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359)

作者:小褎│2020-04-10 12:20:47│贊助:2│人氣:57
第三百五十九章 掩去鋒芒

  馮梓容只覺得心情有些複雜,但心裡頭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已經不覺脫口而出:「我大哥?」

  「是。」

  「這樣的目的是什麼?」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我們商討的事情一環扣著一環,最初的確還與生意有關,所以讓我大哥提起也不是什麼突兀的事,但這後頭接連的事情可就多了……如此一來,陛下還會放過大哥、讓他隨心所欲地當位皇商嗎?」

  靖王笑了笑,道:「如今妳大哥也只是一介平民,若僅僅只是仗著父皇的幾分愛才之心、也無法自保,不如就賜與他另一重的身分,讓他能夠自由地當位商賈、同時也能為國效力。」

  馮敘輝若獻上國策,以他過去被皇帝視為儲相的身分、肯定也能夠被接受。而國策與當初集市建設一事畢竟不同、是全國性的改革事務,因此若這樣的政策能夠被採納、馮敘輝的平民身分勢必能夠添上一層保護──或許,還能封爵。

  若是帶有爵位的商賈,屆時就算沒了皇商的身分、也還是能在大燁各地橫著走的!

  馮梓容的眼底閃了閃,道:「那麼先前廣設醫學的部分也該交由大哥嗎?還是依然由你呈遞?」

  「我們談完的隔日,我已寫好概要送往京城,要父皇先擺心上。」

  馮梓容搖頭笑道:「若是陛下同意,肯定要煩惱缺銀子的事情了。」

  「如妳所言,凡事總是得循序漸進,況且近年來幾乎沒有戰事、國境安穩,若是穩穩發展、也能好些。」

  「其實,也不必要所有的事情都給朝廷做,我們能外包、或者能誘導,例如……」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是想了幾個例子,這才說道:「地方鄉紳們有時候也只是需要個褒獎,例如牌坊、例如匾額,那些所費不多、卻能提升他們在當地的聲望,若是有鄉紳們願意自主開辦村學、醫學,那麼朝廷又何妨給予些獎勵?」

  「妳可曉得那樣的賞賜也是有規制的?」

  馮梓容點頭道:「我曉得,況且小小的村學也不夠格讓中央朝廷給與牌坊或匾額,但若要讓縣衙賜與些什麼、不是挺合適的?」

  「妳的意思是……分級?」

  「是,讓朝廷藉由縣衙的名義給與,也就不會踰越制度了。」馮梓容停了一會兒,道:「考核依然如同現有的規制一般由地方縣衙考核、由朝廷同意,但這牌匾賜下也都還是以縣衙的名義、也同樣能算在地方知縣的政績,但依然仍得分級。」

  「然則若是過分精細,或許……打理不易。」

  「這簡單,我們能量化。」馮梓容停了一會兒,道:「例如村學辦成滿一年且運作良好加一分、縣學則加三分,超過五年每年都加一分……分數越高、代表政績越好,其餘的政績依此類推。」

  「但若依辦學而言,知縣調任後、可就無法再算上政績,更何況下一任知縣可不能平白無故地拿分數。」

  「這是自然,所以我們分為兩個層面,一個是算在知縣頭上的政績、一個是算在地方上的政績,舉例而言我在凌川鎮縣這兒累積了十分的政績,這十分一者掛我頭上、一者與凌川鎮縣當地綁定,當該縣分數越高、朝廷發配的預算也會越多,就像遊戲一樣、多有趣。」

  靖王微微皺了眉頭想了好一會兒,道:「若是如此,待到有心的知縣有幸坐擁寶窟……可會把他甚至他後頭的人給養肥了。」

  「有加分、自然也有扣分,若是該縣成長指數不如預期便會往知縣與地方的頭上扣分,單一任期或者每年扣超過幾分的、便得降職甚至是停職停薪,就像是我將凌川鎮縣這頭改造為一間大商鋪一般,賞罰皆更加細緻嚴明、也能大大地減少人治的缺失。」例如在《大燁律》裡頭沒能寫詳實的律法,通常都由上級長官直接判定,因此常常發生同樣的罪責卻領到了不同程度刑罰的狀況。

  靖王沉吟了一會兒,又到:「成長我懂,指數是什麼?」

  「噯……」馮梓容撓了撓臉,道:「便是將數據……或者說你能理解為我將一個地方的帳本都給做成表格與曲線圖──就是你從前看過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圖形,其實還有更多種模式──如此一來一切都將一目瞭然,那圖形我也教過大哥幾種,他懂。」

