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銀鎧樂音 第七篇

作者:Cale Wei│2020-04-11 12:26:36│贊助:10│人氣:131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首篇  


黑暗之中,馬匹在火把的微弱光芒之下前行。馬背上的人輕輕呵了一口氣,對抗著過度冰冷的空氣。




    ▲
    
    
    雀斯.厄平漢凝視著斜坡上的一道細小人影,他盯著這個黑點一段時間了。在他的前方不遠處,有位門徒潛伏著,負責偵查與發出信號。
    
    已經待夠久了,但什麼事情都沒進展。或許耐心就是因此被磨鍊出來的吧?協會的調解者功虧一簣,巫魔會的成員出爾反爾地撕毀了談和的條件,甚至起了殺意。
    
    幸運的是狩魔士還未在此事中產生損失,不過克拉巴瓦的將士們可就沒那麼走運了。
    
    弓術大師凝望著那道人影,思索著對方是因何原因而加入巫魔會。或許是被虜獲心神,又或著只是妻子不孕而為了尋求解藥?
    
    大師搖了頭,如果可以,也許能從這位連面孔都不大清楚的人身上,問出一些答案。但無論如何,已經都太遲了,他太晚思考這個問題了。
    
    因為他早已放開弓弦。
    
    下一秒,人影被一枝箭矢由側腦貫穿。
    
    
    ▲
    
    
    雨滴墜落至土壤之中,滋潤著乾涸的大地,一席輕風使清新的潮濕氣息進入鼻腔,讓身體感覺到一股冷冽的寒意。
    
    烏德比納的大廳堂已經將雜亂的痕跡清掃乾淨,從窗戶外飛入的幾滴雨水讓地磚的凹槽留下水漬。
    
    琉特拿下背後的弓。弓弦應該卸下的,弓臂也該擦拭了,但還沒有空閒的時間可以進行保養。她看著身旁的薇塔茲。
    
    她早該休息了,早就得離開戰場。琉特想彈她的豎琴,卻又意識到自己手上握著弓,索性伸手刷過那四條弓弦。空氣震動發出了低沉的鳴音,隱約能察覺到各自不同的高低音調。
    
    「還行嗎?」她輕聲問道。
    
    薇塔茲緩慢地抬起頭,遲疑了一會兒後便點了點頭。
    
    每隔一段時間,琉特就會這樣與這位女騎士對話,好讓對方知道還有人待在她的身邊,即使有點煩。
    
    她不是被巫魔會的成員搞到崩潰的,即使有相對關係,但也就那一點點而已。她已經承受不住戰場帶給她的挫折與失落了。一名騎兵能在傭兵團服役多久呢?三、四年就差不多了吧?
    
    現在有時間呵護自己的弓了。琉特心裡想著,但這個念頭才剛成形,她就看到弓術大師走進廳堂裡頭。
    
    雀斯同樣拿起他的紫杉長弓,用著一塊粗麻布擦拭著。雨水對弓的保存是一大破壞,看來他肯定急著結束今日的任務。
    
    「有什麼進展。」琉特將自己的弓晾到一邊,馬上抄起了羊皮紙跟羽毛筆。「先等一下,墨水好像還沒裝上去。」
    
    「妳是要我等,還是要我講啊?」導師放下箭袋,莫名其妙地看著對方。
    
    「隨便,不然你來寫也可以。」她將紙遞向前,有些無辜的看著雀斯。
    
    「唉,算了,等等再說吧。」導師擺了擺手,接著開始卸下弓弦。
    
    語畢,琉特也拿起了自己的弓,稍微壓彎弓身,好解下繃緊的弦。
    
    短暫的沉默包圍兩人,而他們似乎也接納了這樣的氣氛,只留下雨水打在稻草屋頂之上的細微聲響。
    
    「我說啊。」大師瞄了一眼。「那位女騎士的狀況很不好。」
    
    琉特只是搖頭,兩人又埋首於自己的弓上。
    
    「我得找她們的人來談談。」
    
    雀斯看著眼前這位女孩,發覺她罕有地露出了認真的神情,而且看起來應該不假。
    
    「記得和平一點。」
    
    
    ▲
    
    
    說是這麼說,但是戰場之花的部隊已經撤出此地了,只留下薇塔茲一人。他們是如何肯定這位騎士一定會乖乖待在這裡的?竟然沒有把其他人員安置於此。
    
    琉特有些鬱悶地抱著巴地克豎琴,琥珀色的雙瞳望著晦暗的天空,雨水仍不停的下著,就像是要將積蓄在天上的烏黑情緒都完全傾倒。
    
    雀斯也許是另有要務,所以無聲無息的暫時離開,留下快要發霉的琉特。她想改變氣氛,但是卻無心展現歌喉,如果只是演奏呢?
    
