畫電影名稱叫作「魔法少女愛爾特」,女主角的名字真的剛好和我同名,樣子也和我長得相似,但是這麼多的相似都是湊巧的。

居然會這麼湊巧,第一次接觸這部作品時,聽到會跟我同名的我也感到很訝異。

而這部動畫電影是部奇幻故事,女主角愛爾特有個身份是科學家的姐姐。女主角某天偶然碰上奇幻生物的妖精,名字叫作夏莉媞。女主角為了尋找失蹤的姐姐和牠結伴,藉由妖精的力量變身成魔法少女,用各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去面對困境,直到找到失蹤的姐姐。

至於她的姐姐專門研究妖精,她是在某天下雷雨的夜晚,研究的過程中發生事故,最後下落不明。

至今出了兩部動畫電影,最近這一部要宣告完結,女主角就要找到姐姐,也要說明女主角的姐姐失蹤的原因。

來到電影院後,順便陪阿零去買爆米花和柳橙汁。其實我看電影時沒有飲食的習慣,看到阿零一直盯著櫃台,我想拉著他進去入坐,他卻拉也拉不動,看他似乎很想吃,我只好陪他去買了。

等到看完整部作品後,我為結局感動得落淚又興奮不已,不知不覺中我牽著阿零的手離開了電影院。

在回雪兒姐姐家的路上,我自顧自地聊著劇情。

「想不到女主角的姐姐會失蹤,是因為事故的關係,變成了妖精。但是她怕女主角會擔心跟寂寞,她刻意化名為夏莉媞出現在女主角面前,並且陪伴著,不過太好了,她們總算能相聚了。對了,我聽說夏莉媞這名字有博愛的意思,給人溫柔婉約的感覺,阿零你覺得這名字……」

途中發現他突然不走動了,我覺得奇怪而看向他,見他正看著我,接著移開目光向前看,我跟著他的視線看去,這才發現目的地到了。

「啊,原來已經到了,謝謝你帶我回家。阿零,改天再聊喔,拜拜~」

我向阿零揮手道別,接著走進家裡。阿零他雖然怪怪的,不過他有好好送我回家這點還蠻貼心的。

比起那個人,我覺得阿零更好相處,改天有空的話,我想再跟他聊那部動畫電影的劇情。
 
=============================================================
 
--曉東尼/假名:曉冰冰(Frozen Buffalio)--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我又何去何從?

最近我開始慎重思考我自己的事情,想去追溯我的過往,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我和傑洛一樣是超能力者,擁有稱作海王星(Neptunus)的超能力和代號,可是我隱約覺得實際上不是這樣。

有一天我突然夢到一個場景,經常颳風下雪的純白場景,我隱約覺得那場景非常熟悉,但是我想不起來,明明我的記憶力是好到過目不忘的程度。

我去問過老喬,他說想要追溯我的事,得在安全且保密的場所才能說,關於我的事情是極機密的情資。

那個喋喋不休又容易說溜嘴的老喬,居然會在意周遭的隱密性,我隱約覺得我的事無比重大。

既然老喬無法說,我就換個人問問。過程中,我問了很多人,大多都不敢說出口,最後我找上雪兒,她推薦我去找傑洛。

為什麼會是傑洛?明明他比我晚加入研究機構,知道的事情應該不多吧。

也快找不到人能問,我只好找他問了。

在七月某天平日的下午,放學回家後我決定去找傑洛,我帶上剛煮好的東坡肉,然後前往傑洛的家。順便說一聲,我跟傑洛的家住得蠻近的,偶爾會帶些料理分享給他。

「傑洛,是我,曉冰冰。」基於怕被人察覺到我的真實身分,在外面我都刻意稱呼假名,傑洛也知道我這麼稱呼的原因。

沒過多久,是身穿著紅色貓耳連帽無袖上衣、左手戴著白色手錶的人來開門,仔細一看,是長得像傑洛的人。

我有從雪兒聽說過,傑洛身邊多了一位複製人,名字叫作零,是作為替換人格而製造出來。

「你好,零,我聽說過你的事。對了,我叫作曉……冰冰,是曉冰冰。」為了防範被人發現,我又得報上假名。其實這樣變來變去挺累的,但是我得為自己的機密負責任,不能輕易張揚。

「曉冰冰?」

「對,你可以稱呼我冰冰。我來是來找傑洛的,我現在想找他談一些事,他目前在家嗎?」

「哥哥,正在,洗澡。」

嗯?哥哥?想不到會有複製人會稱呼原型為哥哥,真是奇特。既然傑洛在家,那就好辦了。

「也就是說他在家對吧?那我可以等,我煮了東坡肉,你也一起來嘗嘗吧。」

「我知道了?」

他邊回應邊讓出進門的路。他應該是允許我可以進去吧,不過為什麼要用疑問句?

難道因為是傑洛的複製人,傑洛這個人挺怪的,所以他也怪怪的?

