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食物語乙女向】當你在床上分心

作者:摸魚│2020-04-17 01:22:50│巴幣:10│人氣:1229
*卑微寫手在開車的邊緣反覆橫跳
*如有撞梗十分抱歉
*台服萌新女少主,只寫家裡有的菜男人
*ooc屬於我
*臘味合蒸/龍井蝦仁/佛跳牆/蓮花血鴨/燈影牛肉



[臘味合蒸]

    「⋯⋯你在想什麼呀,這麼出神?」他貼著你的耳朵,輕飄飄的吐出這句話,平時爽朗的少年聲線此刻染上了情慾的沙啞,而你因他的這句話猛然回神。
    慘了慘了,要被記在小本本上了。你在心裡倒抽了一口涼氣,你竟然在與臘味合蒸的房事中恍神,你下意識地打算開口解釋,卻在望進他的眼底時失去了聲音。
    在黑暗中,他的眼睛仿佛叢林中伺機而動的野獸,灼灼的視線緊緊黏著你,他那翡翠般的眸子深邃的能使你溺斃在其中。他的唇角是帶著笑的,但你很清楚此刻他的眼裡沒有笑意,只有滔天的慾望與毫不掩飾的醋意。
    「還是說,你在想誰呢?我的『好兄弟』?」他蹭了蹭你的脖子,你卻有種錯覺,仿佛只要你方才真的想了別的男人,他便會提起那淬了毒的匕首,在某個夜黑風高之日為那人送上一份大禮。
    你伸出雙手,捧住他的臉頰。「好兄弟?你會跟好兄弟上床嗎?」想到這裡,你氣不打一處來,你不管不顧地捏著他的臉頰,把他好看的臉弄得變了形,哪怕你清楚事後他的小本本怕是要寫滿一整頁的你。
    而那有些緊繃的微妙氣氛也被你打散了。
    「你問我在想什麼?我在想咱們都是這樣的關係了,你怎麼還成天好兄弟好兄弟的叫我呢?」你捏了幾把,忍不住感嘆臘味合蒸的臉皮手感真好,正打算趁機再揩點油,他卻捉住了你作亂的手。
    「情人呢,分分合合,也可能一任換一任;但是,好兄弟是一輩子的⋯⋯」他低下頭,在你的唇邊輕輕地落下一吻。他咧開嘴,笑的燦爛,卻帶著一絲妖異。
    你恍然間看見一隻拍著翅膀的紫色蝴蝶。
    「而你永遠是我的好朋友,」他頓了頓,「⋯⋯只有你。」
    ⋯⋯所以,請讓我也成為你的唯一。



[龍井蝦仁]

    他的動作不知何時停了下來。
    當你意識到時,他正沉沉地望著你,抿著薄唇一語不發。明明此刻的兩人不著寸縷,依偎的兩具身體正在做著世界上最親密的事,你的心卻哆哆嗦嗦地發顫。
    怎麼辦,你好像惹他生氣了,不,不是好像,是肯定。你很想用力掐一掐自己的大腿,清醒一點啊!怎麼能在做這檔事的時候發呆呢?
    你聽見了一聲嘆息,接著,那原先壓在你身上的熱源陡然離開。猛然接觸冰冷空氣的肌膚起了雞皮疙瘩,但這份寒冷比不上你如墜冰窖的心。
    龍井蝦仁披上置於床榻邊上的衣袍,帶著一身低氣壓離開了你們的房間。
    留下你孤零零一個人瑟縮在被窩裡。
    你吸了吸鼻子,忍住從胸口蔓延的澀意。你其實很累很想睡,但你倔強地睜著泛紅的眼睛,盯著門口。
    你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此刻的你腦海中充斥著失去他的恐慌與無措。
    不知過了多久,你昏昏欲睡地縮在被窩裡,少了一人的雙人床太過寬敞,你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該穿上衣服,去把龍井蝦仁追回來?
    直到房間的門被再次開啟,他帶著一身沐浴後的清香回到你的床邊,他掀開被子,看見了睜著眼睛要哭不哭的你。
    你在看見他的那刻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
    「!!休要胡來⋯⋯!」你聽見他清冷的聲線中帶著一絲無奈,熟悉的茶香縈繞在鼻尖,你的眼淚便再也止不住的滑下臉龐。「龍井⋯⋯對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氣⋯⋯」你的聲音含含糊糊的,帶著哽咽。而他愣了一會兒後,伸手回應了你的擁抱。
    「⋯⋯莫要胡思亂想,我不曾生你的氣。」他的手輕輕地拭去你的淚水,撫上了你泛著淡淡烏青的眼下。「下次,若是感到疲憊,莫要逞強。」
    他拉了拉被子,任由你賴在他的懷中哭的像隻花貓,你意識到他只是去洗個澡滅滅火,心下的愧疚便越發濃厚。
    「明天我再補償你,隨便你想怎麼做都可以⋯⋯」你的話語帶著濃濃的鼻音,你沒看到的是,這句話使他白皙的臉龐如熟透的蝦一般,泛了一層紅暈。
    「⋯⋯睡吧,我陪著你。」他強迫自己將那些遐念拋卻在腦後,好不容易靠冷水澡滅去的火再次燃了起來。
    而罪魁禍首的你,安心地在茶香中進入了黑甜的夢鄉。