    詩人撥了琴弦,空泛的室內在這一剎那宛如將所有視線都聚集到一點之上。琴音吹拂,讓停滯的空氣向前邁進。
    
    薇塔茲的目光也因此而被吸引,她微微揚起頭,看著琉特。
    
    而琉特似乎是在想著該演奏什麼樣的曲目,在思考之餘瞥見了女騎士那注視著自己的雙眼,便將手指擺上豎琴。
    
    「騎士呀,為何迷茫。」即興的牧歌,琉特的手指靈活地遊走在琴弦上。「怎麼不看看,那窗外的陽光。
    
    窗外現在沒有陽光。琉特在內心咂了一聲。
    
    「鳥兒高歌之後飛翔,追尋著遠處捎來的花香……
    
    鳥也不會追去找花香。真慘,無論怎麼唱都無法編好歌詞。琉特自爆自棄地繼續彈奏,一時感到江郎才盡的她開始破碎地哼唱著剩下的段落。
    
    「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呀啊……」
    
    薇塔茲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場表演。琉特停下演奏,氣定神閒地收起豎琴,活像是剛結束一場飽受喝彩的遊唱。
    
    「感謝聆聽,未盡禮儀之處,懇請見諒。」她做作地說道,接著有如一切都沒發生過般的眨了眨眼。
    
    「該吃晚餐了吧。」
    
    薇塔茲默默的點了點頭。
    
    
    ▲
    
    
    烏雲已經退散,留下了星辰滿佈的夜空。黑暗之中,馬匹在火把的微弱光芒之下前行。馬背上的人輕輕呵了一口氣,對抗著過度冰冷的空氣。
    
    索菲亞揉了揉眼,似乎適應了夜晚的漆黑。回過頭,只看見泥濘的土壤之上留下了凌亂的馬蹄印。除此之外,只有她與身下的坐騎。
    
    烏德比納的城門早已關上,或許在天完全暗下之前就關閉了吧?慢了一步,這次又慢了一步。索菲亞有些難過,她抬頭望著高聳的城牆,接著下馬。
    
    看來今晚得餐風露宿了,她解下了捆在馬背上的麻布條,一旁裝著盔甲的袋子發出喀啦喀拉的聲響。騎士之身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她,但己身的行為卻無法完全符合這樣的身份。
    
    騎士,又是什麼呢?索菲亞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名大了她幾歲的女性。
    
    「長官……」她只會對薇塔茲稱呼為長官,其他人一概無法有此待遇。在索菲亞的眼中,只有她才是真正的騎士。樂觀,忠於自我之願,卻又在乎他人。
    
    但,這樣就是騎士嗎?
    
    「心靈緊繫教廷之皇,身軀獻予戰場之花。」她低聲唸道。源自於對信仰的支持,與對身份的認同。
    
    即使收復失地當時自己並未在場,但與摩爾人血戰的同胞們,想必是享盡了當下的光榮(*1)。
    
    這時,城牆之上傳出了一陣琴音。這陣聲音讓索菲亞抬起頭,看著發出樂音的方向。
    
    「感謝妳遠道而來,參與這場演奏。」詩人坐在垛牆上,自顧自地彈奏著豎琴。
    
    「我見過妳,那支弓箭手的部隊。」索菲亞望著琉特,就像是望見風暴的水手一般,帶著某種戒備。
    
    琉特想要解釋,但想了想後,卻只是聳了肩。
    
    「妳能讓我進去嗎?」索菲亞指著城門。
    
    黑夜讓視線變差,琉特瞇細了眼,神情認真地看了看那關得密實的大門,隨後搖頭。
    
    「不行,我打不開。」
    
    「我不是要妳自己開,是請別人開。」
    
    聞言,琉特只是再度搖了頭。
    
    索菲亞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愣愣的看著對方。也許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大門不會為了自己而敞開。
    
    突然,琉特舉起了手,指向一旁:「走側門。」
    
    
    ▲
    
    
    廳堂不再燈火通明,只留下少數幾盞燭火作為光源。走在地磚上,厚實的聲響穿透室內,讓人感到空曠。
    
    「長官。」索菲亞蹲下身,看著眼前那略顯虛弱的薇塔茲。
    
    「啊……」對方聽見了熟悉的聲音,伸出手摸向她的臉龐。「索菲亞,是妳嗎?」
    
    「是的,是我。」索菲亞感覺自己的胸口異常緊繃,胃也在絞痛。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不是才離開不久嗎?
    
    她無語地回頭看了琉特一眼,希望對方能給個交代。但詩人只是風輕雲淡的相視,對於這道眼神沒有任何的反應。
    
    「長官,妳怎麼了?」索菲亞感到一陣煩躁。
    
    薇塔茲起初只是空洞的眨了眨眼,接著緩慢的看向自己的副官。
    
    「我想休息了。」
    
    琉特向前拍了索菲亞的肩膀。「她是這麼說的。」
    
    索菲亞撥開了這隻手,不悅地瞪著琉特,宛如對方破壞了自己珍貴的某樣事物。或許一切都是因她而起?這位女騎士陷入了偏執的憎恨。
    
    「妳今晚有空嗎?」她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希望別讓它太尖銳。
    
    琉特呆了一餉,接著嘴角微微彎起。「哎呀,我還是第一次被女士這樣問呢?」
    
    至此,索菲亞意識到自己說出了多麼容易引人誤會的話。
    
    「不過,我接受妳的邀請。」
    
    「咦?等、等一下啦,我不是那個意思。」
    
    下一刻,索菲亞發現自己表示否認之意的雙手被拉住,整個人被琉特往室外牽去。







(待續)



(*1)亞拉岡與卡斯提亞聯合王國合併後,於1492年攻佔格拉納達,長達七世紀的收復失地運動宣告結束。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我覺得每個禮拜都寫不完,真糟糕。

不過我覺得這禮拜差點遲到的原因,應該是我去方舟當博士了。阿...阿鋪嚕派....

那麼,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57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3115123喜歡看小說的大家
原創小說【葬僧】更新囉!歡迎大家來逛逛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2017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