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數日月 第二部光影明暗盡牽掛 第十二章 第二節

作者:墨陽│2020-04-10 15:09:50│贊助:2│人氣:21
莊園前響起巨大的炮竹聲,而後便見大紅迎親隊伍長不見尾的出現在莊園門前,先是寫著海字的紅色木匾走入,而後是八音樂隊,再者是一擔又一擔的禮,然後二十名手提花藍、紅包的女侍,女侍後是由十六名大漢扛著的大紅花轎,轎頂鑲著珍珠寶石,垂綴而下的紅緞以金線繡龍鳳紋,花轎後還有一隊海堡紅軍。陣仗之大,讓沿街圍滿了民眾觀看。

然而迎娶之人卻非海樞玹,而是川流,他與暗潮兩人一文一武相偕走入大廳,見西門數立即作揖行禮。

「拜見西門老爺。」單膝著地,大禮以待,兩人身後是碧潭和碧瑔,在兩人起身左右退開後雙膝跪地大禮一拜。

「海堡迎親,吉祥如意。」嬌語如鶯,動作相同,起身一左一右退開,在她們之後的是海堡的八名上尉,有男有女,個個出挑俊俏美麗。

「鸞鳳合鳴,琴瑟與共,聯姻之喜,鴻福齊天。」八名男女齊聲祝賀後退至左右。

「西門老爺,吉時已到,請夫人上轎。」川流再次作揖。

大姊夫,我服了,這陣仗比之兩國合親更加盛大。西門捌貳美眸流轉,強忍笑意,她這一早的暗示,怎麼都比不上海樞玹來這麼一著,迎后入宮,王必昂立宮前等候,可尋常人家皆是新郎親自娶親,西門數再糊塗怕也是要懷疑了。

「樞玹他…」西門數微怔,還沒見到女婿就要將女兒送上轎。

「大姊夫在海堡等著,爹該讓人請大姊出來了。」西門捌貳俯身在西門數耳畔低語,然後給了秦安祥一個眼神,秦安祥立即轉身走入內院。

不久,海堡禮教嬤嬤便領著一身豔紅的西門壹玖走出。

「跪!拜別父母。」

西門壹玖教小采扶著跪下,雙手交疊而拜,前額幾乎叩地,讓西門數不捨的淚再度盈眶,三拜之後,西門壹玖又教人扶起。西門數也跟著起身,送西門壹玖走出西門莊園,將她牽上花轎,在迎親隊伍啟程時,接過禮教嬤嬤遞來的一杯水潑出。

隨著禮樂再次吹響,女侍們一路灑花瓣,送紅包。而風無艮跨上墨雲與秦安祥及寒夜三人讓海堡軍代為挑著西門捌貳為西門壹玖準備的十二擔嫁妝,策馬跟著迎親的隊伍護衛而去。

一路上風無艮散出自身濃濃的劍氣,讓川流和暗潮不禁深感壓力,拿劍神充當護衛,這事也只有西門捌貳做的出來。海堡軍誰也不敢多瞧風無艮一眼,個個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守備,就怕給海堡丟臉。

海堡外護城橋上早已舖上了紅毯,一路綿延至海堡前廳,直穿過校場,海堡軍則是昂立於兩側高舉兵器迎女主人,海堡軍後是眾多看熱鬧的賓客們,其中一名身著茶色衣袍的老者在幾名男子的包圍下,緊緊注視著迎親隊伍,而風無艮鷹眸緊鎖老者,驚愕的神色令身旁寒夜不解。

「寒叔,你去暗中將那個老人家帶來我身邊。」風無艮的指示不可違,寒夜也只能順著風無艮的眼神看去,而後策馬朝老者而去。

「風少,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二小姐著實任性。」秦安祥意有所指的笑道,眼底盡是同情。

「咳咳…秦叔客氣了。」風無艮沒料到西門捌貳的所作所為竟是眾人皆知,這讓他困窘不已的時日,怕是以後會成為眾人的笑話,還好歲忘齡並非同住在西門莊園之中,否則他相信就算過了三十年,歲忘齡依舊會拿此事笑話他。

穿過校場,就見海樞玹一人昂立於階上,日照下更顯他威儀尊貴且霸氣非常,所有賓客全讓海堡軍圍於遠處,包括楚蒼、西門陸肆及玉坤城。

「至此,請夫人下轎。」花轎停在二十丈外,禮教嬤嬤讓小采扶西門壹玖下花轎。「請夫人由此獨自朝爺走去。」

小采放開西門壹玖,一張桃樣的臉龐困惑的看向禮教嬤嬤,這一環禮節此刻之前她與西門壹玖皆未曾聽聞,西門壹玖還蓋著蓋頭,身上嫁衣長十尺,頂上鳳冠更是重達十斤,嬌弱一如西門壹玖未免勉強了。

