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大杜王國編年史:Kingdom of Middag》序章(I)

作者:第五文明人│2020-04-15 19:43:38│巴幣:2│人氣:253
 
 
 對方看起來是年紀相當幼小的男童────還是女童?
 
 不論從哪種層面來看都顯得十分嬌小的個體,朝我歪了歪頭。
 
 對方似乎朝我張開雙臂,做了「佈施」的手勢。
 
 緊接而來,我清楚感受到包圍在身體各處,那團泛起光芒的溫暖綠光。
 
 我抬起逐漸恢復的視野。
 
 對眼前總算鮮明的廬山真面目,忍不住發出「啊……」的驚嘆。
 
 天真無垢的純潔眼眸,仔細觀看,能發現藏在虹膜中不停流動的星沙。
 
 伴隨微風規律飄動的黃金髮絲,於冷澈月光下恰如一幅莊嚴油畫。
 
 令眾多數學家汗顏,推翻一切物理定律的絲質羽衣,以主人為軸心架起一個特別的引力空間。
 
 金色小不點優雅地翻了個圈,彷彿根本就不存重量的身體,飄逸淡淡花香。
 
 白皙滑嫩的鵝蛋臉,尋不見任何歲月停佇的痕跡。
 
 兩片薄唇正央一點紅,勾起耐人尋味的幅度。說是笑容,更像是娼婦邀人攅入被褥溫存的妖媚。
 
 飽滿臥蠶下方掠過一筆艷紅粉妝,沿著眼尾彎上潔白額頭。
 
 是她?還是他?這種膚淺到連發想的瞬間都嫌浪費的蠢問題,根本不重要。
 
 美麗的本質早已凌駕於性別的拘束。理解真諦的那一刻,內心產生的並不是提出質問而是原來如此,這般欣然接受。
 
 回想起那段混帳人生,儘管鮮少出現這種被業界認定為失職的表現,我仍罕見的遵從本意,做出目瞪口呆的癡呆神色。
 
 是的。我愣在原地,圓睜著徬徨目光,死盯向我展開母親慈愛的胸懷。
 

 「明明比這世界任何人類都愛惜生命的你,為何落得這種下場呢?」

 
 擁有這世界所有美麗事物都自嘆不如的外表,就連憂愁皺起的細短柳眉,都淒美得過份到令人忌妒的地步。
 
 踏著隱形的階梯,一步一步走了下來。
 
 掛在踝骨的耀眼飾品相互敲擊,既是悅耳又稍嫌違和的清脆響音。
 
 明明散發如白晝般的強光,卻感受不到一點刺眼不快。
 
 令人動容的純潔所在,抬起畫上繽紛指甲油的皎白雙手,對我發出疑問。
 
 「若果這世界有所謂的『準則』那勢必得還你個公道,不是嗎?」
 
 「哈……你是誰?神靈嗎?」
 
 請原諒我只能拋出這句沒營養的話語。
 
 畢竟超乎常識的巨量資訊同時衝擊腐朽多年的腦袋,對於還能冷靜地分析現況甚至給予反饋,而不是陷入瘋狂大吼大叫來講────
 
 我已經足以稱作「盡力」了吧?
 
 「不,我跟你一樣是人類。至於名字嘛……有很多呢。忒盧斯,俄普斯,阿底提,帕媚托拉尼,伊奘冉尊,阿斯塔蒂,迪亞馬特,芙蕾雅,阿瑞庫拉,庫柏勒,帕查瑪瑪……嘛,果然還是喜歡簡潔有力的『伊娜』。所以,叫我伊娜吧。」
 
 「人類?別說笑了,在我認知裡……人類不具有『治癒』的能力。」
 
 不,若要針對直到現在還未散去的綠光團來說,稱作「神蹟」更為精準。
 
 「那麼我問你,數萬年前的人類,會相信飛機的存在嗎?」
 
 伊娜舉起其中畫上翠綠甲油的食指,對空輕輕一撇。
 
 綠光團剎那消散的同時,她對我莞爾一笑。
 
 「不,這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斬釘截鐵地反駁。
 
 「不,兩者答案本質上是相同的。單就思想『進化』這點。」
 
 對方依舊不改笑顏。
 
 思想進化,是嗎?其實有時我也會不免俗地陷入一種「自以為」的沈思。
 
 審視人類史上那些被嘲笑甚至推上火推的數學家、發明家,到底有哪個是貨真價實的妖言惑眾?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不屬於自然領域的數字零?妄想與鳥併肩翱翔的癡人說夢?
 
