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當個創世神活動  第三大綱  亞羅的消遣

作者:Hats│2020-04-14 23:57:47│贊助:8│人氣:104
  一棟巴洛克式,美輪美奐,華麗異常的宅邸前站著許多警察,四周用鮮黃的封鎖線拉了起來,看上去十分不搭。

  這是市長,準確來說,是準市長的宅邸。

  大約一禮拜前,也就是上任典禮的前一天,準市長被發現陳屍在自己家中,更駭人的是,準市長的手指、眼珠以及臉皮都被犯人切割下來帶走。

  和宅邸外相反,宅邸內空無一人,只有兩名警察守在二樓的浴室門口前,那裏正是案發現場。

  「你猜,這次的案件,湯瑪士要花多久時間才能破?」其中一名警察說道。

  「誰知道,都一個禮拜了,湯瑪士可是三天內就破一個案的人,我看這次是踢到鐵板囉。」另外一名警察不屑的回道。

  「所以我才問你啊,不然賭一個月午餐,我猜......再一個禮拜肯定能破!」

  「嘖!一個禮拜?我賭這個月他都破不了!」

  「哇~你這麼討厭湯瑪士啊?」

  「誰叫他每次都盯我,活該!」

  就在這時,一道腳步聲走上二樓的樓梯,兩名警察立刻停止閒聊,緊張的筆直站好,這時候會來現場的人只有一個。

  「約翰,你剛剛說誰活該啊?」湯瑪士從樓梯走上二樓,用冰冷的聲音質問著剛剛不爽他的那名警察。

  湯瑪士樣貌看上去約二、三十,一張冰冷的臉不苟言笑,身上漆黑的風衣更加讓他更加有神秘感,穿便服可是警探的權力。

  「案子破不了,你很開心嗎?」湯瑪士看著約翰說道,後者被盯的冷汗直冒。

  眼看就要被處分的時候,一道年邁的聲音傳來。

  「唉呦喂呀!這樓梯真長啊,湯姆啊,還不過來扶我一把。」

  一名年邁的白髮老人拄著拐杖一步一步從樓梯走了上來,搖搖晃晃的身軀看上去隨時會倒下。

  「凱金葛警長,你注意腳步。」湯瑪士急忙過去扶著那名老人。

  一聽到凱金葛的名字,兩名警察的的眼睛都亮了,那可是警界的傳奇,只花了三天就抓到大型販毒集團,甚至連製毒源頭都一鍋端了,或是剛當上警探就把擱置了十五年的懸案一舉解決等等。

  「哎呀,人果然不能不服老。」凱金葛敲了敲自己因年老而佝僂的腰說道:「這兩人是?」

  「報告!我是馬克!」「我是約翰!我們兩人奉湯瑪士警長的命令在此看守!」雖然眼前的老人看上去隨時會歸西,但兩人依舊保持著最大的敬意。

  「哈哈哈!別那麼認真,我早就退休了,現在就是個領退休金的糟老頭。」凱金葛接著看著湯瑪士說道:「話說回來湯姆,你也出人頭地了啊,不過不能對部下太兇啊,帶人要帶心啊,我當初對你還不錯吧?」

  「警長教訓的是。」湯瑪士畢恭畢敬的說道。

  「偷偷告訴你們啊,湯姆他當初剛進來的時候,第一次看到屍體後,三天都吃不下飯呢。」

  聽到這件事,馬克和約翰不敢置信,那可是可以一邊看著屍體照片一邊吃午餐的湯瑪士警探。

  「凱金葛警長,我們該進去了。」湯瑪士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說道,接著跟馬克和約翰說道:「別讓任何閒雜人等進來。」

  「「是!」」

  說完後便帶著凱金葛進去浴室裡,留下兩人在外頭看守著。

  「你聽到剛剛凱金葛警長叫湯瑪士什麼了嗎?」馬克問向約翰。

  「叫湯姆,噗噗!跟叫小孩一樣。」

  「這事要說出去嗎?」

  「說定了!等等下班叫上傑克跟艾咪,老地方喝一杯。」約翰壞笑著,盤算著到時候要怎麼跟朋友說剛剛發生的一切。

  