[佛跳牆]

    此刻的你們呈現著男上女下的曖昧姿勢,他的雙手撐在你裸露的肩旁。相較於你身上那半掛著、幾乎不具任何遮掩功能的服飾,他身上的衣著完整。若非瞧見他那泛著紅暈的臉龐,與浮上一層水霧的異色瞳,你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仿佛他仍然是平時那個雍容貴氣的翩翩公子,而非此時此刻與你共度雲雨的愛人。
    眼下,明明你才是被欺負的那位,他卻微微蹙著眉頭,眼底是滿溢的愛意與悲傷,你忍不住感到了濃濃的罪惡感。
    「美人,是福某做的不夠好麽?」他泫然欲泣地望著你,你被那如琉璃一般的異色瞳望著,心下一陣恍惚。「⋯⋯不,不是你的錯⋯⋯我只是不小心恍神了一下⋯⋯」
    ——他的眼神在那瞬間盈滿哀怨。
    ⋯⋯你還是別開口比較好。
    「恕福某唐突了。」你的視線突然被一片熟悉的米金色阻礙,你反應過來他竟是用你衣服上作為腰帶的綢緞遮住了你的眼睛。他輕巧地繫了一個結,你伸手拉扯,愕然發現這結綁的太死,你扯不開。
    「福、福公!?你要做什麼?」你忍不住感到驚慌失措,他卻笑著伸出食指抵在你柔軟的唇瓣上。
    「是福某孟浪了⋯⋯」伴隨著那越發馥郁的香氣,他的吻細細密密地落在你的胸口,從脖頸一路到你精緻的鎖骨,再接著往下⋯⋯
    當五感中的其中一感失去功能,其他的感官變得更加靈敏。他的呼吸、他身上的異香,他的撫摸與親吻⋯⋯
    你無法克制地喘息著。
    你看不見的是,他的眼底失去了從容與雍容,有的僅僅是貪婪與渴望,他的嘴角噙著溫柔的笑意,屬於他的香氣籠罩著你,使你不由自主地陶醉。
    「還請美人專心感受⋯⋯」他輕輕地舔舐著,慢條斯理地佔有,每一個動作都慢的令你被折磨地嚶嚶低泣,被放大的觸覺與嗅覺使你異常的敏感,而你的難耐與急切成為他眼裡最動人的風景。
    被刺激過度的生理性淚水沾濕了綁在眼上的綢帶,他的吻隔著那層布料落在你的眼睛上。
   ⋯⋯異香混著動情的淫靡,當真是, 一室旖旎。



[蓮花血鴨]

    肩上傳來的鋭痛使你反射性地低呼了一聲,疼,真疼,他在你圓潤的肩上留下了一排整齊的牙印,他咬的太深,你的傷口滲出了點點血珠。
    「蓮華!」你忍不住以埋怨的語氣喊了他的名字。
    「你不專心。」他以一種極具侵略性與佔有慾的姿勢伏在你的身上,他將頭埋進你的頸窩,嗅了嗅,屬於你血液的甜香刺激著他的神經,他忍不住低下頭,舔去那些傷口上滲出來的血。
    你有口難辯,畢竟你確確實實地走神了,只好默默地承受他施加於你的小小懲罰。⋯⋯然而,那裡本應是疼的,他粗糙的舌舔舐過的肌膚,卻被帶出了一陣令你顫慄的快感。
    他的雙眸被你的血液帶來的甘美與愉悅激的越發鮮紅,那是病態的上癮,對於你的血液、對於你。在床上,他的殺戮慾與癲狂被巧妙地置換成佔有你的慾望,感受到你不由自主的輕顫,你聽見他低低的笑了。
    「⋯⋯你在害怕嗎?害怕我這個惡鬼⋯⋯」他誤解了你的顫抖,他看向你的眼神裡帶著癡狂與克制,矛盾的情緒在他的心口洶湧地對立著。他渴望你,又害怕自己會摧毀你。
    ⋯⋯你的心湧上了無以名狀的酸澀,於是你伸出手,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你輕輕地將頭靠在他胸口的蓮花刺青上,你聽見他強而有力又急促的心跳,他的體溫透過起伏的胸膛傳給了你。
    「好溫暖⋯⋯」你依戀地蹭了蹭他的胸口,「我從來不曾怕過你,所以,」你抬頭對上他的眼睛:「⋯⋯再給我多一點溫暖吧。」
    他的呼吸一滯。
    你放開了懷中的他,閉上眼睛,吻上他的唇。你嚐到了淡淡的鐵鏽味,那是你的血的味道。但你沒有多餘的心思細想,他隨即加深的吻與雷霆的攻勢使你登時淪陷。
    空氣中,仍殘留著未散去的沉香香氣⋯⋯是那一夜綻放的蓮花,是那鮮紅而熾熱的愛意。