總之他允許我進去了,我便走到餐桌前。然後看著零將餐桌上的東西推到一邊,好讓我放下盛裝著東坡肉的鍋子。

接著我入坐到餐桌前,開始等待。至於零他先去廚房拿了碗筷,坐到我的面前,開始吃起我煮的東坡肉。

零他是肚子餓了嗎?也沒差,就讓他吃吧,而且瞧他吃得那麼津津有味,我感到很欣慰,料理的辛勞沒白費掉。

話說不配飯吃嗎?我一有這樣的疑問後,看他又去廚房一趟,從冰箱裡拿出吐司,回到餐桌前拿來搭配我的東坡肉。

平常都是配白飯,看他用吐司來配,讓我看了有些不習慣。

對了,來問問看他覺得味道怎麼樣,他應該跟傑洛有不同的說法吧。之前給傑洛品嘗時,他只說一句好吃,然後默默的把我的料理全吃光了。

雖然他有吃個精光,這點我是蠻開心的,但是評價就只有一句,讓我有些空虛。

「吶,好吃嗎?」

「好吃?」他回應了,而且又是疑問句,之後他默默品嘗著。

「這樣我根本聽不出來是好吃還是不好吃啊……」

果然是傑洛的複製人,跟傑洛一樣怪,但至少他回的話有不同了。

沒過多久,身上冒著熱氣的傑洛從二樓左邊的房間走出來了。他身上穿著白底且有紅色幾何圖形的睡衣,單手按著頭,用手中的毛巾擦拭著披散的頭髮。

「東尼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這次來是要跟你談一談我的過往。你是知道的吧?」

「你的事,我的確知道一些。」傑洛他邊回應邊走下二樓,最後來到餐桌前入坐。

「那麼告訴我吧,我現在很想知道。」

這時他沉默不語,悄悄將視線移到別處,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擦拭著頭髮的手仍不停歇,而我等著他的回答。

途中零他說了一段話,糾正傑洛對我的稱呼,還認為我是女孩子。

「哥哥,她是,曉冰冰。」

「那是他刻意化名的,更早之前的名字我不知道,目前他叫作曉東尼。另外他是男人,也擁有超能力海王星(Neptunus)。」

「男人?」零聽了似乎不敢置信,看向我這邊,雙眼開始打量我。

嘛,畢竟我現在還穿著女生的學校制服,難免會看成女孩子。我會這麼打扮是為了躲避追查,也在躲避現在稱作露明尼的路西法那個人,但是最近我喜歡這麼打扮,有些忘記原先目的。

關於那個人,他過去犯下的行徑常讓我感到非常痛苦,我的心也變得怯弱。

要我去面對那個人,我想我沒辦法,一看到他,總讓我想起炎龍兒遭到殺害的當下,對我來說實在太痛苦了。

不過我蠻羨慕傑洛的,他居然能和那個人槓上。我也很羨慕零,要是沒有感情的話,就可以不用一直畏懼著對方。

話說現在不是追究我的打扮或性別,我還得知道我的過往,再次跟傑洛請求一次。

「吶,傑洛,關於我的過往,拜託你告訴我吧。」

然而他完全沒回應,目前闔上眼沉思著的他,讓我總覺得他睡著了。我可是很急的,想早點知道我的過往,為了得知就急著推他肩膀催促好幾聲。

「傑洛、傑洛,我說傑洛你啊!」

「嗯?我不小心睡著了嗎……」

「原來你剛才真的在睡啊!?」害我以為是真的在沉思,真是的。我現在真的很急啊,要催他說出我的事才行。「傑洛你先別睡啊,要睡之前,就先告訴我吧。」

「抱歉,最近忙於調查這塊隕石,現在很睏……你說你的事對吧?那麼你先去做好出國的準備,我會帶你去你的出身地。」

「你知道我的出身地?!」

「調查你的時候,確實有注意到你的出身地在國外,但是想進去的話恐比進到內華達州的某個基地還難,在那裡並沒有認識的人能幫人招待進去。」

「為什麼你會知道?內華達州的某個基地,該不會是指五十一區吧?!」

「先不追究我如何知情或內華達州的基地,總之你要做好出國的準備,我會帶你過去探究。」

被他轉移焦點了,讓我更在意他是否出入過那個基地,但是他至少有意讓我知情,我現在也只能照作。

「我知道了,我會去準備的,你也好好去睡吧。」

「我這就去補眠。」之後傑洛離開餐桌前,走上二樓的右邊房間。

既然找到了線索,現在我就做好出國的準備,希望這趟旅程真能找到我的過往。

對了,我聽說零他也擁有海王星(Neptunus)的超能力,讓我很感興趣。到目前為止,擁有海王星(Neptunus)的超能力者,我遇到的人只有個位數,但是他們的力量都不足以和我對抗。

