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352)

作者:小褎│2020-04-07 12:28:45│贊助:2│人氣:50
第三百五十二章 他病得嚴重

  許久未曾習射,馮梓容頭幾箭雖然依然中靶、卻偏離靶心些許,直讓她感到懊惱。

  倒是她明白靖王前陣子也幾乎是足不沾地地忙活,但依然箭箭連發、快速而精準,讓她不由得在十數箭後擱下弓來不甘地喊道:「你是不是偷偷瞞著我練習!」

  靖王看了一眼馮梓容的靶子,無奈地說道:「妳的射藝也並未生疏多少。」

  馮梓容噘了噘嘴,道:「你說了兵部那些人要與我較射的,只是單純射得準、也無法服人啊!」說罷,又是重新拿起弓來搭上一箭射出──

  自然又是精準命中靶眼。

  馮梓容一皺眉,又是一箭射向上一箭的尾羽,然則這箭凌空劃破,將要到達目標時、卻是羽上一箭的箭尾擦身而過,並因為受力偏移而險些出了靶心。

  這原本是她擅長的把戲,如今卻怎麼做也做不來。

  靖王看著她懊惱的模樣,又道:「那些人較射的把戲,除卻得丈量距離外、還會玩上騎射。」

  「騎射?可是狩獵?」

  「一般而言還是在校場內比試,會讓較射者乘馬在筆直的賽道上馳騁、於此期間拉弓射向沿途的數個遠近不一的靶子。」

  馮梓容微微皺眉,道:「這靶子不會動、人卻是得在馬上不斷前進的,看來還比實戰複雜些。」

  靖王聽了這話後神情有些複雜,自然又是想起了馮梓容從前的遭遇,而那些經由馮梓容口中轉述的過程至今依然令他不快:「為什麼?」

  「與敵人相對時多是正面較射,你走到哪兒、敵人便跟到哪兒,那活鵠的是會一直跑到你面前的;並且同理,自己也是若是騎術不精、沒能在騎乘過程中變換花樣,也同樣是是別人眼中的好靶子。」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但你所說的騎射可是錯過便不能重來的,難度自然高上許多。」

  「妳這話若是向他們說起,恐怕也會讓他們想方設法地與妳較勁。」

  馮梓容抽了抽嘴角,道:「那麼你且跟我說說,那些人是不是比起武韜營的那些人還要過?」馮梓容剛從沙玉回來並被皇帝敕命為銀甲軍長史的那時便曾與靖王在銀甲軍大營裡頭露過一手射藝,雖然因為靖王在場而沒讓正在習射的兵士們過分踰越,但兵士們一雙雙明亮的眼睛可是讓她牢記在心裡的。

  馮梓容並不是很了解,為什麼他們一個個都生龍活虎、似乎十分熱愛自己的職業?但雖然無法追究其原因、卻能就結果而言而得出了「得離那些狂熱者遠遠的」這樣的結論。

  靖王深深看向馮梓容的雙眼,道:「或許更過。」只是,他不會容許他們冒犯她。

  「噯!」馮梓容忍不住喟嘆出聲:「你的意思是我……我得掩斂點鋒芒、才不會被纏上?」

  靖王這時竟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卻是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妳怕被他們纏上?」

  馮梓容近乎瞪視著靖王反常的神情好一會兒,這才笑嘻嘻地說道:「才不怕!但是我怕你吃味啊!」

  靖王聽了牽起嘴角,道:「不怕被纏著較射?」

  「那是你坑我的,能怪我?」馮梓容一挑眉,道:「難道你沒自信保護我?」

  靖王雖然曉得馮梓容使用激將法,但心裡頭仍不由自主地浮現一抹濃烈的占有欲,卻是在一會兒壓下了如此的心情說道:「或者妳不相信我?」

  馮梓容白了靖王一眼,道:「我要相信你什麼?相信你是個大流氓?」

  靖王聽了一傻,沒想到馮梓容這話題轉得快、連自己都要跟不上了,便是問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馮梓容輕輕地哼了哼聲,又是屏氣凝神向靶子射上一箭,而後才道:「我現在什麼都有了,所以你說這回的較射後有重賞、還能是什麼重賞?不就是把我吃乾抹淨了嗎?那是對你的重賞呢!」

