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短篇】王者的遺留

作者:無鹽粄條│2020-04-13 22:00:16│贊助:26│人氣:266

  夜色未退,城裡大多數的居民仍陷在睡意中。

  偶爾經過的車子呼嘯聲,響徹在夜晚的空氣。

  一名少年走進住宅大樓,搭著電梯,緩緩走到一位住戶的門口。

  按了幾下電鈴後,依然無人回應。他似乎不太耐煩了,直接拿起手機撥號。

  「喂?幹嘛?」接通後,電話的另一頭是不悅的語氣。

  「差不多該去車站了。」少年不急不徐地說著。

  「啊?我不想管了。」對方邊打哈欠邊說著。

  「我就直說了,你要不要出來?」

  「不要,我剛剛正作好夢呢,我要繼續睡了。」

  「是嗎?」語畢,少年掛斷手機。

  他將抱著的白色奇妙生物緩緩放在地上,只見牠汪了幾聲,就以不可思議的變形能力鑽入門板下的門縫,過不到三十秒,屋裡發出了一陣慘叫。

  一會兒後,隨著倉促的腳步聲,門打開來。

  門後,是一位頭髮亂翹、樣子相當狼狽的青年。

  他臉色蒼白地說著:「快把這東西拿走!」

  「你要認真工作了吧?」

  「好啦好啦!我等等就去!快點拿走!」

  看他不慌不忙地接過那生物後,青年便把門關上。

  少年看了看懷中的白色生物,稍微搖晃牠,感覺好像變重了一點。



  此時天才剛要亮,兩人就在還有些昏暗的街道上奔跑起來。

  那位高個子的青年,名叫凱斯特,是位魔法師。在這個小鎮開了間事務所,用魔法替居民解決各種疑難雜症。

  跑在他身旁的少年,名叫伊恩,在事務所擔任他的助手。

  魔法師的美麗清夢被打醒,自然是很不高興。他一路上碎碎念著:「為什麼要把我吵醒?」

  「當然。你不去工作的話,哪來的錢付我薪水。」少年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這種方式叫我起床了?」凱斯特皺眉,指著少年懷裡的白色生物。

  「你應該先檢討自己為什麼會睡過頭吧?而且牠看起來很喜歡你的魔力,給牠吸幾口你看起來也沒事啊。」

  「不是有沒有事的問題,為什麼要把牠養在我的事務所裡?」

  「可能是你的魔力太美味了吧,牠已經賴著不走了。」

  「賴著不走就把牠趕走啊!」

  「你這樣做涉嫌虐待動物喔,我會去檢舉你的。」

  眼看辯不過自己的助手,魔法師嘆了一口氣,繼續手忙腳亂地扣上外衣的鈕扣。

  「話說回來,我們為什麼非得要在天還沒亮時趕火車啊?」

  少年聽了,露出不屑的神情:「也不想想是誰在昨天才發現自己訂錯票,臨時要改行程,符合預算的車票也只有這種時間了。」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事務所啊?經費怎麼少得這麼可憐!」

