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大杜王國編年史:Kingdom of Middag》第一章(II)

作者:第五文明人│2020-04-19 18:08:19│巴幣:0│人氣:184


 ────磅!!

 震撼人心最深處的巨響轟然大作。
 
 焚燒碳化的碉堡發出崩塌前的咿嘎哀號。

 乾燥塵粒捲入劇烈扭轉的反向氣流,飯廳頓時揚起一片嗆鼻苦澀的風暴。

 「好、好快!」

 眼前身影化作蒸氣消散的謝爾蓋再現身時,距離已被一口氣縮短大半而精神陷入慌亂的士兵,被迎面襲來無機質的硬面重擊,應聲粉碎了下顎骨。

 「唔!」

 利用士兵因劇痛做出彎腰的反射動作,謝爾蓋順勢抓起對方的衣領。

 掌心的刀柄轉了一圈,接著隨手拋射。

 並不存有攻擊意圖的銀亮光線,掠過士兵驚恐的右眼,直挺挺插在後方地板。

 沒時間推敲敵人的盤算……

 不,應該說既然傻到丟掉武器,那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愚蠢之徒!」

 寄宿於肌肉組織的戰鬥基因,將此契機認定為不可多得的突擊訊號。

 隨著謝爾蓋縮起雙臂的幅度來降低風阻,藉由重心平移的助力,翻到士兵背後的瞬間────

 第二位士兵發出野性巨吼,朝雙腳尚未觸地的謝爾蓋,揮斬沉重的雙手劍(Zweihander)

 「────死!!」

 可惜,雙手劍本就不是單靠蠻力的武器,必須活用腰部配合手臂帶動施力,否則很容易遭受攻擊落空的離心力影響,產生致命的死亡空隙。

 「嘖!好狗運的畜牲────!!」

 有人說,一流的戰士在打鬥時,任何的一舉一動都是不可忽視的細節。

 因為那很有可能是高手玩弄弱者的惡趣味騙術。

 雖然光看就明白操使雙手劍的士兵沒有專精歷練,但單論破壞力這點依舊是無法輕忽的攻擊。所以,謝爾蓋才會做出丟棄武器,看似愚蠢實際是為了誘導對方將攻擊的模式,轉向對自己最有利的揮斬。

 滯留半空的謝爾蓋抓住嵌在牆壁的燭台,強制改變了落地位置,完美迴避不利於發揮雙手劍效益的直線斬擊。

 不過,眼前這位顯瘦士兵的臂力,確實讓謝爾蓋刮目相看。

 「叛賊,還沒完呢!」

 即便不具有任何幫助,簡直是暴虎馮河的莽夫舉動,謝爾蓋還是對僅僅仗著縱身蠻力,短時間內硬是修正雙手劍落點的士兵,感到十分佩服。

 「哦?真看不出來,你有媲美赫丘利般的怪力呢。」

 「還是那個字────死!!」

 「只可惜,這種力量用錯了時機。」

 謝爾蓋只是稍微側過身,便輕易躲過試圖砍斷自己左臂的猛勁劍壓。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你太麻煩了,暫時睡一下吧。」

 謝爾蓋高舉起雙手,接著迅速下搥。

 士兵精力疲乏的手指握不實沉笨兵器。

 額外附加的重落力道,迫使他不得已只能鬆手。

 眼睜睜盯著朝喉嚨襲來的劈掌。

 正要脫出口的咒罵,隨著士兵嘴角冒出「啪咕」聽似含水吹氣的詭異音效,連同意識卡在扭曲的喉道,一起吞了回去。

 「媽的,不要一個一個送死!一起攻擊!」

 點頭認同身旁較為資深士兵的提議。

 年少士兵配合前輩衝向謝爾蓋,打算同時左右進攻,削掉謝爾蓋的胳膊。

 然而,對方卻紋風不動的定在原地,向他們緩緩舉起那把失去主人的雙手劍。

 「我要是你們,就會先確認敵人的武器再動手。」

 語畢,謝爾蓋先是後墊一小步做為緩衝,旋即壓低下盤把重心放在腳跟,運用旋轉扭力將雙手劍末端狠狠砍進資深士兵的胸甲。

 劍身傳來硬物相互撞擊而脆裂的細微震動。

 「前輩!!」

 目睹噴出大量鮮血的前輩連哼都沒哼半個字,便站著失去意識。

 初出茅廬的雄心壯志遭到無情現實的腐蝕,彷彿連空氣都切不開的劍刃,因此產生多餘的猶豫。

 直到腹部深處燃起遠比求勝更加激昂的滾水,憤然大喊報仇血恨的劍尖,儼然再也切不開任何東西了。

 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哪怕是一秒的遲疑,都會送命!

