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Code: 666

作者:月殼表面│2020-04-14 21:27:05│贊助:20│人氣:204

【故事簡介】

  此作品為參加自由象限文繪創作文學館《當個創世神》活動作品。參與者任意選定受提名之大綱創作小說。此篇故事採用三號大綱。(大綱內容與作者附於文末)。


【故事提要】

  在堪稱烏托邦的城市中,一件謀殺案引出和平表象下湧動的惡意。


【正文】

Code: 666


全文字數:7100字。 閱讀時間預計:17.8分鐘。


—— Code: 333 ——

  眼前是上流社區裡豪奢的西式別墅。

  夜晚,建物的大理石立面打起暈黃的裝飾燈,燈光從黑色雕花鑄鐵柵欄後的低矮灌木叢透出來,完美地體現出特權階級的張揚與神秘。

  一名身著挺立的淺褐色西裝、鬢髮斑白的男人遠遠地站在對街,他深深地吸嘴上叼著的菸,煙頭橘黃色的光直直蔓向男人的嘴唇。最後他食指中指夾起煙嘴,低頭緩緩地將煙吐到自己身上。

  男人慢悠悠地把煙蒂裝入隨身煙灰缸。整理好了,他的目光落在別墅前錯落地停著的三輛黑頭車。不到兩秒,車前憑空浮現「權限不足」的紅色警告字樣。他嘆一口氣,無奈地喃喃自語:「Code: 2231.」又過了三十秒,警告字樣轉成綠色並消失,字樣原本的位置彈出每輛車的詳細資訊。

  黑頭車是警署公務車,資料最底端列著此次出勤人員的名字。約翰、貝爾、帕蒂⋯⋯當男人看見瑪麗這個人名時,放心地笑了。

  男人走近別墅。別墅前水泥柱框出的入口,鏤空的鐵門是開的,但半人高的空中懸浮著黃色的循環跑馬燈字條:「犯罪現場,非關係者請勿進入。」字條在男人通過的時候顏色轉淡,並改為顯示:「權限核可。」

  上流社會品味獨特的畫作、雕塑和複雜的格局沒有減慢男人的腳步。他毫無遲疑地走向二樓的主臥房,樓梯上男人聽見身後有人在喊叫。

  「先生,你不能進來,先生!真是的,警報怎麼沒有響?」

  男人無視同樣身著西裝的年輕男人想要攔住他,快速上了二樓,四處張望,最後停在扎著高馬尾、正在操作虛擬介面、查看資料的女人身後。

  女人因為男人造成的騷動轉過身來,臉上瞬間閃過迷茫、困惑、驚訝的表情,然後她雙頰上提,銳利的雙瞳閃出稚嫩的興奮神采。

  「凱金葛先生!」

  女人向男人舉手行禮,並揮手安撫趕來的年輕男人。

  「沒事,這是我剛進刑事組的時候帶我的前輩。不過前輩,你不是退休了嗎?今天怎麼會來?」

  被稱為「凱金葛」的男人原本要開口,卻被女人面容旁跳出的資訊框打斷。資訊框上面標示著女人的名字、年齡,還有學歷等等的信息,其中一欄寫著「喜歡的食物:小熊軟糖」。男人對畫蛇添足的干擾不動聲色,露出練習過千百遍的微笑,從口袋裡拿出一袋小包的七彩軟糖丟給女人。

  「上面的說這事不好搞定,叫我來看看你們這些小鬼。」

  「這次警署向民間懸賞目擊者就算了,還把前輩也叫來,動作太大了吧?」女人對於男人的說詞不以為然,她打開塑膠包裝,掏出裡面半透明的小糖果塞進嘴裡,轉身準備和男人說明現場情況,期間還不忘抱怨:「當我們是警大剛畢業的小鬼嗎?」

  「沒辦法,新任市長被殺,抓不到兇手面子掛不住嘛。」

  「真是,一群老男人。」女人聳肩,她說:「死者今年七十六歲,女性,死亡時間從系統紀錄來看在下午六點二十二分到六點五十六分之間。現場沒有外力入侵的跡象,不排除是熟人所為。」