  「這應該是我這個助手要說的話吧!」少年只能無奈地嘆氣。

  就在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時候,車站已經在他們眼前了。



  不久前,這間事務所還苦於連續幾天的閒置,完全沒有委託上門。

  凱斯特靠著椅背,用奇怪的長語調抱怨著:「什麼時候才會有大委託嘛!」

  伊恩在一旁聽了,輕輕嘆了口氣:「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委託?」

  「就是那種講出去別人會肅然起敬的偉大工作嘛!」

  「你待在這個小鎮是能接到什麼大工作?你為什麼不去大城市開事務所呢?」

  凱斯特縮起身子說道:「別看我好像很強大的樣子,其實要我去那種大都市,我會怕呢。」

  伊恩不屑,「單從外表看,你感覺一點都不強。」

  「啊啊啊,什麼時候才會有大委託啦!」凱斯特故意拉高音量,裝作沒聽到剛剛那句話。

  「你既然這麼閒,就教我一些魔法如何?這是我當初答應來這裡打工的條件之一耶。」

  「很多事是只靠魔法做不到的喔!」凱斯特突然一改神情,裝得很嚴肅說著。

  「靠魔法在開事務所的人,說出這話真沒說服力呢。」伊恩早就不對他的回答有所期待。

  「啊啊啊,什麼時候才會有大委託呢?這是精彩的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頁耶。」

  「是是是,我會真心祈禱你的願望實現的。」伊恩語氣平淡地說著,邊走到門口確認郵箱。

  「欸,這裡有一封信。」

  凱斯特接下信件,先看了寄件人,是個沒看過的名字。

  他趕緊將信封打開,裡頭有幾張照片跟一封信。

  從信的內容來看,寄件者似乎是一名考古學研究者。

  他在近期的考古活動中,發現了三顆神秘的寶石,經過一陣子的研究,他推測這是通往一個遺跡的鑰匙,並且已經鎖定了遺跡的位置。

  然而,遺跡處在一個有恐怖魔獸棲息的叢林,因此這份委託就是希望藉由魔法師的力量,保護委託人通往遺跡。

  信封裡也附上了寶石和挖掘現場的照片。

  凱斯特馬上對這份委託提起了興致。

  幾次來回的聯絡後,委託者也將完整的委託金額匯了過來,凱斯特也正式答應了委託。

  只有一點他有些在意,他在各大考古學相關的資料中都找不到委託人的名字,「是使用了假名嗎?」

  凱斯特其實不太想追究委託人的背景,有拿到錢就好。而且他也懶得多做調查。

  於是這件事就這麼定案了。



  好幾次的轉乘後,兩人終於抵達目的地。

  由於臨時變更行程,現在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將近一天。

  凱斯特顯得有些興奮,畢竟這裡是個別具特色的小鎮。

  「欸你看!那個攤子賣的東西好像很好吃欸!我要去買!」

  「你克制一點好不好?你這樣就像個不折不扣的觀光客。」

  伊恩一邊抱怨,一邊跟了上去。凱斯特卻突然停下腳步。

  伊恩正想走近僵住的魔法師身後,想著他到底哪裡又有毛病時,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吼起來:「我的錢包不見了!」

  「什麼?」

  「我的錢包呢?剛剛明明在口袋的……」

  他四處尋找,還翻了背包的各個角落,就是不見錢包的影子。

  此時,他注意到山坡上有個正看向這裡竊笑的小孩,手上拿的就是他的錢包。

  「那個傢伙!給我過來!臭扒手!」凱斯特怒吼著,爬上長滿雜草的斜坡。

  小孩見狀也轉身跑走。

  凱斯特就這樣一路追進林子裡,伊恩也被迫跟了上去。

  那小孩穿著破舊的麻布衣,在崎嶇難走的山林小徑裡健步如飛,凱斯特使用魔法,暴力地將眼前的障礙物彈開,伊恩則得要一邊躲避被彈到後面的樹枝、雜草、葉子,一邊想辦法跟上他們。

