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短篇】權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20-04-12 13:36:17│贊助:18│人氣:189
 


  ※本篇為自由象限三月活動【當個創世神】活動作品

  ※使用3號大綱
  







  門鈴響十分鐘了,而且恐怕會繼續響下去。
 
  凱金葛嘆口氣,放下手裡的麥片,拖起睡袍,離開鬆軟的扶手椅。
 
  「前輩,早。」
 
  門外站著的是馬修,凱金葛退休前幾年曾和他搭檔,認真嚴謹的年輕人,天生當警察的料子。
 
  「如果你還敬我是前輩,你就該跟上頭報告我家一個人也沒有。」
 
  「您看過新聞了嗎?」
 
  當然看過了,就是因為看過才不應門。
 
  「我退休了。」凱金葛嘗試掙扎。
 
  「考量到您的資歷和功績,上頭認為您是這案子的不二人選。」
 
  「我當年替他們賣命是為了安享晚年,不是為了讓麻煩事大清早找上門來。」
 
  「抱歉。」馬修恭敬地說,「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替您將資料帶過來。」
 
  看樣子是躲不掉了。
 
  凱金葛依依不捨地看了那碗吃到一半的麥片最後一眼。
 
  「你小子應該是開車來吧?我換身衣服。」
 
 
  ※
 
 
  伊莉莎破門而入的時候,亞羅正在吃麥片。
 
  「妳一大早就闖進我的閨房我是很開心啦,但妳再怎麼飢渴,好歹等我吃完早餐吧?」
 
  她沒理會他的垃圾話,將一張紙條扔在他面前。
 
  「剛才路邊的條子給我的,叫我拿給你,見鬼……」
 
  「我的媽呀,手寫?他行動終端壞啦?」
 
  「你該不會又闖禍了吧?亞羅,我不是之前才跟你說——」
 
  「如果我惹了什麼事,妳拿到的會是傳票,不會是這種可笑的小紙條。」
 
  亞羅將麥片碗上最後一滴牛奶舔乾淨,才慢條斯理的拿起紙條。
 
  「不曉得凱金葛大叔又有什麼事,這次他錢最好付多一點,否則我才不會再……哇賽,我的媽呀。喂,伊莉莎,妳知道林道凌晨被暗殺嗎?」
 
  「當然知道,大家都在談呀。」伊莉莎不以為然,「他那副德性不被暗殺才奇怪,真搞不懂這種傢伙怎麼能就任市長,隨便找個流浪漢都比他好……」
 
  亞羅將紙條揉成一團,隨手丟到一邊,拉來他那台髒兮兮的終端,修長的手指飛快躍動。
 
  「哎,齊貝林先生也真是可惜了,好端端的偏偏生那場大病,搞得整座城市必須交到林道那種人手裡。幸好有人見義勇為,在他上任前就把他幹掉,否則咱們生活包准被他搞得雞犬不寧不可,老天保佑喔,如果齊貝林可以回來繼續當市長就好了——」
 
  「欸,伊莉莎。」亞羅瞇著眼盯著終端畫面,朝她招招手。
 
  「幹嘛?」
 
  「妳幫我看一下,這串數字有幾個零。」
 
  「什麼?我看看,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ㄧ……等等,這是什麼?」伊莉莎瞠目結舌,「懸……懸賞獎金?」
 
  她驚恐地望向亞羅,他臉上正掛著截然不同的表情。
 
  「幫我叫兄弟們回來。」
 
  「等一下,亞羅,你該不會打算……」
 
  亞羅沒等她說完,已經拿著終端跳下沙發,大步走向房門,眼裡閃爍狂喜。
 
 
  「告訴他們,咱們要發財啦!」
 
 
  ※
 
 
  昏暗的大廳中,『城市』地下社會的最高權力者發出刺耳的笑聲,將行動終端砸在牆上。
  
  他身後衣裝筆挺的親信遞上煙斗,替他點著。其他隨侍在側的手下則連忙上前,蹲下身撿拾終端的碎片。
 
  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煙圈,笑聲依然不止。
 
  「那傢伙突然找上門,要借我卑涅忽的名號,我還正覺得奇怪呢,原來是為了幹暗殺市長候補這種事,了不起,了不起啊……」
 
  「您認為殷亡幹的?」
 
  「肯定是他,」卑涅忽毫不猶豫,「我太了解他了,以他的本事,也唯有這驚天動地的一票,才需要動用我的名頭,不是嗎?」
 
  「這又是為了什麼呢?這個節骨眼,暗殺市長候補百害而無一利啊……」
 
  卑涅忽蹤聲大笑。
 
  「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權限』啦。齊貝林那老廢物退位,正慢慢把市長資格交接給林道,要偷『權限』沒有比現在更適合的機會了。」
 