[燈影牛肉]

    「真是個壞孩子呢⋯⋯」他掬起一綹你半長不短的髮,放到鼻尖下細細地嗅聞。你因他突然暫停的挺動而回神,你慢慢地眨了眨眼睛,看清了此刻的處境。
    他笑吟吟地看著你,櫻色的長髮披散在肩後,線條分明的胸肌與腹肌附上一層薄薄的汗液,而你們的下半身仍緊緊地嵌合在一起,勃發的炙熱在你的體內張揚著不可忽視的存在感。
    明明該是令人臉紅心跳、沈迷其中的一場肉慾的盛宴,你卻在他賣力地『服務』時思考起明日鷹揚宴的菜單。
    ⋯⋯這不能怪你,空桑的少主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即使是在夜晚的『勞動』中也無法全心全意地投入,你時時刻刻掛念著工作。鍋包肉因你認真的態度感到欣慰,甚至因此減少了將你倒掛在瀑布下報菜譜的訓練量。
    但你的愛人燈影牛肉可不怎麼高興。
    「是我不能滿足你嗎?恩?」他抵著你的深處,壞心眼地磨了磨,嬌軟的喘息便不受控制地從你口中溢出。你感到有些心虛,是以無法回答他的質問。
    他輕笑了一聲,突然之間天旋地轉,你被他抱了起來,下半身仍維持著交合的姿勢。你嚇得伸手環住了他的脖頸,整個上半身貼在他的胸口。而他一手托著你的臀部,一手為你披上他的絲綢睡袍。
    接著他就這樣抱著你,走出了房門,來到露天的走廊邊上。
    隨著他的動作,你倆的下半身不斷的摩擦,你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的聲音洩漏出來,然而曖昧的水聲仍噗啾噗啾的響起。
    你快被他的操作嚇死了,旁邊就是其他食魂的房間,你擔心若是有誰半夜不睡出來遊蕩,便會撞見你倆。
    「鄧影!你放我下來!」你壓低嗓音,氣得在他的腰上擰了一下,你瞪著他,殊不知此刻的你雙頰染上嫣紅,小嘴微微張開,誘人而不自知。
    他滿意地俯身親了親你的嘴,接著便一手托著你的臀部,一手掐著你的腰,毫不客氣地挺動了起來。
    「那麼,我就開動了⋯⋯如此佳餚,必得在良辰美景下享用⋯⋯你說是不是呢?」他低下頭,封住了你的唇,將你的抗議與嬌吟吞吃殆盡。
    是以,一夜妖嬈,滿園春色關不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519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食物語|食物語乙女向|女少主|佛跳牆|臘味合蒸|燈影牛肉|蓮花血鴨|龍井蝦仁|甜文

留言共 4 篇留言

火透波穿
活了千百年的食魂體力都超好,幼女少主不堪負荷啊!!

04-24 19:38

摸魚
欸那個⋯⋯少主已經20歲成人了應該不能算是幼女⋯⋯04-24 19:39
火透波穿
抱歉,我是以比例來說......

04-24 19:41

摸魚
啊啊我懂了XDDDD確實跟這群動輒以百歲為單位的食魂相比,咱們的少主就是一支小苗苗(゚∀゚)
少主加油我幫你燉雞湯補體力(搖旗子04-24 19:43
花花
喔吼吼 莫名想看蓮花的單獨一篇車文,感覺很帶感 [e5] 寫的太棒了!!!

08-31 01:57

百喰鬼姬
看著自己剛抽到沒幾天的福公臉紅了(我無法直視他了

11-29 01: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pinkyshan2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食物語乙女向】當他看見... 後一篇:【食物語乙女向】當你主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udent3246巴友們
自創的巴哈群組~ACG茶會-逆後宮俱樂部 目前在招募新人中 歡迎有興趣的巴友們留言、私訊或來信給我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