  沿著山坡不停往上,最終他們看到一個用石頭和樹葉搭建起的村落。

  就在他們接近村子的門口時,路面突然坍塌成一個大洞,凱斯特和伊恩都跌了進去。

  小孩站在洞口,拿著凱斯特的錢包手舞足蹈。

  「別瞧不起人了!」魔法師在底下面紅耳赤,大喝一聲,讓洞穴底部隆起,一下子就脫離了陷阱。

  小孩驚呆在原地,凱斯特趁機將錢包搶了回來。小孩害怕,抱頭蹲在地上,此時凱斯特拿出了剛剛下火車時買的麵包。

  「看你的樣子,肚子很餓吧?把這個拿去吧。」

  看小孩的身材,應該是長期沒吃到足夠的食物。

  小孩觀察了他手上的麵包良久,再一股勁地把麵包拿走。

  他拿到麵包後,便跑進村子,跟村裡的大人比手畫腳,用凱斯特他們聽不懂的語言對話。

  最後從村裡走出了兩名大人,看他們的舉動,似乎是想帶領他們去哪裡。

  凱斯特他們沒想太多,就跟了上去。

  最後,他們到了這個村子裡最大的一間屋子裡,面對門口的,是一個高台,一位白髮老人就坐在高台上。

  帶領他們的村民十分敬重地跟那位老人對話,老人笑著看向凱斯特:「原來如此,抱歉,村子裡的人給你們帶來麻煩了。」

  看凱斯特十分驚訝的表情,老人用手示意其他村民離開,一邊笑著說:「身為村子的領導者,不懂外面的語言可是不行的。請坐吧。」

  凱斯特他們遵照指示,在用草編成的座墊上坐下。

  「那個孩子已經好幾天沒吃飽了,所以才想到山下搶觀光客的錢。你們不但沒有責備他,還給了他食物,我真的很感謝你們。」

  長老的手指在空中比劃,杯子和水瓶便騰空飛起,在兩人面前各倒了一杯水。

  「聽說你們用魔法從村民的陷阱裡逃脫了啊,真是了不起。」

  伊恩瞥了一眼一旁的凱斯特,他果然露出得意忘形的表情了。

  「如你們所見,這個村子是被孤立的村子。」

  可能是很少有外地人會到訪村子,老人話匣子一開,便開始介紹這個村子,之後還聊起了幾百年前「艾隆王」的故事。

  過去,這個村子的族人追隨艾隆王的領導南征北討,艾隆王是位魔法天才,一下子就在戰場上嶄露頭角,替族人立下偉大的基業。

  艾隆王甚至在單一場戰役中,一連發明出快十種魔法陣,扭轉了戰局,打下了以少敵多的經典一戰。

  然而,這樣的偉大王者,有一天卻從戰場上消失了,族人們少了領頭羊,一下就處於劣勢,最終失去大片江山,被趕到了這個偏僻的森林裡。

  根據傳說,艾隆王離開的那一天,有人看見他往北方叢林的方向遠去。那裡也是凱斯特這次委託的目的地。

  留下的村民大多都埋怨著背棄族人的艾隆王,使他們落入如今悲傷的境地。

  但艾隆王的傳奇實在是太過輝煌,他的榮耀等於是這個民族的榮耀,所以他的傳說依然流傳至今。

  儘管憎恨這位王者,但也只有講述著他的故事時,這裡的族人才能被光芒籠罩。

  「雖然許多人都怨恨艾隆王,但我是十分地同情他。」長老面帶哀愁地說著。

  「同情?」

  「我想艾隆王之所以離開,一定是有什麼理由,只是沒人能夠理解。」

  「愈是強大的人,自然會成為更多人的依託,但也因此會愈少人能理解他。」長老做出這樣的結語。

  見自己一不小心老毛病又犯了,他馬上停止話題,邀請凱斯特他們今晚留下來參加宴會。

  凱斯特他們原本就沒什麼計畫,於是答應赴宴。長老派人帶他們到休息的處所去,等待夜晚的降臨。

  愈接近傍晚,就愈多的村民來到村子中央簡易搭建的集會所。

  這裡早已備好眾多的料理,雖然大多都是山中野味簡易烹調而成。

  村民已經差不多到齊了,唯獨長老還沒過來。

  凱斯特正在集會所裡乾等著,忽然一陣歡呼聲,原來是長老抱著一個甕走進了會所。

  長老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宣布:「為了慶祝我們村子久違交到外地的朋友,我們就破例飲酒狂歡吧!」

  之後便是更加歡騰的喧鬧。

  長老大喊一聲,將酒甕打開。陳年老酒的香氣瀰漫在整個會所。

  凱斯特看著這些人歡喜地唱歌跳舞,散發著無比熱力,伴著酒味,視線逐漸迷濛,凱斯特集中意識,再仔細一看,他們全都是面黃肌瘦的窮困村民。

  也許是不勝酒力吧,凱斯特獨自一人到會所外吹風。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圓,凱斯特忽然想起了稍早聽到的故事,那個孤單的艾隆王。

  不過說到孤單,誰能比得上天上的月亮呢?