  「『權限』……就是卑涅忽先生您一直想要的……?」
 
  「啊,沒錯,就是這座城市的實質統治權,拿到手就能掌握一千六百萬人生殺大權的絕對王冠。新聞上隻字不提,大概是被條子壓下來了吧,哼,但是我敢打包票,林道的臉皮肯定被殷亡那小子扒得一乾二淨。」
 
  卑涅忽刺耳的笑聲在大廳間形成回音,他不斷地抽著煙斗,像是某種激烈的宣洩。
 
  當菸灰終於燃盡,他將煙斗丟下,站起身。
 
 
  「給我發消息出去,只要能將殷亡帶到我眼前,我給條子兩倍的價碼,不論死活!」
 
 
  ※
 
 
  警局依舊混亂、難聞、吵雜,跟凱金葛當年還在任的時候一模一樣。
 
  唯一的差別是他現在已經沒有屬於自己的辦公桌,只能坐在堆滿雜物的大型會議桌邊,喝著難喝的咖啡等待。
 
  「哎呀,這不是大人物嗎?是什麼風把您吹來啦,凱金葛『前輩』。」
 
  當年凱金葛的同僚、現役特級警探般若尼晃到桌邊,語氣譏諷,這點也跟當年一樣。
 
  「喲,般老弟,還沒死啊?」凱金葛舉起印有卡通圖案的馬克杯,敬了他一杯,「聽說林道謀殺的案子是你負責的?怪不得上頭要把我找回來,可憐哪。」
 
  般若尼臉色非常難看,但不愧多了幾年歷練,心情很快就平復。
 
  「我先警告你,姓凱的,案子負責人是我,你只不過是個顧問,休想對我指手畫腳——」
 
  「相信我,般老弟,只要上頭願意放我走,我馬上就回家。」
 
  「抱歉打擾兩位敘舊,」馬修走過來,平靜地說,交給凱金葛一部終端,「我必須向前輩報告目前調查進度。」
 
  般若尼怒目瞪視凱金葛,退後了幾步。
 
  「根據目前掌握的資訊,林道準市長在今早清晨三點四十七分死於自家廁所,脖子上有嚴重勒痕,判斷是被兇手活活勒死。」
 
  「他不是下禮拜就要就任市長了嗎?」凱金葛皺眉,「他家沒有加派警衛?」
 
  「我們調查警衛紀錄並沒有發現可疑之處,推斷兇手對於建物和警衛的運行模式瞭若指掌。」
 
  「早說了,警衛終端這種垃圾一點也不可靠。」凱金葛咕噥。
 
  「根據夫人指證,屋內並沒有遺失任何錢財,唯一失去的是已經登錄市長權限的林道先生ID卡,以及他的身體部位。」
 
  「眼珠、臉皮、指紋?」
 
  「是的。」
 
  「嗯,想也知道……」
 
  「目前應該可以確認,兇手目標就是市長『權限』。為求市民共同指認和追兇,城市警局目前已對兇手進行通緝,懸賞最高金額六億元。」
 
  「六億?」凱金葛驚愕地說,「我當了四十年警察,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數字的懸賞金,到底是哪個白痴——」
 
  「過去從來沒發生過市長權限丟失的情況。」般若尼冷冷地說,「我認為目前必須動員全體市民——」
 
  「原來是你,你這個飯桶!」凱金葛哀號,「動員全體市民?你是智障嗎?這種天文數字的懸賞金只會引來一堆好事分子,那些見錢眼開的傢伙攪和進來,搜查工作只會更困難!而且,一個準市長被殺不到六小時就懸賞六億,這不是等於昭告天下我們把市長權限搞丟嗎?到時候權限落進有心人士手裡,回過頭來要求警方支付十億、二十億,這錢誰出?你出得起?」
 
  般若尼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罕見地沒有回嘴,看來這樣的指責今早已經不是第一次。
 