  和房子的外表相符,浴室內也是採歐風的配置,而且十分奢華,偌大的房間正中擺著一個浴缸,前方甚至還架著一台大電視。

  此時的浴室內許多地方都放著黃色的數字標示牌,告知此處是幾號證物,其中以浴缸周圍最多。

  「這浴室可真大,中間這浴缸就是死亡地點嗎?」凱金葛四處張望著。

  「是的,就像先前給您看的資料一樣,準市長在晚上喜歡一個人泡澡,每次都泡大約一個三十分鐘以上,過程中不准任何人打擾,但一個禮拜前,因為在浴室內待了超過一個小時,傭人們覺得狀況不對,進來後就發現準市長已經死亡。」

  「同時手指頭跟臉皮那些的也不見了?」

  「是的。」

  凱金葛沒說話,緩緩的在浴室內走動著,最後走到浴缸前,問道:「死亡時間呢?」

  「根據解剖報告,是在入浴後十分鐘死亡,死因是喉部大動脈被利器割裂。」

  凱金葛點點頭,接著說道:「好久沒來現場了,感覺都遲鈍了,不如先跟我說說你目前的推理?」

  「是,目前宅邸裡的傭人們全都調查過,都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所以我排除內部犯案的可能。」

  「一般如果殺人的話,不至於將臉皮和手指也帶走,再加上ID卡也遭竊,我推斷犯人要的是市長的身分認證,雖然也不能排除仇殺的可能性。」

  凱金葛點點頭說道:「不錯啊湯姆,有長進了,有嫌疑犯嗎?」

  湯瑪士搖搖頭說道:「所有有關係的人我都調查過了,不管有沒有犯案動機,不過每人都有十分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也難怪我退休那麼久了還要找我來。」凱金葛微笑道:「好吧,我這老骨頭也該運動一下了。」

  接著凱金葛再次環視浴室,緩緩整理了思緒,接著走到浴室的窗戶前,窗戶是敞開的,外頭是一顆顆高聳的樹木,每一顆都長得粗壯無比,綠葉繁茂,看上去就是受到精心照顧的樣子。

  「外頭這是?」

  「這是準市長的庭院,他特別喜歡這種高大的樹,專門移植過來的。」

  「這準市長可真大手筆,這年代要看到這種大樹可不是容易的事。」凱金葛摸了摸下巴,問向湯瑪士:「宅邸有外人闖入的跡象嗎?」

  「調查過宅邸四周的監視錄影機,沒有可疑的人影,宅邸的電子鎖也沒有被駭入的跡象。」湯瑪士接著說道:「另外有用掃描機掃描過浴室,沒有發現腳印或是第二人的生理特徵。」

  「掃描機掃描機,你們這世代動不動就用機器,我們那年代可沒有那麼方便。」凱金葛搖搖頭說道:「不親眼去看,怎麼感覺的到線索?」接著轉身就要離開。

  「凱金葛警長,怎麼了嗎?」湯瑪士有些著急地說道,已無自己惹對方生氣了。

  「去外頭看看風景,好久沒看到樹了。」

  

  兩人來到了準市長的庭園,庭園內種滿許多大樹,每一顆至少兩層樓高,走在樹下彷彿漫步於森林。

  凱金葛深吸一口氣,感嘆地說道:「這森林的味道真是懷念,湯姆啊,你肯定沒聞過,多聞聞,對身體好。」

  「是。」湯瑪士聽話的吸了兩口,確實和市面上的合成精油味道不同。

  接著凱金葛走到離房子最近的一顆大樹,抬起頭端詳著,湯瑪士在一旁看著,不敢打擾。

  接著凱金葛招招手叫湯瑪士過來,又指了指樹上,說道:「這樹可真高,你看那樹支都快碰到窗戶了。」

  「確實。」湯瑪士順著手指的方向抬頭看去,大樹的枝枒確實離窗戶有些近。

  「那你有沒有想過,犯人有可能從樹上跑進浴室裡?」

  聽完凱金葛的話,湯瑪士立刻茅塞頓開,開始思考著,確實可能性是存在的。

  「如果真是這樣,樹上可能有犯人攀爬的跡象,多謝警長!我立刻去調無人機來搜查。」

  話一說完,湯瑪士立刻轉身要跑走,卻被凱金葛叫住。

  「調什麼無人機呢?好手好腳的,自己爬上去就行了,沒親眼看過能叫找證據嗎?」

  「這個嘛......」湯瑪士出身於都市,從小到大都受菁英教育,爬樹這事還真沒做過。

  「怎麼,爬個樹都不行,唉,我們那年代別說爬樹了,就是爬大樓都有人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凱金葛放下拐杖說道:「行,你別勉強,我自己來。」