  「想想真不可思議,從古至今的月亮只有一個,今晚看到的月亮也是好幾年前的月亮。」

  現在能見的月亮,也是艾隆王看到的月亮。

  如果艾隆王看到這樣的月亮,會是什麼心情呢?

  只是看著這樣的月亮,凱斯特感覺自己多少能體會艾隆王的寂寞。不,這或許只是酒後的胡思亂想而已。

  此時,一隻手將一杯冰水遞了過來。

  凱斯特抬頭一看,是伊恩。

  「你可別喝過頭啊,別忘了你明天有工作。」

  「你不要小看我了。」凱斯特笑著將水接了過來。

  「真沒想到,難得的暑假,我居然會待在這裡。」伊恩邊嘆氣邊坐了下來。

  「你可以不要來啊。」

  「唉,還不是你說自己不會轉車。」

  凱斯特笑了,向伊恩賠不是。

  他看著會所裡喝醉的眾人,開始舉起那隻白色生物搖來晃去,不過對比於異常亢奮的村民,牠只是悠哉地打瞌睡。

  一陣風吹來,樹葉沙沙作響。不知怎地,看著那搖晃的白色身影,魔法師竟感到有些頭昏。

  他起身,遠離村民的歡鬧聲,自己回到休息處。



  大伙可能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他們幾乎狂歡了一整夜。所以隔天一早大家仍在會所裡睡覺,只有長老過來送行。

  兩人與一隻白色生物,順著山路往下走,很快地就回到市集。

  他們到了車站後,順利地與委託人會合。

  委託人穿著破舊的衣服,臉上有不少鬍渣,給人不修邊幅的印象。

  不過他們彼此畢竟只是工作上的關係,也沒有必要再去多想。

  委託人簡單介紹了自己,他的名字是修頓。

  他露出浮誇的笑容,向兩人鞠躬握手。

  他很快就注意到了伊恩腳邊的白色生物。

  修頓將手伸了過去,驚嘆道:「這是會走路的棉花糖嗎?」

  「棉……棉花糖?」凱斯特與伊恩一聽有些愣住了。

  「哈哈!抱歉,牠真的長得太像棉花糖了。放心,我不會吃掉牠的!」修頓笑著,把牠放回了地上。

  「好了,我們上路吧!」

  凱斯特與伊恩互相看了一眼,聳了聳肩,跟上了修頓的步伐。

  路上,兩人並沒有主動跟委託人搭話,他們只想順利地完成任務。

  漸漸地,他們愈來愈想遠離市區,最終進入了一座叢林。

  進入叢林後不知道多久,修頓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平時這座叢林應該有很多不安分的魔物啊?怎麼今天一個都沒看到?」