  「前輩,我們該撤銷懸賞嗎?」馬修問。
 
  「撤銷?當然不要,再怎麼蠢這也是城市警局發出的正式公告,警察可沒那麼多臉可以丟。」
 
  凱金葛已經懶得再擺好臉色給他們看,他知道他是被找回來替現役警察擦屁股的,但他可沒想過這屁股這麼髒。
 
  他起身離開桌邊。
 
  「前輩,您要去……?」
 
  「去聯絡我的人手。」
 
  「你的人手?你是說那些跟犯罪者沒兩樣的無賴?凱金葛,我告訴你,我從以前就很不喜歡你借助外人的力量辦案,當時我敬你是同事,現在這是我的案子——」
 
  「閉嘴吧,姓般的。你知道為什麼上頭會找我回來嗎?就是因為我能用警察抬面上沒辦法使用的手段,而且還不用花錢!」
 
  「你……」
 
  「去想辦法替你那六億懸賞擦屁股吧,我話說在前頭,別怪我沒警告你,『權限』被偷的事曝光後,下層那些傢伙絕對不會按兵不動。」
 
  凱金葛頭也不回。
 
  「這將會是一場爭奪『權限』的戰爭。」
 
 
  ※
 
 
  亞羅一個人坐在髒兮兮的速食店角落,不急不徐地吃著漢堡。
 
  牆上的終端正大肆播報準市長被暗殺的新聞,以及那筆驚人的懸賞金。
 
  漢堡快吃完的時候,餐廳大門被推開,一道魁梧的身影壟罩亞羅。
 
  「喲,好久不見了,德約克老哥。」
 
  『重武裝大師』在他對面的空位坐下,滿臉傷疤和鬍渣的臉連一絲客套的微笑都沒給。
 
  「有屁快放。」
 
  「這麼直接?好吧。」亞羅將漢堡塞進嘴裡,「老哥,要不要跟我賺一票大的——」
 
  「不要。」
 
  「喂。」
 
  「我聽伊莉莎說你打算追捕謀殺市長的兇手?」德約克瞇起眼睛,「講真的,亞羅,你哪來的自信啊?」
 
  「我就是因為沒自信才把你們找回來,我能自幹我就獨吞六億了好嗎?誰想跟你們平分啊。」
 
  「懸賞金這麼高,地下那些傢伙都會出手,你鬥不過他們的。」
 
  「我對我們的合作有信心。」
 
  「你所謂的『我們』指的是誰?」德約克懷疑地問。
 
  亞羅伸手觸碰終端,傳了一份名單給他。
 
  他瞥了一眼,皺起眉頭。
 
  「他們都同意了?」
 
  「嗯,大概吧。」
 
  他冷冷地盯著亞羅。
 
  「他們說『再考慮』。」亞羅坦承。
 
  德約克嘆口氣。
 
  「還有呢?你總不會憑這種烏合之眾就打算跟『城市』的地下社會槓上吧?」
 
  「我有警界的支援,我一個當警察的朋友找上我。」
 
  「你有當警察的朋友?」德約克完全不信。
 
  亞羅眼角抽搐了兩下,「好吧,我在少管所的時候,他曾經是我的監護人。他知道我作為一個駭客功夫還不錯,又有黑市的門路,所以拜託我幫忙調查。」
 
  「然後你打算把整個案子吃下來。」德約克點點頭,「你真是有夠不知天高地厚。」
 
  「六億耶,六億!」亞羅激動地說,「就算平分掉,還是足夠我們『暗星』的每個人在市中心買一座頂層豪宅,過一輩子糜爛淫穢的生活,你也不想再做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吧?老哥,我們翻身就靠這次了。」
 
  「很多事情不是靠錢就能解決的,我還以為你至少聰明到懂這個道理。」德約克站起身,一臉嫌惡,「調查搜捕找人這些不是我的專業領域,有什麼進展再聯絡我。」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朝速食店門口走去。
 
  「所以你願意幫忙囉?」亞羅滿懷希望地看著他壯碩的背影。
 
  「再考慮。」
 
 
  ※
 
 
  「先生,抱歉打擾,有人找您。」
 
  「沒看到我在吃飯嗎?叫他滾。」
 
  「他說他有殷亡的線索。」
 
  卑涅忽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瞇起眼睛。
 
  「讓他進來。」
 
  走進房間的是一個不修邊幅的年輕人,頭髮雜亂,衣裝隨意,即使在黑幫大本營仍然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您好,卑涅忽先生,您大概不記得了,我們很久以前曾見過一面。」
 