雙手交疊前腹處,西門壹玖款款而行,長睫微垂,看著地上紅毯而行,筆直的朝海樞玹走去,底心不禁要對海堡如此炯異的禮教感到困惑。

西門壹玖不偏不倚不急不徐的直行,蓮步款款儀態萬千讓身後一行禮教嬤嬤滿意的微頷首,她們面帶微笑看向海樞玹,眼底盡是感動,她們的小主子終於成家了。

蓋頭下朝自己伸來的大掌讓西門壹玖唇角輕揚,她總算走到海樞玹身旁,柔荑放至大掌上教人緊緊握住,耳畔立即傳來一聲低語。

「玖兒,執手同心,妳教我好等。」

忍著笑意,西門壹玖讓海樞玹領入大廳,主位上坐著的是尊貴高雅的司馬行雲,在她身旁婷立的是西門參柒,為了保護歲忘齡,西門參柒要求他不能出廂院,她不要西門陸肆有機會對他下手,歲忘齡當然會配合,他可不想還沒將西門參柒娶進門就讓西門陸肆給咒死,畢竟他與蒼狂亦是舊識。

「一拜天地。」司儀一聲令下,海樞玹領著西門壹玖轉身跪下。「跪,拜。」

就在此刻,風無艮無聲領著老者走至大廳最裡處,老者身旁護衛個個讓風無艮直指的劍氣逼退,寒夜僅能安撫緊張萬分的他們注意著遠去的兩人,而老者慈愛的臉龐從始至終皆帶著笑意。

「孩子,我知道你是誰。你與…故人神似。」

「老爺爺,噓!」風無艮俊容帶笑,旋身隱入大廳主位之後,安頓好老者後,風無艮很快的退開,守在主位旁不讓任何人有機妄動。

「二拜高堂。跪,拜。」

司馬行雲笑容滿面的看著底下跪著的一對璧人,緊緊握著西門參柒的掌透著激動。「這一天,我等了好久,還以為自己等不到了。」

「婆婆,有小柒和齡公子在,婆婆的好日子還長著呢!」西門參柒輕笑開口,美眸中盈滿了淚水。

「行雲…」一聲低喚自座後傳來,司馬行雲笑容僵在唇畔,全身不禁發顫,老眸泛淚。

「婆婆?就算高興,妳也不能太過激動,否則齡公子又要說教了。」專注於眼前碧人西門參柒沒聽見那聲低喚,直覺認定司馬行雲為海樞玹大婚而激動。

「…小柒,婆婆真是太高興了,這天教婆婆等了一輩子。」看似對西門參柒說,實則是對座位後的人開口,司馬行雲恨不得立即起身繞至座位後證實自己沒聽錯。

「夫妻交拜。禮成。」司儀語閉眾賓客立即喝采祝賀,整個大廳頓時再熱鬧非凡,而西門壹玖教禮教嬤嬤領入內院,她得先到海樞玹廂房中等候。

就在海樞玹教一眾賓客圈圍住時,風無艮無聲來到司馬行雲跟前,俊容帶著微笑,身上的劍意不減,隱隱的警告眾人不得造次。

「這劍意到底由何人散出?教人渾身不自在的。」幾名武官左右張望,盈室的劍意就像他們置身劍陣之中,隨時教人取走性命。

「噓!這裡是海堡,這劍氣當然是海堡保鑣刻意為之,這一廳裡全是明國權貴,你瞧,日月城主皆是座上賓,除了新娘母家的西門府外,明國裡有點名望的商號老闆,也都在此,能不謹慎嗎?再說,這大廳裡也不知安插了多少海堡武衛,說不成連我們身後那些女侍們也都是高手。」

「孩子,是你帶他來的?」司馬行雲看著眼前有些熟悉的面容,這並非是她第一次見到風無艮,卻每一次見他都感到陌生又熟悉。

「是。」風無艮頷首,他根本沒想到老者會出現在此,不過既然發現了,他就不能放任老者由那麼幾個不濟之輩保護,這廳中隨便一個都能輕易在他們手中取走老者性命。

「你能認出他,這代表你的身份並不僅僅似傳言般。」司馬行雲激動的朝風無艮招手,讓他將大掌伸向司馬行雲。

「祖父曾經不姓風,在下前已說明。」風無艮讓司馬行雲緊緊握住。

「孩子,謝謝你。」司馬行雲慈愛一笑。「你讓老身等到這一天,終於都團圓了。」

西門參柒怔怔的聽著司馬行雲和風無艮的對話,除了不解還是不解,但她不敢多想,就怕西門陸肆有機會探得任何消息。

「行雲,是我來晚了。」老者微啞的嗓音讓司馬行雲淚水奪眶而出,卻不能立即與老者相見。而西門參柒只是訝然的微側首看向主位後,何時那裡多了個人,她竟全然不知。

「不晚,只要我還活著,都不晚。」司馬行雲放開風無艮以袖拭淚。「孩子,請你先領他到我的廂院,這是我的令牌。」

「好。」風無艮接下司馬行雲的令牌,閃身領著老者消失在她面前,老者的離去,這讓遠處護衛們個個心驚不已,他們的主子可丟不得。

「別擔心,風少不會傷害老人家。」寒夜連忙安撫身旁躁動之人,就怕他們引起海堡軍的注意,進而惹出不必要的風波。

「小柒,妳幫婆婆把這玉佩拿給風公子的隨從。」司馬行雲自懷中拿出一塊通透的青玉遞給西門參柒,帶笑的臉龐除了原本的慈愛更添了絲不明所以的情緒。

「好。」西門參柒盡自己最大的可能不去思考,來到海堡的日子讓她太過安逸,握著司馬行雲她可以任性,一旦放開了,西門陸肆可以立即知道她心中所思,這不僅威脅到西門府,甚至整個明國。