  靖王緊閉著嘴好一會兒,這才道:「不是。」

  這回訝異的可是馮梓容了,她噘了噘嘴道:「要不,為什麼要用那麼曖昧的口氣與我說話,難不成只是逗逗我又不想負責的?」這言語之間竟是帶著點不滿的味道。

  靖王忽地覺得馮梓容有些奇怪,道:「今日怎麼……妳心情不好?」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為什麼這麼問?」

  「覺得妳不太對。」靖王放下了手中的弓、又將馮梓容手上的弓給取了過來擱下,道:「有心事?」

  馮梓容蹙著眉想了好一會兒,道:「沒有才是?」經過靖王這麼一說,她忽地覺得今天似乎自己也有些不好伺候了,好像她對待靖王的態度變得有點兇?

  不成,怎麼可以對靖王這樣呢?他可是自己要好好珍惜的人,絕對不想要在自己無意間傷害兩人的感情的。

  「是擔憂馮章理?」

  馮梓容想了想,道:「擔憂是一定的,但我方才真沒想起他……嘖。」說到最後,馮梓容突然想起些什麼來。

  「怎麼了?」

  「我這個月的月事遲了,恐怕是這陣子事情多、影響了週期。」與靖王在一起這麼久、頭一回的月事又是在靖王的眼皮子底下來的,是以她想通以後也就沒再隱瞞這事,如今倒也是不諱與靖王提及。

  靖王自然也想起了這段期間的女人脾性不穩定,雖然馮梓容的表現都沒有自個兒的母后與妹妹一般誇張,但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影響,例如變得比較急躁一些等等,想來方才的表現也是如此。