  「不,我記得,你最近名聲響亮啊,『暗星之眼』亞羅。」
 
  「不敢當。」
 
  「客套話就到此為止吧,你說你有殷亡的線索,說來聽聽。」
 
  「說我有他的線索倒也不太準確,應該說,我是追著他的線索來的。」
 
  亞羅微微一笑,沒經過允許就拉開桌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卑涅忽瞇起眼。
 
  「我的同伴查了黑市這兩個月來的所有交易紀錄,發現曾作為您義子的殷亡有一份很奇怪的交易清單,所有線索都指出,他曾為了暗殺林道招兵買馬。」
 
  黑幫頭子大笑。
 
  「我懂了,你為了拿條子的賞金,跑來當面跟我對質?膽子很大啊。」
 
  「請別誤會,我不認為您是謀殺案的幕後主使。」
 
  「哦?」
 
  「以您的地位,即使覬覦市長的位子,也不需要用這種方法惹禍上身吧。」
 
  「嚄,你連『權限』的事都知道啦?調查得很深入嘛。」
 
  「我們『暗星』正在跟警察合作,」亞羅直言不諱,「因此掌握了很多對其他人來說不過是謠傳的情報。」
 
  「警察找『暗星』合作?你們還不夠份量吧。」
 
  「那可不好說。」亞羅輕笑,「我們有自己的人脈,再加上黑市的經驗……卑涅忽先生,我知道您花十二億追殺您的義子。」
 
  卑涅忽瞇起眼。
 
  「『星之眼』,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亞羅十指相抵,笑意更甚。
 
  「來尋求一個合作的機會。」
 
  「合作?」
 
  「我對自己身為駭客的本事還挺有自信的,再加上我自己的人脈、來自警方的支援,我認為我們暗星有很大的機會能夠逮到殷亡。」
 
  卑涅忽心下一凜,頓時明白這個年輕人的目的。
 
  他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你不是在替警方辦事嗎?」
 
  「私底下合作而已,他們覺得六億就能讓『暗星』乖乖聽話,但十二億終究還是比較讓人心動。」
 
  卑涅忽大笑,笑得非常暢快。
 
  「你很貪心啊。」
 
  「我一向很會把握機會。」
 
  「既然你會特地找上門,表示你有求於我?」
 
  「我們需要武器,還有您的名號。」
 
  「名號?」
 
  「在終端的世界沒人攔得下我,但在現實當中,『暗星之眼』終究還算不上一個人物。」
 
  這小子真的是……貪得無饜啊。
 
  「行,借你,但這些必須從報酬中扣掉。」
 
  「明白,十億。」
 
  「成交。」
 
  黑幫頭子舉起高腳酒杯,年輕駭客也從懷中掏出小酒瓶。
 
  玻璃和金屬相碰的聲音清脆響亮。
 
 
  「合作愉快。」
 
 
  ※
 
 
  凱金葛戒菸很多年了,他從沒想過會再次重回菸草的懷抱。
 
  當他正逐步汰換肺裡乾淨的空氣時,終端響了起來。
 
  「喂。」
 
  『喲,凱金葛大叔,早啊。』
 
  「調查得如何?」
 
  『真冷淡耶,你以前明明很健談的。』
 
  「你年紀也不小了,亞羅,稍微穩重點吧。」
 
  『是是是。』
 
  「所以,調查得如何?」
 
  『你聽過殷亡這號人物嗎?』
 
  凱金葛側頭想了一下。
 
  「沒聽過。」
 
  『他是沒有市民紀錄的流浪者,幾年前是卑涅忽的義子,後來離開他手下自立門戶。』
 
  「卑涅忽的義子?他怎麼了?」
 
  『殺林道的主謀就是他。』
 
  凱金葛將菸拿開。
 
  「跟卑涅忽有關?」
 
  『殷亡曾經用卑涅忽的名字招募幫手,但我想卑涅忽並不知情。』
 
  「我想也是,那老狐狸不會為了『權限』拿身家犯險。但這樣就麻煩了,沒有市民紀錄的話,警察的網路也抓不到他……」
 
  『這你不用擔心,凱大叔,抓人這事交給我。』
 
  「你?」
 
  『我這裡已經準備好了,他躲在哪裡大概也有個譜。』
 
  「你只是駭客,不是士兵。」凱金葛提醒。
 
  『我這幾年可不是白混的,多少也找到了一些強大的同伴。但是我需要警力協助。』
 
  「怎麼協助?」
 
  『在新聞上放出假情報、將那傢伙逼到有利於我方出手的位置、別讓其他想撈那六億的傢伙壞事。』
 
  凱金葛思忖。
 
  「你不打算讓警方幫忙?」
 
  『不用打草驚蛇,警方出動事情只會更複雜。而且,』終端傳來的聲音隱約笑起來,『我們要獨吞功勞,這點至關重要。』
 
  「為了那六億?」
 
  『沒錯。』
 
  凱金葛嘆口氣。
 
  「我已經不是警察了,我不確定能幫到什麼程度。」
 
  『別擔心,我的同伴等等將詳細資料傳過去,會附上一份般若尼的網路瀏覽紀錄,那可怕的東西應該可以讓他聽話一點。』
 
  凱金葛哈哈大笑,他已經很久沒有笑得那麼痛快了。
 
  「我欠你一個人情,小子。」
 
  『不用客氣,把賞金準備好等我。』
 
 
  ※
 
 
  「亞羅,出來一下。」
 
  「幹嘛?」亞羅從終端畫面中抬起頭,發現伊莉莎神色有點古怪,「德約克他們回來了?」
 
  「不是,有人找你,他說是『少管所的朋友』。」
 
  亞羅皺眉,將終端收進懷裡,站起身。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是很長一段時間不見的面孔。
 