 以現代人的觀點恐怕會摳著鼻孔,丟出理所當然的「不是廢話嗎?」答案。恐怕對當時那群手拿火矩,高喊宗教主神精神謬論的人們,一輩子都不會認同這個理解。那為什麼放眼宇宙不過算是移動一小步的千年之後,人們又願意相信這些曾被視為童言譏諷的理論呢?答案很顯然只有一個────

 那就是思想進化。
 
 「換句話說,你是『進化』後的人類?」
 
 「很好,總算找到可以進行正常對談的『後文明』生命體了。」
 
 「很好,我的疑問又變多了。」
 
 稍微弓起痊癒未完的酥麻背脊。我面色疲憊的將手跨在膝蓋上。
 
 伊娜邁開即便觸碰地面仍不沾染塵埃的皎白裸足,停在我伸手可及的前方。

 「我一直都很欣賞,你們後文明生命體對於『未知』的本能反應。雖然有時處理起來很棘手,但不得不承認。所謂序列性質的進化,勢必得建立於無窮止盡的探求慾望────那就是好奇心。」

 體態嬌小的伊娜打直雙腳,對我隨口關心一句:

 「暫且安份聽我說。照你的現況,動腦比動身有益────以生物機能的層面來講。」

 「我看起來,像是有選擇的餘地?」
 
 我挪動無助的眼神,指向到現在還頻頻發抖的四肢。
 
 「真是抱歉,我的疏失。」

 合十小巧雙手。伊娜輕動柔順髮絲,對我彎起不失禮數的眼角。

 「接下來我會長話短說,盡量捉住重點。可能會對你的彙整系統造成負擔────好比說暈眩嘔吐。關於造成這方面的困擾,容我先至上歉意。」

 然而,當我準備脫口「無所謂」時,伊娜啪──地拍了下掌心。

 首先讓我詫異的是,明明動作不大,環繞耳邊徘徊的聲響遠比雷聲震撼。

 幾乎可以說是一瞬間。四周圍景色──土壤、花木、夜空、繁星、月亮。

 乃至於扶著車門準備踏上前座階梯的癡肥肉塊,通通抽離得一乾二淨。

 不,不對!

 我盡可能專注失焦的視野。雖然快到肉眼難以察覺……

 實際上卻是我和伊娜正以非比尋常的速度,穿過了天空、太氣層、月球。

 掠過早已死亡卻受到遙遠距離的影響,仍舊綻放昔日光輝的繁星。

 然後,一種宛如撞破水面張力所帶來的反作用力,由頭頂擴散至全身。

 接著便是黑暗、黑暗、黑暗、黑暗……直到遠方微弱的渺小光點,隨著距離縮減,快速化成一座大得誇張,金碧輝煌的古代希臘神廟。

 屹立不搖且完整呈現眼前為止。

 「好,我們到了。」

 極似開家門般習以為常的語氣,由身邊雲淡風輕的溜過。

 正當我想出聲挽留那縷金色徐風時……

 「等等,這裡是……唔!!」

 遲來的強烈暈眩,硬是把我講到一半的話,添加了令人不敢恭維的激流。

 嘔嘔嘔────我雙手趴在綠意盎然的草皮,吐得一蹋糊塗。

 「抱……抱歉……」

 「啊,沒關係。至少我很慶幸你沒在裡面……畢竟味道很難消除。」

 伊娜的小臉蛋染上了一層薄薄愁色。

 她打彎膝蓋,將不知從何變出來的潔白柔布遞給我。

 「先別想太多。就當是……嗯?照後文明的講法是……衛生紙?」

 「唔嗯……感激不盡。」

 趁我暗自讚嘆時──發明衛生紙的人真是太偉大──伊娜嶄露俏皮笑容。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包括這是哪?地球?別的星球?還是別處星系?」