  順著女人的目光,男人看見一具遺體大字型仰躺倒掛在床尾,面容血肉模糊,認不出生前的樣貌。

  「有列出嫌疑人了嗎?作為政治人物,敵人不少吧?」

  「但都沒有足夠的動機。」女人用小指點點遺體面目全非的頭部(其他指頭忙著吃軟糖),「再說,政治暗殺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這沒有個人恩怨我不相信。」

  男人蹲下來觀察遺體。遺體的面部邊緣有整齊切口。被害人整片面皮被割下,裸露出鮮白色的眼球非常顯眼,因此很容易就能發現右邊眼睛不見了。

  「我看起來倒不像是挾怨報復。有找到被害人身體的其他部位了嗎?面皮、眼珠之類的。」

  「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那就是了。」男人帶起橡膠手套,翻看遺體的右手,遺體手指指尖的皮膚也被割去。男人說:「妳有聽過『市長權限』嗎?」

  「你說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都市傳說?」女人不屑地「嘖」一聲,把塑膠包裝收入口袋,在男人身邊蹲下來。「拿到權限就能掌控一切,那是騙小孩子的吧?前任市長做了八十年,每年市慶不出來一下根本沒人知道他還活著。他那像是掌握一切的人嗎?」

  「也不排除有人相信都市傳說,想來搶新任市長的生物辨識資訊。」

  男人站起來,將手套脫下收回口袋,轉身說道:「你們確認一下受害者的ID卡等等的身分證明還在不在,之後也要檢查這裡視訊鏡頭的線路有沒有異常存取的痕跡。犯人可能觀察她很久了。」

  「你要走了嗎?」

  「在這裡稍微看一圈就走。等等我要去拜訪一個人。」

  男人雙手插在口袋裡四處查看,視線中鑑識組對犯罪現場做出的虛擬標記逐一被打上星號。巡完一圈,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女人叫住他。男人定在原地,神情緊繃,沒有回頭應對。

  「凱金葛先生。」

  「怎麼了?」

  「別再抽煙啦,以後得肺癌還要帶蘋果去病院看你,麻煩。」

  男人表情放鬆下來,他從口袋裡拿出煙盒晃一晃。

  「妳可以帶哈密瓜,我不介意。我走啦。」


—— Code: 231 ——

  「亞羅,你待在家裡沒關係,至少吃飯的時候來一下客廳好不好?」

  黑暗的房間,光和中年婦女的聲音從門縫透進來。滿臉鬍渣的青年眼睛沒有離開閃爍的螢幕,他不耐地回話。

  「吵死了,我要出去的時候自己就會出去。」

  「那我晚餐放在門邊,你要記得吃喔。」

  「放好了就快滾!我很忙!」

  亞羅咂咂嘴壓抑被打擾的煩躁感,將注意力放回剛剛聊得正酣的對話框。亞羅的帳號是「Bakayaro0331」,聊天對象的名字則沒什麼創意,應該是直接從母語姓名轉成拼音的「Yinwang666」。

  Yinwang666是三個月前亞羅在駭客論壇——當然是線上匿名聚會——認識的網友。比起其他功夫不到家的蠢蛋,或者只能跟電腦溝通的那群有交流障礙症的傢伙,Yinwang666不管是在自由軟體的推廣,還是社會對家庭問題淡漠的話題都能和亞羅有所共鳴。亞羅在心中偷偷給他很高的評價(亞羅從來沒有表現出來就是了)。

  兩人對話框中早先一點,從Yinwang666起頭的談話,內容是這樣的:

  |「你看到警署的懸賞了嗎?提供犯人消息最高獎勵一百萬信用點!」

「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駭入系統看犯人是誰就成了。上哪去找這麼公平正義的橫財?」