  「邦妥?」
 
  「亞羅。」
 
  那是亞羅十分熟悉的面容,但此刻對方的身上卻穿著兩人兒時根本買不起的黑色正裝,神情尷尬地點了點頭,比當年拘謹了很多。
 
  儘管多年不見,亞羅還是給了他一個擁抱。
 
  「你怎麼突然來找我?」
 
  邦妥深吸口氣。
 
  「我聽說你去找我們老大。」
 
  「你們老……噢,對喔,你加入卑涅忽的手下。」
 
  「『暗星』真的打算幫他狩獵殷亡?」
 
  「如果順利的話。」亞羅點點頭,「怎麼了?」
 
  邦妥靜靜看著他,「你真的知道『權限』是什麼嗎?」
 
  「市長的ID吧?」
 
  「實際功能呢?」
 
  亞羅聳聳肩。
 
  「查閱市政機密、動用稅金帳戶?」
 
  邦妥吁出口長氣。
 
  「你完全沒有概念,亞羅……你這是在玩火。」
 
  「你到底想說什麼?」
 
  「聽著,我在卑涅忽手下待了五年,我認識殷亡、我知道『權限』的真相,那東西、那些人,不是你能碰得起的,看在我這個老朋友的面子上,趁還來得及的時候趕快抽身吧。」
 
  「我沒有打算碰市長ID,邦妥,我只是要抓人、拿去換賞金,就這麼簡單。」
 
  「你沒看到外頭的情況嗎?從條子發出懸賞以後,整個城市就陷入瘋狂,你真的打算和他們瞎攪和?」
 
  「我的人現在都還安然無恙。」亞羅靜靜地說,「更準確地說,我們比那些三流貨色更接近目標。」
 
  「退一萬步,假設你們真的抓得到殷亡好了,你覺得卑涅忽會乖乖給你十二億嗎?你根本不了解他,他再怎麼說都是黑幫,而且不是普通的黑幫,是黑幫之王!」
 
  「喂,你該不會覺得我什麼後手都沒有準備吧?」亞羅不以為然,「我是駭客,該做的準備一點也不會少。」
 
  「這不是那種程度的問題。」邦妥嘆口氣。
 
  「邦妥,你要說就好好說清楚,我沒時間跟你玩猜謎。」
 
  「就是因為不能說,所以才用這種拐彎抹腳的方式啊。亞羅,你一向很有野心,也有配得上野心的才華和智慧,但你在權衡輕重這部份,還是跟當年一樣魯莽。」
 
  「你要我收手?」亞羅皺眉。
 
  「正是如此。」邦妥點頭,「那不是你們能碰得起的東西,交給黑幫和條子解決吧。」
 
  「來不及了,」亞羅說,「追捕殷亡的包圍網已經準備好,我的同伴再過不久就要和殷亡正面對決。」
 
  「你可以讓他們停下,」邦妥靜靜地說,「讓『暗星』回來吧,亞羅,如果你還在乎你同伴的安危。」
 
  亞羅搖搖頭。
 
  「我們為了這次行動做了很多準備,人力、物力、財力,如果被人捷足先登那還沒話說,但現在只差臨門一腳,我又怎麼能放棄呢?」
 
  「亞羅——」
 
  「你可以寄居在卑涅忽旗下,邦妥,能夠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替你感到高興。但你是明白我的,我沒辦法用那種方式生存,這是一次機會,為了我自己、為了『暗星』,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退縮。」
 