  說著說著他開始大笑起來:「哈哈!該不會今天是牠們約定好的魔獸睡覺日吧?」

  看著修頓自己一個人笑得開心,凱斯特他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搭理他。

  不過環顧四周,這裡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偶爾飛過的鳥兒,就沒有其他動靜了。

  慢慢地,修頓才從笑意中緩和了過來。

  「不過這也很正常。沒有一種生物會主動出現在比自己強大許多的生物面前的,對吧?所以我才委託你們來當我的保鏢,哈哈!」修頓帶著笑意看向凱斯特。

  一路上,大概都是這樣,修頓自言自語,然後又突然大笑起來。後方的兩人簡直無法進入他的節奏。

  步行了幾個小時後,幾人在合適的地方坐下歇息。

  他們拿出預備好的糧食食用。

  修頓又開始說話了:「你們覺得我這次要去的遺跡裡,有什麼東西?」

  凱斯特他們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了。

  他們一邊思索,一邊提出猜測。

  「古代金幣?」

  「稀世藝術品?」

  「古代文明存在的證據?」

  但不論是哪個,修頓全都搖頭回應。

  最後,修頓伸出了一隻手指,堅定地說:「是願望啊。」

  「願望?」其他人困惑地說著。

  「沒錯,那個遺跡裡埋藏的,是我多年來的願望。」

  見兩人依舊不明事理的樣子,修頓思考了一下,「就像是生日許願時,最後不能說出來的那個一樣重要的願望。」

  看到凱斯特他們更加疑惑的神情,修頓大笑了幾聲。

  此時,這餐也差不多吃完了,修頓站立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準備繼續上路。

  一行人又走了好一陣子,修頓在一巨岩前面停了下來。

  「怎麼了?又想休息了嗎?」伊恩向前詢問。

  修頓不發一語,徒手挖起了在大岩石的底下的泥土,岩石的下面有一個凹槽。修頓從背包裡拿出了藍色寶石,將它嵌入凹槽中。

  地面開始晃動,岩石前逐漸浮現出一個洞口。

  「這裡就是入口了,我們走吧。」

  凱斯特他們有點驚呆了,過了幾秒才跟了上去。

  修頓拿出了手電筒,凱斯特則使用魔力提燈。進入洞口後,是幾十階往下的階梯,階梯的下方,是一個寬廣的地洞。

  地洞看來十分平整,顯然是人工所為。

  然而,他們沒有太多時間欣賞這個地洞的壯麗,劇烈的晃動迫使他們蹲踞在地上,伴隨著轟然巨響,出現的是一頭披著岩之鱗片的巨蛇。

  伊恩嚇得癱坐在地上,相對地,凱斯特就顯得氣定神閒。

  「看來真的沒有白吃的午餐呢。是我該工作的時候了。」

  原本還慌慌張張的伊恩,看到凱斯特屹立的背影,莫名感到安心。

  凱斯特從背包拿出了鑲有魔法石的短杖,「機會難得,我就教你法杖的使用技巧吧,你可要看清楚了。」

  法杖上的魔法石,可以讓人體內的魔力更好聚集並釋放出來,巨蛇此時如暴風一般向他們襲來。

  凱斯特將聚集起來的魔力,濃縮成一顆魔能彈,瞄準蛇的頭頂發射出去。

  被魔能彈集中的巨蛇,如失去電源的龐大機器,一下子就倒落在地,身體隨著慣性向前摩擦。

  倒下的巨蛇眼神依舊死盯著三人,他試圖往前進,但凱斯特的魔法屏障將牠擋了下來,最終巨蛇把力氣用盡,一動也不動了。

  伊恩似乎還有點驚魂未定;凱斯特沉浸於他剛剛的活躍表現;修頓則像是剛剛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不發一語地往地洞深處前進。