「你傻啦?我們看得到監視器影像,警察也看得到。」  

  「我說的不是監視器系統,是城市的主系統『蓋婭』。」
  「直接看新市長生前的視覺影片檔,不刺激嗎?」

「少來,前市長是資安界的神耶。」  
「建置蓋婭的時候怎麼可能留我們找得到的後門?」  

  「你高中的時候不是駭入蓋婭的簽到系統假裝全勤?」

「簽到系統是簽到系統,看個人的資訊,層級不一樣啊。」  

  「哪裡不一樣?」

「少金鑰。」  

  「如果有金鑰呢?」

  對話就停在這裡。亞羅看著畫面裡沒有顯示預覽畫面的縮網址,吞了吞口水。

  「蓋婭」是前市長領軍建置的城市運行系統,配合埋在市民後頸中的晶片蒐集資訊,進行去識別化的大數據處理,小到衛生紙的鋪貨數量,大到城市的年度預算分配,蓋婭都能給出最佳解答。儘管晶片會回傳市民每分每秒的視覺與聽覺檔案,市民們仍然給予前市長百分百的信賴,相信不會有人能夠透過蓋婭取得個人訊息。

  也確實蓋婭上線近一個世紀以來,沒有任何一個駭客能突破她的防線。所有看似破綻的突破點都會達到同一個死胡同:「請輸入金鑰。」許多駭客相信,這句話只是前市長想要拖住駭客腳步的手法,取得完全權限的鑰匙根本就不存在。

  如今一切都要改變了。

  亞羅點下連結,無視瀏覽器的跳轉警告進入網站。完成載入的頁面空白一片,只有最頂端列出一行預設字體的字串。字串長度與內容隨時間變化,就像一隻潛伏著的巨獸,牠熟睡時的勻稱呼吸。

  亞羅連上公務人員的管理系統,登入媽媽的帳號,點開視訊會議功能,從正在進行會議的群組——還是有些公務員得晚間加班的——找了個順眼的倒霉鬼當中繼站,並用自己寫的小程式向蓋婭索取新任市長的視覺影像檔。程式裡黑底白字的畫面跳出索取金鑰的警示。

  到目前為止的步驟都是亞羅在前市長駕崩、市政廳裡政爭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為了揪出市長候選人們的真面目所做的努力。

  亞羅將金鑰實時導入程式。過了三十秒,畫面中彈出陽春的影像瀏覽器,瀏覽器播著一個人在五星級飯店一般的空間裡漫步的第一視角影片。

  ⋯⋯金鑰是真的!

  警方公布市長受害的時間在晚間六點到七點之間,亞羅興奮地拉動影像的進度條,然後他看見一個身著連帽風衣的人走向鏡頭。那人的面容隱藏在帽套的陰影底下。隨著這個可疑的人越走越近,亞羅的眼睛也越瞇越小,想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叮咚!」

  突然螢幕裡跳出一張如同色情釣魚網站的少女照片。亞羅腦袋一片空白,過了半秒才回神過來。

  「這不是我高中暗戀的女生嗎?」

  然後螢幕接連跳出五、六個視窗,視窗裡播著影片,影片內容都是在漆黑的房間裡發著光亮的螢幕——都是亞羅的螢幕。螢幕裡亞羅跟風謾罵政治人物、在討論區裡說某個手機遊戲的角色是真愛、瀏覽羅列奇怪癖好的奇妙網站⋯⋯亞羅各種各樣羞恥的秘密全被展示出來。

  亞羅的電腦被駭入了。

  就在亞羅手忙腳亂地想要反向追蹤對方的時候,眼前憑空出現一個人的虛擬影像。亞羅的冷汗流下背脊——對方不只入侵他的電腦,也入侵了他後頸上的晶片——對方才是真正駭入蓋婭的人!

  亞羅看著眼前帶著《K怪客》面具的人不敢動彈。過了幾十秒,亞羅只聽見他的電腦喇叭配合虛擬影像下的字幕發出嘶啞的聲音。

「少年,你渴望力量嗎?」


—— Code: 855 ——

  寬闊的客廳、毛絨的地毯、臃腫的沙發,被稱為凱金葛的男人對房子主人的品味頗有微詞,但他沒有表現出來。他只是翹著二郎腿,彎身點菸,深深吸了一口之後,仰頭向半空從容地吐氣。灰白色的煙霧冉冉上升,觸到天花板,最終散去,消失不見。