  靖王點頭道:「若屆時能擬出概略的法子,便是明年回京後一道面呈父皇。」

  「陛下難道不會覺得這是我們倆在背後出主意嗎?」

  「父皇定是曉得那當中有妳的主意。」靖王笑了笑,道:「但是妳大哥偏疼妳,況且他應下這事也有好處,因此他定能夠替妳掩去鋒芒。」

  「聽你這麼說來,我更覺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馮梓容笑了笑,道:「從前雖然我也覺得馮家人待我都好,但那時總還是為了自己前世死於非命所困,認為自己從前是一步錯、步步錯,對自己厭煩得緊,但更長大一些才真正曉得、自己此世是浸在蜜罐子裡,且不說兩位堂哥,便連幾位哥哥全都待我……」馮梓容話說到了一半,驀地住了嘴。

  她自然想到了馮章理,於是,便是輕輕地嘆了口氣:「希望五哥能有想開的那天。」

  「妳把心思都放他身上了。」

  馮梓容苦笑道:「你這句話讓我想到有人曾說,會吵的孩子有糖吃,而且有些孩子頑皮、就是為了引起他人注意,心裡頭是覺得寂寞、孤獨的……」

  「就算如此,也不該害人。」

  「是了,便是如此。你說過,天底下有相似遭遇的人多得是,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走上岔路,所以最終還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靖王見馮梓容難過,便是轉移了話題道:「方才聽妳說來,倒是讓我發現了一件事。」

  「什麼事?」

  「妳似乎對教養孩子挺有感觸。」靖王笑了笑,道:「這是不是代表以後咱們的孩子也都能放心、不會長歪?」

  馮梓容聽了噗哧一聲笑道:「我若管不動、便教給你,別把我孩子抽成仇人便好!」從前馮梓容方回到大燁、兩人方開始正式談起戀愛時,提起未來結婚生子的事情總還是會羞澀,但最後也漸漸地習慣,以一次又一次帶著點認真的玩笑想像著將來的景色。

  靖王尤其喜歡馮梓容對未來充滿想像的時候,除卻與自己膩歪時,也就只有那個時候她神采飛揚,彷彿整個人都在發光、十分動人。

  馮梓容說完話後,見靖王沒什麼反應,便是歪著頭盯著他看。

  兩人四目相對,直盯著馮梓容臉紅,好一會兒才別過頭去赧道:「你看什麼呢?」

  靖王直言不諱:「看妳。」

  「這裡是廳堂。」馮梓容斂眼道:「這樣可好?」

  「無妨。」靖王的聲音寧靜沉穩:「妳大哥他晚飯前才會回來,所以現在也只有我們。」

  馮梓容莫名地扭捏了一會兒,終於重新擡起頭來問道:「怎麼一直看著我?」

  「因為……」靖王不想說起真正的原因,就怕馮梓容往後有了顧忌、讓自己再也沒辦法看到那般神色,因此也只挑了最表面的一句話道:「因為我喜歡妳。」

  馮梓容聽了笑了出來,眼彎如月,一雙烏黑的眸子閃爍著光芒,煞是醉人。

  靖王看著她的模樣,心裡頭湧起了濃濃的情意,便也沒再說話,只是與她靜靜相望。

  馮梓容看著靖王的眼神深邃,不覺又被他那雙寧靜安詳的眸子給勾了去,兩人視線相對相融,竟是這樣足足彼此相望了兩刻鐘,這才漸漸地收回了神情。

  當馮梓容回過神來時,只覺得心裡頭無比滿足,正要說些什麼時,又是不住一愣失了神。

  靖王看著馮梓容如此也沒說些什麼,直到望著她又回過神來時,這才輕聲問道:「想起什麼了?」

  「我……似乎曾與你說過,我這輩子求的就是安心。」

  靖王還記得:「妳進宮裡頭的頭一天、便與我說過。」

  「是了。」馮梓容笑了笑,看向他的眼神清澈動人:「方才,便是安心。」

  靖王望著她,淺淺地笑道:「這樣就滿足了?」

  「我本來也是近乎無欲無求的人。」馮梓容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又是主動地靠近靖王、坐到了他的腿上,道:「自從遇到了你以後,慾念愈發深重,都忘了最初我要的是什麼……」

  「深重些亦無不好。」靖王淺淺地、緩緩地吸著氣,滿鼻子都是馮梓容身上淡雅且若有似無的香氣。

  「當真?」

  靖王不曉得馮梓容又想到些什麼,便問:「現在想做些什麼?」

  「我想睡了。」馮梓容低低地打了個哈欠,道:「想去你房間睡,行嗎?」

  「不怕人曉得了?」向來在這座宅子,若是馮梓容央著與靖王同睡時,總也都待在自己的院子裡,就怕自己貪睡了、魚竹與方純前去侍候她盥洗時會給馮敘輝發現。

  「只是午睡、不讓大哥曉得。」馮梓容賊賊地笑著:「我們也不做什麼、只是躺在同一張床上,其實也不怎麼要緊。」

  靖王聽了笑道:「沒規矩。」言詞間卻也沒拒絕的意思。

  「那是因為你們的思想太邪惡了,就不能蓋棉被純聊天嗎?」馮梓容吃吃地笑道:「如果你不想睡也沒關係,正巧在自己的房間看書,我在你的床上滾滾也好。」

  靖王受了這等「激將法」,索性將馮梓容給抱了起來,道:「我這樣抱妳回院子可好?」

  「噯,不好!」馮梓容環繞著靖王的脖子,顯然有些緊張:「這裡不是王府,別鬧。」

  「但是這裡頭已經都是我的人了,就跟在王府裡頭一樣。」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而且我也不是在鬧。」