  「方純應當每日都替妳診平安脈才是。」

  「那是診脈,更何況我現在日日喝的藥湯多是安神的,這方面也沒什麼大問題、卻是忽略了。」馮梓容嘆了口氣,道:「對不起,我方才不該那麼兇的。」

  其實,靖王也沒覺得如何,只是他一直把馮梓容放在心上,因此也才能夠察覺她微妙的變化。然則他看著馮梓容因此而自責,便是勸慰道:「我不覺得妳兇。」

  「做錯事了就該道歉。」馮梓容只覺得這時自己應該要撒嬌、心情不該繼續低落進而影響到靖王的心情,便是蓄意眨了眨眼道:「要不,我親你一下賠禮可好?」

  靖王笑了笑,還當真把臉湊上前去任馮梓容吃了一回豆腐,這才說道:「今日便讓方純換個方子。」

  「我再與她說便好。」想到自己方才的模樣,馮梓容只覺得討厭得緊,因此這廂連射箭的心情也沒有了,便是說道:「我們提前去前廳坐吧!再過陣子應當也差不多了。」

  靖王自是依她,便是牽起馮梓容的手一道往前廳走去。

  在凌川鎮城的馮家宅邸裡,前廳是能直看向大門的,也因此當靖王與馮梓容來到前廳時,也正巧看見馮敘輝站在門口一臉糾結地與一名管事說話,好一會兒後才往前廳這頭走來。

  馮敘輝的臉色顯然不是很好,在轉身的瞬間看到馮梓容以後、那表情更是沉得可怕。在馮梓容的印象中,馮敘輝未曾露出如此表情,因此也猜想著他可能遇上棘手的事。

  馮梓容看著馮敘輝朝自己走來,先與靖王拱手打過一回招呼以後,這才對著馮梓容說道:「外頭風涼,別站著吹風。」

  馮梓容猶豫了一下,又是看了靖王一眼,這才說道:「大哥,年夜飯也差不多要好了,咱們進去裡頭等?」

  馮敘輝也猶豫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好。」

  三人一道往前廳裡頭走去,在依主次順序落座後,馮梓容才問道:「大哥可是遇上什麼棘手的事了?」

  馮敘輝皺著眉頭好一會兒,道:「我方才去看五弟,他病得嚴重。」

  馮梓容聽了有些急切:「五哥怎麼了?」

  「他身上長了疹子、還發熱,但人神智清醒,還說一定要見妳、但我沒應。」

  馮梓容抓著椅子扶手的手一收,道:「先前五哥都沒長疹子的,怎麼忽地發起疹子來?」她想到的自然是方純的毒藥,因此也就順勢看了靖王一眼。

  靖王這時說道:「讓方純去看看如何?」

  馮梓容聽了點頭,又道:「五哥為什麼想見我?」

  馮敘輝的神情有些僵硬:「他說,他想與妳解除誤會……但我說了,這不是誤會,他的確是知情而隱瞞毒酒的事,我今日會見他、也是因為我身為家中長子的緣故。」那代表著馮敘輝只是履行自己的責任,並不打算就手足情感的基礎上原諒他。

  馮梓容道:「大哥方才與管事所說的話就是這些?」

  馮敘輝點頭道:「是,我讓那位管事負責五弟的吃穿用度。」在大燁,若要探監或者往監獄送些什麼吃穿用度都是被允許的,但具體而言還是得看當地縣衙的知縣如何通融,而馮章理的身分特殊、是馮家的人,所犯的刑罰又是與家裡頭的人有關,因此在這方面知縣葉孟典也就特別網開一面。

  靖王這時道:「馮編修,這樣的照顧莫要讓人落了口舌。」

  「我明白,只是因為今天是除夕、這才特地送上吃穿。」馮敘輝的眉頭深鎖,又道:「小妹讓丫鬟過去便已經是額外的照顧,也莫要心軟了。」

  馮梓容一點頭,又從外頭喚了方純進來,而後靖王便讓彌澈也跟著方純一道前去,便是要探查馮章理為何在這時「又」發了疹子──

  若那疹子只是一般的病也就罷了,若真是毒,那麼又是在什麼時候染上的、又是與誰有所接觸?

  在馮梓容的印象中,馮章理在事發後與她的那一回見面時,並沒有發疹子才對──「噯?」

  「小妹,怎麼了?」

  「我去看五哥的那一天,瞧見他頸子上有抓痕,可是那時候便染起的?」

  靖王提醒道:「那抓痕上可有紅點?」

  馮梓容努力地回想,最後搖搖頭道:「沒有,又或者我沒能看見。」

  馮敘輝自然不明白那些疹子是方純──或者說是靖王與馮梓容的手筆,也問:「若是五弟那時候便染上疹子,應當會發現才對?不可能拖這麼久還求人找大夫診治。」馮敘輝還是幼童時也曾染過一回疹子,只覺得渾身發癢難受,而依照他對馮章理的理解,是斷斷無法忍耐的。

  「大哥今日去看五哥的時候、五哥表現得如何?」

  「很焦躁。」馮敘輝的神情又再次凝了起來:「他臉上有些疹子、便連雙手也都撓出了血痕,我已經打點人請大夫過去,但今日畢竟是除夕、也難找人……」

  「待到彌澈與方純他們回來的時候便曉得了。」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接到了靖王的視線,便是轉移了話題:「說來,大哥從前就算再忙碌也總是回京城過年的,琅兒出生的第一個年竟是只能陪我在玄州過,還真是委屈大哥了。」

  提起自己的長子,馮敘輝原本臉上緊繃的神情也舒開了些:「明年我也得隨在小妹後頭回京城的,屆時身上的任務卸下了、也就能好好陪陪他們娘倆了。」

  馮梓容這時也展開笑容道:「也不曉得大嫂與琅兒會不會怨我,生出這麼個法子去折騰他們的丈夫與爹,大哥往前每年都要回家三、四回的,但這一年多以來卻是只在家裡頭待上一回。」

  馮敘輝牽起嘴角道:「其實也多虧小妹妳的主意,若非妳那些營商的主意、恐怕我還沒能如此快速地培養出那麼多得力的管事來。待到明年我回京城,可就打算住上至少半年再出去了。」