  這時坐在他對面的老人才開口。那老人笑著,發黃的牙齒從雜亂的灰白落腮鬍後露出來,令人不適。

  「凱金葛,我的老朋友,你還活著!」

  「我也很驚訝我還活著。」男人將煙灰抖入隨身煙灰缸,他說:「不過,你還記得我啊,卑涅忽,我以為我退休之後就對你沒有用處了。」

  「怎麼會?我可不是無情無義的人。喂,還愣著幹什麼?上酒!」卑涅忽指揮站在他身後的壯漢招呼男人,他接著說:「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啦?」

  「我在查一個案子,我認為你有些事想告訴我。」

  「什麼案子?哪個小鬼在我的地盤上作亂,惹你不爽了嗎?」

  「惹我不爽是沒有,倒是現在上頭催得很緊,你藏著人也沒有好處。」男人看著卑涅忽狡譎的笑容,把話說明白了:「那個殺了新任市長的小鬼。」

  「哎呦,警長大人!我們幫派平常就放放貸、賭賭博,偶爾在不乖的酒店外面圍圍事,哪會做殺人放火這種傷天害理的勾當?」

  「上頭都知道你覬覦『權限』很久了。我是看在我們交情的份上才一個人過來,明天過後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卑涅忽放下防衛的笑容,向後倒,雙手一攤,神情兇狠。「那我就要把權限拱手讓給那些豬嗎?」

  「卑涅忽,你真的知道權限是什麼嗎?我跟你說一個故事吧。」

  男人沒有理會卑涅忽態度的轉變,他望著斜上方,好似望著虛空中無形的幽魂那樣。他緩緩地吐煙。

  「很久以前,有一個少年和一位少女,他們相遇、相戀、互許終身⋯⋯」

  「這跟我們今天的話題有什麼關係?」

  話語被卑涅忽打斷,男人沒有移開視線,他只是輕擺右手,要卑涅忽安靜。接下來敘述的具體程度讓原本朦朧的故事基調產生質變。

  「1997年3月26日下午5點38分,少女全家被高利貸逼債,上吊身亡。」

  「1997年3月27日上午8點3分,少年找到少女屍身,誓言復仇。」

  「1998年4月2日午夜12點6分,少年成為幫派打手。」

  「2003年6月14日下午4點23分,少年在地盤爭奪戰為幫主頂罪自首。」

  「2021年9月5日上午6點31分,少年出獄。」

  「2022年1月3日晚間8點17分,少年成為東冠區組長。」

  「2027年3月26日晚間8點9分,少年集結同夥奪權,手刃幫主。嗯,在情人的忌日復仇,確實浪漫。」

  「然後呢?」卑涅忽的臉色很難看。

  「2043年7月24日晚間11點37分,少年因為舊識來訪,放下剛盛好的威士忌⋯⋯」男人傾身將煙灰抖入剛剛小弟奉上的煙灰缸,他視線落到卑涅忽身上,意味深長地說:「坐在這裡。」

  卑涅忽輕笑一聲,他說:「很有意思。我不知道你去哪裡找了私家偵探寫出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只能說,那又如何?」

  「別急,先前的故事只是鋪陳,讓在場的人都有共識,是吧?後來的橋段才是重點。」

  這次男人沒有吐煙,只是讓煙順著話語間斷溢出,散發出荒誕的氛圍。他繼續說。

  「2043年7月31日,少年的部下叛變,少年逃出自己的豪宅。」

  「2043年8月2日,少年下榻的旅館員工走漏風聲。少年遭到圍捕,躲入地下水道。」

  「2043年8月3日,少年傷口感染,器官衰竭,在污穢的下水道孤獨死去,享年六十三歲。」

  「你詛咒我!」

  卑涅忽憤怒地大吼,他身後的壯碩男子舉槍對準男人。男人因為對方的過度反應笑出聲來。

  「你還沒有聽到故事的重點。」

  「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的愛情、你的奮鬥、你處心積慮的復仇都只是幻覺。你的人生在你出生、植入晶片的瞬間,就已經決定好了。我再說一次:你會成為什麼人,你會做出什麼事,都已經決定好了。決定這些事情的不是神,是『蓋婭』。我們這些渺小的人類,都只是蓋婭豢養的家畜而已。」