  「凱金葛警長!」看著眼前的老人真的打算自己爬上去,深怕出人命的湯瑪士立刻阻止,急忙說道:「我爬就是了。」

  接著湯瑪士將風衣脫下,露出底下的襯衫,將袖子捲了起來,開始手腳並用的爬了上去。

  多虧了警校的攀爬訓練,雖然速度不快,但湯瑪士還是順利的爬到樹上。

  「湯姆啊!景色怎麼樣?」

  湯瑪士坐在枝枒上,爬到高處的感覺讓他身心舒暢,但他可沒忘記正事。

  他四處環視著,不放過任何一處,最後看到在枝枒上有一處傷痕。

  如同被用力踩踏過的傷痕。


  城市的邊緣地帶存在著所謂的貧民窟,和現代化的市容相反,區域內大部分只是用廢料搭建起來的臨時房,在此處的人們透過在都市裡打零工賴以為生。

  在貧民窟內,有一間鐵皮製的倉庫,相較於周圍的簡陋房屋,倉庫本身蓋的十分完整。

  卑涅忽坐在倉庫的中間被手下簇擁著,四十歲的臉龐上稍微顯出歲月的痕跡,身上的毛皮大衣將他的威嚴表露無疑。

  「啪!」一名被五花大綁,蒙上眼睛的男性從外頭被抓進倉庫,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這是哪裡?我警告你們!我跟卑老大可是有交情的!敢這樣對我!你們會後悔的!」

  「還敢叫?也不看看你眼前的是誰?」一名手下將男子的眼罩拿了下來。

  突然而來的亮光讓男子有些目眩,但他依舊看得清眼前坐著的人是誰。

  「卑......卑老大!」男子驚訝的說著,隨後恭敬的跪著,頭貼在地上,不敢抬起。

  「喬瑟夫,最近事業做得不錯嘛。」卑涅忽說道。

  「不、不敢,都是托卑老大的福!」喬瑟夫緊張的說著。

  「聽說,最近還開了一間香皂工廠,生意還不錯。」

  「小本生意而已,卑老大需要的話,我、我叫人送過來?」

  「不了。」卑涅忽站了起來,走到喬瑟夫面前,說道:「既然事業做的大了,那想必賺的也多了,我們的帳,也該算了吧?」

  「您說的是。」喬瑟夫有些顫抖的說道。

  「我想想啊,你欠我們多少呢?」卑涅忽看了看身旁的手下說道,後者立刻拿出帳本查詢。

  「他欠了我們四千九百三十二萬六千元。」手下回答道。

  「什麼!」喬瑟夫錯愕的抬起頭。

  「喂喂喂,人家可是大老闆,這小家子氣的數字是怎麼回事?」卑涅忽笑著說道,接著蹲了下去,看著喬瑟夫說道:「好歹也得把零頭給去了,算個五千萬吧。」

  「卑老大,我記得當初只跟你們借五百萬而已啊!」喬瑟夫大喊道。

  「怎麼?還不出來,當初可說好,跟我借錢可以,但利息會高一點。」卑涅忽站起身子說道:「大老闆,後悔了嗎?」

  「五百萬還可以,突然跟我說五千萬。」喬瑟夫說道:「這、這......一時之間我也還不出來啊。」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住城市裡,要住在這貧民窟嗎?」卑涅忽走回椅子上坐著說道:「城市裡雖然方便,但太多監視的玩意了,一舉一動都被人看著,我受不了。」