  兩人也跟了上去,他們開始感覺修頓的樣子有些異狀。

  地洞的最深處,是一棟用石材作成的古老建築,外圍被一個魔法罩包覆著。

  跟剛剛一樣,修頓將紅色的寶石接近一旁的石碑,防護罩便解除了。

  此時伊恩發現自己腳邊的白色生物不見了身影。

  「怎麼了?那隻狗不見了?」

  「嚴格來說那不是狗就是了……奇怪,牠剛剛明明還在的啊……」

  「等工作都結束了再來找牠吧。」凱斯特跟著修頓的腳步進入遺跡,並示意要伊恩跟上。

  空閒狹小又十分昏暗,他們每一步都格外謹慎。

  過沒多久,他們逐漸適應周圍的環境,這才放鬆警戒。

  一這麼想,修頓腳下的地磚就陷了下去,他後方的地板從中間開成兩半,凱斯特跟伊恩順勢掉了下去。

  下面是個幾公尺深的大洞,最底下是無數個尖銳的刀鋒,凱斯特及時用魔力鋪開防護墊,才倖免於難。

  修頓在上面,對他們大喊:「抱歉,你們沒事吧?」

  「姑且算沒事……」兩人還在驚嚇之中。

  「我去找找有什麼東西能救你們上來,你們在下面等我。」

  凱斯特正想告訴他自己有辦法出去時,修頓已經走遠了。

  「真是的……怎麼不把話聽完就走了啊……」凱斯特一邊碎念,一邊將魔法護墊往上升。

  從地洞逃脫後,他本想立刻跟上修頓,卻被眼前的壁畫吸引了。

  他盡可能用燈照亮牆壁的每個角落,放眼望去,整條走道的牆上有好幾幅壁畫。

  就在凱斯特開始仔細觀賞那些壁畫時,修頓順著第三顆寶石的引導,順利地通過遺跡內迷宮般的結構,終於抵達了存放著他的「願望」的房間。

  房間內部有一個高台,上面放著一顆寶珠。

  「終於找到了……艾隆王留下的最後秘寶。」修頓緩步走上前去,想到自己為了這一天付出了多少努力。

  這一切,都要從發現自己身世的那一天說起。

  修頓在無意間,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事實,在他不斷追問下,他終於知道自己是在一座山腳被撿到的。

  「很可能是山上的村民因為生活條件太差,才把剛出生的你放置在那裡。」

  聽到這句話,修頓才知道自己也是艾隆王族人的後代。

  「我連自己的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就是因為艾隆王背棄了自己的子民。」從那之後,他變得無比痛恨艾隆王,也因此投入了大量心力研究他,最終他得知了,艾隆王離開族人前,其實有發明一項終極兵器。