  「所以呢?」

  「能夠愚弄蓋婭決定的權力,就是你長久以來追求的『權限』。故事結束。」

  卑涅忽又露出他令人作嘔的笑容,他說:「這樣看來,我好像不該把權限讓出去?」

  「前提是你已經找到權限。你買兇,兇手卻帶著權限消失無蹤,你很苦惱吧?」

  「你又知道了?」

  男人皺起眉頭,傾身瞇眼盯著卑涅忽,右手在臉前一揮,他說:「你真的認不出我這張臉嗎?」

  「這張臉不就是凱金葛的臉嗎?」

  這次換卑涅忽露出困惑表情。男人意會過來發生了什麼紕漏,他低頭不耐煩地低聲嚅囁:「專心點!Bakayaro(混蛋)!」

  原本卑涅忽要對男人的髒話發難,但他看見眼前男人滿臉的皺紋消失,瞬間年輕二十歲,另外一句話脫口而出。

  「把老子的權限還來!」

  卑涅忽激動地起身,這次不只身後的粗壯男子,連卑涅忽都舉起手槍對準男人。

  「喔、喔、喔,冷靜一點。你們還不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男人笑著舉手安撫眾人,但卑涅忽完全不領情,他直接對男人的左腳開槍。不過男人面不改色,應該說,毫髮無傷。

  「什麼?」卑涅忽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槍。

  男人站起來,一手插腰,一手無奈地摸著下巴,他說:「哎呀,看來你很困擾我現在到底是站在這裡、這裡,還是這裡呢。」

  男人每說一次「這裡」就瞬移到房間裡的另一個位置,引起一陣驚呼。

  「別再開槍啦,說不定我只是存在在你們晶片裡的幻覺呢。」男人指指自己的後頸,他突然想出好主意一般地頓了一下。「我現在要讓你們永久失明也是動動一隻手指頭的事情。乖乖聽話喔。」

  「混蛋,你到底要什麼?」

  「我說過了,我要『殺了市長的小鬼』,你隨便出個人,我會讓他變成真正的兇手。一旦有了『真正的兇手』,警署就算找不到權限也不能刁難你們。」

  「我讓弟兄頂你的罪又有什麼好處?」

  「我能用權限把你部下的背叛延後二十年,你就用那二十年,給那個弟兄的家人好日子過吧。」

  「然後呢?我就把這口氣吞下去,讓你拿走權限,享盡榮華富貴嗎?」

  「放心吧,我就要離開這個城市了,對權限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男人因為卑涅忽的提問低下視線,他從口袋拿出煙盒,抖出一根點上。男人吸一口咳了兩聲,抱怨:「難抽的爛煙。」之後,他淡淡地說:「我再跟你說一個故事吧,這次會短一點。」


—— Code: 273 ——

  漆黑的房間中,閃亮的螢幕格外刺眼。螢幕中心播著影片,影片照著一個品味堪憂的房間角落。角落的喇叭傳出一名男子嘶啞的聲音。

  「很久以前,一名國王在魔法師的幫助下建立了一個絕對和諧的社會。人民只要服從魔法師的安排就能安居樂業。就算國王時常讓魔法師幫他滿足自己的私慾,那又如何?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可是有一天,公主和騎士跨過了禁忌的界線,誕下了私生子。國王認為騎士配不上公主,聲稱私生子是畸形兒,命令魔法師消去私生子的存在。」

  「公主和騎士接受了,放著自己的孩子成為只能躲在社會角落的鬼魅。作為代價,一生『奉公守法』的騎士飛黃騰達。公主也繼續過著她榮華富貴的生活。」

  「然後,在公主登基成為女王的那天,鬼魅回來復仇。祂殺了新任女王,取走用來命令魔法師的玉璽,讓這個王國再也不會出現為所欲為的掌權者、再也不會生出只能躲在陰暗角落的鬼魅。」