  「在這貧民窟就沒這問題,想幹嘛就幹嘛,方便很多。」卑涅忽面無表情的看著喬瑟夫說道。

  喬瑟夫吞了吞口水,他好歹也是商場上打混出來的,對方的言外之意他怎麼可能不懂。

  「這樣吧卑老大,你給我一些時間,五天,不!三天,三天我一定湊夠錢!」喬瑟夫緊張的說道。

  「噗!」卑涅忽笑了一聲說道:「你看你緊張的,五千萬確實不是小錢,要你一口氣湊出來確實難了一點。」

  「卑老大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喬瑟夫喜出望外地說道。

  「你也知道我總是過著這種用命在拚的生活,年輕時還行,現在年紀大了,想換種方式過活。」

  「卑老大太誇張了,我看你依舊年輕啊。」喬瑟夫拍著馬屁道。

  「是這樣嗎?不過我最近確實有些累了,最近聽人說買股票放著養老不錯。」卑涅忽說道:「對了!喬瑟夫大老闆,不如那五千萬不用還了,我跟你換點股票如何?」

  「這個......卑老大如果要,當然可以,不知卑老大要多少?」喬瑟夫疑惑的說道。

  「太好了,那就大老闆你旗下每間公司的各百分之二十吧。」卑涅忽摸著身上的毛皮大衣說道:「沒問題吧?」

  「百分之二十!」喬瑟夫驚訝地說道,要知道,那換算成市值,遠遠超過五千萬。

  「這太多了!我沒辦法啊卑老大!」

  「喔?沒辦法?你當初跟我借錢的時候可是跟我說不管怎樣都一定會還我錢的,現在跟我說沒辦法?」卑涅忽臉色沉了下來,看上去十分不悅。

  「我、我會還!給我三天,我還你五千萬!」喬瑟夫急忙說道。

  「太久了,我等不了。」卑涅忽右手輕揮了一下,四周的手下看到後,立刻將喬瑟夫架了起來,拖了出去。

  「不、不要啊!我給!我給就是了!」不知道會被做出什麼事的恐懼讓喬瑟夫屈服了,恐慌的大叫著。

  「停!」卑內忽說道,手下的人立刻停止動作,接著卑涅忽說道:「我給你一個禮拜。」

  接著卑涅忽揮了揮手,底下的人又將喬瑟夫拖了出去。

  倉庫又重歸平靜,一名手下拿了一杯酒遞給了卑涅忽,卑涅忽啜飲了一口後,跟手下說道:「你們跟著我那麼久,看我做過那麼多壞事,那你們相信世界上有神嗎?我會有報應嗎?」

  手下們面面相覷,沒人敢說話。

  卑涅忽搖搖頭,接著說道:「算了,聽說最近準市長被殺了,身上的ID卡那些的全都被偷走了?」

  「是的,而且兇手還沒抓到,政府已經發布懸賞了。」一名手下回答道。

  「這不是很有趣嗎?」卑涅忽笑了笑,眼神閃著精光,說道:「跟底下的所有人通報,找到兇手的人,重重有賞,我要抓活的。」

  「是!」聽完卑涅忽的命令後,眾手下立刻離開倉庫,開始查找兇手。

  卑涅忽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閉起眼睛,想起當年他那當上市長的哥哥跟他說過的話。

  『卑涅忽,這城市我分一半給你,我是表面上的王,而你要成為地下之王,放心吧,我會告訴你這城市的一切。』

  卑涅忽張開眼睛,說道:「可惜啊哥哥,我不要一半,我要全部,所謂的神,換我來當。」

  

  「叮咚!」訊息的聲音傳來,亞羅的電腦跳出了訊息框,此時的他正坐在大賣場的停車場,對他而言現在的休閒就是駭入別人的車子,然後和其他人的車子交換,看著對方著急尋找車子的錯愕和疑惑對他而言蠻享受的。