 邁開白裡透紅的粉嫩足踝,小腿肚上的金屬環發出「咖啷咖啷」的聲響。

 伊娜走進空無一物的神殿,憑空抓出一隻外型近似智慧手機的石板,接著舞動起纖細玉指。

 「但如同先前所說,我只講重點。所以,姑且先配合你稍早的觀點────沒錯。我是神,這裡則是我的神殿(world)。」

 「原來如此。」

 老實說,親眼目睹一連串超自然發展,就算在冒出一個從口袋掏出科幻道具的機械貓咪,腦袋恐怕也激不起什麼驚滔駭浪了。不過據說人類的大腦在過度驚嚇之後,同樣會產生短暫的異常冷靜狀態。當然,若要選擇作為結果,我比較傾向前者。我接受,你嘲笑我,這純粹是基於捍衛自尊的職業病。

 畢竟曾經身為王牌律師的人,豈會接受自己發瘋了的事實呢?

 「欸~?還挺意外的反應嘛。」
 
 大概是對我的冷淡反應不太滿意吧。

 雙手盤胸的伊娜,微微鼓起蒙上一層星光粉塵的蘋果肌。

 「嘛,時間緊迫,以後有空在談好了~來,請看!」

 沒給我追問「談什麼?」的空間。伊娜似乎找到合適的教材,她難掩欣喜的撥弄石板上的紅色指頭。

 旋即,一張又一張形似虛擬投影的畫面,飛出石板的框架,呈現在我面前。

 「這是……」

 「意外吧。據我所知,你們那世界的科技還辦不到喔。」

 「表層科技是這樣沒錯。」
 
 誰知道那些位居世界列強的國家,會不會跟某種不知名生命體協商,私下簽訂什麼秘密實驗條約,研發無法公開的黑暗(Inhuman)科技呢?
 
 「驚訝的還在後頭呢!千萬不要眨眼哦~你看!」
 
 我循著伊娜所指的方向移動視點。

 首先,是一群蓬頭垢面,打著赤膊,身穿簡陋獸皮下擺的人類。

 其中看似爭吵的兩位雄性腳下躺著奄奄一息的野獸,相互咆嘯威嚇的場面一觸即發。另一頭的草叢──雖然乍看之下難以分辨性別,但裸露的巨大乳房確實是雌性象徵──全身汙泥的雌性,被後方偷偷摸摸的雄性一棒敲暈,順勢交合。