  喇叭傳來吸氣的聲音,然後是吐氣,畫面出現一陣煙霧。

  「就是這樣而已。我要走了。卑涅忽,不用擔心,你、警署,或者是任何貪婪的政客都不會拿到權限。就這樣了。」

  第一人稱的鏡頭移出房間,經過庭院。在昏暗的道路上鏡頭上仰,現出滿天斑斕的星斗。

  畫面中斷。

  亞羅靠到電競椅上,鬆一口氣。在他開始整理雜亂的程式視窗時,喇叭又發出語音通訊提示聲,Yinwang666的帳號提出通訊請求。亞羅接通通話,對面是剛剛畫面裡說故事的男人。

  「Bakayaro0331,警署那邊我自己可以應付,你先休息吧。」

  「你要離開了嗎?」

  「怎麼了?」男人聽出亞羅語調裡的遲疑,耐心而溫柔地回應。

  「這樣就結束了嗎?我是說,就放著金鑰不管?」

  「金鑰是通過生物資訊認證的,再過幾個小時,那女人的眼珠和皮膚開始腐敗之後就會失效,在此之前,看你是想增加戶頭裡的信用點,還是把權限轉到自己身上,都沒關係。」

  「這樣真的好嗎?」

  「我信任你。」

  男人簡潔地回答讓亞羅語塞,就在通話準備結束的時候,亞羅說:「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

  「我的名字有意義嗎?Bakayaro0331?」

  「你明明知道我的名字!」亞羅大喊:「這不公平,你看過我的所有紀錄,你在系統裡面卻沒有任何檔案。」

  男人沉默幾秒,他緩緩地開口。

  「就是因為這樣。我只是心懷仇恨的鬼魅、一隻潛伏在陰暗角落的嗜血亡魂。在我的生存目標達成之後,名字於我,已經沒有意義了。」

  「陰影角落的嗜血亡魂、Yinwang⋯⋯我可以叫你殷亡嗎?」

  「殷亡嗎?」男人輕笑一聲,他說:「你果真是無賴呢,這麼難聽的名字也安給別人。好吧,亞羅,再會。」

  通話結束,通訊軟體突然閃退,亞羅手忙腳亂地重開軟體,然而,一切關於Yinwang666這個帳號的訊息已消失無蹤。

  亞倫抹臉歎一口氣,好像剛剛經歷一場如夢似幻的冒險。他盯著不斷變動長度的金鑰許久,最後他打開蓋婭的主系統,經過繁複的操作,頁面跳出對話框。

「是否轉移權限?」

  亞羅的手在顫抖。只要拿到權限,他就可以讓那時在學校欺凌他的混帳永遠等不到升遷、他就可以讓那些說閒話的鄰居阿姨一輩子買股票被套牢,他就可以讓媽媽有錢換一個人工膝蓋,繼續她征服百岳的旅程。

  亞羅止不住地顫抖。

  然後他看著殷亡展現給他看的、這幾年的生活錄像。

  全部都是漆黑的房間還有閃爍的螢幕。

  亞羅又想起剛剛的冒險。

  他關掉權限轉移的對話框,打開試算表,列出他這幾年的生活費,在加上膝關節的手術與術後休養費用。他找了一個金額最接近的發票獎項,然後透過蓋婭,把獎項用權限指定給媽媽今天早上在超商買的咖啡發票。

  他站起來,用力地深呼吸,大步地走向房門,緊緊握住門把。

  他開門出去。

  〈Code: 666〉完。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月殼表面。

  第一次正式地使用別人的故事主軸進行創作,對比自己寫作前撰寫的大綱,真的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話說為了濃縮人物數量、填補角色動機,額外加上了一些設定(見附錄二),有些地方故事的著重點和詮釋也與原本的大綱有所出入,對大綱原作者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呢。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能在故事中感受到樂趣,我們下次再見!