  馮梓容紅了臉,道:「就算是在王府,這樣也讓人害羞啊!還是放我下來吧?」

  靖王聽她聲音又軟又甜,便是忍不住往她脣上啜了一口,這才將她給小心翼翼地放了下來。

  「噯,『踏實』的感覺真好。」馮梓容雙腳著地站穩後,忍不住喟嘆了一句,又道:「對了,名淵,陳思顓的餘黨還逍遙在外的那些……你可都掌握了?」

  靖王道:「雖則如此,卻也不能大意。」

  馮梓容點頭,又道:「我今日早上倒是有個疑問忘了問你──昨日既然發生了那件事,那麼元宵過後發配陳家人的事會不會受到阻撓?又或者會有什麼變數?」

  「他們自知如今凌川鎮城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自是不敢輕舉妄動。」靖王停了一會兒,又問:「怎麼了?為什麼忽地問起這件事?」

  「我總覺得有事。」馮梓容微微地蹙起眉來,道:「今日聽羅巡檢這般說起,羅巡檢的疹子是忽地發作、且是讓人設計的,這也讓我想起五哥疹子被人治好又重新發作的事,總覺得這當中定有關聯。」

  「我也想到了,靖王停了一會兒,又是看了馮梓容好一陣子,這才說道:「並且抓到那些漏網之魚後、答案不見得能夠水落石出。」

  馮梓容抿了抿嘴,道:「五哥先後染了兩次疹子,第一回究竟是給誰治好的?後來又是怎麼再次染上?你那頭的人看管得嚴謹,我覺得第二回染上也與羅巡檢染上疹子的事有關。」

  靖王點頭道:「要緊的,是為何他人有解藥、又為何只幫他。」

  「並且只幫了一回,也就代表幫助他的人不曉得他又染上、又或者那解藥恐怕只有一份。」

  方純所下的毒雖然藥性猛烈,但解藥的成分其實十分簡單、一般的藥房便能抓到相應的藥材,只是需要複雜的程序熬製才能成,因此那人若能解一回馮章理身上的毒、便能解第二回,而若是不能再解,便只有兩種情形──其一,解藥是從第三者身上得來;其二,那人不曉得馮章理二次中毒。

  前者是不太可能了,若真有知道中毒詳情的第三人、那麼肯定也有機會被找去解陳家人之毒,但凌川鎮城一切十分平靜,並沒有任何相關的動靜、也沒有人曉得馮章理身上的毒疹曾被解去的事;而若是後者,那麼搜查的範圍便小了許多。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道:「你先前提訊了不少這座宅邸的傭人們過去,可有人去探望過五哥?」

  「有,便是門人俞康。」靖王稱俞康為門人,想來已是了解了俞康並非馮敘輝原本指定的管事。

  馮梓容一愣,道:「後來他也沒回隔壁宅邸、可是……涉案了?」

  「沒有,但他堅持自己是馮章理買下的死契奴才、該當陪在馮章理身旁,因此一直待在那座關押馮章理的宅邸裡充當僕役。」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但未曾染上毒。」

  馮梓容道:「俞康恐怕便是解毒的人,只是不曉得他哪來的藥。」

  「俞康自進了那座宅邸以後、便未曾再出去,那些關押犯人們的宅邸每日用度都由衛兵送入……然則馮章理關押後不久、俞康便自願進入宅邸裡服侍,那頭日夜都有人監視著,因此馮章理染上疹子後的確也只有俞康能夠解毒。」

  「可查過俞康的底?」

  「查過,並不稀奇,便是無家可歸的天州人、祖父是沙玉人,久病的高堂故去後、便守著妻兒做吃食勉強度日還債,後來妻兒死於惡火,喪葬後他更無法還清欠款、只能將一小塊地給賣了,在流落街頭一陣子險些凍死時便被馮章理所救。」

  馮梓容微微蹙眉:「是個可憐人。」

  「想起了什麼?」

  「俞康若是如此忠於五哥,能從他身上下手?至少他現在應當不是罪犯才是?」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更何況他天天靠近五哥,怎麼就沒染毒了?」

  「是,但他堅持要服侍馮章理、守傭人本分,至於他為何沒染毒,這也是問題。」

  「我……去見見他可好?或許能從他身上問些什麼出來?」

  「別急,至少得等羅閒的事情完結以後再讓人處理。」言下之意,便是不讓馮梓容接觸這事,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更何況妳要去見俞康、也可能會見到馮章理,這事妳應當問妳大哥才是。」

  馮梓容抿了抿嘴,道:「我明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47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ream70x矢來美羽
我的未來,一定會有妳的身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