  因為這項兵器的發明,艾隆王突然從戰爭機器的虛名中驚醒,他不忍再親眼看到人們的廝殺,於是遠離了戰場。

  「不過艾隆王也是一個矛盾的人。」修頓露出淺淺的笑。

  艾隆王似乎想把這個兵器隱藏起來,所以才在叢林的深處挖掘了這個地洞。但他還是讓這項發明給幾名日後流亡到世界各地的親信知道,並把可以開啟遺跡道路的寶石給了他們。

  「讓自己偉大的發明不見天日恐怕還是太不甘心了吧。或是他仍期待著這項發明不被用於戰爭的那一天到來。」

  艾隆王的親信也依照承諾,把這項秘密帶進了墳墓。

  「而我這幾十年投入的工作,就是把這個秘密從他們墳墓裡挖出來。」修頓得意地想著。

  現在,他終於抵達這裡了。

  他被充足感包覆著,雀躍地將寶珠從高台上取下。

  這便是艾隆王留下的最終秘寶,能夠高效率地將自然界中的魔力轉換並儲存,如此一來便能提供源源不絕的能源。

  「我這些年的努力終於……」他話還沒說完,就察覺到了異狀。

  「這上面怎麼好像有黏呼呼的液體啊?是地洞裡太潮濕嗎?」但他不想管太多,又醉心觀賞這寶物好一會兒,才得意洋洋離開這房間。

  觀察了好幾分鐘後,凱斯特認為這些壁畫在描繪這個遺跡。但看得愈久,一種奇妙的感覺就愈明顯,就跟當時聽到艾隆王的故事是一樣的感覺。

  第一幅畫描述了一個人,把一個圓形的物體放置在遺跡內。

  之後在他的召喚下,有一條巨蛇從地底鑽出。

  他撫摸著那條巨蛇,隨後就轉身離去。

  最終,就只剩下巨蛇盤踞在圓形物體的周圍。

  「那條蛇,就是我們剛剛打倒的怪物吧?」伊恩說著。

  凱斯特只是喃喃自語:「孤單的人最終創造了孤單的魔物,讓牠獨自守在這裡好幾百年……」

  凱斯特簡直看得出神了。

  「伊恩,我們晚點幫那隻蛇立一個墓碑吧。」

  晚點也在它旁邊立一個艾隆王的,凱斯特心想,雖然不知道他最後魂斷何方。

  伊恩看了凱斯特一眼,點了點頭:「嗯,我是無所謂。」

  遠方傳來輕快的腳步聲,有東西正快速接近這裡。

  「是新的魔物嗎?」兩人十分緊張,拿起燈往發出聲音的那一頭照,白色生物的身影顯現在燈光下。

  「真是的,你剛剛跑去哪了?」伊恩走去將牠抱起。

  「嗯?奇怪?好像變重了很多?」

  修頓這才踏著沉穩的腳步聲,從遺跡深處走了出來。

  「那個就是你要找的東西嗎?」

  修頓依然面無表情:「是啊,你已經沒用了,笨蛋魔法師。」

  「你說誰是低能廢物魔法師啊?」凱斯特十分不滿地向前跺腳。

  「可以請你安靜一點嗎?我的偉大願景正如剛剛出生的嬰兒,它需要寧靜的環境。」

  「是喔……」因為聽不懂修頓在說什麼,凱斯特選擇閉嘴。

  「你難道不好奇我想做什麼嗎?」修頓發出詭異的竊笑。

  「是挺想知道的……」凱斯特和伊恩都有點被嚇到而卻步。

  「是嗎?你想知道啊……我就說了吧,這是艾隆王未完成的事,也是所有族人的遺願,我將用艾隆王的最終發明,達成我一生的願望!」

  看來這遺跡真的跟艾隆王有關。

  「那你的願望是什麼?」凱斯特問道。

  「哼哼,就是向孤立我們族人的世界報復!」

  與吃驚的伊恩相反,凱斯特反而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報復世界喔?那你具體而言要怎麼做呢?」

  「怎麼做……就是用這個最終兵器。」

  「那你要用這個最終兵器做什麼?」

  「當然是報復這個世界。」

  「你一個人能做到嗎?還是你能招募到成員?」

  「當……當然!這是艾隆王的最終兵器,我要用它來報復世界!」

  修頓講到紅了耳根,頭上冒出青筋,「夠了!現在得知我秘密計畫的你們就要被我除掉了!」

  修頓說完後,舉起了手中的寶珠,但過了十秒,依然什麼都沒發生。

  「怎麼會?照理說這裡面應該有驚人的魔力量才對……」

  「魔力?」伊恩轉頭看了腳邊的白色生物一眼,牠正坐在地上,還打了一個飽嗝。

  修頓看到他們的反應後,愣住了幾秒。「難不成……」修頓瞪大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原來如此,我還一直想你拿那個普通的玻璃球在幹嘛呢!」凱斯特笑著說。

  「你這傢伙,是早料到會這樣才把那顆棉花糖帶來的嗎?」修頓氣得臉紅脖子粗。

  凱斯特聽到後愣了幾秒,「啊哈哈!當然啊!這一切都在我的算計中!」

  「車票也能訂錯的人還真敢說。」伊恩暗自呢喃著。

  「魔力!願望!上百年的……」修頓語無倫次,在原地暴跳如雷,最終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在地上。

  「怎麼樣?你還想報復世界嗎?不過要報復世界需要的大量魔力,恐怕不是短時間就能蒐集的。」凱斯特問道。

  修頓跪在地上,眼神空洞地抬頭向上看:「說來諷刺,你們還是第一個聽我說這件事的人,在這之前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沉默地凝視後,修頓看向他們兩人,露出一抹微笑,「算了,反正這件事有人知道了,那麼它就是確實存在的。」

  說完,他就撞倒兩人往門口外跑去。

  「等等!」

  兩人爬起身,追了過去,但為時已晚,修頓已經將巨蛇掉落在地的鱗片插入自己的腹部。

  他的眼神逐漸渙散,嘴裡不斷流出鮮血,渾身無力倒下。

  看到跑過來的凱斯特,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說了:「你就這麼說吧……我在剛進入地洞的時候被魔物所殺……我最終還是沒能找到……艾隆王的秘寶……我的願望……」

  隨後他就斷了氣。

  凱斯特他們在地洞待了幾十分鐘,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他們在離開前,立下了三個墓碑,全是埋葬生前被孤獨所苦之人。