 第二個畫面。

 這次能輕易斷定,對方是名騎著馬的男性。

 他高舉插在槍頭上的人頭,吶喊彰顯亢奮情緒的嘶吼。

 接著,貌似又對底下的男人說了什麼,然後指向縮在角落顫抖的女人小孩。

 從相繼露出的猥褻笑容可以得知,接下來的淫彌橋段。

 至於剩餘幾個畫面,全是暴力,呻吟,服從的發展,就不多作贅述了。

 唯一的差異性,在於彼此的時光背景,都相差了數十個,甚至數千個世代。

 「是不是很悲哀呢?」

 此時已換上一身教師裝扮的伊娜,無奈地對溢滿淫彌氣息的畫面搖頭。

 「人類啊,不論科技多麼進步,思想始終難以擺脫『本性』呢。這就是所謂的原罪嗎?」

 「怎麼,妳希望我懺悔嗎?」

 「不,請別會錯意。我只是針對提出『人性本惡』論點的人感到佩服。」

 彈指一聲,一張皮椅憑空現形。

 穿著窄裙的伊娜絲毫不避諱,在我面前翹起二郎腿。

 雖然不是重點。但確實值得附帶一提────

 沒有穿。

 「說是這麼說啦。但既為同族又算是前輩的份上,我們豈忍心看著虛度數萬年,依舊沉迷在本性打轉的後輩們,永遠連進化的門檻都跨不過去呢?」

 發出「所以說──」可愛咕嚷的伊娜游移小手,往天花板的方向揮了一下。

 彷彿受到命令似的,窗外飛來無法量計的四方盒子,一格一格整齊排列堆疊。

 「為了時時監督你們,又不能過於明顯干涉。我們發明了一種封閉式的管理法,類似『沙盒(Pandora)』的概念。」

 魚貫排序整齊的盒子高牆,儼然是一面閃閃發亮的巨大鞋櫃。

 隨著姍姍來遲的最後一個盒子就定位。

 「好~接下來……是哪一個呢?找找看哦……嘿,有了!」

 來回甩動懸空裸足的伊娜舉起手指。先是繞了幾圈,最後勾起指頭。

 其中一個散發光芒的盒子,緩緩飛到我的面前。

 由於整個人半癱在椅背,伊娜的透膚羽衣有些滑落,微微隆起的酥胸若隱若現。直見伊娜嘟起櫻桃小嘴,我才遲鈍的避開視線,專注在面前的盒子。

 「這是……?!」

 「很眼熟吧。沒錯,這便是孕育你一生的世界。正名為────第五文明(21stcentury)。」

 「……怎麼可能。」

 「還有呢!來~稍微有歷史底蘊的你應該不陌生吧,這個!」

 「鍊甲,重甲戰馬還有十字標幟……『十字軍東征』嗎?」

 「先別吞口水哦,還有呢!」

 「國崩,胴丸,腹卷,還有家紋靠旗────『日本戰國時代』?」

 「如何?大概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融合那些穿越不同世代的畫面資訊,再加上這些四方盒子……

 不,應該說是廂廷世界的實物,確實都是貨真價實的歷史────

 屬於第五文明的歷史。

 「原來如此。」

 我大概理解是怎麼回事了。

 「簡言之,你們把所有時間帶(history),切成了不同的區塊加以管理?」

 「唔哦!不愧是我看上的第五文明人,理解力真是破格的神速啊!」

 「阿諛奉承就免了。不過話說回來,同時監控繁雜的時間塊,不太可能吧。」

 眼前少說也有上千個盒子。何況這還只限第五文明,若添加其他文明不就近萬了?好吧,儘管退一百步好了,倘若伊娜真是神靈,精神層面能承受得住?

 「哈哈~我可愛的後輩呀。你怎麼想問『鳥類為什麼會飛』呢?」

 我撇過頭,看了眼嶄露得意神情,玩弄髮梢的伊娜。

 看樣子被狠狠打臉了。不過更讓我不爽的是,那種詞不達意的態度。

 「妳難得不能用乾脆點的方式答話嗎?」

 「我喜歡反問,可以活化談話雙方的腦袋脈絡。哦,還有答案是『當然算不上太大的問題』────針對剛才的疑問。」

 伊娜揚起下巴,指示我往巨大鞋櫃頂端瞧。

 那是一個除了黃金材質較為特殊以外,整體來講就是個普通天秤的殘影,懸浮在半空中。會讓我下意識認定是殘影的原因是,猶如螢幕雜訊般閃爍的形體。

 「跟沒什麼特色的外型一樣,有個普通的名字,叫做『天秤』。」

 「就這樣?沒有饒舌的名稱?沒有聽起來歌頌古書經典的莊嚴名號?」

 「為何你們後文明,總是喜歡浪費時間,糾結在無謂的事物上?」

 「真不巧,我以為妳喜歡反問。」

 被我反將一軍的小傢伙!先是楞住一會兒才無可奈何的笑出聲音。

 「總而言之,為了增加工作效率,天秤確實替我們分擔許多額外業務。簡單來講,就是維持『善惡有報』的倫理規制。只可惜……你也看見囉。」

 伊娜推開逐漸消散的皮椅。

 再次穿回羽衣的黃金小不點,維持托腮的姿勢,浮空與我對望。

 「天秤被偷走了,世界就像少了顆關鍵齒輪無法維持運作的機器一樣。頓時失去善惡淘汰規制,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則完全避開業報。生物鏈法則突破宇宙真理的框架自我發展,沒有了天秤的輔助,第五文明開始敗壞了。」