急急的把玉佩拿給寒夜後,西門參柒立即快步走回司馬行雲身旁,面色蒼白,咬唇不語,明眸瞧向坐在楚蒼身旁嬌笑不已的西門陸肆,耳畔盡是西門陸肆的嫚罵,然而西門陸肆可人的臉龐上如出水芙蓉般的清甜笑意任誰也瞧不出此刻她心間惡毒的想法。

司馬行雲起身讓碧潭為她斟來了一杯酒。「各位。」

聲音不大卻讓人不得不靜下聆聽,更是尊敬的看向主位上雍容華貴氣度非凡的海堡太夫人。

「海堡感謝各位前來,今日就請諸位盡興,老身病體方復尚需調養,先回後院。」司馬行雲起身讓西門參柒扶著她走下主位,一雙澄澈的眸子精明一如數十年來,目光對上楚蒼及西門陸肆,高深一笑。

海樞玹亦讓禮教嬤嬤領著回到囍房,還有些該行之禮尚未完成,因此大廳上便僅留下川流等執事、將軍們與朝臣賓客,另一側還有海樞玹母親那邊的親族皆聚於內院內宴廳中,他也得到那裡去打招呼。

寒夜看著手中司馬行雲的玉佩,一時之間不明所以,直到他身旁那個老人家的隨護看見那玉佩,立即作揖退至一旁靜立,他才明瞭為何風無艮一見老者會變了臉色,老者的身份怕是他們想也不敢想的那位。
    
        
        
「孩子,你…你的家人呢?」老者帶著笑意站在司馬行雲的廂房中雙眼緊緊凝視眼前風無艮。

「流離間,僅存我一人。」風無艮淡然開口,出口的話讓老者目光一沉,歉疚卻一句話也不知該說什麼。「老爺爺不問我的名字?」

「垚。」老者感嘆似的開口,苦澀在他喉間哽著他起伏的情緒,出口一字再無其他。

「是。但我還有另外兩個名字。」風無艮微笑,鷹眸看著老者深切卻不敢流露的悲切。「多年前,祖父與親人走散後,為了避敵化名風遙,我承他之名,取為風子遙。可惜命運殘酷,幼時父母亡於瘟疫,年歲已大的寒爺爺將我送入劍宗,幾年功成,便成江湖道上人盡皆知,無艮不落根的風無艮。」

「劍神?」老者震驚的看著眼前一襲紫衣儒雅溫文腰間佩劍的風無艮。

「太夫人來了。」風無艮微側身,就見司馬行雲揮退了所有侍女及西門參柒,獨自走入廂房之中,不讓任何人有機會瞧清老者面容。「一個時辰內,這廂院連飛鳥都會避開。」

「辛苦你了。」司馬行雲慈愛一笑。

「不辛苦,不過…太夫人與老爺爺亦不能走出。」風無艮輕挑眉,若說西門捌貳的劍氣牆會傷人,那麼他的劍氣牆則會死人。

「明白了。」司馬行雲掩唇輕笑,西門府前段時間那竹院中的劍氣牆傳言,她亦聽聞過。

「那麼晚輩告退。」風無艮作揖退出廂房,走至廂院中,散出劍氣將一眾海堡侍者全都震出廂院,而後持劍躍至空中,止戈劍出朝地劃下四道劍氣,將司馬行雲的廂院圈圍其中。

「這…這…太夫人!」一群女侍們個個驚慌,連同武衛也瞠目。

「別過去,太夫人很安全。」風無艮淡漠開口,一身尊貴氣勢讓人不敢違背。「一個時辰後,劍氣自會消散。」

「風少好心慈,不如幫我這廂院也來四道如何?」歲忘齡一身紅白相間,斜倚桃樹,豔然媚態教人臉紅心跳,長臂輕攬西門參柒,風流帶笑。

「進去!」風無艮大掌一揮,歲忘齡為避掌力摟著西門參柒而向後躍,翩然如蝶更似天仙,銀絲在陽光下閃耀消失在廂院門後,唯留笑聲,搖首輕嘆卻順勢在歲忘齡廂院前劃下一道劍氣後才邁步朝大廳而去。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48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草原
意猶未盡•••
(草原待於巫山前忘返地繼續敲碗•••)

04-10 15:44

草原
發佈的太短了,讀者的任性(滾地)•••

04-10 15: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andy07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數日月 第二部光影明暗盡... 後一篇:數日月 第二部光影明暗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cn58168柏翔有夠嗆
嗆嗆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