不曉得零施展海王星(Neptunus)的力量會如何,我很好奇。

「吶,零,等你吃完,要不要和我較量一下?」

「較量?」

「對,我知道你會使用海王星(Neptunus)的力量,就想探究你的實力。」

「指令?」

「不是的,純粹只是要比較一下彼此的力量。」

「只要,比較力量?」

「就是那樣。所以你要不要較量一下?」

「就較量,一下。」太好了,他總算答應了,而且這次是肯定的語氣。

這孩子似乎沒有較勁的概念,感覺像個死板的機器人。明明是傑洛的複製人,然而這點是他唯一不像傑洛。

好了,接下來的較量中他所施展的海王星(Neptunus),就讓我好好期待一下吧。
 
=============================================================
 
--阿零(REI/COPY-ZERO)的場合--

我的──名字是零,是阿爾伯特.W.傑洛的──複製人,做為──替換人格──而製造。

製造日期在──4月26日,身高──155公分。身上所擁有的──超能力是金星(Helel)和海王星(Neptunus),並不具備──任何代號。

原先預備當作──兵器,我不具備──感情和思維以及──痛覺。

先前接受──處決指令而離開──研究機構,前往日本──解決兩個人,分別是湯瑪士.H.艾克斯和──阿爾伯特.W.傑洛,以企圖──散佈Paradise Lost計劃──的細節為由進行──處決。

但是處決指令──執行失敗,被阿爾伯特.W.傑洛──擊倒,之後喪失──原先的指令,從阿爾伯特.W.傑洛和──稱作艾克賽爾──又稱作橘嵐──的人──那裡獲得新的──指令。

我得執行稱呼──阿爾伯特.W.傑洛為──哥哥的指令,以及哥哥賦予的──諸多指令。

之後住在──哥哥的家,接受哥哥的──教導,學習不少──知識。哥哥面對任何──問題都能──回答,就像──知名搜索引擎,厲害到──我找不到話可以──形容。

有一次獲得哥哥──親手煮的──咖哩,我認定──是一個指令並開始──執行,必須將咖哩──吃完。途中狀態──不對勁,開始──調整體內的──消化系統,最後花了──將近一天左右的──時間才吃完。

我必須──絕對遵從指令──行動,無論哥哥──賦予什麼樣的──指令,我都──絕對執行,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最近得到──新指令,我必須排除──哥哥的威脅。有一次──執行指令──失敗,我應該接受──銷毀,然而哥哥──遲遲未執行──銷毀程序。

我執行失敗,不是應該接受──銷毀嗎?

這個疑問──讓我對於哥哥──感到有疑慮,試著探究──他的事。然而在某天,我突然遇到──情況不對勁的──哥哥,他的雙眼和──血液一樣紅,感覺他不是──平時的哥哥。

那是──哥哥嗎?

那個人──曾在我執行──處決指令時──出現過,還說我沒有──靈魂,而靈魂的──意思是生命力──的抽象化名詞。

意思是我沒有──生命力?

有一天我覺得──哥哥不像──其他人一樣──稱呼我的名字感到──奇怪而詢問。

「哥哥,何時要稱呼,我的名字?」

「得等你更像個人,我就稱呼你的名字。」

像個人?我──不明白。

再深入詢問──像個人──是什麼意思時,是說擁有──自主意識,自行考慮──關於自己的利益,還能──自由的──行動。

原先──應該當作兵器的我,不懂所謂的──自由,更不可能──明白自主意識。

所謂的自由,就代表我不能夠──再執行哥哥賦予的──指令了?已經覺得──我沒用處了,打算──要將我──銷毀了嗎?

還是說,讓我──重獲自由,就是一項──指令?

這樣的──指令,讓我感到──困擾?總覺得不應該──執行,但是我必須──絕對遵從並執行。

我──非得執行不可嗎?
  
                     (待續)
  
=============================================================
 
零的製造日期:出自ROCKMAN ZERO的日本發售日。
 
暗影惡魔(Shadow Devil):出自Rockman X5的BOSS之一。在此設定是傑洛的化學料理之一,不只暗影惡魔,他還有惡魔系列,將在往後的故事登場。

魔法少女愛爾特:僅在此作品才有的動畫作品,是愛爾特最喜歡的作品,女主角的名字和外貌都湊巧和愛爾特相似。

夏莉媞(シャリテ):命名出自ROCKMAN ZERO4的劇情中,為電子妖精取名時,雪兒提出的名字,具有博愛的意義,在此作設定為「魔法少女愛爾特」女主角姐姐的化名。
   
兔子貓:在零的觀察記錄中零的場合,為了讓零的想法跟說話方式也呈現斷斷續續的,刻意打成像摩斯密碼。若有懂得解讀的人,那會是奇怪或不可解的訊息(笑)。

最後想說一件更改的事,在集數15,傑洛曾說「雖然我沒去過研究機構,對那個組織結構只有一知半解──」,但是在集數20<感情歸零的金星>中後半部,傑洛對於研究機構的描述會有衝突,在此更正成「雖然我對研究機構的活動一知半解──」(後面的話不更動)。畢竟傑洛從小就到研究機構,消除身上的罕見疾病,也接觸過冰冷的科學進而讓他失去純真,不可能沒來過。原先的話會不做更正,留著好記住錯誤,很抱歉讓讀者造成困擾>_<'''
今後若有哪裡有錯誤或不對勁,由衷希望讀者能提出來,讓我即時做更動或解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596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 X|洛克人 系列|同人文|軟科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xl1234ghj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CKMANX同人文-... 後一篇:洛克人ZX Advent...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ntasy9520路過的人
賽馬娘真的好好玩~嗚嗚嗚嗚嗚,妳各位跑起來,別讓我看到你用走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