 「說得冠冕堂皇,追根究柢不就是你們疏於管理嗎?」

 「這時候就得敬佩古人的知識────所謂『家賊難防』。」

 伊娜伸出攤開的雙掌,冒出了一個天秤跟一位偷偷摸摸的女性之幻象。

 「換言之?」

 「那個叫做『天神』的臭賊貓,偷走了。」

 我看著偷走天秤的女性幻影,做出與稍早伊娜相同的手勢,叫來一只盒子。

 緊接著,跳了進去。

 「她逃到了不屬於我們所管轄的領域,在那裏落地生根私自改造文明走向……嘛,已經是三天(3Lightyears)前的事情了。」

 「雖然對於你們……該說是神靈嗎?總之,什麼你爭我鬥的內鬨歷程,單就學術的角度來講,我確實很有興趣研究。不過……興趣終究只能在閒暇之餘才能放心享受。所以,我建議彼此坦白一些,別再浪費時間了。」

 「很好,很高興我們又有新的共識了。」

 語畢。伊娜忽然露出欣喜若狂的猙獰笑容,猛力捏碎了手中的女性幻影。

 那一刻,我仍清楚感覺到腳底傳來的震動。

 神殿的石柱發出崩解邊緣的悲鳴。醞釀著即將壓抑不住的天搖地動,天花板各處紛紛傳來板塊高壓推擠的龜裂炸響。

 有股難以形容的壓迫感,重重掐著乾澀到滾燙的喉嚨。

 吸入鼻腔的空氣越來越稀薄,我的四肢又開始顫抖。

 「幫我侵入那個世界,找到她。然後────」
 


 殺了她!

 

 「妳要我……一個凡人(hunman)去殺妳的同胞(God)?」

 「不必擔心。我會幫助你,從轉生的容器到掌握名為『信仰』的魔法能力。雖然無法給予全部,但最少有個三成,也是綽綽有餘。」

 「信仰?魔法?」

 此時,在我提出最後的疑問時,伊娜已經召喚來了一個盒子。

 一言蔽之,正是天神的所在領域。

 「放心吧。你只要記住,什麼都不要想,把天神的腦袋拿來給我。其他就交給我煩惱。」

 「是嗎,那還真是可靠。不過我是信奉既得利益(atheism)定論的信徒,關心的重點在於較為務實的實際而非精神層面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相中的人選,居然敢開口跟進化的先驅談條件?不錯,不錯,這正是『弒神者』應具有的素質。那麼,這個怎麼樣?」


 
幫我殺了天神,我就幫你復活女兒。

 

 「哈哈哈~看你的表情,我就不再多問囉。那麼,過程可能會有些不舒服,還請忍耐一下。哦,對了對了!還有一定要記住『千萬,千萬要呼吸』知道嗎?呼──吸──哦~!那麼,到『那個世界』之後,我們在聯絡吧。」

 「咚!」的一聲,我的背後出現巨大的黑洞。

 在什麼反應都還來不及做出來前,我的身影像是被撕成碎片般吸了進去。

 直到我使勁全身力氣,破口喊出那句咒罵時,已經到另一個世界了。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50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穿越|台灣|軍事|大肚王國|原住民|殺神|宇宙|神器|信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o0938457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杜王國編年史:Kin... 後一篇:《大杜王國編年史:Ki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大家
自家的虛擬歌手柊雪免費配布中🌿可愛的樹木精靈還有自己的原創故事喔>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