  凱斯特將修頓帶來的三顆寶石,跟艾隆王的秘密武器,全部留在地洞中,再把地洞封了起來。

  走出洞口後,伊恩看凱斯特不發一語,只是望著天空,認為他可能還沒釋懷吧。

  正想向他搭話時,凱斯特突然把頭轉了過來,冒著冷汗說著:「我的錢包好像掉在底下了。」

  「什麼?」伊恩不敢置信地張大嘴巴。

  接著,凱斯特便粗暴地拿起法杖,伊恩趕緊把他架住。

  「放手!我要破壞這個入口!」

  「你要怎麼破壞?人家是用魔法屏障保護著的!」

  「那就硬碰硬啊!我就不信艾隆王的魔法比我厲害!」

  來回折騰了好幾分鐘,伊恩才說服凱斯特放棄,兩人搭了火車回去。



  回到事務所後,兩人都被強大的空虛感壓得喘不過氣。

  幸好過沒多久又有了一份新的委託,兩人才很快地恢復原本的生活節奏。

  那天早上,凱斯特在大樓的頂樓,這裡可以遙望整個城鎮的風光。

  每個街區、每個轉角,全是凱斯特腦海裡鮮明的記憶。

  他突然想起「願望」這個詞。貢獻心力在自己所愛的這個小鎮上,或許就是他的願望吧,他這麼想著。

  這時,電話響起,他已經知道是誰打來的了。

  「我一個大魔法師為什麼要去幫忙果園採收?」

  「收穫季時農家普遍人手不足啊!我不管你有什麼不滿,你立刻給我出現!」

  凱斯特笑了一下。

  果然,充斥如此無意義的對話,不再空蕩蕩的事務所,他已經習慣了啊。







結果又變成隔了好久才更新的狀態QQ

這是為了自由象限活動「當個創世神」所寫的作品,

我的大綱最後有被選中,真的很謝謝大家,

雖然好像一不小心,發展成了不太適合短篇的大綱(?

如果有人在這次活動也是選擇了這個大綱,

我想知道大家在創作過程的想法,歡迎跟我聊聊XD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所有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86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4-14 12:08

菊千代
老實說我本來還以為這系列是古裝劇類的作品
沒想到這回開頭就電梯+汽車[e9]……

04-14 21:11

無鹽粄條
笑死XD
不過這類作品好像真的普遍都設定在古代的那種環境04-14 21:30
菊千代
不是啦
是因為你一集的敘述

場景很像桃太郎
我就想成類似的時空背景了[e5]

04-14 21:36

無鹽粄條
桃……桃太郎0.0?04-14 21:47
菊千代
河邊、小孩、誕生

好吧,可能我腦迴路比較奇怪[e8]

04-14 21:49

無鹽粄條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點像(?

不過我想你可能誤會了,這篇基本上跟那個系列沒有什麼關係。04-14 22:02
菊千代
原來如此,聽到你說好久沒更還以為是續集

雖然風格差很多
但因為上一篇說是群像劇就沒深入思考了[e21]

04-14 22:09

無鹽粄條
好吧,抱歉造成誤會了XD04-14 22:19
月殼表面
一想到白色生物對凱斯特做了什麼才吸到魔力,就……>///<

04-14 22:43

無鹽粄條
別細想,很可怕><04-14 23:3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白色生物感覺好可愛,好想抱抱~(> < )

04-19 09:43

無鹽粄條
可愛就是力量(?04-19 10:21
深犬
(舉手)我有疑問!為什麼村子明明還儲備有足以舉行宴會的糧食量,小孩還會餓到去搶錢?


05-22 10:48

無鹽粄條
我當初的想法是,那些食材是當天採集來的,端上的料理其實很簡陋,像是幾乎沒加工的野菜之類,而酒則是好久才能開一次的珍藏品。

這場宴會是特殊狀況,我想凸顯村子為了稀罕的來客動用了全力歡迎的氛圍。
而這場宴會的物質水準可能還遠遠低於現代人的普通三餐,但已經是村民的全力以赴。

但我的描述或設定上也許還不夠精準,當時我的確沒有想得很清楚,非常感謝您的提問XD05-22 1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ak82109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受挫的前鋒... 後一篇:第一次上精選閣樓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放開~擼蛋會傷蛋~~握着我的抱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