  邦妥望著他,良久後才嘆口氣。
 
  他站起身,戴上和黑色正裝成對的圓帽。
 
 
  「小心點,亞羅。雖然你的目光一向看得又深又遠,但更加深遠的暗,你未必能看得見。」
 
 
  ※
 
 
  薄暮時分,卑涅忽站在自家豪宅的陽台上,搖晃著手中酒杯,聆聽『城市』的哀號。
 
  「先生。」
 
  親信在身後鞠躬。
 
  「怎麼了?」
 
  「根據線人回報,『暗星』似乎已經包圍殷亡先生的藏身處,即將準備攻堅。」
 
  「是嗎。沒有其他人干擾?」
 
  「沒有。警方似乎有意識地釋出假情報,等他們反應過來,殷亡先生想必已經落入『暗星』手裡。」
 
  卑涅忽露出笑容,那個小子真的很有一套。
 
  「很好。」
 
 
  卑涅忽哼著小調,將酒杯湊近唇邊啜飲。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愉快了。
 
 
  「非常好。」
 
 
  ※
 
 
  警局沸騰了。
 
  沸騰的原因有兩點。
 
  第一,暗殺準市長林道的兇手已經被一支自稱為『暗星』的民間武裝集團抓獲。
 
  第二,『暗星』全面封鎖了警方的交涉,卻用私人網路與其他人進行聯繫。
 
  城市地下最高權力者,卑涅忽。
 
 
  「『暗星』是卑涅忽的人馬?」
 
  「不是……應該不是!」
 
  「那為什麼——」
 
  「我查到了,卑涅忽在暗網懸賞殷亡人頭十二億!」
 
  「什……阻止他們!絕對不能讓殷亡落到卑涅忽手裡!絕對不能讓『權限』落到卑涅忽手裡!」
 
 
  凱金葛看著一團混亂的警局,嘴上不斷吞吐。
 
 
  ※
 
 
  亞羅獨自走過廢棄工廠的小通道,來到一間到處都是鏽跡和雜草的房間,工廠還在運作時大概是作為倉庫使用吧,鐵皮天花板佈滿碎裂的空洞,能夠看見星空。
 
  房內角落的水管上,用鐵鍊拘束著一個人,正是他們經歷一番鏖戰才抓獲、謀殺了準市長林道的兇手,殷亡。
 
  他那張比亞羅還年輕的臉被揍得鼻青臉腫,肩上和腿上的槍傷仍然在流血,但情緒卻出乎意料的平靜。
 
  「喲,你就是『暗星』的頭子吧?你好啊。你的手下呢?」
 
  「如果你是問其他人的話,他們在外頭療傷。還有,我雖然負責制定計畫,但不是『暗星』的首領,我們的成員之間沒有上下關係。」亞羅靜靜地說。
 
  殷亡蹤聲大笑,那個笑法和卑涅忽如出一轍,果然曾經是父子關係。
 
  「所以?你不去慰勞他們,自己跑來找我幹嘛?」
 
  「我有話想問你。」
 
  「問我?」
 
  「這個東西,」亞羅伸手進懷中,掏出一只作工精緻的盒子,大小比行動終端稍微大一點,外殼用鉑合金打造,重量很沉,「這個『權限』,到底是什麼?」
 
  殷亡抬起眉毛。
 
  「你不知道?」
 
  「我認為我的理解有所偏差。」
 
  「喂,既然你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幹嘛跳進來瞎攪和?等等,我記得你不是駭客嗎?連『權限』的實際用途都不知道,未免也太失職了——」
 
  亞羅懶得忍受他的喋喋不休,朝他的下巴揮了一拳。
 
  「搞清楚你的立場,現在提問的是我。」他抓起殷亡的瀏海,將他的臉拉起,與他對望,「現在,好好跟我說明,這個『市長權限』到底是什麼?」
 
  殷亡朝旁邊吐出一顆斷牙。
 
  「好啊,我就告訴你,但我先跟你說清楚,知道真相之後,你就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他裂嘴而笑,「你以為市長的『權限』不過是可以動用警力、干涉城市運作、使用城市金庫的程度吧?大錯特錯,如果只是那種程度的東西,才不會需要被烙印在市長的眼球裡。所謂的『權限』,是這座名為『城市』的巨大實驗場的數據庫鑰匙。」
 
  亞羅皺眉,「實驗場?」
 
  「是,實驗場,這就是這座城市的真面目。一千六百萬市民的一舉一動,都被個人終端觀測並紀錄,傳送到城市中央的超級計算機進行儲存、演算、預測。那是一部運算能力超乎你想像、幾乎能夠預測未來的計算機。透過數據,每一個市民的未來都是被安排好的,有所用處的人飛黃騰達、無用者毫不留情的排除,你懂嗎?能夠成功的人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能夠成功,生活在底層的人一輩子也不可能翻身。」
 
  他的話實在太超乎常理,亞羅的頭腦不禁感到一陣混沌。
 
  「這是經由市長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責任和特權,只要擁有對象的一切情報,就能夠完全宰制那個人,你是駭客,所以應該明白這種力量有多可怕吧?那個盒子就是使用這種力量的鑰匙。說穿了,市民的未來被『權限』剝奪得一乾二淨,這是一座毫無希望、毫無尊嚴的城市。」
 
  亞羅驚愕地看著殷亡,再看看手中的小盒子。
 
  意思是說,他這狗屎般的人生並不是運氣不好,而是被市長和那台該死的超級電腦蓄意操作之後的結果?
 