 斷然捨棄卡在資深士兵,深陷胸甲夾層的雙手劍。

 接住失去握力墜落的軍刀,謝爾蓋搶先年少士兵一步,弓起爆出青筋的胳膊。

 咻────不是瞄準而是循著直覺的擲射。

 刺骨的冰冷觸感,劃破結實的肩頭。

 澎────的一聲,天花板綻放艷紅的杜鵑花瓣,替瀰漫死亡氣息的碉堡增添一筆不忍直視的畫龍點睛。

 年少士兵仰頭望著用自己鮮血著成的名畫,意識逐漸墜入朦朧餘韻的盡頭。

 隨著搖搖欲墜的軀體倒下,謝爾蓋與一張顯得過份雲淡風輕的冷峻臉孔,四目對望。

 「真是的……到底該誇獎你寶刀未老,還是諷刺你依然天真愚蠢?」

 穿著一塵不染華貴軍服的男子推了下眼鏡。

 他簡單掃過四周,摀住傷口哀號或昏迷不醒的部屬,發出嗤之以鼻的笑聲。

 「呵呵,全都避開要害呢。」

 「畢竟我跟某人不同嘛,好歹知道什麼叫生命可貴。」

 謝爾蓋走回插著原本斷劍的位置。拔起來,對眼鏡男擺動,型似劍尖的斷面。

 「明知道敵人跟你一樣是『半神人』還刻意送部屬赴死,未免太刻薄了吧?吶────以賽亞‧弗倫洛‧凱爾文?」

 「哼呵呵,原本不善言辭的臭乞丐,經過擔任武裝者遊蕩黑白兩道,甚至以下犯上,殺害祖國下貴族諸侯後逃亡的歷程,似乎讓嘴巴伶俐不少?」

 以賽亞盯著前方不修邊幅的邋遢男子,伸出指頭在空中比劃幾下手勢。

 大概是種指令吧。

 如此推算的謝爾蓋,知道自己猜對了。

 一直站在以賽亞兩旁不動聲色的士兵,邁開穩健的步伐向前。

 「所以,還是不願意親自上陣啊?像以前一樣,來場久違的單挑不好嗎?」

 隨口補一句「放心,這次我會讓你,頂多斷手斷腳。」謝爾蓋悄悄縮起眼瞼。

 
 貓眼。
 

 此時,謝爾蓋的右眼泛起不太明顯的光芒,有點像鳥禽類的淡黃薄膜,完整覆蓋在眼球表層。

 ────原來如此。

 看見環繞在兩位士兵身上,有如蛞蝓般蠕動的橘色氣息,發現兩人的腳邊也有一條若隱若現的相同氣體。

 畫面正如操偶師控制木偶的棉線一路延伸,直達賽亞的雙腳再蔓延至全身。

 謝爾蓋知道這種跡象代表什麼的同時也清楚,接下來無法再用天真心態應戰的事實。換言之,得動真格────

 
 殺人了。


 「看你的模樣……是使用初階蒐情技能────『貓眼』吧?」

 「啊,真是抱歉。我本來就不善長靈活應用信仰(MP)。所以關於單體強化以外的技能,我就只有習得這招而已。反正我們認識那麼久了,不算什麼秘密吧。」

 謝爾蓋擺出無奈沒轍的苦笑,搔著頭。

 「果然啊,只有這點仍是一樣讓人惱火。死到臨頭還這麼樂觀,這點。」

 以賽亞推了推鼻樑的眼鏡。

 接著,對逐漸擺出嚴肅神情的謝爾蓋,悠悠抬起下巴。

 「上。」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547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穿越|台灣|軍事|大肚王國|原住民|殺神|宇宙|神器|信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o0938457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杜王國編年史:Kin... 後一篇:《大杜王國編年史:Ki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od44675566喜歡動畫的你
有許多動畫心得與點評出爐囉~ 可以上我的YT去看看,不知道會不會有你喜歡的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