  「大哥難道不擔心生意無人照拂?」

  「自然不怕,如今我在大燁各州都有一個總管事,又將大燁各州劃分區塊、再設立更上層的階級,如此層層遞進,因此往後我也可以在京城等著看帳本便好,其餘的也能由京城的親信下去隨機抽查帳本。」

  自從馮敘輝為了營救馮梓容而決定成為皇商後便放開手腳擴張自己的事業,直到如今也是成就了一片規模不小的商業版圖;雖然馮敘輝對家裡頭的人毫無隱瞞,但馮家人個個十分守禮、知分寸,也不會過度關心馮敘輝名下的產業,因此就算在馮家,除了王淳芊以外還真沒人曉得馮敘輝的家底究竟有多少。

  馮梓容自然也不明白自家大哥究竟有多厲害,因此所說的話也是屬於平日的閒聊、並無太多深意:「大哥生意越做越大,的確也是無法事必躬親了。」

  「小妹就是愛操心,大哥都有了妳的法子幫襯,若還沒能做得更好、可就真是不長進了。」馮敘輝停了一會兒,又是笑道:「卻是小妹腦子裡頭不曉得裝了些什麼,竟是能將這頭給打理得整齊,想來年後再多加把勁兒、集市這頭的前途定是更加光明。」

  「噯,都說萬事起頭難,這起頭不但不是我起的,我來到這兒後不久、也是讓大哥接手忙活,左右我也沒什麼功勞啊!」馮梓容可不覺得自己是在客套,畢竟才來集市兩個多月、自己便被迫『昏迷』並『休養』一個月的時間,這三分有一的日子都是靖王與馮敘輝替自己在外頭撐著,自己至多也只是待到馮敘輝回宅邸以後再度與他商討遇到的問題與對策,還真沒出什麼力。

  但馮敘輝的想法可與馮梓容大相逕庭,因此也笑道:「小妹什麼時候也會與大哥客氣了?」

  「我沒客氣呀!」馮梓容眨了眨眼,道:「大哥來到凌川鎮城後便是幾乎將我的工作都給攬去,包含我最不擅長的交際應對也應付得很好,讓我逃掉不少麻煩呢!」

  馮敘輝意味深長地看著馮梓容,道:「卻不曉得小妹現在還是如此認生?大哥可是看不出來。」

  馮梓容這時正待要回話,便聽得靖王問道:「梓容兒時是如何認生的?」

  馮敘輝聞之一愣,又是看了馮梓容一眼、見她並沒有反對,便是答道:「王爺有所不知,我家小妹便連當初對我這大哥都退避三舍,甚至連娘都為了她把我趕得遠遠的。」說起過去,馮敘輝不自覺就變成了苦瓜臉。

  「我初回見她時,她便不認生了。」

  馮敘輝想了想,靖王所說的初回相見、也就是城門口那時了吧!因此也開口道:「小妹認生是直到七、八歲左右才好些的,她剛出世幾年、只要有人靠近便會開始哭,縱是爹娘與奶娘近身依是如此,還真是百試不厭,便連娘也為此難過好一陣子。」

  馮梓容摸了摸鼻子,不敢說話。

  靖王曉得馮梓容自出生起便有記憶、更曉得她是帶著前世記憶投生的,自然也就不意外那樣的事,只是藉由馮敘輝的口中聽得這些過去,心裡頭還是心疼。「後來呢?」

  「後來祖父便把小妹帶在身邊,也是帶了好幾年、小妹才開始願意與人說話,也不曉得祖父怎麼與她說的……」馮敘輝回憶般地說道:「二弟與我說,有一回祖父與她不曉得說了什麼話,小妹哭著從祖父的書房跑了出來、撞上了二弟也沒道歉,二弟覺得這樣不好、又是抓著她訓了一頓,後來小妹還因此染病燒了好久,直到二弟先後被二弟妹與娘訓了一頓、向朝廷告假親自照料小妹好幾日後這才慢慢好起來的。」

  靖王聽得這樣「特別」的過去,不覺也望向了馮梓容,而馮梓容在靖王與馮敘輝二人的視線注目之下,不覺尷尬地別開視線、一句話也不敢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17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w82541屁股
屁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