  不論他如何掙扎,永遠也不可能翻身……?
 
  「你暗殺林道,就是為了——」
 
  「才不是,別把我們跟你那種小雞肚腸的思維放在一起。」殷亡否認了亞羅的猜測,「我希望能夠打破這種循環,打破這種失去一切希望、毫無道理的社會。所以我才去偷『權限』,如此一來,就能夠解放被鎖在那台超級計算機中的一千六百萬人份的數據。」
 
  他的目光筆直地望向亞羅。
 
  「正因為我們是沒有被登錄的流浪者,所以這是我們的責任。只要這次行動能成功,就能將這座城市數十年來的體制完全摧毀,可以把上頭那些混帳給拉下來,而你們這些下層的蛆蟲,也有能夠擺脫這種狗屎人生的機會。恭喜你,城市的走狗,因為你的義舉,接下來你將永世不得翻身。」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輕柔的嗓音,打斷亞羅的思緒。
 
  「很好,『星之眼』,現在,舉起手,轉過身,將那個盒子交給我。」
 
  以及,子彈上膛的聲音。
 
  亞羅轉過身,看見槍口從陰影中浮現。
 
  「卑涅忽?」殷亡瞇起眼。
 
  「殷亡,怎麼可以直呼父親的名字呢?真是沒教養。」
 
  卑涅忽掛著愉快的笑容,好像他只是散步路過一般,手上的槍口卻仍然對著亞羅。
 
  「喂,搞半天……你們是卑涅忽的手下?」
 
  「卑涅忽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你能闖進來,我的同伴應該……」
 
  亞羅話說到一半,看見卑涅忽身後的魁梧身影。
 
  「德約克……?你是黑幫的人嗎……」
 
  「別難過,小子,」卑涅忽刺耳地笑著,擺了擺手槍,「你作得很好,我會一生感謝你的協助。現在,將『權限』交給我。」
 
  「等等,你這傢伙,」殷亡氣急敗壞,「既然你是駭客,你應該知道,絕對不能將『權限』交給他吧!只要擁有那東西,整個城市都會淪為他的奴隸啊!」
 
  亞羅知道,他當然知道,但是此刻他沒有選擇。
 
  他咬牙,朝卑涅忽走去,心中暗暗祈禱。
 
  「很好、很好。」
 
  卑涅忽狂喜,忍不住伸出手。
 
 
  不知不覺間,一顆細小的紅點攀上卑涅忽的胸膛。
 
  亞羅鬆了口氣,停下腳步。
 
  卑涅忽正覺奇怪,注意到亞羅的視線,跟著望向自己胸口上的紅色小點,頓時神色驚恐。
 
  「這是……狙……」
 
 
  「卑涅忽.楊格蘭,把槍放下,舉起手。」
 
  倉庫另一端的大門打開,走進一道纖瘦的人影。
 
  「凱金葛?為什麼……」
 
  「喂,凱大叔,太慢了吧,我差點就掛了耶。」
 
  「抱歉。」
 
  好幾個黑衣人從凱金葛身後湧進倉庫,全副武裝,將卑涅忽身後的手下制服,包含德約克也被粗暴地壓制在地。
 
  「這是什麼意思?凱金葛?」
 
  「不過是計畫的一環罷了,也多虧你這麼衝動,如果你安分地在你家等亞羅過去,我們這邊恐怕還比較難辦。」
 
  「什麼……」卑涅忽困惑地看著他,然後望向亞羅,「……是你?你騙了我?」
 
  「別說得這麼難聽嘛。」亞羅為微笑,「你自己還不是壓根就沒打算付錢給我,咱們彼此彼此吧。」
 
  「如果是平常的你,一定會更加謹慎的,可惜你被『權限』蒙蔽了雙眼。」
 
  「你要逮捕我嗎?凱金葛?憑什麼?」
 
  「是啊,你總是送小弟去坐牢,自己一點案底都沒留,根本找不到罪名抓你。但是亞羅在調查你義子的事情時,湊巧發現了黑市上的紀錄有你的名字,用那個和你的終端對照一下,我想應該能關你個二三十年吧。」
 