【附錄:採用大綱】

  編號:三號大綱。大綱作者:LanTern

—— 大綱內文 ——

  即將上任的準市長被殺,被發現陳屍於自家,ID卡、指紋、眼珠和臉皮被盜,若市長權限流出,城市體系將瞬間崩潰。

  警察、黑幫、市民和兇手各懷鬼胎,展開多方角力,目標直指市長權限。

  亞羅是平常無所事事的無賴兼頂尖駭客,因為看上警察的高額懸賞投入權限爭奪之中,和同伴聯手抓到兇手後卻發現「權限」背後的巨大祕密,原來城市暗地將市民當作實驗體,所有行為都被紀錄,毫無隱私、毫無尊嚴。

  亞羅最終決定毀掉權限。

—— 世界觀 ——

  近未來,城市市民在高端科技下安枕無憂,實則是場巨大的實驗場。

  靠著巨量的數據和科技撐起城市運作,但實則極度藐視人命和人權,一切都是被計畫好的,不存在夢想和努力,市民只能依循無形之手的安排過完一生。

—— 角色介紹 ——

  凱金葛。退休警長,因為案子被找回來。一生奉公守法、飛黃騰達。

  卑涅忽。黑幫教父,知曉城市的祕密,處心積慮想將權限納入手中。

  殷亡。暗殺市長的主謀,沒被權限紀錄的流浪者,想破壞現有體制。


【附錄二:補充設定與故事細節】

  • 因為市長權限與蓋婭系統的本質有機密性,所以城市應該是獨立且由少數特權階層把持的社會。這裡設定為市長獨裁的城市國家(如新加坡),且市長在位時間非常長,有足夠的時間累積秘密。

  • 被殺的市長是前市長的女兒、殷亡的親生母親。在市長繼位時,殷亡出面復仇,並在行凶之後盜用親生父親——退休警長凱金葛——的身分煙滅證據。

  • 警署並沒有主動找回已經退休的警長回來查案。殷亡只是利用瑪麗對凱金葛的信任到案發現場標記需要修改的證據檔案。

  • 市長權限能為所欲為的都市傳說是殷亡放出的。

  • 只有市長一家知道蓋婭系統的本質(市民的一生都已經被決定好了)。

  • 因為暗殺的事前準備需要支持與經費,殷亡向想要得到權限的黑幫老大卑涅忽索取資源。就旁人的角度來看,卑涅忽才是買兇殺人的真正主謀。

  • 警署也想取得權限,一旦查到暗殺者和卑涅忽的關聯,警署就會打破黑白兩道的共生關係,將黑幫整鍋端掉。到時候卑涅忽就算沒有權限也無法脫身。這是殷亡談判的籌碼。

  • 權限消失之後,蓋婭的後門被關上,從此城市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烏托邦。(原本大綱中「權限」幾乎同等於「系統」,在此細分兩個概念,並將殷亡要毀掉「系統」的設定,轉為毀掉會讓人因獨裁者的慾望而變得不幸的「權限」。)

  • 原本的設定中亞羅是無賴,為了讓角色有毀掉/放棄權限的動機,改為憤世嫉俗、逃避現實卻渴望改變自己人生的家裡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95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近代|科幻|架空

留言共 4 篇留言

二日夾
特別的故事創作......至少我是沒這樣寫過!那個共用權限挺有趣的(沒怎麼用過)

04-14 23:35

月殼表面
想弄成一份一份pdf文件的感覺XDDD,話說,共用權限@@?04-15 00:26
二日夾
就是原本是只有你可以編輯的文件,開啟共用可以讓別的人也可以編輯吧(應該是這個意思,有用過幾次,有點類似evernote也有的功能)

04-15 10:35

月殼表面
原來如此,感覺會很方便!可惜沒有和別人共同編輯的機會QQ04-15 11:46
冰鳩
要是我 我會直接設定大樂透頭獎W

04-16 13:45

月殼表面
這算是亞倫的覺悟吧?就算取得了權限,在黑暗中呼風喚雨,他也只是原本那個逃避現實的自己。

在他的心裡,他認為他拿了這趟冒險的合理報酬來報答自己的媽媽,並以此為契機,準備重新開始人生。

當然,就設定上,這些決定也在蓋婭的計算之中。04-16 15:53
【神說要有光】LanTern
短巧精悍,裡外俱佳,自嘆不如,佩服佩服

那兩則小故事太棒了

05-11 12:06

月殼表面
感謝留言!因為更動到大綱一些細節部分,覺得不太好意思>///<05-11 13: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Costortoi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魔女的角... 後一篇:[達人專欄] 《魔女的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ariya2019有緣讀者
「出包王女同人」平行宇宙的梨斗人生已更新,感謝各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