  元氣小喵喵:「亞羅羅,你有看到新聞嗎?」

  元氣小喵喵:「政府說對殺準市長的兇手開高額懸賞金,你要去抓嗎?」

  元氣小喵喵:「亞羅羅,回我一下吧(。ŏ_ŏ)」

  元氣小喵喵:「亞~」

  元氣小喵喵:「羅~」

  元氣小喵喵:「羅~」

  元氣小喵喵:「回我(/‵Д′)/~ ╧╧」

  隨著訊息不斷傳來,亞羅被煩的受不了,只能回覆。

  亞羅(很閒):「吵死了!我現在很忙!」

  元氣小喵喵:「忙什麼忙!我都從監視器看到你了,明明就在移別人車子。」

  亞羅抬頭看著一旁的監視器,比了個中指。

  元氣小喵喵:「還比我中指(#`皿´)好心找你一起抓人拿錢,你不是很閒嗎?」

  亞羅(很閒):「這種事讓警察去就好,最近又不缺錢。」

  元氣小喵喵:「你確定?N社說要出新的顯卡你都忘了?」

  亞羅身軀一震,這事他還真的忘了。

  元氣小喵喵:「還有I社的新CPU,聽說效能根本把其他CPU按在地上打。」

  亞羅(很閒):「......你調查到哪裡?」

  元氣小喵喵:「這樣就對了嘛,我已經調過監視器影像,但是沒什麼特別的,我會再找找,你幫我駭入警方那邊好了,看有什麼資料,這你比較擅長。」

  亞羅(很閒):「行,報酬五五?」

  元氣小喵喵:「d(`・∀・)b」

  談妥之後,亞羅就將聊天視窗關閉,拿起電腦,離開了停車場,如果要查東西,停車場可不太好,還是找個有冷氣的地方舒服一點。

  

  顯示一個都是是否進步的最大證據不是人民所得也不是識字率,而是發達的下水道系統。

  城市中的下水道,一名男性披著破爛的斗篷,靠在牆壁上喘息著,緊緊抱著手上的背包,看上去十分寶貝。

  『小亡,這城市不正常,媽媽這樣是為你好。』

  『小亡,你是媽媽的希望,只有你才能解救所有人。』

  『小亡,你要忍耐,記著,媽媽愛你。』

  『小亡,媽媽對不起你,只能把這責任放在你身上,但媽媽相信你能行。』

  曾經的話語在殷亡的腦中轉著,一滴眼淚從他臉上留了下來,多年來的使命他已經實現了一半。

  「嗶嗶嗶!」機器的響聲傳來,一顆巨大的眼球狀機器懸浮在空中,巡視著下水道,到了現在,人類已經不用自己下去下水道維修,取而代之的是機器。

  也因此產生了盲區,讓殷亡可以不受限制的在城市內移動,包括那晚潛入準市長的宅邸。

  殷亡熟練的躲開眼球的巡邏,他在貧民窟長大,下水道是他的遊樂場,這種事情他做起來跟散步沒兩樣。

  很快的,殷亡鑽出了下水道,來到了他位於貧民窟的家,即使在貧民窟,殷亡的家也離人群特別遠,但是和其他人一樣,殷亡的家也破破爛爛的,頂多能遮風擋雨。

  殷亡將背包謹慎的藏了起來,接著拿起擺在桌上的相片,寶貝的看著。

  上頭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女性燦爛的笑著,那正是殷亡的母親。

  殷亡拿起一支錄音機,按下了播放鍵。

  『小亡,當你聽到這一段,媽媽可能已經不在了,媽媽真的很抱歉沒辦法看著你長大,但有些事我必須要去做。』

  『這座城市暗地裡將所有人的資料記錄起來,不管你去了哪,做了什麼,都被詳細的紀錄起來,更糟的是,他們還以此來做實驗,這種行為根本是將人類的尊嚴及隱私踐踏在地,我們都只是小白鼠而已。』

  『媽媽我起初也是實驗團隊的一員,我相信這是為了讓生活更美好,直到有一次,他們想實驗一個人究竟能過得多悲慘,在那逆境中他又會有什麼行動。』

  『他們首先決定讓他在工作上失去一隻手,接著再透過巧妙的安排讓他的家人一一死於非命,我當下就崩潰了,對他們而言,人命只是實驗的材料。』

  『那時媽媽已經懷了你,我不願意讓你活在這種世界,於是假裝流產,實際上將你放在貧民窟內,媽媽真的對不起你,但這樣總比沒有尊嚴的活著好。』

  『我跟照顧你的人說,這段錄音要留到你長大之後才能聽,接下來,媽媽要去試著破壞這個惡魔的實驗,如果成功,媽媽會去接你回來的。』

  『記住了小亡,媽媽愛你。』

  留言到這裡就沒了,這麼多年來,殷亡都是靠著這捲錄音帶來支撐自己,他知道他媽媽肯定失敗了,現在是否活著都不知道,所以他要繼承媽媽的遺志,摧毀這個實驗。

  殷亡找出了他囤積起來的罐頭,開始吃著,他恨不得立刻去執行下一步計畫,但他現在要做的便是等待時機,還有養精蓄銳

  