  「你……」
 
  「別那樣瞪著我,我已經退休了,其他話你去跟現役警察說吧。帶下去。」
 
  警察們聽命,駕著包含卑涅忽在內的黑幫份子離開。其中兩人上前,解開殷亡的枷鎖,同樣將他帶離這間破舊的倉庫。
 
  亞羅望著殷亡的背影。
 
  「凱大叔,你知道『權限』的真相嗎?」
 
  「嗯?」凱金葛正在點菸,抬起眼,「真相?知道啊。」
 
  是嗎?你知道啊。
 
  亞羅苦澀地想。也是,畢竟凱金葛退休前可是幹到警總大督察職銜的大人物。
 
  想必也是『權限』安排好的吧。
 
  「你這次幹得很好,亞羅。」凱金葛朝他伸出手。
 
  亞羅點點頭,將盒子交出去。
 
  「你幫警方逮到卑涅忽,也算大功一件。對了,還有殷亡的賞金……那六億畢竟是般若尼那個飯桶隨便開出的數字,聽說上頭正在開會重新修正金額。我預估最後定案的獎賞大概只有兩億。不過這對你來說應該也夠了吧。」
 
  「……也許吧。」
 
  「等事情結束了,咱們找時間喝一杯吧。」
 
  凱金葛拍拍他的肩膀,跟著其他警察離開倉庫。
 
  亞羅望著他曾經的監護人,忍不住苦笑。
 
  「抱歉了,凱大叔,我想我們沒有機會再一起喝酒了。」
 
  他下意識地將手伸向大衣口袋。
 
 
  「伊莉莎。」
 
  『我在。』
 
  「咱們要開溜了。」
 
  『明白。』她猶豫了一陣,『……亞羅?』
 
  「嗯?」
 
  『你真的……真的把『權限』調包了?』
 
  亞羅忍不住笑出來,輕輕拍了拍大衣鼓脹的口袋,那裡正放著真正的市長ID卡,還有林道的指紋和雙眼。
 
  「千真萬確。」
 
  『你打算……?』
 
  「我畢竟是駭客嘛,有所謂的超級計算機,當然要駭進去進搗個蛋囉。咱們把殷亡揍得那麼慘,就當作是補償他,替他完成心願吧。」
 
  『這樣一來……』
 
  「嗯,從今以後,這座『城市』再無『權限』。」
 
  『這下子我們就是通緝犯了……』
 
  亞羅哈哈大笑。
 
 
  「叫上兄弟們,咱們去城市外賺他一票!」
 
 


  END






  後記


  這次活動的內容主要是大綱設計(應該),我覺得蠻有趣的,於是將前陣子構思的點子投進去。

  投完才發現限制短篇,阿這下靠北了。

  不過反正參加人很多,應該不會上吧,結果還真的上,這下靠北了。

  然後又規定大綱原作者只能寫自己的大綱,這下真的靠北了。

  於是就出現這個「超.刪減版」惹。

  最初的構思是以賽博龐克+反烏托邦為主軸的各方角力群像劇,最後變成這樣實在對當初想出這大綱的我感到非常抱歉。

  不過成品我個人還挺滿意的就是。


  補幾個設定。

  『城市』:核戰後的地上最後堡壘,被巨大的城牆包圍,市民幾乎不曉得外側情形。

  『流浪者』:沒有市民資格的人,有些是外側近來的偷渡客,有些是沒報戶口的底層孩童,殷亡是後者。

  人種:亞羅是泰國人、殷亡是西藏人、凱金葛是南非、卑涅忽是義大利、般若尼是伊拉克、邦妥是愛沙尼亞、馬修和德約克是美國。



  大概醬。

  記得勤洗手,帶口罩,祝各位身體健康。




  FB
  Blo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69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短篇|賽博龐克

留言共 5 篇留言

+38無業妹妹獵人
還沒看下去,可是開頭的馬修還以為是FGO文

04-12 13:38

【神說要有光】LanTern
他還會叫前輩ㄛ04-12 13:40
+38無業妹妹獵人
看完了,可以看出原本會是長篇群像劇的樣子(退休警員沒什麼表現),有機會繼續寫我覺得會是不錯的劇本

04-12 14:01

Renart
殷亡這個名字蠻有象徵性的:殷商(威權)滅亡。

04-12 18:24

月殼表面
哈哈哈哈,我看到故事的規模也嚇一跳XDDDD 話說原來人名的來源這麼多,我還在想有沒有什麼梗@@

04-14 23:09

Hats
我就知道是長篇群像劇!一萬字根本不夠我寫啊,我比你還刪減,再給我一萬字都不夠寫的_:(´□`」 ∠):_

不過大綱很有吸引力,有很大的操作空間,很棒d(`・∀・)b

04-19 23: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存報告... 後一篇:[達人專欄] 勝利,然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12287堡荃
今晚七點大結局!另外秋茶杯徵求寫手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