  凱金葛和湯瑪士來到了宅邸外頭的一個下水道孔前,根據他們的調查,犯人就是從這裡爬了上來,接著爬上附近的屋頂,跳進宅邸裡,再透過樹木爬上二樓,殺害準市長。

  「這犯人可真厲害。」凱金葛佩服的說道:「這附近可都是監視器盲區,看來預謀很久了。」

  「我立刻去找附近的目擊證人。」湯瑪士說完後就拿起手機,準備呼叫支援,但在這時,手機響起了,來電顯示赫然就是警察局長。

  「局長好!」湯瑪士立刻立正站好,恭敬的接著電話。

  「湯瑪士吧,辛苦了,聽說你去找凱金葛了?」

  「是的,有些事情請凱金葛警長幫忙,請問有不妥嗎?」

  「沒什麼,電話拿給他吧。」

  接著湯瑪士將電話遞給了凱金葛。

  「喂?艾爾文局長,好久不見啦,當上局長後整個人氣勢都不一樣了。」

  「凱老大你別損我了,這位置本來該你坐的。」局長苦笑道。

  「不了,椅子坐久了屁股疼,還是跑現場適合我。」凱金葛笑著說道:「不過你打來應該不是來關心我身體健康的吧?」

  「不愧是凱老大,你們現在在準市長家附近搜查吧。」局長嚴肅的說道:「總之全部調查行動終止,你讓湯瑪士把所有人都調到市政府,守好市長辦公室。」

  「......兇手會去?」

  「絕對會去。」

  「知道了,局長~」說完後凱金葛就掛了電話,眾多想法在他腦內飛過,一張和藹的老臉難得嚴肅了起來。

  「凱金葛警長,怎麼了嗎?」

  「沒什麼,局長說全部人改去市政府。」

  「為什麼?」湯瑪士疑惑地問道,明明就快找到兇手了。

  凱金葛看了湯瑪士一眼說道:「別管那麼多,上頭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座二十四小時網咖內,亞羅坐在邊邊的座位拿著自己的筆電,同時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資料。

  「這什麼東西啊?這是人做的出來的嗎?」在駭入官方資料時,亞羅突然發現一個後門,就像是故意引人進入一般,亞羅也不害怕,順著後門進去,竟然讓他找到了一份機密資料,資料內正是城市所作的非法實驗。

  雖然由亞羅這種頂尖駭客來說有點沒說服力,但這樣根本是侵犯人類的隱私及尊嚴。

  「怎麼辦?要傳給喵喵嗎?不對,讓他捲進來也不好。」亞羅不斷思考著:「難道這跟準市長死亡也有關係?」

  亞羅繼續瀏覽著資料,接著看到底下有一段留言。

  『如果你看到這份資料,也有良知的話,請幫忙摧毀這個惡魔實驗,附件是我的畢生心血,只要將它傳輸入權限,權限便會崩壞,但是權限的寫入需要市長的ID,這方面我無能為力,拜託了。』

  亞羅看完留言後,腦中一陣盤算,自己要幫這個忙嗎?又要怎麼幫?幫了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

  想著想著,亞羅笑了一聲,按下了下載。

  「反正我很閒。」

  接著亞羅開始著手駭入市政府網站,如同資料裡所說的,那裡正是權限主機的位置。

  

  夜晚來臨,一支支手電筒在貧民窟照著,殷亡立刻反應過來。
  
  自己被發現了!

  殷亡立刻拿起背包,手上小刀捏著不放,走到門旁查看著。

  「一、二、三......人真多。」

  殷亡閉上眼,將脫逃路線計畫好後,拉動了房子的機關。

  下一秒,房子發出巨大的聲響後立刻坍塌,頓時沙塵飛揚,眾人立刻看不清。

  「怎麼回事?」在外頭指揮的卑涅忽喊道。

  還不等大家反應過來,殷亡立刻竄出,路上只要是擋住他路的人,都被直接砍倒在地。

  「該死的,攔住他!」卑涅忽拿起槍,也不管會不會擊中手下,見到黑影就開。

  但是殷亡實在太快了,霎那間已經穿過了包圍網,不見人影。

  「楞著幹嘛?快追。」

  甩掉卑涅忽後,殷亡立刻鑽進下水道,落地的一瞬間,一股疼痛傳來,他的大腿在卑涅忽剛剛的射擊中不幸中彈。

  「這不算什麼。」殷亡咬了咬牙,跟他母親的犧牲和他多年的隱忍比起來,這點傷算什麼。

  殷亡毅然地站起,往市政府的方向前進。

  

  「真難搞啊。」亞羅在電腦前奮戰著,經過一段時間的奮鬥,他已經到達了權限的門口,但是厲害如他,一時半會也駭不進權限裡。

  「難道真的要有ID認證嗎?」亞羅嘆氣道,手指不斷的在鍵盤上飛舞著。

  

  殷亡鑽出了下水道,剛好在市政府的一個隱蔽角落,他循著計畫已久的潛入路線一步步進入,同時他也注意到那眾多警力的安排,心中有些慌亂,但還是決定按計畫進行。

  他小心翼翼的走著每一步路,雖然大腿十分疼痛,但他的腳步依舊穩健,路上只要看到監視器,便想辦法繞不過,直道繞不過了,他才拿出一顆泥丸子,往監視器鏡頭一砸。

  看到監視器鏡頭一黑,警方立刻動了起來。

  「他在樓梯間!快圍過去!」湯瑪士待在指揮中心指揮著,凱金葛在一旁看著,心中思索著兇手究竟來這幹嘛,市長權限又到底能幹嘛?

  想著想著,凱金葛站了起來,趁湯瑪士不注意,摸走了他的槍。

  「凱金葛警長,怎麼了嗎?」一名警員問道。

  「沒事沒事,人老了,上廁所次數多了些。」

  隨便找了個理由塘塞過後,凱金葛便離開指揮中心,走進了市政府。

  

  「嗯?這怎麼回事?」亞羅看著電腦的分割畫面,發現市政府內正打了起來。

  「看來是犯人到啦?竟然硬闖,肯定是要用權限。」亞羅說道:「對了!我可以趁他登入時跑進去,好!那來幫幫他吧。」亞羅說完後,手指便開始在鍵盤上飛舞。

  

  「怎麼回事!」警員們看著眼前關閉的防火門發楞著,指揮中心的通訊也斷掉了。

  「快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湯瑪士怒吼著。

  「似乎有駭客,我正努力排除。」

  「該死!」湯瑪士重捶了桌面,心中寄望著辦公室的守備。

  

  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裡頭的警員立刻將槍口指向門口,但只見到凱金葛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大家辛苦了,湯姆說要換地方守。」凱金葛說道:「通通換到副市長辦公室去。」

  「這個,我確認一下。」領隊急忙向指揮中心確認,但是通訊早已被亞羅截斷。

  「還不信我?快去!等等犯人逃了!」凱金葛嚴肅地說道,眾人只好聽從命令離去,留下凱金葛一人待在辦公室內。

  

  經歷一番惡戰,殷亡終於到達辦公室,他身上早已都是槍傷,眼看命不久已,當他看到辦公室裡的老人拿著槍對著自己時,心中一陣涼意。

  「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麼?」凱金葛問向殷亡。

  「市長騙了我們所有人。」殷亡決定說出實話,接著說道:「不管是你,還是其他人,所有人都只是他們的白老鼠,你仔細想想吧,如果信我,就讓開!」

  凱金葛思索道,在他的生涯中,確實有許多說也說不清的事,在經過一番思考後,凱金葛讓步了。

  「多謝。」殷亡立刻撲到辦公桌前,照著母親的指示,打開隱藏面板,將ID卡輸入。

  「歡迎市長登入。」一陣語音傳來,殷亡知道他成功了,就在他準備銷毀系統時,他突然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可、可惡!」殷亡拚了命想站起來,但是失血過多的他連保持意識都有困難。

  眼看多年努力只差一步,殷亡都急哭了。

  「請問要銷毀權限嗎?」「了解,銷毀程序執行中。」「權限已銷毀。」

  恍惚之中,殷亡聽到了一連串語音,他不知道是不是夢境,但當他死去之時,臉上帶著一抹微笑。

  

  「啊~真累啊。」亞羅伸著懶腰說道:「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雖然沒賞金了,忙那麼久,都有點渴了。」

  亞羅說完後,點開了網咖電腦的訂購程式,點了一瓶可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97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神說要有光】LanTern
讀到一半還以為元氣小喵喵是凱警長,差點嚇死

05-11 12:15

Hats
這樣寫感覺有趣很多,我怎麼沒想到QQ05-19 01: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ack873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 後一篇: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涼涼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